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第两百三十八章 把你嫁出去!

第一卷 第两百三十八章 把你嫁出去!

文/荼靡泪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 | 本章字数:10348 |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txt下载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夏雨晴脸上的笑意僵硬了几秒,嘴角一‘抽’道:“‘玉’雪姑娘,你的意思是?”

    “字面上的意思。--”‘玉’雪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双手抵在桌面上,捧着自己的脸看向夏雨晴,笑得异常灿烂道:“我看上他了,不管他愿不愿意,今天他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玉’雪的脸其实很是清秀,与‘玉’英不同,‘玉’雪的脸上多了几分难以消退的婴儿‘肥’,也就是俗称娃娃脸。故而虽然比云曦大上几岁,瞧着倒是与云曦差不多。少了‘玉’英的那股子成熟稳重,却多了几分娇俏可人。

    可就是面对着这么一张脸,夏雨晴却倏地觉得背后一凉,有种异常不祥的预感,总觉得若是自己要是不答应她的要求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出现难以预料的后果。

    嘤嘤嘤,妈蛋,这种霸道总裁的气场究竟是怎么出现在这样一个小萝莉的身上的?而且竟然还一点都不让人觉得违和,这不科学!

    “啊哈哈哈,那个……‘玉’雪姑娘啊,你看你生得这么好看,还掌管着那什么九宫十六寨,一看就知道要财有财,要貌有貌,要权有权,何愁找不到男人嫁呢?我这个二皇兄啊,也就明面上看着比较风流儒雅,但你是不知道啊,这家伙其实内里可怂了,平日里出去骑个马都能被马颠下来,摘个风筝还能捅了马蜂窝被叮得满头包。”

    夏雨晴说道这里夏明熙实在忍不住咕哝了一句,“那个坠马分明是原来的那家伙,捅了马蜂窝那个也是那几个小恶魔故意设计的,怎么可以怪我?”

    话虽这么说,夏明熙也明白夏雨晴这是在变相的拯救自己,遂也便忍了下来,任由夏雨晴在自己的脸上抹黑。

    夏雨晴偷偷瞧了‘玉’雪一眼,续道:“更别说他胆子可小了,到了晚上一看到什么风吹草动,就能吓得睡不着觉,实在是没有明面上的那么光鲜,配不上‘玉’雪姑娘你的,不如‘玉’雪姑娘另觅良人,‘玉’雪姑娘你值得更好的,你说……”

    “配不配得上我不是你们这些人说的算的,我觉得配得上就行了。”夏雨晴还未说完,便被‘玉’雪再次打断了,“会从马上跌下来不要紧,我骑‘射’向来很好,以后会小心护着他,会捅马蜂窝也不要紧,我倒是很想看看哪种马蜂连我的人都敢随便叮。至于这个怕黑的习惯就更不要紧了,等我们成亲之后,势必夫妻同‘床’共枕,到时候他若睡不着,我有的是办法让他安眠,这些都不是问题,还有其他的吗?”

    ‘玉’雪抬头看了一眼夏雨晴,似笑非笑的咧了咧嘴,‘露’出她那有些尖锐的一口白牙,生生将夏雨晴吓得往后缩了缩。

    “……”要不要这么有‘女’王范啊!夏雨晴看着‘玉’雪那霸气侧漏的模样,暗暗抹了把头上的冷汗,她算是看出来了。

    虽然同是‘女’王,但是三皇姐的傲是傲在表面的,而这姑娘的傲却是傲在骨子里的。如果说三皇姐勉强算是个普通辣椒的话,那这姑娘无疑就是传说中的朝天椒啊!别看它小小的,稍稍一碰上,绝壁辣得你这辈子永不超生。

    三皇姐那样的人,冰山丞相还能镇一镇,可眼前的这位,想要二皇兄镇住她,估‘摸’着下辈子也没希望了。

    夏雨晴被‘玉’雪的目光瞧得有些浑身发凉,又干笑了两声道:“没……没有了。”

    “既然没有,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娘子,你这一身的衣裳刚刚一番折腾,有些脏了,为夫这就让人给你送件新的过来。”

