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综]有人他总想逆CP.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60.第 160 章

正文 160.第 160 章

文/一碗叉烧
推荐阅读:
    等再次被放下的时候,周围那里还有绛妃的身影。反倒是周围的人在看见徐长卿将苏白放下后露出带着深意的笑意,甚至即便是躲在披风帽子下的苏白也可以察觉到周围年轻姑娘们投来的羡慕眼神。

    这些无一都不是在间接的证明,徐长卿这样的男人,无论是气度还是容貌都是多么的可遇而不可求。

    ……好在有帽子遮挡。苏白红着脸庆幸。在她没有开口前,反而是徐长卿率先开口解释。

    “绛妃虽然现在恢复了模样但对我来说,依旧是见到就要管的对象。”徐长卿凝着苏白,顿了顿后再次开口,“……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苏白点点头,在披风帽子下偏了偏头后补充,“我替她谢谢你。”

    因为是入了魔的花神,那也就不再是同道中人,既然如此身为以人为本的蜀山掌门在见到后自然有需要管的责任。如果心中想要放对方一马,那也只能远远看见后视作不见的走开一条路可选了。

    虽然苏白和绛妃并没有什么交情可言,但也难免生出同情来。虽然这样的心情,也许会在某些人的眼里变成烂好心,但却也没法抑制这种想法。

    烂好心……就烂好心吧,反正她就是这样的人不是?

    不过……

    “怎么只有她一个人?”苏白没忍住又问。“那个人呢?”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镇定自若,只是微微背在身后的左手拇指和食指稍微摩挲了片刻,语气融合镇定。“哦,估计是在哪里等着她,也说不定。”随即重新牵起苏白的手并微微一笑道,“别管他们了,我听说附近有家很好吃的桂花蜜藕,去尝尝?”

    展露了微笑的模样又让周围一直在暗地里观察打量徐长卿和苏白的年轻姑娘们红了脸,这个男人笑起来,可真是好看。

    眼巴巴的目送两人离开。

    既然苏白已经‘醒’了,再睡一起就有些不妥了,好在今天出客栈之前徐长卿已经交代了店小二将他隔壁的房间打扫出来,所以两人在逛完小镇后回来时,已经全部打点妥当。

    除了不管徐长卿望着给苏白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房间,眼里那淡淡的遗憾以外,似乎一切都很完美。╮(╯▽╰)╭

    两人早在外面吃了各种小吃,加上原本就是早就辟谷的修为,此刻并没有那么重的口腹之欲,所以打发了店小二后,两人准备各自就寝。

    “那……”苏白的视线从干净整洁的室内收回,转头看向徐长卿。“晚安?”

    男人站在她面前,静静垂眸看着她良久后,随即伸出手帮苏白将她的帽子拿下,露出犹如月光一般的长发,和那张在夜中显得剔透的干净脸上的水色眸子对视,微微一笑,“……总觉得,已经很久没见过你了。”

    苏白心中一跳,不知怎的又想起了今早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在他怀里的景象。脸又感到一阵火辣,突然就不敢再和他对视下去,眼神闪烁着游移开去。

    这幅模样自然被徐长卿看在眼里,他又含着笑意看了一会儿后才在面前人快要着火的情景下俯身在她额角轻轻一吻,重新拉开一点距离后低声了一句‘晚安’后,将她轻轻的推进房间内,并在苏白愣愣的瞅着自己时将房门替她合拢关上。

    房门在面前全部关闭后,他脸上含笑的表情才逐渐隐去。长而直的睫毛微微敛垂,让人猜不透此刻他在想些什么。

    ——————————————

    第二天就是花神节,徐长卿一大早就将苏白给拖了起来,等稍微收拾出门后发现其热闹程度比昨天还胜,甚至有些店门外都挂上了红红的灯笼,街道上人群攒动,和过年时的景象一般无二。

    但即便这样徐长卿拉着苏白在街道上走时也没让她被其他人给挤着,人群中时苏白又依稀有看见昨天在见过面的绛妃,还是昨天的那件绛红色披风,不过披风毛帽子到是已经放了下来,带了一张及其普通一点都不出彩的面具停驻在某个小摊贩前挑选着什么。

