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11097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楚家在政界上虽然谈不上一把手也算的上是二把手,在b市,楚宁是楚家的千金小姐,平常人讨好都来不及,怎么敢惹到她,楚辰东见她这个妹妹又跑回家,而且一脸生气的样子,除了苏城瑞那个男人,还有谁敢惹她?

    楚家因为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而且小宁自小没有妈妈,都是被他爸给带大的,楚辰东对这个妹妹也是非常宠爱,所以养成了楚宁霸道高傲的性子,之前她交过一个男朋友,不过在见到苏城瑞后完全给他迷倒了,毅然踹了前男友开始把城瑞当成目标,开始每天纠缠苏城瑞,不过他看清楚苏城瑞虽然不喜欢楚宁可是看中楚家的背景,小宁明知道苏城瑞不喜欢她,可还是要求要嫁给苏城瑞,所以在小宁的强烈要求下楚苏两家立即联姻了。

    “小宁,怎么了?”楚辰东有时候也在想是不是把这个妹妹给宠坏了,她对苏城瑞做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他以为小宁只是平时吃吃醋发发小火,没想到这次竟然直接拍侦探去查苏城瑞,任何一个男人在知道自己的妻子时时刻刻跟踪自己监控自己也受不了。不过作为小宁的哥哥,就算是小宁错了他也是站在小宁的立场,对苏城瑞只能表示同情。

    “哥,你这次一定得帮我,城瑞竟然和那个女人见面了,她有哪里比的上我了,而且就因为我在那个女人面前说了几句,城瑞因为那个女人竟然要和我离婚,而且离婚协议都送到我面前了,要不是乘机跑回来楚家,估计城瑞都让人逼我签字了,哥,你得帮我啊,要不,你打压苏家,让城瑞打消这个念头。对了,哥,还有那个女人,你也要帮我处理了。我可不想再看到城瑞与那个女人眉来眼去的。”楚宁气急败坏把心里想的全部说出来,她知道她哥最疼她,一定会帮她的。

    楚辰东听到他这个妹妹的话,心里有些失望,是男人就受不了威胁,更何况是一直被威胁,要是小宁再继续下去,苏城瑞恐怕宁愿和楚家闹翻也绝对要离这个婚了,至于小宁说的那个女人,他还真得调查调查,若是那个女人和苏城瑞的关系真像小宁说的这样,她也只会把人越推越远:“小宁,你这脾气也该改了,哪个男人受得了女人一直威胁,而且你看中苏城瑞也绝不希望他是个唯唯诺诺的男人,要是他真窝囊,恐怕你也看不上,苏城瑞的性格恐怕你比我更清楚,你要是一直威胁他,他宁愿与楚家决裂也要和你离婚!”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他必须让这个单纯的妹妹知道。

    楚宁一听到他哥的分析,立马心就慌了,要是她回去城瑞还是逼着她签字怎么办?她不想离,也不要离。楚宁立马抓住楚辰东的依旧,意料着急:“哥,那…我该怎么办?要是我现在回去,城瑞肯定会逼我签字的。”

    楚辰东眉头蹙起,对于从小到大给这个惹事的妹妹差屁股都已经习惯了,至于那个女人:“小宁,你说城瑞与什么样的女人?”

    话还没有说完,楚宁直接把手上的照片甩在楚辰东的面前,一想到城瑞对那个女人小心翼翼的态度,她就忍不住妒忌,她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城瑞呢?

    楚城东拿起一张张照片看,里面的那个像及了少年的人是女人?楚辰东眼底复杂看着照片里的女人,小脸精致却透着一股疏离,期间与苏城瑞很少眼神交汇,而且那个女人眉目清明看着苏城瑞,眼底没有丝毫的感情情绪,就像是对待一般的朋友,根本不像小宁说的眉来眼去。要是小宁之前不说,他只会当做两人是个普通朋友。楚辰东目光若有所思。

    “哥,你不是也看上照片上那个女人吧!”楚宁见他哥盯着照片上的那个女人视线丝毫没有移开,心里咯噔。平时她哥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因为楚家背景原因,不少女人围着他哥转,而且他哥长的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帅哥,现在从政了,也收敛不上,虽然明面上没有什么女性朋友,不过私底下还有固定联系的女人,楚宁脑袋一阵灵光,要是,她不是就不用烦着她靠近城瑞么,而且他哥一向女人多,也看不上那个女人,楚家也不会让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进门,最后她的结果只能是被人抛弃:“哥,要不你为了你妹靠近那个女人,让那个女人靠近你怎么样?”