    “噗……”夏雨晴向听到这话,实在忍不住喷笑出声,不好意思的捂住嘴巴,可一抬头却发现边上众人都跟她差不多,这会子一个个全都忍俊不禁的看着夏明熙的笑话。

    夏明熙听到几人的低笑声,脸‘色’蓦地一沉,臊得满脸通红,恼羞成怒的冲着‘玉’雪大吼一声:“你究竟看上了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不行。”‘玉’雪一脸淡定道,“我看上你这张脸了,有本事你自己把脸划‘花’了,我就不娶你了。”

    “……”夏雨晴众人被‘玉’雪直白的话语刷了一脸血。不愧是‘女’王啊,说话竟然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短暂的错愕过后,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抬头无语望天,长长一叹,这果然还是个看脸的世界啊!

    “你!”夏明熙被‘玉’雪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涨红着一张脸,指着‘玉’雪瑟瑟发抖。

    ‘玉’雪懒懒的睨了他一眼,冷笑道:“原是你主动招惹我,招惹之后还想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娘子,你还是好好准备准备,乖乖做为夫的压寨夫人吧,别折腾了,你再折腾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什么?是二皇兄先招惹人家的?而且听人姑娘的意思好像还是二皇兄始‘乱’终弃?

    夏明熙的脸‘色’亦是青白‘交’加,这会子可算是把肠子都悔青了。如果他知道这个他自以为温柔可人,善解人意的萌萝莉,可以相伴一生的真爱其实是这么一个母夜叉的话,他就算把自己的爪子剁掉也不会去招惹这个‘女’人的啊!

    谁能知晓,这么一个娃娃脸的小‘女’人,如同自己华丽的外表之下潜藏着一只犯二的灵魂一般,那张萌哒哒的萝莉脸下也装着一只霸王龙啊!他已经被这个处处是陷阱的世界给玩坏了好不好?!

    “曦儿……”夏雨晴见‘玉’雪是铁了心要跟自家二皇兄成婚,只得将求助的目光转移到了与‘玉’雪从小一起长大的云曦身上,只可惜……

    “我……我支持‘玉’雪姐姐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努力坚持!”云曦一脸正‘色’道。

    “……”好吧,这货明显已经叛变了。

    夏明熙看着‘玉’雪那软硬不吃的模样,终于冲到她的面前,往桌子上一拍,低吼一声道:“不愿意就是你不愿意,你再怎么‘逼’我也不行。我,宁死不屈!”

    夏明熙此话一出,夏雨晴等人便清晰的感觉到了屋内气氛在一瞬之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边上守着的那些个壮汉一下子将手伸向了兵器,随时准备打一场血战的即视感。

    ‘玉’雪转着手中的茶杯,双眸之中亦衍生出了一丝凛冽来,只意味不明的轻‘吟’了一声:“嗯?”

    短短一个字却让夏明熙当场软了几分,可饶是如此他还是梗着脖子准备继续强撑下去。

    夏雨晴见势不妙,惊叫一声:“慢着!”

    尔后嗖的一下冲到了夏明熙的身边,一把拽上了夏明熙的手道:“给我一刻钟的时间。”

    说完,也不管众人如何反应,快速将夏明熙拽到了边上一边的小隔间之中。

    ‘玉’雪看了一眼突然之间变得空‘荡’‘荡’的桌子一眼,冷笑一声,也不在阻止夏雨晴等人,只将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之上狠狠一拍。

    看了那碎成渣渣的茶杯一眼后,取过桌上另一个完好的杯子重新斟上一杯茶水挪到云曦的面前道:“喝吧。”

    云曦端起那茶默默的喝了起来,内心其实早已泪流成河,嘤嘤嘤,生气起来的雪姐姐果然好恐怖,怪不得金老头平日里耀武扬威,谁都不怕,就怕雪姐姐!晴姐姐,你们别跑那么快,把我也带上啊!

