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透明上位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 [快穿] 第100章 真亦假时假亦真

[快穿] 第100章 真亦假时假亦真

文/梦落遗尘
小透明上位手册 | 本章字数:12056 | | 小透明上位手册txt下载 | 小透明上位手册手机阅读
    就算知道这孽是谁做的……也并没有什么卵用。

    该做的事依旧一件没少。

    反而……更头疼了。

    因为,怜镜先生的希望注定落空,赢七落的心愿不可能完成。

    ……她怎么回去?

    殊若表示,母上大人,我们真的该抽个空坐下来好好谈谈人生了。

    晓栩表示,我拒绝。

    殊若辞别怜镜先生,回房的路上在想。

    复活那个人?

    复活真名为晓栩的神?

    ……前提是她真的死了啊!

    这是一个死循环。

    当然,有一个方法可以让她回去。

    任务终止。

    意思就是,毁灭心愿者和被心愿者。

    用白话文来理解就是……杀了怜镜先生。

    不是殊若不愿意杀,问题是现在的她估计杀不了。

    又是一个死循环。

    殊若忍不住抚额。

    这个玩笑开大了。

    晓栩表示,我从不开玩笑。

    打开房门。

    破空之声迎面而来!

    殊若瞬间做出反应,从怀里掏出几张符咒丢了出去!

    呲啦——呲啦——呲啦——

    这是雷电接触到物什之后的声音。

    殊若凝神看向屋内。

    冯纪。

    为什么?

    ……花怜?

    一秒得出结论的殊若站着没有动。

    元素师和符咒师的差距在哪里?

    施咒速度。

    拿出符咒需要时间,画符咒也需要时间,丢符咒还需要时间。

    而元素师最多一个口诀。

    殊若表示,赢七落身怀的元素之力呢?明明有那么得天独厚的能力,为何要压制?

    不过,这些日子以来,殊若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元素之力。

    被封印住了?

    冰冷的视线固定在冯纪脸上,殊若打算兵行险招。

    所以当冯纪下一道攻击袭来的时刻,殊若没有躲闪也没有反击。

    这雷电应该没有十万伏特吧。

    修行者的身体本就异于常人,被电击虽然有痛感,但造成的伤害并非致命的。

    雷电的刺激是最直观的,能够通到四肢百骸,直达心脏。

    ……怜镜先生,难道连这个也算到了?

    冯纪进入村子不是偶然。

    他的雷电之力是怜镜先生需要的助力。

    身负五行元素之力的赢七落的身体是可以吸收雷电的。

    殊若感到身体内部被力量充盈。

    再抬眸时,她忽而发现一件事。

    她能看到冯纪身上的气。

    代表雷电之力的紫色。

    所以,赢七落其实也是个开了外挂的,好好修炼的话,没准能把怜镜先生给秒了?

    这对殊若来说,真是个突如其来的好消息。

    殊若手掌向上,掌心倏然窜起一团火焰。

    赢七落是不是开挂的不要紧,反正咱殊若大神对任何法术都能运用自如。

    嗯,她本身就是个外挂。

    手掌一翻,红色火焰落在冯纪身上。

    一簇小火苗瞬间成为燎原之火,把冯纪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连痛呼声惨叫声都没有发出,眼前的人就被烧成了灰烬。

    殊若突然觉得不对,缓缓走上前。

    灰烬残留在地上,还带着未烧完的火星。

    殊若蹲下身,用手指捻了捻粉末。

    ……这不是人骨的灰烬。

    临死前没有哀嚎。

    这不是因为来不及发出哀嚎。

    而是……根本感觉不到痛?

    殊若起身往外走。

    那么,另一个谜题也要解开了。

    为什么怜镜先生可以同时控制那么多人的真正原因。

    并非他有什么魅惑人心的能力。

    殊若径自走出山庄,一路走到村落中。

    人来人往。

    有些人身上覆着一层五颜六色的气。

    有些人则没有。

    普通人和修行者的区别。

    看起来,这是正常的景象,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如果没有见过冯纪的“尸体”,殊若也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赢七落因什么而得名?

    阴阳五行之力。

    而且她看得见人身上的气。

    五行之气能看见。

    那么……阴阳呢?

    街上的每一个人看起来都那么快乐。

    村民和外来者也能和平相处。

    邻里融洽,夜不闭户。

    多么理想的世外桃源。

    多么……虚假的伊甸园。

    怜镜先生若是没有魅惑人心的能力,那么为什么能让那些人死心塌地的臣服于他?