    似乎还是一人?不过苏白来不及多想就主动拉着徐长卿换了一条街逛。就像他说的一样,既然不准备做什么那避免一下还是好的。

    愉快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苏白觉得似乎才出来不久但一回神就已经到了傍晚,大家都早早的吃了晚饭,有些人家甚至准备抢到‘花神’洒下的花后才回去吃饭的也不在少数。总之差不多到了花神出巡的时间时,大家都自动自发的开始从屋内出来,并将街道留出来方便搭乘着花神的马车缓缓驶来。

    苏白和徐长卿自然也在其中。不过拿着小袋子的只有苏白一人,而徐长卿则背着手站在她身边,视线更多的是落在她的脸上。

    此刻两人也带上了面具,不过苏白带的是在下蜀山时白术做给她的狐狸面具,而徐长卿的面具则是最普通的面具,上面绘着简单的图案。

    虽然隔着脸上的面具,徐长卿看不到苏白现在的神情,但看她现在乖乖的站在自己身边,双手拿着小布袋和其他人一样眨巴着期望的小眼神看着花神会来的方向,就总是让他想笑。

    ……很想把她抱进怀里,揉一揉,亲一亲。

    然而从他的外表看来,却依旧是一副镇定自若的闲适模样。

    从远处传来了骚动,然后像是在玩接力赛一般,‘来了’‘来了’这样的话不断的从远处传来,惹得还隔着很远距离的人群也开始躁动了起来,就像是有谁下达了统一的口令一般,都忍不住往前挤了挤。站在人群中的苏白被身后的推力搞得踉跄了一下,被身边的徐长卿一抓一拦一抱,就背贴着他的胸膛被他护在了怀里。

    动作行云流水,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在心里琢磨过很多遍后的产物。

    就像被矗立在波涛江水中纹丝不动的沉稳巨石,被护住后一点外面的风浪和飘摇都没了踪影,只剩下被保护的温暖和……丝丝清甜。苏白双手紧捏着抓在手中的布袋,想要回头却又在的侧首时停了下来,抿着唇微微睁大着眼看着前方,强迫自己做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

    可惜身后的人明显不想让她轻松过关一般,俯身隔着披风的帽子,凑在她耳边低语,“这样就不会有人撞到你了。”

    ……这种明明已经做了还要在解释一遍的做法……怎么都觉得是废话……

    温热的气息隔离了暧昧的湿气,透过布料却依旧带着旖旎感,钻进苏白小巧秀气的耳廓后,给剔透白皙的耳骨蔓延了一片浅樱色。

    心跳声,突然就觉得大了一些,甚至让她开始担心会不会被身后的人听见。

    好在随着搭乘着花神的马车逐渐走进人群声音的高涨,终于让苏白感到松了口气,借着和他人一样快步上前去接花朵,算是巧妙的退出了徐长卿的怀抱。

    ……总觉得,再待下去,一定会舍不得出来,甚至会忍不住回抱他的。

    仓皇逃跑的模样被徐长卿含笑看着,也不过多的言语,只是背着双手缓步向前,隔着一定的距离跟在的她的身后,避免小身板的她被周围的其他人给挤得快要飞出去,也在她抢不到花的时候信念微动的将花朵在空中改变原来的轨迹,落尽她高高举起显得有些傻气的小布袋里。

    就这样跟在她身后,缓步前行,却不知道在他的眼里前方的人是美景,而自己这幅模样在别人眼里亦是。

    等苏白终于停下的时候,抓着布袋一转身就看见了徐长卿在自己身后不远,同样看见的还有周围其他姑娘对他的指指点点,甚至带着想要上前的跃跃欲试。

    某种情绪突然就涌上心头,苏白小跑过去,快到连头上的披风帽都快要掉下,还是在跑到徐长卿面前时被他及时伸手拉住正欲下滑的披风帽才没让她有异于常人的头发在人前显露。

    他一点都不在乎苏白的白发和水色的浅眸,但他在乎苏白会因为周围陌生人的眼光而失落的心情。

    这是他的小姑娘。她应该开心和快乐,没有任何烦恼才对。而不应该总是在无措、犹豫和畏手畏脚的情绪中郁郁寡欢的活着。

    修长的手指在即将滑落的披风帽子重新拉好后,指尖随着布料的走势蜿蜒向下,手略动,就将苏白揽抱进了怀里。——从外人看来的,倒像是苏白在接到花神的‘祝福’后激动的跑向徐长卿,并主动扑进了他的怀里一般。

    这模样让周围的人善意的笑着,也让那些原本在一边或踌躇或跃跃欲试的姑娘们遗憾的扁了扁嘴,但随即又释怀,超徐长卿怀里的苏白投去羡慕的一眼后和身边的小姐妹们一起离开。

    徐长卿抱着苏白,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上动了动,像是在用下巴揉了揉她的发一般。声音低沉暗哑,“这些花儿……是给我的?”

