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边婚边爱,总裁的神秘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6来历不明的球

正文 106来历不明的球

文/笑晏
推荐阅读:
    关牧南一个人喝了好一会儿闷酒,喝醉在柳生其的工作室里。柳生其也没好到哪里去,两个人在沙发上醉的东倒西歪,不过他比关牧南稍微清醒一些,至少他还记得去把公司门关好。

    “关牧南柏牧南,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言笑可真是英雄。”能让关牧南买醉的,言笑当属第一人。而且以后应该也不会出现能让关牧南这么失控的人了。

    关牧南摇着头摆了摆手:“她……她一点也不把我当回事,我……我到底哪里对她不好了?”

    “你是不知道女人到底想要什么。”柳生其说着打了个饱嗝,而后舒服地外在沙发上。

    “这么说你知道?那你告诉我,汪若琳想要什么?”

    “钱,很多很多的钱,利益,能够让她俯瞰别人的资本和地位。”

    没想到柳生其对汪若琳这么了解?关牧南还以为柳生其当真对汪若琳有好感,才会撒手追她,看来当初会追汪若琳,有一半的目的的确是为了让她不能再那么缠着关牧南。虽说关牧南也是能应付汪若琳的,但柳生其出手,倒是省了他不少麻烦。

    “那你准备把这些都给她?”

    “当然不可能,钱,我有一点,名和利,我自己都没有,我给她什么?”

    关牧南冷哧,“你到看得明白,那你还和她在一起。”

    “能在一起一时是一时嘛,嗳,汪若琳把言笑推下去害得她没了宝宝,你打算怎么对付汪若琳啊?”

    “我说过要对付她吗?”关牧南反问,拒全身都是酒气,但脑袋还是相当清楚。

    “你少跟我打马虎眼,你这个人向来爱憎分明,谁惹了你会有好果子吃?而且我不认为你会对汪若琳不忍。”

    如果他会对汪若琳有所忍的话,也不会把汪若琳冷置了,你想啊,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有几个男人是能坐怀不乱的?关牧南就做得到,他强大的自控能力可是令很多人自叹不如的。

    “哼哼,你倒是了解我,呃,头好痛,这件事以后再说。”

    ……

    医院病床内,言笑从手术室出来醒了之后就没再睡过了,关牧南走后,她一个人在病房里想了好长一段时间。这么做错了吗?她在他脸上看到那么沉痛的表情,居然连自己都感到不忍了,他是真的很想要那个孩子吧?拒他已经极力克制了,但她还是在他眼里看到了隐忍的悲伤。

    任何一个男人在知道自己的孩子没有了之后都是那样的表情吗?那么受伤的表情,好像她真的是杀了他孩子的罪魁祸首。

    她是凶手?也许她是吧。但她仍是庆幸没有在之前告诉关牧南这个消息,以关牧南后来的反应来看,如果告诉他,他必定会要留下这个孩子,到时候麻烦远远不止现在这些。

    “你说你,好好的拿掉不好吗?非得用命去博?万一你也没法从手术室里出来怎么办?”关小默苛责的说。

    “如果我也没法出来,那就是命,现在我出来了,就说明我命不该绝。”

    “你现在还有心思开玩笑?关总知道了吧?是怎么个反应?没有想杀了你?”关小默最关心的还是关牧南的反应,如果他不紧张,说明这个孩子对他来说无关紧要,那么之前她们担心了那马多都是多余的了,如果他紧张,那么说明他对言笑的感情并不像言笑说的那么淡薄,当然,不需要用这种试探,关小默也能看出关牧南对言笑的喜欢。

    虽然在外人眼里关牧南的笑大多更像是算计似的笑,但他每每在面对言笑的时候,那种笑容总归有些不一样,她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这大概是恋人之间独有的感情,有时候只有旁观者才能真正看清楚。

    言笑摇了摇头,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他倒是没有想杀了我,但是我觉得……好像真的伤到他了,他应该很想要这个孩子。”

    关小默闭了闭眼,果然……如果一个男人真心喜欢一个女人,当然是会希望两个人能拥有自己共同的孩子……

    “除了他想要这个孩子之外,他应该还气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他,如果你告诉了他,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我敢打赌,他现在一定对自己很苛责。”关小默替她分析道。

    言笑心里突然一个咯噔,她之前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以关牧南那么骄傲的性格,永远都不允许任何事情失去自己的掌控,如今出了这件事,他大概会责备自己良久。

    “应该……不会吧?”言笑心虚的小声问。

    “什么不会吧?你自己心里不也是这么想的吗?言笑,关牧南对你够好了,你也不用拿针去戳他的心吧?”

