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我阿尔萨斯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战争之轮9

章节目录 战争之轮9

文/娱乐蟹
我阿尔萨斯 | 本章字数:10641 | | 我阿尔萨斯txt下载 | 我阿尔萨斯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回到我这里,次日,我们起航去了扎拉赞恩岛,但是我们却扑了个空。似乎全部逃离了,很仓促的逃离,东西甚至都没来得及销毁。这个时候斥候告诉我说他们似乎见到了一些向北去的舰船,因为有大雾笼罩,所以他们也并不清楚到底转移多少。对此我认为他们应该是全部撤退到了暗矛主岛和我们决战或者将主力舰队撤离保留实力避免和我们交锋。不过无论是哪一点我都更确信了他们确实没有什么海上力量和我们抗衡了。

    我们向北继续进发,因为海上下雨刮风且逆风的缘故,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天,在这里,我见到了暗矛岛主岛,在路上吉安娜感受到了这场雨是被召唤的,但为什么他们的萨满召唤这玩意,她并不清楚,因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大雨,最多也就是影响我们的进程,以及干扰我们焚烧和火焰冲击和视野,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的火炮。两天之后,我们来到了暗矛岛,而且这个时候雨也停了。

    也正好是雨停了,也正是如此这座巨大啊的岛屿也像是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放眼望去这里,确实是一个巨大的岛屿,要比塞拉摩还要大很多,或许放在这个世界也就是库尔提拉斯之外的第二大岛了。

    对此我不能像对待血爪岛那样的对待它.也就是并不是急于登陆,而是根据玛维给我们的卡利姆多大陆地图标注的那个船坞的位置出发,我想他们的舰队主力就在那里,不然我们就要彻底摧毁他们的舰船生产线了。

    我们继续沿着海岸线向北出发,同时狮鹫骑士也在海滩附近行进。期间让我意外的是这座岛根本就没有任何部落的痕迹,我以为他们会在海岛上,阻击我们登岛,但现实是什么也没有,如果不是有些渔村的痕迹,我很怀疑这座岛是无人岛。甚至到了船坞之后,更让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不仅仅是没有任何人,甚至他们的战舰都整齐的排列在码头。

    这就是部落的海军主力,一共也就上百多艘小型驱除舰,确实和我想象的那个庞大海军还是差别很大,也或许这就是他们剩余的数量吧。即使是全部投上去,也根本不能和我们现在庞大的海军抵抗。不过这些战舰闲置在这里让我十分的意外。难道他们认为海战已经赢不了?所以将大军集结在了岛上,可是我们一点都没有觉察他们的痕迹;再或者他们全都将自己的军民转移到了内陆,彻底放弃了海岛。

    我很意外会有这样的事情,但就现在看,如果部落不想要这些战舰了,我也不会稀罕这些玩意的,当然我不去让士兵查看情况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担心里边有炸弹,于是我采用了轰击的做法,试探一下里边是否有炸弹或者其他的陷阱,然后再做打算。

    我向主舰火炮下达了开火的命令,当第一艘战舰被击穿之后,并未发生爆炸,但却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自己的头上不禁也露出了一些冷汗。因为冒出的烟火让我觉察到了一个很可怕的事情,也让我想起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愤怒和疑惑,为什么萨尔会这样做!

    “是瘟疫,天灾亡灵的瘟疫,部落使用了那玩意。”

    一些见多识广的老兵们发出了这样的声音,而这些话也让更多的人觉察到是这玩意没错。

    “部落居然使用了这阵子玩意,难道他们疯了。”

    大家不禁在心里诅骂着部落,是的,虽然我们和部落在进行一场殊死搏斗,但说实话,在战场上我们还是很尊重部落战士视死如归的精神,哪怕他们当时北方要塞防御战的时候穿插到了后方屠杀我们的伤员的时候也可以理解,但他们使用亡灵的巫术之后,却是绝对不能被原谅的。当然我也更加庆幸自己没有直接去接收这些战舰,不然那些人将会有来无回。

    说实话,原本我真的打算要和解的,毕竟和部落对抗不是我们长久之计,而且我们和部落都是活生生的人,出现一些矛盾也在所难免,和平还是我们希望得到的结果。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遇到像这样天灾军团,我真的没有留他们的理由。因为那个玩意能摧毁整个种族。甚至可以说这和部落无异。

    “净化这里!”

