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透明上位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 [快穿] 第93章 要节操还是要脸

[快穿] 第93章 要节操还是要脸

文/梦落遗尘
小透明上位手册 | 本章字数:12563 | | 小透明上位手册txt下载 | 小透明上位手册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咱们的侍女长最近在考虑一个很认真很严肃的问题。

    原来的忒弥斯最大的心愿就是替魔王陛下解决诅咒的事吧?

    下诅咒的那个人又不愿意替魔王陛下解除诅咒。

    那就只能替魔王陛下寻找真爱了。

    所以说,只是想要解除诅咒吧?

    不用让魔王陛下爱上她吧?

    ……是的,殊若嫌弃他。

    特别是大神官出现之后。

    殊若大神再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自家母上大人的恶趣味。

    ……什么仇什么怨?

    魔王陛下都要结婚了,侍女长大人一点破坏婚礼的念头都没有。

    不过,阿西娜貌似真的不适合魔王陛下。

    那……咱们选妃吧?

    魔王陛下:什么仇什么怨!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厄里斯表示,我家殊若终于开窍了啊!

    ……学坏了就是开窍了?

    一直在吃软饭的魔王陛下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那两个女人决定了人生大事。

    和魔族最交好的是龙族。

    对的,龙本性淫,一家人,嗯。

    而且,龙族也是分各种色儿的。

    魔王选妃的消息一出,龙族长老就带着两头如花似玉的大美龙来到魔王宫。

    嗯,住得很近,是邻居。

    一头红龙一头绿龙。

    这个色儿……

    红龙的目光并没有对准魔王陛下,而是对准了厄里斯!

    同是红皮肤的美人,红龙表示不能淡定了!

    而且!厄里斯身边的那个可是大神官!大神官!大神官!

    多少男男女女的梦中情人啊!

    怎么就看上了那只红魔怪!

    厄里斯:嗯?

    红龙周身一冷,狐疑的看着厄里斯。

    厄里斯微笑。

    红龙猛地抓住了身边绿龙的手!

    绿龙正看着魔王陛下流口水呢,龙族皮糙肉厚真心不在乎这点疼。

    果然就算是同一个种族,审美也是有差异的。

    红龙就是喜欢白白嫩嫩的美男子,就好像大神官这种。

    而绿龙喜欢的是高大威猛的肌肉男,就好像魔王陛下这种。

    厄里斯表示,大神官是她私有的。谁敢肖想!灭了她!

    绿龙舔了舔唇,冲魔王陛下抛媚眼,“魔王陛下,我们什么时候□□?”

    魔王陛下:?

    嗯,魔族和龙族大约都是这么打招呼的。

    看对眼了,随便找个地方啪啪啪。

    啪完就算对彼此有了初步了解,身体契合,性格才能契合嘛!

    ……什么鬼逻辑?

    秉持着“互相伤害”原则的殊若和晓栩貌似随时随地想要坑对方。

    所以,我们的侍女长开口了。

    “抱歉,绿龙阁下,魔王陛下现在只对厄里斯大人有感激。”

    魔王陛下:……干得漂亮!

    这一招祸水东引,深得魔王陛下的心!

    很好,厄里斯很快就会成为全魔族女性公敌了。

    ……谁在乎?

    “啊……魔王陛下怎么样我不知道。反正我呢……现在只对安布罗斯感兴趣。”

    厄里斯微笑着,挽住大神官的手臂。

    所有人:!!!!!

    对的!重点就是大神官没有拒绝!没有拒绝!没有拒绝!

    大神官你也被诅咒了嘛!

    ……为什么要用“也”?

    安布罗斯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神族,信奉于真神。

    终身不婚嫁,也是为了将身体和灵魂都完完全全奉献给神。

    可是,如果真神降临了呢?

    当然,依旧要全身心的去贡献。

    所以,真神说,对他感兴趣,那是他的无上荣幸。

    就算是对他感性趣……

    从来没有接触过男女之情的安布罗斯脸颊微红的低下了头。

    所有人:桥……桥豆麻袋!!!大神官你人设不对!!!

    啊,当年那高冷的对魔族不屑一顾的从来不会正眼看魔族的大神官真的叫安布罗斯嘛?