    是,怜镜先生,没有魅惑“人”心的能力。

    殊若转身,忽见真延从街道另一边向她跑来。

    他身上有代表风元素的绿色气息。

    还有……白色的……生之气。

    怜镜先生没有魅惑人心的能力。

    眼前这些……根本不是人。

    怜镜先生说,自己的占有欲很强,并不希望外人看到“她”。可是,“她”并不是怜镜先生能够抓得住的。

    所以,没有“外人”就可以了。

    “她”不会屈居于一隅,“她”是要站在世界之巅的人。

    可是他希望,这个人只看得到他,只属于他。

    那么,其他人,都消失……就好了。

    世界上如果只剩两个人,会不会感到寂寞?

    没关系,他是人偶师,能够做出堪比真人的人偶师。

    不,加个前提。

    他是个优秀的法力高强的人偶师。

    再下个结论。

    他是个……能制作“活人人偶”的人偶师。

    花怜说过,人偶和机关人不同,人偶精致如真人,但是需要动力源来使其活动。

    怜镜先生也说过,赝品,始终是赝品。同一张脸,只要一个就够了。

    但是他却会主动提出要替别人做人偶。

    制作赝品有什么意思呢?

    制作一个不会动的人偶有什么意思呢?

    所以,他做完人偶之后,便会让活人变成死人,让人偶……变成活人。

    殊若伸出手,临空劈下!

    视线前方不远处的村民瞬间被她斩断了一条手臂。

    真延愣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殊若神色丝毫未变,上前捡起那条断臂。

    血流不止。

    然而,在四周走动的人群就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本来在做什么依旧在做什么,丝毫不受干扰。

    真延更加震惊了!

    殊若轻轻一笑,看着切口。

    栩栩如生的意思,就是看起来与真人无异。

    但是和人体的机制到底不同。

    血是真的。

    肉是假的。

    没有生之气,就代表……这些人偶,只是会活动的傀儡,没有灵魂。

    怜镜先生不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

    他如果想要复活那个人,必须先找到她的灵魂。

    但是殊若表示,他上哪儿找去?

    真延这才缓缓走过来,神色还有些恍惚,“大师姐,这是……怎么一回事?”

    殊若把手递给他,然后看向被砍断手之后就这么呆立在原地的人偶。

    “他们不是人。”

    “诶?”真延觉得自己好像无法理解她说的话。

    殊若盯着人偶的胸口,在考虑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她并没有某人徒手撕人肉的习惯。

    “真延,剖开他的胸膛。”

    “诶诶?!”真延发现自己好像听不懂人话了。

    “动手。”殊若清清淡淡的眼对着他。

    真延犹豫了那么一瞬,便果断动手了。

    大师姐的话应该是不会错的,她怎么看都不是会滥杀无辜的人。

    人偶的胸膛被打开,一颗红彤彤的心脏正在有力的跳动着。

    让这些人偶活动的动力源,就是活人的心脏,还有血液。

    回想起林清婉的异状,也就是说,对方已经杀了他们两个人。

    而且,就埋在她屋前的院子里。

    好,很好,好一个怜镜先生。

    那么,花怜在这个计划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大师姐?这到底是……是什么?”真延一脸茫然。

    大师姐说不是人,看起来的确是,哪有人胸膛被剖开了还呆呆站在原地,好像连痛觉都没有一般。

    可是若说不是人,这心脏明明是活的!血液也在流动!

    “人偶。用活人的心脏和血液制造的人偶。林清婉和冯纪已经死了。”殊若神色冷淡,看向山庄的位置。

    真延对她的话无比震惊,宛如晴天霹雳!

    “你说这里的人都是人偶?林清婉和冯纪死了?那……可是这个村里那么多人……”

    “怜镜先生到这里已有百年之久,而这村里本来都是普通人,他若是想杀人,根本没有人能够抵挡。不过……”

    还有一个问题。

    怜镜先生喜欢珍品,喜欢艺术品。

    所以山庄里的女子很年轻很美。

    这个村子的中老年人还有孩子很少。

    可以这样理解吧,其实怜镜先生根本不想制作不美丽的作品,可是一个族群里,怎么可能没有老人和孩子。

    他们,都是原来的村民。

    做成的人偶,记忆是由怜镜先生给的,所以会出现断层。

    还有就是,他们的皮肤……就是原来的人皮。

    这就能解释了。

    所有的异状都能解释了。

    传送法阵并不是任何掉落的人都会传送到这里来。

    被怜镜先生挑选过,男的俊女的俏,无一例外。

    真正的理想乡,不应该存在生老病死。

    那些中老年人和孩童,最后应该都是要销毁的。

    也许……需要销毁的,还有男性。

    如果是这样的话,花怜在这里扮演的角色就清晰了。

    殊若了解自己的母上大人,她喜欢美人,无论男女。

    怜镜先生的占有欲不言而喻,又怎么容许她身边有别的男人?

