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第两百三十九章 期待已久的大婚

第一卷 第两百三十九章 期待已久的大婚

文/荼靡泪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 | 本章字数:11256 |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txt下载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夜殊颜坐在马上,一直窝在他怀中的黑猫早在赶上夏雨晴等人之时,便一举叛变,窜到了夏雨晴的怀里。

    此刻听到风霆烨略显不善的问话,夜殊颜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这不是顺路吗?烨王如此未免也太小气了吧?”

    “顺路?从边境一路顺到京城,夜公子这条路可真够顺的啊?”邵子唐冷笑一声,眼底透露出了几分的冷意。

    夜殊颜面色不改道:“这就是缘分。”

    “……”几人被夜殊颜的四两拨千斤给堵死了,这丫的不愧是比他们多活了数十年的老古董,脸皮真的是比城墙还要厚上几分。

    夏雨晴掀开车帘,瞧着外面的情况,见风霆烨几人对夜殊颜虽然有点微词,却到底没有动手,禁不住松了口气。

    说实话,对于夜殊颜这个突然之间冒出来的外曾祖父,夏雨晴还真不是一般的不适应,尤其是每每看到他那张与自己还小的脸的时候。

    夏雨晴绝对不承认自己是被夜殊颜那嫩呼呼完全与年纪不相符的小脸给打击到了,老爷爷,这年头这么装嫩真的好吗?

    夏雨晴的注意力全都被外面的那些人给吸引了,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这辆马车之中的暗涌。

    端坐在夏雨晴对面的大宝宝微眯着双眸紧盯着那只时时刻刻跟在自己妹妹后面,好像个跟屁虫般来回晃悠的黑猫。

    自打夜殊颜再次出现后,这只黑猫便不负所望的再次缠上了他家母后和妹妹,缠上母后也就算了,反正父皇最近忙着对付那个披着少年皮的老头子,根本无暇顾及母后,可纠缠着他家妹妹又是想闹哪样?真当自己是死的吗?

    大宝宝这般想着,眼中的寒意越发的深沉了起来,偏偏某罪魁祸首还很是不知悔改的撩拨着自己。

    “小黑小黑……咯咯咯……”二宝宝刚一坐到大宝宝的身边,小黑便倏地从地上窜了上来,直接扑进了二宝宝的怀里,欢快的伸出舌头在二宝宝的脸上舔着,直把二宝宝弄得咯咯直笑。

    啪嗒——大宝宝见状,头上的青筋在一瞬之间爆了起来。未及多想,小手便伸了出去,准确的掐住了小黑的脖子,将它往后面一带。

    二宝宝忽的觉得身上一轻,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刚一抬头便见大宝宝面无表情的将小黑给拎了起来,准备丢出车外,登时吓了一跳:“哥哥,不要。”

    大宝宝手下的动作因为二宝宝的喊叫蓦地一顿,可正是这一犹豫,让其手下的小黑有了可乘之机,锋利的猫爪子对着大宝宝抓着他的手便是一挠。

    “啊……嘟嘟!”被两人一猫的动静吸引过来的夏雨晴看到这一幕吓得惊叫了一声,慌忙上前查看大宝宝手上的伤势。

    “还好还好,只是破了层皮,伤口并不太深,在几天记得不要碰水知不知道?”夏雨晴仔细查看了大宝宝手上的伤口一番,又取了一块干净的手帕给他包扎了一下,这才微松了口气。

    大宝宝并不回应,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二宝宝怀里的小黑,刚刚还勇猛异常的小黑似是也发现自己闯了大祸,乖乖的缩在二宝宝的怀里瑟瑟发抖。

    二宝宝见状一下子便心软了,仰着自己圆圆的小脸,可怜兮兮的求情道:“哥哥,小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怪它好不好?”

