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史上最强腹黑夫妻最新章节列表 » 黑帮争霸 08 奇怪少年

黑帮争霸 08 奇怪少年

文/伊绮
推荐阅读:
    一间华丽宽旷的房间,采用的是欧式版本,黑白配装置,显得威严冷意。

    在房间内,那张大型的床上一个小小的身影微微的轻动,黑白色的被子给胡乱弃在一边,床上的人影缓慢的起来,绝艳精致的脸散发出迷糊懵懂,却又妖媚之极。那双勾人的眸子此时撩人心扉,却又迷糊之意。

    冷傲风刚从浴室出来,映入他眼里就是徐绮迷糊懵懂的神情,顿时一愣。他没想到一向彪悍的女人,也会有这样的表情。性感的薄唇轻勾,好可爱。

    “醒了。”或许是清晨的原因冷傲风的声音,更加磁性动听。低头看着迷糊得可爱的女人,那双尖锐闪亮的眸子像蒙上一层薄沙,更让人心动。

    迷迷糊糊的眸子逐渐清晰,映入眼里是一双深邃的眸子,顿时徐绮皱起眉头。该死的,她又一次睡得这么沉。

    “怎么了。”徐绮下意识的动作,冷傲风风注意到了,伸手将徐绮揽入怀里,大手轻轻的按着她的太阳穴。

    “没事。就是头疼了一下,过一会就好。”每一次她真正的熟睡后,醒来大脑的神经线都会有一闪而过的痛楚,在醒来的前一分钟,都会进入完全不清楚的状态内。所以她从来不曾让自己熟睡过,遇上冷傲风后这是第二次。

    “多睡一会。”大手轻柔的在哪脑袋上按摩,冷傲风将徐绮整个人拉在他的怀里躺着。

    “不了。”再睡下去,这里只会更痛。虽然不打算再睡,但徐绮还是顺从的躺在冷傲风的怀里,接受这享受的服务。

    冷傲风静静的注视怀里的女人,如同雕琢的五官精致无暇,以他的角度刚好看见她长长的眼睫毛上翘,那头长及到腰的黑发随意的散在脸颊边上,这样的她仿佛像个温顺的小羊咩。

    “咚咚”忽然一道敲门声旋转而来。

    “说。”冷傲风冷冷的一个字,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加重。依然轻柔。

    “当家,出事了。”外门传来青龙的声音,虽然依然沉稳,却掩盖不了焦急之意。

    闻听,冷傲风眉一皱,徐绮也睁开眸子,两人对视一眼。便有默契的起来,青龙的性子一向沉稳,除了遇上冷傲风出事,很少会有见他焦急的时候,看来这件事不小。

    冷傲风的私人书房,气氛很严肃,七个人皆是沉默。

    冷傲风脸色阴沉,鹰眸的寒光深深,那浑身煞气令青龙五人心身一震。

    一旁的徐绮也沉默,没有开口说话,目光却扫上那份白色的文件上。里面的资料早就刻入她的脑海里,暗门旗下最庞大的暗军竟然遭遇了偷袭,送往各地各界的军火统一被灭,这是何其庞大的损失?不单单是金钱上,更重要的是暗门的威严。

    看来长达五年之久的研究,可不是玩的。

    “封锁这个消息。”冷傲风冷冷的道,那张俊美深沉得可怕,深邃的眸子让人猜不透此时的他在想什么。

    “是。”五人一致严肃的回答,这个消息绝对不能传出外界,否则后果更为严重。

    “夏澈,暗军里所剩存的军火还有多少。”转过头,冷傲风出声问道。

    “剩存的不到三份之一。”夏澈快速的回答,一张俊脸深沉沉,暗军是他负责的。竟然出现如此大的事情,他怎么对得起当家。

    “立即安排人手立即重新安置,青龙联系各地订购我们的货物的买家,货延迟到一个月后交,所有金额减免一半,作为时间上的赔偿。”快速下命令解决现下最重要的问题,一批小数量的军火在日夜加工下也许不用到一个月。可是如此庞大的数量期限在一个月内完成,时间太仓促了。