    楚辰东脸色阴沉下来,他现在在政界上混,就像是行走在刀口,一个不小心,可不止是受伤。他这个妹妹竟然还让他往枪口上撞,这是太自私还是太单蠢!

    楚宁虽然知道他哥平时宠她,可也怕他严肃的样子,支支吾吾:“哥,你别生气了,我这不就是提个建议么?”

    “好了,那个女人你先别动,我先好好查一下她,再做决定,这b市,楚家还没法一手遮天,知道么?”他一向心思缜密,喜欢先查后动手,要是那个女人没有什么背景,他倒是可以好好敲打她一番。不过以小宁的性格,恐怕是小宁先引起的。

    “哥,那我现在怎么办?”

    “先在家呆着!”

    顾家那边,墨袭与湛言吃完了晚饭就打算先回去了,顾母一路抱着小瑾牵着言宝舍不得撒手,顾老爷子虽然也是舍不得他的几个曾孙子,可现在阿言原谅他了,他什么时候想见小瑾或是言宝,直接去学校看他们或是把人接到他住的地方也行,吃完晚饭就先离开了。

    顾父拍拍顾母的肩膀,抱起言宝,把言宝放在车内,小瑾也进了车内,两个小子小嘴里喊着爷爷奶奶,顾母眼眶忍不住又红了。至于小浅,湛言把小浅接回去,至于秦小言,本来打算让他一起去他们那边,不过秦小言想了想,还是打算先回家一趟,然后过些天和墨成一起去顾大哥和大嫂那里。

    小浅有了哥哥,可也舍不得小言,这四年里毕竟都是小言带小浅,怎么样都有感情。秦小言也舍不得小浅,好好和他说了几句,说过些天会去找他,才把小浅安抚好。

    顾父拍了拍墨袭的肩,让他经常带阿言与孩子回来,最好过些过些时候直接搬回来住。

    “大嫂,别忘了什么时候又江湖救急啊!”有这么厉害的大嫂不带出去可真是浪费,他啥时就要让他们好好看看大嫂的牌技,戳戳他们的锐气,闪瞎他们的眼睛,秦小言一想到那些个人和大嫂打过牌后的震惊表情,忍不住眉开眼笑起来。

    墨成拍拍秦小言的小脸,秦小言瞪了墨袭一眼,墨成见他爸妈还站在一旁,否则他可真要狠狠吻一下小言。

    湛言抱着小睿坐在驾驶座上,见她媳妇沉默的脸:“媳妇,你怎么了?”

    顾墨袭视线落在他乖宝身上,冷峻的面容变得柔和,之前他已经明明白白拒绝陈南,恐怕他会对顾家下手,这些日子,他已经让人从流岛派了一些人保护顾家和他乖宝,陈南这个人他不怕他明的,只不过这个人心眼太小,而且记仇,俗话说暗箭难防,他就担心陈南来阴的,而且过些日子,他已经打算先去东南亚一带,会会那个亚龙。亚麻黑手党主要势力还是在z国,亚龙现在帮着陈帮一起想吞了西北的地盘,西南的地盘虽然是块鸡肋,弃了又可惜。看来他要亲自过去一趟,不过现在还不急。

    “没事,乖宝,最近你注意别让什么人靠近言宝与小瑾。”

    湛言一转,就明白过来:“媳妇,你是指陈南恐怕会对顾家下手,而他这个人心眼窄小,恐怕会抓小瑾与言宝威胁?”

    顾墨袭眼底赞赏,点头,脸上严肃,漆黑的瞳仁透着一股冷意与寒意,陈帮他是迟早要收拾的,只不过现在还有些用处。眼底嗜血一闪而过,然后视线落在他乖宝身上柔和!