    我怒的举起了宝剑,然后和其他舰队当中的暴风城圣骑士用圣光,去保护自己的舰队的战士去防止瘟疫的影响。同时各个舰炮都使用了炮弹去轰击这里所有的舰船,在用风之力消散了影响我们的烟雾之后,我决定派遣精锐去登岛去消灭可能的亡灵法师和这些部落的幕后,用了这玩意,我真的没有原谅必须尽快杀死他们。

    因为这座岛实在是太大,加上下雨,我们不可能使用燃烧弹彻底清理这里。所以出此下策。圣骑士带领着骑士作为先锋部队登岛作战,而我也变成龙形态并侦查掩护这些先锋,然后大队士兵进入。去消灭这里可能的亡灵。不过即便我飞行了老远也见不到一个亡灵隐藏的身影。只看到了一些四散的巨魔尸体,在他们的痛苦的表情中我认识到了他们都是被残害的,或者是利器或者是中毒。

    或许我理解错了,这些瘟疫和部落没什么关系,而是亡灵当中有谁渗透到了这里,将这里的人全部杀害,然后向部落转嫁给我们来加剧我们和部落的矛盾。对此我有些佩服耐奥祖了,在和伊利丹对抗的时候还有这样的心思,但是他似乎也有些愚蠢了。他要是嫁祸于我也得用普通的方式,还用亡灵巫术,真是把萨尔想的太天真了。不过就在我想要笑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我仔细回忆着以前的过往,感觉到了哪里不对,不过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小心那些尸体。”但我能告知的也只是我附近的士兵,而恰在此刻,地上的亡灵巨魔站了起来,我附近的士兵因为有我的提醒躲了过去,但很多地方都传来了我们士兵的惨叫,是的,他们都是被这复活的尸体给偷袭了...

    很多亡灵其实就隐藏在这些尸体当中,而且还有一些被复活了。然后突然袭击了我们对其放松警惕的士兵,当然还有突然在地里边冒出来的巨魔尸体,虽然这些被复活的尸体比他们死前要弱小一些,但是对没有防备的我们的突袭效果还是相当可观的。

    当我们的战士倒下后,他们又成了亡灵可支配的对象,然后重新杀向我们自己。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数量可能比我想象的更多。漫山遍野出现了大量的亡灵而且都是巨魔。面对如此的局面我知道最最好的方式就是去消灭他们的首脑,当然前提是保住我们的士兵能回来。

    “快撤回船上。”我这样命令着自己的队伍,同样在我和船上的掩护下,大部分的人员还是撤回到了船上,但还是有数百战士倒下了。然后舰船起锚离开了岛屿后炮火在远距离进行轰击。在我们炮火之下,这些亡灵巨魔则像是遁入地下一样,消失了。不过我知道,当我的大军再度出现之后,这些亡灵恐怕还会出现。

    我回到了旗舰变回来之后立刻来到了吉安娜身边,而她除了掩护我们的船员回来外,就是在用魔法去寻找这些亡灵魔法的来源,可到我来的时候她都没有找到一丝的线索。

    “不能确认方位吗?还是说那个死灵法师不在这里。”我急切的问着,同样思绪也回到了我当年在第一次对抗天灾的时候就是这样,而且那个死灵法师就是克尔苏加德,这个手法和他的手法无异,所以我认定现在这附近肯定有一个类似的死灵法师操控着这里的局面。

    “我不能确认位置,但我确信他应该离我们不远。他一定就在这个岛上的位置,或许给我一点时间就行。”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手上握着的宝剑里边,一个久违的声音,曾几何时我以为这个声音已经断绝了,但现在他提醒着我。而这次,吉安娜也觉察到了这个声音,那个对她也同样熟悉的声音。

