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第两百四十四章 黄道吉日,宜嫁娶

第一卷 第两百四十四章 黄道吉日,宜嫁娶

文/荼靡泪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 | 本章字数:12469 |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txt下载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夏雨晴等人目瞪口呆的望着那突然出现在走廊尽头,看上去很是斯文稳重的男人。

    男人看上去不过四十出头,一张与邵子唐有几分相似的俊脸之上洋溢着温柔的笑意,看上去不似邵子唐那般锋芒毕露,反倒多了几分平易近人。

    好……好一个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中年美大叔啊!当然,这是在不去关注其脸上沾染上的那一点从厨房里带出来的黑灰的前提下。

    就在所有人都被这美大叔的出现吸引了注意力,一脸讶异之际,众人忽又听得一声的惊叫,尔后所有人便眼睁睁的看着刚刚还在擂台之上霸气侧漏,棒打鸳鸯的女霸王便好似一只看到了鲜花的花蝴蝶似的,满脸雀跃的朝着那男人扑了过去。

    “哎,来了,相公!你总算是做好饭了,我这都折腾半天,快饿死了,我们快点去吃饭吧。唉?相公你的脸上沾上灰了。”

    “咦?哪呢?哪呢?”男人一愣,慌忙伸手想要擦去,却被邵夫人拉住手。

    “脸上呢,你别动,我帮你擦擦。”邵夫人取出自己袖中的锦帕,小心翼翼的拭去那人脸上的黑灰,淡笑着催促道:“这下好了,我们快去吃饭吧,快走快走。”

    众人就这么一脸惊呆的看着前一秒还杀气四溢的女子下一秒好似小女人似的倚在一男人怀里旁若无人的撒着娇,实在是忍不住都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女人心海底针,这脸还真是说变就变,实在是太惊悚了!女人,果然是种难懂的生物!这是在场所有男人的心声。

    邵老爷也就是那中年美大叔宠溺的摸了摸怀中之人的头,轻应了一声,尔后握住娇妻在自己胸前作乱的手,转身准备离去。

    邵夫人像个小媳妇似的让他乖乖牵着,尔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还躺在地上的邵子唐高喊道:“小糖糖,虽然你输了,但这次娘亲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跟你一般计较,刚刚你可都说了,你谁都不要,就要这丫头。既然如此,就麻溜点,赶紧把人姑娘娶进门,娘还等着抱孙子呢!”

    “!”邵夫人此话一出,众人再次惊呆了。

    邵夫人这话什么意思?这是承认了晏姑娘,不介意晏姑娘的出身,准备成全晏姑娘和小尚书这一对苦命鸳鸯了?刚刚明明还喊打喊杀,怎么这才一会的功夫就变成让小尚书赶紧娶媳妇了?嗷嗷嗷……这是怎样令人惊呆的神转折啊!为什么他们忽然之间觉得脑袋好不够用,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看不懂了啊!

    围观之人尚且一头雾水,更别说晏庭芳这个当局者了,她本以为她和邵子唐的事情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邵夫人的谅解了,至少短期之内是不可能的。可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邵夫人她这是认可自己了?

    唯二还算冷静的便是风霆烨与邵子唐了,前者是早有预料,而后者则是从自家两个脱线爹娘的谈话之中瞧出了几分的端倪,若有所觉。

    邵子唐微眯着双眸紧盯着刚一说完,便趁着众人怔愣的控制,拉着自家老爹的胳膊准备脚底抹油开溜的邵夫人,脸色微沉,冷喝一声:“给我站住!”

    正急着畏罪潜逃的邵夫人与邵老爷脚下同时一顿,僵硬着身子转头看向不远处一身狼狈,正拉着晏庭芳站起,满脸不善的儿子,干笑了两声道:“小糖糖还有事?”

