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娇龙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061.泪湿巾

章节目录 061.泪湿巾

文/宁怡
娇龙 | 本章字数:3692 | | 娇龙txt下载 | 娇龙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这簪刺不死人的,小心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的。”杨珍拔出女护卫的短剑,扔到杨依依跟前“真要求死,用这个,往脖子上一抹,一了百了。”

    杨依依晕倒地上。不知道是装晕,还是被吓晕过去。

    杨珍叫人把杨依依弄醒,架起来就要送出将军府。

    “贱人,我跟你拼了。”大夫人拔出簪,不顾一切朝杨珍冲过来。杨珍示意女护卫们挡住大夫人,命人继续把杨依依架走。

    大夫人一招不行,再出新招。她捡起地上的短剑,架到自己脖子上,疯狂叫喊:“快放了依依,马上放了她。你们要带走她,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短剑在大夫人白皙的脖子上,划出一道浅浅的伤痕,红红的血珠正渗出来。

    杨珍只得叫人放开杨依依。以杨珍对徐世杰的了解,丈夫是非常在意母亲的,大夫人要是真的抹脖子死了,会严重影响夫妻情感的。

    大夫人又用自己的死相威胁,逼迫杨珍退出福禄堂。

    杨珍只得暂时回芙蓉居,叫人看守福禄堂。

    正午时候,送进福禄堂的饭菜都被原封不动地送出来。大夫人绝食了,除非杨珍答应她的要求,否则她绝不吃东西。

    杨珍气得够呛,对身旁的杨妈妈等人说:“一个个的都是以死相逼。她们都不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我又在意什么。我要是给福禄堂送去一包砒霜的话......”

    “大奶奶,这样的话说不得。”杨妈妈急忙制止。杨妈妈四下张望,看清身旁只有青莲和翠莲两个侍候,她松了一口气,都是可以相信的人,不必担心大奶奶的话会传扬出去。杨妈妈劝说道:“大奶奶,要不你就答应了吧。你这样跟婆婆对着干,大爷就是不吱声,心中也会有想法的。”

    不提徐世杰还好,一提他杨珍更加来气:“他能有什么想法!要不是他自己做的好事,会惹来这些麻烦吗。他要是敢纳了表妹,这将军府我也不想呆下去了,看到这些人就恶心。”

    “唉,大奶奶,离开将军府,你又能够到哪里去?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王府再有权势,已经不再是你的家”

    杨妈妈苦苦相劝:“大奶奶,暂且退一步。你不想看到那个贱人,多的是办法,在大户人家里,小妾人不慎落水死的,生病去世的,多的是。”

    杨珍摇头:“要是留她在将军府,以后我要时时提防她,还要设法除去她,我不想把精力都浪费在这上面。再说了,跟别人共用一个丈夫,我恶心。要留下那个贱人,她以后有个三长两短,不管是不是我做的,人们都会算到我头上。你们说,大夫人会善罢干休吗?我要是任由那贱人逍遥,有大夫人替贱人撑腰,我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

    无论如何,不能答应让那杨依依留下为妾。要是徐家一定要留下杨依依,杨珍情愿离开将军府,带着珲哥儿另过。有权有势有银子,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离开男人照样过日子。

    世子妃来将军府,转告了王妃安慰的话,又悄悄劝说:“妹妹,跟婆婆这样僵持下去,总不是办法。不如这样,你爽快答应了,再暗中给那贱人喝下绝子汤。没有儿女傍身,贱人她能蹦达几年,最后还不是躲在小院子里自生自灭。

    这确实是富贵人家正室收拾小妾常用方法。可杨珍不想采用,用这方法收拾贱人,耗费大多的时间和精力,杨珍耗费不起,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傍晚,徐世杰从外面回来,走进二门听说母亲弄伤了脖子,正闹绝食,吓得朝福禄堂奔跑。昔日雍容华贵的母亲,面容憔悴病态奄奄躺在床上,看得徐世杰心如刀割。

    大夫人拉住儿子的手,泪水流个不停:“杰儿呀,母亲让你为难了。我曾想着,你舅舅一大家子就剩下依依这点骨血了,那孩子又是柔弱的,嫁到别人家容易被欺负。把她留在身边,时时看到,我才放心。我万万没有想到,你那媳妇......”

    徐世杰不想听母亲继续往下说,打断了她的话:“母亲,你想多了。表妹就是嫁到别人家,有我们照应,谁敢欺负她。”

    大夫人哭得更厉害:“杰儿,事到如今,你还,还打算让她嫁到别人家?依依还能嫁到别人家吗?”

    徐世杰不说话了。他知道母亲所希望的,可是他不想为母亲和表妹的过错买单。

    大夫人哭哭啼啼:“杰儿,你们夫妻和睦,母亲打心里高兴。我要留下依依侍候你,除了不放心她嫁到别人家,更想着以后让依依的一个儿子姓杨,继承杨家的香火,让你那些惨死的舅舅们一年四季有人拜祭。杰儿,母亲这份私心,除了让依依做你的人,是没办法实现的。依依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哥哥们?”