    还是和以前一样以一种灵魂的状态出现在了我的身边,只是他现在出现在了我的宝剑中。

    “这样的事情交给我。”克尔苏加德的灵魂出现了,我和吉安娜同时注意到了这个灵魂,仅有我们两个人,对于外人来说哪怕是很近的人都没有。不过克尔苏加德并未在意这些细节,而是用他还能使用的一些通灵魔法去洞察那个的存在。“没错他就在附近,很近。”

    我认识到吉安娜也能看到这个灵魂后,便选择带着宝剑拉着吉安娜去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后便开始了和他对话。

    “克尔苏加德?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出现了。”我这样激动的说着,毕竟曾几何时他多次救我于危难,而且最后一次我以为他是为我能在重伤的时候替我恢复意志的时候牺牲了,但现在他居然还存活在我眼前了。“你是怎么活过来了?”

    “在阿莱克斯塔萨修复你的这柄武器的时候顺带着将我的灵魂复活并封印在这里。”面对我的疑问,克尔苏加德简单的回复着,但这似乎不能让我信服。毕竟我想不到阿莱克斯塔萨复活他的理由,而且更让人疑惑的是

    “可是你现在才出现,你应该更早的时候。”

    “我只有在需要的时候出现,就是现在...”

    “阿尔萨斯,不要去打扰他,我们必须要尽快找到那个死灵法师。”吉安娜这样说着对此我也闭上了嘴,等待着他能给我们什么好消息,数分钟之后,他告诉我一个让我感到惊愕的事情,或者说我早该注意到的事情。

    “那个人就在这艘船上,还有他带来的人...他不仅仅是想感染全部战士,更想杀了你。”

    听到这句话我倍感压力,是的,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那就是直冲我来。如果不这么做。一步步的感染我的士兵,那进度太慢了,而且他的计划已经被我察觉,很难在我和一群暴风城圣骑士面前实现这个计划,所以他改变了办法,那就是擒贼擒王,直接冲我来。

    对此我则是紧握着武器,查看着四周,很快我发现了一些异样,比如在我吉安娜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慢慢的向我靠近。对此我立刻让周围一些可以信赖的卫兵注意情况,而他们也很快认识到了一些带着杀气的存在,于是为了控制住情况他们也表现出随时战斗的准备,

    于是为了尽快平息这场叛乱,我表现出非常关切的样子并以去查看伤势的名义去查看那些登船的伤员,同时吉安娜组织一些周围的亲信士兵去注意这些人的动向。

    开始士兵并未理解这样做的目的,但是当我二话不说就砍下前边的一个伪装成人类士兵的亡灵后,大家了解了情况,因为那个士兵同样也是拿出了武器准备向我偷袭...当这个尸体成了一股烟尘之后,其余的伪装成为亡灵的士兵也都发难,然后相互厮杀,因为我们几乎所有的士兵都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场面变得一片混乱。

    因为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敌人,所以我也只能采用了另外一种方式,那就是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住手,拿武器对抗者即为内奸。”

    还好,士兵们的训练还算到位,他们见到这样的情况后没有在有多余的动作,而仍旧行动的则被我和吉安娜、伯尔瓦和他的圣骑士小队杀死,然后再度保持静默等待着我或者伯尔瓦等一些圣骑士去一个个揪出异类。

    时间这样慢慢的过去着,一个个亡灵也被我们揪出来杀死。

    是的,他们毕竟是极少数,他们还是很难和我们这么多人抗衡。于是他们的首脑认识到了情况不对,于是他改变了方式,那就是利用术士的法术暗地里去逃跑,不过克尔苏加德注意到了他的一个小动作,并对外进行了提醒,于是吉安娜的一束寒冰箭,直接击中那个存在。只不过这个首脑和普通的亡灵不同,他就是一个巨魔,一个活生生的存在,不过死灵法术的超负荷使用,已经让他的身体产生了剧变,几乎和尸体无异。

    被击伤之后,他痛苦的倒在地上几乎已经不能做任何事情。不过他的嘴巴还是吐出着愤怒来表现他的不满:

