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透明上位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 [快穿] 第101章 真亦假时假亦真

[快穿] 第101章 真亦假时假亦真

文/梦落遗尘
小透明上位手册 | 本章字数:12786 | | 小透明上位手册txt下载 | 小透明上位手册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怜镜是什么颜色的。

    透过赢七落的双眼看到的怜镜,是自带圣光效果的。

    真是天大的讽刺呢。

    但是有一件事让殊若在意。

    。

    殊若会确认花怜是人偶,是源于对怜镜的认知,还有花怜偶尔会做出的奇怪反应。

    一个人瞬间转换表情已经不容易,瞬间转换情绪对一般人来说几乎不可能。

    而花怜有时候就像机器卡壳后重启,陡然间换了一种态度。

    怜镜可以操控花怜,借她的口说出自己想要说的话,这是可以肯定的。

    但是。

    怜镜做出来的人偶,难道不都该像村民那样,赋予什么,就接受什么。

    怜镜本身无法容忍的便是“恨着那个人”的花怜。

    可成为人偶的花怜,依旧残留着那样的记忆和那样的恨意。

    怜镜说过,对于那个人的一切他都赌不起。

    那么花怜这个随时有可能伤害那个人的隐患,怜镜怎么会放任?

    除非……他没有办法完全控制花怜。

    人的记忆储存于大脑,而制造人偶只需要心脏、血液和皮肤。

    人的灵魂能继承记忆,但是人偶不需要灵魂。

    有了灵魂的人偶,就真的活了。

    花怜的记忆并不是怜镜灌输的。

    那么,来自于大脑?

    不,怜镜不会做那么麻烦的事情。

    那么,就只可能是来自于灵魂。

    可是怜镜想要杀了花怜,不可能留下她的魂魄。

    这种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很难想到其他答案,但是殊若这种知识储量丰富、什么奇葩玩意都见过的穿越者,是能够很快得出结论的。

    只能有这样一种解释。

    灵魂,既*。

    灵魂实体化。

    所以花怜才会说,她是不会死的。

    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肉身。

    灵魂只会消散,灵魂怎么能用生死来论。

    那么,怜镜也是这样么?

    还是说,只有身负死之力的花怜是这样?

    杨棋的人偶在殊若全程观摩下完成了,期间她没有表现出一丝异样。

    就算看到活人被剥皮……

    在这里,突然需要感谢一下,她有个“那样”的妈。

    然后掏出心脏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晓栩可喜欢掏人胸口了。

    ……这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嘛?

    前头提到过,元素师通常会兼职符咒师,当然造诣上每个人大有不同。

    最起码,殊若看到的怜镜,不啻于专职符咒师。

    比赢七落优秀太多。

    嗯?

    哦,说的是埋尸的过程。

    当时怜镜只是临空画了一个符咒,土地就裂开了。

    强大的元素师可以更好的修习符咒,因为他们连符咒纸和朱砂都省了。

    用法力绘出的符咒可比用道具画出来的要强效的多。

    殊若想,她如果要用赢七落的身体杀了怜镜……可能得修行个三五百年。

    又陷入瓶颈的殊若打算出去走走,顺便看看能不能摸到怜镜的闺房一睹“晓栩的尸体”。

    刚踏出房门,一阵天摇地动!

    殊若抬头一看。

    天上破了一个大洞。

    果然是结界么?

    殊若觉得奇怪。

    怜镜的能力如何她是亲眼见过的,没理由结界会破。

    应该说,没理由结界维持了那么久,外界甚至都不知道这里的存在,竟然会在这个当口被破坏?

    殊若走到外面,看见了站在花园里的怜镜。

    他看着结界的破口,竟是在笑。

    听到脚步声,怜镜缓缓转过头,“有人来救你们了。”

    不。

    殊若知道他在说什么。

    有人……来送死了。

    殊若又抬头看了看天。

    结界里的天空是湛蓝的,晴空万里,白云朵朵。

    可结界外的世界,一片昏暗。

    真的是毁灭世界的节奏?

    怜镜到底干了啥?

