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第两百四十三章 夫人,相公喊你回家吃饭

第一卷 第两百四十三章 夫人,相公喊你回家吃饭

文/荼靡泪
推荐阅读:
    “小尚书!”夏雨晴等人看到来人蓦地一怔,在看到紧随邵子唐其后走进来的几人更是惊喜不已。

    “皇上,丞相大人,你们怎么也来了?”夏雨晴慌忙起身朝着几人冲了过去,满是惊喜的问道。

    风霆烨伸手揉了揉夏雨晴头上有些散乱的呆毛,淡笑道:“不是你让绿蕊心急火燎的上朕那去找人的吗?朕和若枫见绿蕊那么着急,估摸着你怕是也跑过来凑热闹了,就跟着子唐一起过来了。”

    夏雨晴点了点头,微松了口气:“总算是赶上了,皇上,小尚书和晏姑娘……”

    夏雨晴刚想开口让风霆烨帮忙,却被风霆烨先一步洞察先机,抵住了她的嘴唇。

    “嘘,这是子唐他们家的家务事,我们还是少管为妙。”

    “……”总攻大人,不管你跑来做什么啊?看戏的吗?

    风霆烨似是看出了夏雨晴的无奈,唇角的弧度越发的深刻了起来:“不必担心,子唐能够处理好的,不会出什么事的。”

    真的?夏雨晴转头看了一眼已经开始对峙的母子两,嘴角一抽,心道,有这么个彪悍的娘,怕是没那么简单啊!

    邵子唐在众人不一而同的注视下朝着晏庭芳走了过去,没有顾忌邵夫人有些阴冷的注视,伸手想要将晏庭芳拉起来。

    晏庭芳怔怔然的抬头望着那只伸到自己跟前的手,一时竟是不知该作何反应。

    邵子唐见她这样,面无表情的脸上掠过一丝的不耐烦:“把手给我。”

    晏庭芳这才如梦初醒,等她反应过来之时,自己已经就着邵子唐的拉扯从地上站了起来,而且即便是在自己被拉起来之后,两人的手依旧紧紧交握着。某人……好似并不准备就这么放开自己。

    “邵公子……”晏庭芳刚想提醒邵子唐将手放开,便被邵子恶里恶气的打断了:“你闭嘴!”

    晏庭芳微愣,听得出邵子唐这会心情正不好着,抿了抿唇,不再言语。

    淡淡的温度从两人交握的双手之间传来,让晏庭芳紧张不安的心一点一点的安定了下来。

    邵夫人微眯着双眸看着两人之间的动作,冷喝一声道:“子唐,你这是做什么?”

    邵子唐毫不畏惧的抬头看向邵夫人,镇定自若道:“如娘亲所见。”。

    邵夫人闻言脸色又是一沉,伸手往边上的桌上一拍,哗啦一声,刚刚还结实华丽的一席方桌就这么硬生生的碎成了好几半。

    “!”在场的众人连同夏雨晴全都吓了一跳。

    短暂的惊愕过后,夏雨晴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那气质如兰的邵夫人。谁来告诉我,邵夫人不是大户人家的大家闺秀吗?这忽然爆发出来的霸气侧漏的女汉子气息是肿么回事?这个世界又开始玄幻了吗?

    相比起夏雨晴的讶异,身处风口浪尖的邵子唐却是淡定异常,对此好似早已司空见惯了一般。

    “她是青楼出身的歌妓!”邵夫人沉着一张脸,气愤难当的说道。

    邵子唐清晰的感觉到了从手心传递过来的冰凉,握着晏庭芳的手不由得再次收紧,坚定道:“这个,孩儿一开始就知道!”

    “你既然知道……”

    “孩儿喜欢她,喜欢到想要娶她,跟她过一辈子的那种喜欢。所以她的一切孩儿都知道,而且她也从未想过要隐瞒孩儿。”

    晏庭芳闻言倏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邵子唐。自从当日她从蜀国主动跑出来找邵子唐,对他表明心意后,邵子唐虽然没有拒绝自己,却一直没什么明确的表示过他对自己的真实想法,弄得她一直以为自己一厢情愿。现在这个……是同情,还是真心?