    “乖宝,别担心,我已经派人暗中保护言宝小瑾与小睿。”

    湛言眼底阴狠的眸子透着森冷,言宝与小瑾小睿就是她的逆鳞,要是陈帮敢动,她直接把陈帮给端了。

    “对了,媳妇,小睿身体检查结果怎么样?”上次是她和他媳妇一起带着小睿去检查身体,只不过这检查结果要最快也得三天之后才有消息。

    “别急,乖宝,等结果出来了,吴凡自然会告诉我们。”顾墨袭视线落在小睿身上,瞳仁变深。

    风娱娱乐公司,梅列西语倒是没想到选中的剧本竟然是秦宇亲手改编的,倒是有些意外。这文笔不错,让西语决定出演这部影片主要是这里的女主角的性格与阿言太过相像了,偶尔他几乎以为这剧本就是秦宇照着阿言的经历改编出来的,银色的眸子若有所思。

    秦宇刚知道梅列西语竟然签了星娱,简直让他吃了一惊,这星娱在b市就只能算是刚起步的上市娱乐公司,他倒是没想到王渠竟然还能让梅列西语和他们签约。就算这几年梅列西语极少出演影片,不过以他的人气随便签个公司也绝对比星娱好上非常多,而且据消息,之前梅列西语所属的经纪公司本打算在合约到期的时候继续和他续签合同,只是梅列西语拒绝了。

    而且上一次他们也有过合作,梅列西语演技精湛,要是真能够出演这部剧的主角,不管对他还是对风娱都是一件好事。

    “梅列,不知你现在考虑的怎么样。”虽然已经传了合同,不过他还是留了一手没有签约。只是让人知会了一声,他对这个剧本有兴趣。

    “不如,秦导先告诉我这个故事来源于什么灵感?真人故事改编还是其他?”梅列西语双腿交叠,半靠在背椅上,银色的眸子视线落在秦宇身上透着审视。若是这秦宇真敢拿阿言的经历改编成电影,连他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胆量,阿言的手段这个秦宇恐怕只了解一二,所以才这么大胆肆无忌惮。

    秦宇也看出梅列西语眼底的探究,他也没有否认,这剧本摆在面前,就是最好的证据,他也没什么好说的,挑眉:“梅列,难道你不好奇么?这些剧本里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你心里现在还想着蒙湛言,现在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让你了解,难道你想要错过?”这个故事情节是根据那个女人经历改编,唯一不同就是它结局美满,就算蒙湛言心里清楚,也不能质问他。这世上相似的情节多了去。而且他改编的有些不一样。

    秦宇说的没错,就算他把阿言给放下了,可是这心里还是有她,他可是把阿言对顾大少的感情看的清楚了,阿言心里没他,就算他再不依不饶,恐怕以后阿言只会选择拉开距离来保持他们之间的感情,而他相对爱情,更看重的是他与阿言重小一起的亲情,是兄弟,是朋友,更是亲人。

    “秦导,你这就是承认了,就像你说的,我对阿言的感情确实有些特别,不过这世上阿言只有一个,你确定其他女人能出演阿言这个角色?”有些人哪怕演技再如何精湛,有些气质气势是怎么也模仿不出来的,而且让其他女人来演,他觉得对阿言是种侮辱。

    梅列西语这句话完全戳中了秦宇的心窝,他已经挑选女主选了大半个月,不过满意的还真没有一个,那个女人的性格太难把握。不过他庆幸他选的故事段落改编不过只是她与臣熙大学时期的爱情故事,其他事情他可不敢拍,也没有人能演绎出那个女人的气势。而且那之后可牵涉道蒙家、顾家与其他家族。他也没这个胆子。

    “梅列,这只不过是一部学校期间的爱情故事,谁说非得是她的经历,只不过有些相像不是么?”要是那个女人质问他,他咬着牙不松口,剧本上的人物又没有明明白白写着蒙湛言这三个字!

    “秦导果然不愧是娱乐圈里混的,这弯弯绕绕想的可真多!”

    “这部剧我确实感兴趣,要是秦导能够挑选出让我满意的女主角,那这部戏我就接了。现在秦导是否可以告诉我剧本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他也想多了解阿言的过去。而且就算他不演,也有其他人演,那他还是宁愿自己演。

    秦宇之前虽然知道梅列西语有兴趣,但是让他接这部剧还是有些难度,现在他答应了,他也松了一口气。其实之前臣熙并不愿意把这个剧本拍出来,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夜间改变了决定,而且臣熙还帮他添了一些真实的情节,他看着臣熙的文笔,就可以感觉到他对那个女人的感情有多深:“这个么,到时候拍完我再说怎么样?”