    外界怎么会知道人偶村的位置?

    定然是怜镜自己透露的。

    或许,殊若又明白了一件事。

    为什么要制作那么多各门派的弟子,男女皆有。

    他收集的人偶,皆是门派中极具威望和实力的弟子。

    为的就是这一刻。

    反目成仇,自相残杀。

    “怜镜,或许世人无法与你匹敌,我也无法杀你。可是,让你自取灭亡的方法,我还是知道的。”

    怜镜轻笑,“就算知道了……你做得到么?”

    殊若捻了捻袖口,也笑了,“你复活那个人,我是必要的存在。可若是……我不存在呢?”

    闻言,怜镜也没有露出什么惊慌不安的神色,反而笑得更温柔。

    “整个人偶村都是我的人,只要你还在这里,你的一举一动就在我的控制之下。我不想让你消失,你便哪儿都不能去。连死,都不行。”

    说的也是。

    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殊若还真不想用自杀这一招,这就等于是认输。

    她不会输,也不能输。

    殊若神色平静,淡漠的看着他,“不如我们一同去看看,有谁来救我们了。”

    怜镜走到她身边,轻柔的牵起她的手,眸色宠溺,“你的要求,我如何能不答应呢。”

    怎么能那么虚伪呢?

    果然是在那个人身边待太久了?

    ……

    出了山庄,外头并没有什么剑拔弩张你死我活的壮烈景象。

    所有人都在忙着认亲。

    显然不可能想到,接下来会是什么样残酷的真相在等着他们。

    “你想要降低他们的戒心,再将他们一网打尽么。”殊若淡淡的问道。

    怜镜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饶有兴致的观察她的脸,末了,还伸手抚上她的脸颊。

    “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其实与她很像。这冷漠的样子……真令人怀念。”

    殊若:……

    没有发现很正常。

    因为怜镜的眼里和心里,都被那个人填满了。

    对于他人,基本能无视便无视。

    最多专注于对方的容貌,是否与“她”有相似之处。

    发现异状的真延也从山庄跑了出来,见到殊若的那一刻便急忙迎了上来。

    然后本能的停住脚步。

    怎么说呢。

    怜镜和殊若站在一起时的画面,让人感到根本无法插足。

    他们就好像,身处另一个世界。

    真延定了定神,往四周一瞧……看到了乾坤派的弟子。

    殊若自始至终都站在原地,无悲无喜的看着眼前堪称无比温馨的画面。

    都只是假象啊。

    残酷之前的温柔,更加的残酷。

    悲天悯人的净世佛陀又上线了。

    怜镜含笑凝望她的脸,似乎觉得很有意思。

    “你和她一样没有心啊。”

    殊若回眸,“你错了。我有心,她也有。”

    只是,她们的心,已经给了一个人,便再也不可能收回。

    怜镜微微眯眼,手指划过她的脸庞,“我真是奇怪了,你如何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说过么?”

    殊若抚了抚袖,轻轻浅浅的笑了,“因为,我……就是她啊。”

    怜镜一怔,随即低笑出声,“对,很对。你马上就要……和她融为一体了。”

    殊若表示,把她重新塞回母上大人肚子里去么?她的父亲好像一直都在立志于干这事。

    当然,从未付诸行动过。

    嗯,因为妻管严。

    不过这年头,真是说实话都没人信。

    殊若那么诚实那么正经的一个人,好心给对方传道授业解惑,对方愣是把她当个笑话。

    嗯,看他能不能笑到最后了。

    彼时,真延回归了乾坤派的大部队,把他们带到殊若面前。

    “大师姐,师父来找我们了。”

    真延啥都不知道,所以用“找”而不是用“救”。

    殊若的违和感再一次上线,“掌门呢?”

    真延面露担忧,“他们说师父在破坏结界时受了伤,现在在外面调养。”

    怜镜轻笑,“为何要破坏村子里的结界?”

    他这话一说,真延立刻闭嘴了。

    就外面人的角度来看,这个村子见不得人啊。

    每个失踪的人,要么从此音信全无,要么便是自请退出门派。

    太奇怪了不是么?