    “你既然知道怎么还……”

    “孩儿说了,孩儿喜欢她,是爹爹对娘你的那种喜欢。娘,我要娶她,她的过去在您看来或许并不光彩,但那是因为她那个时候还不曾遇到我,否则我绝不会让她遭遇那样的事情,如今我只想好好对她,望娘见谅成全我们。”

    “ood!小尚书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平日里看他对什么都不甚在意的那种傲娇样,还以为他对什么都不上心呢,这会子说起甜言蜜语,海誓山盟来竟然也是一套一套的,啧啧啧……这丫的就跟丞相大人一样,是个表里不一的闷骚啊!”

    夏雨晴刚一听到邵子唐说喜欢晏庭芳便放下了心,走到风霆烨面前,一下子坐到了他的大腿上,抓起桌上的瓜子边磕边看戏,时不时还发出阵阵感慨。

    边上守着的绿蕊云曦几人看着她那一脸舒适享受的模样,哪还有初时入门的惊慌失措样,果然是有了靠山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不过皇上娘娘,你两这么旁若无人的秀恩爱看戏真的好吗?对面可是气氛紧张的快要打起来了啊!真他妈闪瞎了我们这一堆人的狗眼好伐?!

    横遭躺枪的冷若枫听完夏雨晴的话,眉峰一拧,异常认真的沉着脸思索着,闷骚是个什么东西?不过那个表里不一他倒是听懂了,他……很表里不一吗?

    “成全?”邵夫人冷笑一声,盯着邵子唐的眉眼,双眸微眯道,“子唐,邵家容不得一个风尘女子做当家主母,你若真想成家了,娘给你另外找个姿色容貌家世都能配得上你的……”

    邵子唐看着邵夫人凶相毕露的模样,却是笑了,眉宇之间尽是戏谑:“可惜,娘你这次怕是要失望了。”

    邵子唐一把揽过晏庭芳,目光凛冽道:“除了她,我谁都不要。娘你若是接受不了她,没关系,孩儿不勉强你,孩儿就这么跟你耗着。左右就是娘你这辈子没媳妇更没孙子抱而已。”

    “你!”邵夫人还想拍桌子,却发现刚刚那桌子已经被自己拍散了。这会附近除了夏雨晴他们的那张,已经没桌子给她拍了,便默默的把手不着痕迹的又收了回去,尔后当做若无其事的绷着脸喝道,“子唐,你真要为了这丫头忤逆娘?”

    “孩儿不是有意忤逆娘亲,而是有些事情不能退让,儿子好不容易看上这么个,娘你又何必棒打鸳鸯,坏了我们之间的感情?”邵子唐丝毫不肯退让,抬头挺胸的看向邵夫人。

    邵夫人没再答话,只微眯着双眸紧盯着邵子唐,俩母子之间的气氛顷刻间凝滞了下来。

    边上众人几乎都能闻到了弥漫在了空气中的那么一点点的硝烟的味道。

    夏雨晴将手中的瓜子壳一丢,心惊胆颤的看着这分外紧张的一幕,晏庭芳也不自觉的握紧了与邵子唐交握着的那只手,脸上浮上了几分明显的担忧。

    就在所有人以为邵夫人要动怒了之时,忽听得邵夫人冷哼了一声道:“子唐你这是不服娘亲的安排是吧?呵,好说,老规矩,家法伺候。”

    “!”家法伺候?难不成是要把小尚书这个逆子和晏姑娘一起丢出去浸猪笼?还是说要把这两只抓起来杖责几百大板?不管是哪一个,这家法一摆,这两只可真的就成了到阎王爷那边报道的苦命鸳鸯了啊!

    夏雨晴脸色微变,慌忙拉住风霆烨的衣袖想让他帮忙,岂料风霆烨仍旧不动如山的坐着不说,竟还顺势抓住了她作乱的手制住了她,让她动弹不得。

    “乖,别动,好戏才刚刚开场。”

    “……”好戏?这都要家法伺候了还有什么好戏啊?难不成非要等到他们两个被打得皮开肉绽,他们才动一动给他们收尸吗?!