    邵子唐挑了挑眉,拉着晏庭芳从台上走了下来,朝着邵夫人二人步步逼近:“这话该孩儿问您吧,娘,爹爹刚刚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邵子唐的让怔愣住的众人全都回过了神,刷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全集中到了邵夫人的身上,满带着疑惑与探究。

    邵夫人被众人盯得有些心虚,努力维持面上的镇定,无辜望天。

    邵老爷见状忍不住轻咳了两声,淡笑的打圆场道:“那个,你们都还没吃饭吧?这会时间也都不早了,老夫刚刚做好了饭菜,你们若是不嫌弃,不妨留下来一同用膳如何?这饭菜要是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有好吃的?”夏雨晴一听有好吃的,双眸微亮,紧盯着邵老爷的目光也变得炽热了起来,“有好吃的卤鸡腿吗?”

    “有的有的。”

    夏雨晴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低声问了风霆烨一句:“皇上,邵老爷的厨艺怎么样啊?”

    风霆烨还没来得及回答,听到夏雨晴小声问话的邵夫人已经坐不住了,上前一步道:“那还用说,必须是杠杠的,我家相公的手艺那可是这世上最好的,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无人能及。你爱吃不吃,不吃我一个人也能吃完。”

    夏雨晴看邵夫人那嘚瑟的模样不似作假,不由得有些心动,伸手扯了扯风霆烨的衣袖道:“皇上……刚刚我陪着两个孩子草草用了午膳,根本没吃饱就给叫过来了,我现在……有点饿了。”

    风霆烨看着夏雨晴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由得一笑:“那便恭敬不如从命,叨扰邵姨邵叔了。”

    邵子唐还想再问,却被晏庭芳伸手拉住,低头望去便见晏庭芳不甚赞同的眉眼,不情不愿道:“那就先用膳吧。”

    于是乎,刚刚还喊打喊杀,拼个你死我活的母子以及在边上看得心惊胆颤的众人就这么和谐的聚集到了同一张的饭桌之前。

    夏雨晴看着一桌子丰盛异常的饭菜,由衷的感慨道:“看上去好丰盛,闻起来也很香,这些……全都是伯父一个人做的?”

    邵老爷听到夏雨晴的赞赏,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谦虚道:“雕虫小技罢了,夫人喜欢吃各地的美食,老夫便试着跟各地的老师傅学了几招,这样夫人想吃的时候就不必费心到处跑了。老夫的手艺虽比不得那些个师傅们地道,但让夫人偶尔解解馋还是没问题的。你们先尝尝合不合口味,一开始不知道你们要来,这些都是照着夫人的口味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心意。”

    邵老爷说着便热情的招呼着众人动筷子了。

    “……”真……真是个新世纪的居家好男人啊,竟然就为了邵夫人的一点点口腹之欲,一个大男人就这么放下身段,纡尊降贵的为其洗手作羹汤,这是何等高尚的情操啊!相比起他来,自己这个可就……

    夏雨晴转头很是哀怨的看向风霆烨,她也很喜欢吃啊,怎么就不见总攻大人为她牺牲,钻进厨房做顿饭给自己吃呢?

    风霆烨被夏雨晴盯得有些发毛,轻咳了两声:“乖,我们有绿蕊就够了。”

    “……”借口,这绝对是借口!绿蕊虽好,但她总有一天也是要嫁出去的,到时候可怎么办?嘤嘤嘤……

    夏雨晴觉得自己的小心脏遭受到了毁灭性的一击,为了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她决定化悲愤为食欲,果断的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桌面上的那些个饭菜之上。

    就在夏雨晴把一根鸡腿塞进嘴里之时,忽听得砰地一声,整个桌子上的锅碗瓢盆全都跳动了一下。

    夏雨晴吓了一跳,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鸡腿掉进了自己面前的汤里,溅出朵朵汤花。呜呜呜,我的鸡腿!

    邵子唐绷着一张脸坐在邵夫人的对面,扬手往桌上一拍,低喝一声:“别给我打马虎眼,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家子一生气就喜欢拍桌子呢?桌子是无辜的,我的鸡腿也是无辜的啊!夏雨晴一脸忧桑的看向不远处的罪魁祸首,眼中尽是浪费粮食的谴责。

    邵夫人忽的被儿子一吼也是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之后,不甘示弱的一脚踩上了一边的椅子,气势汹汹道:“吼什么吼?嗓门大了不起啊?我是你娘,几年没管着你,竟然就变得这么没大没小,反了天了?”