    “关小默,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你是谁的朋友?”见关小默一直为关牧南说话,言笑看不过去了,皱眉说道。

    “我是你的朋友,但关牧南是我的老板。何况我是对事不对人,你……”她话说了一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最后咬了咬牙,说了声算了,就不再说话了。

    这时病房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言笑看过去,竟然是汪若琳。她居然还敢到这里来?不怕被关牧南撞见吗?

    “这就是把你推下扶梯的那个人?”关小默也注意到了门口的人,沉着声音问言笑。

    言笑没有回答,但表情已经说明了答案。

    汪若琳大大方方地走到言笑面前,优雅得体地笑着,“言笑,我们谈一谈。”

    “你没看到她现在身体很虚弱吗?就算要谈也等过几天再等吧?”一听汪若琳那口气,关小默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女人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这是我和言笑之间的事,外人不懂,最好不要插嘴。”

    “你……”

    “算了,小默,你先回去吧,我们回头再联系。”言笑制止了关小默的反击,令关小默感到不可思议。

    言笑是脑子被踢了吗?在这个时候居然答应跟这种女人单独谈一谈?万一又发生了什么预想不到的事情怎么办?

    但言笑对她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自己不会有事,关小默真是那个恨铁不成钢啊,恨恨离开了。认识言笑这么久,这种凡事都自己死扛的性格怎么死都改不掉?明明现在有关牧南替她撑腰呢,她根本不用去应付这些啊。

    她真是不懂言笑了。

    病房里只剩她们两个人了,汪若琳走到她边上,看了眼她手里扎着的针,忽然笑了:“这场戏演的真漂亮,你是想以此博得同情,让关牧南永远离不开你吗?”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们两个人就不需要装傻了,当时我只是轻轻推了你一下,你离身后的扶梯还有一段距离,根本不可能是被我推下去的,我也没有用那么大的力道,你自己故意摔下去,却赖到了我头上。”汪若琳镇定地分析道。

    事发之后汪若琳想了很多,自己明明没有用多少力气,言笑怎么会就那么倒下去了呢?后来她调出了商场的监控录像,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才发觉异样,一个可怕的想法在脑海里瞬间成形,难道是为了嫁祸给自己,言笑自己摔下去的?可如果是这样,那她未免太可怕了……她肚子里明明还有孩子,怎么会想自己摔下去呢?而且,若想真正抓棕牧南,孩子不是最大的筹码吗?她没有理由也没有道理会不想要这个孩子啊……

    但她还是说了出来,就是为了看看言笑的反应。

    言笑轻轻一笑,“汪秀,我只能说你的想象力很丰富,我为什么要自己摔下去?难道我不想活了吗?就算我不想活了,我肚子里的宝宝呢?我难道也不管了吗?我明明有宝宝还自己摔下去找死?你认为我是这么没智商的人?”

    “那如果……你本身就不想要这个孩子呢?”汪若琳慢慢地,说出了这句话。

    言笑闻言脸色一冷,随即又恢复了往常,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恰巧被汪若琳捕捉到了,看来她猜的没错,言笑的确不想要这个孩子,那么所有的一切都说得通了……她只是恰巧在那个时候,成了言笑将计就计的替死鬼。

    “笑话,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想怀上关牧南的孩子吗?你知道关老爷子有多不喜欢我吗?如果我有了这个孩子,而这个孩子恰巧又是个男孩,我在关家的地位就稳固了,你认为我会这么傻?”