    夏雨晴虽然有些闷闷不乐,却还是遵从了风霆烨的话语,安静了下来静观其变,她总觉得身后这人好像知道些什么故意瞒着自己。

    另外一边,邵子唐听到邵夫人说要家法伺候,眉峰一挑,非但没有一丝的畏惧,反倒看上去有些开心。

    “真的要动家法?”

    邵夫人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必须的。”

    “我若是赢了娘,又当如何?”

    “你若赢了,娘便接受这丫头进我邵家的大门。”

    晏庭芳蓦地一愣,讶异的抬头看向邵夫人,不等她出声便又听得邵夫人又补充了一句:“但你若输了,就得把这丫头给我赶出去,从此再不得见她。”

    邵子唐脸色微沉,握着晏庭芳的手微微用力,眼底也掠过了一丝的坚定:“一言为定。”

    “……为什么他们母子两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不是要家法伺候吗?怎么忽然之间就变成输赢对决了?他们想干什么?”夏雨晴一脸囧然的看着忽然之间突变的画风,这种忽然之间神转折的即视感是肿么回事?她是不是大白天做梦神志不清了?

    风霆烨淡笑着掐了掐她迷茫的小脸蛋,莞尔一笑道:“没什么,这是邵家的传统。违拗家主者,家法伺候。”

    “他们这有说有笑的哪像是要动家法的啊?!”夏雨晴实在忍不住揪着风霆烨的衣领高声吐槽了一句。

    风霆烨不甚在意的将她的手裹入自己的手中,无辜一笑道:“朕没有告诉你吗?邵家的家法就是但有对家主的决策不满者,上台比武打一场,谁打赢了就听谁的,是不是很简单粗暴,干净利落?”

    “……”卧槽,你他妈是在逗我?!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坑爹的家法?而且邵家不是书香门第,传世望族吗?她从刚刚就想说了,邵夫人这种世家大小姐不该是端庄典雅,或小家碧玉,或大家闺秀吗?为毛动不动就拍桌子,还动不动就想打一架啊!这不科学!

    事实证明,这世上就是有这么坑爹的事情,直至几人站在邵子唐后院的比试台前,夏雨晴还有些反应过来。

    “……”为毛小尚书一个文官的家里会有这么一大片的格斗场?这种东西不该只有贺将军那种征战沙场,浴血奋战的武将家才有吗?额,不对,他们几个好像确实提起过当年小尚书确实是想做武将的,但因为某些身体上难以逾越的障碍不得已而放弃。

    但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啊,重点是……那个擂台之上站在邵子唐对面,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骑射装,英姿勃发,一副跃跃欲试模样的女人是哪位啊?

    “皇上,邵夫人这是准备亲自下场跟小尚书打?邵夫人真的会武功?小尚书的武功那么厉害,邵夫人跟他打不会……出事吧?”夏雨晴看着擂台之上对峙的奇葩母子,嘴角禁不住猛抽。

    虽然刚才见识过邵夫人发飙,知道她可能是个练家子,但这会子亲眼看着一个雍容华贵的贵妇人换装成为一个霸气侧漏的江湖儿女,还是让她有种跑错剧场的即视感啊!说好的高贵冷艳呢?说好的气质如兰呢?说好的大家闺秀呢?骚年们,请按剧本来啊!最重要的是,小尚书和邵夫人是母子吧,这么打起来,万一邵夫人受伤了,小尚书岂不是罪过了?

    风霆烨听着夏雨晴连番的问话,不由得失笑,有些无辜道:“爱妃,朕没有告诉过你吗?”

    “啥?”夏雨晴本能的浑身一颤,一股子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她现在最不想听的就是这句话,每次她一听到这句话,随后势必会得知令她惊呆的真相。现如今这句话在她的心中无异于一般人极度不情愿听到的“但是”!

    “邵姨出身武林世家,她爹是备受江湖中人爱戴尊崇的武林盟主,她娘则是上一任魔教教主的亲妹妹,邵夫人从小便跟着其父修习武功,虽为女儿身,但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鲜有人能与其为敌,所以爱妃大可放心。”

    “……皇上,您从来没告诉过我这种事情。”放心……放心个毛线,邵夫人竟然是这么牛逼的武林高手,那她更该担心了好不好!万一小尚书输了可怎么办?难不成真让邵夫人把晏姑娘给赶出去?

