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史上最强腹黑夫妻最新章节列表 » 黑帮争霸 第一奇事

黑帮争霸 第一奇事

文/伊绮
史上最强腹黑夫妻 | 本章字数:11169 | | 史上最强腹黑夫妻txt下载 | 史上最强腹黑夫妻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等等。”看着徐绮干脆掉头便走,凌蔚蓝竟然神差鬼异的出声叫住她。

    “哦,考虑清楚了?”听到凌蔚蓝的叫声,徐绮慢悠悠的转头,挑眉的问道。

    凌蔚蓝皱紧眉头,两百五十亿美金可是她现在的一半身家,这笔钱她花了多大的努力才得来的,如今却轻易的给这个女人?

    “你到底考虑够了没,磨磨蹭蹭干什么。爽快点行不行,不就是两百五十亿嘛,小气。”看着凌蔚蓝犹豫来犹豫去的表情,徐绮立马不耐烦的说道。一副不就要你两百五十块的模样,实在是令凌蔚蓝气到吐血。

    不就是两百五十亿?知不知道两百五十亿是一个怎样的概念,何况还是美金。是正常人都会慎重的考虑,不考虑的就不是正常人。

    而然,徐绮却将两百五十亿说得像两百五十块一样轻松,让凌蔚蓝简直是想上前狠狠将这个女人的脑袋撕开,看看她到底理不理解两百五十亿是什么概念。

    “是不是给了你,你就会离开这里。”凌蔚蓝心底纠结着,给还是不给?

    “当然,你当场给,我当场走。”相当爽快的回到,徐绮黑泽的眸子闪晶晶,狡猾之意在眼里一闪而过。她真的会说到做到,绝对不假。

    看着徐绮爽快的答应,一丝不安快速在凌蔚蓝心里闪过,她真的会离开?

    “我说到做到,绝对不假。你信得过就给钱,信不过就谈判结束。时间可不多了,冷傲风快回来了。”最后一句提醒凌蔚蓝,如果冷傲风回来了,她要离开可是很难了,因为全上上下下暗门的人都知道,有当家在,这个外貌普通的女人就一定在。

    经徐绮一提醒,凌蔚蓝心一慌,猛然发觉如果让这个女人再回到冷傲风身边,拿不到钱的她难保不会在冷傲风耳边吹风,如果冷傲风知道她用钱让这个女人离开…嘶,凌蔚蓝顿时吸了一口凉气,后果可是不敢想象,冷傲风的手段她是最清楚的。

    “好,两百五十亿我给你。把你的账号给我,你先离开,过后我会将钱打入你的账户里。”念头一转,凌蔚蓝终于下定决心道,只要这个女人离开,就算冷傲风知道是她用钱使这个女人离开的又怎样。一个见钱眼开的女人,冷傲风绝对不会留。

    “给支票,当场给支票,当场走,其他的什么都免谈。”想也不想的拒绝,徐绮用白痴的眼神看着凌蔚蓝,过后?谁知道过后给她的是不是冥纸。

    “你,”凌蔚蓝气结的看着徐绮,该死的,这个女人是什么眼神。凌蔚蓝气怒的拿出她随身带的支票,龙飞凤舞的在上面写下两百五十亿的数字,然后像高傲的女王一样打赏给徐绮,“希望你说到做到,徜若不是。哼,别怪我无情。”说完,踩着高傲的步伐离开。

    徐绮吹了个口哨,看着支票上面写的大字。一点也不在意凌蔚蓝的举动,话说,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用两百五十亿来换她的离开,傻子。

    心情愉快的将支票塞入口袋,徐绮双手插袋,休闲的转身往大门处去,她说会离开就一定会离开,她很守信用的。

    装饰得威严阵阵的大门,一辆价值不菲的悍马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白虎坐在副驾驶位上焦急的看出窗外,终于看着一条人影缓缓步行而来,顿时打开车门走下去。

    “我的大小姐,难道你忘了约定的时间?你知不知当家等了你多久。”看着徐绮一副悠然的步行而来,白虎两眼翻白,规定时间的人是她,迟迟不来的人亦是她。

    瞥了一眼白虎,徐绮转眼看向他身后的悍马,只见冷傲风透过车窗静静的注视她,眸里没有久等的不耐,只有她看得明的笑意。

    “呐,拿去,打赏你的。”伸手就将凌蔚蓝给的支票塞给白虎,徐绮绕过他直接的往那辆价值不菲的悍马去。

    白虎皱起眉头,看着被塞进手里的纸条,上面写着两百五十亿美金的支票,顿时一愣。哪来这么多钱?