    “言笑,你不用再掩饰了,你不爱关牧南,也不在乎他是不是爱你,所以你更不会在乎所谓关家的地位,你这种女人就是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永远不会去关心身边人的自私鬼,关牧南怎么会遇到你这种人?真是太可悲了。”汪若琳的话字字戳心,像是一次一次扎着言笑的心。

    是啊,汪若琳说的没错,她的确是自私又自利的小气鬼。

    “汪秀特意跑来这里是为了讽刺辱骂我?”言笑心里疼得厉害,面上却伪装的滴水不漏,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前那个将所有情绪都会写在脸上的言笑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她也学会了以笑掩饰,无论在什么境况之下,学会了对自己的伪装和防备。

    “不,我对辱骂你这种事情一点也不感兴趣,我是来告诉你,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现在做的一切都会有报应的,别忘了,你虽然只是摔了下去,可你亲手结束了你肚子里孩子的那条命,你的手里握着一条人命呢。”说完,汪若琳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却感到了无限的悲哀。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法抵御的悲哀。

    言笑不怒反笑,抿了抿嘴,突然对汪若琳说:“可以帮我倒杯水吗?跟你说了这么多话,我有点渴了。”

    水壶就在言笑的床头柜上,其实一伸手就能够到,但她还是劳烦了汪若琳。

    汪若琳瞪着她,不明白她又想搞什么鬼,但还是依言替她倒了杯水,递给她,在她接手后她才放开,可是没想到,在她放开的一瞬间,言笑也放开了手里的被子,玻璃杯砰的一下,应声落地,在安静的病房里发出刺耳的碎裂声。

    才走到病房口的关牧南忽然听到玻璃响声,紧皱的眉心更加深了,他三两步冲进病房,只见汪若琳立在言笑身后,手还伸在半空里,两个人面对面,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汪若琳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她蓦地看向门口寒气逼人的关牧南,再次看向言笑,忽然眯起眼睛,“你是故意的?”

    言笑无辜地摇着头,“真的是刚才手下突然没力气了,我并不知道他会在这个时候来。”

    不管言笑说的是真是假,汪若琳是绝对不会相信她这些鬼话了,世界上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她递给她水,被子被打破的同时关牧南回来了。呵呵,除非她跟关牧南天生相克,气场不和,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关牧南走过来,一把拉过汪若琳出了病房。他的步伐很快,汪若琳只有小跑着才能跟上他,但这个时候,她心里已经明显的感到害怕了。关牧南在生气,虽然他极力隐忍着自己的怒气。她认识他这么多年,当然知道他生气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出了住院楼,他才停下脚步,甩开了汪若琳的手。

    “不管你相不相信,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汪若琳率先开口,想要解释。

    “我是怎么想怎么看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言笑才刚刚没了孩子,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就是眼前的汪若琳。

    “因为我不想自己睡不着吃不下,我知道事情真正的真相,我觉得我有必要来解释一下,cis,难道你真的相信是我推言笑下去的?”

    “你想说什么?”

    “我没有推她下去,好吧,我是说我的确推了她,但我并没有用力到可以让她摔下去的地步,我知识后轻轻推了她一下……”

    “所以你是说,是她自己找死故意摔下去的?”关牧南忽然接口,眼底阴沉,身上的阴鸷如暴风雨前的宁静,那双深黑的眼睛里,让汪若琳看到了隐隐的害怕。

    “cis,我认为你应该自己去看商场那段监控录像。”汪若琳迎着他的愤怒,还是开口了。为什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什么都不问不说就认定了她有罪,他从前不是这个样子的,言笑究竟给他吃了什么*药?

    “汪若琳,以后不要让我看见你跟言笑在一起,这件事不管真相是怎么样的,是不是你最的,我都不想再追究。”

    这语气……汪若琳简直有点不敢相信,难道关牧南也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吗?

    “你知道对不对?你知道还对她这么宽容?还这么冤枉我?”汪若琳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关牧南居然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我想我没必要对你有任何交代,再见。”

    汪若琳急急地拽棕牧南的手,“你不能这样cis,她根本不爱你,她只想要你的庇护而已,为什么你执迷不悟,要跟一个根本不爱你的女人在一起?”

