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442章(求支持)

章节目录 第442章(求支持)

文/光之序曲
无限之次元幻想 | 本章字数:6014 | | 无限之次元幻想txt下载 | 无限之次元幻想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夜晚。

    “姜兄。”

    “哦,林少门主,找林门主吗,他往前厅去了,我刚才想他禀告了担当护卫的细节。”

    姜成说。

    “许久不见,姜兄可是越来越有师兄的威严,虽然说你本来就是惜语如金,不过看到古故人,总也该热情点吧。”林潇说。

    “我将你当成好友,难道说是我一厢情愿?”

    “你还是没变多少,一开口不饶人。”姜成说。

    “我就将这个当成称赞收下了。”林潇说。

    “我可不是夸你啊。”姜成说。

    “二叔,你怎么出来了,前几天风寒才好一点,外面风大,还是进屋子歇着吧。”

    “呵呵,我的身体还没弱到这个地步,只是明天你去山庄,我总有些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还有什么没有配备齐全。”

    “二叔不用担心,有姜兄和通路,我还有这几年从你那学习的法术,不会出什么事情。”林潇说。

    “那好。”二叔说。

    “总之在外面不要乱吃东西,跑镖是搭着任命不可以出差错。”

    “这些干粮你拿着,出门在外,难免风餐露宿,到时候就要靠干粮了。”

    “谢谢大娘,对了,酒可以带吗?”少女说。

    “那可不行,喝酒最是误事。”

    “这样啊。”少女垂头丧气。

    “再说一个小姑娘家喝什么酒啊,万一喝醉了,出了事情后悔都来不及。”大娘说。

    “没事情,我酒量大的很,一般人都不是我的对手。”

    “大娘有什么吃的啊。”谢沧行说。

    “你怎么满头大汗。”少女说。

    “刚才在练武场耍了一套剑法,肚子饿了,说起来刚才去了看见那个折剑山庄的小哥,我看他体格结实,步伐稳健,想要和他比试比试,可惜他不答应。”谢沧行说。

    “哼,你不就站着一点性感线条曲线,哪儿是人家名门正派底子的但随后,我看是人家不削和你动手吧。”

    “哈哈,话不可以这么说,谁厉害还是要拳头下见真章。”

    “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少女突然说。

    “不好,怕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闯进来了,听声音实在北面,我们快些过去。”谢沧行说。

    “这是什么?”二叔说。

    “不要离开我身后。”姜成说。

    “姜兄,这是什么妖怪?”林潇说。

    “我怎么知道。”姜成说。

    “这些妖怪怎么出现在城镇之中,小心一点被伤到可不好。”谢沧行说。

    “你如何了?”姜成说。

    将怪物收拾以后。

    “没事情。”林潇说。

    “这些怪物那儿来的。”

    “林潇,你怎么了。”

    “这是怎么回事?”林门主说。

    “大哥,刚辞啊不知道为何一群妖物跑进府中。”

    “多亏了大家,这才没事情。”

    “你们没受伤就好,来人,将二姥爷送回房间,你们几个将这些收拾掉,其余人巡逻庄内,各处点上卤香。

    差人去通告衙门警戒,以防备妖物在城内作乱。”

    “是,门主。”大弟子说。

    “刚才二弟和我儿多亏你们护卫,几位果然身手不凡,看来护卫之事,可以托付给你们了。”

    “嘿嘿,没什么。”少女说。

    “哈哈,咱们立下这么大一个功劳,大老爷是不是要给些赏钱。”谢沧行说。

    “林潇,你看看你什么样子,我们林家武艺不凡,而你身为继承人,却是如此不堪一击,传出去还不成为笑柄。”

    “爹。”林潇说。

    这老头真恨,当真外人,直接训自已儿子。

    “平日不好好练功,成天无形向学,出来事情还要有人保护,今天就是个教训,你还不知道收心吗?”

    林父说。

    “爹教训的是。”

    “哼,只怕你是左耳进右耳出,好了你去睡吧,府内有底子守着,不会再有事情。”林父说。

    好尴尬的气氛,这种场面应付不来。

    “方才多谢几位,救命之恩,如果没有你们我和二叔就凶多吉少了。”

    “太客气了,你刚才的法术修为应该也足够应付这些场面,不过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些法术。”

    “是啊,小少爷想不到你武功虽然一塌糊涂,却会这些法术,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谢沧行说。

    “平时我不喜欢舞刀弄枪,二叔给我找了一些法术来修炼,学会以后用来自爆。”

    “方才是我第一次施法,回想起来也是后怕的很。”

    “看不出来啊,像你这种大少爷,一只鸡都杀不死,你有几下子啊。”

    “姑娘过奖了。”林潇说。

    “只不过这些怪物一般只是在外面,还没有听说在城镇出现啊。”

    “是吗”

    “不过这位姜成兄弟真是一位高人,什么时候切磋一下?”谢沧行说。

    “家师不让门下弟子私斗,请见谅。”

    “哎,真不给面子啊。”

    “天色不早,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启程了,回去睡觉吧。”

    “也对早睡早起身体好,小少爷,明天见。”

    “这个称呼?”

