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夺爱成瘾,天赐小妻乖乖嫁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437章 453道一首《 鸢尾缘 》(9)其乐融融,完结!

章节目录 第437章 453道一首《 鸢尾缘 》(9)其乐融融,完结!

文/明玉1314
推荐阅读:
    李霍与几个专家为包馨儿做过体检后得出结论,包馨儿身体已无大碍,只是她的眼睛。︾|

    重度撞击引起包馨儿颅内出血,有一个黄豆大的血块压迫着包馨儿视觉神经,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个血块没有被吸收分毫,但是也没排除以后被慢慢吸收的情况,手术取出血块成功的几率不小,有百分之二十,可如果手术失败,包馨儿有可能终生失明,再也没有重见光明的机会。

    这一次,齐阎直接否决了手术,他不允许有任何的风险再发生在她身上。

    天黑了,包馨儿吃了些东西,躺下不久便睡着了,齐阎坐在床边,拉着她温暖了一些的小手,一刻也不敢松开。

    轻抚着她的发丝,眼里只有她酣睡的模样,她微微抿着唇,这嘴唇的颜色粉嫩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样苍白。

    他没有将体检的真实结论告诉她,而是骗她说,治愈的几率为零,她没有吭声,眸光亦没有波动,所以他也猜不透她的心思,是失落不甘,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

    “馨儿,我对你的爱更纯粹了,希望你在梦里听到我的声音。”坐着累了,便半躺在她的身边,他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包馨儿被推进检查室后,李霍问他,“齐阎先生,馨儿身上已经没有令你如痴如醉的鸢尾气息了,她现在就是一个体味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

    他没有料到李霍会问出如此直接的问题,不过细想也能够明白,一定是李金山死前将这一秘密告诉了李霍,所以不难猜想,李霍也一定告诉了包馨儿。

    “馨儿已经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我爱她,离不开她。”其实他也渐渐意识到包馨儿身上的鸢尾气息一点一点淡弱,纵使如此,他对她的爱,对她身体的渴望依然强烈。

    这一年多里,如果不是她身上的肋骨断了,不敢对她肆意妄为,否则歼尸这种举动难保他做不出来,所以他很清楚自己的心思,对她的爱恋,更胜从前。

    “我想师傅他老人家泉下有知,听到你这句话,总该是瞑目了。”李霍终于放心了。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窗外似乎有鸟儿清脆的叫声入了梦,齐阎只觉得头上有几只毛毛虫在爬,眼睑前是一抹灿烂的阳光,洒在脸上暖入了心田,想要睁开眼,那光线却刺眼得怎么睁不开。

    “妈妈,我喂你。”

    “吃我这个,甜的。”

    “我这个香。”

    “妈妈不喜欢。”

    “……”

    奶声奶气的稚嫩嗓音一言我一语的争执,大乖手里拎着一串葡萄,二乖捧着一桶薯条,两个小家伙为了能够让母亲吃自己手里的零食大有大打出手的架势。

    包馨儿眼里则是噙满了泪花,她无法看见孩子的长相,只能用手抚摸着两个肉嘟嘟的小身板。他们竟然都会说话了,吐字清楚,一度压抑问孩子们年龄的冲动,她渴望知道,却又怕这个缺席的时间成为自己无法弥补的痛。

    大乖见母亲哭了,也撇了嘴,“妈妈,你怎么哭了?”

    “曾外祖说哭泣不是好孩子。”二乖看样子坚强一些,手在衣服上蹭了蹭,伸手要去揉包馨儿的眼角。

    “拿开你的脏手。”大乖一把拍掉二乖的手,“妈妈的眼睛那么亮,让你揉脏了。”

    二乖的手只好落在包馨儿脸上,揉了一下,许是无言以对了,气呼呼的瞪了大乖一眼。

    包馨儿将他们揽进怀里,泪水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妈妈也不想哭,是空气里有尘埃,跑进了眼睛里。”

    两个小家伙一听,鼓着腮帮子齐心协力地吹空气。

    齐谭坐在沙发旁,见齐阎醒了,看到母子三人时先是一喜,下一秒便黑了脸,怕他吓到孩子,于是沉着嗓音道,“齐阎,你这是什么表情?”

    齐阎没有搭理齐谭,先观察了一下包馨儿的状态,昨天是合衣躺下的,没有想到躺着躺着睡着了,这一觉竟然睡到了日上三竿,刚一坐起身,他的脸又黑到了极点。

    看着本来干干净的床榻上全是食物残渣,他和包馨儿的病服上染满了油渍,当然属包馨儿身上的最为严重,尤其是胸前的衣襟上,像泼了一层黄油。

    “你们两个对她做了什么?”齐阎怒不可遏,却不得不压低嗓音道,如果不是看两个捣蛋鬼被包馨儿搂在怀里,他一定毫不客气地将他们拎下床,扔到一边,不过还是夺了他们手里的食物,破了皮的葡萄,沾满蕃茄酱的薯条。

    两个孩子吓得一声不敢吭,包馨儿看不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闻言齐阎语气中的不悦,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皱眉问,“什么叫‘你们两个’,他们是你的孩子,当父亲的有你这么跟自己的孩子说话的吗?”