    “哪里去了。”徐绮刚上车,一只手将她拉入一个怀里,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在她耳边响起。

    “赚钱去了。”顺势的往后一躺,徐绮淡淡的开声道。迟三十分钟,赚两百五十亿,划算。

    “当家。”已经跟着上车的白虎,将徐绮给的支票递给冷傲风。

    冷傲风接过白虎递上来的支票,淡淡的扫了一眼后,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无声的一举手上的支票,以示让她解释这钱怎么回事。

    “你后妈给的零用钱。”懒懒的打了个呵欠,徐绮扫了一眼淡道。

    一旁的白虎嘴角一抽,两百五十亿零用钱?

    “开车。”冷傲风嘴角一勾,没有再问徐绮怎么一回事,只是淡淡的出声吩咐。

    顿时,驾驶位上的青龙马上轰油起火,价值不菲的悍马立即飞奔而出。

    (2)

    地下赌城。

    这是t国最大的赌城,与恶魔并称的一个存在。能瞬间让你一夜暴富,也能立即将你从天堂打回地狱。

    辉煌的灯火下,是一片疯狂的人群,杂骂声,激动声,绝望声处处都有。

    徐绮拿着刚换来的筹码,像个傻子一样的站在中间,黑泽的眸子灵动的在四周转动,像似寻找令她感兴趣的赌博,却又迟迟见她不敢靠近。

    “大小姐,你在这里站了一个晚上。你到底还玩不玩。”一道无奈加委屈的声音在徐绮身旁响起,只见白虎手上抱这一推的筹码站在徐绮的身后,活像徐绮的小跟班。怀里的筹码没有一千有几百万。想他堂堂暗门五将之一竟然沦落到为别人的跟班,天理可在呀。

    “你懂不懂这叫观察,叫商机。不分析,怎么知道哪里能赢的机会大。”斜眼的瞥了一下白虎,徐绮拧住手里的筹码,对着白虎鄙视的说道。

    白虎暗地里翻了个白眼,观察是对的,任何赌徒赌前都会仔细的观察下才会下注。但是,这个女人站在这个位置观察了一个小时,却迟迟不见她有任何动静,脚下连一步都不移,这哪里是观察,这是引人注意。她是无所谓,可是苦的人却是他,从一开始没人注意到几乎无数道目光盯着他。

    那种如狼似虎的目光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贪婪,他手上抱着的筹码可是五百万,这么一笔巨款就站着不动,这分明不是引人犯罪么?

    “大小姐,那你有没有观察出,那个是商机了没?”白虎真是无语问苍天,为什么当家要让他跟在这个疯女人身边。

    “你烦不烦呀。”不耐烦的瞥了眼白虎,徐绮没好气的掉下一句话,终于举起她的尊脚,走向她认为最有商机,赌大小的赌台。

    白虎无语了,赌大小?他怎么就没有看出哪里有商机。

    徐绮走到赌台上的一个空位,周围已经有了七八个买家,一个个脸红眼赤,对着新来的徐绮看都不看一眼,目光紧紧的注视即将打开的息盅,顿时一阵激动,一阵叹息响起。赌大小,靠的不是赌术,而是运气。

    “喂,你说下多少。”用手肘碰了碰一旁无聊的白虎,徐绮开口问道。目光却紧紧的注视台面,十足赌徒模样。

    “你愿意下多少就多少。”已经不知道第几次翻白眼,白虎已经没好气的对着徐绮说道。然后不着痕迹的离徐绮远点,虽然现在当家不在,可是他还不敢离这个女人太近。

    扫了一眼已经和她一段距离的白虎,徐绮轻哼一声,转即便将视线转回赌台上,皱起双眉,似乎在思考该压还是压小。

    “压大,一百万。”想也不想将一百万推到大字上面,徐绮脸不改色的道。

    顿时,原本同台看都不看一眼徐绮的玩家,嗖一声将视线转到徐绮身上。里面含有错愕,白痴,贪婪的视线让徐绮立即皱起眉头,顿时不满的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顿时所有玩家嘴角一抽,好不要脸的女人。

