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综]有人他总想逆CP.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9.七(倒V)

正文 79.七(倒V)

文/一碗叉烧
推荐阅读:
    锁妖塔外部此刻是一番什么景象南沉香并不知道。在不知道跟着苏白沉默的走了多久之后,视线一下子变得宽广了起来。

    不再是永远的让南沉香觉得只是在原地踏步,而是骤然的,就像是无意识的行进中打破了那层蒙在自己眼前的假象,又想是穿过了瀑布后的水莲,发现了隐藏在后的帘洞一般,总之目之所及的一切都变了样子。

    看着脚下蜿蜒而下的青石台阶,南沉香特意回头看了看身后,原本应该可以看见的近在咫尺的锁妖塔里的景象已经不见了踪影,无论是中心柱,还是被捆绑在中心柱上,依稀可见的,红衣女妖垂下的衣袖尾端。

    都没了踪影。

    这里是一个空间极大的像溶洞的地方,头顶有不知多少年才形成的倒立而下的石笋,大大小小像一幅倒挂的连绵的山脉,让南沉香看了,居然生出雄伟辽阔大气之感。

    从山体中浸润出来的水缓慢的顺着石笋流下,滴落至地面。长年累月后,原本应该兼顾的地面居然被水滴石穿,形成了小小的,可以承载这些清水的洼坑。和其他的不远的洼坑相连,透着古怪的山湖水色的美感。

    像神州被缩小了很多很多倍后,成为了盆中供人观赏的景物。

    南沉香回神,赶紧跟着苏白下去。和之前的感觉不同,他觉得自己现在是可以触碰到苏白的。

    但在跃下台阶,没有那些因为常年累月形成的石笋的遮挡后,南沉香的视线逐渐宽广,也因为这样,他终于看见了,在苏白停驻的,隔着10米远的地方,有个白发黑衣的人被锁在由青石微微修饰了一下,和他还有苏白所站的平地,只有一个台阶高度的类似床的地方。

    有手腕那么粗的铁链在空中交错,把南沉香和苏北,和切割开来。

    ——那是一个,不知道已经被囚禁在这里多久的妖魔。

    寂静无声。

    苏白像是傻了一样的站在那里,隔着交错的铁链死死盯着那个被紧紧贴着山壁锁上,桎梏着,连一丝一毫的动弹都没法做到的人。

    白色的泛着像月光一样色泽的发垂下来,他耷拉着脑袋看不清模样,只能依稀看见那已经瘦到脱形的尖尖下巴,以及黑衣宽袖因为他双手被铁链高举,而滑至手肘处的,只剩了一层皮包骨一般的手。

    像鬼一样。

    “走。”南沉香上前扣住苏白的手腕,打算将她悄无声息的带离。被锁在那里的东西不知道已经是多少年之前被关在锁妖塔下的妖物了。

    竟然在常年累月之中都没有因为锁妖塔源源不断的抽取妖力而消失,只证明了他曾经有多么的恐怖。

    而这种老怪物,还剩余多少余力,南沉香不敢去试,也不愿去试。

    他现在只想带着盯着那个妖物发呆的苏白赶紧离开。

    但也许是他刚刚明明已经压低了,可还是在这个死寂的地方显得格外清晰的声音惊醒了那妖物。

    原本一直低垂不知死活的脑袋微微的动了动,然后在南沉香拽着苏白退到对面山壁壁教,并警戒的挡在苏白前方时,才缓缓的,抬起一点点头。

    只是那张脸,依旧被满头白发所掩盖,看不清模样。

    隔着青丝的眼在越过南沉香看到依旧在发愣的苏白后,微微睁大,红色的眸子带着‘啊……该来的还是来了……’的感慨。

    半响后,沙哑的,似乎已经千年都没有开过口的声音,生涩的,带着一种古怪的腔调缓慢、却轻松的开口。“你们两个小鬼……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

    “……”南沉香不说话,依旧警惕着挡在苏白身前。对面的妖物身上没有任何的压迫、威压和妖气,但在这种地方,让他本能的不敢放下警惕。

    “你是谁。”

    南沉香微怔,这句话是从自己身后发出的。

    一路上都一直沉默的苏白突然安静的,悠悠开口。

    “我见过你吗?”

