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海晏河清最新章节列表 » 肖临风

肖临风

文/慕忻
海晏河清 | 本章字数:3506 | | 海晏河清txt下载 | 海晏河清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叶瑛还是和从前一样,说话很有自己的看法,但和从前不一样的是,叶瑛比从前要自信不少,两个人边吃边聊感觉时间过得倒快,直到肖临风同江起云谈完事情起身告辞,二人才意犹未尽的道别。

    将肖临风和叶瑛送走之后,清河被江起云一把拉过坐在他的身上,将头埋在清河的肩上,沉默不语。清河推他推不动只能任由他抱着,“叶瑛说他们是来找判官笔的,肖临风和你说了吗?”

    江起云不抬头,在清河的颈间拱了拱,是在点头,清河倒是十分喜欢现在江起云和平时沉默稳重雷厉风行完全不同的模样,笑了笑继续道:“那你答应了吗?”

    江起云在清河的肩膀上摇摇头,清河有些不解:“那你们说了什么啊?聊了这么久?”

    江起云这会不能靠点头或摇头来说话了,闷在清河的颈边,“谈合作。”

    清河不解,“什么合作?”

    江起云终于从清河的肩膀上抬起头,耷拉着脸满带委屈,“他虽在南疆稳的住大局,但还有不少势力不能为他所用,仍在大秦寻找可以合作之人,以图来日,他让我替他多照看,条件是南境安宁。”

    清河了然的点点头,“这交易很划得来,他可是守信之人?”

    江起云腰板挺得直,但垂着眼睛,耷拉着嘴角,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道:“虽然不是什么光明磊落之人,但看上去倒像是个信得过的。”

    清河点点头,看江起云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逗自己开心,但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指戳江起云的脸,凑近歪着头问道:“怎么啦?这个表情?”

    江起云扭过头装作要咬清河的样子,委屈道:“我被肖临风这个小子笑话了!”

    江起云看着是一副正直面相,但是嘴上一向不吃亏,再说清河实在想不出肖临风能说出什么话,能叫江起云这般在意,于是出声问道:“他笑话你什么了?”

    江起云听见清河发问,眼睛瞬间亮起,看着清河道:“他说他较我晚成婚都有了孩子,可我还没有呢!清河,咱们也要个孩子吧,不要落在这小子后面!”说着欺近看清河的反应,清河眨眨眼面上的笑意渐消:“难道我是给你拿来攀比的?”

    江起云看着清河的反应,想过清河或羞或气,但没想过清河是这个反应,一时有些慌,伸出手捧着清河的脸轻声讨好道:“不是不是,是我胡说的,你别生气嘛!”

    清河看着江起云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出来:“我不生气。”

    “真的?”

    清河点点头,“真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没准备好。”

    江起云的眼睛更亮了,“那你什么时候准备好?”看着清河又重新板住脸装作生气的样子,江起云笑着摆摆手:“不问不问。”

    清河看着江起云,“我看你倒是很欣赏肖临风的样子?”

    江起云正色道:“有一种人你不会想和他成为敌人,不是防不胜防而单单是因为他这个人,肖临风就是这种人。而且这个人只要不是敌人,就会容易成为朋友。”

    清河的手攀上江起云的脖子,“倒是头一次听你说朋友这个词!”

    江起云眼神暗下去,“是吗?”

    清河点点头,江起云又道:“肖临风这种人不能做兄弟,又不能是敌人,就只能是朋友。”

    江起云的话似乎让清河很有同感,看着江起云眉头系个疙瘩,清河笑着说:“不要在意他的话。”

    江起云看清河的手仍搭在自己的颈后,完全没有一点预知危险的能力,感觉自己给她上一课很有必要啊,于是低头吻住清河,温柔至极。

    良久,清河感觉江起云隐有化身为狼的趋势,几乎快将自己拆分入腹,用力推开江起云,微微喘着气道:“说,说正事!”

    “正事有什么好说的?”说着江起云的身子又要凑近,清河伸出指尖点在江起云锁骨的下方,阻止他再往前。

    “肖临风的请求,你怎么打算的?”

    江起云看着清河的动作知道自己不能再向前,叹了口气道:“我看肖临风志在必得,小严又不可能在府上一直待着,再说他们找到判官笔只是时间问题,趁着现在他姿态放得低,咱们还是要掌握主动的,卖他个人情,挺好的,不过前提还是要先问过小严。”

    清河朝后微微撤身,好像从前没见过江起云这个人一样,笑道:“你对朋友也这么算计么?”