    梅列西语看了秦宇点头答应。

    湛言回到别墅,可没忘了西语让她看的剧本,打开电脑,输了邮箱,直接把邮箱上的电子版直接打印出来,半靠在床头开始看。

    湛言看了剧本开头,脸色就开始沉了下来,继续翻开,等到看完一遍,这个剧本主要围绕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为了一见钟情的男人乔装成男人进大学,如何接近那个男人,让他爱上,被误会最后在一起的结局。除了结局那些情节每一个都似曾相识。

    湛言起身走到阳台,看着外面的风景,若不是这个剧本提醒,她早已把之前的事情已经忘了。已经九年了,那时候她年少轻狂,或许放在在五年前她会在乎这件事,或许直接对秦宇动手,可如今她有了她的媳妇,一切的事情与她没有丝毫关系。要是她自己再计较,那就只能说明她没有走出陆臣熙的阴影,对她或是她媳妇都不公平。

    第二天,梅列西语直接找阿言,他还想看看阿言对这个剧本的看法。没想到阿言倒是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倒是完全不在乎的样子。

    “阿言,你真的没有丝毫感觉?”刚开始他是好奇阿言看到这个剧本的反应还有些担心,可现在看到阿言淡漠的态度,他也知道自己想太的人,她绝不会与其他女人一样期期艾艾,她从来拿得起放得下,更不会为了一个男人束手束脚。

    “有什么感觉?你既然决定接演就去演吧,至于之前你让我帮你赛车部分,到时候我会过去。”

    “好。”

    顾墨袭处理好事情,进了卧室,见他乖宝站在阳台外,大步走过去从身后把人抱住。

    熟悉的气息迎面扑来,湛言没有回头就知道是她媳妇。头靠在他胸口,顾墨袭下巴轻轻摩挲他乖宝的发旋:“言宝他们已经去上学了?”

    自从上次小睿被带去学校对他有些效果之后,言宝和小瑾除了周末几乎每天都要把小睿带去学校,有言宝照顾,湛言也放心,“恩!”

    “乖宝,小睿的诊断报告吴凡已经拿过来了。”顾墨袭把手里的诊断书给她。

    湛言接过诊断报告,打开看了几眼。

    “小睿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以前注射的药剂直接让他的染色体有些改变体质也有些改变,最主要的表明在他的力道上,随着他年龄越来越大,恐怕他的力气也会越来越大,而且特别尽量避免对他的刺激,有时候恐怕他会控制不住自己。这也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表现越发明显。”

    湛言也看了一遍,突然问道:“你是说小睿很可能有潜在的精神分裂?”

    顾墨袭点头,眼底也有些担心:“乖宝,这种有潜在的精神分裂的人,往往是智商极高的人长期收到外界事物的刺激压迫导致精神分裂,他们大脑知道这种刺激压迫,但却无能无力,长期在这种环境下生存恐怕很容易造成性格的偏执。他智商极高,但情商却为零。”

    湛言也沉默了,顾墨袭知道这件事对她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打击,顾墨袭揽着他乖宝:“乖宝,别担心,小睿现在还小,还来的及时,有些人虽然有潜在的精神分裂,不过也有一生都没有发作的。”

    湛言点点头。转身揽着她媳妇,看来,她以后得多放些注意力在小睿身上。

    傍晚言宝与小瑾带着小睿回来,小瑾突然冲过来扑在湛言身上,湛言眼疾手快把人给接住,否则这小子一会摔倒,可有的痛了。

    “妈咪,小睿今天好厉害啊,今天老师出了一道题,小睿直接说出了答案,而且还对了。”

    “是么?”

    小瑾见他妈咪脸上没有丝毫高兴的样子,小脸疑惑,然后继续说道也解出了那道题目,小瑾想了半天,也算出了答案。”

    湛言摸摸小瑾的头,然后把小睿从言宝手中接过来。

    “妈咪,小睿也是天才么?”小瑾继续问道。

    湛言点点头,她宁愿小睿平凡一些。小睿不过只是跟着小瑾与言宝听课就能懂,可见小睿有多聪明。

    小瑾见他妈咪只是点头,没有说话,侧头看见他爹地,小脸立即兴奋跑过去,顾墨袭把小瑾直接抱起来。一脸宠溺。

    湛言见她媳妇宠小瑾的样子,摇摇头,牵着小睿与言宝走,小睿这个年纪早就会走路了,只不过之前看他脸色苍白的样子,倒是忽略了他比小瑾和言宝多大。现在也不能一直抱着。

    “妈咪,今天曾祖父有来学校看言宝小睿与小瑾。”

    湛言点点头,知道爷爷这是想曾孙子了,“言宝,你想去陪曾祖父么?”