    他们怀疑结界里有“不好的东西”也是人之常情啊。

    而事实上,这里的确有“不好的东西”,非常不好。

    ……对的,不是指怜镜,而是指“死掉”的某人。

    全副武装打破结界进入村子的众人初来乍到时是完全懵逼的。

    那种“只应天上有”的景象让人感到不可置信,非常不真实。

    对,本来就不真实。

    但是这里太祥和了,纵然心中有所怀疑,也叫人生不起什么戾气杀气。

    然后就有了这副“感天动地”的认亲场面。

    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殊若又不喜欢向无关人员解释什么。

    所以……她这是助纣为虐默认了怜镜毁灭世界的行为?

    怪不得怜镜说她没有心呢。

    认完亲的众人也纷纷朝怜镜他们靠拢。

    为首的几个掌门各个看起来仙风道骨、成熟稳重。

    ……年龄都比怜镜小很多,真的。

    掌门一号朝怜镜抱拳,“这位就是怜镜先生?久仰大名!今日竟有幸见上一面!”

    怜镜和煦的笑着,“这就是你们破坏我结界的理由?”

    掌门一号卡壳。

    掌门二号连忙上前,“抱歉了怜镜先生,派中弟子连连失踪,我等也是爱徒心切,还望怜镜先生海涵!”

    怜镜垂下眼帘,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没关系。结界既然是我所施,我自然也能补齐。不过,如今这个村落暴露在外界眼中,扰了这里的清净已是无法挽回的事实。”

    是啊,怎么能那么虚伪呢,哪里还有什么村子。

    这里只有独属于怜镜的人偶军团!

    掌门三号满脸歉疚的叹息,“是我等莽撞了。竟没有想到这里有这样一处乐土,方才与弟子们叙旧一番才知道自己做了怎样的糊涂事。”

    殊若默默的垂首,缄口不语。

    太坑了是不是?

    怜镜自导自演,把他们坑进来,为的就是取他们的性命。

    到头来那些人还对怜镜又是歉意又是感激又是敬佩……呵呵。

    怜镜不甚在意的点了点头,“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是枉然。村子封闭太久,或许让它重见天日也是一件好事。各位初来此地,怜镜定要好好招待一番。村子里空屋甚多,各位可随意使用。”

    殊若捻了捻袖口。

    又解开了一个谜团。

    为什么这里的房屋好像是在近一段时间修建的。

    便是为了招待那些注定要落入陷阱的外来者。

    “请恕怜镜不能邀请各位到府上一叙。实在是……内人喜静,不喜人多。”

    殊若:……

    对,晓栩的确不喜欢人多,人一多就暴躁。

    可是……内人?

    怜镜真不怕死啊。

    虽说怜镜的行为看起来有点小家子气了,不过他提起“内人”时满脸柔情蜜意的模样,怎叫人能忍心责备呢?

    他们羡慕还来不及呢。

    就这样,众门派的重量级人物就被怜镜忽悠着住下了。

    而且还是一派特别和乐融融的样子。

    殊若不禁又望了望天。

    灰色在蔓延。

    当湛蓝的天空全部消失,会发生什么?

    殊若的手突然被握住。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就算你知道了,又能做什么呢?你觉得你可以阻止我?”

    怜镜的声音近在咫尺,语调十分温柔缠绵,可隐含的意味却如此的阴森冰冷。

    “不,并没有这个必要。”

    殊若凝眸看他,“他人生死,与我何干。”

    怜镜定定的望着她。

    啊,这个眼神。

    他在透过她,找另一个人的踪影。

    这也就代表了,怜镜从来不认为,殊若会和晓栩有什么关系。

    若是殊若像晓栩那样有满满的恶趣味,那么此刻她就应该乘胜追击,假装她就是“她”。

    嗯,虽然说“她就是她”这一点是事实,根本不用假装。

    咱们的正经人,殊若大神只是嘴角上扬,扯开一抹矜贵清雅的笑容。

    “哪怕整个世界消失,又与我何干。”

    说完这句话,她就被男人抱住了。

    怜镜抱的很紧,紧到发痛。

    他其实,真的很绝望吧。

    他并没有给自己希望过。

    他很想和世界一同毁灭。

    因为他知道,无论做什么,那个人……都不会爱他。

    时间,在一天一天过去。

    多么平常的话语,多么正常的话语。

    可就是这样的正常,才真的不正常。

    门下弟子要隐居,对门派来说,虽然是一种损失,但是这种损失随时可以补上。

    若,掌门要隐居呢?