    “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关牧南冷冷地撇开她的手,兀自走向病房,只留下汪若琳一个人在寂冷的庭院里无言以对。

    当年爱的那么热烈的男孩子,就算是笑着的时候脸上仍然冷得不像话,曾经汪若琳以为,只有自己能走进他的心里,他的心就像一座迷宫,一旦进去了就找不到回来的路了,她甘愿在里面变成变成囚徒,如果能被他困一辈子的话。

    经年累月,当初的感情早已没有踪影,当初爱过的人也不知道已经去向何处。而她和关牧南被时间无情作弄,难道也只能到这里为止了吗?她真的不甘心。

    言笑手里捧着水杯,听到关牧南的脚步声,抬头对他微微一笑,他面色不善,大概知道在这里这个时候他不会对自己怎么样,所以言笑一点也不怕他。

    “怎么回事?”他沉声问她。

    “汪秀来看看我,顺便为自己的行为道歉,我口渴,想让她帮我倒杯水,不小心摔碎了玻璃杯,就是这么简单。”言笑思路清晰,简洁的向他说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如果不是一些别的原因,关牧南大概会为她的脑回路感到高兴,毕竟在这么乱的情形下还能清晰地说出过程也是一件蛮难的事情。

    关牧南慢慢走近言笑,那双锐利的眼睛直逼得言笑无路可走,言笑下意识地想避开,被关牧南一把抓住下颚,强迫她面对自己,她在他眼里看到了脸色异常苍白的自己,这个男人无论任何时候都不允许她逃避,甚至残忍的将所有的真相解剖出来,言笑根本不知道他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

    “言笑,不要对我说谎,也许说谎的代价是你无法承受的,你懂吗?”他的声音带着点点的蛊惑,一下让言笑的心沉落谷底。

    只是这么一句话,言笑就几乎可以肯定,他不相信她,无论是她究竟是怎么摔下去的,还是这一次,他都不相信她。

    是啊,跟在关牧南身边这么多日子,他生性多疑,她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要想让他完完全全相信自己是一件多难的事情?

    “你永远不相信别人说的话,只相信你自己的眼睛,所以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我都没有奢望过你会真正相信,我只说我自己该说的,至于你是否相信,那是你的事,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言笑低低说道,语气微淡。

    关牧南清冷一笑,“言笑,你比我认识你的时候聪明多了,但也笨多了。”

    “在你面前,我从来没有聪明过。”

    关牧南满意地放开她,叫人进来把床边的玻璃打扫干净,这期间言笑的心跳跳得厉害,几乎要从嗓子眼冒出来了,她捏着手里的玻璃杯,不敢去看关牧南。

    ……

    出院后关牧南没有送言笑回关家老宅,而是回了庄园,她的房间就在林晚霞的隔壁,两幢独立木屋之间有直通小道,鹅卵石细细铺在上面,隔开了两片绿化带。林晚霞一见言笑,立刻扑过来抱住了她。

    “笑笑身体好了吗?那个时候你身上好多血,好多血……”林晚霞边说边比划着,很是可爱的样子。

    言笑笑着把她扶回房间,说:“我身体好了,血也没有了,以后又可以陪阿姨玩了。”

    关牧南正将言笑的行李搬去她的房间,林晚霞立刻抓着言笑的手神秘兮兮地说:“笑笑,我得到一个好玩的东西。”

    “是什么呢?”

    “吶,就是这个。”林晚霞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有弹性的橡皮球,五颜六色的,像彩虹似的,十分好看,林晚霞还捏了几下,发出一阵尖锐的声响,“有趣吧?摸着好舒服。”

    她像个孩子似的天真,言笑笑着抱了抱她,其实有时候,病了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可以忘记一些不愿意记得的事情,对正常人来说是一件奢侈的不能再奢侈的事了,有时候她居然有点羡慕林晚霞。

    林晚霞一个人咔哧咔哧地捏着小球,小球一阵阵发出刺耳的尖叫的同时,好像还夹杂着其他声音,言笑起先没有注意,但听得多了,忽然感到有点不对劲,她看向林晚霞手里的那只小球,一个念头飞快冒进脑海里。

    “阿姨,可以给我看看这个小球吗?”