    “……”桌边的几人再次被邵夫人的豪迈给惊呆了,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邵夫人,满脸活见鬼的表情。

    邵老爷自己是看习惯,可见了几个小辈那被吓得不清的模样,多少还是有些尴尬,深受拉了拉邵夫人的衣袖,低声劝道:“夫人,别激动,别激动。”

    邵夫人如梦初醒,发现这边上还有外人在,慌忙收敛了自己女汉子的一面,端端正正的坐好,重新恢复了夏雨晴等人初见时的温婉贤淑。

    “……”这丫的原来是个双重性格吗?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个披着贵妇人皮的女中豪杰?!

    邵子唐看着自家娘亲原形毕露却又极力隐藏的模样,嗤笑一声:“这次回来,我还道娘亲你这些年跟着父亲在外修身养性,难得的收敛了不少,没想到……”

    邵子唐此话一出,邵夫人便再次暴露出了本性,伸手往桌上一拍,低喝道:“臭小子说什么呢?有你这么说自己的亲生母亲的吗?”

    “……”其实我们也很想问您,有您这么玩自己的亲生儿子的吗?小尚书刚刚差点被您玩死了好不好?难不成小尚书其实是您捡来的?

    夏雨晴一脸囧然的看着邵子唐母子,森森的觉得自己给这奇葩的一家给跪了!

    “好了,别说这些有的没有的,爽快一点,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说的话,我待会马上带着你未来儿媳妇离家出走!”

    “你敢!”邵夫人双眸一瞪,恶狠狠道,“你滚可以,我儿媳妇和未来孙儿必须留下。”

    “……”邵夫人,你这脸未免也变得太快了吧?刚刚还一副苦大仇深,誓死想要把人给赶出去的恶婆婆嘴脸,这会子就变成媳妇领进门,儿子踢出墙了?!

    晏庭芳闻言也是不由得小脸一红,她和邵子唐在一块这么久了,稍微亲密一点的举动都少得可怜。顶多也就拉拉小手,偶尔亲过一两次小嘴而已,未来孙子什么的哪有那么快……

    邵子唐似也早料到了邵夫人会是这个反应,冷哼一声道:“那就说。”

    邵夫人沉了沉脸,忽的冷哼了一声,也跟着邵子唐拍了拍桌子。

    夏雨晴一时不查又吓了一跳,筷子上好不容易夹起来的糖醋排骨啪嗒一声,又掉到了桌上。呜呜呜,我的糖醋排骨!吃个东西,我容易吗?有什么事情就不能吃完了再说吗?我怒……

    “这事说起来还不都怪臭小子你!”邵夫人冷哼一声,极尽责怪的看向邵子唐。

    “干我什么事啊?”邵子唐一脸莫名其妙的看向邵夫人。

    “没错,就是你!你说你们几个兄弟都差不多大,你看看霆儿,早就成家了不说,现在两孩子都会跑会跳了。那个冷小子,当年我们几个姐妹聚在一起的时候,说得最多的就是他,每个人都担心以他的性情以后怕是娶不到媳妇,生不出娃娃来,可人现在呢?美人在怀不说,那个小女儿更是可爱得不得了,冷家那两个老家伙成天就抱着他们的小孙女到处得瑟,逢人就夸。那贱样看得娘都忍不住想要上去揍他们两拳了好吗?”

    “……”邵夫人,你这是赤果果的嫉妒吧嫉妒!夏雨晴很是鄙夷的看了邵夫人一眼,心中已然升起了某种猜测。

    邵夫人还在念叨,显然这份怨气已经积蓄了很长时间了:“这会就连那个长得比女孩子还要好看几分的小妖精现在都已经娶了亲,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的。”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小尚书至今还卧病在床,这叫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

    “不仅如此,娘还听说不只是他们,连贺家那个看上去不怎么开窍的榆木疙瘩都已经定了亲事,只不过人家女孩子还比较小,得再等些时日才能娶回家,就只有你,只剩下你这个不争气的!福伯说你带了个不错的女孩子回家,娘还高兴了好半天,以为你这小子总算开窍了,以前你可是最讨厌带人回家的,这会子领了人想来就是要定下来了。就为了这个,我和你爹才紧赶慢赶的从那鸟不生蛋的地方赶了回来,结果没想到,你们两个人明明郎有情妾有意还整天磨蹭着磨不出个鸟来。真是你们自己不急,我这个做娘的看着都急了。”

    “……”所以,你就忍不住出手相助了?!夏雨晴一脸惊呆样的看着邵夫人那义愤填膺的模样。心中暗暗吐槽,夫人,虽然你这神助攻确实是起到了出人意料的推动作用,但不提前知会一声就这么玩,你就不怕把自己儿子和未来儿媳全都给玩坏了吗?