    厄里斯:姐姐我是正经人,真的。【无辜脸】

    侍女长:那就把阿诺德的诅咒解了吧。

    厄里斯:我是个有原则的正经人。【严肃脸】

    侍女长:……两者逻辑关系在哪里?

    厄里斯:在我心里。【微笑】

    不过,厄里斯这算是彻底得罪了两位龙族大美龙。

    龙族这玩意,大家都熟吧?

    脾气暴躁,一旦认定了私有物,那是抓住了就不撒爪的。

    谁敢和他们抢,分分钟挠死丫的!

    “我们来比一比!”红龙开口。

    “对!你和我们比一比!”绿龙接口。

    厄里斯将身体贴在大神官身上,笑容可掬道,“比什么?比容貌?比智慧?还是比武力?”

    魔王陛下:……

    侍女长:……

    众魔族:……

    众龙族:???

    龙族表示疑惑,怎么他们都不说话了?还有,那“一路走好”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当然,也有别的东西可以比。财富?地位?勾搭男人的本事?”

    魔王陛下:……

    侍女长:……

    众魔族:……

    众龙族:?????

    然后魔王陛下就跟侍女长咬耳朵,“你知不知道厄里斯的弱点?”

    侍女长:呵呵。

    “她的弱点……魔王陛下,你今天睡醒了么。”侍女长微笑。

    魔王陛下猛地一颤,“你……你们怎么都这么笑。哦,我亲爱的忒弥斯,你千万别和……咳咳,学坏了!”

    侍女长:已经学坏了。

    话说同是一个人,骨子里的恶劣因子其实……是一样一样的。

    嗯,不过……晓栩的弱点是什么?

    ……

    …………

    ………………

    我们换个话题吧。

    “比……”

    红龙和绿龙在厄里斯周身来回的瞥。

    外貌这个……好像……没法比。

    武力值呢,对方可是魔族大祭司,实力就不用说了。

    智慧?这要怎么比?脑筋急转弯?

    抱歉,魔族和龙族都没有“学院”这么高大上的公共设施。

    嗯?知识从哪儿来?

    虽然没有“学院”这样的公共设施,但是人家有“贵族学院”这样的私人设施。

    区别?

    自己体会。

    不过,魔族和龙族学的东西不一样,拿什么比?

    财富?地位?

    都说了,对方是大祭司!

    而红龙和绿龙只是龙族里长得貌美的,小贵族而已。

    勾搭……男人的……本事。

    哦,听说厄里斯差不过睡遍整个魔族了,外来的其他种族基本上也逃不过她的魔爪。

    ……看大神官就知道了。

    大神官:……【羞涩脸低头】

    厄里斯:……姐姐我是正经人,谢谢。【冷漠脸】

    侍女长:接受这个身份,就要接受她的过去啊。不是母上大人你说的么?【微笑】

    一时之间,红龙和绿龙没有话好说了。

    啊,明摆着自取其辱啊!

    龙族长老连忙出来打圆场,“我这两个小辈不懂事,请大祭司多包涵。”

    “说得好像我年纪很大似的。她们是我小辈?我为什么要包涵?”厄里斯弯起眸子,笑容天真无邪的一塌糊涂。

    魔王陛下又和侍女长咬耳朵,“厄里斯多大了?”

    侍女长漠然的看了他半晌,在魔王陛下疑惑的视线下说道,“三千五百岁。”

    魔王陛下惊悚脸!

    这不科学!!!

    他以为那一定是个很老很老很老的老巫婆!

    侍女长目光瞬间变得悲天悯人,“而且,厄里斯似乎换了一个身体。所以,她现在应该一岁都不到。”

    魔王陛下:……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真的。

    侍女长:嗯,所以这是实话。

    魔王陛下并没有对“换身体”表示震惊。

    对的,魔法世界,一切皆有可能!

    不过咱们再换句话来说。

    魔王陛下对一个“一岁不到”的“婴儿”产生了反应,还真是……啧啧啧。

    魔王陛下很委屈,他才是受害者!

