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战地狂医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十章 年关

正文 第十章 年关

文/匪袭
战地狂医 | 本章字数:3285 | | 战地狂医txt下载 | 战地狂医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历史彷如战场上碾压敌人毫不留情的铮铮铁蹄,依旧毫不阻塞的向前推进,距离那挑起为结束华夏被殖民上百年引发全面抗争的事变只有一步之遥,不过在那晨光柔煦笼罩着的山村人家似乎没有这种疑虑,经过雕琢略去朴质的陈大海还是光着膀子,摆出马步驾驶稳稳当当的站在院子中央,额头微微的汗意似乎是在对周围的天寒地冻作着嘲讽。

    年关将近,不管是远在山边的落阳村还是相比之下颇为繁华的青阳县城都是一片喜气洋洋,即使再穷苦的人家也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家孩子添置新的衣服,给几分的铜角压在孩子们的枕头底下,希求来年有个好日子,让孩子们茁壮成长。

    这温煦的晨曦笼罩下的山村人家,同样是充满了喜洋洋的气氛,黄泥坯房门前贴着两张陈映萱从村子七八里外教书老先生那儿借来笔墨,由粗通书法的叶振兵费尽心思写就的春联——“一家和睦一家福,四季平安四季春”,横批万象更新。

    山里人家不求得家财万贯,金榜题名,能令家中幸福美满,和睦团结已是难能可贵,倒是叶振兵提着教书老先生珍藏是否真是狼毫的狼毫毛笔,沉思半天,一挥而就,到底只是粗通书法,写出来的字颇有瑕疵,一改先前羞涩躲避换做开朗的陈映萱在一旁拍手叫好。

    自从那日教训了几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不开眼小子,懂得狗仗人势有仇必报这个道理的张奶奶忧心了几天,只是不管那牙尖嘴利的杨老婆子还是脑子还没长相好上几分的二娃子似乎偃旗息鼓,没了半分踪迹,加上此时年关将近,喜气洋洋,还有给这两个小娃娃讲通了事情,老人家的心头总是一片填满胸臆的喜气。

    经过那一役,陈映萱这小妮子似乎转变了性子,跟在叶振兵身旁倒是没了从前的半点羞涩,见了在一旁指点自家弟弟练拳久了,便送上一碗糖水,累了就第一个上来帮着擦汗,看的一旁已粗通人情世故的陈大河心里委屈,蹲着马步压着水碗,流着汗也不见有人上来给自己擦汗。

    只是理通了自己心意的叶振兵并没有拒绝,任由小姑娘给自己捶背擦汗,曦光下小妮子殷勤的模样闪闪发亮,小麦色的脸颊微微发红却是更显得另一种气质,用张奶奶的话来说就是自家闺女长大了,像个女人,是该出嫁的时候了,每当这时饶是陈映萱开朗没了拘束也有点吃不消,偷偷瞧了眼叶振兵的揶揄表情,一片红霞愣是腾地飞上来,赶紧跑远了。

    年关将近总是喜事,不甘寂寞的张奶奶瞧见前几日这两个小娃娃在山路上略显矜持的表现之后,想着喜上加喜,心头深藏已久的想法便浮现出来,回家还没多久便拉着自家闺女和叶振兵进屋子里长谈,老人家是过来人,倒是没有像教书先生那般吊书袋,说话直来直往,不外乎是将自家的闺女交给你了,做男人的就应该好好疼女人。

    相比秀气的脸颊绯红,不安分的水灵眼眸不停偷瞧身旁男人表情的小妮子,叶振兵倒是没有过多的表现,只是那张比起黄埔军校独占鳌头英气逼人的徐士诚都要不逊色的脸上有些古怪,他对这个对自己有事没事就嘘寒问暖,变着法子跟自己聊天的女孩讨厌不起来,反而有着一种莫名的情绪。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接受了现代教育二十几年的叶振兵没有古人那种风雅的心怀,只要喜欢的女子便不管年纪大小都趋之若鹜,陈家小女初长成,光滑温润的脸蛋配上窈窕可人的身段仿佛树上生得最饱满的果子也不过是初长成,十八岁的年华正是人生最光辉时刻的开端,叶振兵不希望为了自己不明不白的情绪而害了人家一生。

    沉默良久,身旁心情忐忑,乱如麻绳的小妮子脸上绯红渐渐褪去,小麦色发亮的小脸也没了先前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而是紧张的瞧着一旁默不作声的男人。

    张奶奶多瞧了两眼眼前虽然只相识一月有余但却颇为喜欢的孩子,有看了一旁脸色忐忑的自家闺女,笑道:“这事倒是做奶奶的太过着急了,振兵奶奶也不逼你,你倒是可以好好想想,奶奶是过来人,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萱子虽然出身不好但她是个好孩子!”