    夏雨晴见自家二宝宝这样,心也是软成了一滩水,跟着劝了一句:“小黑也不是有意的,刚刚嘟嘟你那么抓它吓到它,它才会挠你的,你就饶了它一回吧。”

    大宝宝沉着一张脸看着一大一小四双眼睛眼巴巴的盯着自己,纠结了片刻,无奈妥协道:“看在宝宝和母后的面上,便先饶过你一次。”

    “噢耶,哥哥最好了。”二宝宝欢呼一声,抱着小黑凑到大宝宝的面前道,“小黑小黑,快谢谢哥哥。”

    小黑很是乖巧的对着大宝宝喵了一声,就在大宝宝也觉得自己太小题大做,准备大发慈悲一番原谅它之时,却见它在二宝宝与夏雨晴看不到的角度对着自己龇了龇牙,一副极尽挑衅的模样。

    “……”

    大宝宝脸上的笑意一僵,头上好不容易按回去的青筋一下子又爆了起来,默默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荷包之中。

    “嘟嘟,别冲动啊!这东西果然留着还是太危险了,没收没收!”伴随着夏雨晴的一声惊叫,马车之内传出了一阵鸡飞狗跳的动静。

    尔后,不知为何可疑的死寂了几秒,忽听得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喊:“呜哇,哥哥是坏蛋,哥哥是坏蛋!”

    “……”大宝宝头上大红色的十字路口遍布,一双眸子阴测测的看向造成这一悲剧的罪魁祸首,咬牙切齿。

    该死的,总有一天,他要把这只死肥猫给活活炖了,做猫汤!

    于是乎,在所有人都没有发觉的情况下,不只是大人们之间的战争打响了,一场属于小不点的恶战也悄悄的拉开了序幕。

    进入夏国之后的一路上再没有遇上什么麻烦事,一番奔波之下,众人总算是顺利回到了烨国京都。

    刚一回到烨国,云曦本打算跟着夏雨晴一起回宫的,可刚一进城,便听贺文忠说起贺妈妈许久未见她,很是想念。

    夏雨晴一听,这可是云曦讨好未来婆婆,搞好婆媳关系的好机会。当即大手一挥,便让云曦陪着贺文忠先去贺家走走再回宫了。

    至于夏暮云更不必说,跟着冷若枫孩子都生出来了,自然是不能再住驿馆,征求了一下众人的意见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跟着冷若枫回了丞相府。

    好在冷夫人和冷老爷早在冷若枫得到消息之时便知道了夏暮云怀了自己儿子的孩子。两夫妻震惊之余,一方面欣喜不已,因着冷若枫的性子,他们很久之前便一直担心着儿子以后讨不着媳妇,没想到这还跟那位夏姑娘没处多久,非但两情相悦,连娃都有了。一方面却又怪罪着儿子糊涂,这都把未来儿媳妇的肚子搞大了,竟然还让媳妇带着球跑了,搞得现在儿媳妇和他们的未来孙儿生死未卜,抓心挠肝。

    想到这里,两位老夫妻便想拎着自家儿子一顿家法伺候。只可惜还没等他们这么做,冷若枫便已经难得的冲动了一回,单枪匹马的冲到夏国去了。

    可怜两夫妻在烨国望眼欲穿,担心儿子儿媳妇还担心未来孙儿,好在后来听宫里传来消息,说是皇后娘娘来信,未来儿媳妇二人母女均安。两夫妻这也才知道原来那位夏姑娘便是皇后娘娘的亲皇姐,夏国的三公主殿下!夫妻二人虽然惊讶,却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左右只要是清白人家的孩子,人品过得去,相貌也不错,又与儿子看得上眼就成,现在重要的是母女都平安。嘤嘤嘤,那可是他们老两口盼了许久的孙儿啊!

    自打得知夏暮云等人即将回朝之后,老两口便每日面朝东边,远目三刻钟,真真是望穿秋水,好不容易把人盼回来了,怎么可能还让夏暮云带着他们的宝贝孙女住外面?得知几人这几天便会回来,早就让人把房间都给备下了。

    得知夏暮云一会便要带着孩子过来,老两口大喜过望,健步如飞,早早便奔到了门口,亲自迎接。

    夏暮云刚一从马车之中就着冷若枫的搀扶走下来,便见到了两人,脸上越发的尴尬了起来。

    虽说她当初匆匆离开夏国是因为大皇兄那边形势危急,情有可原,可说到底她还是觉得有些愧对这两人。毕竟,在自己当初暂居烨国之时,这两人对自己真的是好的没话说,可最后自己肚子里怀着他们的亲孙子,却什么也没有告诉他们,而且还是未婚先孕,现在连孩子都生出来了,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会不会觉着自己……不知廉耻?

    就在夏暮云难得的有些惴惴不安之时,忽的感觉握着自己的手微微一紧,微凉的温度透过那修长的指节传递了过来,竟让她瞬间冷静了不少。

    冷夫人和冷老爷显然也看出了夏暮云的紧张,忙主动上前一如以前和蔼的笑道:“夏姑娘回来了?这一路之上可还好?有没有遇上什么麻烦?”