    夏雨晴拽着夏明熙进了隔间,还没顺过气来,便发觉本就不算宽敞的隔间变得越发的拥挤了起来。

    “你们怎么也跟进来了?”夏雨晴一脸囧然的看向忽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众人,无语的问道。

    风霆烨挑了挑眉,一本正经道:“现如今,形势这般紧张,朕如何能够确定爱妃会不会一时心软采取非常手段,与二皇子殿下生米煮成熟饭,给朕戴绿帽子?所以朕来看着爱妃。”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禽兽啊!我们可是亲兄妹啊亲兄妹!总攻大人你这个小气鬼,果然还在为刚刚自己不小心喊错话的事情耿耿于怀,鄙视你!

    夏雨晴看着风霆烨那副“朕是来防备你偷人的,你不能赶朕,否则就是做贼心虚”的正义嘴脸,嘴角微‘抽’,转而将目光挪到了边上的几人身上。

    众人看天看地看窗外风景,就是不看夏雨晴。

    夏雨晴再一次囧了,好吧,她已经知道了,这些人就是来看热闹的。

    深吸了口气,夏雨晴转头看向夏明熙,正‘色’道:“二皇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玉’雪姑娘会说是你主动招惹她的?老实‘交’代,否则我们就把你直接扔在这里,自己走了。”

    “别!”夏明熙一惊,看着夏雨晴那不似玩笑的模样,吞吞吐吐道:“唔,就是那时候刚刚到这附近的城镇,在市集上遇上了那个母夜叉。我本以为那个丫头是个很萌很软的小萝莉,你也知道我就喜欢这种类型的嘛,再加上前段时间实在被父皇‘弄’得心力‘交’瘁,我就想着与其等父皇指个我不喜欢的,还不如我自己找个中意媳‘妇’得了,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主动勾搭上了人家?”夏雨晴微张着嘴巴,震惊且鄙视的看了夏明熙一眼。

    所以说,不做死就不会死啊!二皇兄,你这分明就是上赶着作死,谁有办法?!

    夏明熙被夏雨晴的目光看得心虚,着恼道:“我知道错了,看我也没想到那样的小丫头竟然还是个‘混’黑的,而且还是极品的黑社会老大。嘤嘤嘤,小皇妹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你就帮帮我这一次吧,我不想嫁!呜呜呜……”

    夏雨晴僵着一张脸,将夏明熙在自己胳膊上蹭,使劲抹着鼻涕眼泪的脸往外一推,无奈道:“二皇兄,不是小皇妹我不帮你,而是你这次惹的人太……咳咳,而且这本来也是你的错。事已至此,你就认命吧。”

    夏明熙的眼泪蓦地一止,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夏雨晴,用那双眼巴巴的大眼睛控诉着夏雨晴的见死不救。

    “……小皇妹,你刚刚明明说了,强扭的瓜不甜!”

    “咳咳,那也不一定,你看看我们大皇兄和镶儿,他们当初不也掐得死去活来,惊天动地,相看两相厌吗?现在呢?非但如胶似漆,连娃娃都有两个了,多么幸福美满啊!”

    “……”皇兄皇嫂那算哪‘门’子的幸福美满啊?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动辄就家法伺候,为这皇兄的皇子府都不知道翻修了多少回了!

    最重要的是,你们都不看看皇兄现在变成什么样了,什么霸气侧漏,现在可真是漏光了!见到皇嫂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皇嫂说往东,他绝不往西,整个就是一妻奴,人家才不要落得跟他一样的下场,呜呜呜……

    夏雨晴见夏明熙不说话,只道他动摇了,遂再接再厉道:“你上次不是说你喜欢个‘性’就算没有亚里亚那样的清纯,也要有‘露’易丝那样的傲娇,小脸就算没有月宫亚由那么可爱,也要有千石抚子那么清新,身材嘛,就算没有壹原侑子完美,也要有罗宾那么‘诱’人的那种‘女’孩子。我刚刚看了一下那个‘玉’雪姑娘,小脸绝对比月宫亚由可爱,身材绝对比亚里亚要好,个‘性’嘛绝对比壹原侑子还要完美。”

    “……”小皇妹,我原话是那样没错。那丫头确实长得可爱也没错,但是后面那两个是个什么鬼啊!亚里亚的身材配上壹原侑子的个‘性’那才是人间悲剧好吗?属‘性’这种东西不能随便‘乱’套,一个差错就是天差地别好吗?!嘛嘛,古代好可怕,儿子想回现代!