    邵老爷看着夏雨晴等人呆滞的表情,再次尴尬的打圆场道:“夫人的性子比较急,也比较直,但是她并没有恶意,你们别太在意。”

    邵老爷话音未落,邵夫人已经一巴掌拍上了桌子,彻底的放弃了伪装:“江湖儿女,不必太过讲究。”

    “……”夏雨晴等人……默了。

    夏雨晴怔愣了片刻,方才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这么说来,夫人是不是其实早就知道晏姑娘之前的那些事情了?”

    夏雨晴刚一说完,邵子唐便觉察到了身边之人的手又开始微微发凉了起来,至始至终都不曾放开的手就这么稍稍的收紧了些,无声之中诉说着只有彼此才明了的安慰。

    晏庭芳愣了一下,默默的低下了头,交握的那只手转而插入了对方修长的指节之间,十指交叉,唇角微微向上扬起。

    邵夫人听夏雨晴问起,也不隐瞒,沉吟了一声道:“这个嘛,确实一开始就知道了,毕竟是要成为未来媳妇的人,要是不把身家背景全都调查清楚,我如何能够安心?”

    “那那天在美人太傅家门前,夫人你……”

    邵夫人疑惑的看了夏雨晴一眼:“美人太傅?你说小妖精啊,啧啧啧,这个外号还真是贴切,不错不错。”

    “是吧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夏雨晴双眸蓦地一亮,紧盯着邵夫人颇有些英雄所见略同,相见恨晚的感觉。

    “咳咳……”风霆烨轻咳一声,将两人险些偏离的话题再次拉了回来。

    邵夫人忙收敛了脸上的表情,正色道:“没错,在那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那个时候我正为这两个闷葫芦的事情烦恼,正好有那么个机会,不用白不用。”

    “……”所以那个时候你就什么都知道了,之后完全就是在看我们的笑话?夏雨晴被这个残忍的真相刷了一脸的血。

    “……那那天你在美人太傅面前说的那些,也是故意的?”

    这话夏雨晴刚一问出口,晏庭芳的脸色便刷的一下全都白了,邵夫人将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点了点头道:“我之所以那么说,是想让臭小子为那丫头出出头。就算不出头,那丫头受了委屈,臭小子也该怜香惜玉的去安慰一番,到时候两人的感情不就突飞猛进了。谁知道这臭小子竟然这么不上道,别说什么出头了,就是那丫头那天脸色那么难看的回去,这小子竟然都不懂得送她一送,真是不解风情到了极点。要不是这小子长得跟我还有我家相公太过相像,我都要以为这丫的是不是我亲生的了。”

    “……”您对待小尚书的做法也确实不怎么像是亲生的呀!

    “我那……那不是……”邵子唐听邵夫人说起那天的事情,不由得有些难堪。他那个时候说不着急却是假的,只不过……只不过他实在不好意思在人前和女孩子做出太过亲密的举动,简而言之,就是在某方面还是只童子鸡的某人非常可耻的……害羞了。

    早知道那个时候他就不该顾着这顾着那,让他娘搞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唉,悔不当初啊悔不当初!

    邵夫人横了自家儿子一眼,一脸的很铁不成钢:“你什么你,照你这种速度,我和你爹什么时候能够抱得上孙子?所以逼不得已,我只好放狠招了。”

    夏雨晴等人一脸无语的看着邵夫人那副“唉,儿子不成器,还得老娘出马,一个顶两。心好累,生活真是无奈,感觉不会再爱了,老娘想抱着孙子容易吗?”的苦逼模样,暗暗在心中为邵子唐点了根蜡烛,摊上这么个娘,小尚书(尚书大人)你安息吧!