    夏暮云见两人脸上的欣喜不似勉强作伪,紧张也消散了几分,不好意思道:“夫人和老爷唤我云儿即可。这一路都挺好,没遇上什么麻烦。”

    冷夫人冷老爷闻言自是求之不得,忙亲热的唤了一声:“云儿。”

    喊完,两双眼睛便一动不动的紧盯着夏暮云怀中抱着的小娃娃,那目光炽热的真是让夏暮云想要忽视都不能。

    夏暮云见两人这眼巴巴的模样,委实好笑,方才一路走来的惴惴不安也因此消散了不少,将怀中的孩子抱上前了些,低声道:“宝宝,这是爷爷奶奶。”

    “对对对,是爷爷奶奶!”两个盼孙成痴的老人家一下子鸡冻了,恨不得立马上手抱一抱这软绵绵,萌哒哒的小东西,这可是他们的宝贝孙女啊孙女!

    小宝宝已有两三个月大,还不会说话,只拿两只黑黝黝的大眼睛盯着这两个紧盯着自己看的陌生人。歪着头瞧了好一会儿,却是很赏脸的咧嘴笑了笑,露出她那一口无齿的粉红牙口。

    “哎呀,小孙女对我笑了,老爷老爷,你看到没有,小孙女对我笑了!”

    “看到了看到了,小孙女也对我笑了,真是可爱!”

    “对对对,真可爱!”

    眼见着自家宝宝一个笑容便引得这两人这么高兴,夏暮云提起的心也放下了不少,试探的问了一句:“夫人老爷要抱一抱宝宝吗?”

    “!”原本还盯着小宝宝不挪眼的两人一下子抬起了头,那眼中的亮光险些晃花了夏暮云的眼,“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们是她的爷爷奶奶,当然可以抱她了。”夏暮云淡笑着把孩子递了过去。

    两人忙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闻着孩子身上的奶香味,再看一眼孩子一点也不怕生,只拿黑葡萄似的眼睛的盯着他们猛瞧的可爱模样,两人的心当即软成了一滩水:“哎呦,我的小乖孙,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冷夫人抱着怀里软绵绵的宝宝,欣喜不已的转头看向冷老爷低喊道:“老爷老爷,你快看,这孩子的眼睛多漂亮,像云儿,以后一定是个美人坯子。”

    冷老爷也想抱抱小孙女,怎奈一来不敢同自家夫人抢,二来只知手脚笨,根本不知道怎么抱这么小的小东西,生怕一不小心摔了她,遂只能在边上干瞪眼道:“嗯嗯,你看看那眉毛和鼻子倒是跟枫儿很像。”

    “嗯,嘴巴也跟若枫有点像,脸确实和云儿像的更多一些,生得真是可爱。”

    夏暮云听着两夫妻很是激动的讨论着孩子究竟像谁多一些,微松了口气,这孩子平时一见生人就哭,今儿个见到爷爷奶奶非但一点都不怕生,还不停的笑,可见血缘这种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神奇。

    放下心来,夏暮云心下微动,对着边上之人笑了笑道:“比起你来,他们好像更喜欢宝宝哦。没瞧见他们从刚刚便一直围着宝宝转,连看都没看你一眼。”

    冷若枫看着夏暮云眼中因兴奋而浮起的点了点亮光,唇角微勾,简洁明了道:“隔代亲。”说着,还很不符合其脸上脸上冷硬表情的伸手往夏暮云的腰间惩罚性的掐了一下。

    夏暮云被他掐得险些腿软,脸色微红,恼羞成怒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还真是一点玩笑都开不得,这还在外面呢,竟然敢……

    “对了,你们给我的宝贝孙女起名字了没有?”冷夫人抱着宝宝逗弄了好一会,直把宝宝逗弄得咯咯直笑,才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问道。

    夏暮云听冷夫人问起,忙道:“还来不及取呢,我和他都没什么好主意,要不夫人和老爷帮忙给孩子取一个?”