    一旁的白虎对徐绮这句话已经免疫,眼角抽搐的看着徐绮想也不想的将一百万推出去,这,这,这,“你白痴呀,买一次就压一百万。”忍无可忍,白虎终于忍不住转头对着徐绮吼道,有钱也不能这样花。

    挑眉的看着白虎,徐绮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的对着白虎:“是谁叫我想压多少就压多少?”现在竟然对着她吼,她有问过他意见。

    白虎顿时给噻住了,一张脸蛋给逼得一阵青一阵白。靠,用的不是他钱,他多什么嘴。

    淡淡的瞥了一眼白虎,徐绮将视线转回赌台,看着一干人等还在盯着她,顿时挑眉:“看着我就能够赢了?”这些人,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经徐绮这一问,所有玩家齐齐的将视线收回去,可是都不约而同的将视线看了眼压在大字上面的一百万巨款,或许对有一些有钱人来说,这点钱不算什么。可是对一些贫穷却又烂赌的赌徒却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庄家见所有买家都下注,顿时摇起息盅,一掀答案。

    “开小啊。”盅盖一开,不知道谁的兴奋声音传入众人耳里。

    徐绮皱眉的看着一百万就这么没了。说实话,她还真感到心痛,虽然是冷傲风的钱,可是他的不就是她的?

    “哟,这就是商机。”风凉凉的语气由旁边传来,徐绮斜眼看过去,只见白虎脸上挂着欠扁的笑容吹口哨。这就是这个女人观察了一个小时的商机,真不可小看呀。

    “买小,一百万。”一道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白虎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睁大眼看着仍然脸不改色的将一百万扔进小字上面的徐绮。

    “你,你,你。”你了好几个字的白虎,还是你不出任何。整个人都气结了,这个女人难道不懂稍稍赌小一点儿吗?一下就是一百万,就算不是他的钱,他也觉得心痛。

    “你什么你,结巴就不要开声,会吓坏我的。”扫了一眼白虎,徐绮淡淡的开口。耻笑她,她就气死你。

    白虎一张脸都给逼红了,气呼呼的扭过看不再看这个邪恶的女人。靠,为什么他就不懂吸取教训,在这个女人面前尽量不要说话。

    “开大。”答案掀开,呈现的是大数,一百万就这样没了。

    “买大,一百万。”声音不变,依然干脆利落的下注,一旁的白虎已经连看都不想看了。他终于发现,这个女人在开什么就跟着买什么,而每开出来的都是和她相反的点数,这个女人真不是一般的衰。

    不过就五把,五百万输得一干二净。

    “五百万,就这么不经用。”徐绮低头看着空空的两手,低声嘀咕,声音不大却刚好让一旁的白虎听闻。

    顿时白虎的整张脸黑了下来,像她这么玩法,不要说五百万,就是五千万也不经用。“败家女。”白虎低声嘀咕,他开始为当家的身家担忧了。

    “去给我换五千万来,我就不信再会输。”这一句话,切底让白虎整张脸僵了。

    “你还想再赌?”怒视一脸淡然的徐绮,白虎真的忍没可忍,这个真真正正的败家女。

    “有问题吗?”眉一挑,徐绮瞥了眼白虎。一点都不感觉她有什么不妥。

    有问题吗?白虎气结了,竟然问这么低等的问题,还问得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白虎再一次证实,这个女人不但说句话都能气死人,就连行动也不差半分。

    “玩得怎样。”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缠上徐绮的纤腰。

    “当家。”白虎看着突然出现在徐绮身后的男人,顿时恭敬的道一声。太好了,当家来了,该好好管教这个败家女。

    “嗯。”轻轻嗯一声,冷傲风低头看着徐绮,漫不经意的问道:“玩了什么。”

    徐绮抬头淡淡的扫了一眼冷傲风,耸了耸肩膀,伸出食指指了指赌大小的赌台,淡道:“就它,五把。输了五百万。”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概括整件事。

    说得轻巧说得轻松,却遭来白虎的白眼。

    冷傲风顺着徐绮的视线扫了扫那张赌台,食指在半空中勾了勾,淡道:“去换五千万过来。”此话一出,白虎两眼瞠大,满脸错愕的看着当家,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是。”身后的青龙马上转身去换筹码,这点小钱当家根本就不在乎。