    言宝点头,沉默了半响才道:“曾祖父人老了,言宝想去陪曾祖父说说话。”

    小瑾也插话:“妈咪,小瑾也要去!”

    “那行,周末我送你们两个过去。”多陪陪爷爷也好。

    晚上吃完饭,湛言抱着小睿重新把图画的书放在他眼前,让他自个翻着看,她坐在旁边,撑着头盯着。

    小睿的小脸还是苍白的很,似乎一直都是这么白,粉色的唇、红色的眸子显得特别突出精致,那双红色的眸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深深透亮。湛言陪着小睿看了几个小时的书,见他小脸有些困了,才抱着他上c睡觉。

    因为白天她媳妇说的那些话的影响,湛言再看小睿有些不同了,更多的是心疼和担心。摸摸他的小脑袋。

    小睿睁开圆溜溜的眸子盯着湛言脸瞧,看了一会,小身板直接扑到她身上,整个人像个树袋熊挂在她身上,特别是那双小手,特别喜欢揽着她的脖颈,她很少见到小睿笑,偶尔开心的时候,也是咧开小嘴,睁着圆溜溜的眸子盯着她瞧。

    顾墨袭进来的时候,看见他乖宝抱着小睿,眼眸一深,换了浴袍,湛言也看到她媳妇,想了想突然开口:“媳妇,要不以后让小睿跟我们一起睡?”

    顾墨袭还没看他乖宝对谁这么心软的时候,不过知道他乖宝是担心小睿,见那小子紧紧抱着他乖宝,占了他原本位置,挑挑眉,他可不想天天有个电灯泡:“乖宝,言宝会照顾好他。”

    第二天,刚吃完饭,就接到苏城瑞的电话,电话里他想约她出来一趟,湛言本来不想去,不过想到苏城瑞与她媳妇的关系,还是应约去了。还是在风雅咖啡厅。

    这次选的是靠窗的位置,她倒是很喜欢,抬眼就可以看到外面,一看到苏城瑞她也猜的到他想说的是什么。

    “阿言,上次抱歉了。”苏城瑞最不愿意让阿言看到的一幕还是让她看到了,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敢对阿言动手,他最讨厌女人威胁与跟踪,这女人全占了。他已经决定了要离婚。一想到那个女人眼底闪过厌恶。

    “没事。”湛言轻轻搅拌咖啡,脸色淡淡,苏城瑞虽然早就知道阿言不喜欢,可心里还是有些期盼他对于她是否有些忐忑不安,见她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就知道她对他没有丝毫感情,更不要说什么特别,

    以前是,现在也是,他还真是羡慕墨袭能够让她喜欢。掩盖出眼底的痛楚:“阿言,这些年你过的怎么样?”

    “不错!”

    “那就好。”那就好,明明之前有很多话要与她说,不过当真的坐在她面前,他突然觉得往常从容不迫的自己变得开始无措起来,苏城瑞苦笑,他早已经过了毛头小子的年纪,只不过在面对阿言的时候,依旧手足无措:“阿言,我打算离婚。”

    湛言抬眼看了他一眼,苏城瑞见阿言看他,忍不住手心冒汗,苏城瑞怕他误会:“这个决定我在三个月之前已经决定了,只能说我不适合她,而她也不适合我。”

    “哦。”湛言点点头,那个女人确实不怎么适合苏城瑞,她还真难想原来一个盛气凌人的苏少与那个女人平时的相处模式。不过这些事情都与她没有关系。想到那个女人的家世,眉头蹙了起来:“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我或是墨袭。”墨袭也不会看着苏家被楚家打压。就算苏家没有权,可是在政界的人脉也广。楚家想要打压楚家也要先掂量掂量。

    苏城瑞心口暖了起来,俊逸的脸没有皱眉,显得更加的英俊,眉宇间比以前也成熟了不少,身上有股气势,三十几岁的他身上有股成熟男人的魅力。湛言瞥了一眼,怪不得那个女人会喜欢上他。

    “阿言,谢了!”