    连人偶都不行。

    花怜不仅仅是负责诱惑男人掉入陷阱。

    花怜是机关师。

    男性人偶,应该就是她做的。

    殊若抚过袖口,轻叹一声,“真延,你觉得花怜怎么样?”

    真延被这话锋一转弄得有点懵,“什么怎么样?……大师姐,虽然花怜姑娘很美,但是我对她绝没有那个意思!”

    殊若缓缓点头,“那就好。”

    轻飘飘一句话吐出来,殊若转身往回走。

    真延可以说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眨了眨眼,都不知道该不该追上去。

    “若你要命,便离花怜远一点。”

    真延再看去的时候,眼前已没有殊若的身影。

    山庄,厨房。

    花怜带着温柔的笑意……在剁肉。

    殊若踏进厨房的脚一顿。

    突然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幸亏她不吃肉。

    “花怜姑娘,怜镜先生真的很爱肉食啊。”殊若不明所以的笑了一声。

    花怜笑着点头,看起来真是一点心机都没有,“对啊,哥哥每顿饭都要见到肉呢。”

    殊若垂下眼,“因为那个人……只吃肉么。”

    花怜的手一顿。

    然后咚的一声,刀子被大力嵌入了砧板。

    “什么那个人?我怎么知道那个人吃不吃肉。”

    殊若又笑了一声,“怜镜先生是为了那个人而活着的。生活轨迹是围绕那个人而运行的。无论衣食住行都离不开那个人。你说过,怜镜先生并不喜欢吃肉,但是……那个人喜欢,他就会喜欢。最起码,要时时刻刻备着,就为了哄她开心。哪怕……面对的只是一具尸体。”

    花怜转过脸,目光森冷,“你到底想说什么?”

    殊若捻了捻袖口,看着她,沉默不语。

    花怜身上只有一种颜色的气。

    黑色的。

    死之气。

    “你是机关师。而怜镜先生是元素师。怜镜先生制作人偶的手艺,应该是从你这里学来的吧?”

    花怜冷冷一笑,“是又如何?现在举世闻名的怜镜先生是我哥哥,不是么?”

    殊若摇头,“不,不是。”

    见到怜镜先生之前,殊若曾经有过一闪而逝的念头。

    怜镜先生,真的是男人么?

    确切点说,怜镜先生,真是“一个”人么?

    “你们给世人造成了误解。怜镜先生不是一个人,而是你们兄妹……花怜与怜镜。”

    时间过去太久,没有办法追究这个名称是从何而来的。

    但是很肯定的是,怜镜这样的人,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的人,若说他会制作满脸皱纹的老人,那几乎是无法想象的。

    “你还说过,你曾经做错过事,而怜镜依旧接纳了你。我想,他并不是因为原谅你了吧?”

    而是,有利用价值。

    殊若可以肯定这一点,也是拜她那位奇葩的母上大人所赐。

    但凡爱上晓栩之人,绝不可能再爱上别人,整个世界除了晓栩再无其他。

    绝七情断六欲,连自我都抛弃。

    更何况,一个做了错事的妹妹。

    “而且你做错的事……与那个人有关吧。”

    所以她还说过“连妹妹都不要了”这样的话。

    怜镜只有在与那个人有关的事情上会有情绪波动,不是么?

    花怜脸色黑沉,突然暴起,右手直取殊若天灵盖!

    殊若伸手一划,一道火焰顿时帘幕挡在身前。

    花怜被灼烧了手,反而冷静下来了,嘴角上扬,笑容嘲讽。

    “我恨啊。我和哥哥从出生就在一起了,凭什么那个人一出现,哥哥眼睛里就看不到别人?我啊!我一直都在啊!我就在他面前啊!为什么他就是看不见!”

    好问题。

    殊若也想问。

    “怜镜想要复活那个人,但是你不想他如愿,所以……你让冯纪来杀我。”

    花怜冷哼,“不过我没有想到,你竟然那么狠心,说杀人就杀人。我还以为,就算杀不了你,冯纪怎么样也能重伤你。那个没用的男人,亏得我与他虚与委蛇那么久,还费力做了个以假乱真的人偶。”

    “怜镜需要你身上的死之力,所以他才会把你带在身边。这一点,你自己也很清楚。”

    赋予人偶生命力,那是多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如果人偶师本身就拥有生之力呢?

