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边婚边爱,总裁的神秘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7关牧南和陆槐南相继遇袭

正文 107关牧南和陆槐南相继遇袭

文/笑晏
推荐阅读:
    身后那辆面包车也紧跟着提速,这下言笑终于可以确定,那辆车是冲着他们而来的。她看关牧南紧绷着脸,便知道事有蹊跷,于是替林晚霞系好安全带,心情也跟着紧张起来。

    “放松,没事的。”关牧南从后视镜里看到她一系列的动作,有些好笑的说道。

    “他们是什么人?”

    “不知道,从我们出庄园就跟着我们了。”关牧南说完又看了眼后面那辆车,还真是跟定了他们啊。

    “会不会是和把小球给阿姨的人有关?”

    “不管有没有关,对方是谁,我都能搞定,你刚出院,别想那么多。”

    但是怎么能不想呢?自从跟关牧南在一起之后,任何人好像都找上门来了,也不知道究竟真的是关牧南树敌太多,还是她把人引进来的,毕竟一个林跃已经让她够头疼了,而林跃会做出什么事来谁也无法预料,在言笑眼里,林跃就是一个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

    突然,后面那辆车猝不及防地超车而上,并且朝他们的车子逼近,言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狠狠被撞了一下,她被震得晕晕的,林晚霞因为害怕,扑到言笑身边,死死地抓住言笑的手臂。

    “你们坐好了,小心。”关牧南话音刚落,又是狠狠一个撞击袭来。

    关牧南被逼到了路边,这条前往市中心的道路平日里就很少人,此刻除了稀稀落落的几辆呼啸而过的车子之外,根本看不到人影,而撞击还在继续,他们的车子估计早就已经被撞得变形了。

    一个急刹,车头忽然重重地往边上撞去,言笑极力护住林晚霞,在一声巨大的撞击之后,她有几秒的晕眩,接着好像世界都平静了,那辆面包车好似达到了目的似的扬长而去,言笑看向前面的关牧南,他倒在方向盘上不省人事。只那么一刻,她的心突然钻心的疼,从来没有见过关牧南被打败,对,她从来没有见过,关牧南在她心里是强大到任何人都拿他没办法的一个人,但此时此刻,他靠在方向盘上,额头有血慢慢地流下来……

    林晚霞有些小小的挫伤,但是并不碍事,严重的是关牧南,轻微脑震荡,现在还昏迷不醒,林晚霞被吓傻了,从到医院之后就没再说过一句话,安静地坐在病房门口,她安静不说话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是个病人。

    “我去问过医生了,医生说二少没什么大碍,醒来后再在医院住院观察几天确定脑部没有出现严重问题就可以出院了。”幸亏对及时赶来,不然光靠一个言笑,同时要照顾两个病人,多给她两只手都没有办法办到。

    言笑用手捂住脸,想让自己冷静冷静,但无奈手一直止不住的颤抖,怎么都停不下来。她亲眼见到事发的经过,这一切分明就是一场有预谋的安排,不是什么意外,如果是真的,那么就是有人想让他们死。

    “言秀,你还记得那辆面包车是什么型号什么颜色的吗?车牌号是多少?”对问道。

    言笑木讷地摇了摇头,“我没有记车牌号,面包车……就是你们常开的那种商务车,黑色的,从庄园一路跟着我们,然后突然对我们进行撞击,车子被他们逼到路边,关牧南大概是为了安全起见,自己撞向了边上。”

    这些也只是言笑的猜测,关牧南的心思缜密,但在那个时候他们明显不是对方的对手,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有几辆车,言笑猜测关牧南是为了尽早摆脱他们才选择自己撞上路边的护栏的,对方只要看到得逞了就会离开。

    “你说到底是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跟关牧南作对?”言笑实在是不敢相信,跟关牧南在一起居然会遇到这种事情。