    “不用在意,先走了。”

    “明天再见。”

    俩个人走了。

    “没事情吧。”姜成说。

    “让你看笑话了。”林潇说。

    “不会,况且杀这些妖怪你的功劳也不算小,要是没有你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明天一早就要启程早点学习我也会房了。”

    “哎。”林潇说。

    第二天清早。

    “你爹有事情要处理,我来送你,这是你第一次出门一切小心。”二叔说。

    “嗯,二叔你的病才刚好,这几天也注意点,别再着凉了。”

    “好。”

    “那林潇,就麻烦极为照顾了。”

    “请放心,我等必保少主安全。”

    “是啊,大叔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少爷掉一根汗毛。”少女说:“是吧。”

    “哈哈,暗示我这一路上吃吃喝喝都落在小叶身上了。”

    “那就劳烦几位了。”二叔说。

    四人踏上旅途。

    “当真不要坐马车,如果用脚力,今天要在野外渡过了。”姜成说。

    “有何不妥,走马观花多无趣,况且幕天席地也有一番风味。”

    “小少爷说的对,我就喜欢这样。”谢沧行说。

    “你凑什么热闹,你可想好了,野外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好玩,万一又像昨天晚上那样出现妖怪可怎么办?”少女说。

    “小姑娘别死心眼,有妖怪来就砍啊,我这拳头不是吃干饭的。”谢沧行说。

    “哈哈,谢兄果然豪气干云,几位都不是泛泛之辈,区区妖怪,有何惧哉?”林潇说。

    “哎,真是搞不懂有钱人的想法,好端端马车不做,非要累死累活走路去。”

    “没办法,谁让我欠你钱,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多谢姑娘。林潇说。’

    “我认为不妥。”坚称说。

    “姜兄,我难得出门一次,如果是坐马车,感觉旅途也不会有什么乐趣。”

    “随便你吧。”

    “对了姑娘。”

    “又怎么了?”少女说。

    “今后计入要同行一段时间,总是称呼你姑娘,未免不好,不知道姑娘姓名为何?”林潇说。

    “我没有姓,你们叫我名字就行,单名一个瑕字。”

    “没有姓?那是要称呼你瑕姑娘吗,瑕乃玉中之疵,用这个字来唤姑娘,似乎不妥。”林潇说。

    “没有就是没有很奇怪啊,反正我不过护送你到折剑山庄就拆伙了,你管那么多干嘛。

    这个名字我很喜欢。”瑕姑娘说。

    “那以后多多指教。”林潇说。

    “看来,今天会是个好天气。”

    “开头不出,我们的旅途肯定很顺利。”

    “我们这就出发吧。”林潇说。

    “山水之道,在乎天成,园林风景再是匠心独运,到底还是稍逊几分,这一行大有收获。”

    “难道说这就是你说要步行的原因。”

    “知我者,姜兄也”

    ‘我猜就是如此。’

    “所以我们不必着急,一边游山玩水,一边慢慢走,岂不美哉。”

    “景色真的很不错。”林潇说。

    “都是些花花草草有什么好看的。”瑕姑娘说:“真不知道他高兴什么。”

    “哈哈,小少爷被关的久了出来放放风当然高兴。”

    “搞不懂有钱人的心思。”瑕姑娘说。

    “俩位请听听我说。”姜成说;“少主的身份俩位都清楚,这次因为他的提议使得护卫只有我们三个人,未免出什么差池,还请俩位多加警惕。”

    “嗯我跑江湖也好多年,只不过带个大少爷出来游玩而已。”

    “我也没问题。”

    “那就拜托了。”

    行了一会。

    “天色已晚,在这休息一晚。”姜成说。

    “我去找些柴火,升一下火。”

    “我去猎个野兔。”

    “那个我干什么?”林潇说。

    “你啊,等着吃饭哦。”瑕姑娘说。

    “那个,撒药粉我也可以的。”林潇说。

    “这点事情我可以做好。”

    “好吧。”瑕姑娘说。

    “这边的我已经撒好了,那边的没有动过。”

    ‘我明白了。’林潇说。

    “明明是个大少爷,很有趣的人吗。”

    “不过现在想起来,自已真是被冲昏头了,人家都说不用赔我还将这东西拦在身上,怎么想的自已,耗子啊走一趟就没事情,就当出来玩。”瑕姑娘心想。

    在这之后。

    “这就是江湖说的考野兔,光看外醒酒让人食指大动啊。”林潇说。

    “姜小哥不吃饭?”