    怜镜拥有生之力,花怜拥有死之力。

    这两个人,要在瞬息间取得普通人的性命可谓易如反掌。

    ……等等。

    既然他们有生之力和死之力,为何还需要赢七落?

    难道说,若是要转换两种力量,必须是同一个人同时拥有两种力量?

    “我知道,我当然在利用我。我做错了事,哥哥本来是要杀我的,但是他没有动手。我愿意付出一切,只要能够留在哥哥身边。所以他叫我杀人我就杀人,他叫我做人偶我就做人偶。哥哥想要复活那个人……我愿意帮他。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嫉妒心。我好恨……我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想要再一次杀了她的冲动!”

    再一次。

    呵,真是……愚蠢啊。

    “花怜。”

    殊若悲悯的看着她。

    “你已经死了。”

    怜镜不可能放过她。

    若那个人是花怜杀的,怜镜绝对不可能容许她活到现在。

    花怜一瞬间睁大眼眸,“你在胡说什么!我好好的活着!活在哥哥身边!”

    “我在你身上看不到活人的生气。你……只是一个人偶。”

    人偶的记忆是怜镜赋予的。

    那么,若他说,你是人,不是人偶。

    人偶便会接受这个“事实”。

    恐怕,怜镜连花怜的脸都不想看到吧。

    可是没有办法,花怜的能力对于怜镜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怜镜没有原谅你,也永远不会原谅你。就算你已经死了,就算你变成了人偶,他也绝不会放下过去。你制造的人偶,他终会毁去,连同你一起。他只要那个人,除那个人以外的一切,他都不在乎。你明白么。”

    “我不明白!!!”

    花怜嘶吼出声!

    “我是人!不是人偶!我是怜镜的妹妹!是他密不可分的另一半!我根本不喜欢做人偶,但是哥哥喜欢……可是哥哥制作女人的人偶,但是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他说他制作漂亮的人偶,而男人、老人、孩子……都是丑陋的。我信了,我真的信了。可是后来,我发现了一件事。”

    说到这里,花怜的眼眶里流出了泪。

    殊若抿了抿唇,轻轻叹息,“那些女子身上……是不是都有共同的特征。”

    花怜一怔,然后放肆的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连你都知道!!!你没有见过那个人都能想得到!!!是!那些被挑选的女人……身上总有某个地方像她……眉毛、眼睛、手指、头发……只要……有那么一丁点相似,他就会把人弄来……做成人偶之后,还会温柔的抚摸……那么温柔的……那么温柔的……从来、从来不会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殊若敛眸。

    怜镜看着她的时候,总是用那种温柔包含宠溺的眼神,而且喜欢碰触她的皮肤。

    殊若想,难道……她很像那个人?哪里像?

    虽说在客观事实上,殊若是晓栩的女儿,可是她们的外貌和性格完全不同。

    不过,若是降临到某个世界还做母女的话……相似也不奇怪。

    嗯,之前否定过母女的可能性了。

    再者,听怜镜的意思,晓栩并没有接触过其他男性,更别说生孩子了。

    还有可能是……远房亲戚?

    这个答案太随便,按照一般套路来说,是不会因为这种一表三千里的关系被选上的。

    就算按照不一般的套路来说,晓栩做事不会没有理由。

    所以……投胎转世?

    这个答案是最有可能的了。

    然后殊若心情很复杂。

    她本身就是晓栩分离出的子体。

    穿个越还得延续这样的命运。

    该说……真不愧是晓栩的恶趣味么?

    丧心病狂的极致。

    ……不,这应该还不是结束。

    摊上这么个妈,她找谁说理去?

    在殊若思考的这段时间里,花怜似乎情绪发泄得差不多了,就这么静静的流着泪,用一种不知道是恨是怨的眼神看着殊若。

    “不管是人,还是人偶,都没有关系。我爱他,我要陪在他身边。就算他要杀我,我也无怨无悔。可是,我不甘心啊,只有这一点,我无论如何都不甘心啊。那个人……何曾正眼看着他。她只是把哥哥当成一个消遣的对象而已。为什么……哥哥那么骄傲的人,为了她,愿意谦卑到那种程度……”

    “就像你对你哥哥那样。爱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爱上之后的情感是无法自己控制的。你说,那么……怜镜可曾正眼瞧过你?”

