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顾家甜蜜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顾家甜蜜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11106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湛言摸摸小浅脑袋,她这个姐姐太失职了,四年没有见过小浅,没想到小浅还是依旧这么想她,走过去抱着小浅,小浅浑身一震,哥哥抱了他么?以前都是他主动抱着哥哥,今天哥哥抱着他,是不是代表哥哥也非常想他?

    “哥哥,你想小浅么?”小浅明亮黑色眼珠子带着期盼又带着一丝小心翼翼,五官柔和,哥哥,你真想小浅么,小浅等了好久,为什么你之前见了小浅都不带小浅走。

    “想,很想!”她怎么会不想,只不过小浅性子不适合蒙家,也不适合她身边,呆她身边,危险太多。一次两次她可以保护他,但若是她什么时候不呢?

    “哥哥,小浅也想你。非常想!”原来哥哥也这么想他!要是哥哥这么想他,他就不生气了。

    秦小言看到湛言,可爱小脸眉开眼笑:“大嫂,我也想你!”

    湛言看了一眼小言,拍拍他肩膀,唇边牵起淡淡笑:“小言,你倒是一点也没有变。”

    “大嫂,这次回来了,你就不要再走了吧!以前你和哥都是住家里,现也搬回来吧!”墨成这话戳道顾母心窝了,听到墨成这么说,顾母脸上也紧张了,生怕阿言拒绝。她千盼万盼就希望阿言能够和墨袭回来,一家团团圆圆。

    湛言也看到顾母一脸紧张,她也不是没想过以后搬回来,只不过现不行,现她与墨袭还有些事情:“妈,你别担心,等事情忙完了,我和墨袭就搬回来住。而且以后每周我让人带小瑾和言宝回顾家陪您好么?”

    听到湛言话,顾母也不是不失望,不过这个答案也算是不错了,至少阿言愿意回到顾家。顾母点点头,只要以后他们多回家,她也就满足了,人老了,她就希望家人都一起:“阿言,既然你有自己思考,妈也不说什么了,不管怎么样,外面总归只是外面,这里才是你家,有空多带小瑾和言宝一起来看妈。”

    “好!”

    车尾声从门口传来,顾母让墨成去看看谁来了,这时候门口顾老拄着拐杖一步步走过来,视线紧紧落小瑾与言宝脸上没有丝毫移开,然后落到湛言身上,眼底愧疚:“阿言!”

    “爷爷!”既然回到顾家,就算以前有什么不,她也应该忘记,何况眼前这个老人是她媳妇乎人,而且以后她也是顾家人,再去计较,只会让她媳妇为难。

    浑浊双眼突然瞪大,顾老爷子身子猛一顿,阿言,刚才他没有听错?阿言,竟然喊了他爷爷?顾老爷子拄着拐杖手一抖,差点握不住拐杖,阿言,真喊了他爷爷,顾老爷子老泪纵横:“阿言…。你喊。什么?”

    “爷爷!”湛言重复一遍。

    “阿言。”顾老爷子脸色激动涨红一片,这辈子他以为阿言再也肯原谅他了,没想到阿言竟然愿意肯喊他爷爷,既然阿言喊他爷爷,就是原谅他了,以前他做错了那么多,阿言还肯原谅他,真是好孩子,真是个难得好孩子。

    陈德见顾老激动都走不稳了,刚想扶着顾老,湛言先一步扶住顾老:“爷爷,以前事情我们不再去想,关键是以后!”

    顾老爷子见湛言扶着他,嘴唇颤了又颤,拍拍她手,点点头:“好好,关键是以后。”

    “曾祖父。”小瑾看见顾老爷子,猛冲过来抱着顾老爷子腿,小嘴甜像是抹了蜜:“曾祖父,小瑾好想你!”

