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想懂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涟漪】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涟漪】

文/亦零
想懂 | 本章字数:4733 | | 想懂txt下载 | 想懂手机阅读
    “或许因为我是女生所以无法把大局看得多重。对我而言重要的在乎的只有两个人。只要存在一处安宁,银时空,甚至是铁时空毁灭也无所谓,比不过我哥,比不过你。”殇微微颔首,飘忽的视线背后是坚定。飘忽是因为知道脩将责任看得多重,坚定却是不改变自己的想法。大局重不过家人,对殇而言绝不会变。

    “殇……”脩也收回了视线,低头似乎在看课本眼神却是空洞,“守护时空是我的责任,维持时空秩序也是我的责任,我没有选择。”

    “那在你为时空牺牲之前记得喊停。”语气非常平静只是说道,殇没想过能改变脩的想法,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结束我们的关系,我无需为你而活,让我肆无忌惮。

    脩和殇都不会动摇自己的信念,但此时没有看向对方的他们都忽略了对方将手贴在心口的举动。

    为什么要争执这件事?

    打从一开始我们之间的交往就只是一个约定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交易。只是因为喜欢在身边的感觉所以用“我在你身边”交换“你在我身边”。不是谈恋爱,所以任何一方都可以随时喊停而不亏欠,因为从来就没有爱情所以不需要顾忌,因为就只是交易而不是爱就不会失控。

    为了感情疯魔,无论是脩还是殇都不允许。那样会让他们过去的十几年崩溃。

    脩坚持自己的责任所以不需要感情。

    殇在乎自己的世界所以不想他人作任何干涉。

    我不会去左右你,因为感情要用感情交换,我没有感情,你也不需要对我有。

    我不会干涉你的世界,所以你也没权利没理由来干涉我的世界,我的选择。

    正因为我们在一起也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所以才能放心交往,只有确保了安全我们才会安心。

    很怪,怪胎遇上一个已经是难得,所以真要有一个人在一起你就是最好的选择。

    关心、紧张、不想他受伤……理所当然,虽然我们不需要爱但不代表不需要放松的地方,好不容易碰上了怎么允许别人破坏?所以除了对方喊停就不会分手,而对方一旦喊停也绝不纠缠。我们多疑得很,动摇过一次绝不会再放松,那就只有分手了。

    至于心跳的紊乱,忽略吧,如果那是我们动摇的根本,那就只有当它不存在。

    根本不会信任所谓的爱那种虚无缥缈的存在,更不可能相信它会永恒。除了一瞬间达到死亡,没有回头路也没有未来,那样希望等于结束的剧情。

    或许真的只有在死前才会明白。

    在那之前,我只能说你是我有生之年愿意朝夕相处的唯一。

    在那之前,我只能说愿意将自己的力量交给你和你一起活下去。

    放在心口的手放下,脩和殇相视一笑,这相似便是他们在一起的主要原因,因为清楚所以安心放心。我们不懂喜欢在你身边和喜欢你之间有怎样的差距,反正没有意外我们会一直一起走下去。我愿意与你同生,至于爱不爱,会不会共死,不到临头谁知道?无所谓了。

    课后,貂蝉来对五虎等人道谢,关羽却一心对没能完成约定的事愧疚不已。虽然貂蝉劝说如果没有他们自己不会这么安全,关羽却依然甚至更加难以释怀。

    而在貂蝉离开后,为了买零食填肚子去外面绕了一圈的张飞回来却告诉众人他无意间听到吕布在和什么人汇报的通话。

    紧接着张飞来到一年级战班教室的曹操听到这话更加重了心中的忧虑,再加上自己一上午的调查居然都没能查出吕布的底细,这更让曹操不得不的怀疑是不是有人将吕布暗藏起来作为一步暗棋,这次是不是借救了貂蝉的机会潜入东汉书院意图对东汉书院不利?