    花怜定定的晃神,自嘲般咧开嘴角,“你和她很像。不只是脸。哥哥对你是不同的。可是……你最终,也不过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在这个人偶村里,谁都逃不了,都在哥哥的掌控之下。”

    人偶村。

    这才是真相。

    通过怜镜的手制造出的人偶,相当于他的眼、他的耳、他的口。

    所以,人偶村的每一个人,都像一个监视器,对准她。

    怜镜不需要出门,他只要躺在床上,抱着那个人,就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当时村长说的那句话……恐怕就是怜镜说的。

    初见时,站在花田里对他笑?

    ……那个人还真是……好兴致啊。

    殊若有些无奈摇了摇头。

    花怜却以为她在否认自己的话,不由笑意转冷,“整个人偶村都被结界包围了。哥哥的法力深不可测,连我都不知能在他手中过几招。”

    殊若抬眸,轻轻浅浅的笑了,“花怜,我有一件事不甚明了。”

    花怜顿了顿,“什么?”

    “你曾说过,怜镜与你有年龄差距。可是方才你说……你们出生就在一起了。到底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殊若抚过袖口,静静的望着她。

    花怜歪着头,露出一抹无害的笑颜,“都是真话。我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谎言。你说我是人偶,也许是真的。哥哥与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而且我谨遵他的命令,丝毫没有违抗的念头。但是……我和你看到的那些人偶是不同的。……我不会死。”

    殊若凝眉。

    不会死?

    因为身负死之力?

    作为平衡了无数天道的神上之神,殊若表示,万物相生相克、周而复始,没有任何存在是完全不灭的。

    所以,不会死的概念是什么?

    无法人为杀死?还是长生不老?

    当然,在花怜的问题上,结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原因。

    只有知道原因,才能知道……怜镜打算如何处置花怜。

    可是,花怜身上没有生气,这是事实。

    这两人身上还有秘密。

    “赢七落,我不会停止杀你。就像我不会停止对哥哥的爱。”

    殊若轻笑一声,“你知不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在你哥哥的监视之下。而且你只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你会杀我,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然后利用这一点,借你的手,破除我的封印。七落之名你应该知道是怎么来的,怜镜需要我身体里的力量。不过我很好奇,他凭什么认为……拥有阴阳五行之力的我,有朝一日实力会胜于他。”

    一瞬间,花怜的表情变得极其怪异。

    似乎是在嘲讽,又好似在看笑话。

    “说什么傻话?你怎么可能违抗得了我哥哥?我哥哥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没有任何事是他办不到的!”

    伴随着话语,花怜脸上浮现出痴迷与崇拜的神色。

    殊若想说,怜镜能不能复活那个人还是个未知数,还有一件事他绝对办不到……就是让那个人爱上他。

    “对了,你的那个师弟……叫真延是么?他很不错啊,竟然没有被我迷惑。不过也没有关系,我已经受够了和不同的男人纠缠不清。……直接杀了就好。”

    说起真延,殊若突然想到另一个必死的人。

    杨棋那个蠢货,怜镜勾一勾手指就把脑子丢了。

    “多谢你的提醒,我会看好自己的师弟。现在……我要去替杨棋收尸了。”

    花怜收敛了表情,眼神却很复杂。

    “你……真的很像她。”

    同样……没有心。

    殊若抚过袖口,微微一笑。

    “如你所想。”

    因为,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啊。

    花园还是那个花园。

    怜镜还是那个怜镜。

    杨棋……勉强算是那个杨棋……吧。

    “不要!!求求你不要杀我!!!我爱你啊!!!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我只要陪在你身边而已……我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任性了……求求你……”

    这个场面挺有意思的。

    杨棋被绑在一个木架上,左手手腕被割开,正在放血。

    一根不知什么材质的管子插在开口处,而那一头,连接的是一个人偶的头颅。

    和本人真的一模一样。

    而且,殊若觉得木偶比真人好看。

    放了那么多血还有力气叫唤,该说她活力充沛好呢……还是打不死的小强?

    怜镜没有理会她,在一旁的石桌上挑选工具。

    ……剥皮的工具?

    殊若还挺感兴趣的。

    怜镜似乎发现了殊若的存在,抬头看她,神情当真是说不出的温柔宠溺。

    晓栩曾经说过,月和看她的眼神,和看殊若的眼神……是一模一样的。

    不是透过她在看别人。

    而是对方认定了一个事实。

    你,就是她。

    所以,怜镜真的把她当成那个人的转世?