    顾老爷子看到小瑾,那张满是皱纹小脸是笑呵呵笑起来,低头就要把小瑾抱起来。

    “爷爷,小瑾很重,还是以后抱吧!”湛言也是从墨成口中知道顾老爷子近身体有些不好,才忍不住开口。

    “没事,没事,我曾孙子,曾孙子怎么能抱不起呢?”顾老把小瑾抱起来,满是皱纹脸贴小瑾脸上,小瑾也不嫌弃,咯吱咯吱笑个不停。

    “我曾孙子啊,曾祖父真想你。”顾老不是个把感情擅长表达外人,可是看到小瑾一时不能自持,抖着手摸着小瑾小脸,呵呵笑着,脸上开心激动。当年自从阿言走后,他以为这辈子都没办法再抱到曾孙子了,没想到阿言不仅把言宝送回来,而且四年后还带着小瑾回来。

    “曾祖父!”言宝也走过来,相对于小瑾,言宝倒是比小瑾见顾老爷子次数多。而且性格比小瑾加内敛。

    顾老爷子看到言宝也非常高兴,每当看到那张和墨袭极像脸,顾老爷子就软到心里,以前墨袭也是沉沉稳稳喊着他爷爷,言宝不仅这样貌像墨袭,就连这性格都像足了墨袭,此时顾老爷子恨不得一手一个,把小瑾和言宝都抱怀里,只不过这人真老了,如今抱着小瑾都有些吃力:“言宝,我言宝!”

    “爷爷,饭菜都已经准备差不多了。我们先过去坐着边聊吧!”墨成提意见。

    “好好,别让我乖曾孙子饿了。”顾老爷子抱着小瑾,一边牵着言宝走到饭桌上。

    小睿瞪圆溜溜眼珠子盯着顾老瞧,顾老坐下来也看到了小睿:“阿言,这是…?”

    “爷爷,小睿是我领养孩子。”

    “不错,这个孩子不错!”顾老一看到小睿也喜欢上了,原本顾母抱着小睿,此时小睿不想要别人抱,小身子往湛言身上扑,湛言抿唇柔和一笑,直接把人接过来,顾母直接把言宝抱着怀里,言宝好不容易被奶奶抱着,原本有些严肃小脸也缓和下来。

    顾母看了门口又看了一眼湛言忍不住问道:“阿言,这墨袭什么时候回来啊!”

    “妈,你别急,哥了,刚才哥还给我打了个电话呢?”墨成知道他妈这是太想他哥了,这四年他哥只回来一两次,每次他哥一走,他妈肯定要掉眼泪。

    墨成话音刚落,门口车声响起来,顾母激动了,顾老爷子也激动了,顾母抱着言宝直接起身刚要去门口瞧瞧,就瞧见墨袭从门口走进来,顾老爷子看到墨袭,身子猛一震。

    顾墨袭也看到顾老爷子,深邃瞳仁一深,喊了一声:“爷爷!”

    顾母看到墨袭进来,眼泪止不住哗啦啦流了出来,顾父一旁安慰拍拍顾母肩膀,墨袭回来了就好,墨袭回来了就好!

    “墨袭,回来了?”顾老爷子以为再见到墨袭有许多话要说,可是嘴唇抖了抖,半响一句话也说不出。

    小瑾看到他爹地来了,从顾老爷子膝盖跳下来,扑到墨袭身上,浅蓝色眼珠咕噜咕噜转,抬起可爱小脸,看墨袭心口柔软:“爹地!”他想爹地抱着他。

    墨袭怎么会看不出小瑾小心思呢?直接把人给捞起,胖嘟嘟小手勾着墨袭脖颈,小瑾小脸贴墨袭脸上,墨袭视线落他乖宝脸上,然后回答:“恩,爷爷。”

    墨袭抱着小瑾坐湛言旁边,看了一眼顾母,眼底有些愧疚:“爸,妈,我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了,回来就好了!”顾母抹了眼泪,当年知道墨袭进了魂岛,她直接吓昏倒了,几年没有墨袭消息,每天过心惊肉跳。还好墨袭平安回来了。

    “妈,对不起!”