    两人最后也没有谈什么,后面苏城瑞电话响了,他才有些不舍离开,湛言搅拌均匀了这杯咖啡,抿了一口。

    “这位小姐,是否我能坐在这里一会儿?”楚辰东他以前凭着长相还有家世在女人里也算是如鱼得水,而且他人虽然风liu,但真正与保持关系的女人只有几个。

    湛言眯起眼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眼前这个男人长的还不错,比起苏城瑞也不让堂皇,只不过她看多了她媳妇那张漂亮脸,对着眼前这个男人的长相没有丝毫感觉,她不想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接触,不过刚才小姐这两个字,倒是让她多看了他几眼,因为她从小被当成男人养大,身上完全没有丝毫一点像女人,这个男人却可以肯定她是女人,恐怕第一,这个男人有查她,第二别人告诉他的。不过这两者她更偏向后者,这个男人应该就是楚家的人。

    “坐!”

    楚辰东见这个女人视线在他身上淡淡巡逻了一圈后便不动声色收回视线,幽幽的眼底深沉让人猜不透她的想法,楚辰东心里有些诧异,他竟然猜不透眼前女人丝毫,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楚辰东坐下,喊了服务员让她上一杯咖啡,他这人比较喜欢喝浓咖啡:“这位小姐好像和刚才那个苏少和熟?”话里面带着试探。

    湛言抿了一杯咖啡,放在身前:“楚少想知道什么?”

    楚城东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直接猜到他的身份,不过想想以前他也经常出现花边新闻,或许这个女人以前见过他的相片,否则这个女人心机城府真是有些可怕了。

    “楚某只不过想知道这位小姐与苏少的关系。”楚辰东听了一下,见他面色没有丝毫的表情,赶紧解释道:“这位小姐别误会了,这位苏少是我的妹夫,所以我才关注多了一些,若是这位小姐不想回答,也没有关系!”

    湛言漫不经心看了一眼楚辰东,这个男人说话极有技巧,绅士委婉十足倒不像是审问,而是两个朋友之间普通的谈话,就连湛言也不得不承认与这个男人说话很舒服。手指轻轻敲着桌上:“要是我说我与苏少没有关系,楚少信么?”

    楚辰东惊讶一个女人在他面前轻松自在的说话,要知道他从政几年,身上早就有了一股威慑,没想到这个女人倒是不怕他,眼底有些兴趣,就算苏城瑞真的喜欢眼前的女人,他也无话可说。他的妹妹远远比不上面前这个女人。点头,勾唇:“当然!”

    “既然楚少已经得到答案了,那我也该走了。”

    “等等,我送你。”

    “不用。”走出门,看了眼手表,她该去小浅那里看看了。

    没走几步,身后传来车喇叭的声音,湛言回头就看见楚辰东把车直接停在旁边,拉下车窗:“你去哪里,我送你!”

    今天她没有开车过来,是让丁明落送她过来的,不过他临时有事,湛言直接让他先走。

    “大嫂。”秦小言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他大嫂,顿时急匆匆的跑过去,他本来准备打车去看看小浅的,这下碰到他大嫂有伴了。

    湛言这下也看到秦小言,见他喘着气:“大嫂,你是准备去看小浅的么?”

    湛言点头,秦小言一下子兴奋起来,他就猜到他大嫂也是去看小浅的,有个伴还是比较热闹:“大嫂,我们一起去把!”

    “墨成今天没有和你一起?”

    秦小言摇头解释:“墨成今天有些事情,所以没来。”秦小言也看到楚辰东,他也是认识楚辰东的,虽然有些不熟,不过这个楚辰东以前是个名副其实的花花大少,每天的娱乐头版与城瑞哥轮流上。他不会对大嫂有兴趣把?

    楚辰东并不认识秦小言,不过听见他喊这个女人大嫂,眼底诧异,原来她已经结婚了,打开车门,出来说道:“你们想去哪里,我送你们过去。”

    秦小言见打车也不容易,而且有他在,看谁敢打他大嫂的注意,抬头问道:“大嫂,要不我们做他的车把,这里离小浅的学校还有些远。”