    但是青龙等人都明白,当家规定的一个月,已经是最低限制了。购买军火可不同于购买普通物件,可以随时等上几个月也不急。

    “神尾,那个m国人找到了没?”三块微晶片,在他们手里只有两块。第三块,徐绮说过在哪个m国人的身上。

    神尾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有些羞愧的道:“当家,这人太狡猾了。仿佛好像知道我在找他,我找到他所在的地址后,他前一刻就已经离开了。”神尾有些咬牙切齿,那人不但狡猾,还很神秘,就连徐绮提供出来的照片,也只能看见他的侧面。想把他找出来,实在是,太难了。而且,他已经离开了t国,这下找他就更难了。

    听闻神尾的话,冷傲风沉默了,神尾是个跟踪高手,敏锐觉是他见过最强的人,没想到居然遇上了敌手。

    “那个人,就交给我去找吧。”淡淡的声音响起,徐绮出声轻道。

    六名男人将视线转向她,五道怀疑,一道不认同。

    “我有办法将那个家伙抽出来,你先去把暗军的事情解决。”没有理会那五道目光,徐绮盯着冷傲风说道。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一解决军火事件,二抽出那个两国以及龙虎帮合力的资料查出来,暗门的危机会越来越大。

    现在已经涉及了暗军,再下去会是什么?这其中的危机,徐绮明白,冷傲风明白,青龙五人更明白。

    “一时间找出那个m国人,或许没这么容易,但不代表我找不出,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冷傲风冷冷的开口说道,徐绮的能力他相信,但是他不需要她去找。就算找那个m花费的时间或许会长一点,但比起她离开他的视线,再长又怎么样。

    他的暗门,还没弱到任人主宰的程度。

    徐绮静看冷傲风,黑泽的眸子轻闪,微微的轻叹一声道:“我会回来的。”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却让冷傲风心身一震。

    是的,他怕。

    真是可笑,被世人称为冷血无情,冷酷狠辣,黑道上的教父也有怕的一天。

    可是,他就是怕。他怕她突然消失,徐绮太过神秘了,他查不出有关她的任何资料,只要她离开他的视线,只要她有心不出现,那么他绝对找不出她。所以他绝对不允许她离开他的视线。

    “跟我去暗军,这个人不需要你去找。”深邃的眸子回视她,冷傲风轻道。

    “你说得对,找出那个m国人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世界第一帮派暗门也确实不可能这么简单的让人毁灭,只是你要清楚,时间越长,不可能的事情就越有可能。”淡淡的分析说道,徐绮眉

    头轻皱,视线直直的盯着冷傲风,再一次的说道:“我会回来的。”她知道他担心什么。

    一旁的青龙五人,眼露震惊,当家重视徐绮,他们都清楚,只是实在难以想象已经到达了一个怎么样的程度。

    看着冷傲风不语,俊美的脸庞目无表情。徐绮伸出手指,指着他的胸膛,一字一句,语气是如此坚定如斯:“冷傲风,你的人,你的心,只能是我的。我很小气,很霸道,我的东西就一要定自己亲自守护,绝不给任何人一丝半分的机会。”意思很明白,表达的很清楚。

    冷傲风的眸更深了,静静的看着已经变为普通样貌的她,声音低沉很轻很轻:“时间。”两个字,瞬间让徐绮明白这两个字的背后,是仍然选择相信她。嘴角轻勾,有这样一个男人无条件的去信任她,荒谬的接受她给出仅仅的三个字。

    这样的人,她怎么可能,不爱。

    “七天,我主动出现你的面前。”说出她所要的时间,承诺她一定不会离开。

    冷傲风深深看了她一眼,伸手拉起她,转头对着青龙等人冷声吩咐:“准备。”时间不能拖,暗军他是一定要亲自去主持。

    暗门的高尔夫球场,一辆冷傲风专属的私人直升机已经在等待。

    “记住你所说的。”冷傲风回视徐绮,出声提醒她所答应他的话。七天,七天后她人一定要主动出现他面前。

    徐绮无奈一笑,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男人这么可爱。没有回答他,徐绮直接的拉下冷傲风的头,霸道的吻上那张她专属的唇,来表示她的回答。

