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十二章 继续查访

正文 第十二章 继续查访

文/濯之缨
推荐阅读:
    刘东升安慰了一下一旁诉苦的黄经理,然后接着边问,方震宇就边记录,黄经理也对答如流,刘东升觉得问得差不多了,于是说道: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您这儿在十一月五日晚上九点以后有没有开机的记录?这个应该能记得起来的。”

    刘东升怕黄经理敷衍了事,特地说了最后一句,黄经理听了之后,说道:“刘警官,实不相瞒,我们这儿大多是本地周围的村民来这做工,只有几个人是外地的,住在二楼的职工宿舍内,晚上如果没有大活,一般是不会加班开工的。最近倒是没有晚上开过工,因为有活白天就做完了,而且完工之后,工人们就各自下班回去休息了,只有几个值班人员会留下来。但是也不排除他们稍微开一下机器,清洗下设备。至于十一月五号晚上,我是可以肯定绝对没有开工过的。”

    刘东升听了这些,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黄经理,那么久请你带着我们去转转吧,我想要到两个人的宿舍内看看,然后在到你们后面在河边清洗中药材的设备那里去看看。”

    黄经理欣然应允。

    小吴拿着资料到了一楼的会计办公室,他进去之后,只见屋里只有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女职工在上班,于是小吴敲了敲敞开着的门板,那女员工转头说道:

    “您找谁?”

    小吴笑了笑道:“你好,是黄经理来找我复印资料的。”

    那个女员工答道:“什么资料,拿给我吧,我来给你复印。”

    小吴把两份档案袋交给了那名会计,那女会计看了看,说道:“这不是汪梅和闻志强的档案吗?他们怎么了?辞职了一起跑了?”

    小吴见这个女职工十分好奇。于是说道:“对不起,我是公安局的,相比你也听说黛溪河边的抛尸案了,我们警方正在调查,如今此案还在调查当中,我目前不能给你任何答复。”

    那女职工听了这话。竟然哭了起来,说道:“我就跟汪梅说过,让他不要跟闻志强厮混,他就是不听,这回倒好,两人竟然死了!”

    小吴此时一伙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跟汪梅很熟悉吗?”

    那个女职工仍旧忍不住不断抽泣着说道:“我叫冯丹,和汪梅是同宿舍的舍友,我不是本地人。汪梅是本地的,但是也是北面的镇上的,离家也很远,所以下班后就和我一起住在宿舍里面,没想到这次他们两个人竟然都死了!”

    小吴不禁纳闷道:“那两具死尸顶多只是能够判断出性别和年龄,还有身高和体重也大约能够判断出,可是这个叫冯丹的会计竟然一口咬定他就是死了,莫非她知道很多细节或者与这个案子有莫大的关系?”

    小吴此时也不动声色地说道:“冯丹。你也不要太悲伤,我们警方正在调查。至于闻志强和汪梅是不是就是死者,还没有定论,就算是的话,是意外死亡还是他杀也未可知,你别太悲伤了。”

    小吴是个极聪明的人,他知道他不应该说出太多警方调查的情况。可是他知道,这个叫冯丹的女职员肯定知道一些他们警方想知道的信息,于是也就故意说一些情况来调她的胃口,套套她的口风。

    冯丹依旧抽泣着抢白道:“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这两个人离奇失踪了。你们发现了一男一女的尸体,不是他们还会是谁?而且我也知道,当晚就是汪梅偷偷摸摸地从床上爬起来去找那个闻志强的,当时她以为我睡着了,可是我却知道她是晚上九点多出去的。”

    果然,小吴听了这话,十分兴奋,于是不动声色地说道:“你说他们出去是干嘛?”

    冯丹扭捏道:“你说还能干吗,还不是去找闻志强幽会去了!因为当晚恰巧是闻志强值夜班,看守机器设备,所以,十一月五日晚上,我们这个收购中心除了闻志强在这,就只有我跟汪梅一直住在这,另外还有男职工宿舍的赵永勤了,他也是一直住在这的外地人。”

    小吴觉得冯丹的话有些混乱,于是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跟汪梅还有那个赵永勤是一直住在这儿的员工,而当天晚上看机器的夜班是闻志强的,对不对?”

