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想懂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导向】

第四十三章:【导向】

文/亦零
想懂 | 本章字数:4735 | | 想懂txt下载 | 想懂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坐在曹家自己的房间的窗台,双腿离开了地面小弧度地摇晃,殇想着吕布身上的魔气总觉得似乎在哪里看过。

    作为一个擅长医术的杀手殇对于一个人的气息成分其实非常敏感,无论是魔还是白道异能行者,魔化人亦或麻瓜,一个人的气息里面总有着太多的信息。但是从吕布的内息中殇感觉到的并不是白道异能行者或是魔,而是一种非常的纠结,不协调的感觉。

    到底是哪里感觉过?真是!最近脑子整个一团浆糊,头痛死了,全是那该死的传……传承!冷家的传承!殇眼睛一亮,连忙闭上眼睛进入随身空间细细寻找。只可惜虽然整理归类过,但冷家数千年来的收集实在太多,光是银时空、魔,两个筛选条件后还有近千的药咒阵术以及近百本的经史子集,要全部翻完恐怕得花上好一段时间。

    “唉——”看着那数量殇只好先将意识退出空间,揉了揉太阳穴。自从上次强行把那“审判”两字说出来自己的精神就受到了影响,一旦使用过度就头疼。

    被风吹的微凉的身体突然感到暖意,冰凉的手被包入温暖的掌中。“还好吗?”脩从背后环住殇自愿当了她的靠背,触手而及的冰冷也让他皱起了眉。虽然早就知道殇的异能属冰再加上她的身体本来就差,血气不足手脚非常容易冰冷,但没想到竟然这么严重。刚刚碰触的时候简直要误以为自己碰到的是寒铁而不是人的手。

    “还好。”殇缓了缓从窗台滑下落地站稳。自己的警觉自然是早已报告脩进了自己的房间,所以才没有出现条件反射给人一匕首。

    脩将殇乱了的发理了理,伸手想要关上窗。已经是深秋快要入冬,这个天已经够冷了殇这样的身体不适合多吹风。

    “别关。”拉住脩的手,殇摇摇头,“很闷,我们去里间就不会吹到了。”

    “好。”

    走到房间的另一边坐在一张沙发上,殇看看时间奇怪地问:“中午都没过,你怎么回来了?”

    “我借口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不过看来这个借口没说错,是不让人放心。”轻轻敲一下某个吹冷风冻得像块冰了还不知道加件外披的人的脑袋,脩倒是真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的谎言却是真有必要。看来夜这个哥哥以前没有少操心,殇在某些方面绝对是会明知故犯的类型。精通医理的人还会不知道怎么对自己的身体好吗?

    “你还是趁着我没睡着之前把事情说一说吧。哈~我刚刚发现吕布的内息似乎在传承里接触过所以又查了一番空间,但数量不少需要时间。现在困得很。”殇掩唇打了个哈欠,精神力透支的另一个后遗症就是嗜睡。前些天只是平常的必定消耗还没什么问题,今天又搜索了一次空间倒是有些困了。“对了。我的an先给你,事件过程我都录下来了,未必有记忆读取那么清楚但聊胜于无。”殇解下腕上的an解锁后递给脩,眼珠转了转,问道,“要不要匿名发一份给貂蝉?我对她的爱情观倒是有些认同,只是她的安心真够廉价。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就这么相信人,或许我应该对她的勇气表示赞扬。哈~”再度打了个哈欠,殇揉揉眼睛真的有点要昏的感觉。

    揽着殇的双肩让她躺下枕在自己腿上,脩用了个小异能将床上的被子取来盖在殇的身上,小心地将她被压在被子下的头发理出顺着,轻轻说道:“没事。睡吧。”

    “嗯。”点点头,殇蜷蜷身体侧躺着手握拳摆在身前,闭上了眼。可能是真累了,也可能是因为脩,一向有些失眠的殇这次入睡特别快,没一会儿呼吸就变得绵长。

    看着殇睡后退去冷漠的容颜,脩勾了勾嘴角,这样的安宁怎么舍得破坏?不过有些事,还是要处理一下。

    从殇的an,脩倒是真的换了只当初买来备用的an匿名发了一份给貂蝉帮五虎将澄清。就当是免得某几只不服气的老虎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好了。

