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第两百四十二章 来了个棒打鸳鸯的!

第一卷 第两百四十二章 来了个棒打鸳鸯的!

文/荼靡泪
推荐阅读:
    “何芳是谁?你们两个认识?”那位晏庭芳扶着的夫人愣了片刻,有些疑惑的问道。

    夏雨晴猛然回神,料想这位老夫人估摸着就是风霆烨刚刚说过的那个邵子唐家的邵夫人,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过来之前快步上前抢先道:“晏姑娘怎么可能认识她?一定是她认错人了?翠花,你说是不是?”

    那翠花也是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上晏庭芳,刚刚一时惊讶,不知不觉便喊了出来。

    这会子发现四面的气氛都因为她的话而发生了明显的改变,当即察觉自己可能说错了话,勉强一笑道:“是……是我认错人了。刚刚粗粗一看,这位姑娘跟我以前的一位朋友有些相似,可现在仔细一瞧,才发现一点都不像,是……是我认错人了。”

    “就是就是,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认错人什么的也是常事,我以前也经常被人认错,这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嘛,哈哈哈……”夏雨晴干笑了几声,应声附和道。

    “是吗?”邵夫人双眸微眯,状若无意的问了一句,脸上明明带着笑,却让夏雨晴本能的觉得有些危险。

    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夏雨晴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看上去明明那么端庄和善,怎么感觉身上的气氛这么的恐怖?难不成……自己无意间又刷出了一个不得了的终极大boss?我勒个去,要不要这么玩我?

    夏雨晴正不知如何应答之时,身后忽的伸出了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腰身,拦住了她不住往后退的身子。

    夏雨晴一愣,讶异的抬头望去,正对上风霆烨似笑非笑的俊脸。

    风霆烨安抚的看了夏雨晴一眼,抬头看向邵夫人轻唤道:“邵姨。”

    邵夫人看了一眼风霆烨搭在夏雨晴腰身之上的那只手,挑了挑眉,眼底划过几分了然:“原来是皇上和皇后娘娘,臣妇见过皇上、皇后娘娘。”

    邵夫人虽然毕恭毕敬的朝着二人行着礼,夏雨晴却感觉不出她对于他们有丝毫的恭敬,好似这只不过是例行的问候罢了。

    但这还不是最让她意外的,最让她吃惊的是,风霆烨对于邵夫人这算得上犯上的举动竟没有丝毫的动怒,仿若早已司空见惯了一般。

    丫的这究竟是何方神圣啊,这么公然挑衅风霆烨的威严竟然还能这么完好无缺的站在那里谈笑风生,总觉得……好吓人啊!嘤嘤嘤……

    “邵姨不必多礼,邵姨难得回京怎么也不告诉朕一声,朕也好早些安排安排,设宴为邵姨接风洗尘一番。”风霆烨不着痕迹的将夏雨晴往身后挡了挡,阻去邵夫人探究的目光。

    “嗯?”夏雨晴有些疑惑的看了谈话的两人一眼,总攻大人说邵夫人难得回一趟京城?也就是说邵夫人之前并不在京城,是最近才回来的吗?!

    邵夫人双眸微闪,唇边的笑意却是越发的深了:“这位便是在民间广为流传的皇上您的贤内助,我们烨国的皇后娘娘?”

    邵夫人的目光在夏雨晴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微微一笑道:“皇上的眼光不错。”

    夏雨晴小脸微红,不知怎的面对着这位邵夫人总有种面对长孙氏那种直系长辈的紧张感。嗷呜……这种被长辈认可的羞涩感是肿么回事?

    风霆烨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眉宇之间的那几分怎么也掩不去的得意却是出卖了他此刻的真实想法。

    “邵姨还没有回答朕,怎么忽然回京了?莫不是想念子唐了?”

    邵子唐默默望天翻了个白眼,这女人要真会想自己这个儿子,当初就不会劫持着他爹跑到荒山野地去过二人世界了。有时候他真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他们亲生的!