    顾母原本刚抹完眼泪差点又落下,看着怀里言宝,现她儿子回来了,儿媳妇也回来了,孙子也有了,他还有什么不满足。擦干眼泪笑了笑:“以后可别让妈担心了,好好和阿言过日子,争取今年给妈再生个孙女。妈就满足了。”墨袭与阿言女儿也不知道会像谁?

    这一顿饭所有人都吃开心,顾母知道言宝与小瑾喜欢吃辣子鸡丁,早早就准备了两盘,每个各一盘放他们眼前,任他们吃。

    言宝安静吃也不做声,动作不缓不慢,优雅十足,湛言时不时给言宝夹菜,言宝抬眼看他妈咪,小嘴忍不住一咧,露出洁白小牙齿。

    或许是因为气氛好,湛言夹了几块豆腐放小睿小嘴里,小睿抿着小嘴吃了一口,还想再吃,苍白小手直接抓碗里,湛言被小睿举动弄哭笑不得。

    “妈…咪…吃…。”小睿口齿不清,湛言还是听清楚小睿声音,身子猛一阵,小睿说话了,小睿竟然说话了。

    顾墨袭也听到小睿声音,挑眉看向他乖宝那边,小瑾见小睿开口说话了,小嘴嘟起:“爹地,小睿会说话了耶!”

    湛言拿纸擦了擦小睿手,言宝边夹了一块豆腐递到小睿嘴巴,小睿睁着圆溜溜眼珠子盯着言宝瞧张口吞嘴里。言宝见小睿吃了,小脸也有些激动:“妈咪,小睿吃东西了。”

    顾母听到小睿声音,神色有些疑惑,湛言稍微解释了一番,顾母才点头往小碗里多夹了菜给小睿。

    “小睿,再说一遍!”

    小睿红色眼珠子盯着那碗豆腐,小手指着,含含糊糊说了:“吃!”

    看来这些日子努力还是有用,平时家里,她偶尔抱着小睿照着图片念字,又让小瑾和言宝带小睿去学校,还真有些效果。

    湛言示范夹了一遍,让小睿自己用筷子。小睿拿起筷子还真有模有样夹了起来,要不是阿言知道这是小睿第一次用筷子,她还真有些不相信小睿没有用过筷子。等吃完,小嘴咬着碗,时不时咯吱咯吱响着。

    顾母见了笑了,饭桌上一直帮着小睿夹菜。湛言偶尔勺一勺饭喂到小嘴里,小睿砸砸小嘴,一口一口咽下。整顿饭吃下来,小肚子都吃撑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嗝。湛言才停下喂饭了。

    “妈咪,我抱着小睿,你吃饭吧!”言宝见他妈咪一直喂着小睿都没有吃饭,顿时有些心疼了。

    “没事,言宝吃,妈咪刚才已经吃饱了。”湛言摸摸言宝头,都说女儿是贴心袄,她言宝比起女儿还贴心。

    一顿饭吃完,墨袭跟着顾老去了书房,小浅吃完一直跟湛言身边也不走:“哥哥,小浅会谈钢琴了哦?”

    “是么?什么时候哥哥去听小浅弹琴好么?”小浅坐她旁边,小脸冲着他笑。侧头突然看向言宝:“言宝,你想学弹钢琴么?舅舅教你!”

    他不想弹钢琴,他想变强大。不过言宝见他舅舅样子不忍心拒绝:“舅舅,你有空时候再教言宝!”

    秦小言坐另一边,把小浅这几年事情都说了一遍,还把小浅音乐上特别有天赋事说了一遍,湛言有些意外,看着小浅那张单纯笑脸,心里对小言非常感激,这四年都是小言陪着小浅,她才放心。

    “小言,你和墨成怎么样了?”

    秦小言小小虎牙露出,可爱脸上有些红晕,支支吾吾半天:“就那样!”这四年就像是做梦一样,若是刚开始对墨成感情是心动,现真是分不开了,也不想分开。

    湛言见小言害羞样子,抿唇一笑,小言害羞她还真是少见啊!秦小言见大嫂盯着他瞧,有些不好意思了,顿时转移话题:“大嫂,啥时再帮我杀个几盘不!”有大嫂,看那几个小子还能赢他么?