    “言秀,你太不了解二少所处的那个圈子了,二少表面风风光光,似乎没有人敢对他不敬,但背地里多的是人想二少去死,这么多年二少活得小心翼翼才没让那些人得逞,但自从……从前二少是一个人,了无牵挂,没有可以给别人抓的把柄和软肋,如今有你和……夫人,二少要顾及的自然要比从前多的多,这件事不管是意外还是有人蓄意为之,总之能确定一件事,有人不希望二少过的安生。”对冷静地分析了一遍。

    言笑无言以对,不知道该说什么。等关牧南醒来之后,首先找了对进去,两个人在里面不知说了些什么,病房的隔音效果很好,言笑完全听不清他们讲话。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对才终于出来了,对言笑微微颔首,示意关牧南请她进去。

    言笑带着林晚霞一同进入,关牧南额头上还绑着绷带,看上去十分滑稽,可言笑却怎么都笑不出来,难得见到受伤的关牧南,让她整个人都有点不舒服。

    “我母亲没事吧?”关牧南问道。

    言笑摇了摇头,说:“只是轻微擦伤,已经处理过了,没什么大问题。”

    “那你呢?”

    “我们之中受伤最严重的是你。”言笑轻轻说道,给他倒了杯水递给他,关牧南却不接,只是淡笑着望着她,眼底还有些笑意,言笑立刻了然,送到了他嘴边。

    他喝了几口,表情竟然还有些孩子气,言笑不解了,怎么明明受伤了,但他的表情看上去好像一点也没有受伤的感觉?他有这么高兴吗?言笑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具体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清楚,已经让对去查了,事情应该很快就会水落石出。”关牧南显得意兴阑珊,似乎很不情愿提到这件事情。

    既然他不情愿,言笑也就不再问了,只是很多时候,事情不是你不想去问就不会再发生了的。因此关牧南不去放心她们两个单独回去,非要加派了好几个保镖送她们回去。这种阵仗是之前从未有过的,光看这架势言笑就能猜出,事情不那么简单。

    言笑自作主张把林晚霞带到了关小默家去住。庄园目标太大了,之前就已经有人想林晚霞死了,这次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目标是谁,但言笑是万不敢再把林晚霞一个人放在庄园里了,何况关牧南如今还在医院,一切都有着太多不确定性,把她送到关小默家倒是安全性更好一些。

    关小默盯着一边自己兀自玩的十分开心的林晚霞,瞄了一言笑问:“你是想让她在我家赘天?”

    “嗯,她是关牧南的阿姨,之前跟我在同一个医院,关牧南找到她之后就把她接出来了,但是最近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关牧南又住院了,我不放心她,只能委屈你帮我照顾她几天了,我想关牧南一定会十分感激你的。”

    为了以防万一,不拖累关小默,她并没有告诉关小默林晚霞的真实身份,关牧南说的没错,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知道这件事不一定是好事。

    关小默脸上还是浓浓的疑惑,关牧南的阿姨?既然是阿姨,为什么跟防贼似的防着别人?瞧林晚霞那个样子,似乎的确精神有些不正常。

    “关牧南出什么事儿了?”

    “被车撞了,不过没什么大碍,怎么样啊你,是不是不想帮我这个忙?”

    “我哪儿敢啊,你亲自把人送到我家来了,我还有不帮的道理吗?何况是我老板的阿姨,我要是不帮,老板一气之下把我炒了怎么办?”关小默冲她眨眨眼睛,开玩笑道。

    但是言笑现在是一点也开不起玩笑,她心里太沉重了,一件件奇怪的事情压在心里,简直压得她连呼吸都感到困难。为什么会这样呢?从之前公寓里频频遭人入室,到现在莫名其妙的有人来找他们麻烦,这一切都太过诡异了,言笑甚至强烈的怀疑这是不是同一拨人所为,但看关牧南的表情,不像是料到会发生今天这种事的表情,他们如同身在迷雾中一般,拨不开前面的雾霾。

    关牧南被袭击的消息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青城,不仅是报纸,连电视新闻都将这件事当成了头条来报道,言笑在医院见到了警察前来问话,关牧南微笑对答,那气场,完全不像是一个受伤了的人。

    “你打算让警察介入这件事吗?”言笑问他,以她对关牧南的了解,关牧南不会希望自己的私事让太多外人介入,而且他对警察一向没什么信任感,即便是之前跟警察有过几次合作,最后也是凭着他自己的能力找到真相结束案情的。所以这一次他居然同意警察介入,着实让她感到惊讶,毕竟这是在他没有报警的情况下。

    关牧南若有似无地点了点头,边喝言笑送来的粥边皱起眉头说:“这粥太咸了,你放了多少盐?”