    邵夫人不甚在意的笑了笑:“这算是其中一个原因,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听福伯说起府中新近来了个很可能是臣妇未来儿媳妇的女孩子。事关小糖糖终身幸福,臣妇这个做娘的,怎么还能坐视不管?可不就拉着老爷赶忙回来瞧瞧了?”

    “……”原来是专门回来考察未来儿媳妇的,这下完了,要是让邵夫人知道晏姑娘的出身……

    晏庭芳显然也跟夏雨晴想到了一块,脸色刷的一白,这两日与邵夫人相处和谐的欣喜一下子褪了个干净,看了一眼不远处因着方才的失言有些愧疚以及惴惴不安的翠花,禁不住抿紧了双唇。该来的……到底还是要来了吗?

    “原来如此。”风霆烨不着痕迹的看了一边不动声色的邵子唐一眼,轻笑了一声道:“原来如此。时候不早了,邵姨也是来看望燕染的,既然如此,不妨一起?”

    邵夫人点了点头,最后看了那翠花一眼,跟着风霆烨一同走了进去。

    “我们也赶紧走吧。”翠花总觉得自己刚刚好像说了不得了的话,这会子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一见几人走了进去,慌忙拉着弟弟便要走,临走之前还有些焦虑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晏庭芳竟也若有所觉的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登时倒抽了一口冷气,握着弟弟的手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燕染本来听说夏雨晴等人过来探望还挺开心,鉴于二人在自己婚宴之上的出色表现,燕染原本还打算借着这次自己有病在身的好机会,好好谴责为难一下这两夫妻,却没想到……跟着风霆烨二人一起过来的还有邵夫人。

    燕染的小算盘就这么苦逼的在看到邵夫人的一瞬碎了一地。

    “邵姨,您怎么也回来了?”燕染一脸惊呆的望着从门口走进来的邵夫人,脸色蓦地一青,还真有些柔弱病美人模样。

    邵夫人笑得异常的风华绝代:“当然是来探望小妖精你的,啧啧啧,新婚之夜被新娘子丢在新房之内吹了一晚上冷风,受了风寒什么的,小妖精你还真是越来越长进了。”

    “小……小妖精!”夏雨晴长着一张嘴,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邵夫人刚刚喊美人太傅小妖精?说起来,刚刚邵夫人也吧。平日里小尚书只要一被美人太傅喊这个外号势必会勃然大怒,可刚刚邵夫人喊的时候,小尚书不要说生气反驳了,连一点点小情绪都没有。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啊,为毛这些平日里在什么地方都横着走的家伙,怎么到了这女人面前都变成小猫咪了?!

    “邵姨,这只是个意外,意外……”燕染说着慌忙打了个大喷嚏,楚楚可怜道,“邵姨,我现在是个病号,求放过。”

    邵夫人一脸淡定的睨了他一眼,顺带往四面扫了一眼,确定除了他们以外并没有其他女人在此,眼底划过一丝的了然,轻笑一声道:“你都病得这么行将入木了,新娘子竟然连到这看你一眼都不愿意,你这个新郎官做得还真不是一般的窝囊。这么多年不见,没想到小妖精你非但一点长进都没有,反倒还越活越回去了。”

    “啊哈哈哈……我这不是担心她担心吗?就没让人过去告诉她,而且她这个时候还在气头上,也怪不得……她。”燕染只不住的傻笑,只不过那笑实在比哭还要难看。

    管家那老家伙明明只说了风霆烨两人来了,怎么没说邵姨也跟着他们一块来了?不对,邵姨回来了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告诉自己,这不科学!这一定是有人在坑自己,这绝逼是个阴谋!

    老管家站在一边默默无辜望天,他才不承认他是故意的呢,谁让少爷你太无耻,风流债一堆惹夫人生气不说,竟然还敢使苦肉计让夫人过来照顾你,美得你!这会子没把夫人招来,倒先把邵夫人招来了,看你怎么收场?