    湛言明白小言意思,让她打牌么?她也乐意,点头同意,这么久了,那几个小子恐怕都忘了她。

    “大嫂,你真答应了?”小言高兴跳起来,有他大嫂,一切手到擒来。

    要不是他大嫂靠是记忆力,他还想拜师学艺呢?

    手机铃声响起,湛言让言宝抱着小睿,拿起手机走到外面接电话。

    “阿言,有没有想我?”

    低沉性感磁性声音响起,不是秦若凡又是谁,湛言眉头微蹙,沉默没有说话。

    “阿言,我好想你!”

    低低声音分不清是真是假,秦若凡这个男人性格多变,而且极其危险,要不是合作上有些事情,她绝对不想和他扯上关系。刚想挂了电话。

    手机对面秦若凡声音突然再次响起:“阿言,要是你敢此时挂了电话,我现马上去顾家找你!”

    “秦若凡,你到底想干什么?”眼底有些不耐烦,她也不管秦若凡是真喜欢她还是假喜欢她,都和她没有关系。

    “阿言,我想抱你。”到后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你喝酒了?”

    “阿言,你喜欢什么姿势!”说完这句,秦若凡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哐”一声,什么砸地上,发出巨响。

    危险眯起双眼,刚要开口,秦若凡继续说道:“阿言,尤家对你下手,我已经替你把人给杀了,阿言,你要怎么怎么感谢我?”

    “你喝醉了,我们以后再谈。”说完直接挂了电话,眼底复杂,秦若凡,你到底怎么想?

    东南亚秦家,秦容一进大厅,就见秦少浅蓝色眸子迷离带着一丝痛楚一闪而过,“砰”一声,直接捏碎酒杯,鲜红血从他手腕下流出,阿言,你心怎么就这么硬?浅蓝色眸子眯起,他想要东西还没有得不到到,若是后得不到,他宁愿毁了。

    “秦少,您怎么了?”自从秦少认识那个蒙湛言就开始改变,秦容叹了口气,那个女人只有顾大少一个男人,怎么会把秦少放心上?他还见过秦少这么乎过一个女人。

    秦若凡半靠真皮沙发上,重拿过红酒继续满上,鲜红酒明亮灯光下折射一道红光,高脚杯里杯子随着手上动作一晃一晃,荡起一层层波纹,眯起眼:“秦容,你觉得我怎么样?”

    “秦少…”秦容瞪大眼睛不知该说些什么。

    “其他女人哪个不是我勾勾手指就爱上我?只有那个女人。”浅蓝色眸子幽幽,蒙湛言,你想和那个男人好好过日子,休想!休想!

    “秦少,您是不是喜欢……”她,秦容想问,可看着那双阴寒蓝色眸子,他不敢说出口。

    “喜欢?”秦若凡挑眉,他会喜欢一个女人?眼底阴寒冷光闪过,眉梢一股森森寒意,秦容脸色一白,薄唇勾起一抹讽刺笑容:“你觉得我会爱上一个女人?”他只不过不甘心而已,那个女人他势必得,他想把她狠狠压身下,看着她求饶。

    “秦少!”秦容脸色苍白,现秦少越来越喜怒不定,心思也越来越难以捉摸。

    “下去!”

    “是!”

    湛言挂了电话,一双大手从她身后环绕,熟悉额男性气息迎面扑来。顾墨袭下巴摩挲他乖宝发旋,他一看到他乖宝忍不住就想抱她亲她:“乖宝!”

    “媳妇!”湛言转身双手环绕抱住墨袭腰。

    顾墨袭捧着他乖宝脸,温热气息喷她脸颊,一股酒气迎面扑来,湛言蹙了蹙眉:“媳妇,你喝了多少酒?”

