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综]有人他总想逆CP.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21.九

正文 121.九

文/一碗叉烧
推荐阅读:
    我是你的了。

    苏白怔怔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青年,泪意忍不住涌上眼眶,让她只能为了掩饰一般的笑,弯了眼角,似乎这样就可以藏住眼里的薄雾。

    这个男人,现在是把他自己,还有他的心捧到了自己的面前啊……

    毫无保留的,捧到她的面前。

    可自己……

    吸了吸鼻子,苏白忍不住前后摇晃了下悬空的脚,像是为了缓解此刻的情绪一般小小的抱怨着,“害我差点花妆。”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都不是化妆小达人的她能够把自己现在画的美美的,完全凭借了她是画仙的原因有木有?!

    花了近一个时辰才画好的妆要是就这样花掉,才可惜了。

    至少到最后……自己也要是美美的。

    苏白又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眼神有些闪烁,不敢和徐长卿对上眼,似乎是因为他太灼热的眼神,又似乎是因为……其他什么缘由。总之苏白在害羞的游移了一会儿眼神后,终于忍不住鼓着腮帮子声厉内荏的瞪着面前的青年,一副‘我才是老大’的架势,像一只虚张声势的仓鼠。

    可爱到不行。

    “交、交杯酒都还没有喝!”亲、亲神马亲!交杯酒都还没喝就亲……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苏白又忍不住瞄了眼自己正坐着的书桌,微微左右摇晃了一下,再次确定书桌太硬。不喜欢。╭/(/╯/^/╰/)/╮

    就像是看出了苏白在想什么似的,徐长卿忍不住喷笑,在苏白鼓着脸颊瞪着他的时候亲昵的抱着她,微微摇晃,埋进她的脖颈间,能够察觉到她因为自己喷洒在她皮肤上的气息而微微一躲,那一秒那片晶莹的肌肤也像是知道被他注视着一般,泛起了一点点晕色和战栗。

    怯怯的样子。怎么看都觉得分外惹人怜爱。

    紫黑色的眸子越发深沉。

    而那种带着浓厚的侵略性的霸道让苏白像是察觉到了一般,连忙推开他,跳下地。明明对这样的徐长卿有些无措,但还是强制镇定的微微仰着下巴,嘴里念叨着‘交杯酒、交杯酒’,朝小圆桌快步走去。

    却不想想自己现在这幅小身板,要不是青年故意让开,那里会被她给推开?

    徐长卿随着她的意退开,看着苏白明明有些惊慌却力求镇定的朝圆桌走去,说不出的好笑,缓步跟上。

    树屋内外是用灵力催化而成的各色花朵,接着月光静静的在夜空中绽放其美丽和芬芳,而树冠上则挂满了红色的灯笼,大的有壮汉拳头那般大小,小的只有少女小指甲盖那般大。犹如点点星光璀璨,闪耀光芒。

    周遭一片安静祥和,只有微风间或拂过,吹动树冠发出飒飒的声音。

    从外望去,树屋内一片喜庆的红色,虽没有唢呐喧天,众人道贺,却也显得静谧且温馨。像一盏悬挂在月亮旁边自得其乐,安静温暖的红色灯笼。

    里面有一对璧人的剪影,像是缠绕的一根灯芯。

    苏白端着杯脚被用一根红绳一边一头系在一起的酒杯,刚转身就差点撞进悄声站在自己面前的青年怀里,不免又鼓着脸瞪他。却被他抿着笑单手接过酒杯,一手牵着她走向床榻。

    苏白微微落后徐长卿一步,看着青年现在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愉悦和满足的气息,神情复杂,眼神忧伤。

    然而当他回首的时候,刚才的那些情绪却想是被错觉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两人终于并肩坐在床榻边,一旁的大红蜡烛才燃了一点点,烛光跳跃,让室内温馨且明亮。