    许多人都知道燕染几人跟风霆烨从小一起长大,几人的情分比起他人自然不尽相同,但很少知道在他们这群人里面燕染与邵子唐的关系确实最为亲近的。原因无他,就因为两人的母亲当年可是名副其实的好姐妹。

    是以,在燕染的爹娘因为意外身亡之后,邵子唐的父母一直都很是照顾燕染,基本上把他当成第二个儿子养,也正因为这样,燕染从小对这个形同自己第二个母亲的邵夫人可谓是又敬又怕,丝毫不敢有一点的不敬。

    “你还护着她?不过也对,这事本就是你有错在先,原也怪不得人家姑娘。我本以为你年纪也大了,懂事了,便懒得管你。离京这么多年一直以为你虽然性子比较顽劣,但应该还算洁身自好,却没想到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妓馆那是什么地方?也是你能随随便便跑去醉生梦死的?妓馆里面的那些个姑娘妖里妖气,不三不四的,跟着她们混一起,沾染上了什么恶习,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到时候你说我怎么向你死去的父母交代?”

    邵夫人这话说得是语重心长,晏庭芳的脸色却是刷的白了。

    “哪有那么夸张?”燕染被迎头批得无地自容,嘟囔着反驳道。

    邵夫人的目光状若无意的从晏庭芳的脸上扫了过去,紧盯着燕染冷笑道:“哪里没有那么夸张?我可是听说了,就你现在娶的这个媳妇,你当初还对人家做过始乱终弃的事情呢!这跟那些个莺歌艳坊里朝三暮四的歌妓有什么区别?”

    “……”是哪个魂淡竟然出卖本太傅!燕染一脸菜色的想到。

    晏庭芳脸上的表情又是一变,脚下也是一软。

    “晏姑娘,你没事吧。”夏雨晴一直关注着她,这会子见她这样慌忙伸手扶了一把。

    “是啊,芳儿这是怎么了?忽然之间脸色这么难看?”邵夫人听到动静也转过了身,一脸担忧的看向晏庭芳,关切的问道。

    晏庭芳摇了摇头:“只是忽然觉得不太舒服,许是……许是昨儿个晚上踢了被子,有点受寒。”

    “这样啊,那你还是先回去歇着吧,我让福伯给你找个大夫瞧瞧。”

    “不,不用了,一点小风寒而已,我那有药,自己回去吃了睡一觉就成。”

    邵夫人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倒是没再坚持:“那好吧,你就先回去吧,这儿个还有个病人呢,加重了病情就不好了。回去要是觉得又不舒服再跟福伯说,让他给你请大夫。”

    晏庭芳点了点头,最后抬头看了邵子唐一眼,转身离开了太傅府。

    夏雨晴有些担忧的看着她的背影,全然没有发现一旁的风霆烨紧盯着邵夫人若有所思的模样。

    晏庭芳一走,邵夫人便将炮口彻底的对准了燕染,直把他批得一无是处,脸色青白交加,说不出半句话来了。

    可怜燕染原只是小小的风寒,躺上几天就好,被邵夫人这么一番的轰炸,反倒像个久病沉疴,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重症病患。

    夏雨晴看着他那张难看异常的脸,有那一瞬很是怀疑他会不会下一刻就这么心结梗塞,倒地不起了。

    及至邵夫人骂得爽了,转身离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燕染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

    夏雨晴看得心惊胆颤,无比愧疚且同情的最后看了燕染一眼,直接抓着风霆烨开溜。

    刚一爬上回程的轿撵,夏雨晴便忍不住好奇的抓住风霆烨问道:“皇上,这小尚书的娘亲究竟是什么来头啊,竟然这么猛!瞧那小尚书和美人太傅,平日里可没见他们怕过谁,这会子在她的面前却连句话都不敢多说,就跟拔了爪牙的老虎似的,乖得不得了!”

    风霆烨看了一眼夏雨晴那好奇不已的模样,微微一笑道:“邵氏一族在朕皇爷爷那会也是烨国有名的世家大族之一,就跟母后当初的长孙氏一族一样。当年子唐的爷爷早亡,子唐的奶奶以一介妇人之力撑起了整个邵氏,竟出人意料的将邵氏一族带到了极盛时期。”

    夏雨晴听出了风霆烨话语之中的感慨,禁不住有些不满道:“女人怎么了?女人发威起来,可一点都不必男人差,当初唐朝的武则天,还不是把诺大的一个唐朝带到了最盛的时期,瞧不起女人的人一定会吃大亏的,哼!”