    “我不要,我不要……”夏明熙低声呻‘吟’着,抵死不愿屈服。

    夏雨晴见状,双眸倏地一凛,脸‘色’也一下子沉了下来,伸手往夏明熙的头上一拍:“磨磨唧唧的闹个鬼,自己惹下的事情自己解决。你说你不愿意跟她成亲,可人刚刚可是说了,你根本逃脱不了她的手掌心,你不从还能怎么办?”

    夏雨晴说到这个,‘花’‘弄’影很是“好心”的‘插’了一句:“九宫十六寨遍布大江南北,哪里都有他们的踪迹,便是本座的杀手楼也对他们诸多忌惮,二皇子若是想跑,怕是跑到天涯海角也跑不出那位姑娘的手掌心。”

    “……”夏明熙僵硬了几秒,转头看向夏雨晴,脑中有什么一闪而逝,目光忽的变得有些炽烈了起来。

    夏雨晴被夏明熙盯得浑身发‘毛’,疑‘惑’道:“怎么了?”

    “小皇妹,要不照着刚刚皇妹夫说的那样,生米煮成熟饭吧。”

    “!”所有人都被夏明熙的语出惊人给惊呆了,风霆烨的脸‘色’更是一下子‘阴’沉了起来,眼底都透‘露’出了几分的杀意。

    不等风霆烨动手,夏雨晴便从初时的惊诧中回过了神,扬手便把夏明熙揍翻在了地上,顺带还用脚不停的踩啊踩。

    “你个禽兽,败类,人渣,我们是亲兄妹啊亲兄妹,真没想到你竟然饥不择食到这种程度,我真是看错你了,去死去死去死……”

    夏明熙一时不察,回过神来已经被夏雨晴摁倒在地拳打脚踢了,听到夏雨晴的话,才知道她这是误会了,忙苦哈哈的抱头叫道:“别打别打,小皇妹你误会了,我不是说要和你生米煮成熟饭。我是问你,我要不要找个人生米煮成熟饭,断了那母夜叉的念头啊,别打了,唉!”

    夏雨晴手下的动作一顿,僵了僵才道:“早说嘛。刚刚多说半句话会死啊?明明是你说得太让人误会了!”

    语毕,似是想到了什么,竟然又往夏明熙的身上踹了一脚。

    “干什么又踢我?”夏明熙痛‘吟’一声,气愤道。

    “踢你怎么了?你自己犯傻,别带上我。你确定你想找个人生米煮成熟饭?哼哼,你觉得以‘玉’雪姑娘的‘性’子,发现你跟别人生米煮成了熟饭,她会就此放弃,而不是把你跟人生米煮成熟饭的那个源头给彻底‘弄’断了,让你这辈子都不能人道?”

    夏雨晴这么一说,夏明熙脸‘色’一白,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捂住了自己的下方,总觉得那里忽然有点凉飕飕的。

    夏雨晴将夏明熙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笑了笑,蹲下身子,凑近夏明熙道:“二皇兄,在现代的时候,那些个警匪片看过没有?里面那些个黑社会老大,可是一不高兴就把人大卸八块,丢到江里面去喂鱼的,你也想这样吗?”

    夏明熙浑身一抖,一脸惊恐的看向夏雨晴,哆哆嗦嗦道:“那肿么办?”

    夏雨晴一脸沉重的拍上了夏明熙的肩头,语重心长道:“要清白还是要命,二皇兄,你自己选吧。”

    “……”

    夏雨晴等人再次从隔间里面走出之时,不多不少正好一刻钟。

    ‘玉’雪听到动静,抬眸看了他们一眼,轻笑道:“商量好了?”