    湛言也不矫情了,直接喝小言上车。

    楚辰东问了地址,开车大概过了四十分钟才到,这里的环境幽静而且不错,周围盆栽树木缭绕,而且空气清新。

    “大嫂,就是这里,我们进去吧!”秦小言见这一条路上车辆都很是,几乎都是学校专车接送,把楚辰东了一起拉扯进去。

    进了学校的门,到处可以听到隐隐的琴声。小浅因为钢琴极有天赋,他们专门的培训老师直接亲自一对一对小浅授课,所以小浅在另一侧幽静的钢琴房。

    走了一大段路,这里比较安静,看来那个老师对小浅确实偏爱,秦小言说到小浅就有一种自家孩子长大的感觉:“大嫂,你听过小浅谈的钢琴,可好听了。要不是在这方面实在是没有什么天赋,我还真想也报个培训班试试。”

    湛言侧头看秦小言,见他眉开眼笑,眼底都是对小浅的崇拜与关心,湛言抿唇笑了,秦小言是真的对小浅好,比她这个姐姐称职了不知多少。

    上了台阶,然后就一阵悠扬清澈的琴声传来,歌声透亮空灵,让人一听心情忍不住平复下来,秦小言激动的握着湛言的手腕:“大嫂,是小浅谈的,这首歌就是小浅谈的,真好听!”

    湛言视线落在秦小言握着他的手腕,秦小言也知道自己失态了,赶紧放开,平时他大嫂也不怎么喜欢别人碰她,见他大嫂视线一转,眼底温柔。

    透过窗,米色的窗帘挂在一边,里面的少年指节修长,骨节分明,从侧面看过去,他的脸庞精致,黑白条纹的衣服衬着整个人身材修长,气质优雅,要不是小言肯定,她还不敢相信里面那个少年她的小浅。

    楚辰东也忘了说话,呆愣愣的盯着里面那个少年的瞧,里面那个少年就像精灵一般,让他看了一眼过目不忘。

    等到琴声已经停了,湛言才回神走进去,秦小言见旁边这个男人还呆愣愣的盯着里面瞧,直接把人扯了进去。楚辰东这才回神。

    “小浅。”湛言走进去,宽敞的琴房就只有小浅一个人,淡淡打量了一眼周围,小浅听到他哥哥熟悉的声音侧头就看到湛言,整个人眼底带笑,冲了过来,小脸有些红:“哥哥,你来了?”早知道哥哥回来,他应该要弹那首他最拿手的歌。

    “小浅,真不错!”之前她父亲也和他提过小浅一些事情,小浅小时候发热烧坏了脑袋,智力还是停留在小时候的时期的事情。那时候她妈一直认为她父亲要对小浅下手,所以直接把人藏了起来,等找到送去医治的时候,有些太迟了。

    “哥哥,我还会弹其他的曲目,哥哥,你要不要听小浅弹?”小浅说完话,看到了秦小言,脸上的笑意更浓,你也来了?”

    秦小言拍拍小言的肩膀,见楚辰东目光灼热盯着小浅看,心底咯噔一声,他可没听说这楚少喜欢男人,应该是他想错了。

    小浅见旁边那个男人目光太过灼热,让他有些不怎么喜欢,直接忽视楚辰东,把湛言拉到琴边,要她听他继续弹。

    楚辰东苦笑,没想到他竟然还被人嫌弃,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忽视的如此彻底,他不过是觉得这个弹琴的少年的琴声与他人一样清澈,特别是那双眼睛,清澈的可以直接把人倒影在眼底。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干净的人,在他面前,他竟然有些自惭形秽的感觉。靠,这是什么该死的感觉。

    “哥哥,这首怎么样?”小浅问道,他觉得这首能够发挥出他最好的水平。

    楚辰东见小浅喊一个女人哥哥,顿时有些疑惑,秦小言看出了楚辰东的疑惑,其实他也疑惑过为什么小浅一直喊大嫂哥哥,不过后来听到大嫂手下都是喊大嫂“少爷”,他才明白小浅为什么这么喊。

    湛言见小浅只要一接触到钢琴整个人立即变了一个人一般,成为一个优雅的少年立即坐在钢琴前,要是不与小浅靠近,其他人绝不会觉得察觉到小浅心智不全。不得不承认小浅再弹琴上很有天赋。琴声空灵清澈。

    等小浅谈完,楚辰东立即拍掌叫好:“小浅,真不错!”今天的琴声是他听过最特别的最好听的。

    小浅这下视线落在楚辰动身上,楚辰东一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睛,竟然有些说不出话了,心口有些紧张,小浅侧,他是谁?”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顾家甜蜜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五救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