    “该死,你怎么可能知道我在这里,你们不可能察觉到我隐匿到这里的,除非你也精通死灵法术。”

    “圣骑士的我怎么可能会那种东西,只不过我知道我如果是你我也会这样做,直接进攻主要目标。”

    不想公开克尔苏加德身份的我,选择假装是自己觉察到了这个死灵法师存在,于是这样说着,而这也让这个巨魔叹息了一声

    “好,很好。你赢了人类,你比我想象的更强人类,但是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们部落屈服。”

    “部落?”我一阵疑惑,我以为这会是亡灵什么人干的,没想到会是部落,不过单凭他这样说并不能证明什么,于是我决定决定采用另外一种方式去询问。“我想问一下你的名字,巨魔,虽然你用了不光彩的方式,但是你一个人确实也展现出了自己的勇气,居然想一个人消灭我们整个联盟海军,甚至差点完成了这个壮举。”

    “不光彩的方式?胜负就没有什么光彩不光彩,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你能这样评价我,我的名字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似乎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开始很痛苦,但似乎有人告诉了他什么之后他变得十分兴奋起来,然后这个身体也不断的膨胀...

    “快走,他要自爆。”克尔苏加德提醒着我,不过他不用说我也知道,我和吉安娜尽量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这个地区不让爆炸波及太多的范围,同样我也提醒着周围的士兵。

    “是爆炸,快跑!”

    我这样提醒着所有人,对此所有人也都认识到情况的严重性纷纷逃跑或者卧倒,伴随着巨大的声音,这个巨魔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如同一个重磅炸弹一样。而如果不是吉安娜的法术保护,或许我们旗舰都有可能炸沉,不过我们距离他太近的缘故,爆炸还是波及到了我这里,我和吉安娜被巨大的冲击力推后了好几米。

    这样的伤害对于我这样经常一线作战的圣骑士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吉安娜并不同,她是法师一直以来她都很少在刀光剑影之下,而且爆炸炸开的一个碎片直接击中了吉安娜的头部,伴随着这样的创伤,血液不断的在吉安娜头部流出。

    认识到如此,我立刻走向前去救治吉安娜,虽然似乎没有太大的伤,但我现在显然已然愤怒无比。而爆炸过后,我们的旗舰的中心也因为巨大的爆炸而破了相,虽然也没有对舰船造成严重伤害,但是舰船的形象已经遭到了严重破坏。

    我用圣光去救治吉安娜头部的外伤,当然我更担心的是这次撞击对她可能有没有什么深的影响,不过吉安娜并没有异样,而且提醒我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我没事...阿尔萨斯我们必须要查清楚,这是谁的意思,部落还是天灾,还是...”吉安娜有些痛苦没有继续说下去,或许她觉得自己多虑了,于是这样说道。“我们必须要搞清楚形势,是谁在搞巫术。”

    吉安娜的提醒我立刻认识到什么,而就在我思考该如何调查的时候,我突然发觉了一个还未死绝的亡灵。用圣光的力量去质问他,他们到底是谁,还有那个死灵法师是谁,部落还是天灾。

    或许是我没把握好圣光的尺度,在或许是这个亡灵即将归西,那个亡灵在我的圣光逼问下,说明了那个死灵法师是扎拉赞恩,巨魔的首席巫医仅次于祖尔金的巨魔,而且他使用天灾的法术是祖尔金授意的,而且最关键的是那个亡灵说出了一个最关键信息,那就是祖尔金忠于萨尔,而且最近频繁和他来往书信...

    我还想问更多的问题,但是这个亡灵已经坚持不到那个时候了,而且再也没有任何亡灵可以让我去询问更多的细节。对此我有些失意的蹲在了地上,然后仔细回忆着萨尔,我真的没想到他会这样做,虽然我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他授意巨魔这样做的,但是我更确信的是部落为了这场战争已经没有下线了,就像是那个叫扎拉赞恩说的那样:为了胜利没有什么光彩不光彩的。

    思绪良久后,我不禁在口中愤怒的吐出两个字来抒发自己的不满,当然这也代表着我会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部落!!”