    若,所有有头有脸的门派掌门都要隐居呢?

    当然,事情暂时还没有到这一步。

    可是他们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竟没有急着回去的意思。

    变成人偶的弟子们时刻在降低他们的警觉心,劝他们多留几日。

    一日复一日,哪里是尽头?

    殊若每天都会观察天上破掉的那个大洞。

    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结界外的天空,并不是外界的天空。

    那是另一个结界。

    死之结界。

    它在抽取人的生命力。

    结界在扩大,便证明抽取的生命力在增多。

    兵不血刃。

    怜镜真的是一个很会谋划的人。

    ……是因为某人教的好么?

    殊若心情复杂。

    不过,为何那么多掌门都现身了,唯独乾坤派的掌门不在。

    养伤?

    为何只有他受伤了?

    殊若觉得,要在那些人死光之前把事情搞清楚。

    真延搬到外头去住了,和乾坤派的弟子一起。

    按理说,咱乾坤派的大师姐应该在这个时候挑起担子,领导他们。

    可是殊若一直都在山庄里,根本没有一点乾坤派大师姐的自觉。

    不免就有人对她有意见了。

    还是真延好说歹说,表示大师姐在那里真的是有正经事要做的!

    真延还将前些日子见到的“不是人”的场面描述给弟子们听。

    很多人表示不信。

    还有人说,真延是不是看上大师姐了,想做掌门女婿了,所以事事护着她。

    真延想说,我不敢!

    嗯,不敢,是真不敢。

    殊若想要套话很容易,打着“担心父亲伤势”的旗号就能引出话题。

    而且殊若直接把目标定在几位掌门身上。

    几位掌门都是老朋友老交情了,在村子里无事可做就会聚在一起谈谈心。

    ……不,谈国家大事。

    殊若加入了谈话的阵营。

    然后几个掌门就在那里叨叨叨赢七落是如何被她爹娇宠着,还藏了二十多年不给别人看,想当年被抱回来的时候才多大点啊……

    ……慢着。

    “被抱回来……是什么意思?”

    这么关键的话题既然出现了,殊若立马打断了他们那种老年人感怀过去的话语。

    “你不知道?”掌门一号惊讶的说道,“当初你爹出外游历,数年未归,而回来时,竟然抱回来一个婴儿,那个婴儿就是你。”

    很好,又附带一个身世之谜。

    “是啊,你爹说你自出生起便身体孱弱,所以一直养在闺房里。他时常会外出寻些珍贵的法器和药材,都是为了让你能够健康的成长。”掌门二号感慨的叹息。

    那么问题来了。

    赢七落是掌门亲生的?

    如果不是亲生的,为什么掌门对她那么好?

    ……等等。

    记得殊若第一次见掌门的时候,他的态度……并不像父亲对女儿。

    是好,很好,非常好。

    这种好很奇怪,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殊若捻了捻袖口,问道,“我父亲……怎么会受伤?”

    一提到这个,众掌门脸上又是钦佩又是惭愧。

    “其实是这样的。这事也是因为你,你父亲实在太担心你了。自从你们失踪之后,我们在山崖底下找了许久,当然什么都没有发现,就和过去一样。后来也是你父亲说,半山腰可能别有洞天,我们这才发现原来这里有过传送法阵。”

    “有过?”殊若迅速抓住重点。

    “法阵虽然被撤走,但是可能存在时间太长,附近产生了异象,而且我们也感应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另一个掌门连忙附和着点头,“就是因为这气息,我们才在一个山谷附近找到了结界,只不过没想到……”

    没想到毁了一个世外桃源的安宁?