    “是吗?那兴许是朕最近太忙,一时忘记了。”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也能忘记,你分明是在逗我!

    “……你那时候明明跟我说小尚书的爹娘都是氏族大家的人,所以思想比较保守陈旧?怎么这个时候又冒出个武林盟主的女儿?”夏雨晴一脸愤愤的看向风霆烨,整张脸上都写着明晃晃的“你骗我”三个大字!

    风霆烨似笑非笑的盯着夏雨晴那愤愤然的小眼神,微微莞尔:“朕什么时候跟你说过子唐的爹娘都是氏族大家的人了?朕记得朕只说过子唐的爹娘都比较保守而已吧。”

    “你明明还说了邵氏一族自打邵老夫人逝世之后便由邵夫人接替当家做主的,我还以为,以为……”

    “以为能够接替邵氏一族的人势必也是望族之后?”风霆烨淡笑着接了夏雨晴的话,眼中尽是戏谑。

    “……”好吧,是我太想当然了!不过,总攻大人你敢说你没有一点故意误导我的心思在里面?!

    夏雨晴很是鄙夷的看了风霆烨一眼,转头正准备将注意力集中到擂台之上时,忽的像是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转头问道:“小尚书的武功不会是邵夫人教的吧?”

    风霆烨咧嘴一笑,那露出的森森白牙让夏雨晴忍不住将缩了缩脖子。

    “不,子唐的武功不是邵姨教的,是他外婆教的。”

    “外婆?”小尚书的外婆不就是邵夫人的娘?那个前魔教教主的亲妹妹?

    “嗯,邵姨的武功是他爹教的,他爹和他娘是青梅竹马,从小就是死对头,后来也不知道怎的打着打着就打出了感情,后来虽然成了亲,但对彼此都很不服气,便想着在儿女身上扳回一城。只可惜两人一辈子都只生出了一个女儿,继承了爹爹的衣钵却没有继承娘的。于是子唐的外婆就把主意打到了子唐他爹的身上,不是有句话说,女婿等于半个儿子,可惜子唐的爹爹根本不是练武的材料的。子唐的外婆无法,只能将全部的希望投注在了邵姨的孩子身上,也就是子唐的身上。”

    “……”我能说,多么奇葩的一家子吗?

    夏雨晴无语了片刻,若有所觉的抽了抽嘴角:“这么说来,小尚书当初修炼的那套令其从十岁开始便停止了发育,又在弱冠之年迅速恢复正常的逆天功法,便是出自他外婆之手?”

    风霆烨沉思片刻沉吟一声道:“照其外婆所说,那功法是魔教最引以为豪的绝世神功,只不过在子唐之前没有人修炼成功过。咳咳,主要是每个修炼过那套功法的人最后的变化都有所不同,她也说不准……”

    “……”也就是说,小尚书其实是无比苦逼的充当了一回小白鼠?之前都不曾有人修炼成功,那谁知道小尚书现在这样究竟是不是成功了啊喂?每个修炼此功法之人最后的变化都有所不同?那谁知道小尚书当初那不正常的正太样究竟是不是练错了功夫走火入魔了啊喂?这不明摆着坑人的吗?你们这丫的是想玩死小尚书吗?

    “皇上你别告诉我,这所谓的家法也是这么来的,为的只是母子两之间的较量?”

    风霆烨睨了她一眼,那微微上挑的眼神明摆着在说:“你觉得呢?”

    “……”怪不得总攻大人刚刚听到家法伺候非但一点都不着急,反倒松了口气,原来这丫的一开始就知道!不过对于这非常人的一家夏雨晴现在真的只想“呵呵”了。

    绿蕊与云曦一脸无语的看着夏雨晴与风霆烨二人旁若无人的闲聊,实在忍不住默默吐槽,皇上娘娘,你们能不能有点紧张感啊?没看到擂台上的两人都快打起来了吗?!