    在夏国之时日日身处危难之中,根本没有那个精力为孩子取个好听的名字,虽然零零散散取了几个却都不怎么合心意,后来冷若枫烦了,便丢下一句,回去让爷爷奶奶取,他们一定很乐意,这才罢休。

    事实上,两人一听能给他们的宝贝孙女取名字,确实是一百二十个乐意,连连点头道:“我们取啊,行,就我们取。取名字这事可马虎不得,让我们想想,好好想想。”

    冷若枫见两人还准备在门口站下去,拧了拧眉,到底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爹娘,有什么事我们还是进屋说吧。”

    冷若枫这么一说,冷夫人二人也终于发觉了,自己见到儿媳妇和小孙女太高兴,竟然忘记把人迎进去,直接给堵门口了。

    “瞧我们!云儿你们一路舟车劳顿想必都累了吧,快进去好好歇歇。尤其是你,云儿,刚生完孩子没多久就这么风餐露宿的,对身子可不好,我已经能够吩咐了小厨房准备了补品,让你好好的补一补。人都说生孩子最伤身,我听说你生宝宝的时候还难产了,不好好调养的话可不得了。”

    夏暮云没想到冷夫人会这般关心自己,心下一暖,淡笑道:“谢谢夫人。”

    冷夫人闻言却是有些不悦了起来,佯怒道:“以后都是一家人,还夫人夫人的叫,多生分。”

    夏暮云愣住,又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半晌才吐出一个字来:“娘。”

    “好孩子好孩子。”

    冷夫人大喜过望,冷老爷也不甘寂寞了起来:“还有我呢。”

    夏暮云叫过一次,也就不那么别扭了,这次却是挺干脆道:“爹。”

    “好了好了,都进去吧。”冷夫人冷老爷满意了,忙抱着宝宝率先进了门。

    冷若枫上前揽过夏暮云的腰身,简洁明了道:“走吧。”

    “嗯。”

    丞相府这边一家团圆,其乐融融,另外一边的皇宫某处也因为某人的归来,热闹非凡,鸡飞狗跳。

    “亲爱哒绿蕊,你娘娘我回来了……了……了……了!”

    伴随着一声熟悉的长鸣,绿蕊手下的动作一顿,刷的回过了头。原本在院子里面晒太阳的小白也刷的一下子鲤鱼打挺,两眼亮晶晶的看向夏雨晴的方向,整个撷芳殿内的众人一个个全都止住了手中的动作,瞪大了一双眼睛目瞪口呆的看向出声之人。

    夏雨晴刚一回到皇宫立刻直奔自己的狗窝撷芳殿,刚一走到门口便见一青衣少女站在门口,眼前倏地一亮,飞身便要往前扑,岂料才扑到一半便只觉得一道劲风倏地从自己的身边刷的掠了过去。

    哗啦一声,夏雨晴吓得原地来了个急刹车,险些就这么因为惯性把怀里的小黑给扔了出去。

    “绿蕊姑娘,一年多不见,绿蕊姑娘生得真是越发的标致了。这一年多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绿蕊姑娘,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绿蕊姑娘,我对你的思念实在犹若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奔流到海,一去不复还。绿蕊姑娘……”

    “……”众人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个个呆若木鸡,不知作何反应。

    “呕……”率先反应过来的是夏雨晴,听着自家二师兄你说谎不打草稿,甜言蜜语信手拈来的肉麻模样,实在忍不住发出一声的干呕,抖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哎呀,小师妹,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大反应,莫不是又有了?这也太快了吧,虽然墩墩说了还想要个妹妹,你也不用这么刚一回国便马不停蹄的要第二胎吧。这速度你让二师兄我情何以堪啊?不行,我也得加把劲才行!绿蕊姑娘……”

    “……”你才有了,你全家都有了。我是被你恶心到了好吗?

    而且,二师兄,不是小师妹我说你,你一看就不是大师兄的那块料,说起这种情话一点也不让人感到情意绵绵,反倒觉得浑身发毛好不好?最后,小师妹我还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就是大师兄那种久经沙场之人,在我宫中的丫头面前都能摔好几个跟头,更何况你这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你以为就你这水平还能一击命中不成?想都不要想!