    “乖宝,你尝尝!”低头舌长驱直入,拖着他乖宝舌不住允吸,往她口中喂着他口中津虑,湛言尝到有股酒气味道,忍不住皱起小脸。

    等过了几分钟,顾墨袭才停下,见他乖宝微皱小脸,低低笑了几声。

    “乖宝怎么样?”要是平时顾墨袭一看到乖宝皱眉样子便开始心疼起来,不过今天他突然想让她尝尝他嘴里酒味。

    湛言平时很少喝酒,也不是不会喝,见她媳妇笑了起来,也知道他是笑她自己,其实她媳妇口中酒味并不打,而且有些浓烈香味,她只是不怎么喜欢酒味。砸砸嘴:“还好!”

    顾墨袭眼眸幽深了几分,他乖宝砸嘴样子倒是和刚才小睿有些相像,其实刚才那个吻也有几分惩罚意味,刚才他乖宝所有注意可都集中小睿身上,他忍不住吃醋妒忌了,要不是顾家,他早就把他乖宝抱上楼了。他可不许他乖宝乎其他比他还重要,大手轻轻摸着他乖宝小腹,他马上让他乖宝生个女儿来分散那几个小子注意力,只要有了女儿,他们就不会再这么缠着他乖宝了。

    “乖宝,你说这里有没有我们女儿?”大手摸完还轻轻按了几下。

    湛言没想到她媳妇突然话锋一转转到孩子身上,现已经有了三个孩子,再多了她可带不来:“媳妇,应该还没有吧!”

    “怎么会没有?”顾墨袭脸上带着几分疑惑,原本深邃眸子竟然明亮灯光下有了几分邪气,薄唇勾起,显得特别性感而诱huo,然后低头他乖宝耳边低语了几句,湛言耳根立即红了起来。

    顾墨袭见他乖宝耳根红了起来,而且脸颊有些红扑扑样子,抿着粉色唇,粉色唇灯光下润着一些色泽,顾墨袭顿时喉咙干渴了起来,眼底越来越幽深,直接把人给捞起来,湛言猝不及防被墨袭抱起来,身体一顿,双手顺着环住他脖颈。一想到这里还是顾家顿时整张脸都有些热:“媳妇,你先放下我好么,小睿他们还等着我呢?”

    “乖宝,你是我!”顾墨袭可不管,现他想要他乖宝,恨不得把人揉身体里,直接把人抱起上楼。

    幸好她媳妇走是另外一条道,没什么人,顾墨袭踹开房门,整个人直接把人压墙上,狠狠吻了上去,唇齿相缠,“嘶”一声扣子应声而落。

    湛言紧紧搂着墨袭脖颈力道越发紧了,咬着唇,心里还想着小睿他们,要是她一会儿睡了,谁照顾他们。

    顾墨袭见他乖宝分神样子,忍不住直接她下唇咬了一口,湛言抽了口气,有些疼,都不知道有没有破皮。顾墨袭用舌头微微舔来了几下,语气霸道**:“乖宝,不准分心!”她是他,只能是他一个人。

    “媳妇,小睿他。”话还没有说完,顾墨袭低头重堵住了他乖宝嘴,握着她腰上力道加大,他乖宝现只能想着他,其他谁也不许。

    湛言被她媳妇吻晕乎乎,脑袋里面空白一片,渐渐也开始回应起来。顾墨袭见他乖宝回应才满意,抱着人边走边往床上走去。

    等墨袭分开,湛言喘了口气,突然想到什么:“媳妇,你和爷爷还好么?”刚才见她媳妇跟着爷爷走,她还担心呢,不过见她媳妇现状态她才放下了心里几分担心。

    “不准分心!”见他乖宝还能想着其他事情,顾墨袭还真有些挫败。

    “媳妇,一会儿好么,现真不行,一会儿我还得帮小睿言宝他们洗澡呢?”湛言靠她媳妇胸口,熟悉气息让她很安心。见她媳妇蹙起眉头,低头亲了亲他薄唇。

    顾墨袭低哑声音夜色中显得特别低沉,脸色阴沉,握着他乖宝腰命令:“以后不准和那几个小子一起洗澡。”她是他一人,要洗只能和他一起。要不是小瑾脱口而出,他还不知道,等他乖宝回来时候看她怎么罚她。

    湛言没想到她媳妇知道了,见她媳妇脸色不好,显然是吃醋了样子,心口反而觉得甜蜜,赶紧点头答应。

    粗粝指腹按着她粉色唇,深邃眸子幽光一闪而过:“还有这里也是我,不准其他人碰!”