    发完之后,清空记录再存了一份后将那只备用an中的原件,只留了自己正用的那只看起这份影片来。

    吕布的招式没什么好说,正规得很,只是那股气息还是让人觉得不舒服。

    看了几次后将自己an里的影片也删除干净,脩一只手搭在扶手上手指敲打着,脑筋也活络起来。

    前些天接到去河东的冥的回报确定了吕布是董卓的义子,而且也发现河东高校的魔化程度非同一般,甚至可以说已经有了一只魔化人的部队。虽说成员都只有低阶,战力指数也就在4000到9000徘徊。另外还有十六个小队长,魔化异能破万却不超过一万五。而吕布这样的一看就是精心培养,毕竟练武奇才又能适应魔性的也不好找。

    去调查黄巾高校的镫还没有具体的收获。毕竟黄巾的分校太多,大多数又都是无处读书又觉得抢得爽快的乌合之众。真正会与魔有关的除了总校再要排查又是一个耗时间的活。至于去调查银时空异能家族后裔的戒也是同样。在诺大的银时空里找那么几个十几个人真的不容易。

    所以综合情况,现在能下手的也就是河东高校。然后问题就变成了要不要动手?

    银时空的问题终究要银时空的人解决,他们铁时空人除非是秩序已经大乱的时候否则就算插手也只能是辅助引导,而且还要再三小心。

    如果把时空比做人,那一个时空的运势就好比这个时空对自我的规划。这个时空里的人都包含在运势之中所以没有关系,但异时空人就完全是外人。任谁也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未来指手画脚。所以就像盟主所说,一旦异时空人过度干涉异时空的运势,时空发现有人在干涉自己的行动就会对这个人施压。除非有本事硬抗一个时空的压迫,不然就会在时空的压迫下灰飞烟灭,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不触动时空压迫的关键是在平衡,也就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插手多少那与其相对的异时空人的帮助只要不超出这个程度就算好。无论对时空的影响还是异时空人的影响都会小很多。

    现在魔渗透进河东高校,那自己稍微提示,让目前的正道有点警惕也不算超过。

    脩想着这样的情况,心中也稍安了一些。虽然自己同样是不能出手,但能让五虎和曹操有所警惕也总是好的。就看找什么机会将这件事顺理成章地说出来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机会来得这么快。

    当天晚上五虎放学回来,先是说了貂蝉下午对他们的态度突然又没那么敌视,虽然莫名其妙却也是好事所以就没多说。真正占据他们话题的是吕布居然宣布参加东汉书院的会长选拔以及他突然找关羽下了正式的战书。说不止是因为貂蝉还关系到与曹操会长之争的前卫战,并且承诺如果输了就转学,从此不在大家面前出现。

    关羽虽然因为“习武之人不做无谓的打斗”一度犹豫,但最终还是接下了吕布的战书。两人约定明天早上六点,白门楼,不见不散!

    四虎为了给关羽增加胜利的把握拉着他给他讲吕布的招式,又在天色暗下的时候早早让他去休息养精蓄锐。脩却在五虎都离开客厅后叫住了曹操:“会长,吕布在东汉搅得风云迭起,若是有人示意,会不关注明天的战况吗?”

    “刘兄的意思是……”曹操眼睛一亮,立刻思索了下去。

    “对于关键任何人都有紧张与好奇。守株待兔,顺藤摸瓜。”知道曹操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脩双手一抱拳,“言尽于此。”说完就离开了客厅。

    至于曹操以后是怀疑是忌惮或者认同,那不关“脩”的事嘛!

    第二天六点,经过蒋干的大肆宣传,关羽和吕布将进行世纪大战的消息传遍全校,甚至开了赌局猜两人胜负。结果是关羽六,吕布四。

    而就在两人互相观望的短短时间里,早先故意站在黄忠旁边的脩正首却压低声对黄忠说道:“忠,装没事。校外左右两栋楼顶有人,你眼力最好,能不能分辨出来?”