    心有疑虑又担心不已的曹操向王允反应了对吕布的怀疑。但是宅心仁厚的王允却只认为是一向多疑的曹操太多心,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使得曹操就算心知吕布并不简单也只有在暗中对他保持戒备。

    另一方面,吕布借由贴身带刀侍卫的便利和貂蝉如影随形,再加上在定军山是吕布出现救了自己,一向单纯对谈恋爱最注重安全感的貂蝉对吕布自然颇有好感,两人之间的感情也是日益增加。

    与此同时,虽然失落为什么救了貂蝉的并不是自己也看出了吕布有所不对劲,但关羽觉得自己之所以会失约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能力不够强,所以整天努力上进。不止在武功上,就连学习上都拜托脩帮忙熬夜苦读时时刻刻书不离手。

    但是张飞却是另有打算,从小到大的交情让他知道关羽正直过了头说得难听点他就是个死脑子!一方面看不过去吕布的横插一刀一方面又迫切地想替自家二哥牵红线,于是拉着马超和黄忠跟踪吕布和貂蝉,想着观察顺便有机会就捣乱。

    “你就这么看着他们瞎闹?”从烤网上夹过一块烤好的肉吹了吹咬下一小口,殇想起最近这几天以张飞为首的几虎花样百出的情况,对身边目前还顶着人家“大哥”名头的脩说道。

    “好戏迭出,不看白不看。”小心翻着网上的食物以防烤焦,脩嘴角噙着笑没有半点担心。

    瞥一眼大厅中央的那一桌刚来的一对男女,再看看窗外的三只老虎,殇轻挑眉梢,道:“这戏有趣到让你来追剧?”

    “只是凑巧听到,顺便来吃吃看银时空的‘鸿门宴’如何?”看殇吃完了一块,脩从网上再夹了一块烤肉和几颗蔬菜放到殇的碗中,然后道。

    殇吃着送上门的食物也没再说什么。他们来得较早又坐在角落,自然没被那几位各有目标的发现,安安心心地填着肚子看着业余节目。

    貂蝉和吕布两个深情对视简直就是干柴烈火,看不下去张飞就叫黄忠在窗外用冰魄银针射吕布嘴边的那块肉想要吓吓他。

    没想到却被武功高强的吕布发现用筷子夹住并且当场拆穿三人躲在门外,还故意混淆说是他们在偷袭自己。

    不明究理的貂蝉对三人的行为气愤不已,叫上吕布便扬长而去。

    “哎哎哎!我们只是暗箭伤肉啊!别走啊!”

    “完蛋了啦!我们这次真的帮倒忙了啦!”

    看貂蝉那生气的样子明显给五虎整体扣了负分,张飞、马超、黄忠抓耳挠腮心急好心办坏事。

    “不行!我一定要挫挫那吕布的锐气!”但明显有人还是没学乖,一计不成再想一计就想往外追却被一碗水泼在了脸上。

    “谁?!哪个臭小子敢泼你张飞爷爷!”一抹脸怒骂着四下张望,正在气头上哪个不长眼的找揍!张飞正打算揪出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揍一顿再说,但循着水泼来的方向看见正慢悠悠放下空碗的自家大哥,张小飞火再大也只能自个儿再给自个儿浇一盆冷水熄了。

    看着一个两个三个乖乖地在同桌坐下,脩不温不火地说道:“背后偷袭还被拆穿,也该你们倒霉。”

    “不是嘛大哥!我们也只是想吓吓吕布,谁知道……”张飞委屈得很,他是真没想暗算吕布,只是伤那块到嘴边的肉吓人而已。

    “脩的意思是暗算就不能被发现,知道会被发现就不能丢了‘理’字。事先调查清楚对方实力非常重要,暗算可也是门技术活。”殇说着被脩用手指弹了一下额头,“疑惑”地看去。

    “我可没那意思,别教坏他们。”每次殇一多话绝对在打坏主意,脩注意到似乎有求学意思的三虎赶紧截止。别说秩序不秩序,就说真心话他是真不想改变五虎将的天真单纯正直乐观。

    殇吐吐舌头,止住话头赶走调皮安分吃饭。

    “不过殇有一句话没有说错。正确估算对方实力非常重要。三弟,我先前就说过天下很大,没有人能打遍天下无敌手,不要盲目。”五虎里面知道自己不是刘备的张飞和自己的关系可以说是最为靠近,但也因为如此脩也清楚张飞并不是莽夫只是容易暴躁。多听,多看,而不是只看直觉,那他才是真正地成长。

    眼见张飞听了脩的话之后可观地垂头丧气,马超忍不住帮腔:“大哥,飞也是关心羽而已。况且这件事我们也有份,要怪就怪我们三个。”