    湛言继续点头。

    “乖宝,你是我!”

    “恩,媳妇,你也是我!”湛言脱口而出。

    墨袭听到他乖宝话,薄唇勾起笑了起来,才放她起身,让她下去。

    湛言好不容易出了门,下楼见小睿言宝几个玩高兴,看了时间也不早了,把几个带去洗澡了。

    湛言让几个脱下衣服,一起洗澡,言宝和小瑾自己会洗,湛言现就帮小睿洗,可能是晚上吃有些多,小睿不时打着哈欠显然是有些困了。

    湛言蹲地上,小瑾眼尖看到他妈咪脖颈上印子,顿时忍不住,爹地又咬妈咪了。”

    湛言脸上突然一僵,言宝也看到了,小手摸她脖颈上,小脸心疼纠结起来:“妈咪,疼么?”

    小瑾凑上小脑袋,抱着湛言脖颈低头用力吹气,婴儿肥小脸肉嘟嘟,鼓起小脸吹起,是显得肉呼呼可爱很:“妈咪,小瑾帮你呼呼!”呼呼就不会疼了。

    言宝绷着一张小脸显得整张小脸越发严肃起来,黑色眸子一闪,沉默没有说过,等到湛言帮他们几个穿好衣服要出去时候,言宝抬起小脸突然道:“妈咪,言宝今晚和你睡好么?”

    “妈咪,小瑾也要和妈咪睡!”小瑾已经很久没有和妈咪一起睡了。

    小睿沉默埋着小脸她肩窝,睁开圆溜溜眼珠子看了看言宝和小瑾,又看了看他妈咪,小手抱紧了。

    “行!”

    顾墨袭慵懒半靠身上c边等着他乖宝,没想到还等到了几个小子,小瑾看到他爹地,拔腿跳上c,往他爹地身上爬,幽幽眸睁开,一脸漫不经心瞥了他乖宝一眼,湛言被她媳妇看有些心惊肉跳,刚打好草稿也往了,支支吾吾:“媳妇,这……人多睡起来比较热闹。”

    顾墨袭大手把小瑾揽怀里,低头他小脸上亲了几口,小瑾小脸开心笑了起来,湛言见小瑾如今是看到他爹地就往他爹地身上爬,而且对她媳妇还有黏趋势,心里也有些吃醋了,这小子她可是从小带大,没想到如今倒好,看到他爹地完全往了她这个妈咪了。

    “爹地,你什么时候陪小瑾一起打枪枪好么?”

    “好。”顾墨袭一脸宠溺抱着这个儿子,什么条件都毫不犹豫答应。

    湛言见自己身上有些湿了,准备好浴袍让他们自己这里玩,她先去洗个澡,言宝这次有点小经验了,转身跟着他妈咪:“妈咪,言宝陪你!”

    话音刚落,湛言一下子就察觉到她媳妇灼热中带着危险眸光,脸上一僵,赶紧拒绝言宝,不过言宝不为所动,守门口倒像是个小骑士一样,小胳膊腿往门口一站还真有几分气势,小脸认真。

    顾墨袭见言宝样子抿唇一笑,这个儿子他倒是没想到会这么黏着他乖宝,而且有一天还为了乖宝防备他。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言宝,过来!”

    言宝听到他爹地喊他,黑色瞳仁透亮,小脸绷着,又纠结有矛盾看着他爹地,他喜欢爹地,喜欢妈咪,可为什么爹地一直咬他妈咪,不行,他要保护妈咪。

    言宝迈着小步子一步步稳稳上前走到墨袭面前,声音软濡喊了一声:“爹地!”