    “走吧,继续。”揽着那纤腰,冷傲风带着徐绮再次回到刚刚那张赌台,拥有着俊美的外貌,一身强势的气势让人纷纷侧目,一些女赌徒顿时两眼发光的盯着冷傲风,极品呀,这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只是当看见冷傲风身旁的徐绮后,纷纷露出不屑,一个这样的女人不配和这么完美的男人一起。连她们的十份之一都及不上。

    “不怕我再输下去。”扫了眼四周,徐绮无视周围的视线,相当淡然的接受周围不屑,妒忌,轻蔑的目光。

    “我的不就是你的,你喜欢,再赌大一些没关系。”反正这点小钱对于富可敌国的他,根本就不在乎。

    白虎无语的站在二人身后,当家这是无节制的宠。一个邪恶的女人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男人宠,以后还不无法无天?

    “当家。”青龙将换来的筹码放在台面,顿时真真正正的引来周围所有人的目光,见过有钱人,但从来没见过如此明目张胆的有钱人,一下子换来五千万筹码放在一张普通的赌台,还是第一次见。

    “额,先生你的筹码已经高出这赌台的限制。要不我们带你们去特区房娱乐。”台上的服务员顿时一愣,随即略带歉意对着冷傲风尊敬的道。

    “不需要,就在这里赌。”毫无商量余地,冷傲风冷冷的道。他知道徐绮的性格,如果不是这张赌台,那么就没有赌下去的意义,那里输的,就在哪里赌。

    徐绮瞥了他一眼,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这个男人懂她。如果不是在这张赌台赌下去的话,那么她确实没有赌下去的**。

    “额,这。”

    “呵呵,冷大当家的要求,怎么好拒绝。”就在服务员左右为难的时候,一道豪爽的声音传来,只见一名二十五上下的男人,一身休闲的装束,脸带和煦的笑容上前。俊朗阳光的脸容顿时吸引无数道目光,那些花痴女再次惊叹。

    “少爷。”所有服务员一见男人,顿时鞠躬恭敬的道。

    对于男人的出现,冷傲风只是冷冷的一瞥,伸手缓缓抚摸怀里徐绮的头发,没有再多看男人一眼。

    徐绮略带好奇的目光注视男人,只见对方也感兴趣的打量她,顿时眉头一皱,直接开口道:“不要这么看我,我对你没意思。”说话直接而不掩饰,顿时男人脸上一僵。他没有对她有意思好不好,他只是好奇,黑道上所传冷傲风身边的女人长那种三头六臂而已。

    突然男人感到一道寒光直射而来,他顿时一愣,只见冷傲风鹰眸满满警告之意。

    “喂,我没对她有意思。”男人顿时大叫澄清清白,这也太夸张了吧,不就看一眼用得着吗?“这女人那点能够让我看上眼,要面貌没面貌,要身材没身材,会看上她才不正。额”猛然闭嘴,男人干笑的看着两道凌厉的目光射向他。

    “冷月夜,看来你活得挺不错。”平凡的语言看似问候,实则警告浓浓。冷月夜脸一僵,这句话摆明是告诉他,他活得差不多了。

    冷月夜?姓冷的?一旁徐绮听到冷傲风的话,眉头轻挑,再一次细细的审视冷月夜的五官,虽然偏向阳光型,但是确实和某人有三分相似。

    “不要这么看我,我对你真的没意思。”冷月夜看着徐绮直勾勾的盯着他,顿时原封不动的把这句话还给她。哼,陷害他,他也会。

    “比狗屎还让人恶心,你确定自己不是从狗屎堆出来的?”还没等冷傲风怒视,讽刺难听的话顿时在徐绮口中倾泻而出。

    冷傲风深邃的眸子怒气还没涌上来,顿时就给笑意覆盖上去,这句话他同意。

    噗,身后响起白虎喷声,四周的男人都忍不住裂开嘴角而笑。一个男人当场让一个女人说得像狗屎,实在是让他们男人舒心,尤其是比他们还俊的男人。

    冷月夜嘴角抽抽,这个女人竟然说狗屎,还说人称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他像狗屎?

    “好了,废话不要多说,还让不让赌。”徐绮不耐烦的大手一挥,知不知浪费了她很多时间。

    冷月夜深深吸了口气,到底是谁在说废话。

    “让,怎么不让。美女你打算下多大注。”勾起他一如既往的迷人笑意,冷月夜很有风度的对着徐绮说道。称赞,应该没有多少人嫌弃吧。

    “把你恶心的笑容收起,我会没心情的。不浪费时间,五千万压大,开吧。”一点也不留情的损了冷月夜,然后脸不改色的将台上的五千万推出去。顿时引来无数道惊呼,说五千万就五千万,这是太过阔绰,还是太过败家?