    言笑怔住,木讷地说:“放得不多啊,怎么会咸,我尝过的。”她说着拿过关牧南的勺子往自己嘴里放了一口,不咸不淡刚刚好啊。

    “你对食物太没追求了。”关牧南鄙夷的看了她一眼,看得言笑莫名其妙。

    他们好像不是在讨论对食物追求的问题吧?明明她是在问另一个问题,他怎么能把话题转移的这么理所当然?

    “第一,警察主动找上门来了,如果我拒绝,会让他们认为我有所隐瞒,增加这次事件的神秘感,会让他们觉得事情更加不简单。第二,我母亲的安危我不得不顾,有警察的介入,我想对方稍微会有所收敛,即便不是针对她的,我也能稍稍安心。这个答案你可满意?”关牧南漫不经心地回答她的问题,嘴上虽然说着咸,但还是没有要放开保温盒的意思,仍然一勺一勺挖着粥往自己嘴里送。

    言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人有时候跟个孩子似的,尤其是现在躺在医院里,每天除了对例行公事地向他汇报公司情况之外,对外事都不闻不问,俨然像个富贵闲人。言笑有一次看着他看报纸的样子,便忍不住想,他有多久没有过过这样清闲的日子了?在他们那个圈子,每一天都像打仗一样,更是容不得有丝毫松懈,每日精神紧绷,还要应付所有的尔虞我诈,想想她都觉得头疼,关牧南能在那样的环境下一个人成长起来,当真太不容易了。

    “对了,我把阿姨送到关小默家暂住了,也不知道该送到什么地方才是安全的。”

    关牧南露出笑容,向她比了比大拇指,说:“你难得做对一件事情。”

    “你说的好像我从来没有做对过事情似的。”

    “也不是,我的意思是,这是你做过的最正确的一件事。”

    言笑听得笑了起来,他的笑容却在那一刻蓦然收敛,她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门口迎面进来关老爷子,言笑立刻噤声,向关老爷子点了点头,侧着身子出去了,又担忧地望了一眼关牧南,这爷孙两可千万别在医院起冲突才好……

    关牧南吊儿郎当似的靠在床上,冷着眼望着关老爷子,这倒是稀奇了,虽说他很少会生病住院,但在过去为数不多的几次机里关老爷子也从来没有去医院看过他,这次居然会主动来医院看望他?

    “听说有人袭击你?知道是什么人吗?”关老爷子率先发问。

    “我受伤之后就一直在医院,怎么会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应该不会是爷爷你吧?”关牧南的语气有着淡淡的疏离,眉眼间全是嘲讽。

    “如果是我,你认为你还会安好的坐在这里?”

    “也保不准爷爷失手了呢?也不是……没有失手过。”他话里意有所指,指的就是当初想将林晚霞置于死地,但后来被他救了的事情。

    “我关家现在只有你一个后人,即使我再不喜欢你,也不会让我关家绝后。”关老爷子冷哧一声,想起言笑,又问,“她之前流产了?”