    以怜镜的能耐,要抹去痕迹何其容易。

    传送法阵在结界内,所以被传送的人能毫发未伤进入结界。

    这个结界,活人不能进也不能出。

    所以,那些回去的弟子……已经是人偶了。

    怜镜放他们回去做什么?

    ……啊。

    病毒这种东西,很容易一传十十传百。

    一人带病,数日便可传染整个门派。

    怜镜把什么让他们带回去了?

    殊若想说,不玩了,让怜镜毁灭世界吧。

    “能够打破结界,还真是多亏了你爹呢!我们没想到结界那么牢固,合几人之力都无法动摇半点。你爹眼尖,找到了结界最薄弱的地方,而且身先士卒,所以结界的反弹之力都集中在他身上了。”

    这话,放在刚到这个世界时,殊若或许会信。

    可如今,她已经被坑的想帮怜镜一起毁灭世界了。

    之前,我们似乎陷入了一个盲点。

    怜镜隐居在此百多年,没有出去过。

    并不是这样。

    他只是没有出现在人前过。

    通过远程操控人偶,他可以足不出户便知天下事。

    但并不代表,他就不能出去。

    “说起来,若是乾坤派的阴阳乾坤镜还在,便不会出这样的事了。”一个掌门突然开启了新的话题。

    “阴阳乾坤镜?”

    殊若的直觉在作响。

    “乾坤派自开山到现在已经数千年了,而且就是因为阴阳乾坤镜才会命名为乾坤派的。阴阳乾坤镜随天地而生,传过一代又一代,确保乾坤派立在所有门派之上。不过几百年前镜子就不见了,后来的乾坤派日益衰落,虽然还是鼎鼎有名的大派,却已不是过去的乾坤派了。”

    殊若垂下眸子,手指摩挲着袖口。

    找到阴阳乾坤镜就是把*oss给毙了?

    故事到结局,主角要消灭反派必然要手执特殊神器?

    这种套路,绝对用不到晓栩身上。

    同理,也与殊若无缘。

    再说了,反派?*oss?

    谁敢这么自称?

    晓栩知道么?

    殊若长长舒出一口气。

    好吧,现在事情基本可以连成线了。

    我们可以这样总结。

    怜镜并不是在与世界为敌。

    毁灭世界这样的说法不对。

    他只是想要毁灭全人类而已。

    区别?

    当然有。

    而花怜所说的,她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她不会死,似乎也有了新的解释。

    晓栩是个什么样的人?

    晓栩喜欢什么?

    征服男人?

    不。

    征服世界。

    回到山庄。

    咱们的怜镜先生正在花园里作画。

    依旧是无脸的女人。

    虽然晓栩的确挺不要脸的。

    但是这样的画……会让她不高兴吧?

    殊若走过去,一手按在纸张上,淡淡的看着怜镜,“你想让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差不多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她。”

    怜镜依旧毫不动摇的在作画,闻言也不过是微微一笑。

    “不,你知道的还不够多。只是,如果你想见她,倒也不是不可以。毕竟你们那么像……真的真的很像。”

    殊若此刻真心希望他能复活那个人,相信以母上大人的性格……怜镜有的苦头吃了。

    “乾坤派掌门当年外出游历……然后遇到了你,是不是。”

    怜镜很自然的点头,“对。”

    “你并非完全隐居了,而是从人前消失了。你依旧会外出活动,为复活那个人做准备。而乾坤派掌门,就是你的准备,一步很重要的棋。”

    怜镜扯了扯嘴角,“你说的没错。为了不引人疑窦,我等了很久,他下山的消息并不隐秘,我知道之后便主动找到他,当即就……扒了他的皮。”

    “所以,现在的乾坤派掌门,就是一个人偶。”殊若替他说完接下来的话。

    怜镜点头,“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为了你。”

    “赢七落是谁的孩子。”殊若神色很淡,似乎对这件事根本漠不关心。

    怜镜倒像被问住了,抚着长发思索了一番,“也许可以理解为……我和她的孩子。”

    殊若:呵呵。

    这当然是鬼话。

    那个人死了多少年了才冒出来一个孩子。

    就算怜镜有x尸的癖好,也不可能让尸体怀孕吧。

    ……吧?

