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综]有人他总想逆CP.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23.曾经和未来

正文 123.曾经和未来

文/一碗叉烧
推荐阅读:
    黄泉路,奈何桥,桥尾婆婆煮梦汤,了却身后结,重修来世缘。

    地府似乎永远都被笼罩在黑夜之中,看不见星辰也没有皎月,只有永远盛开不会凋谢的血红色彼岸花,还有永远带着股阴冷死气缓慢流淌的忘川河。

    传闻忘川河是连千年老鬼都不敢横趟的禁忌之河,没有东西毫发无损的过去过,总是消失在河流中不见其踪影。有人说忘川河连通溯河,敢入忘川,就有机会得到再一次重生的机会。

    然而这个传说并没有人或者其他东西敢于去证实,无不老老实实的跟着鬼差,从两边都是齐腰高的彼岸花小径走过,踏上奈何桥,饮下孟婆汤。那些原本念叨着从来一次一定不会再犯的错误,不会再做的傻事,又要从头开始,一一经历。

    也有老鬼自以为看清了一切,摆着高姿态睥睨新鬼,一面冷笑,一面说着‘又要犯傻’,然而在盯着那些或怨恨或带着遗憾眷恋的新鬼在饮下孟婆汤后,变得混沌干净像是身处梦中轻一脚重一脚的自主向前时,又变得神情复杂。总是在再一次挣扎后又冷笑着离开。坚决不允许自己继续着这没有意义的重复和轮回。

    天幕漆黑一片,泥土也是黑黝黝的颜色,原本应该古色古巷的青石砖修葺而成的奈何桥也在这样的背景下,同样变成了一种半隐在黑暗中,呈现出犹如发霉青铜器的色泽,配上同样黑漆漆,偶尔倒映出水光的忘川河,透着让人感到压抑而沉重的气氛。

    唯一的亮色,只有那一望无际的彼岸花,连绵到天边,似乎连天边的天空都被彼岸花映照得变得有些泛红。

    然而这种原本应该显得喜气洋洋的大红色花朵,却因为生长的地方反而被衬托得透着一股子邪魅,鲜红的颜色显得血红。

    这样的景象,让统一着一身白衣行走在彼岸花小径中的一行白衣新鬼,显得格外醒目,甚至成为了这天地间唯一的一抹明亮之色,引来各方的晦暗窥视。似乎只要趁其不备就会从某个阴暗的角落扑出来,把这些新生的灵魂叼走,成为肚中食物。

    苏白站于彼岸花丛中,隔着一定距离的花海,看着。耳边花丛中的悉悉索索也越发增加,花枝摇曳着,宣示着有什么东西在从四面八方接近。然而那些饿了千年的恶鬼却像是看不见苏白一般,目不斜视的从她的身边经过。

    而她看的,是位于队伍最后,因为这些不知名的动静吓得瑟瑟发抖的少女。微微走神。

    自己当初……到底是因为什么身死的呢?

    不记得了。

    好在的是,自己的模样从前还是现在,都没变过。这让自己剩去了不少事。

    彼岸花中的暗涌不仅仅让鬼差警惕,同时也惊动了奈何桥上的鬼差,正急急赶来,然而似乎一时间远水救不了近火,从空中俯瞰,那些在花丛中快速向新鬼攒动的东西,已经到了花丛边缘,鬼差急忙将手往空中一扬,一道无形的屏障形成,恰恰抵挡住从花丛中扑出来的恶鬼。

    那些青黑色的狰狞怪物撞在屏障上,被反弹出去,再想再扑,其他的鬼差已经赶到,挥舞着手中棍状物,将那些恶鬼驱散。这些恶鬼生前大恶没有,小恶不断。又还不到下地狱的地步,被判不能进地府,只能像野狗一般的永远饿着,直到恕清罪孽为止。

    这些新鬼就算被恶鬼吞了,其实也不会魂飞魄散,只是却会沾染上不该沾染的,属于恶鬼的因果和罪孽。这也是恶鬼们总是千方百计想要接近新鬼的原因。积少成多,让新鬼带走自己身上一部分罪孽,这样他们就可以更快的洗清罪孽。

    苏白,就是趁着这一团混乱的时候,闪身进入鬼差设下的结界内,轻而易举的把‘自己’拦腰抱走。心中竟然还有些心情开玩笑。

    原来自己第一个公主抱,是‘自己’来完成的。

    有个新鬼消失并没有被任何鬼差察觉,等苏白重新掠至彼岸花丛中,怀抱着‘自己’,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态回头再看时,那里依旧一片混乱。

    而在她和‘自己’的面前,只隔着一排彼岸花的距离,就是忘川河。

    吓得瑟瑟发抖的‘自己’蜷缩在怀里,依旧带着惊恐的神色看着苏白。嘴唇动了动,才勉强说出‘谢谢’两字。

    “……不客气。”苏白静默了一下,勉强扯了个笑,心念一动,一道灵气进入‘自己’的体内,在看见她随即昏昏欲睡后,才苦笑着继续着没说完的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对不起的。”