    冯丹纠正道:“不是,我们四个都是住在这儿的,但是当晚轮到了闻志强值夜班而已。”

    小吴这才明白,于是问道:“也就是说,平时或许会有其他本地员工值夜班,但是十一月五号晚上,恰巧值夜班的是闻志强,也就是你们四个人中的一人,所以这个药材收购中心只有你们四人是吗?”

    冯丹点头,答道:“没错。”

    小吴知道冯丹有很大的信息价值,但是还不能太过认真地问她,于是他就安慰地说道:“那你也别太悲伤,估计是个意外吧”

    冯丹说道:“谁说不是呢,当晚我还听到机器开动的声音,不过也就开了一会儿,我们晚上是经常要洗刷机器的,所以,经常开一会儿,让机器在河水里面洗一下,好在明天不至于因为污垢太过,搅拌臂不灵活。”

    小吴接着问道:“哦,你听见了开机器的声音是吗?”

    冯丹答道:“是啊,不过也就是一会的功夫,不过也就是这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可能就是因为在谈情说爱,不小心掉进池子中间了,你想想,拿东西多大的劲啊!两个人能有好结果吗?”

    说完,冯丹只是哭泣,不敢再往下说了,小吴知道冯丹最多也就只能提供这些情况了,于是也就安慰了她几声,拿着复印好的资料出去了。

    小吴复印完了,正好遇到刘东升和方震宇跟着黄经理出来,刘东升立刻喊住他让他一起跟着上楼去看看,小吴也正好把复印的原件换给了黄经理。

    黄经理结果两份档案原件,就直接带着几个刘东升等人来到二楼。指了指其中一间房间说道:

    “这就是汪梅的宿舍,另外对门那间是闻志强的宿舍。”

    刘东升说道:“这个能打开吗?”

    黄经理答道:“可以打开,不过得把住在里面的职工找来才行,要是在他们手上。”

    刘东升问道:“他们的舍友都有谁?”

    黄经理答道:“哦,汪梅是会计,她和另外一个会计冯丹在一起住着。也就是刚才这位年轻的警官先去找人复印,在会计办公室上班的那个女员工,男职工宿舍的和闻志强只在一起的是赵永勤,他们两人都是管理机械的好手,我这就把他们找来,给你们开门,你们稍等。”

    说完,黄经理就离开去找冯丹和赵永勤了。小吴准备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刘东升,刘东升赶紧说道:“有什么发现。回去再说在这个地方,人多口杂,就不要说了。”

    小吴会意,便不再言语,三个人等了大约两分钟,就看到黄经理到这一男一女到了二口的职工宿舍,其中一人正式刚才和小吴谈话的冯丹。黄经理叫两个人打开宿舍门,刘东升告诉他们可以回去工作了。自己只是随便看看,看完之后会直接给他们锁上的。

    于是冯丹和赵永勤就离开了。刘东升吩咐方震宇和小吴两人都穿戴好,他对黄经理说道:

    “黄经理,我们要进去取证一下,可是为了不取证失败,我们都穿了隔离装备,至于您。只能麻烦您再外面稍等一会儿了。

    黄经理立刻答道:“应该的,应该的,您轻便,我就在外面等候着你们。”

    刘东升点了点头,就吩咐两个人分头行动。小吴跟着自己去汪梅的宿舍,而方震宇自己到闻志强的宿舍,并且嘱咐他们二人,毕竟是二人合住的宿舍,毛发和其他代谢物可以夺取几份放在标本袋里面,防止取错了人的,造成dna结果不正确。两人也都会意,于是各自进屋取标本去了。