    烛光投射的剪影交错臂弯,饮下象征了生生世世的酒。

    原本以为应该是甜酒的苏白在酒入口后微微一愣,但还是慢慢吞下,正在疑惑的时候,被徐长卿轻拥入怀,靠在他的胸膛上,枕着他的心跳,和说话间带起的微微震动静静聆听。

    “是不是觉得这酒并不好喝?”低沉的嗓音因为靠在他胸膛的原因显得有些失真和隆隆,就想是直接在和他心里的声音对话一般。

    苏白轻轻嗯了一声,微微感到困倦。

    “因为这酒,代表了以后我和你的人生。有苦、有痛,有酸,有甜。”

    苏白微合眼,只感到睡意上头。她想要摇晃一下头试图清醒一点,然而却因为被徐长卿搂抱着,所以一时无法动弹,最终只变成了在他怀里的轻轻一蹭。像是在撒娇抵赖一般。

    而徐长卿的话却还在继续,“这些都是我们两人要一起去承受和经历的。”

    苏白闭着眼,感到身体微微悬空,随即轻柔放下。身下的触感告诉她是轻软舒适的床榻的,被阳光晒过的被面,现在带着一股暖烘烘的味道,像徐长卿的怀抱。

    “然而……”低沉的嗓音因为不断涌上来的睡意开始失真,但苏白还是清晰的知道徐长卿俯下身在她的额头留下轻轻的一吻。

    “我又怎么舍得让你经历那些?”

    心中警铃大作,苏白试图睁开眼,用尽全力也只是让睫毛微微颤动却没法睁开。被子下的手想要握紧成拳,试图掐陷掌心来让自己保持清醒,却在下一刻被一双温暖的手轻轻的重新舒展开,就像是在对待珍宝一般怜惜呵护。

    到这种时候都……

    脚腕上铃声作响,是徐长卿解开了对她的桎梏,之前被封印的灵力开始在周身运行,虽然缓涩却还是在运转。

    要快一点!再快一点!

    苏白安静的躺在那里,用了平生最大的意志力不然自己陷入沉睡,随即有些后悔和恼怒,为什么刚刚不在书桌的时候。

    修长温暖,骨节分明的手指附上苏白的额头,随着她安静的眉眼慢慢描画,像是想要把她记在心中一般,似喃喃又似在和安静的她低语。“苦、痛、酸……这些我来扛就是了。”拇指停留在脸侧,细细摩挲,忍不住再次凑近,轻轻啄吻。“……我怎么舍得……”

    舍不得。所以,我来做就好,所有的一切我来扛。你只要负责没心没肺的笑就好……

    此刻的苏白就像是真的睡着了一般,除了那滴从眼角滑落的泪。

    停在她脸庞的手指触摸到那点湿润后微微僵硬,紫黑色的眸子轻轻掀起,看着挂在自己指尖的那滴眼泪,和苏白脸上的泪痕。忍不住将泪水微微吸吮,手指停顿在唇间半响,原本平静的胸膛逐渐剧烈起伏,像是终于无法再将那些悲怆和不忿压抑在心。

    一把抱起似乎现在已经完全睡着的苏白,把她紧紧的锁在他的怀里,手指在她身后握手成拳,用力到骨节泛白,浑身轻颤,苏白的脸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又有一滴泪从安静的脸颊划过,没入他红色的衣袍,只留下一点浅浅的水印。

    半响后,徐长卿才在几次深呼吸后收拾好心情,将苏白再次轻柔小心的平躺至床榻上,盖好被子,掩好背角。像是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再说一般叮嘱,“我走后南沉香应该会找到你,到时候……你就和他走吧。”

    徐长卿停顿了一会儿,黑羽般的睫毛微微敛垂,半响才抬眼朝苏白看去,微微一笑。

    “这一次,不会有人再逼着你回蜀山了。”

    凝视着苏白,再一次的用眼睛描绘过她后,徐长卿刚预起身,却又极快的重新跌坐回床榻边,要不是眼明手快的伸手支撑住,也许自己现在就跌倒在苏白身边也说不定。

    突然其来的昏眩和困意。

    心神震动。紫黑色的眸子盯着床榻的一角,像是没有察觉到正慢慢的坐起身的人,神色剧变。

    ——“你又怎么会以为,……我会舍得。”

    哽咽,和滴落在被面上的水滴,瞬间被被面吸收,只剩一点点略深的痕迹。

    徐长卿以缓慢到极致的速度慢慢抬头,最后才对上已经泪流满面的,苏白的脸。

    ——药,没起作用。

    徐长卿狠狠的闭了闭眼,快速睁开,紫黑色的眸子盯着苏白。威压和杀气四起。树屋内旋起飓风,由藤蔓缠绕而成的树屋根本承受不了这个威压,发出吱呀的声音,似乎在下一刻就会崩塌。

    “你——给我吃了什么?”