    林晚霞立刻把球塞到了她手里,言笑仔细看了好一会儿,捏了捏,这才敢肯定,球里面一定有东西!

    关牧南这时正巧走进来,言笑立刻走到他身边,把球递给他捏了捏,里面似乎有纸条咔擦咔擦的响声,两人面面相觑,言笑立刻明了他的意思,转而对林晚霞说:“阿姨,这个球可不可以送给我?我回头买一个更大更好玩的给你交换好不好?”

    林晚霞立刻有种自己的宝贝要被人霸占去了的感觉,猛地从言笑手里抢过小球藏起来,不断摇头:“不要,这个球可好玩了。”

    “阿姨,我是跟你交换,你把这个球给我,我给你买个更大的,还带你去吃冰激凌和双皮奶好不好?”言笑使出了杀手锏,林晚霞最爱的就是冰激凌和双皮奶,双皮奶关牧南还会纵容她吃,但是冰激凌关牧南是很少回允许她吃的,因此林晚霞听到冰激凌双眼立刻放光,想也不想就把球塞进言笑手里。

    “你不能赖账噢,我们什么时候去吃?”

    “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带你去好不好?”言笑笑着示意林晚霞先休息一会儿,自己则和关牧南走到另一边,那剪刀去剪橡皮球。

    关牧南边剪边笑着问她:“有没有一种自己像是养了个孩子的感觉?”

    “什么?”她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等到他往林晚霞那边看了看,她才明白原来是指刚才哄着林晚霞的场景,不由点了点头。

    “其实阿姨这样挺好的,可能是受到的伤害太深了,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保护自己。”

    “你羡慕?”

    “有时候生了病的人比没有生病的人幸运,你觉得呢?”她话里有话,这时橡皮球被剪开了,果然如言笑所想,里面安静地躺着一张小纸条。

    关牧南打开来一看,脸色蓦地一变,只见上面写着:关牧扬不姓关。

    言笑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看向关牧南,他的脸色没有好到哪里去,一张脸紧绷着,眉宇间尽是寒气,他忽然揉碎了那张纸条,走去问林晚霞:“那个小球是哪里捡到的?”

    林晚霞嘟着嘴,摇头说:“不是捡到的啦,是窗户里弹进来的。”

    “什么时候弹进来的?”

    “就是笑笑流血送去医院那天啊,晚上我回来,窗户口就弹进来这个小球。”

    言笑不用问关牧南也明了,这件事不简单了,居然有人故意将这个小球弹进来给林晚霞,对方想干什么?通风报信?不可能,如果是重要的事,不可能报给林晚霞,林晚霞连自理能力都不合格。

    “立刻去调那晚的监控录像。”

    十分钟后,言笑遗憾地对关牧南说:“监控录像被人动了手脚,那晚的全没了。”

    关牧南眉眼清冷,冷哼一声,“看来对方做的准备很充分。”

    “这里……是不是已经不安全了?”

    “不会,如果他想做伤人的事情,不会只给我母亲一个小球,他若想有多为,那晚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言笑也陷入了沉思,半晌后,关牧南忽然拍了拍言笑的肩膀,“没事,这件事不是什么大事,暂时不用放在心上,你不是还要陪我母亲去吃冰激凌吗?我送你们去。”

    难得这个时候他还想着要带母亲去吃东西,母亲在他心里一定重要到了某个独一无二的位置吧?

    关牧南驱车前往市中心,言笑和林晚霞分坐后座,林晚霞因为知道要去吃冰激凌,高兴地一直在拍手,关牧南从后视镜里见到母亲这么快乐,也不由得被感染了。

    忽然,他眉心一动,脸上笑意猛然全无。

    后面有一辆款型面包车从他们出发起就一直跟在身后,关牧南突然一个油门,对身后的两人说:“坐稳了。”

    在林晚霞的一片惊呼中,车子的速度像要飞起来似的往前奔去……
(快捷键 ←)上一章:105孩子没了 返回《边婚边爱,总裁的神秘娇妻》目录 下一章:107关牧南和陆槐南相继遇袭(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