    深深的一吻后,深邃的眸子对上黑泽的眸子,不需要任何语言,他们都明白对方的所想。

    冷傲风转身的走上飞机,利落干脆。将挺拔的背影留给徐绮,告诉她,他等她。

    徐绮黑泽的眸子轻闪,似乎这是从她找上冷傲风后,他们第一次的分开。嘴角轻勾,这辈子她或许从没想过,她会选择待在一个男人的身边,而这种感觉很强烈,不讨厌,反而很喜欢。

    直升机缓缓上升,巨风吹起,将她的黑发舞动飞扬,徐绮缓缓的转过身,以身后的直升机的方向背道而驰。

    等我,冷傲风。

    (2)

    意大利

    夜晚的天空满天繁星,华丽的国度让人惊叹。

    夜里是所有人狂热的时刻,纸醉金迷的世界让人兴奋,让人热情,让人坠落。

    在热闹的夜街,繁华的街道,人生人海。

    在一条暗巷中,却显得尤其清静,与外面仿佛是两个国度。

    “咔嚓”很小的一道打火机声,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白裤的女子背抵住墙壁,一头长及到腰的黑发给绑起来,一张平庸的脸蛋漠然至极,修长白皙的手拿着一个打火机,点燃了在唇上面的那条烟。

    香烟,她不爱。连那味道她都可以说上讨厌,但是不代表她不抽。有时候一支烟可以解决她很多烦恼,比喻说,现在。

    徐绮冷冷的扫视出去街道,查了三天,她终于查到了那个兔崽子的藏处。真像那个人的作风,出现什么事,第一时间是躲在这个该死的国度里。

    灭了手上的烟蒂,徐绮步行而出,平庸的她走在人群里,引不起任何人的视线。

    “捉住他,捉住这兔崽子,竟然敢偷老子的东西。”一道怒吼声响起街角,所有人纷纷侧目回头,只见一群二十上下的流氓仔围攻一个大概就十多岁的孩子,拳打脚踢招招狠辣。这样的事情众人见怪不怪,这条街出了名的混乱,三不五时都会出现一场小打架。

    顿时周围的人感兴趣的微观起来,人的本性,好奇心人人皆有。

    瞥了眼围观的人群,徐绮耸了耸肩,对于这种没营养的东西,她一向不感兴趣。漠然的转身离开,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就在徐绮转身即时,突然一道带着劲风的东西向着她直击而来,反手转身,一个黑色的袋子出现在她的手里。眉头皱起,黑泽的眸子凌厉的光芒微闪,抬眼看着身后围观的人群以及那些流氓男子一致的将视线转向她。

    顿时,她成了焦点。

    “丑女人,立即将东西滚过来给我。”其中一名男子看着他们的东西让一个长相平庸的女人捡到,顿时凶狠的叫道。

    徐绮眉一挑,丑女人?立即滚过去?很好,这个男人很得她心。

    徐绮提着小小黑色的袋子,里面的重量有**她猜得出是什么。

    淡淡的目光扫过去,讥讽的话语出口:“你残废的,不会自己滚过来。”声音不大,却刚好让在场所有人听见,顿时围观者不由惊讶。这个从外国来的女人,竟然这么不怕死的反击。要知道流氓是什么,全是一群狠辣的人。

    刚刚出声的那名男子顿时脸黑了下来,在这条街他的名头可是很响亮,谁不见到他都要点头喊声爷。现在竟然让一个丑女人反驳,以后他的脸子往哪里摆。

    “哼,不知死活的女人。上,给我把这个女人捉过来,带回去免费接客。”手一挥,男人冷哼一声,恶毒说道。就算是免费的,亦不见得能有多少人棒场。

    顿时周围人的不由的摇摇头叹惜,这群流氓早就无法无天,这个女人却不懂世故,得罪他们就只能有这么个命运。

    两名男子速度的上前,目光色迷迷的盯着徐绮,脸是普通了点,但是关上灯,那个女人还不是一样。

    徐绮看着上前的两名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话说,她好久没有动过粗,玩过人了。有人自愿送上门,她当然愿意。

    两名男人一左一右的想将徐绮捉在手里,而然手还没触碰。徐绮右脚凌厉万分的一记回旋脚,狠狠的将一名男子踢飞出去,动作快而利落。“碰”一声,足足有一百五十斤的男人就这让落在众人的眼底下。一口鲜血喷出,两眼一闭,晕过去了。