    “商量好了。”夏雨晴一把将人推了出去。

    夏明熙不情不愿道:“好啦好啦,我娶你就是了。”

    ‘玉’雪挑了挑眉,双手‘交’叉着撑住下巴道:“你娶我?呵,是我娶你。”

    “你!”夏明熙气愤难当,就想上前,被夏雨晴拉了一把,登时焉了,“好,你娶我就你娶我。”

    “来人,给夫人娶新嫁衣来。”

    “这么快?”夏雨晴等人集体愣住。

    ‘玉’雪双眸微眯,有些不悦道:“怎么,有意见?”

    “不,不是,只是今天的吉日应该已经过了,而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总得告诉皇兄的家人一声吧。”

    ‘玉’雪拧了拧眉,看了夏雨晴一眼,有些不耐烦道:“你不就是他的家人了吗?你都已经知道了,怎么还不行?”

    “噗……”夏雨晴轻咳了一声道,“我们的父皇虽然不日之前已经过世了,但是我们还有一个兄长,俗话说长兄如父,长姐如母。我这个妹妹不作数的,还是跟皇兄说一声为好,否则以后怕是不太好办。”

    “父皇过世了?”夏明熙听到这里却是吓了一跳。

    “嗯,半个月前。”

    夏明熙闻言却是沉默了,虽然他是个穿越人士,与夏昊天这个便宜父皇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但他还是对他多怀有几分的敬畏,他一直以为那个男人可以活很久的,从来没有想过会忽然之间……

    说一点也不难过是假的,可转念一想,丫的‘逼’自己成婚之人已经挂了,自己竟然还自己跳进了火坑,简直被自己给蠢哭了有木有?!

    ‘玉’雪见夏明熙脸上的表情由一开始的惊诧变得忧伤,再到后面的悲痛‘欲’绝,还道他是为了父亲的死而伤痛,犹豫了下,终究是问了一句:“要多长时间?”

    夏雨晴一愣,这才反应过来‘玉’雪是在问她这一声知会要多长时间,遂笑道:“不长不长,有机关鸟的话很快的,大师兄,你应该有随身带几只机关鸟吧?”

    素无端伸了个懒腰,得意洋洋道:“是带了几只,我改良过的,速度比以前还要快。小师妹我跟你说……”

    “那就决定是你了。”夏雨晴没有给素无端啰嗦的机会,一下子便出言打断了他。

    “……”小师妹,你这像是求人帮忙的态度吗?小心我一不高兴就不借了!

    “十天,我给你们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后就是个黄道吉日,到时候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看到他在我的新房之中。”

    ‘玉’雪丢下这一句话,便带着云曦去了为他们安置的房间。

    夏雨晴等人见她一走,都不由得微松了口气。

    之后,夏雨晴将机关鸟放走之后,曾若有所觉的问起风霆烨:“皇上,那个时候在‘玉’雪姑娘面前,你怎么都不帮帮我啊,尽在一边看戏。”

    “帮你做什么?她与你皇兄的婚事,朕乐观其成。”

    “嗯?”

    “有个九宫十六寨的盟主嫂子,以后在某些地方一定有利,不是吗?”

    “……”这该死的‘奸’商,竟然为了这个就把我家那么可爱的二皇兄给卖了,二皇兄,安息吧,唉……

    十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够让素无端的那只机关鸟来回夏国一趟了。

    夏铭远接到夏雨晴的书信,还以为夏雨晴等人在路上遇到了意外,结果摘下下面的书信一瞧,夏铭远的脸当场就黑了。

    刚开始夏铭远是怎么也不愿意夏明熙跟一个土匪头子成亲,尤其还是让他二皇弟一个大男人嫁过去,简直是有伤风化!虽然他家二皇弟时常给他惹麻烦,让他‘操’碎了心,但这种终身大事还是不能这么马虎。

    可看到后来夏铭远才发现自己这未来弟媳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土匪头子,而是九宫十六寨的盟主,简直就是山贼中的飞行贼,土匪中的战斗机。

    当一个人把某一项事业做上了巅峰,哪怕这样事业一开始再不受人待见,也会让不少有识之士改观,土匪也是如此。

    在看完风霆烨后半段对于九宫十六寨的也一番赘述之后,夏铭远大笔一挥,很是霸气侧漏的准了二人之间的亲事。

    这下子父母之命有了,媒妁之言‘玉’雪也让人补上了,夏明熙便是不嫁也得嫁了。

    夏明熙知道此事之时正在吃饭,顷刻间半点食‘欲’都没有了,只一人默默仰天迎风流泪,哀叹一声,他一定不是亲生的!