    “爷爷知道的还挺多。”

    “如果她能为关家产下一子,我可以允许她进入关家。”

    “爷爷,就算你允许,人家也未必媳。”

    关老爷子强忍着心里的怒气才没有在这个时候发作,他之所以不喜欢关牧南,除了关牧南母亲的出身之外,更重要的是这小子嚣张的气焰。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冷着一张脸好像全天下都欠了他似的,而且他永远一副万事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表情,简直太过嚣张。

    “我以前提醒过你,年轻人,如果太嚣张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我一直记得爷爷的教诲,如果爷爷今天来这里只是为了看一眼我是死是活,我想您可以回去了,作为病人的我需要休息。”关牧南很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关老爷子被气得一下就起身了,见关牧南已经闭上了眼睛,冷哼了一声,才冷冷道:“迟早会有报应的。”

    关牧南没有再接话,但心里的某个角落忽然就像裂开了一条缝似的。正常的寻常人家,爷孙两也是这么相处的吗?爷爷会亲口对孙子说,你早晚会有报应的?罢了,反正他们从来没有作为爷孙两的亲近,老爷子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关牧南出院那天,陆槐南出事了。说起陆槐南,言笑已经好一阵子没听到他的消息了,以为这段时间他低调下来了,没想到却紧跟着关牧南出事。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陆槐南因私人行程赶往机场,没有让司机接送,而是选择了自己开车,就在去机场的高速上,车子忽然失控,刹车失灵,一百二十多码的速度,停都停不下来,好在翻车的时候是在另一边,才让陆槐南免于受到重伤,他在急救室抢救了将近三个小时才被推出来,没有生命危险,但要住院观察。

    青城的两个商界大亨接二连三的出事情,这使得圈子里的人个个都人心惶惶,生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关牧南那件事情已经是很蹊跷了,这会儿陆槐南又出事了,有心的人都能猜得到这不是巧合,而是有人策划的。

    关牧南从电视上看完报道,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嘴角噙着笑,幽幽地来了一句:“真是不小心啊。”

    这轻轻的一声还是被言笑捕捉到了,她疑惑的看向关牧南,心想这件事应该不是关牧南干的吧?他没必要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啊。

    “当然不是我干的,我有那么无聊?”他忽然开口看向她,言笑一窘,尴尬的笑笑。

    该死的,她只是心里想想,根本没有问出来,他是怎么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的?

    “如果不是陆槐南出事,我应该还想不到他,这个人有点小聪明,但不是做大事的料啊,这么快就露出尾巴来了。”关牧南遗憾地摇了摇头,脸上那抹笑看得言笑胆战心惊的。

    “谁?”

    “你猜。”关牧南朝她打了个响指,起身抓起外套,又把她从沙发上抓起来,“走,我们去探望一下陆槐南。”

    “你是去探望还是去挑衅?”

    “你觉得身为一个刚痊愈的病人,我有什么资本去挑衅他?比谁受的伤更重一些?”

    陆槐南被安排在独立病房,门口全是身穿黑色衣服的保镖,里三层外三层,守得滴水不漏,言笑跟着关牧南进去,就见到陆槐南手上打了石膏,脸上还有伤,额头也破了好大一个口子,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还真是……从没见过这么狼狈的陆槐南……

    “我没想到你们居然会来探望我,实在是受宠若惊。”陆槐南靠在床头,说话的时候关掉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处理公事?”

    “又不是长眠。”

    “有什么可以参考的线索吗?”关牧南直接进入主题,不错,这才是他这次来看望陆槐南的目的。

    陆槐南摇了摇头,“似乎没有,他们检查过我的车子,事先被人动了手脚,对方很狡猾,没有留下任何手指印,停车场也找不到那段监控视频,一切看起来好像神不知鬼不觉。”

    “好像?”关牧南抓住了关键词。

    “你还记得过几天是什么日子吗?”陆槐南忽然问。

    关牧南摇了摇头,过几天即将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不知道陆槐南指的是那件事。

    “这段时间赵晖宇跟森茵斗得你死我活,你居然一点也不关心战况如何?”

    “他们战况如何,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有必要关心?”