    如此突然而来的一记,全场众人都不由愣了,转眼看向那个身穿白色服装的女子,看似弱不坑风,实际力量如此恐怖。

    徐绮淡淡的将视线转向另一边愣住了的男人,嘴角勾勒起一道让他头皮发麻的冷笑。

    “妈的,呆什么呆。还不快去捉住这个该死的女人。”不远处刚刚出声的领头,马上呼喝醒他的手下。再厉害还不过是个女人,一人难敌群众,他就不信她会飞,会在这么多人面前逃得了。

    顿时,十多个男人一致的向着徐绮冲去。确实,在他们的眼里对方不过就是个女人而已,再厉害,也厉害不到那里去。

    围观者顿时纷纷退后,免得波及自己。一致的认定,这个女人被捉定了。

    看着来势汹涌的十多名男人,徐绮平庸的脸孔依然淡定自若,嘴角的冷笑越深,纤手化爪,一把捉住距离最近的男人,右脚抬起狠狠的一踩他的小腿,“啊”一声惨叫,男人的脚给踩得变形扭曲,想怕就是医好,也难免留下后遗症。

    那些刚冲上来的十多名男人顿时看得头皮发麻,这个女人也太狠辣了吧,脸不改色的废了别人的腿。

    徜若,他们知道,废了一条腿算仁慈的了,想当初在黑市里,徐绮废了男人那东西依旧是脸不改色,更何况只不过就一条腿。

    将手里痛得死来活去的男人无情的一摔出去,徐绮冷冷的扫视这十几个男人,嘴角勾起一抹轻蔑:“怎么,怕了?”**裸的轻蔑,讥讽十几个大男人怕一个女人。

    顿时,十多个男人怒了,一致涌往上前,分毫不顾十多男人打一个女人就已经够让人鄙视了。

    “白痴。”冷眼看着冲上来的人,徐绮不屑的轻道。身影如燕子,灵活快速穿梭在这十多名男人之间。

    周围的观众,以及那位领头都不由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灵活狠绝的身影,她所过之处绝对有人倒下,下手毫不留情狠辣,专攻敌人的要害,虽然不见得死,但绝对也残。

    一直让人遗忘了那位被打的少年,一双黑色的目瞳直直的盯着那灵活的身影,一抹彩色出现他的眼里。

    短短不过就三分钟不到,地上全是哀嚎的爬不起男人,徐绮无视掉脚下的人,直接的往刚刚说她是丑女人的领头。她很小气的,只要不惹她,管你在她面前杀人放火,都与她无关。可是惹上了,就要付出代价。

    “你,你不要过来。”看着徐绮目无表情的朝他过去,男人惊恐的大叫。这到底还是不是女人,十几个大男人都打不过她,还全部给她往死里整。

    “刚刚不是叫我滚过去吗,现在我过来了,反而反口了?”依旧一步一步的上前,徐绮那张淡然的脸蛋实在令人难以相信,就是刚刚毁掉十多个男人的人。

    围观者现在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位领头人,原本以为是只小羊咩,没想到是深山里的豹子,活该。看别人是个女人就以为好欺负,众人看着徐绮的目光皆是崇拜,第一次见如此强的女人。

    “你再退后,我就打断你的狗腿。”看着男人一步一步的向后退,一丝不耐闪过徐绮眼里,冷冷的开声说道。她走一步他就退一步,烦不烦呀。

    男人的脚顿时一僵,嘴角不由抽了抽,如果不是她逼的,他用得着向后退吗?这个女人搞恐吓。

    哼,冷哼一声,这个时候徐绮也站定了,不再上前。见此,男人松了一口气,才稍稍站定脚不动,而然徐绮的一声呼喝吓得他差点拨脚就跑。

    “过来。”冷冷的声音,让男人想哭的心都有了,不准他向后退反而还让他往前送死,这是什么女人嘛。

    “不想断子绝孙,就马上给我滚过来。”声音是淡淡的,却有着绝对的威胁成分。众人嘴角一抽,男人脸上一僵,断子绝孙?简直是**裸的威胁,哪有女人说这样威胁男人的话。

    男人哭丧着脸一步一步的靠向这个绝对称之为恶魔的女人,举步的模样简直是像上刑场。

    “我很丑,是吧。”当男人来到了徐绮面前,徐绮淡淡的开声道。

    “不,不,不是,很美,很美。”男子立时猛的摇头,开玩笑,就算真的长成丑八怪模样也要说很美。

    “刚才你不是那样说。”她可不会听错。

    “是我不长眼,看错了。”立马开口改正,谁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真的断他后续。

    “那就挖掉,都是不中用的东西。”凉凉的说道,徐绮黑泽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他,盯得男人毛骨悚然。