    “箭是我射的,要怪怪我。”黄忠也说道。

    五虎之间的义气相挺,真是无处不在。脩突然想叹气,美好的事物总带着危险,这份感情又何尝不是蒙住他们双眼的其中一层。

    “我没有责怪什么。只是要不要和吕布争貂蝉该是二弟决定,而不是你们。”脩无奈地以这一句做个结尾,自己还是尽量减少影响的好,况且语多必失。

    “可是大哥,二哥他根本就不会主动出击啊!”提到这个张飞倒是清楚得很。至少关羽那个烂好人不烂木头的在确实摆脱了对自己失约的愧疚失落之前绝对不会主动去追貂蝉!况且关羽那个对谈恋爱十窍通九的压根就不会追人吧!

    “很多事情都只有自己判断。你们还是听脩一句,别自作主张。”对于干涉他人决定这码事,无论是干涉还是被干涉殇都不觉得怎么好。只不过事不关己没那么明显的别扭。

    张飞还是有些不平之色却没说什么,黄忠在五虎之中又向来比较沉默,马超似乎在想什么,一阵沉默后突然一拍桌子:“啊!”

    “怎么了?”张飞和黄忠异口同声问道,脩和殇也投去了疑惑的视线。

    “那个,其实没什么关系。”马超尴尬一下,毕竟自己只是觉得殇的话有点不对劲总算发现了才突然叫起来,但好奇心满溢还是问了,“不过大嫂我之前就想问了,你为什么要叫大哥‘脩’啊?大哥无论是名还是字里面都没这个字啊?”

    呃——再度想起自己这个大哥是个替名的,而这个大嫂估计是大哥家乡来的叫的当然是大哥的真名,张飞背后的冷汗是一阵接一阵地冒。

    “行走江湖难免化名。我们认识的时候是这么叫,习惯了就没打算改。”殇倒是轻描淡写地解释了过去。无论是自己还是脩既然生活在黑暗和灰色地带化名这种东西自然缺不了,不说用了就丢的,就是执行任务的时候常用的都有好几个。

    “哦。”点头点头,世道这么乱有几个名字好像的确不奇怪噢。

    于是乎,原本的话题就被马超这么一个称呼问题带远了。

    当天安安分分地回了曹家大院,第二天准备去学校的时候除了关羽其他四虎竟然全都不见,不会多想的关羽只当兄弟们先去了学校,自己也准备去上学在学校总会见到。

    脩和殇想起昨天的事,真是不用想就知道那几只干什么去了。两人迅速眼神讨论,结果是脩借口殇不舒服让她免了上学,而殇自然是偷偷溜去吕布的上学必经路,准备见机行事。

    瞬间移动来到这里,吕布正在走来,张飞、马超、黄忠三人已经等着,却不见赵云,再仔细感应一下发现不远处待着。殇找了个视角最佳的地方藏身,再将手腕上的an解下,调出录影录音功能调整好放好位置,然后就等着外面的正戏上演。

    张飞、马超、黄忠,三人在银时空都已经是难得的高手,但吕布却更甚一筹。主动出击对战三虎却占尽上风进而将他们三人一一打败,甚至他自己还没受什么伤。

    在一招一式之间,殇也看出了吕布的确有些不对劲。他的招式正规并不阴险不像魔功,但他的内息中确实隐藏着一丝非常纯正的魔气,而且他自己对这魔气似乎毫无所觉,没有任何利用的样子倒像是做了根基,当真非常的怪异。

    皱着眉看着,就在三虎筋疲力尽的时候跟在后面的赵云也站了出来准备和吕布一战。但是两人并没有打成,意识到四虎跷课是来找吕布麻烦的关羽赶了过来,一起到来的还有脩以及貂蝉和小乔。

    看到眼前的状况,明白这场打斗一定是自家兄弟先引起的关羽给吕布道了歉。却没想到吕布竟然借机诬陷三虎说是他们三个围殴他一个,使得貂蝉还有小乔对五虎将整体都气愤难耐,扶着吕布头也不回地走远。

    看到这里算是结束,停止录影录音将自己的an戴回手腕,殇给脩传音之后便先回了曹家大院。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一章:【端倪】 返回《想懂》目录 下一章:第四十三章:【导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