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十三章 各抒己见

正文 第十三章 各抒己见

文/濯之缨
推荐阅读:
    赵永勤刚说完这些话,突然看到在北边山区的天空上,一枚导弹拉着长长的烟雾,从远处的山峦之间腾空而出,射向苍穹,过了几秒钟,就听到轰隆隆的声响。刘东升觉得有些突兀,不自然的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赵永勤答道:“哦,这应该是军队的导弹打靶试验。,在我们这里一年能够看到过几回,估计是我们的军队进行演习或者是实弹射击,每次都很壮观,想来这也算是我们这里的一大不常见的景观吧!”

    刘东升“哦”了一声,并没过多的言语。

    刘东升和方震宇还有小吴一下午,基本上把整个药材收购中心勘查了一遍,然后觉得没有什么遗漏了,就开车往回赶。

    刘东升路上说道:“今天有很大的进展,我们不如找个地方吃点饭,边吃边谈吧。”

    方震宇和小吴没有任何异议,不过小吴却说道:“队长,按照您平时的脾气,你是肯定会回去继续研究的,这次怎么非要跟我们吃点东西在走啊?”

    刘东升说道:“废话,我都忙活一天了,中午饭还没吃呢,你以为我神活着啊。”

    小吴倒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于是三个人到了县城找一家餐馆,点了一个可口的小菜,边吃边聊,方震宇说道:“小吴,你还是陪刘队喝点酒吧,看今天把它累的,不过我就不喝了,一会你们直接回家,我们明天接着探讨,我呢就把车开回去。然后把标本交给法医就行了,你们就不用跟着我回去了。”

    刘东升也不谦让。说道:“那老方这回麻烦你了啊,服务员。拿两瓶啤酒来,小吴,咱们两个忙活一天了,这回又方队负责吧车开回去,咱们就在这喝点。”

    小吴笑道:“好的,没问题,我这一天累的,早想跟你喝点了,只是看你没敢要。我也没敢说。”

    方震宇听小吴这么说,不急笑道:“臭小子,还会使心眼。”

    不过听到“使心眼”三个字,小吴立刻郑重地说道:“刘队,方队,我今天下午到楼下复印资料的时候,碰到了那个冯丹,我就使了点心眼,跟她聊了一会而。这个职员就跟我说,她知道这个闻志强和汪梅其实是恋人关系,但是冯丹表现出来的,她不赞成汪梅和闻志强来往。可是也没说出理由。另外,他还说,两人失踪当晚。是汪梅晚上从被窝里面爬出来,去找闻志强的。这个与我们在汪梅的宿舍里见到的一样。最后一点就是,冯丹说。在汪梅爬出去之后,他听到了药材收购中心,机器开动的声音,不过没哟开多久,她以为是闻志强按照惯例洗刷机器呢,也就没在意,不过第二天两人就失踪了,什么也没找见。”

    刘东升听了这个信息,说道:“这么说,冯丹跟那个赵永勤说的并不一致,那么说,这个案子这里倒是一个巨大一点,赵永勤和冯丹两个人中肯定至少有一个人在说谎。”

    小吴说道:“没错。如果我们采集的标本dna检测结果如果真的证实死者就是这个药材收购中心的两个员工的话,那么我倒是倾向于冯丹在说假话。”

    方震宇此时也加进了讨论中来,他说道:“你说说理由。”

    小吴喝了一杯啤酒,说道:“嗯,我的理由就是,冯丹说机器开过,显然实在暗示我们很有可能是汪梅和闻志强两人偷情的时候一时疏忽,掉进了清洗池当中,况且,我们知道,当时水库是放过水的,这一点,采购中心的人应该也会是知道的,当然想汪梅和冯丹这种敢会计业务的可能会不知道,但是我觉得闻志强和赵永勤是肯定会知道的。”

    刘东升边吃菜,边点了点头,他见小吴不再说,于是说道:“继续说就行。”

    小吴继续说道:“最关键的是,冯丹对于汪梅和闻志强的恋爱关系是持否定态度的,但是她有没有给出什么理由,当时冯丹也是哭哭啼啼的,我们可以说她是为汪梅的死痛苦,也可以说是恐惧。但是这些迹象,总在表明冯丹有因为不满于两人的恋爱关系而采取措施的可能,如果她尾随着二人,并看到二人亲昵的场景,如果恼羞成怒,趁着放水之际开动机器,是可以直接把他们杀掉的,或许冯丹并不像杀人,但是如果她是被情绪化了呢?”