    等等,殊若一瞬间动摇了什么。

    自从知道她和晓栩是一体的之后,殊若就发现自己三观什么的都岌岌可危。

    学坏为何如此的容易呢。

    不知道还能不能救回来。

    怜镜突然露出了悟的神情,想通般点点头,“对,你就是我和她的孩子。”

    殊若表示,你问过我亲生父亲的意见了么?

    ……哦,不,被渊若知道了,这个世界就真的要gameover了。

    而且,你敢对“复活”的晓栩说这话么?

    殊若抚额。

    她可以确定,怜镜已经疯了,而且疯的不像话了。

    果然疯到极致,反而更像正常人了么。

    “可是,为了能够让她醒过来,你必须死啊。”

    怜镜看着殊若的眼神依旧是充满怜爱的,温柔到了极致。

    别跟精神病人讲道理。

    怜镜根本不是在用看一个人的眼神看她。

    “看这张脸多美,这是我最完美的作品了。虽然无法和她相提并论,但世间已经很难找到能与你比肩的女子。”

    “花怜呢?”殊若冷冷问道。

    提起花怜,怜镜的表情瞬间变了。

    冰冷至极,嘲讽而嫌恶。

    “她迟早是要消失的。”

    殊若抚着袖口,轻笑一声,“不是消失,而是消散,对么。”

    怜镜看着她,不慌不忙的提笔在纸上加了几笔,“你很聪明。不愧是她的容器。”

    在怜镜眼里,恐怕事情已经尘埃落定,所以就有恃无恐了。

    几乎每一句话都在剧透。

    旁人或许听不懂,可殊若能整理出脉络。

    从开始,到结束。

    这个故事,这个悲剧,她基本可以了解了。

    “怜镜,带我去见她。”

    怜镜敛眸,沉默了片刻,才说,“时机还没有到。你看这天色,还没有完全被死气笼罩。我的生气也没有收集完。”

    阴阳双生。

    有死之结界,自然也有生之结界。

    而生之结界,应该就在怜镜的房间。

    生死转换,只有怜镜能做到。

    赢七落为什么是赢七落。

    阴阳五行之力同时存在于她体内。

    可以说,她的身体里装下了一个世界。

    乾坤,阴阳,五行。

    正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万物。

    赢七落的能力,是怜镜给的。

    她并不是被选中的人。

    而是,被创造的人。

    很像啊。

    像殊若本人。

    “我想要知道全部的真相。反正,你觉得我不管做什么,都无法动摇你的计划。没有必要隐藏任何秘密了,不是么。”

    怜镜注视着她,嘴边挂着浅笑,“你说得对。”

    放下笔,怜镜转身,“跟我来。”

    殊若捻了捻袖口,缓缓跟上。

    ……

    怜镜的卧室有内外间,外间是用来制作人偶的。

    此刻这里已经被整理干净。

    没有必要再做人偶了。

    很快就会结束了。

    来到里间,殊若便看到笼罩在整个房中的结界。

    形成了一个球体,源源不断的生之力往床上跑。

    殊若上前几步,看清了那个人的容貌。

    美。

    极美。

    但并不比花怜。

    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呢。

    不过,这张脸真眼熟。

    和殊若现在的脸庞……有七分相似。

    怜镜坐在床边,狂热而炽烈的目光落在女子脸上,“七叶……”

    殊若:……

    来吧,谈谈人生吧。

    所以七落的名字并非因为她具有七种能力,而只是为了纪念那个人?

    #母上大人为何总是如此的坑#

    殊若觉得自己应该捍卫应有权益。

    这已经严重侵犯了她的*。

    ……并没有哪里不对。

    殊若叹息,“她并不叫七叶。”

    怜镜一顿,“你……到底为何知道关于她的事?”

    原则上她们是同一个人,名义上她们是母女,在这个世界……可能是转世?