    身后的白虎一脸悲戚,为什么当家谁不看上,看上这个败家女。

    冷月夜看着如此爽快,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的徐绮,顿时挑眉。转头看着冷傲风,指着徐绮道:“你确定?”确定要这个女人?

    冷傲风冷冷的瞥了一眼冷月夜,语气绝对不会因为某点血缘而放轻:“让你开你就开,做好你的本份。”他的人,无须别人来质疑。

    冷月夜无趣的摸摸鼻子,看来消息真的不假,他这个堂兄真的很宠这个身份不明,叫徐绮的女人。

    “开。”随着冷月夜的一声,盅盖开了,一二三六点小。

    徐绮淡淡的扫了一下点色,然后转头看向冷傲风,没有赌输的沮丧,仍然是一张淡然的表情,淡淡的道:“输了。”

    “嗯,还要赌么。要我继续让人去换筹码。”仿佛赌输的五千万不是钱,冷傲风轻轻嗯一声,伸手摸了摸徐绮的秀发,淡道。

    额,全场人众听到冷傲风的话,顿时汗颜。一把搞定五千万,竟然还纵容的去问赌不赌,天呐,有钱也不带这样打击人的。

    身后的白虎已经化石了,终有一天,当家的身家绝对败在这个女人身上。

    “不赌了,回家。”从冷傲风怀里站起来,徐绮打了个呵欠,眼角余光看着一道身影慢慢的转身离开,一记凌厉快速在徐绮眼底闪过。

    闻言,冷傲风也不多话,直接的揽着徐绮的腰转身走人,留下一群看好戏的观众。

    (3)

    夜,很深。

    街角寂静无声,除了风吹叶动的声音外,再无其他。

    “是她吗。”一道男音在暗夜里响起,低低沉沉的声音在暗夜里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气息不同,眼神不同,赌技简直是一窍不通,样貌相差得实在太远。不可能是她。”男声刚落,一道女声响起,清冷带着无情之意。那个人的气息,她永远都会记得,今天的那个女人根本就不能够比较。

    “难道,是情报出错了,不可能呀。”男人的声音略带怀疑,组织里的情报有多准,他是最清楚的,怎么可能会出错。

    “队长,她的能力有多强我们不是不知道。把所有痕迹抹得一干二净是她的强悍,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没找到关于她任何的蛛丝马迹,今次她又怎么可能留下痕迹。更何况以她的性格,怎么可能会留在一个男人身边。”那个人,冷漠如霜的性子,傲世如帝的姿态,甘愿留在一个男人身边吗?不可能。

    男人一阵沉默,女人讲得对,总总的迹象都不像她。

    男人轻叹一声,缓缓的道:“这几年来,她真的像切底消失了一般,任凭组织怎么搜索都无法将她找出来。”徜若不是清楚她的本事,他真的认为这个世界早已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听闻,女子沉默,除非那个人主动出现,要不然永远都不可能将她翻出来。因为她,太强了。

    “走吧。既然不是,就不要浪费时间了。”男人轻道,与女子转身隐没黑暗里,渐渐消失。

    周围恢复了平静,四周依然凉寒沉静。

    风慢慢的掀起,吹翻了密杂的树叶,一个黑色的身影冷漠的斜靠在高大的树枝上,躲在暗处的脸孔渐渐流露,在微亮的光线下,是那样的惊心绝美,那张精致的脸蛋却覆盖上一层冷漠。黑泽的眸子冷冷的注视刚刚二人已去的方向。

    嘴角勾勒起一道冷笑,修长的身躯利落的翻身下树,与二人离去的方向背道而驰。

    暗门总部

    一个黑色的人影利落的躲过高级层层的防线,身影极速的穿梭过护院,直接的翻身上墙,到达她所要到的房间阳台。

    轻轻的推开落地玻璃门,黑影闪身入屋。在黑夜中,轻车熟路的绕过家私的摆设,在衣柜里找出自己要的服装,速度的解除自己的一身装束,而然黑色的上衣还没完全脱落,原本黑暗的房内顿时光亮起来。

    一道阴森的低沉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瞬间让她解到一半的手停顿了。

    “女人,你能解释下,你在干什么吗。”冷傲风双手抱胸的站在她的身后,深邃的眸子深沉得如同一滩死水,看不出任何情绪,可是低沉阴冷的声音宣告,他心情很不好。

    徐绮嘴角抽了抽,这个男人不是有要事处理么,怎么现在会在这里?