    夏雨晴得知夏铭远非但不反对,反而很是支持,也好生讶异了一番,好奇心高涨的她几乎是立刻跑去问了风霆烨。

    风霆烨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问这个,莞尔一笑道:“朕什么也没做,只是告诉你皇兄九宫十六寨的厉害,以及那位‘玉’雪姑娘结亲,今后对彼此会有什么好处,你皇兄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夏雨晴闻言不由得一囧,在心中默默为自家二皇兄点了一排的蜡烛,二皇兄,到了最后,你到底还是被卖了啊!

    不管夏明熙如何的不乐意,十日之期到底还是悄无声息的到了。

    不同于上一次的单刀直入,这一次因为准备时间很是充分,所以婚礼搞得异常的盛大,连那些个九宫十六寨的宫主寨主什么的全都一起出动。

    夏明熙被围在那些个奇人异士中央,活像一只意外掉进狼窝的小白兔。

    “啧啧啧,这新娘子长得可真俊,要不是知道雪儿你是个‘女’孩子,新娘子又有喉结,我还真要以为雪儿你娶了个漂亮的‘女’孩子了。”一位风韵犹存的‘女’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夏明熙好一会,方才耐人寻味的笑了起来。

    夏明熙被人这么说,根本是敢怒不敢言,这些人他现在一个也惹不起。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得低下头暗暗咬牙权当没听见。

    夏明熙今儿个穿了和那日一般的大红嫁衣,还是那般的清秀‘惑’人,只是这一次比起之前却是多了一样华丽的凤冠。

    照‘玉’雪的话说,就是上一次的事情她虽然不准备追究,但是好歹还是损失了她不少的人力物力财力,为了补偿她,今儿个必须把凤冠也带上。

    对此,夏明熙表示,这丫的绝对是故意的,明知道今儿个过来的人多,还故意让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带凤冠出糗!

    带上凤冠的夏明熙多了几分难得的端庄,再加上他不怎么开口说话,远远看去还真就像个美腻的新娘子。那画面看得夏雨晴又是阵阵的心痒,啊啊啊,古代就是这点不好,这样难得一见的美好画面就该用相机永久的保存下来当成珍藏品啊。

    ‘玉’雪似是看出了夏明熙的窘态,不着痕迹的上前一步,往他面前挡了挡,淡笑道:“孙姑姑,他脸皮子薄,你就别取笑他了,待会把他吓跑了,您可上哪再去给我找个这么漂亮的新娘子啊?”

    那名被唤作孙姑姑之人,也就是刚刚逗‘弄’夏明熙之人,闻言却是笑得‘花’枝‘乱’颤了起来,拉了拉一边之人的衣袖,淡笑道:“快瞧瞧瞧瞧,这都还没进‘门’呢,雪儿竟然就这么护着他了,可见这次雪儿是真的动了心思了。”

    被她拉了衣袖之人是一位四五十岁的俊朗男子,闻言不由得宠溺的笑了笑,点了点她的鼻子道:“可不是真动了心思?以前虽然没少听说雪儿跟哪个男孩子走得近,可哪个男孩子像现在这个非但办了婚事还大费周章的把我们全给找了过来?”

    “说得也是,小子,你可得好好对我们雪儿,若敢欺负了她,我们九宫十六寨的人可都不会放过你。”

    “……”大姐,那母夜叉不欺负我就不错了,我哪里敢欺负她啊摔?!