    “野外还是戒备一点,你们吃完我再吃。”

    “哎这地方一眼都看透了能出什么事情。”谢沧行说。

    “这地方是往来交通要地不会有什么危险,还是先吃这个野兔吧。”林潇说。

    姜成低声说;“这俩个人,你真信的过?”

    “你的江湖阅历比我多的多,你们觉得他们如何?”林潇说。

    “瑕姑娘倒是没问题,倒是那个叫谢沧行的。”

    “怎么?”

    “光是背着的那把剑,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用的,可他却轻易挥舞,而且我也认不出他的武功路数是什么门派”

    “总之还是小心一点。”

    “小姑娘,你困的话先睡吧。”

    “没事灭事情,我不困。”

    “还说,眼睛都睁不开,还要守夜,我来守上半夜吧。”

    “你还是去休息吧。”姜成说。

    “是啊,瑕姑娘,此地水清树翠,恬静祥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林潇说。

    “好吧,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将我喊起来。”瑕姑娘说。

    “姑娘放心。”

    “哈,吃饱之后果然困啊,我也找个地方。”谢沧行说。

    “话说,你真有做护卫的自觉吗?”姜成说。

    “小少爷都没说,别这么死心眼啊。”谢沧行说。

    “还是说你要和我切磋一下,那我就不困了。”

    ‘我说过不允许私下比武。’

    ‘哎,困死我了。’

    你也睡吧,这里有我守着。

    “明白,下半夜的时候我和你换班。”

    ‘这倒是不用我已经习惯守夜了,倒是你一路下来耗费了很多体力吧。’

    ‘确实有点累了。’林潇说。

    .......

    半夜。

    “姜兄。”

    ‘嗯,少主?’姜成说。

    “有外人在就算了私下还是叫我名字吧。”林潇说。

    “你怎么醒来了,睡的不舒服?”

    “没有只是我兴致太高,无法入睡。”

    “对了昨天晚上没有来得及问,欧阳世伯和二小姐近来可好?”林潇说。

    “师父身体健朗最近武功大有进步,二小姐还是和以前一样,山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她打点,这一次的品剑山庄的大会,也是由她操办。”

    ‘只是最近看来,有些疲惫,毕竟这一次非常重要。”姜成说。

    “说实话我第一次在这野外入睡,姜兄,你说这里会有那些山精野怪吗?”

    “如果在这月下和碟仙邂逅,岂不是让人心向往之。”

    “晚上没有蝴蝶只有飞蛾。”

    ‘明天早上还要赶路,赶紧睡觉吧。’姜成说。

    “姜兄为何如此固执,此地风景如画,多留一天又有何妨?”林潇说。

    “又不会突然冒出什么怪物。”

    “怎么了?”

    姜成说:“可能是小动物,不好,是妖怪。”

    “谢兄,瑕姑娘,赶快起来。”林潇说。

    “哦,有架打,甚好。”

    “瑕姑娘?”

    “别慌,守护好火堆,他过不来。”

    “瑕姑娘还睡在那里,将她叫醒啊。”谢沧行。

    “快起来,有敌人,瑕姑娘。”林潇说。

    “怎么回事,石头砸身上也不行!”

    “这玉三千六百俩,你到底赔不赔钱。”

    “啊,怎么了。”瑕姑娘说。

    ‘你这警惕性也太差了,怪物都来了。’林潇说。

    “对不起我睡的太沉了。”

    几人一同对付这只妖怪,总算击杀。

    但是姜成似乎受伤了。

    “怎么了、

    “没有受到外伤,但是这全身冒着黑气。”

    “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二位知道?”林潇说。

    “屏住呼吸,控制一下。”

    ‘姜兄快坐下,听我说的,运功调息。’

    不消一刻。

    “姜小哥的脸色好多了,他在念什么?”

    “我哪儿知道哦啊,不过姜小哥倒是没这么难受了。”

    “怎么样?”林潇说。

    “确实好多了,这是什么心法口诀?”姜成说。

    “看你的样子,好像是走火入魔的情况,我以前在二叔那里看过这种书。

    有一个心法调息。”

    
(快捷键 ←)上一章:第441章 返回《无限之次元幻想》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