    从这两个孩子出生到现在,齐阎还是第一次拿正眼瞧他们,见包馨儿不高兴了,语气放软,“都这个时间点了,你饿不饿?”

    “哼!”不待包馨儿开口,齐谭先冷哼一嗓子,“没见过你这么当丈夫的,睡得跟头猪似的,昨天晚上我们就过来了,怎么喊你都不醒,怕扰了馨儿休息,我带着两个孩子还有你父母在一旁的病房将就了一晚上。早晨过来,馨儿都被饿醒了,你还在睡,你要感谢两个孩子,替你照顾了你的女人。”

    两个小家伙自己拿勺子吃饭还不稳当呢,争着抢着喂包馨儿食物,徐妈熬得骨头汤那叫一个香,孩子们一口都舍不得喝,虽然喂给包馨儿一半,洒一半,却看得齐谭老泪横流。他不想伤包馨儿的心,所以没有细细详说两个孩子是如何喂包馨儿的,齐阎拿眼看自然看得出来。

    齐阎愣在那儿,看床上狼藉的战果,再看两个孩子,躲在包馨儿怀里,那四只小眼神看自己像看老虎似的,心底泛起一丝软,脸色稍稍恢复,“你们去外面的浴室洗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否则不许留在这里。”

    两个小家伙你看我,我看你。

    “快去呀……”

    “我们不会。”二乖撇撇嘴。

    “自己学,马上去!”齐阎的嗓音加重了些,两个小家伙一惊,像泥鳅似的滑出包馨儿怀抱,光着脚丫向客厅浴室冲。

    “那么丁点的孩子冷水热水都分不清,怎么会自己洗澡呢?”齐谭气愤地指了指齐阎,扔出一句话,马上跟过去,腿脚都比平时利索了。

    上帝把包馨儿还了回来,也赋予了这个家庭希望,还有汤普森家族与阎家,然而这两个家族心思各异,阎绩之是打心眼里替齐阎高兴,汤普森家族则想,包馨儿醒了,齐阎终于可以将心思与精力放在帝克集团的发展上来了。

    浴室里,热气氤氲,水珠“唰唰”地从头顶喷泻而下,一对紧拥在一起的身体。

    齐阎大手擦过玻璃,他便从镜子里看清了包馨儿的脸,脸颊因腾腾的热气而红扑扑一片,她的目光是明亮的,若有似无地也落在镜子上,就好像她从镜子里凝视着自己。

    低头吻住她的一只眼,她轻颤的睫毛轻扫着他的唇,她闭了眼,轻喃了句,“别,孩子还在外面等着。”

    “我真怕控制不住自己。”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齐阎自然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要她,可是触碰到她的身子便无法自控地血脉喷张。

    “从此以后,我会成为你的拖累,你会嫌弃我吗?”包馨儿幽幽怨怨。

    说不介意失明吗?她不想欺骗自己,明明睁着眼睛,却觉身处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恐惧、孤独占据了她的心底本该阳光明媚的一隅,她好害怕,如果昨晚不是拉着他的手,她根本不敢睡觉,这样的心思,她又不敢告诉他。

    “嫌弃你?”齐阎若有所思地笑了两声,“馨儿,你的拖累是我幸福的负担,我喜欢你就算是在我怀里,也怕极了我会抛弃你,这让我觉得你需要我,没有了我,你活不下去。”

    包馨儿一愣,空洞的目光落在镜子上,心思被人一眼识破,那是一种无从狡辩的**。

    她低下了头,齐阎却用指尖挑起她的下巴,“有一个秘密,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亲口告诉你。”

    “什么?”

    包馨儿神色一紧,齐阎却张口含住她粉红剔透的耳垂,“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只有你才令我觉得自己像个男人。”

    “我不信。”包馨儿心里乐开了花,微微用力推齐阎。

    齐阎却倒抽了一口冷气,眼神有一丝怨怼,松开包馨儿后冲到一旁的水管下,直接拧开冷水,这才觉得燃烧的体温降了些,“站在那儿别怕,让我降降火。”

    包馨儿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小妖精!