    陆槐南大笑起来,一旁的言笑完全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一点也听不出来其中意思。她突然觉得自己跟关牧南来这里,却被他当成傻瓜似的成了摆设。

    “森茵最近变卖了名下很多房产,似乎急需套现,看来你她是想孤注一掷了,徐长峰目前在偷偷转移名下财产,这一对夫妻各怀鬼胎,这种时候都没有站在统一战线上,估计会被赵晖宇钻了漏洞。”关牧南慢慢地说道,“不过在我看来,森茵在公司已经没有威信可言了,当初董事会那帮老头子服她也是因为她父亲,现在她父亲撒手人寰,站在她这一边的人就更少了。”

    “但那帮人也不见得会站在赵晖宇这一边。”

    “不,那帮人只图利益,现在这种节骨眼里,哪一方有利他们就会站在哪一方,我猜赵晖宇给了不少好处他们,还承诺了许多,现在森田他已经掌了一大半的大权,而森茵一面要忙着应付他,一面还要防备他丈夫徐长峰出其不意吞了其他财产,可谓四面楚歌,我想……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两个人相视一笑,陆槐南问:“你会站在哪一边?”

    关牧南耸了耸肩,道:“你知道,我是个眦睚必报的人,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他们最后谁赢对我来说都一样,不过……陆总你应该不像是会咽的下今天这口气的人啊。”

    “当然。”陆槐南赞同的点头。

    言笑看到他们两个互相会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关牧南揽着言笑走了。一路上言笑都在纳闷,他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还有,关牧南此次来医院的目的是什么?越想越糊涂,他的世界很多时候果然是她无法想象,更参与不进去的。

    “我们去把我母亲接回来。”关牧南在她耳边低低地说。

    言笑一愣,他不说她都快忘了,林晚霞还在关小默家里呢,虽然关牧南出院有几天了,但这几天她一直记挂着他的身体,倒忘了林晚霞这一茬。关小默没有打电话给自己抱怨,说明她跟林晚霞应该处的不错吧?

    到了关小默家,关小默整跟林晚霞一起打游戏,两个人打的东倒西歪,可乐呵了。言笑对于这种场景有点不忍直视,歪头去看关牧南,只见关牧南嘴角微微噙着笑,言笑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嗯,看来他对于林玩笑打游戏这件事还是很宽容的。

    “咦?你们来啦?要把阿姨接走吗?我觉得阿姨住在我这里挺好的。”关小默只看了他们一眼,手里动作不停,根本无暇顾及他们。

    言笑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挡住他们的视线,随手关了电视,关小默急得大叫起来,言笑却淡定地朝关牧南的方向点了点,笑米米地说:“你老板在旁边。”

    一说到关牧南,关小默立刻泄了气似的笑了笑,丢了手里的游戏机,顺便扶起林晚霞:“阿姨,他们来接你回家啦。”

    林晚霞明显还玩在兴头上,嘟着嘴,不高兴的说:“我还没玩够。”

    “那你下次再来我家玩好不好?”

    “好懊啊,什么时候?”林晚霞抓棕小默的胳膊,欢喜的不得了。

    言笑万万也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会处的这么好。看林晚霞,简直都有点乐不思蜀了。

    哄了林晚霞入睡后,言笑发现书房的灯还亮着,关牧南从回家到现在一直忙着处理公事,连晚饭都没吃。她冲了杯牛奶给他送过去,发现他正在看森田的股价。

    白天的时候在医院也听他跟陆槐南一直在讨论森田,是森田要出什么事了吗?

    “徐长峰最近还来找过你没有?”关牧南接过牛奶,随口问道。

    “我最近都和你在一起,他哪儿有机会来找我?”

    “那你知道他最近在忙什么吗?”

    言笑不解,但也不猜,因为她根本不关注徐长峰这个人,自然也不会知道他最近在忙些什么,何况关牧南既然会这么问,就是打算告诉她一些什么。

    “他在忙着转移手里的资产,你说奇怪吧?当初森茵要跟他打官司离婚的时候,他的转移速度也没有像现在这么看,有鬼啊有鬼。”关牧南摇着头感叹了一句。

    “你是说……他要跟森家断绝往来吗?”

    “怎么可能?森家的油水还有很多可捞,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急流勇退?”

    这下言笑糊涂了,关牧南究竟想说什么?

    “你父亲啊……估计是要跟森茵翻脸了。”
(快捷键 ←)上一章:106来历不明的球 返回《边婚边爱,总裁的神秘娇妻》目录 下一章:108森月死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