    “言宝,过来和小睿一起玩。”

    言宝摇摇头,他还得守着妈咪。

    “言宝有什么要和爹地说?”墨袭摸着这个从小带到大孩子,嗓音里有股惯有温柔。

    言宝苦着小脸摇摇头,小瑾陪着小睿咯吱咯吱笑完,小嘴嘟起:是怕爹地再咬妈咪!”

    顾墨袭一愣,还真没想过是这个原因。言宝见小瑾帮他说出口,粉雕玉琢小脸想了很久,过了半响才说道:“爹地,言宝不要妹妹了,爹地不要咬妈咪好么?”

    顾墨袭忍不住薄唇勾起笑了起来,眼底幽光闪过:“言宝,你妈咪喜欢爹地咬,而且还很舒服哦?”

    言宝瞪大眼睛不敢置信,被咬了,怎么会舒服。

    “言宝一会儿可以问问你妈咪哦?”

    言宝呆愣完,咬着唇继续像个小骑士守门口。湛言洗完打开门就看到言宝小身板挺直站门口。湛言看到言宝整颗心都是软乎乎厉害,直接把言宝抱起来,亲了亲他脸颊,言宝见他妈咪出来了,想到他爹地说,沉默了一会儿:“妈咪,爹地说,妈咪喜欢被爹地咬,而且很舒服是么?”

    湛言脸色一僵,尴尬厉害,抬眼见她媳妇带着促狭笑意看她,顿时耳根忍不住红了起来,知道这是她媳妇和言宝说,额上冒汗:“嗯,差不多吧!”

    “乖宝,差不多是什么意思,言宝可不明白哦?”顾墨袭一脸漫不经心,浑身一股邪意,衬着整张脸是平添了几分魅惑,修长指节轻轻敲着床头桌上,发出一声声有节奏声音,让湛言显得越发紧张起来,明亮灯光散他轮廓,双腿交叠,优雅天成,身上穿着白色衬衫扣开了几颗露出精致锁骨,性感无比。

    湛言见言宝小脸还是疑惑,只要硬着头皮点头:“恩,不疼!”

    言宝似懂非懂点点头。小脸也不纠结了,搂着湛言脖子,小脸埋她肩窝:“妈咪,言宝想和你一起睡!”

    “好!”言宝还没有提出过什么条件呢,只要看到这张小脸期盼渴望样子,湛言就开始心软厉害了。抬眼见她媳妇幽幽眸光直直盯她身上,湛言抱着言宝一紧,避开她媳妇眸光。

    小瑾现反而喜欢缠着她媳妇,让他和他爹地睡一起,小瑾也乐意,小睿睡中间,湛言睡言宝旁边,幸好这张床够大,否则还真没法容下他们这么多人。

    今晚大家玩都有些高兴了,几个孩子没过一会儿就已经睡着了,湛言也困了,抱着言宝闭上眼睛也睡了。

    夜色越来越深,湛言闭着眼睡有些不稳,只觉得自己后半夜一直海里被波浪卷起一直摇晃厉害,终于抱住了浮木,不过身子晃了加用力了。

    湛言忍不住睁开眼,就感觉到一具火热身体贴她身后,熟悉气息迎面扑来。温热呼吸不时喷她耳边。而且她还抱着言宝。

    “乖宝,我乖宝!”过了好一会儿,身后男人才停下。湛言也没有想到她媳妇竟然这么大胆。

    顾墨袭也知道他乖宝醒了,翻过她身子从正面抱着她,额上冒着汗,见她咬着唇,低头忍不住她唇上亲了几下,声音沙哑厉害:“乖宝,别咬,我心疼。”

    顾墨袭见他乖宝脸上有些倦意,拍拍她后背让她睡。也没有再继续折腾。

    早晨小瑾起来早,除了小睿,其他人相继醒来,小瑾睁开浅蓝色眸子,见他爹地和他妈咪睡一起,而他自己一个人睡着,顿时小脸有些不高兴了:“爹地,你不是和小瑾睡一起么?怎么和妈咪睡一起了?”小瑾小脸想了半响突然道:“爹地,原来你睡姿这么不好,怪不得妈一起睡!”