    江起云亦是撤身,挑眉反问道:“我刚才说和他是朋友?”

    清河点点头。

    江起云“哦”了一声,严肃的点点头道:“那是我说错了,和他只能说是和平合作。”

    清河看着江起云一本正经,收回抵在他锁骨下的手指,“那我去问问小严。”

    从江起云身上站起,看着江起云巴巴的眼神,清河微笑弯腰凑近,在江起云的额头轻落一吻,“奖你的。”

    府上来的人是谁少平一回暖阁就和小严听书说了,所以等到清河回到暖阁小严已经在等着了。

    清河将肖临风的来意告知小严,想问问小严的看法,谁知小严眉头紧皱说道:“人们都说这世上只要我能找到师兄,其实总是师兄出来找我。如果师兄有心不见,谁也找不到他。这次我是一路从南疆追着师兄来到这的,至于他为什么从南疆离开我就不得而知了。师兄这次早早的躲起来,肯定早有准备,他不会坐以待毙的。这我倒是不大担心!”

    小严的反应有些出乎清河的意料,看得出小严对清河的信任,但还是看得出小严对他师兄的担心。清河点点头,心里对此事已经有了大致的判断,现在只等肖临风上门了。

    还没等肖临风上门,一封信已经在深夜放在了江起云的卧室,兴许是怕江起云惊醒,送信之人并未靠近,只将信从门缝里塞进了,可当信刚被塞进门缝的时候江起云已经醒来,起身去追但那人似乎早有准备,不敢纠缠飞身离去。

    江起云看着那人起身离开的背影,脸色阴沉,自己的府邸两次三番被人悄悄潜入然后在离开,如入无人之境,当真是对自己的挑衅。可看着地上的信,江起云停下脚步弯腰捡起。

    展信读来,江起云的脸色更是复杂,看了看门外的圆月,夜深了,明天再将信给清河看吧!

    第二天清河读信时的表情同江起云一致,纸是上好的澄心堂纸,墨是上好的徽墨,但是这信上的字歪歪扭扭,既不成型也不成体,信上只有斜斜的一句话:见肖临风,落款的判官笔。

    清河的嘴角有些抽搐,拿着信问江起云:“这真是判官笔的信?”

    江起云干笑两声:“找小严看看不就知道了!”

    小严接过信的时候表情欣喜,手都有些颤抖:“这是师兄的信,是师兄的笔迹,是师兄送来的吗?他在哪呢?”

    清河和江起云对视一眼,这神医的字还真是一言难尽,清河安抚小严:“这是你师兄派人送来的,他应该还在之前的地方。”

    小严一脸疑惑:“我师兄到底在哪?肖临风在城内到处布控都没有找见他?”

    清河一脸为难,生怕小严的反应过大,“你师兄他,在天牢里。”

    小严的表情不负清河的预料,惊呼:“天牢?”

    小严的声音在清河耳边炸开,清河捏了捏眉心,“他很安全,这段时间你也看到了,对吧?”

    不过两日,肖临风再次登门,江起云并没有见他,而是提笔修书一封,托小严递给他。清河仍旧在暖阁中坐在江起云的身侧,手中握着上次没看完的书卷,打趣道:“他一个把持一国朝堂的皇子亲自上门,你连见都不见?”

    “我们见面太多丢彼此都不是一件好事,”说着扭过身看见清河手里捧着的书,微微皱眉:“你怎么还在看这本书啊?”

    清河扬了扬手里的书:“故事虽然烂,但总得有始有终吧!”

    说完似乎想起了什么,清河撂下书道:“眼下就是冬月了,再过几天咱们便要回京了,听书的意思是先和咱们一起回京,然后从京城再去北境,那少安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问题江起云似乎也想了很多,末了轻声道:“就照他自己的意思吧!”

    清河也叹了口气,透过身旁的窗户看向外面,外面的冷风能吹得人直打颤,但看上去还是暖和的很,“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大家都心事重重的,齐玉愈发的深沉,玉画不似从前活泼,话也少了很多,少平也常常失神,听书盘算着北境心神不宁,少安就更不用说了,原本就小严没什么忧虑,现在肖临风上门,只怕连他的笑脸以后也少见了。”

    江起云在自己的椅子上挪了挪,招手叫清河过来,和她同坐在一把椅子上,“我明白你的心思,但不是每个人你都能照顾到的。就像少平和少安,在我手下听令,可还是有自己的事情,对吧?”

    
(快捷键 ←)上一章:有客上门 返回《海晏河清》目录 下一章:北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