    无奈的转过身,只见冷傲风深沉的眸子在瞅着她,瞅得她毛骨悚然。

    “换衣服,你没见到呀。”底气不足的回应声,徐绮转过头继续她的换装。怪了,她干嘛心虚。

    手臂顿时一紧,徐绮整个身子给人翻转身,一只如同钢铁的手拧住她的下颚,眼里猛然撞入一双深邃黑泽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

    “干什么,放手。”皱起眉头,下颚传来丝丝的忍痛,瞪了一眼冷傲风,徐绮低声喝道。

    “去那里了。”盯着眼下这张绝艳的脸蛋,冷傲风心里一丝怒气涌上,他不喜欢她的隐瞒,对他隐瞒任何。这样让他没有任何掌握她,她的背景,他不清楚,但是他可以等她主动告诉他。可是,她生活任何一方面他都不清楚。

    第一次,冷傲风自嘲他自己的势力。

    徐绮看着冷傲风眼底下的愤怒,黑泽的眸子变幻莫测,过了半响才缓缓的道:“相信我。”三个字,依旧没有任何解释和理由,就短短三个字。

    两双黑泽的眸子在半空中相碰,眸里倒影着对方的身影。

    “我信你。”冷傲风低低的回应三个字,他没有任何怀疑过她的时候,不论是开始,还是现在。当她的能力一项一项的在他面前表现出,他就知道她有多不简单,身后的势力一定不小。可是他就是没有怀疑过她,没有理由,他就是相信她。

    徐绮轻咬着下唇,一种不明的情绪涌上她的喉咙,她的声音很低很沙哑:“我很高兴。”她是真的很高兴,有这样一个人无条件的去信任她,她怎么可能不高兴。或许她的性格是那样的漠然,真正的不关心任何世物,可是不代表她真的是渗透骨子里的冷血。

    “你说过,做你的男人第一点就是要信任。同样的,我希望,我的女人同样信任我。”拧住徐绮下颚的手改为抚摸着那张脸孔,冷傲风深沉的眸子更深,只有这个女人才时时刻刻的牵连他心底的某处。

    “我同样信你,或许以前没有,但是现在这里有。”将冷傲风的手拉到她的胸前,左边心脏非常有节奏的跳动,仿佛告诉冷傲风,它并非无动于冲。

    手掌心下的感触,那有节奏的跳动让冷傲风心底下某处的心弦轻轻一震,看着那张精致的脸蛋是如此的认真,冷傲风那深邃的眸子更深了。

    没有任何预兆,冷傲风突然双手捧住那精致的小脸,温柔却有霸道的吻上那张诱人的小嘴,两张明明薄凉的唇却在触碰后,速度的点燃起来,周围的气氛似乎跟着上升,明亮的灯光变得暧昧。冷傲风狂热狠狠的吸取那张诱人小嘴里的蜜汁,想将她的气息融入他的身体里。

    单手扣着徐绮的后脑更加深入,强势占领她的呼吸,让他的气息围绕上她的四周,久久不散。

    冷傲风深邃的眸子更深了,低头看着因为他而变的红润的脸蛋,冷傲风突然打横的将徐绮抱起,直直的往他那张大床上去。

    柔软的被褥上,是一个精美动人的人儿,冷傲风撑在徐绮的上方,碎长的黑发随意的垂直而下,将他显得更加邪魅迷人,深邃的眸子深深的凝视身下的人,与那双漆黑明亮的眸子对视,温轻的火花四溅。

    “可以吗?”声音很低很沉,冷傲风伸手抚摸着那张脸颊,他要的是两情相悦。

    徐绮静静的凝望冷傲风,嘴角突然勾勒一抹笑意,露出的白玉莲臂一勾,将冷傲风拉到她的身前,鼻子对鼻子,眸子对眸子,唇几乎贴唇。“这么白痴的问题,你也问得出口。”意思再明显不过。

