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海晏河清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有客上门

章节目录 有客上门

文/慕忻
海晏河清 | 本章字数:3609 | | 海晏河清txt下载 | 海晏河清手机阅读
    小严在府上住的时日不短了,每日除了给清河煎药便是同江丹在一处玩耍,一点着急他师兄的意思也没有,竟好像完全不在意这个人一样。

    清河喝了大半个月的药,现在已经能微微调动体内真气运行,恢复在望,不禁欣喜异常。只是眼看着快到冬月,外面也渐渐的冷起来,清河心想判官笔还在牢中,实在是有些担心。江丹年纪还小,除了每日练剑在室外,其余都猫在屋里,江起云怕他在屋里玩耍施展不开,便主张在后院建了个暖阁出来,阁顶铺的是琉璃瓦底下再铺上炭,周围的窗棂皆是透亮的琉璃,一进去就像春天一般,南方潮湿这暖阁里倒是极干爽舒服。

    原本只是给江丹玩耍的地方,清河和听书去了一次时候便也喜欢上了,平日里没事也过去坐坐,这段时间少安虽然不在府外办事,但是看上去整个人沧桑不少,人也不似从前那般开朗,倒是越发沉闷起来,隐有赶超少平的正经劲,清河心中虽然知道为什么,可也不好开口。府上大多数人都在暖阁里,少平和少安也常进来坐,江起云便又命人将暖阁朝四周扩建了一圈,索性也将这里当做半个书房。中间拦上几道屏风,大家在这里相处倒是十分惬意。

    只是有一点,玉画最近总是有些心不在焉,时常掰着手指头计算日子,清河问玉画也摇头不语;再有就是齐玉最近越发不合群了,整日待在房中不说,就连最近一日三餐都是在房中用的,虽然住在一个府上,但是清河只觉得已经有三四天没看见她了。

    最近丹阳郡难得的太平,少平和少安都在府上闲下来,这日府上众人又在暖阁中闲坐,江起云的书桌在最里面,清河搬了把椅子坐在她旁边看书,隔了架屏风玉画便在前面做些针线活,玉画近日愈发沉默少言,凡是跟着清河来暖阁必带着绣品,自己坐在一边不声不响。玉画前面亦隔了架屏风,只是这架屏风可以折叠立在一旁,前面的地方便宽敞起来。前面便是小严带着江丹了,少平和少安来暖阁除了向江起云汇报公务也是和江丹在一块,听书也在前面,偶尔也到玉画身边看玉画做活,她自己不会,倒是看玉画穿针走线很有瘾。

    清河坐在一旁,将书卷搁在胸前,侧耳听外面的声音,温柔道:“真好啊!”看着江起云停下笔看自己,清河接着道:“你听外面的笑声,多好,真希望这世界可以小到这暖阁中,不被打扰,一直这么清净!”

    江起云走到清河身后,俯下身从后面握住清河的手,听了听外面,“外面丹儿和小严的吵闹声,少平和少安打趣,哪里清净?”

    清河回头白了他一眼,却不想江起云早就预料到一般,将脸凑了过去,偷香成功,江起云站起身十分得意,清河挣开江起云的手握着书卷轻轻敲在江起云的身上,却被江起云挡住还把书夺了过去,“这是什么书?你看的这么入神,方才一眼都不看我,连我偷看你也不知道。”

    清河夺过来,“一本传奇小说,这女主角是一株仙草,一个仙人以为她未成人形便剖了她的灵根疗伤,另一个又挖了她的心,这三个人红尘纠缠的故事。”

    江起云在旁边听清河叙述忍不住的摇摇头,“你还是不要看这些故事了!”

    清河点点头:“这故事没甚出彩,作者文笔更是平淡,打发时间而已!”说完看着江起云桌上已经拆开的几个信封,问道:“京中来信了?”

    江起云点点头,将一旁自己刚看过的信递给清河,“还没到年下官员考核,柳巍山便被圣旨调进了京,在杨阁老手下任职。京中孙大人还有巡防营的人来信,要我速速回京。”

    清河皱眉:“皇帝竟将他调进西北军!”

    “也不算调进,他只任文职。昌平也来了信,说秋试之事已经全部安定,参与的考生也已经被登记在案,明年开科是另有待遇,还有就是,”江起云思索了一下,略有犹豫道:“昌平还说要我们留心,但又没具体说明。”

    清河也在那一沓纸中找出昌平的信,反复读过之后也是疑惑不解,待开口发问,突然听见一阵清脆的铜铃声…

    府上并没有雇家丁,所以平时通传都是少平或者少安,但是大家都在暖阁的时候,府外来人便没人知晓,便用一根铜线系住的一个铜铃,从府上上空拉过,另一端系在大门上,只要有人来敲门,这暖阁里的铜铃便会响,只是这铜铃自从安上,便从没有响过,如今这是谁来了?