    “所以说,娘,今天的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出戏?”邵子唐冷着一张脸,双眸死死地盯着对面之人,好似邵夫人要是说出一个是字,就朝着她扑过去。

    “……”原来如此,她就说刚刚她闯进门横冲直撞,里面明明在办事,竟然也没有个人在外面守着,由着她就这么闯了进去,原来丫的根本一开始就在等人,只不过等的不是自己罢了。

    “儿子,你别这么看我,我会以为你对你娘我爱得深沉的。虽然你和你爹长得有几分的相似,但娘亲这么一往情深,矢志不渝的人是绝对不会被你那虚有其表的皮囊给迷惑的。”邵夫人一脸幽怨缠绵的看向邵子唐,眼中尽是拒绝对方的不忍。

    “……娘,说人话。”邵子唐咬牙切齿的回了一句。

    邵夫人面容一整,略显尴尬道:“这是不能怪我,你要是一开始就积极一点,娘能出此下策吗?再说了,娘这是在帮你,要不是这么一闹,你们现在能这么亲密,瞧这小手到现在都还没放开呢。”

    晏庭芳闻言小脸一红,慌忙就想将与邵子唐交握的手抽回,却被邵子唐提早洞察了先机,非但不松手,反而握得更紧了。

    感受到从四面八方投注到两人交握的手上的目光,晏庭芳越发的不好意思了起来,微垂着头,任红晕从脖颈蔓延到脸上,却是没有再执着于把手抽出来。

    “这样说来,孩儿还要感谢娘你了。”邵子唐将一口的银牙咬得劈啪作响,听到边上的夏雨晴等人实在有些背后发凉。

    “咳咳……”夏雨晴见势不好,慌忙出声打圆场道,“邵夫人也是为了小尚书好嘛。”

    “哼!”邵子唐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邵夫人闻言立马朝着夏雨晴投来了一枚感激的目光,夏雨晴回以一笑,终究还是有些好奇道:“邵夫人真的一点都不介意晏姑娘的那个……”

    就算邵夫人是江湖儿女,但是这种事情真的是说不在意就不在意的吗?古代的风气怕是没有这么开放的吧?尤其是这种大家族。

    “一开始知道的时候,说不介意是假的。”

    “!”邵夫人的一句话将饭桌之上好不容易和缓下来的气氛再次陷入了僵持。

    “不过,后来从倩柔那边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也就不那么介意了。”

    倩柔?那不是母后的闺名吗?夏雨晴倏地回头看向风霆烨:“邵夫人早就找过母后,那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

    风霆烨淡然一笑,抬头看向邵夫人道:“那天在太傅府遇上邵姨之后,朕回宫便去找了母后。母后也不准备对朕多加隐瞒,只说邵姨近来正为了儿媳妇和未来孙子的事情头疼,让朕最好不要插手。”

    “……”这家伙果然一开始就知道,所以刚刚那会才会那么淡定!

    邵夫人抬头睨了风霆烨一眼,嗤笑一声道:“风小子果然还是如以前那般精明,什么时候发现不对劲的?”

    若不是瞧出了什么端倪,这小子绝不会无缘无故跑去他母后那边问自己的事情。

    风霆烨莞尔一笑:“那天在太傅府的时候听邵姨你说那些话就感觉不对劲了,邵姨你虽然喜欢直言直语,却不是喜欢出口伤人之人。而且朕听母后说过,当年您进邵家的时候也曾遭到老夫人的百般阻挠……”

    邵夫人深深的看了风霆烨一眼,尔后将目光挪到了正对面的晏庭芳的身上,轻吐出一句话来:“邵家容不得一个风尘女子做当家主母。”

    晏庭芳浑身一震,脸色刷的一白,不自觉的垂下头去,不敢去看邵夫人如炬的双眸。

    “抬起头来,看着我!”邵夫人忽的一声低喝,令晏庭芳又是一惊,反射性的瞪大了眼睛看向邵夫人。

    “娘……”邵子唐见此还道邵夫人要为难晏庭芳,忍不住出声想要拦着邵夫人,却被邵夫人身边的邵老爷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邵家容不得一个江湖女子做当家主母。这话是以前老夫人对当时执意跟子唐她爹在一块的我说的。”