    “如果是部落,那我们就得和他们势不两立;但如果是天灾那就说明天灾已经可以腾出手来对付我们,但这有意义吗?还算是说伊利丹那里败了?亡灵大军准备开始反扑了。但是怎么仅仅就派了这一个巨魔?所以我觉得应该是部落,而且他们的亡灵巫术应该刚刚起步,我们必须要尽快消灭他们。”

    是的,作为暴风城代表的伯尔瓦并不是属于哪种鹰牌的军方,他几乎所有的意向都是和我一致的,比如和部落和平问题,但他认识到这个情况之后,即使是没有参加过对抗亡灵和燃烧军团的他都有了这样的认识,那我更没有理由不会这样去想,如果这真是部落所为或许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而且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这种可能性也最大,也就是说...

    “应该就是部落,萨尔你居然变成了这样。”

    我这样说的时候,暴风城的代表伯尔瓦走了过来拍打了我一下肩膀,是的,他们见到如此,也同样坚定了决心,和我一样的决心。

    “毫无疑问,那个兽人用了亡灵的巫术去赢得战争的胜利,所以我们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摧毁萨尔的野心。”

    我没在说什么,只是回应的点了点头。是的,如果暴风城的圣骑士们都坚持这样去做,那我真的没理由拒绝什么

    “那我们就准备登陆作战,摧毁掉他们还未修筑完全的奥格瑞玛,不过首先我们要净化这个岛屿,同时召唤加里瑟斯的骑兵。”

    “阿尔萨斯,我们还按照原计划向部落派遣信使?”

    就在这个时候吉安娜关切的问着,是的,我们原定计划是占领暗矛岛,然后将主力舰推进到大陆,在后和部落签订城下之盟,但现在...

    “这已经没有了意义,因为萨尔已经违背了他作为一个活人的底线,没有底线的他为了胜利什么都抛弃了。”现在想想塔蕾萨为他而死真是太不值得了...我叹息了一声同样拍着吉安娜的肩膀继续说着。“我们现在必须先坚定一个决心,不能再犹豫了。”

    我为了不让她在犹豫,于是坚定的向她说着这样的计划,对此她也只能点头表示同意,同时我转向靠拢的指挥官,我要向他们交代任务。“我们要消灭部落,而首先我们要净化这个岛屿,彻底净化。”

    大家得到信息后,便开始了行动,那就是准备火硝等燃烧物对这个岛屿的尸体进行焚烧,是的,暗矛岛十分的巨大,我们不可能像焚烧血爪岛那样的焚烧这个岛屿。所以也只能像以前在洛丹伦对抗天灾的时候那样清理尸体,防止他们在依靠什么力量在站起来。然后确定没有异样后慢慢的向深处逼近摧毁尸体和污染物。当然也包括这里房屋和生活用品,谁知道这些东西里边是不是有亡灵的痕迹,如果去一个个纠察,还不如一把火来的方便。

    同样我也率领了一些精锐去深入岛屿,去寻找一些部落可能隐藏的战士或者什么的。不过人数上不在是上千人那样数量级别的,而是一百多个人,这些人都是在我变成龙的带领下和一些狮鹫骑士一起对这个岛屿进行侦查。

    在侦查的时候我期望这座岛是空岛,或者说亡灵只有那些,但事实上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而是这座岛上还盘踞着不少的亡灵。不过都是已经没有心智的亡灵,毫无章法的攻击着一切能见到的所有生灵。对此我十分清楚,只要再有一个不弱的亡灵法师出现,这些亡灵就会成为新的傀儡。所以我也只能尽可能多的杀死所见到的所有亡灵。