    僵着身影看着徐绮,男人惊骇的退后一步。眼睛真的开始湿润了起来,说什么都不行,让他怎么办。周围的观众都不由为男人默哀,遇上这样的恶魔女人。

    哼,徐绮冷哼一声,突然一把拧上男人的下颚,使他不得不挣大口,一直拿在手里的黑色袋子猛然将里面所有的东西全倒进去。

    “嗯,嗯。”顿时,男人猛然的挣扎,神情痛苦的想挣脱徐绮手。

    徐绮脚一抬,将男人绊跪在地,拧住下颚的手往上一提,全数的让男人将东西全部吞下去,才松开手,冷冷的盯着用力干吐的男人,淡道:“你的东西我还给你了,好好保管,别再掉了。”语气轻,字眼好,顿时让周围的人群打了个恶寒。

    就刚刚那一瞬间,他们看到了,徐绮喂给男人的是什么东西。如果没有猜错,那一颗颗闪亮亮的东西绝对是钻石。所有视线转向徐绮,这个女人好狠,这么多钻石下去,胃不搞个半死也给拉死,不拉。难道还要将钻石留在肚子里?如果是,那就真的不用怕再掉了。

    淡淡的扫了一下四周,徐绮转身离开,玩完了就该走了,真的是浪费她的时间。

    (3)

    寂静的街巷,只有缓缓的步行声。

    “我说,你到底要跟我多久?”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这寂静的街巷响起,徐绮双手抱胸不耐烦大的说道。

    黑泽的眸子盯着她不远处的一名少年,少年大概十五岁上下,原因可能被人打过,原本清秀的脸庞青一块紫一块,但仍然不难看出是个小帅哥,一身原本蓝色的衣着早已破烂不堪,金色的长碎发轻轻舞动,一双黑泽的目瞳强的盯着徐绮,就是不肯开声。

    徐绮对着空中翻了个白眼,她招惹了谁?她认得这位少年,是刚刚给那群男人殴打的对象,但是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为什么一直跟着她?一声不响的跟着她,警告似乎对他无效,谈话就她一个人自言自语。除了跟着她,就是盯着她。第一次她徐绮感到无力感。

    而然今晚的一场计划因他而打破,她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在这里干掉他算了,省心省力。

    “我要跟着你。”就在徐绮沉思的时候,这位少爷终于开金口了。

    只是徐绮一点也不为他终于开口而激动,黑泽的眸子一瞪,什么叫要跟着她?

    “不要说什么因为我救了你而感动,所以要留在我身边作为报答,这种老土的理由我不接受。”淡淡开口,徐绮一脸无奈,她真希望这少年从哪儿来就哪儿去。

    原本想开口的少年听闻,再次闭上金嘴。老是说,他确实有这个说法。

    看着少年的举动,徐绮再次无声叹了一口气,她真的招惹了谁。无奈的转身,徐绮继续的向前走,想继续今晚的行动是不可能的了,找个地方睡觉吧。想办法,明天撇下他。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的继续走。

    金茂酒店,一间不算大亦不算细的酒店。

    光亮的大堂内,一男一女出现在大门口出,缓缓的步行而来。

    酒店的服务员疑惑的盯着奇怪的二人,女的很普通,一身惨白的衣着,容貌是那种掉入人群里都找不出的那种。而在女的身后,是一名少年,一身邋遢,衣着破烂,一张脸还青紫一块。而两人还一前一后的保持着距离。