    风霆烨看着夏雨晴撅起小嘴,难得使小性子的样子,唇角的笑意不由得加深了几分,伸手勾了勾她的鼻子笑问道:“武则天是何人?”

    夏雨晴在风霆烨面前随性惯了,也不隐瞒:“武则天啊,那是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后的一个女皇帝,虽然后世对她赞誉褒贬不一,但不能否认,人家可是把唐朝带领到了最繁盛的朝代,她或许不是个好妻子,好母亲,但她绝对是个好皇帝。”

    风霆烨还是第一次见夏雨晴这般义愤填膺,有趣的问了句:“爱妃似是对这位女皇帝很赞赏?”

    夏雨晴愣了愣,这才发现自己不小心把话题带歪了,轻咳了一声道:“不要岔开话题,反正就是不要小看女人。不说远的,长公主和柔嘉皇贵妃的苦头皇上你还没吃够吗?女人发起火来,可是能烧起整个天下的。”

    “是是是,朕受教了。”风霆烨难得见夏雨晴这么一本正经,想要配合却不知为何,总有些忍俊不禁。

    夏雨晴显然也发现了这点,冷哼一声,不想和风霆烨继续在这个问题之上纠缠下去,主动问道:“你刚刚说邵老夫人把邵氏一族带倒了顶端,然后呢?现在邵氏一族还是邵老夫人在管?”

    “不,邵老夫人早在十几年前便已经仙逝了,邵老夫人逝世之后,邵氏一族比起以前也低调了不少,只不过这么多年积攒的家族势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哦。”夏雨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原来小尚书家里也是有权有势,这么牛逼的啊!不过,这跟那位邵夫人有什么关系?”

    风霆烨深深的看了夏雨晴一眼,续道:“爱妃知道邵老夫人逝世之后,这邵氏的大权转嫁到了谁的手上了吗?”

    “嗯?一般来说,这种传承不都应该传给后嗣吗?那应该在小尚书他爹或者就在小尚书手上吧?”

    风霆烨盯着夏雨晴的眼睛,双眸之中闪烁着点点的亮光,戏谑道:“邵氏的大权,自打老夫人逝世之后便一直握在邵姨的手上,至今未曾改变。”

    “!”

    自打知晓邵夫人非但手握着一个世家大族的最高权力,并且与长孙氏关系颇为亲密,犹若姐妹之后,夏雨晴便明白了那天在太傅府门口邵夫人那好似亲戚审视家里未来侄媳妇的眼神是肿么回事了。

    想清楚这点的夏雨晴便陷入了淡淡的忧桑,一方面为着长孙氏不似邵夫人那般难搞而庆幸,一方面又为了晏庭芳的事情而担忧。

    女孩子重名节,饶是在思想开放的现代也是如此,更不要说在思想本就比较保守的古代了。

    当初离媛与燕染那次意外之后,因为燕染的举棋不定,离媛险些就跟尹相搭一块了,那时候夏雨晴便因为这个替离媛担心过。

    但这次这个明显比上一次严重多了,起码那个时候的尹相是真真切切的为了离媛而来,并且手握重权,就算离媛真的跟了他也没人敢说半句闲话。

    可现在这个就不同了,晏庭芳和邵子唐之间的关系本就不稳定,那个邵夫人更是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主。

    电视剧里面不都演了,世家大族最重名声,如何能够容忍一个青楼女子做他们未来的女主人?那天看邵夫人对晏庭芳的态度确实是挺不错的,但这明显是建立在其不知道晏庭芳的身份的情况下。

    今后若是晏庭芳那将近五年的不光彩过去被挖出来,后果怕是会比他们想象的更严重。

    听说此事并为了晏庭芳极度担忧的还有云曦,在她眼中,晏庭芳好不容易从灭门阴影中走出来,若再因此遭受打击,只怕……

    “晴姐姐,你不是说那位邵夫人和太后娘娘关系很亲密吗?不如你先去向太后娘娘通个气,太后娘娘那么疼你,以后若那少夫人为了芳姐姐以前的事情反对她和尚书大人的话,让她在边上帮衬一番,说不定能让事情出现一丝的转机。”