    夏雨晴抱着小黑默默的在心里鄙视云中越。果不其然,云中越最后的那一句哀怨缠绵的呼唤刚一喊出口,绿蕊便实在受不住的浑身一抖,强忍着把手中的东西拍他脸上糊他一脸的冲动,咬牙切齿道:“云公子,你能先把你的手先从我的身上拿开吗?我动不了了。”

    绿蕊这么一提醒,云中越才发觉的自己刚刚一时激动竟然抓着人姑娘的胳膊一直没放开,干笑了两声,慌忙松手道:“啊哈哈哈,我这不是见到绿蕊姑娘太……嗷呜……”

    “……”哎呀,那里被踢了,一定很痛。围观众人一脸呆滞的想到。

    夏雨晴亦一脸同情的看向云中越,二师兄,早跟你说了不行的,你偏不信,遭罪了吧!绿蕊还真是一点都没手下留情。哦,不,脚下留情。

    绿蕊整了整自己被扯乱的衣裳,嫌弃的看了一眼捂着下半身上蹿下跳的某人,冷哼一声快步朝着夏雨晴走了过去。

    “娘娘,您可回来了,奴婢真是想死你和小殿下小公主了。”绿蕊很是热情的朝着夏雨晴迎了过去。

    夏雨晴刚想应和几声,忽听得阵阵欢实的叫声:“汪汪汪……”

    小白刚一听到夏雨晴的声音便撒欢从后院冲了出来,结果它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好不容易盼回来的自家主人怀里竟然抱着另外一只的小黑猫!

    “!”因为夏雨晴的归来而迸发出来的热情一下子好似被迎头泼了盆冷水,彻底湮灭了。

    随之而来的是极度的恐慌和滔天的怒火,主人……主人竟然真的就这么带回来了一个新宠,不要小白了!

    “哎呀,小白,一年不见你怎么又胖了?快点过来了给我摸摸你的小屁屁,看看长肉了没有?”夏雨晴刚一转头便见小白叫唤着朝着自己扑了过来,不多时便觉得脚下一重,禁不住有些讶异,丫的这货竟然又重了!

    小白一听夏雨晴这话,埋藏在白毛之下的狗耳朵倏地竖起,两只眼睛亮闪闪的看向夏雨晴,嗷嗷嗷,主人果然还是喜欢本大爷的,没有不要本大爷。

    这样一想,小白的底气登时就足了,迈着自己肉乎乎的小短腿走到了夏雨晴的面前,朝着夏雨晴怀里的小黑扬起了头,不可一世的叫唤了几声。

    “汪汪汪……”新来的,不要太嚣张。要知道这里我可比你熟,以后要叫本大爷大哥知不知道?

    小黑异色的双眸看了一眼那趾高气扬同自己挑衅,一来就想给自己下马威的肥猫,琉璃珠子一般的猫眼之中显露出了几分的不屑。

    “喵……”白痴!

    小白耳朵倏地竖起,连带着竖起的还有一身的白毛,这该死的猫咪刚刚说什么?明明只是一只猫而已,竟然……

    “汪汪汪……”你才白痴,你全家都是白痴!

    “喵……”笨蛋!

    “汪汪汪……”你!你给我过来了,本大爷要跟你单挑。

    “喵……”懒得理你。

    “……”

    “咦?它们这是干啥呢?”夏雨晴一头雾水的看着两只猫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娘娘,它们好像在交流感情。”

    夏雨晴一怔,看了看怀里的小黑,再看一眼地上蹲着眼巴巴(实际上是咬牙切齿,怒目而视)的小白,登时像是明白了什么:“原来你们听得懂对方的话啊,聊得这么热闹,感情真好。”

    “……”边上站着的绿蕊闻言嘴角禁不住狠狠一抽,娘娘,您是哪只眼睛看到这两只畜生感情好了,您难道没有看到小白气得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一副想要生吞了对方的模样吗?

    “你们这么投机我就放心了。小白,这是小黑哦,最近新来我们宫里的新朋友,小白是前辈以后要好好的照顾小黑,不能随便欺负人家哦……哇哦,小白你做什么?”

    夏雨晴话音未落,原本蹲在地上的小白便瞄准了夏雨晴蹲下身子的一瞬,朝着夏雨晴怀里的小黑扑了过去。

    “汪汪汪……”让你瞧不起我,让你瞧不起我,受死吧。

    夏雨晴被小白突如其来的猛扑吓了一跳,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叫便整个人都跌倒在了地上。

    “娘娘!”边上的丫头们见夏雨晴跌倒也全都吓了一跳,慌忙上前查看。

    一时之间,撷芳殿的门口乱成了一团。半晌过后,终于恢复了平静,小白却……

    “小白,你怎么可以随便往娘娘身上扑,伤到娘娘怎么办?今天的晚膳取消,给我好好闭门思过!”这是恨铁不成钢的绿蕊。

    “小白,小黑刚刚来,什么都不懂。你怎么可以仗着自己资历老就欺负它呢?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这是一脸痛心的夏雨晴。