    老人家以退为进,但叶振兵对身旁在前世不过高中二三年级,在这个时代却早已可以成为好几个孩子娘的小妮子带着复杂的情绪,说不上铭心刻骨的爱恋,更不是毫不在意的亵玩,只是不想伤害,如此简单的一个道理,换过来说便是想要保护,仿佛想通了什么事情,叶振兵沉默不语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心乱如麻却不知该说什么的小妮子苍白紧张的的表情忽然一愕,一双明亮水灵的眼眸瞪大,只见身旁似乎对奶奶的提议有着不同想法的男人忽然握住她冰凉的小手:“萱子,我叶振兵发誓一定好好保护你!”

    从小在山里长大的陈映萱不知道什么是山盟海誓,什么是海枯石烂,那些沉浸在鸳鸯蝴蝶中的少爷千金嘴里的莺声笑语在小妮子眼里都比不上眼前男人握着自己的小手,郑重说出的承诺,不管这个承诺她要等几年,小妮子觉得自己可能不会有一句怨言。

    盘坐在床上的老人喜笑颜开,不管这个年关能不能吃到自家闺女的喜酒,她没有太多的执念,倒是这年关喜上加喜便是跑不了了,作为过来人看着眼前两个小娃娃握着手,女孩羞涩不堪,男孩郑重严肃,令她她想起自己年轻时候被老爹为钱卖到山村来,倒是没有那么好的福气。

    老人家揶揄道:“哎呦,还真甜,甜到我这个老婆子都掉牙了!”

    羞不可耐的小妮子虽然真情意切,却是受不了奶奶的揶揄,那种脸色由红到白再到绯红的小脸着实难以招架,带着山里女孩特有的活泼天真,羞得赶紧跑出去拨弄炉灶里只剩下灰烬的柴火,想要平复一下心乱如麻的心情。

    老人家也是心情大好,作为过来人总算没看错人,笑呵呵的道:“振兵,萱子是个好女孩,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她!”

    将人生大事一瞬间尘埃落定的叶振兵回过神:“我知道了。”世事无常,即便是掌握经纬之才的人都无法揣测,前世在老两口眼中一直如无踪浮萍一般波澜不定的婚事便在这晨光温煦的山村人家里尘埃落定了。

    …………6^^6…………

    接下来的几天,距离年关越来越近,山里那片番薯地早已打理清楚,叶振兵带着陈大河有空便去即便是天寒地冻,百花杀尽的东日里也是一片苍翠欲滴的山林间砍柴,碰着不开眼的野猪山狍,便是它们倒霉,院子里耍把式,光是站马步便要花去一半时光的陈大河抓住机会。

    几式本讲究柔美写意的太极被这愣小子生生打成千古以来多说外家实则主内形外刚猛无比的八极气势,一头饿了不知多久,凶性大发择人而噬的野猪被一记肩靠,撞得“哼哧哼哧”两声,滚出好几米远。

    向来担心自家弟弟在林子里闯祸出事,总让他砍完柴就回来的陈映萱放心的让自家男人带着去林子里砍柴,见识过叶大哥的拳脚出手和安稳的性子,加上那日在奶奶屋里的那句郑重承诺,情窦初开的小妮早就将自己那颗砰砰直跳的心意紧紧牵在那男人身上,那一声略显生分的叶大哥也变成了振兵哥,心头空出的那块被自家男人的模样填满,哪里知道他会带着自家弟弟竟然会在林子里跟向来秋冬两季最为凶性的野猪玩把式。

    一击便打得野猪痛得直哼哧,就算不用把式光凭力气就能拿下野猪的陈大河颇为兴奋,见惯了总是冷着脸看自己耍把式的叶大哥露出一丝赞许的笑容,信心大增。

    不要命的野猪在原地哼哧两声,猛然朝着陈大河飞扑过来,讲求借力打力的太极把式陈大河牢记在心,压低身子,借势拉住野猪的腿脚往后一扔,顺带加上一脚,直接踹在野猪的肚子上,野猪在空中嘶吼一声,去势凶猛,直接砸在树干上,树叶簌簌直落,在地上翻滚两圈挣扎一下,便不再动静。

    轻松拿捏一头野猪生死的陈大河只是在额头擦了擦薄汗,没半点用把式干翻野猪的欣喜,毫不拘束的坐在草地上,被叶振兵雕琢的粗通世事的陈大河好奇的问道:“哥,你真的要娶我姐?”

    叶振兵瞧了打心底想要保护自家姐姐的陈大河纯澈的眼眸一眼,也跟着他没啥规矩的坐在地上,笑道:“真的,比你最爱吃的野猪肉还真!”

    被叶振兵教育的怕了的愣小子破天荒的咧开嘴,傻笑的点点头,叶振兵摸了摸他的后脑勺:“过两天下山办年货,买你姐姐最喜欢的糖人!”

    陈大河笑呵呵的说:“好!”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章 打狗和感情 返回《战地狂医》目录 下一章:第十一章 福兮祸所依(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