    大夫人是越哭越伤心。

    徐世杰越听越不是滋味。

    大夫人哀求徐世杰,让杨依依顶着妾室的名份,在将军府安居。不求生儿育女享受富贵,只求得一偏僻小院,衣食无忧过一辈子。为求得儿子答应,大夫人甚至于挣扎下床,要给儿子磕头。

    徐世杰流泪扶母亲回床上,叫人传来饭菜,劝说母亲进食。可是,大夫人坚决不吃,说杨依依没有活路,她没脸独自活下去。

    徐世杰没法说服母亲,心情沉重离开福禄堂。

    芙蓉居里。

    杨珍听说徐世杰一回府,就朝福禄堂奔去,不再侍候,与珲哥儿先进晚餐。

    晚饭后,杨珍与侍候的人在正房里看珲哥儿玩耍。往日,这是夫妻二人约定的亲子时间,现在只有杨珍一人看珲哥儿打闹。小孩子不知道大人的烦忧,玩躲猫猫时现少了父亲,就吵着要找父亲,杨珍哄他教玩拍手游戏。珲哥儿对这新游戏玩得乐此不疲,杨珍却是心不在焉地应付。

    徐世杰回来,珲哥儿兴奋地扑过去。徐世杰抱起儿子,交给奶娘田氏,要她抱珲哥儿到别的地方去。珲哥儿拉着门把手不放,哭闹起来。徐世杰恼火,粗暴地拉开孩子的手,挥手叫人抱走。

    杨珍看不得有人拿孩子出气,冷冷地说:“别人心疼不心疼儿子,我不知道。我是看不得孩子伤心的。”说完,杨珍从田氏手中接过珲哥儿,一同到别处去了。

    孩子睡着了。杨珍回到卧室,看到徐世杰躺在床上呆。

    杨珍沉默不语,静听徐世杰喋喋不休地说大夫人过去的不容易,说大夫人留表妹在将军府的苦衷,最后恳求妻子同意母亲的要求,安排一个偏僻的小院落,让表妹在那里安居。

    “说了半天,是要留下那贱人做你的小妾。”杨珍冷笑起来。丈夫的出尔反尔让她难受,让她恼火。

    徐世杰无奈:“珍珍,这么多年的夫妻,我的心意难道你还不明白?让表妹留下来,只是为了安抚母亲。珍珍,你要相信我,我是绝对不会踏进那院落一步,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杨珍痛苦摇头:“不,我不能相信你。你明明知道婆婆别有用心,你还是听从她的话晚上去贱人那里。你今天清早还说,这事交由我处置,晚上回来你就要我听从婆婆的安排。你叫我怎么敢再相信你?只要让那贱人留下来,有婆婆撑腰,她有的是办法让你亲近,有的是办法替你生儿育女......”杨珍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间渗出来。

    如果,当初没有听从他的甜言蜜语,坚持在外面不回来,自由自在地遨游,哪里会有这些糟心事。

    如果现在带着珲哥儿离开,习惯了父亲陪伴的孩子,没有了父亲,他会难过多久?

    “珍珍,求求你了,别再逼母亲了,行吗?她今天没有吃过一点东西。母亲一把年纪,她的身体会受不住的。”

    “徐世杰,请你弄清楚,是你母亲在逼我。她用自己的死来逼迫我,达到让贱人做妾的目的。”

    “珍珍,难道我们眼睁睁看母亲死去?不过是给表妹一个空头名份,不过是让出一个小院落。”

    “不,我要是退了这一步,她们总有理由逼迫我让步。我会退到无处可退,那时我......”

    ......

    徐世杰为妻子不体谅自己的难处、不相信自己的忠诚生气。杨珍为丈夫居然想答应纳妾火、伤心。一时激愤时的出言不逊,被怒火烧得失去理智的以牙还牙,让争吵在升级,让矛盾在激化。

    徐世杰抄起梳妆台上的镜子,狠狠摔在地上,然后大步离开。

    杨珍厉声叫喊:“站住!”

    向外走的人应声停步。

    “徐世杰,我再说一遍。你要是坚持留下那个贱人,那我走。整天提心吊胆的,担心你那母亲又和贱人联手使诡计,担心你经受不住诱惑对她动情。这样的日子我过不了。要是有朝一日目睹你跟那贱人卿卿我我,我会崩溃,我会狂,我会忍不住血洗这将军府。”

    徐世杰听完,一言不地走了。

    夜深了,杨珍仍是难以入睡。

    为什么?!

    使阴谋诡计的不是我,在丈夫的心眼里,我却是逼迫他母亲要他母亲死的恶人。

    那个柔情似水的丈夫哪里去了?

    那个誓说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痴情人哪里去了?

    泪水,打湿了枕巾。

    
(快捷键 ←)上一章:060.不留情 返回《娇龙》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