    看着她笑得像朵花似的,齐阎恨不得马上掐了她,眸光闪过一丝暗烈,伸手将冷水调到最大。

    ————————

    蜿蜒于龙景庄园如碧海般的青青草地之间的柏油公路,加长的保姆车载着一家七口,窗外还保持着一年多年前齐阎与包馨儿婚礼时的样子。

    齐阎的目光从玻璃上收回时,落到对面。

    齐谭挑了下眉头,“不用感谢我,是园丁嫌之前的样子没新意。”其实这是齐谭命园丁连夜整理出来的,为的就是迎接齐阎与包馨儿的回归。

    包馨儿记忆是清晰的,后来也在齐芬玥的陪同下观赏过那些被园丁打造得栩栩如生的造型,据说这些图形的设计出自一本书里,描写的是天堂的景象,便是绿色与白色的组合,绿色象征着生机,白色象征着纯洁的爱。

    “好。”包馨儿点头,却有些迟疑,“你所谓的晨练是拉着我跑步吗?”

    齐阎压低脑袋,蹭了蹭包馨儿的额头,“傻瓜,你能跑得动吗?”

    “就算跑得动,也跑不了多远呀。”包馨儿额头一阵痒,缩着脖子躲。

    宠溺的眸光染上从车窗外洒进来的阳光的金黄,齐阎愈发柔情地凝视包馨儿,“所以说我背着你跑好不好?”

    “这个主意好。”包馨儿躲不过,一头扎向他怀里,甜蜜地说了句。

    阎一与齐芬玥坐在齐阎的身后,见这一对夫妻恩爱的不得了,两人也依偎在一起,眼里只有彼此。

    只有齐谭,左边一个娃,右边一个娃,他受不了年轻你侬我侬的样子,老眼一闭,图个清静,可怜两个孩子一脸艳羡地看着对面,母亲那么温柔那么漂亮,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抱抱。

    齐阎何尝看不出这两个小鬼头的心思,他的女人,怎么可能给他们随意抱,目光落到前面的桌子上,是两个小家伙扔下的零食袋子,然后看向他们那一双油乎乎的小手,“大乖、二乖——”他真心觉得这个名子难听得要死,不忍心见他们那么一副可怜兮兮、爹不疼妈不爱的样子,唇角一扬,“这两天妈妈会给你们起名字,以后你们就有新名字了。”

    “真的吗?”大乖乐得拍着小手。

    二乖高兴得直嚷,“太好啦,可以有好听的名字啦。”

    看来两个孩子也不待见自己目前的名字。

    齐芬玥一听齐阎这话便要开口,阎一伸手点住她的唇,用极小的声音在她耳边道,“父亲都没有意见,难不成你有意见?”

    “我怕馨儿不好意思。”齐芬玥比划了个口型。

    阎一笑她瞎操心。

    包馨儿受宠若惊,但总觉得这事有些越矩,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齐谭倒是开口了,“由馨儿起名字正好断了汤普森家族还有阎绩之那老家伙的想法,就不能按照他们的来。”

    齐阎给齐谭抛了媚眼以示感激,却令齐谭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下难煞了包馨儿,是起中文名字呢,还是英文名字,脑光一闪,“想到了,那大乖叫齐心,二乖叫齐力吧。”

    “你这名字起得也太随意了吧。”

    齐阎没有想到包馨儿这么快就搞定两个孩子的名字,怎么着也得冥思苦想几天吧?

    “‘齐心协力’没有什么不好啊。”包馨儿反驳。

    齐谭一拍大腿,“这名字不错,你们回去努力再给我生一个,最好是个小子,把中间那个‘协字’也用了它,这样就完美了。”

    齐阎唇角抽了抽,再看怀里的包馨儿,那神情似乎在考虑……

    ————————

    到此,这篇小说完结了,我的心情有些复杂,亦有些不舍。

    在写开篇前,我是先写了一首诗。

    鸢尾缘

    惊魂残梦情缘起,

    痴恋否?豪夺妻。

    恸彻涅槃复今兮,

    霸王怒,娇颜依。

    无论当初出自怎样的心态,终于抱着善始善终的决心完结。

    答应过各位阐述一下文中四位男配,在此,实现一下诺言。

    包易斯——爱情中,爱的小心翼翼,怕失去,却又不敢放手一搏。

    利伟文——太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以至于失去了才觉珍贵。

    阎玉川——一个爱情的窥视者,以光明正大的方式,爱得偷偷摸摸,所以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这个人在我心里一直是矛盾的存在。

    卫钦——暗恋者,像所有暗恋成真的男人一样,不舍打破最初的美好,这样的爱,往往最无力。

    还有我的男主呢?当然需要你们自己来体会喽……
(快捷键 ←)上一章:第436章 452道一首《 鸢尾缘 》(8)我在做梦? 返回《夺爱成瘾,天赐小妻乖乖嫁》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