    晏庭芳双眸骤然一缩,不敢置信的看向邵夫人。

    邵夫人会心一笑道:“曾经,老夫人也是瞧不上我的,觉得我一个江湖女子,行为粗鄙,举止粗俗,配不上他们这种高门大户。可是现在如何?呵,她最看不上的我,最后却成了她最依赖也是最信任的人。芳儿,虽然在外面的人眼中我或许很是端庄稳重,但那都是假的,我不是什么思想守旧之人,那些迂腐教条也不是我的菜,正如子唐说的那样,你的一切是在你遇上子唐之前发生的,这一点谁也没法改变。既然如此,我只问你一句,你可曾为你当初的选择而后悔过?”

    晏庭芳怔了怔,半晌之后方才抿着唇,一脸坚定道:“我不后悔,而且我也没有时间去后悔,因为那没有任何用途。”

    如果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的话,晏庭芳觉得自己还是会选择这条路,因为那个时候的她无从选择,她要报仇,要为爹娘讨回公道,那她就不得不活下去。

    邵夫人的眼中划过了几分的赞赏,伸手往桌上一拍,轻笑道:“没错,就是这样。后悔什么的都不过是空谈,有些事情既然改变不了,就跨过去,这才该是我邵家未来媳妇该有的样子。”

    “跨过去?”

    “没错,你避忌着那段为人说道的过去,那就用之后的日子让任何人再不敢对你说道半句。”邵夫人双眸微凛,凛冽的双眸之中迸射出几人淡淡的华光。

    晏庭芳心绪震动,须臾方才脸色一整道:“多谢夫人,庭芳受教了。”

    “这个时候了还叫夫人?”

    晏庭芳一愣,转头看了邵子唐一眼,见他没有什么表示,这才轻唤了一声:“娘。”

    “好得很好得很,那接下来我们便来商量一下你们两的婚事。娘查过了,七日之后便是一个黄道吉日,宜嫁娶,就那天好了。”

    “这么快!”邵子唐惊呼一声,讶异的看向邵夫人,边上众人也是一副惊呆了的傻样。

    邵夫人横了他一眼:“这样还快?你都不知道落后他们多少步了!还是说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空话,你压根就不想娶人家女孩子?”

    “……不,不是。”

    邵子唐还没说完,邵夫人便迅速打断了他:“那就这么定了,七日之后,你两成婚。相公,你待会就让人去发喜帖,好好筹备我们儿子的婚礼,一定不能比小妖精和冷小子他们的婚礼差!”

    “好。”

    邵子唐:“……”

    “邵姨,你这么急于将晏姑娘迎进门,可曾想过邵家的那些老家伙……”到底还是风霆烨设想周到,微眯着眼提醒了一句。

    邵夫人双眸一凛,冷笑了一声:“相公,你觉得芳儿这个媳妇如何?”

    邵老爷妇唱夫随的回了一句:“儿子喜欢就好。”

    “我觉得挺不错的。既然如此,我们这两个爹娘都没意见了,还轮不到那些只知道吃白食,还得靠我来养的老家伙来对我儿子的亲事指手画脚。”

    夏雨晴一脸崇拜的看向邵夫人,啧啧啧,这丫的绝对是古代版的女强人啊!那样子分明就是在说:哼哼,我儿子的亲事我都没意见了,你们这些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米虫敢说半个不字,我立马让你们回家吃自己去!

    于是乎,邵子唐二人的婚礼就这么在邵夫人一锤定音之下好似赶鸭子上架般的筹备了起来,众人也再一次被邵夫人风风火火的作风给惊呆了。

    邵子唐即将娶亲的事情仆一传开,烨国京城的少女心再次碎了一地,哀悼着这京城有才有貌的青年才俊又少了一个。然而,悲痛欲绝的可不只有他们这些女人,还有夏雨晴宫中的两位苦逼无比的男人。

    上一次亲眼目睹燕染与冷若枫成婚的云中越与素无端已然经受了一次非常惨烈的打击,对于这些抱得美人归的前辈们,这两只吃得到看不到的饿狼表示各种的羡慕嫉妒恨啊!