    “孙姑子,你没瞧见这新娘子都快被你吓哭了。得了得了,这小两口的事情,你就别瞎掺和了,雪儿哪能被别人给欺负了啊?”边上又有一人闻言凑了过来,很是爽朗的‘插’嘴道。

    “那可不一定,这小两口过日子,小吵小闹那都是常事。”

    几个人聊得不亦乐乎,却是苦了夏明熙这个被他们夹攻的新娘子,就在他快要招架不住之时,忽听得不远处有人喊了一句:“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咯。”这才脱离了苦海。

    这场婚礼其实和一般的婚礼差不多,除却两个人的身份有些错‘乱’以外,但是因为夏明熙扮起‘女’装没有半点违和,‘玉’雪扮起男装来也是得心应手,至于那一点点的身高差,就这么被众人选择‘性’的无视了。

    如果真要有哪里不同寻常的话,那就要数两人拜完天地之后,‘玉’雪拍着夏明熙的肩膀说了一句:“你既然进了我家‘门’,以后就要好好遵守三从四德,好好在家做好自己分内之事,不可在外招蜂引蝶,‘乱’摘野‘花’,否则……”

    ‘玉’雪说着还往夏明熙的裆下扫了一眼,夏明熙登时又觉得自己的下面凉飕飕的。心哇凉哇凉的同时也微微庆幸了起来,还好那个时候听了小皇妹的劝没有一时冲动,随便找个‘女’的生米煮成熟饭了,不然现在……咳咳……

    接下来的宴席,众人兴致高涨,加上来的都是九宫十六寨举足轻重之人,风霆烨等人便顺水推舟的跟着他们攀谈了起来。

    牛‘逼’的人物说起话来总是很容易便能融入进别人的圈子,那些平日里眼高于顶的宫主寨主只与风霆烨等人随意的应和了几句便发现了几人的不一般,当下也收起了轻视的态度,与风霆烨等人仔细的聊了起来。

    这越聊还真就越投机了起来,这下子宴席之上可是越发的热闹了起来。

    整个宴席好似到处都洋溢着欢声笑语,唯有一人这会子正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无比的苦‘逼’。

    “哇啊……你别碰我,痛……痛死了!啊……”

    夏雨晴站在后院的一处小院落,跟着云曦听着‘洞’房里面的动静,结果险些被这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给吓‘尿’。

    “ood!他们这究竟是‘洞’房呢?还是杀人呢?怎么这么大动静?”最重要的是,为‘毛’惨叫的是她家二皇兄,而不是那位‘玉’雪姑娘?

    难不成一直以来,他们都想错了,‘玉’雪姑娘其实就是个男的,这会子正对着她家二皇兄……

    虽然这样的脑补很欢乐,但夏雨晴眼睛也不是瞎的,‘玉’雪虽然‘胸’是平了点,但也还不至于被错认成男人。那也就是说,她家二皇兄这会子还是被压了,可惜是被一个‘女’人给压了。

    夏雨晴默默捂脸,二皇兄你这个不争气的,果然还是个万年受,不管面对男的‘女’的,你这辈子怕是都要被压了。为你的未来默哀,提前给你点上一排的蜡烛。

    第二天早上,夏明熙一脸菜‘色’,头重脚轻的从‘床’上爬起来给夏雨晴等人送行,与之同去的还有神清气爽,依旧‘精’力充沛的‘玉’雪。

    夏雨晴等人看了一眼夏明熙那明显有些纵‘欲’过度的模样,默默在心中为他画了个十字架。

    夏明熙的事情一解决,夏雨晴等人也不好再逗留下去,再走上几日就能回宫了,夏雨晴和两个孩子不可谓不‘激’动。

    风霆烨等人见他们这般高兴,也忍不住被其感染,一路之上兴致高涨。只是,如果不出现走在那个人的话,他们的心情应该会更加明媚一些。

    “夜族长日理万机,怎么有这个闲情逸致跟着我们一同到处游山玩水?”风霆烨微眯着眼看向那个在他们离开燕屏寨后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并且一路紧跟着他们不放的伪少年,双眸凛冽。

    ------题外话------

    感谢宝为你倾尽所有、鬼娃娃、18674520153的全五分评价票

    扑倒么么哒づ ̄3 ̄)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两百三十七章 他不娶我,我娶他! 返回《父皇母后又翻墙了》目录 下一章:第两百三十九章 期待已久的大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