    不过在侦查的途中也发现了数个幸存的部落战士和平民在苟且。出于想对情况的了解,我决定还是将其救回,然后带了回去。我要在他们身上获得更多的信息。

    在询问中,我也利用了自己的方式,毕竟不是联盟的平民,并不需要他们舒服不舒服便直接用圣光进行了质问。在他们口中我又得知了一些新的信息,比如更加确信了那个自爆的亡灵巫师是扎拉赞恩,巨魔的二把手是祖尔金吩咐他去防御这里的,而且祖尔金知道他的副手要利用亡灵去对抗联盟,至于祖尔金的下落,根据他们的说法是去了大陆并且放弃了这些所有的战舰。不过这些幸存的部落军民还给我提供了一个重要的讯息,那就是扎拉赞恩杀死了活生生的巨魔去对抗我们。是的,这个事情可是一个污点,我想我要无论如何也得将这个讯息传递到部落中去。于是在征求完大家的同意之后我决定还是给他们一艘小艇让他们回到奥格瑞玛将这些讯息去部落当中去散布,而且我确信他们在经历一场内部屠杀的现世地狱后,这些人也肯定会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经历的可怕事情。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在等待加里瑟斯的同时继续净化着这个岛屿。并对所有的尸体进行彻底的焚烧的方式来消除存在亡灵的任何可能。

    另外一边,此刻的萨尔也做着最快的交通工具飞艇回到了剃刀岭地区,虽然他早已将这里以自己的父亲的名义命名的杜隆坦,但显然除了部落意外,任何种族都不会承认的。他首先来到了森金村去查看那些转移的巨魔居民,是的,他知道暗矛岛即将不保,为了抚慰这些巨魔的情绪,最好这样做提前来这里。

    不过就在萨尔抵达的时刻,他见到了东边暗矛岛方向飘来的烟。显然暗矛岛在被焚烧,而且根据烟尘能飘这么远推算,那里应该是进行了大规模的焚毁运动,而之前血爪岛已经全被焚毁的情况让所有人都断定是联盟在焚烧血爪岛。对此萨尔十分的愤怒,他没想到我会这样绝,同样巨魔难民也是如此,他们觉察到自己的家园被联盟摧毁后也都露出了愤怒和无奈的神色。而萨尔在安抚难民的时候也在心底默默的做出了决定,如果说能够表达的话,那就是他安慰自己难民的那句话。

    “我们会让联盟付出代价的!!”

    萨尔这样说着,同样他做出了决定,那就是立刻去把这些难民包括森金村的平民一起运送到奥格瑞玛,他知道,联盟一定会来的,而且很快。

    萨尔这样命令着,难民们虽然已经十分疲惫,但是也都理解萨尔这样做的必要性。但是数十万巨魔的立刻迁移对并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哭声喊声刺骨鸣耳让萨尔更加不能平静,或许他如果有联盟一战的海军力量,他肯定会和我们拼命的,但现实是,祖尔金不出意外是很难逃出生天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接到了赶来的森金带给他的信,让萨尔刚刚愤怒的神色露出了安定。而且也让他坚定了战胜联盟的信心,于是他在思虑了一下后立刻写了一封回信给他,那就是拒绝了让他参与剃刀岭守卫战的请求。而是让他率领巨魔和那些强力的战舰在联盟登陆之后压制住联盟的海军,然后彻底包围联盟...

    也正是接到了这封信,萨尔也一扫往日的阴霾,重新坚定了战胜联盟的信心,因为祖尔金和那支舰队的出现让他更加大了战胜联盟的筹码。

    另外一边祖尔金这里。

    祖尔金来到了流亡海滩,这里之所以叫流亡海滩是因为当时对抗阿克蒙德的时候吉安娜率领着联盟在这里登陆的,祖尔金选择在这里没有和其他的森金村是有他的目的的,因为这里库存着大量的战舰,这些都是洛丹伦和库尔提拉斯、以及当年洛丹伦征服吉尔尼斯后收编的优秀舰船。只是为了登陆不得已不得不抛弃了他们,他们虽然很多都是没有攻击力的运输舰。但也有很多前身都是强大的战列舰,因为运输的需要改造成的。所以只要改回去将仓库的火炮重新组装上去,他们又是强大的存在。而祖尔金一直都在暗样改装并维护着这些战舰,并且这些消息甚至为了保密都没有惊动萨尔,而现在,显然就是他们重见天日的时候了。所以有了这些优秀战舰,也为了能让联盟确信部落没有战舰。他就全权的将他自己制造的战舰全部交给了他的副手。