    原本正全心关注在关羽和吕布两人之战上的黄忠乍一下听到脩的声音刚想发问就听到后面的话,立刻头不偏眼不离,顿了一瞬后才状似无意地将视线偏向脩所说的两栋楼。

    这一看,倒着实让黄忠一惊。到底是五虎将中最稳重的,没有声张,同样目不斜视头不动,低声对脩说道:“左边是黄巾高校,右边是河东高校。上次用‘八门金锁阵’拦校门的时候见过。”

    “不要声张。”大致无误,看来河东高校的确和黄巾勾结上了。脩暗暗思量,传音让昨天已经回到东汉的戒在不惊动曹操人马的情况下打探一下。

    感觉到戒的气息先后接近那两拨,同为呼延觉罗家族记忆读取自是手到擒来,对那些差不多就是麻瓜的人来说也就是一阵恍惚,无需半点顾忌。不过对方似乎也没什么顾忌,大咧咧穿着自己学校的制服来偷窥,职业操守真的太差!

    曹操有他的安排,五虎也提醒过,脩将注意力投向这“武圣”和“战神”之战。

    然而就在关羽和吕布要正式交锋之际,竞技场的天空突然回荡起了钢琴声。很美,轻叩心灵,令人神往的琴声。

    弹奏的是一首《朋友》,让人与身边的人牵手,共鸣众人的心灵让情感溢出从口中传播。

    情义相挺的歌词在学生的齐声高唱中透着朝气,充斥着纯粹和坚定。

    完全让人打不下去的氛围。

    貂蝉不希望看到互相伤害的心情传达给了所有人也化解了这一场争斗。曾经的金时空,铁时空,现在的银时空,音乐的魔力就是那么奇妙。

    “有点羡慕呢。”殇对脩传音道。

    脩看看身旁的五虎,想起现在就在“身边”的东城卫,铁时空的“弑”内围,盟主和夏宇,还有其他时空的朋友。即使不被允许,即使不承认,他们也都是自己的朋友。

    “其实触手可及。”

    “我就只是能说说而已了。”殇不明显地耸肩。从小到大除了哥哥就没有亲近过其他人,脩是例外,其他人嘛……孤独是会让人想过靠近也不靠近的。

    “夜应该很希望你不是说说而已。”

    那是作为“家长”的心情。殇悄悄撇撇嘴:“终究隔着一层却似乎有多好。别人我不做评论,我自己,无聊。”

    脩捏捏殇的鼻子,带点宠溺的妥协也无话可说。

    风中传来那两拨人都被曹家军截住的讯息,脩收回异能,那些人充其量就是身份提个警示,具体的想来是问不出什么。顺应着渐渐散去的人流回到教室,现在该做的是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应付那无语的课程。

    以这场未果的战斗为序幕,东汉书院的学生会长选拔却不可能无疾而终。

    刚来学校没有任何根基的吕布在半推半就下得到了貂蝉和小乔的帮助。以“会长选吕布,貂蝉来服务”为口号从全校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男生的东汉书院吸引了大量的票数,让曹操这一方感到不可小觑的压力。

    但曹操对学生会长的位置亦是志在必得,五虎将也挺曹操到底,想出“说曹操曹操到”为口号对抗。

    选举双方一时间变得旗鼓相当,结果殊难预料。

    投票当天,一番提心吊胆惊心动魄后,曹操以一票险胜吕布,成功连任会长!

    落选的吕布表面不动声色地恭喜曹操,暗中却趁着握手的机会与曹操斗起了内力。

    两人的手越握越紧,内力消长似乎不分上下,脩和殇却都感觉到吕布的内息渐渐有压迫之势。

    曹操靠近对吕布耳语一句:“吕布同学,如果你再继续运气,我就会知道你的武功路数。一旦我知道你的武功路数,我就能查出你的神秘背景。”

    吕布立时松手,垂着眼帘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冲动。

    “如果你敢做出伤害东汉书院的事情,我绝对加倍奉还。”

    “会长请放心。其实,我很喜欢东汉书院的。”

    “希望如此。”

    曹操和吕布的交锋以吕布的落败结束,但真正的争斗却连开始的号角都还没有吹响。无论银时空还是魔,亦或是,善与恶。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二章:【涟漪】 返回《想懂》目录 下一章:第四十四章:【靠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