    冷傲风眸顿时一深,没有接话,直接的覆盖上那张他又爱又怒的小嘴,燥热点燃了二人的全身,不知道是谁先动手,两人的衣物顿时脱了个精光,盖在被子下的春光露显。

    性感的薄唇吻上那白皙的肌肤上,疯狂的留下浅红的痕迹,大手不停的一点一点的抚摸那白皙嫩滑的肌肤,再次将二人身上的燃火烧的更高。

    “嘶。”突然一阵吸气的凉阵声,原本紧闭双目的徐绮瞬间睁开眼,怒气和粗口在口中倾泻而出:“靠,冷傲风,痛死我了。”一阵疼痛蔓延全身,忍得住再大痛楚的徐绮在这一刻都暴骂粗口,可想然之有多痛。

    狠狠的盯着她身上的男人,黑泽的眸子满是怒意,伸手抵住那精干的胸膛,怒吼:“痛死我了。”靠,她知道第一次会很痛,但是没有告诉她有这么痛。这个男人会不会做。

    冷傲风强忍难受和痛苦,深邃的眸子恶狠狠的瞪着突然暴怒的女人,这个女人什么意思,竟然质疑他。

    怒视眼前这个男人,徐绮的怒气上升。靠,瞪她做什么,明明就是他的错。

    刚刚温馨的气氛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冷傲风深深吸了一口气,硬生生把那股怒气给压下去,咬着牙好声好气的哄道:“乖,忍一下,忍一下就不会痛了。”伸手抚摸徐绮的脸颊,低头吻上她的小嘴,希望能暂时转移她的注意力。该死的,他也好痛,好不好。

    可是这个方法无效,不到两秒,徐绮一把推冷傲风的头,将他的脑袋提到自己的面前,恶声恶气的道:“你这到底是第几次。”把她弄得这么痛,这个男人有没性经验。

    被徐绮这一问,冷傲风马上恶狠狠的回瞪着她:“你管我有过几次,现在是我和你在滚床单。”妈的,这女人脑进水了。

    狐疑的瞪着冷傲风,在他那白皙上的脸蛋竟然出现可疑的红晕,顿时徐绮突然像活见鬼似的惊骇的瞪大眼,“你,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吧?”不会吧,冷傲风会是第一次?

    看着身下的女人像见鬼似的,冷傲风顿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他第一次好惊讶吗。

    徐绮惊愕得几乎下巴都掉了,堂堂被称黑道教父,暗门的当家,现年二十七岁竟然还是青头仔?她不惊讶才是世界第一奇事。

    冷傲风咬牙切齿的看着身下的女人,白皙的脸蛋不知道是气红还是羞红,猛然的强吻下身的女人。该死的,让这个女人耻笑了。

    “哈哈哈,冷傲风,你,你笑死我了。你竟然还是个童子鸡。”响亮清澈的笑声划破整个夜空,就算是给冷傲风封住了小嘴,徐绮还是喷笑了。这才绝对是天下第一奇事。

    冷傲风黑着脸瞪着他身下的女人,精壮的胸膛急促的呼吸不上不下,可想然之他有多气。

    “女人,你笑够了没。”非常阴冷的声音传入徐绮的耳际,顿时徐绮猛然回过神了,裂到耳边的笑容瞬间僵了。看着冷傲风恐怖的眼神,徐绮的心顿时一拍,想连也不想的直接推开他。

    可惜已经迟了,一只强而有力的手将把猛然拉怀里,一道低叫声响起,徐绮怒视冷傲风,靠,这个男人是变态的。

    阴险的勾起抹冷笑,冷傲风阴森森的盯着身下的女人,想逃,没这么容易,将徐绮狠狠的锁在怀里,低头霸道的吻上那张他又狠又爱的小嘴,大手摸上那嫩滑的肌肤。霸道慢慢的转换成轻柔,在徐绮看不见的地方,那双深邃的眸子流露深情和温柔,强忍自己的身上的**,不要轻易的伤害她,只因为某女说过,很痛。

    黑白装饰的房内,房间的灯光越来越暗,越来越暧昧。那张黑白的大床上只能模糊的看见两道人影,夜还长着。

    有一种东西,开始牵绊着两个人,慢慢的生长在那某处的心底,今后是否会互相信任,患难与共,一生一世一双人。
(快捷键 ←)上一章:06 旧戏重演 返回《史上最强腹黑夫妻》目录 下一章:08 奇怪少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