    结果没想到这才过了多久,又一个人要成婚了!这下子两兄弟可一下子红了眼,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身边的人都已经一个个陆续成婚了,就他二人还在苦苦挣扎,一事无成,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就酱紫,彻底被刺激到的两兄弟决定不再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开始大着胆子剑走偏锋,铤而走险了。

    “啧啧啧,最近大师兄挺勇猛的嘛?竟然天天大半夜跑去爬翠儿的墙头,搞夜袭,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他胆子这么肥呢?”夏雨晴打着哈欠听着边上丫头禀报的最新消息,一脸感慨的说道。

    “可不是,听说昨儿个晚上战况可激烈了。素公子被翠儿姐姐从窗口丢出来好几次都没有死心,最后翠儿姐姐实在忍无可忍直接一拳把他轰了下来,这才算是安生了。奴婢听说啊,有人今儿个一早见到素公子时候,素公子的脸上可是挂着两个老大的黑眼圈呢,看样子这几天素公子都不太能出去见人了。”

    “是吗?”夏雨晴双眸微亮,倒是挺想瞧瞧她家大师兄现在是个什么德行呢!

    “嗯嗯,而且奴婢最近发现云公子好像也有点古怪。”

    “二师兄,他怎么了?”夏雨晴有些疑惑的问道。

    “娘娘您还是自己看吧。”那通报的丫头捂着嘴低笑着指了指前头。

    夏雨晴疑惑的抬头望去,正见云中越跟在绿蕊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走了过来。

    “那个,绿蕊姑娘你别走这么快啊!”云中越倒是没有素无端那么大胆,只贯彻了一个缠字诀,这几日绿蕊到哪都缠着她,不同于之前在暗处跟随,而是明目张胆的缠着她。

    绿蕊这几天实在被他折腾的有些不耐烦,转头一脸不善的看向他道:“云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老跟着我做什么?”

    难不成又想从自己这偷东西吃?不是她说,这云公子都多大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只知道不劳而获的偷东西吃呢?绿蕊一脸无奈的想到,浑然将云中越当成了那种只知道蹭吃蹭喝的小白脸。

    若是云中越知道绿蕊在心里是这么想她的,想来定是要呕出一口血来的。

    “绿蕊姑娘,你看这太傅大人和丞相大人都成婚了,那尚书大人也已经快成亲了,那我们是不是也该……”云中越很是别扭的暗示道,专注于搞定眼前之人的他完全没有发现,有一伙人马已经迅速转移到了他的身后,就等着看好戏呢!

    绿蕊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奇了怪了,太傅大人他们成亲光自己什么事情?虽然很替他们高兴,但她一个小丫头,他们这些大人物成亲也用不着她随份子不是?而且云公子说我们?他两人什么时候成我们了?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绿蕊很是疑惑的说了句:“太傅大人他们的事情我知道啊!只是我一个丫头,没什么钱买不了什么贺礼送他们,娘娘也说了心意到就成。您如果是要谈论这个的话,还是去找娘娘吧!这种事情我真的一点都不懂,帮不上您什么忙。您现在能让一让吗?我还急着要去帮娘娘准备早膳呢。”

    语毕,绿蕊便准备绕过云中越往厨房的方向走去,却被云中越再一次拦住,这下子绿蕊可是有些动气了:“云公子,您说您最近老是缠着我做什么?其他时候也就算了,不忙的时候陪您走走也没什么,可现在时间紧迫,娘娘这会子该梳洗完了,该准备用早膳了。可就是因着您一直缠着我,我到现在都还没准备好早膳,娘娘不禁饿,这要是饿出了什么事情,您如何担待,快让开!”

    云中越见绿蕊面露不善,越发的焦急了起来,手忙脚乱道:“我……我不是有意要妨碍你,我只是……只是有话要对你说,你先听我说完再走好不好?”

    躲在柱子后面的夏雨晴听到云中越这话一下子跟打了鸡血似的激动不已,二师兄有话要对绿蕊说,难不成终于忍不住想要对绿蕊表白了?

    绿蕊闻言也是一愣,看了眼云中越急切的模样,到底还是有些不忍心,站定道:“那好,我听着呢,你说吧。”

    云中越深吸了口气,破罐子破摔道:“绿蕊姑娘,你看尚书大人他们都成婚了,要不,我们也成亲吧!”