    ……不对。

    不是这样的。

    怜镜提起那个人的时候,神情是带着狂热和崇拜的。

    温柔宠溺……是在看什么?

    也许,是在看希望。

    复活那个人的希望。

    赢七落的存在,比花怜更重要,所以怜镜十分在意她。

    怜镜对她微笑,如此闲适静雅,和眼前血腥的画面格格不入。

    “你来了。”

    杨棋听到这话猛然扭头!

    “七落!赢七落!救我!我知道错了!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你救我!求求你!我愿意替你当牛做马!我一辈子都会记得你的恩情!救救我!”

    殊若看着她,浅浅一笑,“我救不了你。”

    杨棋闻言,崩溃的尖叫,“赢七落你这个贱人!!你怎么能见死不救!!!你以为你能逃得了么!!!下一个就是你!!!”

    殊若平静的点头,“对,下一个就是我。我知道。”

    杨棋愣了愣,一时间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骂。

    怜镜轻笑一声,“不,不会轮到她的。没有必要。……只要她回来了,这个世上的所有人……都得死。”

    ……她回不来这个世上的所有人也得死吧。

    这孩子真是……叫人该说什么好呢。

    “她不喜欢别人自作主张。”殊若这样说道。

    怜镜脸上的表情消失了。

    “她杀人喜欢自己动手。”殊若继续说。

    怜镜好像管不住自己的表情,连语言功能都丧失了。

    “她很喜欢血肉从身上撕下来的感觉,也很喜欢尸横遍野的场景。”殊若扬眉一笑。

    怜镜看起来很茫然。

    有种放空了一切的呆滞。

    他的脑子似乎停止运转,无法思考。

    “你说,若是她醒了,知道你的所作所为……她会不会不高兴。”

    打蛇打七寸。

    戳人就戳脊梁骨。

    殊若很喜欢做这事,嗯。

    怜镜慌了神。

    殊若只想说,某个渣真是渣透了。

    “她本来就不爱你。你若是让她高兴了,她也许还会多看你两眼。可你若是忤逆了她……你说,她会怎么对待你?”

    啊,殊若怎么某人一样阴险了。

    怜镜就这么愣怔了半晌,随后眉眼舒展,阴冷的笑了。

    真面目。

    怜镜的真面目。

    “怎么对待我都不要紧。这个世上,最终只会有我们两个人。她不会让我死,因为她说过……她舍不得我这张脸。”

    殊若:……

    很好,的确是晓栩会说的话。

    “只要能看着她,只要能触碰到她……不,她触碰我就好。只要她开心,只要她喜欢。”

    怜镜缓缓抚过自己的长发,笑颜妖娆,充满魅惑。

    殊若:……

    很好,的确是晓栩喜欢的类型。

    殊若表示,有这么一个妈,心好累。

    怜镜终于挑好的工具,缓步走到杨棋面前。

    血液快要抽干了,杨棋低垂着头,别说骂人的力气了,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是,不能死。

    一定要在活着的时候,把皮剥下来。

    接下来的场面应该会很血腥很令人作呕。

    殊若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转个身?

    ……你难道不应该去救她嘛?

    殊若不是个良善的人。

    佛没有心,事实。

    殊若是晓栩,事实。

    所以,这位曾经渎神的,现在依旧死性不改的女人……就让她死吧。

    剥皮的过程很顺利也很快速,一看就知道咱们的怜镜先生是老手。

    至于切口缝合……玄幻世界不需要这些,一个法术就能搞定伤口。

    然后殊若就想到了,为什么花怜洗衣服从来只有那么一点。

    因为,她只要洗活人的衣服,还有怜镜的衣服。

    人偶的衣服,特别是内衣,根本没有换的必要。

    怜镜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

    村子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线索,每一件事都有原因。

    而且没有谎言。

    这都出自于怜镜的自信。

    人偶村,大概能够绘成这样的画面。

    小小的模型,里面每个人都是怜镜捏造的人偶,放在固定的位置。

    每个人身上都有线,线的那端就是怜镜的手。

    他站在外面,站在高处,把模型尽收眼底,想要提谁的线就提谁的线。

    人偶不知道自己被人操控。

    就算知道了,也无法剪短那些线。

    无路可退。

    就好似怜镜本人。

    ……始终被晓栩提在手里。
(快捷键 ←)上一章:第99章 真亦假时假亦真 返回《小透明上位手册》目录 下一章:第101章 真亦假时假亦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