    刘东升笑道:“这里有个疑点……”

    小吴不在说,而是看着刘东升,刘东升说道:“汪梅不知道今晚水库放水,而闻志强是绝对知道的,这点几乎不用怀疑,他在这个时候怎么会不顾生命危险,敢在那里寻欢作乐呢?”

    小吴想了想道:“队长,我说了您别笑话我,我觉得淹死的人往往是那些会游泳的,也许正是闻志强觉得这种事情见得多了,才不会顾忌;再者就是,也有可能本来是安全的,冯丹趁机把他们推下池子,正好水库放的水过来了,被情绪化的冯丹就开动机器把他们全部杀了,当然,这不排除冯丹的初衷也许并不是想杀二人,起码不想杀闻志强的。”

    方震宇笑了笑道:“小吴,你的意思是有可能死情杀?”

    小吴答道:“是的,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我们也都知道dna检测结果八成死者会事这两个人了,我也是给予这个前提判断的。”

    刘东升也笑了笑道:“小吴,你是感情戏看多了吧,好吧,我们就给予死者就是闻志强和汪梅,可是你要知道,赵永勤却说机器没有开动,他不会给冯丹隐瞒的,难道他也喜欢上冯丹,故意给自己心爱的人隐瞒了吗?”

    说到这里,方震宇和刘东升都笑了。小吴脸红地说道:“我都说了,你们不要笑话我。我也是才刚毕业不久嘛。”

    刘东升哈哈笑道:“好了,不笑了。但是你说的也不无可能。我查看了整个池子和机器,根本没有什么线索。”

    小吴道:“队长。那你为什么不问问赵永勤,他这几天一直负责机器的,因为闻志强已经失踪了,只有他会摆弄机器,你怎么不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发现啊?”

    刘东升说道:“不用问,因为死者当时是经过水库放水冲走的,那个水量,是不会留下任何东西的,赵永勤如果与此案无关的话。他在清洗的时候是不会发现任何迹象的,这就是这个案子很难找到线索的原因。不过我们不考虑任何嫌疑人,也能够断定,闻志强和汪梅就是死于这个池子里面,并且水库放水也正好促成了他们的死,至于是谁干的,这个我们好没有找到线索,也正是这次水库放回造成的,现在失踪的尸体的残肢还有衣服。就足以说明这次放水对我们办案带来了很大的干扰,鬼才知道这些残肢和衣服到哪里去了。”

    小吴和方震宇都是点了点头,刘东升说道:“行了酒足饭饱,我也该回去了。明天我会跟局长汇报,看看他的意见,在采取下一步行动。”

    几个人吃完之后。就分开,各自去了。

    两天之后的dna检测报告出来了。果然死者就是闻志强和汪梅,刘东升却没有任何线索来缩小侦查范围。他把1情况跟局长汇报了之后,局长说道:

    “东升,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刘东升说道:“我想对这个药材收购中心的每个人进行一下传唤,分别讯问,这样,就不会引起凶手的怀疑,也可以跟别对比一下各自的供词,便于指导线索。局长听了之后,说道:

    “这个案子已经快一周了,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就自己看着办吧,毕竟你比我更了解具体情况,有什么需要的直接跟我说,我会优先给你提供帮助的。”

    刘东升知道局长也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此时他又想到了秦箫,或许秦箫真的可以给他一些建议,想到这里,他决定去找秦箫试试,于是便拨通了秦箫的电话。

    秦箫知道刘东升此时正为当前这个案子发愁,也就二话不说,当天晚上就到了刘东升的家中,马晓溪依旧很识趣地出去了,家里只有刘秦二人。

    秦箫听完了刘东升关于案情的全部介绍,然后说道:“没有别的了?”