    “!”二师兄你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这么简单粗暴的求婚真的一点都不像你啊!

    绿蕊也被云中越突如其来的语出惊人给吓到了,若有所觉的大着胆子伸手摸了摸云中越的额头,再摸摸自己的额头:“奇怪,没发烧啊,怎么开始说胡话了?”

    “……”

    云中越显然也没有想到绿蕊会是这么个反应,忙解释道:“我不是在说胡话!”

    “那难道是开玩笑?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我也不是在开玩笑,绿蕊姑娘,我是真心喜欢你,你要相信我啊!”

    “啥?”绿蕊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云中越,呆怔的指着自己道,“云公子你说你喜欢我?”

    “当然!不然我怎么会赖在这里不走?”云中越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一脸急切的说道。

    “你赖在这里不走不是因为我们娘娘也就是您的小师妹在这,所以你可以自由自在的吃白食的缘故吗?”绿蕊瞪圆了一双大眼睛,一派天真的说道。

    啪嗒一声,躲在柱子后的那帮人听了绿蕊的话全都脚下一滑跌倒在地,绿蕊,你这反应究竟是有多迟钝啊!

    “所以说,绿蕊姑娘,你从来都不知道我喜欢你?”云中越抖着一只手,脸色死白的盯着绿蕊。

    绿蕊一脸委屈的说道:“你不说我哪知道?”

    “……”

    云中越看着了绿蕊那无辜的小脸,终究还是一口气没上来,翻了个白眼往后倒去。

    “哎呀,云公子,你怎么晕倒了?云公子云公子,我就说你铁定是生病了,不然怎么会一直说胡话?云公子,醒醒,快醒醒!”

    夏雨晴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抹了把头上的冷汗。二师兄,不是我说你,不要说绿蕊本来就比一般人迟钝,就是她不迟钝,你这么直接跳过表白直接求婚,还是那样直白的求婚,信你才有鬼了呢!唉……

    夏雨晴环视了四周一眼,似是发现了什么,疑惑道:“咦,云曦呢?最近都没怎么看到她。”

    “娘娘您忘记了吗?尚书府筹办婚礼太忙了,云曦这几天都过去帮忙了。”

    夏雨晴这才想起云曦作为晏庭芳名义上的娘家人最近都在邵府忙活,遂点了点头道:“哦,差点忘了。”

    与此同时,尚书府已经挂满了大红绸缎的房间之内,云曦看着铜镜之中映照出的女子,微微一笑道:“芳姐姐真漂亮,等芳姐姐穿上了嫁衣一定更漂亮。”

    晏庭芳笑了笑,没有答话。

    这时外面忽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不多时几人便见邵夫人带着一帮丫头走了过来,和蔼的笑道:“芳儿,娘是来给你送嫁衣来的,快穿上试试,看看合不合身,不合身再让人回去改。”

    晏庭芳点了点头,上前接过那大红嫁衣,伸手摸了摸上面的纹饰,却是不急着穿上。

    “怎么了,不喜欢?”

    晏庭芳摇了摇头,抬头看向邵夫人道:“娘,我有点事情想单独跟您说。”

    邵夫人一愣,脸上的笑容微敛道:“你们都先下去。”

    “小曦,你也先出去。”晏庭芳看了一眼身后的云曦,低声补了一句。

    云曦虽然有些担心,却还是点了点头,跟着那群丫头一起退了出去。

    待屋内的人都退了出去,邵夫人方才开口说道:“人都走了,有什么说吧。”

    “有件事情我一直想跟娘你说。”晏庭芳脸色微红,缓缓的伸手撩起了自己右手之上的衣服,“其实我……”

    邵夫人在看清晏庭芳白皙手臂之上的某样物事后,双眸骤然一缩:“!”

    ------题外话------

    感谢18674520153的全五分评价票

    感谢但求君无忧的全五分评价票、月票和35朵鲜花

    感谢抚凉风的鲜花

    抱抱么么哒(づ ̄3 ̄)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两百四十三章 夫人,相公喊你回家吃饭 返回《父皇母后又翻墙了》目录 下一章:第两百四十五章 大戏开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