    ---------------------------

    “孽徒!”

    怒斥,伴随着的是一阵强烈的有针对性的罡风迎面朝长卿袭来。把原本因为仗着幽玄长老不忍心全力伤他的机会,绕过幽玄想要硬闯进锁妖塔的少年给扫了出来。

    剧烈的甚至是带着一种锋利疼痛的风让长卿不得不用双手挡在面前,整个人都被风吹得不得不向后倒退,脚尖勉强抓住地面,滑出三丈远才堪堪停住。

    “师尊!”长卿拿开手,但脸上却还是因为那罡风划破了脸,留下细小的伤口。

    清微掌门在察觉到锁妖塔不对的一瞬就赶了来,刚飞掠到近处,看见的就是自己平时乖巧的徒弟已经仗着自己师弟不会对他使出全力,而饶开直奔塔门的情景。

    手一扬,道袍宽袖翻飞卷着罡风席卷而去,在少年被迫后退刚刚拿开手的时候,静至坠落于幽玄长老之前。狠狠一弗,双手背至身后。

    “你竟然敢硬闯锁妖塔!?忘记昨天为师的话了吗!?”清微掌门怒气冲天。

    “师傅,长卿只是想进去确认一下。”少年急急开口,“苏白……苏白有可能在里面!”

    ------------------------------

    锁妖塔内

    我见过你吗?

    那妖怪在听了苏白的话后微微一怔,随即失笑,干涩的古怪笑意在空寂的空间里回荡,想是听到了什么及其好笑的事情,然而里面的心酸和哀痛却让人听了心生不忍。

    半响后,才在依旧警惕的南沉香的紧紧注视下,和苏白的静静等待下,慢慢听了下来,像是终于笑累了一般,微微喘息。

    可又像是妖力已经虚弱到连维持笑都已经各位艰难的情景。

    “也许吧。”他悠悠的开口。

    “也许在从前,也许在以后。”懒洋洋的强调,陪着古怪的音质而显得格外不像好人,“冥冥之中,谁有会真的什么都记得。”

    “……难得糊涂,会比较快乐。”

    他的话,总带着一点点意有所指的味道。

    苏白看着他,明明从来没见过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应该认识这个人,在遥远的记忆的深处。

    然而她翻遍记忆,都没有找到一点点属于面前这人的身影,连相似的都没有。

    “你是以为什么被锁在这里的?”苏白不再去纠结他是谁,为什么自己会感到熟悉的这些完全想不出来的问题,换了一个问法。

    也许这个人,会是自己在下一次的时候遇见也说不定,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被这样定在那里,似乎连自己也开始感同身受的感到到了他在长久的岁月中,清醒的感觉到自己在逐渐步向毁灭,并且在不久的将来会随着妖力的消失而消失。

    如果可以,如果有机会……

    她想要帮助面前这个人。

    ……至少,不要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但似乎对方并不想领情,他微微活动了一下颈部,懒洋洋的开口,“因为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

    “什么事?”

    “唔……逆天而行?”他想了想,笑。

    “……”苏白还想说什么,却被南沉香打断了。

    “别和他说了,我们赶紧离开。”

    会进锁妖塔是趁着清微掌门和幽玄长老为了拎出擅自上了锁妖塔五层的长卿,因为充满没有再次关闭锁妖塔塔门才让他和苏白溜了进来,但现在,他们走了快十二个时辰,甚至因为空间的封闭,对时间的流逝感更加迟钝。

    现在南沉香一点都不担心被清微掌门和幽玄长老发现后,他和苏白会不会受罚的问题,他现在担心的,是锁妖塔塔门已经关闭,而他和苏白,被困在了里面。

    就像是知道南沉香的想法一般,那人用怀念的眼神静静看了看南沉香,并对他现在把苏白护在身后的行为微微在唇边多了点笑意,慢悠悠的开口。

    “锁妖塔塔门已经关闭了。”

    这句话换来南沉香的瞪视,“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们?!你这里什么都没有,难道不是想把我和这个笨蛋骗得留在这里陪你说话?!等烦了的时候就把我们抓来吃了?!”