    顾墨袭自顾起身,见他乖宝一副想笑样子,薄唇勾起,也不管身体是不是光裸,一件一件穿起衣服,随意一个动作,漫不经心带这样优雅,显得特别赏心悦目。

    小瑾现也习惯自己穿衣服了,不过他喜欢他爹地帮他穿,顾墨袭穿好衣服便把言宝抱坐膝盖上,帮他穿衣服。

    虽然言宝和小瑾都是她孩子,显然她媳妇偏袒小瑾一些,看言宝自己穿衣服,湛言也不想让言宝委屈,帮他穿起了衣服,还套了一件白色小外套,现天气温度不稳,还是多穿一件比较保险。

    湛言看着言宝,五官漂亮过分,只不过小脸习惯性紧绷,那双眸子看着人时候透着一股疏离,抿着唇,站着不动有几分气势,看着真是漂亮极了。

    言宝被他妈咪看有些紧张了,咬着下唇,小脸红扑扑可爱,圆脸又有些婴儿肥,湛言心软忍不住亲了又亲。小瑾见他妈咪,小脸凑上去给他爹地亲,墨袭也不忍让小瑾失望,他脸颊上亲了几口。

    帮小瑾穿好衣服后,小睿也醒了,小身子往湛言身上扑,湛言手疾眼接住,否则真直接扑到地上了。也亲了亲小睿脸。小睿咧开小嘴对着湛言笑,突然开口:“妈…。咪…”

    湛言激动了,这是小睿说第三句话了,抱着小睿忍不住表扬了几句。小睿红色眸子直直盯着她看,小脸讨好贴她脸颊轻轻摩挲。

    大家一起下去了,今天是周末,湛言见顾母自打言宝和小瑾小睿出来,脸上笑都没停过,轮流抱着几个孩子,舍不得放手,顾老爷子昨晚也没有回去,昨晚过后,整个人神清气爽气色看起来也好了不好,抱着小睿,又让小瑾坐他膝盖上,小瑾提什么要求都乐呵呵答应,言宝也懂事坐旁边陪着顾老爷子。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西语电话,湛言接起电话,然后就听到西语声音响起:“阿言,我看中了个剧本,要不发给你瞧瞧。”

    “行,不过我现没有空,你发电子档给我,晚上再看。”湛言看了一眼孩子边说道。

    “可以,我觉得这个剧本有些意思!这是秦宇传给我剧本,阿言,你说我要不要接这部戏?”其实他过了一遍,这部剧中女主角性格与阿言一模一样,他朦朦胧胧能够猜出点什么。

    “喜欢就接,我不干涉!”

    “阿言,我发现这剧本女主角性格还真有些像你!”梅列西语半开玩笑说道:“要不,阿言你演女主角怎么样?”

    “滚!”她对演戏可没有兴趣。

    “阿言,那我就接了这部戏。我对这部戏还真有些感兴趣。”

    湛言抿了抿唇,觉得今天西语有些奇怪,然后就听到对面继续说道:“阿言,我已经签了合同传真过去了。”

    “你自己决定!”

    “阿言,我觉得这部剧里有些赛车部分,要不你帮忙指导一下?”要是说起赛车,谁能比上阿言?

    “可以!到时你开始拍戏时候我过去看你,给我发个地址。”湛言后面听着西语又扯了几句,然后才挂了电话!

    楚宁被苏城瑞上次拖回去之后,苏城瑞当天直接让律师把离婚协议给拿过来,甩楚宁面前,楚宁以前虽然一直喊着离婚,可是也没见苏城瑞怎么样,可是这次竟然要她马上签离婚协议,楚宁怕了,这次是真怕了,她是真喜欢苏城瑞,不管这个男人曾经有多花心,她只想要独占他,可是没想到却让她无意发现这个男人竟然喜欢上别人,她这么高傲人怎么受得了,她死也不肯签,那个女人她也不会放过,当晚直接跑回楚家了。

    本书由 ,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回顾家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