    少平听见铃响起身出去,不一会就拿了张名帖进来递给江起云。清河一脸好奇凑过去看,脸色大变,帖上的字迹清河认得,就连名帖上的人清河也认得,叶瑛。

    叶瑛此时不是应该在南疆吗?怎么会在此地,而且还找上门来,清河与江起云对视一眼,觉得有些不妙,难不成这就是昌平说的让他们留心的事吗?

    江起云收起名帖,对少平道:“请进正厅。”说着理了理衣裳出来暖阁,清河跟在后面,拍了拍坐在一旁的玉画,“去备茶,送到正厅。”

    看着江起云和清河一同起身往外走,少平听书都停下手中的动作,清河朝他们摆了摆手,轻声道:“没事。”

    江起云和清河刚进正厅,就看见少平领着两个人从对面走过来,其中一个是叶瑛清河认得的,另一个人是谁?

    少平将他二人带进正厅后便行礼告退,清河终于有机会细细看着叶瑛身边站着的人,是个男子,眉目柔和却带着英气,皮肤极白,若说江起云是硬朗的帅气,那此人便是温润的俊逸书生,但他的眼神却不想是寻常书生,是历经凡事后的波澜不惊,丘壑在胸。

    叶瑛倒不像是第一次见到清河时的模样,整个人圆润不少,眉眼间带着笑意,看上去是个鲜活的女子。

    就在清河打量叶瑛二人的时候,江起云已将他二人看了一遍,心中对那男子的身份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测,清河看了江起云一眼,对着叶瑛道:“王妃,这位是?”

    还未等叶瑛回答,那男子上前一步,笑道:“肖临风。”

    果然,江起云看着对方的双眼,片刻笑道:“原来是六皇子驾临,有失远迎。”

    肖临风正是南疆的六皇子,只是几个月以来南疆皇帝一直病重并没有驾崩的消息传出,所以肖临风虽把持朝政但却没有登基称帝。

    肖临风倒是一脸坦然:“原本是本王叨扰。”

    肖临风身为一国王侯,自然不会坐在下位,清河站起身对叶瑛道:“他们两个说话,咱们女人到后面去吧。”

    叶瑛转过头看了看肖临风,见他点了点头,叶瑛便同上位走下来的清河相携去了后堂。目送两个女人的身影消失,江起云指着身边的位置道:“请。”

    清河拉着叶瑛去了后堂,握着叶瑛的手将她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了一遍,出声问道:“你过得好吗?”

    叶瑛的表情似笑非笑,似乎是在仔细思考清河的问题,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王爷他,待我挺好的。”清河心中的石头也算落了地,让叶瑛代嫁之事清河心中一直有些愧疚,虽说叶瑛是自愿的,但是南疆到底比不上京城,但现在看叶瑛确实比几个月前看着要好上许多,虽然她也许还有隐瞒,但是清河也嫁了人自然知道有些事不好多问,于是开口问道:“你们来这多久了?六皇子不在南疆主事来到此地,可是有什么大事?”

    “我们到此地来是来找判官笔的,”听到叶瑛提起判官笔,清河心中悄悄警惕起来,听叶瑛继续道:“判官笔原来在南疆,但是出了点事,他就从皇宫里跑出去了,王爷听说他在此地,便亲自赶来,我们在这各个街巷都布控了,可这一个活生生的人,真的一点踪迹也没有。”

    清河听着心里暗道:那人在牢里,吃喝每日有人供应,你们在街巷铺出天罗地网也寻不到半点痕迹。虽然这样想,但是清河还是不动声色继续听叶瑛道:“我们也是实在没了办法,知道师弟在你府上,这才想过来请师弟帮忙找出判官笔。”

    清河之前听小严说起,有人要杀判官笔,清河不确定六皇子此行来的目的,判官笔对清河有恩,清河不愿不明所以便将判官笔陷入危险之中,于是点点头为难道:“师弟确实在我府上,只是他能不能找到判官笔我也不能确定。”

    清河侧耳听了听前面的情况,随着清河身体的慢慢恢复,她的听力也在恢复,江起云和肖临风看起来还没有谈完的意思,清河也不好擅作主张带叶瑛见小严,便对着叶瑛笑笑:“你一直在南疆,没机会再尝京中的菜吧?我这有个丫鬟杏仁酪做的最好,最是京中的味道。”

    说着便要招呼玉画进来,却被叶瑛拦住,“姑姑,我现在有身孕不敢吃杏仁,姑姑莫要费心了。”

    清河抬起的手僵在半空,目光看向叶瑛平平的小腹,半晌才回过神,问道:“真的?几个月了?”

    叶瑛的脸羞红,“已经三个月了。”

    清河看着叶瑛,当真是要当母亲的人了,确实不一样了,清河也替她高兴,喊了玉画进来:“坐上糯米桂花藕来。”

    清河拍着叶瑛的手笑道:“我也没什么经验,听人说头一胎反应可大呢,这个藕能缓解食欲不振什么的,咱们坐着说话,垫垫也好。”

    叶瑛笑着应声。

    
(快捷键 ←)上一章:玉画的心事 返回《海晏河清》目录 下一章:肖临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