    “小姐,两间豪华的单人房。”徐绮无视服务员的眼神,直接的开口说道。

    “小姐,一间就好,双人的。”还没等服务员出声,身后的少年立即出声道。

    顿时,徐绮眉一挑,转眼看着那张淤青的脸蛋,只见一直盯着她的少年此时低着头,目光直直的盯着他自己那双早已看不出颜色的鞋子。

    刚刚还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现在到会装。

    “额,请问一间还是两间。”服务小姐有些汗颜的再问一次,这两个人好怪。

    “一间。”

    “两间。”

    同声异气的出声,徐绮皱起眉头,转眼看着仍然低着头的少年,那副模样十足像被主人抛弃的小狗。伸手按按了太阳穴,她头痛了。

    “小姐,一间吧,双人的。”徐绮无奈的转头对服务小姐说道。同情心?什么时候她有这一种东西的?

    随着服务小姐的带路,二人进入了这豪华的双人房里。轻松的躺上沙发上,徐绮舒服的轻叹一声,转眼看着少年仍然的站在门口边,黑泽的目瞳再次紧紧的盯着徐绮,这让徐绮再一次的无奈。

    “你先去把自己洗干净。”皱眉的看着他的一身,徐绮淡淡的开口道。

    而然那双目瞳仍然紧紧的盯着她,一步不移。这下徐绮的脸色黑下来了,就算怕她偷偷的走人,也不用这么盯紧吧?

    “立马给我去洗去这一身脏,要不然你就不用跟着我。”靠,她又不是犯人,虽然这样盯着?

    那双目瞳仍然盯着她,盯得徐绮几乎快要爆发的时候才缓缓的转身走进浴室,只不过是一步三回头。

    伸手按按太阳穴,徐绮头痛的轻叹。她该不该现在就走,甩掉这个奇怪的少年。可惜这个念头才刚刚浮起,浴室里面的人好像察觉了般顿时打开了门。

    徐绮错愕的看着从浴室走出来的少年,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嘴角不停的抽搐,前前后后进去还不到两分钟。脱衣服的时间都不够,而然少年已经一身干爽的出来,身上只围着一条白浴巾,露出白皙瘦小的胸膛。

    这下徐绮真的感到无力了,这个小家伙摆明就是跟定了她。

    “过来坐吧。”伸手向他招招手,指了指她身旁的位置,徐绮淡淡的道。既然已经给赖定了,也至少要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吧。

    “你叫什么。”看着少年乖巧的坐在她指定的位置上,徐绮再次开口问道。到底为什么跟着她?

    “小九。”听话乖乖的报上自己的名字,少年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眼前的女人。

    小九?徐绮额滑下一道黑线,谁这么有才的取这样的名字。

    “跟着我为什么。”小九小猫不重要,重要是为什么跟着她。徐绮可不认为她看上去像有钱人,跟着不会饿死。

    一阵沉默,小九静静的看着徐绮,黑泽的目瞳清澈无比,过了半响,他才缓缓的道:“你很强。”

    三个字,让徐绮满脸黑线,归根到底都是她在教训那帮流氓惹的祸。他妈的,她真该将那些男人全改为太监,竟然给她惹来了一个怪物。对她而然这个少年就是怪物。

    “然后呢,我很强是我,与你无关吧。”如果是带给她一身麻烦的话,抱歉请让道。

    “我知道。”听到徐绮的话,小九黯然的垂下眼帘,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强,是她的事情。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们只不过是陌生人而已,是他自己要跟着她而已。

    “知道,你还跟着我?”双手抱胸,徐绮挑微的看着小九,竟然知道,是不是识趣点自动离开。

    “我…”小九哑然,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为什么跟她,他也不清楚,他只是觉得她很强,很强,是他一直以来的奢望。所以当看见她潇洒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就跟在她的背后,只头偷偷跟着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光明正大的跟着,不管她怎么说,他下定决心的跟着她。

    ------题外话------

    先谢谢亲亲们送上的花花钻钻打赏。名儿就不点出来,原谅哈。

    至于更新时间,是晚上10过后,因为伊是裸奔的,米存稿。所以上传时间会晚点。

    字数太少觉得对不起亲们,伊觉得最低也要八千吧。

    希望亲们体谅哈。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奇事 返回《史上最强腹黑夫妻》目录 下一章:09 不是废物(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