    苏白想反驳,但却又发现无从反驳。因为这些花儿还真是她想着给面前的人才接了那么多的。抓着他腰侧的衣袍,在他怀里轻轻点头。随即听到从头顶传来的低沉笑意和……温热感?

    在苏白纠结的想着徐长卿是不是刚刚又偷亲了自己的时候,他已经放开她,并牵着她的手走到一边去了。

    人群攒动,虽然刚才两人的举止让周围的人侧目,但在离开了那里后却又有谁会再记得他们?

    在某个石墩边,徐长卿接过苏白递过来的满满一口袋花朵,笑而不语的凝着她,墨玉般的眸子上全是温情和满满的笑意,他又问了一次“是给我的?”,才在苏白再一次肯定的点头中接了过来,并把它仔细认真的挂在了腰际后,才重新抬眼冲苏白一笑。“……多谢。”

    苏白抿着嘴,微微摇头。心里却很开心。她一点都没察觉到徐长卿看她的眼神带着莫名的沉重和怀念,似乎想要把现在的一切都刻进心里,无论是现在她小小的举动,此刻彼此之间的氛围,还有心中的悸动,都全部刻进心里。

    在那双总是沉静的眼眸即将浮现一层薄薄的雾气之前,徐长卿微微侧头看向了温暖热闹的街道,再回过头时,低头朝重新抬头看着自己的苏白微微一笑。“想吃昨藕吗?”

    ————————————————————————-

    “嘿!又见面了。”清脆愉悦的声音从下方传来,被徐长卿抱着坐在高高石墩上的苏白一低头,就看见了之前不久才见过的绛红色披风。

    绛妃。

    在苏白还没打招呼之前,带着面具的她一个轻跳,就轻松的跳上了有苏白肩膀那么高的石墩。这个石墩以前一定是大户人家门前的两头镇宅石狮的底座,估摸着是搬走了还是什么原因,现在只剩了底座了。

    苏白看了看她,忍不住又看了看周围,确定自己没有看见另外一个穿黑披风裹得严严实实的另外一人后,才疑惑看向绛妃。“……就你一人?”

    “对。”绛妃大大咧咧的点头,双手支撑在身侧,脚前后摆动着。她也看了看苏白后笑,“你也是一个人啊。”在苏白点点头后又朝她空空如也的双手看了看说。“我给你的花儿呢?……你一朵没留都给他啦?”

    “嗯?”苏白一愣,看着绛妃皱了皱鼻子。

    “亏我还一直照顾着你,往你的方向撒呢。”

    这句话让苏白随即明白了过来,看着绛妃,“是你。”刚刚她在接花朵的时候,就觉得马车上有名‘花神’似乎特别照顾她,总往她的方向撒,要不是其他‘花神’阻止,估计那‘花神’都要把整个花篮丢下来给自己了。

    居然是绛妃。

    真·花神坐在苏白旁边颇为调皮的晃动着双脚,笑眯眯。“我看你一直没怎么接到。”

    “谢谢。”苏白笑。

    “嗨~相逢就是缘分。说起来……”绛妃摸了摸下巴打量苏白,似乎即便是面前的人带着披风帽子,她也可以透过披风看清苏白一般。“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嗯?”苏白看着面前一脸好奇神色的绛妃,不知为何,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

    有什么……似乎不太对。

    “你胆子居然这么大。”绛妃凑过来,像是害怕她和苏白的谈话被谁听见了一般。“居然敢逆天改命,你都不知道我昨天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都有点吓倒了……那个人一定对你很重要吧?啊……要是我也有这样一个……”

    “等等。”苏白打断绛妃的话,微微睁大眼看着绛妃,眼神怔怔,“你说……你昨天是,第一次看见我?”