    擂台之上的二人对峙而立,周身缠绕着令人心惊的气势,实在很难让人想象这两人是至亲骨肉,而非血海仇人。

    “小糖糖,这可是我们第二百四十八场对决了,从小到大你就没有哪次赢过娘亲我,这次也不会例外。你识相一些,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只要你遵照娘亲的意思把这丫头赶出去,发誓以后再不跟她来往,娘便既往不咎,当做没发生过这回事。否则,你待会输得哭鼻子娘亲可不会哄你。”邵夫人单手叉腰的站在擂台边上,微扬着下巴,一脸孤高的看向邵子唐,很是倨傲的说道。

    台下的晏庭芳闻言心下一紧,有些担忧的看向邵子唐。

    邵子唐却是丝毫没有被她的话语影响,迎视着她的目光嗤笑道:“怎么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娘,你所谓的两百多次对决那都是早八九年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吧?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半大点孩子,没说娘你以大欺小就算了,娘你竟然还敢拿出来得瑟?现在这都过了十年了,我早不是当初那个长不大的小不点了,娘你却是一把老骨头了,就这样你还敢大放厥词。呵,我看娘你还是好好准备准备,等着迎未来儿媳妇进门吧。”

    “……”夏雨晴等人默默的看着还没开打便已经开始互黑的两母子,终于明白邵子唐那时不时毫不留情的毒舌究竟是承袭于何人了。

    “你这是在变相的嫌弃你娘我老了?”邵夫人脸色一沉,盯着邵子唐的那双眸子几乎喷出火来。

    邵子唐不甚在意的摊了摊手道:“孩儿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好,好啊!”邵夫人怒火高涨,冷哼一声,撂下狠话道,“你今儿个若是输了便跟这丫头一起给娘滚出府外,别再回来了,我没你这个不孝的儿子。”

    “……”所以说,这是一场由婆媳撕逼引申到母子反目的世纪大战吗?夏雨晴不敢置信的看着战况升级的擂台,嘴角从刚刚开始便不曾停止过抽搐。

    一番激烈的嘴仗过后,母子两在夏雨晴等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时便已然缠斗在了一起。

    邵子唐手中的长枪一如当初在黑风寨与姬妙言打斗之时那般尖锐狠辣,毫不留情,那不同翻转挥舞的长枪好似一朵绚烂的银色花朵在夏雨晴等人的面前绽放,于狠厉之中蔓延出一股子寒意,华丽而残忍。

    而邵夫人也不遑多让,一柄似水的长剑挥舞的虎虎生风,三下两除二便化解了邵子唐迎面扫来的杀招。

    两人这般一来二去,竟就这么僵持住了。

    “额……”夏雨晴这种外行人看这种高手过招,根本就是看得清面子看不清里子,只依稀看到道道刀光剑影嗖嗖的来来去去,根本看不出究竟谁更胜一筹。

    仔细瞧了许久,夏雨晴终究还是忍不住拽了拽风霆烨的衣袖低问道:“皇上,他们打的速度太快了,我看的眼睛都花了,现在究竟是谁占了上风啊?小尚书有没有机会赢?”

    风霆烨的双眸一直关注着台上二人的一举一动,听夏雨晴问起,转头看了她一眼,淡笑道:“子唐不想伤到邵姨,多少有些顾忌。”

    “那……”

    “放心,诚如子唐所言,邵夫人虽然武功高强,但年纪摆在那,多拖上一些时间等她显露出了疲态,到时候破绽自然便会自己显露出来了,到时候……”

    夏雨晴双眸蓦地一亮:“皇上的意思是……”

    “虽然避忌着不想伤到邵姨,但子唐未必没有胜算。”

    如风霆烨所料,一番你来我往的纠缠过后,邵夫人忽的握着手中的长剑直冲向邵子唐而去,手中的长剑随手在空中挽了个剑花,直刺邵子唐的面门而去。

    邵子唐却是没有半分的动作,静静的站在原地,只等着邵夫人靠近些,方才脚下微微一动,轻巧的避开了那迎面而来的长剑。与此同时手中的长枪顺着手腕灵巧一翻,干净利落的打上了邵夫人手中的长剑,直把邵夫人手中的剑就这么硬生生的打飞,长枪的尖端也在一瞬之间出现在了邵夫人喉咙前几公分处。

    “娘,你输了!”

