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水浒我为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怒和尚阵战急先锋

第一百八十七章 怒和尚阵战急先锋

文/熊彪
水浒我为王 | 本章字数:2493 | | 水浒我为王txt下载 | 水浒我为王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背义之人索超出来!”

    异日上午,官军大营外一阵喧嚣,仔细分辨,却是在叫骂一个叫索超的,除了关胜、郝思文、宣赞三人之外,官军上下,都是一阵惊诧,不知道营中那位叫索超的人物是怎么得罪了梁山人等,惹得梁山人马堵在大门外如此叫骂。

    关胜将索超请进中军大帐,也并未向麾下众将介绍他的身份,只是向索超说道:“索先锋,梁山人马在营外如此叫嚣搦战,我等若是避不出战,怕是有伤我军军心士气,不知先锋······”

    话虽未尽,索超却是已经听得明白,关胜这是对自己还存有疑心,要让自己交投名状。便索性说道:“都指挥使言之有理,出战之事,索某责无旁贷,只是我此次来得仓促,只拿了兵器来,其余衣甲、战马一样未带,这······”

    “这个不妨,衣甲战马之类,营中自有,这便叫人给先锋找合用的来。”

    索超点了点头,也没再做推辞。

    不一时,士卒取来衣甲,为索超披挂上,索超取了自己的金蘸斧,与众将一起走到营门口,骑上士卒牵来的战马,熟悉片刻,对关胜点了点头,说道:“开门吧。”

    关胜也骑上一匹战马,对索超言道:“我为先锋压阵。”随即吩咐军士打开了军营大门。

    索超打头,关胜领着十来名亲卫跟着,一行人打马出了军营。

    关胜看时,只见梁山人马与昨日却是一般阵容,不过看认旗,领头之人却不是寨主李瑾,而是花和尚鲁智深和豹子头林冲两位头领。

    见索超出营,一身缁衣,满面怒容的鲁智深戟指怒骂道:“索超,你这无耻背义之人!我家寨主看你武艺不错,山上众兄弟也都以为你是义气好汉,这才邀你一道上山聚义,若非如此,大名城下便已经叫尔殒命!尔既已上山,寨主对你也是委以重任,如今却又背义下山,真个叫人齿冷!”

    他声音本就洪亮,如今更是含怒而发,直如洪钟大吕一边,却是将声音传得老远,听在索超的和关胜耳中,说话之人就似在耳边一般。

    索超也不愿受此等辱骂,大声回道:“哼!自古官贼不两立,我索超乃是大名府管军提辖使,既食朝廷俸禄,自当为君王效忠,我上山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岂能真与尔等水贼草寇称兄道弟!?官军前来剿贼,索某反正下山,岂不是正途?我也奉劝你们一句,尔等最好早日束手就擒,免得徒伤性命!”

    “好!好!好!”鲁智深怒极反笑,说道,“洒家今日倒是要看看,你索超这一腔‘忠心热血’,到底是个什么颜色?”说完,一驱胯下战马,直直朝着索超冲过来。

    “正要与尔见个高下!”索超也是怒气勃发,举起金蘸斧,上前与鲁智深战作一团。

    鲁智深手中的水磨禅杖,索超掌上的金蘸大斧,只从兵器就能看得出来,两人走的都是大开大合的路子,接下来就该是硬碰硬了。果然,两匹战马一合,禅杖与战斧便开始激烈碰撞起来,半点花俏也没有。

    斗了三十合不到,“铛!”的一声,索超横斧,接住了鲁智深当头砸下的禅杖,虽然虎口被震得发麻,却也并非不能力敌。真正让索超觉得憋屈难受的,却是胯下战马的表现。

    这战马不过是营中寻常战马,不比宝马名驹,索超与鲁智深又是直来直往,硬碰硬地角力,这战马吃不住索超与鲁智深两人的力道,到了现在,竟是脊骨连着四条腿都是有些发颤。“直娘贼!战马快不行了!”索超格开了鲁智深下压的禅杖,心中暗骂。往日战场上从来都是一往无前的急先锋,此时此刻,竟是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再过十合,两人兵器相交,一时却是没有分开,开始角力起来。

    “唏律律”,片刻之后,索超所乘的战马终是吃不住力道,前腿一软,竟是跪倒了。索超猝不及防,从战马身上摔下,落得个灰头土脸。

    “索超回营!”关胜怕索超有失,见他落马,立时一声大喝,打马向中间两人冲过去。

    索超从马上摔下,立刻回过神来,先是打着滚躲过鲁智深的禅杖,拉开一点距离之后,立即起身,听了关胜吩咐,也不管战马了,当即便要退走,鲁智深哪里能愿意?催动战马,便要上前追赶。

    “哒哒哒······”

    正在此时,却听梁山军阵之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声军令:“传寨主军令,马军第一营正将林冲、步军第一营正将鲁智深,立刻带兵回山,不得拖延!”

    鲁智深只作未闻,理也不理,还要催马上前,来人却是已经驾马冲到了阵前,马上之人,却不正是如今充当了李瑾亲卫头目的沈睿?一勒战马,沈睿随即举起手中宝剑,大声朝着鲁智深喊道:“鲁智深,寨主宝剑在此,你要违抗军令不成!?”

    鲁智深朝着索超的方向啐了一口,恨恨道:“直娘贼!”随即一脸无奈愤恨之色,转头朝着沈睿喊道:“鲁智深遵寨主之令!”话语中的怨气却是让人听得明了。说完,鲁智深拨转马头,回阵而去。

    关胜已经接应上了索超,见此,也没有追赶上去,只是看着梁山人马收兵退走。

    “先锋辛苦了,身体可曾受伤?”

    索超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回道:“谢都指挥使关心,只是战马失蹄,虽然狼狈了一些,受伤倒是不曾,败阵伤了军心,请都指挥使责罚。”

    关胜跳下战马,拍了拍索超的肩膀,说道:“战马不堪用,非先锋之罪也。何况先锋也不是我营中之将,哪里谈得上责罚?你没受伤就好,要是先锋损伤一二,真个叫人过意不去。”

    “都指挥使言重了。”

    见索超没有受伤,关胜也暂时放下了心,转头看着远去的梁山军马,关胜半眯着自己的一双丹凤眼,幽幽地说道:“看样子,梁山上下,也未见得就是铁板一块啊。”

    “都指挥使是明眼人。”索超赞了关胜一句,接着说道,“梁山聚义厅中,头领、头目众多,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众人口头上虽说是以义气相聚,以李瑾为首。李瑾本事自然是有的,不过毕竟不过是弱冠之年,众人面上奉他为主,心中是否真的服气,怕是没有几个人知道。”

    “看来先锋这一个月来,在梁山上却是没有白待,将梁山上上下下都看得清楚明白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六章 急先锋趁夜入军营 返回《水浒我为王》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八章 夜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