    她来,是要扼杀掉自己再次进入徐长卿生命的轨迹啊……

    苏白慢慢的站起身,将‘自己’抱着站在忘川河边。河水静静流淌,就算是在这么近的距离观察下也依旧漆黑如墨,偶尔有什么在水下翻滚泛起一点亮色的水光。距离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现在充满了灵力的自己,也依旧感觉到有刺骨寒冷迎面扑来。

    慢慢低头,苏白看着即将被睡意吞噬的的‘自己’,亲声低喃。

    “……对不起……要怪。……你就怪我吧。”

    手轻送,微扬,手中的少女微微翻滚,白色的薄纱在空中轻旋出一个小小的弧度。水声响动,苏白慢慢阖眼,长而卷的睫毛遮掩住水色剔透的眸子,投影出一派哀伤的神色。

    一股腥甜味从喉间涌起,这是逆天改命后的反噬,就算已经是上古奇书之一的画仙也避不开。

    喉间轻轻滚动,将血重新咽下,然而嘴里还是带着浓烈的血腥之气,苏白面容苍白,衣袍边缘微微透明,隐约可以从这一头看到另一边的景象。然而她却像是没有察觉般的旋身离开。

    身体一动的瞬间,空间随之异动,周围景致骤然不同。

    再一睁眼,已经不再是地府的景象。而是一石屋,屋内什么都没有,只是房间中间有一悬空灵珠,散发着微光,而以灵珠为中心,有无数红线以灵珠为媒介、中心点,从墙上牵连至珠子中,两线相牵。

    红线。

    天地万物,甚至可以说三千世界的红线都在这里。

    自古以来由那颗灵珠将有缘人相配,让有情人可以相遇、相识、相恋。

    石室四面墙上都有一层微微流动着纹路的透明结界,从每一扇阶级过去,就会看见另外一个世界的因缘和红线。苏白因为吸取了石碑中的魔气,恰巧也获知了原本封印在自己灵视里的,‘洛图’应该遵循的职责。

    洛图,四象运行图。春夏秋冬为四象,东南西北、日月星辰亦为四象之一。

    苏白意识终于清醒不再时不时沉睡的时候,被清微掌门告知自己是因为浮尘祖师修成仙体,而自己又是祖师亲手所绘,所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中的‘鸡犬’,至于没有带走苏白的原因,是因为想要给蜀山留个念想。

    然而这一切,都是谎言。

    宁采臣曾经告知了一半的真相,而另一半真相是苏白自己在恢复了灵视后知道的。

    就如宁采臣所说的那般,蜀山派的存在一是维护人间正道,而是守护锁妖塔,苏白的真身洛图,就镇守在锁妖塔下。

    ‘洛图’的存在原本就是这世间的最后一道屏障。

    千万年前记载世间万事万物的‘河书’遗失,只留下一无字碑。为避免身系天下苍生的‘洛图’再次遗落,从那时起,‘洛图’和无字碑就被一起镇于锁妖塔下。再也没有任何地方会比那里更加安全。

    苏白有了灵体和灵视的时候,蜀山震惊。天下万物都可修成灵体,唯独她苏白,是不能,也是不允许出现的异类!

    那些反复沉睡根本不是因为苏白自己在形成灵体过程中的本意,而是被蜀山反复封印的结果!

    然而‘洛图’原本就是掌管和运行天地四象的灵物,就算道法如何高深,也比不过天地灵气自然浇灌的‘洛图’。苏白的清醒,只是因为蜀山上下,这天地间再无任何人可以真正的镇守她的原因。

    神爱世人,是因为‘他’只有无尽的怜悯和对世间万物的爱。然而如果有一天,‘神’拥有了充满自己‘私欲’的‘爱’时,就会导致天下的大乱。

    苏白本身并无错,错就错在,她不应该成为‘洛图’的灵体。当具有属于‘自己’的意识后,注定了那杆从来不会有偏颇的天枰在以几不可闻的速度进行倾斜。等真正察觉的时候,已经天下大乱无力挽回。

    蜀山封不住她,只能找人看着她,不让她入世,就不会沾染上情欲和喜好。就这样在蜀山天真、耍赖、不学无术,什么都好。

    然而谁有会想到,修炼断情绝欲道的未来蜀山掌门,会爱上这个‘变数’呢?

    生命的轨迹,很多时候就是这般有趣且无常。谁也不知道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已经改变了未来的轨迹。

    苏白一面想着,一面随着一根微微泛着金色的红线,跨进一面面结界,终于在红线的尽头,止步。

    这间石室里,只有两根红线,穿越无数结界和空间,相连在一起,悬于空中的灵珠,闪耀着带着淡金色的光,内里有樱色流动,说不出的好看。

    下面垂一纸条,苏白慢慢上前。看着上面的字,笑得眼中含泪。

    徐长卿。苏白。
(快捷键 ←)上一章:122.曾经和未来 返回《[综]有人他总想逆CP.》目录 下一章:124.曾经和未来(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