    “……”这是不置一词,却集体用谴责的目光看向小白的围观众人。

    小白被众人的眼神刺伤了,默默蹲到边上的墙角迎风流泪。嘤嘤嘤,主人果然不爱小白了,竟然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一定是嫌弃小白太胖了没有以前好抱了,呜呜呜,主人不要小白了。小白以后就要像当初麻麻说的那些后宫里面被冷落的妃子一样独守空闺,孤独终老,呜呜呜……

    前一秒还窝在夏雨晴怀里佯装被欺负的柔弱美少猫的小黑,后一秒便在夏雨晴等人看不见的地方对着窝在墙角的小白翻了个白眼。就这样的也敢对着自己耀武扬威,真是不知死活,哼,看小爷以后怎么玩你。

    牵着妹妹紧随夏雨晴后面走过来的大宝宝看到这一幕,双眸微微一闪,看样子他可以适当的寻找下同盟为自己所用,那只可恶的死猫竟然害得他珍藏许久的手枪都被母后给强制没收了,要是不好好回报一下它怎么对得起自己?哼……

    夏雨晴这边因着夏雨晴的回归鸡飞狗跳,暗流涌动,而风霆烨这边,刚一回宫,倒是没有急着回乾清殿,反倒是直接朝着长孙氏的慈宁宫走了过去。

    风霆烨赶到慈宁宫时,梅溪正好端着午膳从内殿走出,看到风霆烨吃了一惊,慌忙福身行礼:“皇上。”

    风霆烨笑了笑,问了一句:“母后呢?”

    “太后刚刚用过午膳,这会正在庵堂念经呢,皇上您……”

    “朕自己过去便行,姑姑你自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哎!”梅溪应了一声,躬身退了出去。

    风霆烨兀自推了门走进内殿,殿内熏香缭绕,阵阵木鱼敲击的声响不绝于耳。

    长孙氏听到动静有些疑惑于梅溪的去而复返,手下的动作一顿,转身道:“梅溪你……”

    刚一回头便见风霆烨站在自己的身后,长孙氏不由得一怔,讶异且欣喜的起身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跟母后提前说一声,母后亲自去接你们。晴儿他们呢?”

    风霆烨莞尔一笑,不紧不慢的一一回应:“刚刚回来,听闻母后近来在静修就没敢打搅母后。爱妃和两个孩子,朕让他们先回撷芳殿了。”

    长孙氏一听风霆烨这话便知风霆烨这是有话想同自己单独说,这才把夏雨晴几人给支开了,遂问道:“霆儿有事同母后说?”

    风霆烨点了点头,开门见山道:“母后,蜀国的长公主几个月前已经……离开人世了。”

    长孙氏浑身蓦地一震,其实云珊的事情她也并不是一无所觉。那日听说风霆烨几人已经离开蜀国前往雪国,她便已经有所预料,只不过她一直不愿承认罢了。而今得到了风霆烨的确认,她方才恍然,那个当初老是抓着自己喊姐姐的小女孩是真的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

    “母后,长公主临死之前……留下了这个。”风霆烨见长孙氏的眼中浮现出了几分凄苦之色,轻叹一声,从自己的衣袖之中取出了一封书信。

    若是云中越此刻在此,见到这封书信,定会大吃一惊,这……这不是他当初从长公主府偷出来的那封信吗?

    长孙氏倏地抬起头来,一脸诧异的看向风霆烨,许久才似是触电了般,慌忙从风霆烨的手中的接过了那封书信。

    在看清信封之上的熟悉的字迹以及署名之后,长孙氏终是按耐不住,连指尖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风霆烨见状也不多作停留,躬身道:“母后,朕刚刚想起,朕出门许久,前朝还有很多急事等着朕处理,朕便先回乾清殿了,晚上再带爱妃他们过来陪您用晚膳。”

    长孙氏勉强一笑,点了点头道:“去吧。”

    风霆烨转身离去,顺带将内殿的大门也一起带上了。

    长孙氏一见风霆烨离开,当即迫不及待的拆开了手中的书信看了起来,越看到后面长孙氏的眼眶便越发的通红,泪水也开始在眼中翻滚了起来。

    直至看完最后一行字后,长孙氏终于好似不堪重负一般,整个人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低声抽泣了起来,哑声低唤着书写这封书信之人的名字:“珊珊,珊珊……”