    “不如你先告诉我,赢七落到底是……什么东西。”

    为何怜镜能够确定赢七落怎么都翻不出他的手心。

    为何赢七落的身体一遇到怜镜就不受控制。

    起初,殊若以为是爱,是深爱。

    或者,是崇拜。

    如今,她知道了。

    是本能。

    无法违抗自己主人的命令。

    提线木偶的本能。

    怜镜握住了女人的手,“七落?我说过了,那是我最完美的作品。”

    赢七落,从头到尾,从生到死,都是怜镜一手操纵。

    “你应该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说话间,怜镜十分温柔细致的替女人梳理发丝。

    “是,我知道。”

    阴阳乾坤镜。

    花怜说,他们自出生就在一起。

    花怜说,他们有年龄差距。

    现在就能理解了。

    阴阳镜。

    代表生气的怜镜先变成了人。

    怜镜没有必要毁灭世界。

    因为。

    他就是世界。

    所以,他甚至可以……创造人。

    “赢七落的肉身是我用她的血、我的血、花怜的血养成的。可是,并不是正常途径出生的人类,注定夭折。待我制作完人偶、准备好合适的祭品,就将那个孩子给杀了。”

    用婴儿做人偶,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起码用正常途径是无法完成的。

    所以怜镜准备了很久,养了那个孩子很久……借乾坤派的手。

    容器。

    这个人偶是特殊的。

    她需要足够强大,才能同时蕴藏阴阳五行之力。

    赢七落是用那个人身体的一部分做成的,所以怜镜才会如此怜爱她。

    在怜镜眼里,她并不是女人,而是最精致的艺术品,所以他会温柔的抚摸她。

    而且,她和那个人相像,怜镜便格外偏爱她的脸。

    这个男人……到底被逼到什么地步了。

    殊若淡漠的视线落在女人身上。

    这种渣天渣地渣遍全宇宙的货……怎么就没有人能收了她。

    “你知道我到底活了多久么?千万年来,我见过的人类无数,可从来没有哪一个人,能让我有想要化成人形,生生世世陪在她身边的冲动。”

    怜镜垂下头,自嘲的笑了笑,“我遇到她的时候,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其实她长得并非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子,而且脾气还不好。”

    殊若:……

    不!忍住!吐槽你就输了!

    “为什么会爱上她,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有一天,我很想很想……很想用自己的双手去拥抱她。”

    然后镜子就长出了手。

    ……

    严肃点!人家在煽情!

    “她啊,明明知道我是谁,但从来不把我放在眼里,她只在乎我的脸。起初我很生气,她只是一个人类,怎么敢这样……亵渎神明?”

    殊若:……

    忍住!千万要忍住!

    “可是后来,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她喜欢抚摸我的脸,那么温柔、那么专注。渐渐的,我竟然产生了一个念头,只要能陪在她身边,哪怕只是喜欢我的容貌也不要紧。再后来,我又想,幸好……幸好我还有容貌,能够留住他。”

    殊若:……

    啊……太悲剧了。

    殊若长长叹了口气,“抱歉。”

    怜镜一愣,不解的看着她,“你为什么要道歉?”

    殊若神色悲悯,目光柔和,“我替她,向你道歉。”

    怜镜觉得不对。

    他之前并未透露过与那个人的过往,可殊若却像什么都知道一般。

    而此刻,那种类似于愧疚的神情并不是作假。

    替她道歉?

    这种说法,除非她们……

    “难道你……你真的是她?可是她的灵魂……”

    对,复活最重要的东西,灵魂呢?

    殊若又想起了方才怜镜说的那句话。

    ——不愧是她的容器。

    什么容器?

    灵魂的容器。

    这才是,真正的,赢七落存在的意义。

    所以,怜镜才会说。

    ——为了能够让她醒过来,你必须死啊。

    殊若大神不会爆粗口。

    但是此刻的心情……

    真是用无数句“卧槽”不足以形容啊。

    ╮(╯_╰)╭
(快捷键 ←)上一章:第100章 真亦假时假亦真 返回《小透明上位手册》目录 下一章:第102章 真亦假时假亦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