    “喂喂!谁是笨蛋啊?!”苏白:皿

    “你关注的重点不对吧?!”少年版的南沉香回头瞪。

    “什么……?!”

    开始大眼瞪小眼的两人,丝毫没有留意到那个被锁才那里的妖物在一边静静的,带着怀念的味道看着两人鲜活的在自己面前争吵。嘴边的笑意更浓。甚至连因为千年来一直源源不断的被铁链抽取着妖力,而一直疲惫提不起力气的身体,也像是在这一刻被注入了新的生机一般。

    ……啊。感觉……似乎又可以再坚持一百年啊……

    他微笑着。

    但不到几息的时间里,嘴角的笑又因为那么疲惫和无力跨了下去,整个人都变得昏昏欲睡。

    “好了,你们别吵了……”他慢悠悠的开口,看着两人同时住嘴并同时回头看向自己后,再次吸气提气开口,“我只说了锁妖塔被关上,但并没有说我没有办法打开啊。”

    “……”

    “……”

    同时瞪眼的两人:o-o

    “……”好吧,还是很好笑就是了。

    他抿着唇,正色开口,虽然他知道现在自己的样子并不能够让面前的两人清楚的看清。但还是正色开口,“以后,别再擅自闯进锁妖塔了。”

    “我送你们出去吧。”

    “等……”

    苏白明显还有什么话是想要说,却没有机会说完,刚吐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她和南沉香就像是在原地凭空消失了一般。

    硕大的空间里,又再一次的变得死寂了下来。

    他终于不用像刚才那样,为了担心被苏白和南沉香认出微微的,吃力扬起脸。犹如月色一般的发缓缓的至两边滑开,露出无论是苏白也好,还是南沉香也好,都会一眼认出的容貌来。

    即便现在已经骨瘦如柴,人已经快完全脱形。

    但还是会认出那是非常熟悉的一个人。

    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在这个死寂的声音连一口气都如此明显的可以听清,也是相当难得了。

    “……第二次了啊……”他想到刚刚看到的少年版的南沉香,呐呐。

    “不要害怕啊……”悠悠的声音,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

    “不要害怕,现在的你……开心就好……”

    “没心没肺……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品德啊……”

    少有的,开着玩笑的古怪嗓音悠远的逐渐消失,随着苏白和南沉香的远离,而不会被任何人听见。

    ------------------

    “师尊!”再一次被强烈的罡风掀翻在地的长卿这次没有那么轻松的爬起来了。

    毕竟他才刚刚近了锁妖塔历练,就算是被誉为百年难遇的奇才,也因为在锁妖塔里面的受伤,经受不起清微掌门这一次又一次的掀翻在地。

    虽然清微掌门已经收敛了力道。

    “胡闹!”清微掌门快要气疯了,不明白平时灵秀的徒弟怎么就倔强了起来。“现在根本没法确定苏白是不是在锁妖塔里,要是擅自解封锁妖塔导致里面有什么妖魔跑出来,这个责任谁来担当?!”

    “我!”少年擦擦唇边的血,撑起身,眼神坚定,“如果里面的妖物跑出来我去把它们抓回来!之后愿意面壁思过,无论师尊如何惩罚我都……”

    “长卿啊……”一直没说话的幽玄缓缓开口,打断少年的豪言壮语。“你的话让人很感动……但是……”

    幽玄抬眼,那双似乎可以看穿人心的眼现在冷静到几乎残酷的投在长卿身上。

    “但是,你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担当起你所说的。”

    长卿眨眨眼。手中的仙剑微微不稳。

    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这个实力,能够担当得起他刚才的话。

    他。根本就救不了苏白。
(快捷键 ←)上一章:78.七(倒V) 返回《[综]有人他总想逆CP.》目录 下一章:80.七(倒V)(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