    对此他将这些原本早该汇报给萨尔的情报,让森金传过去,同样告诉了萨尔关于暗矛群岛发生的一切,不过就在书信完成的时候,祖尔金还是将扎拉赞恩亡灵的计划给抹除了,因为他觉得萨尔虽然是个伟大的酋长,但是他并不是奥格瑞姆,奥格瑞姆能够忍受血魔塔隆那样的死亡骑士存在,但萨尔就未必,为了防止不快发生,他还是这样决定了。而森金也明白祖尔金的无奈,也没有在说什么便去完成自己身为信使的使命。

    与之同时黑龙王这里。

    已经完成对天灾和残存这个世界的燃烧军团收编的他同时也知道这个被复活的女儿一举一动。而且对她开始的行为也就是教给了扎拉赞恩亡灵巫术的做法十分的满意,因为这样能加剧联盟对部落的敌对,其实一直以来他都在思考着如何让部落和联盟的战争扩大化,显然他的女儿就做的非常好。而且那个扎拉赞恩和他预想的一样没有杀死我,但却加剧了我对部落的仇恨。不过就在死亡之翼想在心底夸耀这个自己通过某种方式复活的“女儿”时候,她还是做了一件傻事,那就是让扎拉赞恩自爆,这差点就暴露了她自己。于是这样命令她回来...

    同样另外一边,也就是黑龙王观察的地方。

    也就是这一边云层当中,那个黑龙的身影仍旧观察着一切,当她认识到扎拉赞恩虽然执行了她的意图,通过亡灵的手段去对抗的联盟,但效果甚微,于是在提前准备的一个道具里向扎拉赞恩提示了最后的一个讯息。

    “自爆和阿尔萨斯同归于尽。”

    扎拉赞恩身体开始有些抵触,但理智告诉他是要和这里的人同归于尽后。他立刻选择了接受这个方式,于是他选择配合自己的这股力量实现自己的自爆。巨大的能量足够摧毁了联盟的旗舰。但是很遗憾,这次爆炸也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影响也没有击沉战舰,也没有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反而因为她的行为差点暴露了自己,是的,如果不是这次爆炸伤害到了吉安娜,不然吉安娜会感觉到黑龙的力量渗入其中的。

    就在她气急败坏的看到自己的计划没有成功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怒斥了她的行径,并警告她不要继续这样蛮干。是的,黑龙王不希望他们任何人的力量在联盟和部落当中暴露,显然这个黑龙差点就让耐萨里奥功亏一篑了。

    “你够了,赶快回来。”

    “我不明白,您为何不让我报仇父亲大人。”

    “闭嘴。如果你再胆敢这样做我就让你从新成为一具尸体。”

    这个黑龙没再说什么,只能听从黑龙王的命令,是的,她根本不能想象父亲为何这样做,黑龙王虽然做了想要玩弄的事情,但这一点显然不能让这个对我有深仇大恨的黑龙公主信服。不过没办法他只能听从安排离开了这里。不过走之前,她还是决定将扎拉赞恩复活,以一个亡灵的形态复活,可惜他的肉体已经消失,只能用他的遗物,也就是扎拉赞恩道具箱子里边的巫医用的傀儡娃娃将其复活,或许连黑龙公主也不知道其实他复活的并不只是扎拉赞恩还有被扎拉赞恩杀死的那些巨魔怨念的集合体。不过这到并不影响他对黑龙公主的忠诚,他听从黑龙公主的命令暂时隐匿起来,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在出现...

    再回去的路上,她猛然发现了那个小艇,那个载着幸存巨魔的小艇。对此她很快想到了什么,那就是如果他们见到萨尔把这里的消息告诉他,这样自己为了加剧联盟和部落矛盾的意图或许就会大打折扣,于是在夜空中彻底将其摧毁。

    :。:

    
(快捷键 ←)上一章:战争之轮8 返回《我阿尔萨斯》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