    夏雨晴听了云曦的提议,点了点头,觉得挺有道理,便寻思着什么时候带两个孩子一起过去先和长孙氏通个气,只可惜还没等她有机会开这个口呢,尚书府就出事了。

    “晴姐姐晴姐姐,不好了不好了!”这日夏雨晴刚带着两孩子用完午膳呢,便听得外面传来了一声急切的呼喊。

    屋内的几人同时回过头,却见云曦手忙脚乱的从外面冲了进来,不住的喘着粗气道:“晴姐姐不好了,尚书府出事了!”

    “你先别急,出什么事了?”绿蕊见状慌忙上前扶住云曦,低声安抚道,翠儿也忙端了杯茶过来。

    云曦迅速灌了一口茶,平息了呼吸便一脸急切道:“那个……那个邵夫人好像发觉了芳姐姐的身份,让人去查了芳姐姐。我刚刚去芳姐姐那里,原是瞧着芳姐姐最近心情一直不太好,想要过去陪她谈了谈心。没想到刚要回来,在门口便见那个邵夫人家的老管家带着两个好像是妓馆杂役和老妈子的人往芳姐姐那个方向去了。”

    夏雨晴几人的脸色微变,沉思片刻,低问了一句道:“小尚书在不在府里?”

    “尚书大人好像不在府里,刚刚我出来的时候好像听府里的杂役说他不久之前刚刚入宫了,这会子估计还没回去。”

    “进宫了?”夏雨晴愣了下,一把抓过绿蕊道:“绿蕊,你到皇上那边找找小尚书在不在他那,在的话让他赶紧回府,其他人留下来照顾两个孩子,翠儿和小曦现在就跟我去尚书府瞧瞧,看能不能拖延时间。”

    “是。”

    夏雨晴等人心急火燎的赶到尚书府,还没入门便听到邵夫人的声音从晏庭芳的房内传了出来。

    “芳儿,这几个人你可认得?”

    “夫人,我……”

    “我听说这几个人和你都是旧识,而且他们之前都在同一家妓馆里面做的事。”

    “!”听到妓馆二字,夏雨晴等人不约而同的全都浑身一震。顾不得等邵子唐回来救场了,夏雨晴慌忙推门而入。

    屋内众人听到动静,全都吓了一跳,转头望去。

    邵夫人见到夏雨晴也是一愣,短暂的讶异过后微微一笑道:“皇后娘娘到臣妇府中怎么也不提前让人通报一声?臣妇也好出门迎接。”

    夏雨晴嘴角微抽,心说连总攻大人都不敢说让您亲自迎接了,更何况是我这么一个小女子了。

    “邵夫人客气了,邵夫人是长辈,哪有晚辈让长辈亲自迎接的理?啊哈哈哈……”

    邵夫人闻言却是笑了,一双与邵子唐异常相似的眸子微微上扬,于眼角处衍生出了几分的凉意,令夏雨晴不知觉的浑身的一颤,有种莫名的背后发凉。

    “原来皇后娘娘还知道臣妇是长辈啊,臣妇还以为娘娘忘记了呢。而且,臣妇瞧着皇后娘娘这未经允许,私闯民宅的架势,可真觉着皇后娘娘您一点也没将臣妇当成长辈啊。”

    夏雨晴干笑了两声,眼珠子一转,有些无赖道:“夫人这话可说岔了,本宫的心中一直都是很敬重夫人的。咳咳,这未经允许,擅自入门确实是本宫的错,不过本宫原意也是为了给夫人一个惊喜,谁想到刚一进府就听说过夫人往晏姑娘这来了,这不是才……”

    邵夫人听了夏雨晴的话未置一词,只将目光从夏雨晴及其身边的云曦身上扫了过去,直盯得两人有些心虚才轻笑道:“惊喜?臣妇还真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喜悦,受的惊吓倒是不少。”