    刘东升愁眉苦脸道:“没了,我知道的都跟你说了,你我还不放心吗?”

    秦箫说道:“首先,你的那个助手小吴是把好手,不过他还很年轻,你以后多家指点,一定是个可造之材。”

    刘东升听了这话,问道:“你是说你倾向于小吴的观点?”

    秦箫说道:“我不是倾向于他的观点,我是觉得这个小伙子二十出头,竟能看出很多人与人之间微妙的东西,就很不简单,至于他的观点嘛,我有支持他的地方,也有反对他的地方。”

    刘东升说道:“你就敞开了说说,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就行。”

    秦笑笑道:“好吧,那我可就胡乱说一通了,信不信由你,到时候干扰了你办案子可别怪我。”

    刘东升说道:“看你说的,这我能怪你吗?就算是你说的最后不对,那我也自认倒霉,你快说吧。”

    秦箫也不开玩笑了,郑重地说道:“咱先说说小吴的观点,他之所以说是情杀,或者是冯丹因为报复,没有考虑到后果,杀了人,其实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就是小吴再跟冯丹的谈话中,感觉到了冯丹是对汪梅不满意,而故意不提闻志强的,这就是他看到了冯丹这样表述有些在给闻志强开脱的想法。当然闻志强死都死了,她这样开脱毫无意义,但是对于人这种情感动物,冯丹觉得这样算是聊胜于无吧。但是,按照小吴的看法推演下去,赵永勤的说辞就行不通了,如果是冯丹开动的机器,为情而杀死这二人,那么赵永勤就不会听不到,于是你们就凭空捏造了一个赵永勤暗恋冯丹的狗血理由,而且这个有毫无根据。其实呢,这是我反对情杀的原因,但是我却找到了能够说通赵永勤没听到机器开动的支持情杀的一个理由。”

    刘东升说道:“什么理由?”

    秦箫说道:“当然是赵永勤当天在你们无意中提到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军方发射导弹的事情,要知道,这种声音在晚上是极其大的。当然我们是参过军的人,听到这声音,立刻就能推断出导弹的高度,型号,可是对于住在宿舍里面的赵永勤或者冯丹,可就辨别不出来了,甚至他们会以为这沉闷的隆隆声是极其开动的声音,而发射导弹的时间一般也就一两分钟,所以冯丹会说这开机声音很短,是清洗池子的声音,而赵永勤是个军迷,很关心这导弹发射的,所以他就知道这不是机器开动的声音。但是加上水库放水的巨大声响,甚至这水势可以把没开机的机器悬臂和螺旋桨冲动动了起来,所以两个人说的虽说是矛盾的,但是却都是成立的了。”

    刘东升不禁拍手说道:“妙啊,妙啊,秦箫你不愧是一个能抓住细节的人,再加上你知道的多,很多说不通的事情,你急能够解释清楚了。”

    秦箫苦笑道:“是啊,是解释清楚了,可是对案子还是没有帮助,反而把两个嫌疑人都开脱了。”

    刘东升继续说道:“这个没关系,只要你解释清楚了,就一定能找到蛛丝马迹,你继续说吧。”

    秦箫喝了口黑茶,说道:“情杀,在某种程度上,是说的通的,但是没有却做得证据,不能单凭我们看出这个冯丹对闻志强有意思,对汪梅有意见就抓人吧。”

    刘东升说道:“我怎么没看出冯丹对闻志强有意思啊?”

    秦箫笑道:“所以我说小吴是个可造之材嘛,其实就是冯丹跟小吴一直在说汪梅,却绝口不提闻志强,你想想,一个女人如果讨厌一个人,这个时候会毫无顾忌地指责他的,可是如果喜欢一个人呢,这个时候是会绝口不提的,冯丹只说汪梅不提闻志强,就是这种个人好恶的本能体现,你的那个小吴可别在你手里糟蹋了啊!”

    刘东升不禁有些无地自容,憨笑了几声说道:“你说的没错,是我缺少这方面的本事。”(。)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二章 继续查访 返回《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目录 下一章:第十四章 再次求助(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