    徐长卿可以保证自己唯一沾的就是那杯酒水,但同样的他也敢确定苏白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下,根本就没有让她做手脚的机会,她……

    泪从苏白的眼睛里默默的流下,在下巴汇集,随即滴落。徐长卿看着,微微嗤笑。

    ——那滴眼泪。

    树屋里的飓风骤然消失,细细一看会发现因为风的凌厉而在树屋内留下了无数细小的,犹如被刀剑划过的痕迹。唯一完好无缺的,也许只有位于飓风中间的苏白和她身下的床幔。

    然而飓风的骤然消失并不是徐长卿的本意,而是因为困意开始在不断叫嚣。然而就算是这样,徐长卿依旧外表看上去神色淡淡,一副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表情。

    没有人知道这幅模样的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只需一根手指轻轻一推,就会颓然倒下。可是他却依旧紧盯着苏白,紫黑色的眼睛带着摄人的狠厉。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苏白低泣着抚上他现在显得狠厉的脸,凑近和他额头相抵,闭眼流泪,哽咽着。“你想自己上蜀山找清微掌门把你锁进锁妖塔,是不是?”

    不需要他回答,手下紧绷的肌肤已经承认了一切。

    徐长卿……就算是变成了邪剑仙,被迫吸入了魔气也还是那个从小被教导了要维护天下苍生的徐长卿。

    既然邪剑仙出会导致人间炼狱,那最简单的做法就是除掉邪剑仙而已。

    他从来,……就没有失去过本心。

    苏白哭泣着,哭到浑身颤抖。心中悲痛又后怕。

    如果刚才那滴眼泪……后果会变成怎样?一想到也许他会永远被关在锁妖塔下,自己就心痛到说不出话来。

    不要爱就好了。

    ……从来没有遇见过就好了。

    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苏白慢慢抬眼,手缓慢贴近他的心脏,隔着皮肤、肌理还有现在觉得刺目的大红衣料,感受着他的心跳。

    这个过程,已经一点都不能动弹的徐长卿一直紧盯着她看着,在苏白此刻止住了哭泣,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附上他的心脏后,他连想要往旁边躲避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用那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她。带着怨恨……和哀求。

    “苏白。不要让我恨你。”

    总是怯懦、胆小、一点责任心都没有,从来就很废材没有上进心的小姑娘微微一笑,轻轻吻了吻徐长卿的嘴角,微微离开一点后,低语。

    ——“我不会给你机会恨我的。”

    话音刚落,白光从树屋类迸发而出,在悬空的高空中,一时间像一轮新生的太阳。这些白光变成了一个球形在高速旋转,逐渐的变成了灰色、深灰、黑色,最后是紫黑。

    苏白,在将徐长卿体内的魔气全部吸入自己的体内!

    你不会恨我的。因为再睁开眼,你的世界里,会从来没有出现过苏白这个人。

    绝情泪,被封在了苏白的第一滴眼泪里。

    ——————————————————————-

    当一切恢复正常后,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唯一改变的是徐长卿和苏白的位置。

    此时此刻,苏白站在床榻边,看着陷入了沉睡的徐长卿,虽然看不见那双眼,让她现在也知道他的眼眸又是黑如墨般,带着清冷和疏离。

    他不会再在看到自己的时候,柔和了眉角。

    也不会……再有人追着她让回蜀山了。

    “徐长卿。”苏白站在床榻边轻唤,“我走啦……”

    随即转身,走了两步却忍不住哭泣,回头又看向那个安静沉睡的青年。咬牙再走步,却又站住,想要回头,却想是不敢看一样,最后背对着青年,痛哭出声。

    徐长卿,我这次真的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120.九 返回《[综]有人他总想逆CP.》目录 下一章:122.曾经和未来(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