    就在夏雨晴等人以为胜负已分之际,忽听得邵夫人轻笑了一声道:“想赢为娘还早一百年呢,看看剑飞离的方向吧。”

    邵夫人话音未落,邵子唐已听得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喊:“芳姐姐,小心!”

    邵子唐的脸色蓦地一变,顾不上其他,直接转身朝着晏庭芳的方向扑了过去。

    “锵”的一声脆响,千钧一发之际,邵子唐再次打飞了那柄笔直朝着晏庭芳飞过去的长剑,还来不及松下一口气,邵夫人已经瞄准了这个时机一脚踹上了邵子唐胸口,将他踹飞了出去,同时一个飞身将那柄被邵子唐打飞的长剑再次握入手中,自上而下朝着邵子唐猛刺了过去。

    邵子唐方才一时不查被邵夫人踹了一脚,胸口微疼,跌倒在地,还未缓过来邵夫人便攻了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剑朝着自己刺了过来。

    “小尚书(尚书大人)!”边上众人看到这幕全都吓了一跳。

    又是一瞬之间,众人只见一道黑影从眼前掠过,直扑到了邵子唐的身上,竟是准备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挡住那来势汹汹的一剑。

    邵子唐双眸骤然一缩,慌忙伸手将人往自己怀里揽,就地一个翻滚……

    哗啦一声,长剑就这么硬生生的扎在了两人的脸侧几公分处。

    邵子唐与晏庭芳就这么狼狈的滚在了一块,微微的喘着粗气,脸色都有些难看。

    夏雨晴等人见状也同时松了口气,还好还好,都没伤到!

    “该死的,你疯了,就这么扑出来!想死吗?”邵子唐刚一喘匀了气息便朝着怀中低吼了一声,像极了那日在夏国皇宫看到晏庭芳朝着其扑过来想要帮忙时的勃然大怒。

    那个时候,晏庭芳只道邵子唐觉得自己碍手碍脚,帮不上什么忙还拖他后腿,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这人是在变相的关心自己,只是因为不懂的表达,所以才将那细微的关心融入到了那样的咒骂之中。这个人总是这样笨拙,就像当初明明很恼怒自己擅自前往刺杀长公主,却在把自己骂哭了之后手忙脚乱的安慰自己,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给了自己一份久违的温暖。

    这般想着,不知为何,晏庭芳的眼眶忽的有些发热,盯着邵子唐的眼睛回了一句:“你救了我那么多条命,还你一条也没什么的。”

    邵子唐愣住,伸手从两边捧住晏庭芳的脸道:“傻瓜,我救你那么多次可不是想让你这么还的,那么多条命只换你一条命,我岂不是亏死了?”

    晏庭芳同样也怔住了,明白过来邵子唐话中含义后,小脸倏地一下子全变红了。

    两人正浓情蜜意,难解难分,一道声音却异常煞风景的插了进来:“小糖糖,你输了,还记得刚刚答应过娘什么吗?”

    邵子唐与晏庭芳同时抬头看去,正对上邵夫人居高临下盯着他们的眉眼。

    邵子唐抿了抿唇,低笑道:“一会孩儿便跟着她搬出去,不在府中碍娘的眼。”

    邵夫人没有回应,只沉着一张脸紧盯着邵子唐那异常坚定的模样。

    就在夏雨晴等人心惊胆颤的注视着两母子对峙,以为邵夫人这次是真的恼火了准备棒打鸳鸯,彻底拆散这对姻缘之时,一道稳重的男声忽的从外面传了进来,打破了这份窒息的宁静。

    “夫人,别再玩了,小心这两孩子以后怨你。我已经做好你最喜欢吃的剁椒鱼头和糖醋排骨了,我们先回去吃饭吧。”

    “……”

    ------题外话------

    感谢13769178752的全五分评价票和2张月票

    感谢jing小殿下的钻石

    抱住么么哒(づ ̄3 ̄)づ╭?~

    哈哈哈哈哈,瓦会告诉乃们邵夫人其实就是在变着法的玩他们吗?aes▽╰)╭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两百四十二章 来了个棒打鸳鸯的! 返回《父皇母后又翻墙了》目录 下一章:第两百四十四章 黄道吉日,宜嫁娶(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