    风霆烨一声不响的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发出了一声幽幽的长叹。

    他交给长孙氏的那封书信,确实是云中越当初在公主府找到的那封书信,正是因为这封信,让云中越怀疑起了长公主与长孙氏的关系,后来这封信便留在了他这里。

    他没有告诉长孙氏这封信是人偷出来的,长公主或许根本就没想过这封信会在她死后交到长孙氏的手上,更没有告诉长孙氏,他……其实早在之前便已经看过信中的内容了。

    其实,当年那碗红花的事情长公主未必一无所觉,不然也不会在信的最后问长孙氏当年红花究竟是不是她故意为之。这封信一直被长公主压在暗格之中不敢投出去,一方面是因为害怕得到肯定的答案,让她心里的最后一点希望都泯灭,一方面又害怕得到否定答案,那么支撑她这么多年的仇恨一夕坍塌,她拿什么活下去?又拿什么继续支撑着自己走下去?那个时候的她其实……早回不了头了。

    不得不说,人就是这么矛盾的生物。只不过,这些现如今都不重要了。

    “皇上。”梅溪到底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折返了回来。

    风霆烨朝她摇了摇头,这种时候还是让里面之人好好静一静为好,相信熬过了这一次,上一辈的恩怨便真的可以告一段落了。

    不出风霆烨所料,临近晚膳之时,风霆烨带着夏雨晴几人连同听到小徒弟回朝不甘寂寞跑进宫蹭吃蹭喝的徐老一同前往慈宁宫用玩晚膳之时,长孙氏的情绪已然明显的平静了很多。再加上有夏雨晴在边上逗她开心,两个孩子卖萌讨乖,长孙氏脸上的笑意也越发的深刻了几分。

    一顿晚膳倒是吃得很是尽兴,除却徐老提及知晓自家小徒孙竟然拜入金老那老家伙门下一阵吹胡子瞪眼,怒骂某老头没有节操,连孩子都拐以外,其他一切都很是其乐融融。

    风霆烨与夏雨晴这对让人操碎了心的帝后归朝,最高兴之人莫过于被当成老牛拉犁奴隶了一年多的当朝太傅燕染燕大人。

    魂淡,这两个不省心的主总算是回来了,这下自己可该解脱了!重得自由的他要成亲成亲成亲,果断的要成亲!

    已经想成亲想疯了的太傅大人,次日一早便气势汹汹的直奔御书房,告知风霆烨自己要罢朝成亲,他奴役了自己这么久,这一次不准也得准,这一次他说什么也得跟离媛成婚!否则……他就死给他看!

    风霆烨万分淡定的看着燕染为了成亲一哭二闹三上吊,懒懒的打了好几个哈欠,才算是在燕染的紧迫盯人之下批了燕染的假并且好心情的赐了两人的婚事。

    这下子可把燕染给美的恨不得昭告天下,他终于要成婚了!真是太不容易了!

    燕染的婚事仆一传开,冷若枫拧了拧眉,觉着自己欠了夏暮云一个婚礼,遂跟冷夫人冷老爷二人商量起了这事。

    两位老人家也觉着两人这孩子都生了,是该有个切切实实的名分了,对于冷若枫的提议举双手双脚赞成,当即拍板择日不如撞日,就跟燕染同一天成婚即可。

    此事一经流传,整个烨国京城都知道了朝堂之上两位顶梁柱股肱之臣都要在同一日成婚了,从此这京城有才有貌的好男人便又少了两个,当天便不知碎了多少少女的芳心。

    两位皇上面前举足轻重的青年才俊同一日成婚,那场面不可谓不宏大,当日大红的花轿,十里的红妆,声势浩大,令人艳羡。

    燕染整整一日都笑得合不拢嘴,对着每个来访的客人都报以灿烂的笑容,直笑得其府中众人都担心着自家少爷这嘴说不准笑着笑着就给抽了。

    只不过,当天晚上,在燕染看到来参加喜宴的一大波唯恐天下不乱的祸害后,他就真的再也笑不出来,嘴角只剩一阵一阵的抽搐了。

    “你们怎么都到我这来了?不去若枫那里吗?”燕染一脸僵硬的看向兴致勃勃的朝着自己走来的夏雨晴等人,总觉得……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题外话------

    感谢13580241329的全五分评价票

    么么哒(づ ̄3 ̄)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两百三十八章 把你嫁出去! 返回《父皇母后又翻墙了》目录 下一章:第两百四十章 成个亲跟打仗似的(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