    “是啊。”绛妃莫名的回答。“所以才愣住了嘛。”

    苏白终于知道了那里不对。是绛妃的态度。她感到喉间干涩难耐,再出口的话的沙哑到不行。“我想请问一下,你……知道我这种情况有没有解法?”

    “知道,不过只是听说。哎?我在哪里听说的来着?”绛妃偏头想了想,却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听谁说过了。

    “是什么?”苏白忍不住抓住绛妃的手,急切的问。

    “把你身上的逆天之罪转移到那个当初你为了他逆天的人身上就行了。不过这样你就会全部忘记了吧?”

    “……关于他的一切。”

    连想都没想的,苏白从高高的石墩上跳下,披风在身后扬起,围帽随即落下,露出异于常人的银白色长发,犹如一捧月光一般在黑色的披风上显得更加皎洁。

    她踉跄了两步,在旁人的惊呼中差点跌倒,但好在在即将触地之前双手一撑稍微稳住。只是手掌在地上擦破,瞬间出现血痕。脚……似乎也不小心崴到了。

    可这些苏白都顾不得了,钻进人群中超徐长卿离开的方向跑去。什么去买桂花蜜藕,这个借口……这个借口不就是当年自己哄骗他要吃糖葫芦的一样吗?!

    徐长卿!徐小花!徐刁竹!

    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欢笑的人群,还有随着夜幕降临逐渐亮起的花灯,周围漂亮温馨,可这一切都和她苏白有什么关系?在没了那个自己最在乎的人后,这些欢笑愉悦和温暖,根本就不会被她感觉到。

    苏白突然好生气,也好讨厌自己。一想到也许在下一刻,或者下一个瞬间她就会忘记关于徐长卿的全部记忆,她就无比的悔恨,可是现在没有了曾经灵力的她根本就没有再一次到达那个结界的能力,她只希望自己可以在这里找到还未来得急进去的徐长卿。

    如果遇见了……如果可以的话……

    人群中,隐约看见一穿天青色长袍广袖的男人。苏白眼中一亮,也不管周围人在看见她那头银发时的各种眼神,提声高喊。“徐长卿!”

    她想挤过去,但人太过了,即便再着急也只能缓步前行,中途的还被差点撞倒好几次,要不是身后有双手及时扶住她,估计苏白早就跌倒在地了。

    “谢谢。”苏白连头都不敢回一下的道谢,眼睛一刻也不敢离开前面不远处的天青色背影。她很害怕要是一个转眼也许前面的人就会冲自己眼前消失掉。

    可是无论怎么喊,那个背影都像是固执的下定了决心一般,狠心不回头。

    哪怕一次都没有。

    苏白想哭,可还是强忍着眼泪在人群中艰难前行。抿着唇,鼻子红红眼睛红红,像一只故作坚强的兔子。

    终于让她从人缝中抓住了那个天青色的袖子。“徐长卿!”

    那人转过身,是一张陌生的男人的脸,他疑惑的看着在看清自己的模样后,笑意僵硬在脸上的银发小姑娘,不禁开口。“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这句话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水汽在她的眼眸中浮现,怔怔看着陌生的男人半响才像是回过身来般的松开手,肩膀微微颤抖着,大声哭泣。像一只,被主人丢下的小动物。

    “徐长卿!!”苏白站在街上,仰头痛哭,撕心裂肺的让旁人听了都感到难过。“徐长卿我错了!我错了!”

    我知道错了。我不想忘记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求求你,不要放开我,不要……让我忘记你。

    “徐长卿!!!徐小花!!”

    ——沉稳的声音,从苏白背后传来。

    “嗯。我听见了。”

    苏白睁大眼,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下滑,她慢慢的回过头,看见徐长卿背着双手站在她的身后,似乎那里都没去,从未离开过。

    唯一的不同,是他的面具是曾经遥远记忆中,那张黑色的面具。

    第一次,他带着这张面具在回眸的时候阳差阳错的认错了人。

    第二次,他被面前的人推开。

    现在。是第三次。

    徐长卿站在那里,朝哭得一点都不好看,现在还打着泪嗝的小姑娘伸出手,郑重而认真。“我只原谅你这一次。”

    苏白抽泣着,连忙抓紧他递到自己面前的手,握住后连连点头。

    “嗯。”

    “……不要再放开我。”

    “……嗯!”
(快捷键 ←)上一章:159.第 159 章 返回《[综]有人他总想逆CP.》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