    几个人分头行动,在宿舍里面仔细查看,边搜寻,边取证,刘东升先是到了汪梅的宿舍,只见她的床铺十分干净,不过被子还没有叠起来,床头上还搭着一件外套,估计就是当晚出事以后,一直没回来造成的,而且汪梅是睡去之后又起床走的,而且上身外套也没有穿,小屋看了之后也推测出和冯丹说的一致。刘东升跟小吴说道:“小吴你继续勘查取证,最好找找汪梅的手机在不在,我去方队那边去看看。”

    小吴立刻明白,于是点头称是,于是刘东升就离开了。

    刘东升来到了方震宇勘查取证的闻志强的宿舍,问道:“老方,有什么发现?”

    方志强拿起标本袋说道:“标本室取得足够了,不过没发现什么一样。”

    刘东升继续问道:“闻志强的手机在不在?”

    方震宇答道:“我搜查遍了,没有找到手机,只有一个充电设备插在床头的插座上,别的什么也没有。”

    刘东升答道:“没有就对了,这肯定不是案发第一现场,否则,肯定会有蛛丝马迹,即便凶手再狡猾,也会留下血迹或者是作案工具之类的。估计这里我们只能够,取些标本,回去进行dna检验,只要能够核实两人的身份是死者本人,就不错了。行了,如果我们取证完毕就快点把小吴也叫出来,最近下一步调查吧!”

    几个人取证完毕,出来之后,刘东升对黄经理说道:“这次麻烦您了胡经理,我们还想去后面看看清洗池的情况,你们这里谁最了解这个清洗池的结构和运作原理?”

    黄经理答道:“要是说这个清洗池的运作的话,这里只有赵永勤和闻志强最清楚了,不过闻志强已经失踪,生死未卜,我就让小赵过来配合配合您查看吧!”

    刘东升谢过黄经理,然后就跟着他,来到了这个药材采购中心的后面。此时那个叫赵永勤的员工正在清洗整个池子和附带的机械设备。黄经理把赵永勤叫了上来,对他说道:

    “这几位警官要调查一下这里的情况,有什么疑问的话你就给他们解答一下,我有事情就先失陪了。”

    刘东升再次感谢了黄经理的配合调查,王经理依旧是客气地寒暄了几句,回去了。刘东升,沿着顺时针方向围绕着这个清洗池转了两圈,仔细的观察了整个池子的结构。他发现,这个药材清洗池虽说不大,但是设计相当巧妙,如果是草部和菜部药材的话,他工人就可以打开细网以及,池底的一个比较大的滚筒,用小的力量,对这些药材进行清洗;如果是果部和木部之类的药材的话,他们就可以打开搅拌机和悬臂,用大水量和大力量进行药材清洗。

    刘东升问赵永勤道:“赵师傅,你是这里的行家,您能不能告诉我,这个池子一次可以清洗多少药材吗?”

    赵永勤答道:“这个清洗池的存货量应该是在一吨以下,如果不超过这个量,这个清洗池能够一次性完成清洗。如果药材量太大的话,悬臂就会功率不够,力量就会不足,那么药材上的污垢和枝叶,以及药材本身,很容易把这个悬臂卡住。所以即便是在一吨以下的药材我们也会在长期用过之后,对这个清洗池进行清洗,防止因为污垢沉积过多,造成作业困难甚至发生机械故障。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我们张总提出的这个办法:就是水库管理办公室要出放水的时间表,然后我们就可以利用水库放水的时机进行药材清洗,并且,还能够对设备进行清洗,这样既省钱省时省料,又能够维护设备,简直是一举两得。”

    刘东升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我问你,在十一月五号晚上的,九点或者十点左右的时候,你们这里有没有开机,工作或者是进行清理工作呢?”

    赵永勤答道:“十一月五号的晚上,让我想想,应该没有,因为白天的活并不是很多,晚上机器还很干净,也没有必要进行清洗,所以,我们既没有工作也没有清理设备。”(。)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一章 采购中心 返回《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目录 下一章:第十三章 各抒己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