    “啊哈哈哈……”夏雨晴没想到邵夫人会说的这么直白,干笑了两声,脑袋不住的盘算着怎么拖延时间。

    可惜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邵夫人便已话锋一转,淡笑道:“皇后娘娘既然来了,便不妨在边上坐一会。臣妇刚好还有点家务事要处理,您先在边上坐会,马上就好了。”

    “!”不能马上就好了啊!你马上搞好了,小尚书回来了也没用了。

    “夫人……”夏雨晴刚要开口,便被邵夫人快速打断了。

    “娘娘,您不是为了臣妇而来的吗?既然如此,等臣妇一时半会应该没事的吧。”

    邵夫人这话算是彻底堵住了夏雨晴的嘴,也让夏雨晴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勇气一下子焉了。

    邵夫人见夏雨晴不捣乱了,这才淡笑着将目光转而挪到了晏庭芳与那几人的身上:“芳儿,刚刚我问你的那事……究竟是有还是没有?他们可都说了与你熟识,你若否认,那便是他们撒谎了?”

    “夫人明鉴,我们……”邵夫人此话一出,那些跪倒在地之人便一个个蓦地抬起了头,诚惶诚恐的想要辩驳。

    “够了!”晏庭芳的一声低喝成功让屋内重新恢复了宁静,“他们没有撒谎。”

    所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看向晏庭芳,邵夫人也是一愣,脸色也在一瞬之间沉了下来:“这么说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芳儿你……”

    晏庭芳默默的闭上了双眸,双唇微微抿紧,艰难的吐出一句话来:“是,我曾经在迎春院中待过……五年。”

    晏庭芳此话一出,屋内不少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邵夫人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短暂的沉默过后,邵夫人长出了一口气道:“芳儿,你应该知道我本来很喜欢你,可你……”

    晏庭芳垂在身侧的手蓦地收紧,低垂着头略带了几分哽咽道:“让夫人失望了。”

    邵夫人脸上的笑意彻底敛去,看得一边的夏雨晴等人心惊肉跳。

    半晌,众人才听得她轻叹了一声道:“你走吧。”

    “邵夫人,芳姐姐她其实是……”云曦惊呼一声,想为晏庭芳求情,却被邵夫人残忍打断。

    “不管有什么理由,有些事情,做过就是做过。邵氏一族说什么也不能允许有个青楼出身的未来女主人,她配不上我儿子!”

    “邵夫人!”夏雨晴脸色微变,终究还是忍不住上前一步,想要说话,却也再一次被邵夫人先声夺人。

    “皇后娘娘,这是臣妇的家务事,还请娘娘不要随便插手。”

    夏雨晴一噎,好不容易准备好的说辞就这么被生生斩断。

    “来人,把她给我赶出去!”邵夫人一声令下,屋内早就守着的那些人一个个抬步朝着晏庭芳围了过去。

    “晴姐姐!”云曦低叫一声,心急如焚的看着夏雨晴。

    夏雨晴此刻的心情也不平静,可光靠她一个人如何能够拦得住邵夫人将人赶出去,为今之计便只有……

    嘤嘤嘤,小尚书,你这货这种关键时刻跑哪去了!再不出现,你的未来媳妇可就真要被人赶出去了!

    许是上天听到了夏雨晴的吐槽,在那些人的手即将碰到晏庭芳之时,砰地一声,原本紧闭的房门再一次被人从外面踢开。

    下一秒,夏雨晴等人等待多时的邵子唐便冷着一张脸缓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们都聚在这做什么?”邵子唐的目光从众人的身上扫过,最后定格在了那群围在晏庭芳身边的护卫身上,双眸蓦地一凛,冷声问道,“你们想对她干什么?”

    ------题外话------

    感谢羽然荼蘼的全五分评价票和月票

    感谢宝为你倾尽所有的2张月票

    扑倒么么哒づ ̄3 ̄)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两百四十一章 品种不同肿么谈恋爱? 返回《父皇母后又翻墙了》目录 下一章:第两百四十三章 夫人,相公喊你回家吃饭(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