    “我们比……就比勾搭男人!”红龙脾气显然更加暴躁,被厄里斯一激就不过脑子的说出口。

    “哦……那是比数量呢……还是质量?”

    厄里斯缓缓扬起嘴角,露出妖冷而邪肆的笑,将自己更加贴向大神官。

    “可是,我已经拥有了整个大陆最优秀的男人……我为什么还要和你比?”

    红龙受到十万点暴击伤害!双重暴击!

    此时此刻,她只想扶墙吐会儿血!

    大神官:厄里斯大人夸我是整个大陆最优秀的男人!【羞涩脸】

    “忒弥斯。”厄里斯淡淡开口。

    “厄里斯大人。”侍女长不急不缓的向她行了礼。

    “这里就交给你了。……祝你们玩得愉快。”

    厄里斯朝侍女长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勾着大神官走了。

    真走了。

    没有问过任何人的意见!

    厄里斯:谁的意见?

    众魔族表示,你高兴就好!

    至于龙族,人家是客人,又不能说主人什么。

    无的放矢的红龙和绿龙满腔的怒火无处宣泄,两双眼齐刷刷的瞪向侍女长。

    侍女长:……母上大人坑人的本事真是越来越高明了。

    嗯,很简单。

    人都喜欢找平衡。

    不管厄里斯会不会成为众矢之的,有一点是肯定的。

    她,没有弱点,无坚不摧。

    红龙和绿龙知道无论比什么都无法打败厄里斯,就会下意识找人寻求平衡。

    而这时候,被厄里斯特意点了名的忒弥斯,就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下。

    谁叫,咱们的侍女长是除了厄里斯大人之外,最接近魔王陛下和大神官的女子呢?

    阿西娜?

    那是谁?

    还在房里和亚伯度啪啪啪吧。

    女人找情敌的直觉有时候准的吓死个人。

    而且,阿西娜是魔王后的事早就板上钉钉,找她麻烦也没用啊。

    ……不,有用的。

    让阿西娜主动放弃婚约,咱们的魔王陛下就能恢复单身了!

    侍女长可不是会大发善心给人擦屁股的圣母,所以她临了就把魔王陛下和他的未婚妻一起卖了。

    “魔王陛下,我还要去处理公务。至于你不愿意娶王后的事情……请去和阿西娜公主商量。”

    魔王陛下:……等!等等!

    说好的家丑不可外扬呢!

    谁跟你说好了?

    这么一说,绿龙猛地就扑了上来!

    对的!就是这么豪放!

    “魔王陛下!我们是去房里还是去郊外?是骑魔兽还是上树?是两个人还是一群人?”

    绿龙的眼珠子本来就是绿的,现在……你们懂的!

    魔王陛下表示,这位龙姑娘,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一个字都听不懂啊!我是个纯洁的处男!处男!男!

    然后这个纯洁的处男就被绿龙拖走了。

    真的是拖着走的。

    哦,魔王陛下有个很不好的毛病,是遗传他地狱的爸爸and爷爷……嗯,就是太怜香惜玉了,一直信奉着“女人如娇花,要用心呵护”的原则。

    这也就导致了……你丫的活该被生吞活剥!

    从大厅出来的厄里斯一直没有说话,那张瑰丽妖艳的容颜看起来竟有几分清澈如皎月的味道。

    安布罗斯看着她,直勾勾的看着她。

    “好看?”厄里斯突然回眸。

    安布罗斯怔了怔,垂眸,“好看。”

    厄里斯轻笑,“我怎么记得……大神官阁下很是讨厌魔族人?还觉得魔族人的肤色特别丑?”

    安布罗斯有些慌乱,“不,你是不一样的。”

    “我是魔族。”厄里斯打断他。

    安布罗斯想,不,你是真神。

    “我是魔族。安布罗斯,你要记住这一点。”

    厄里斯粲然一笑,似燃尽天地芳华,艳丽而糜烂,美到……令人绝望。

    你要记住。

    你是神族。

    我是魔族。

    我不是真神。

    可我……会成为你唯一的神。

    侍女长从另一边遥遥走来,淡漠的眼在大神官脸上巡视了一圈,而后看向厄里斯。

    “新玩具?”

    大神官指尖一颤。

    厄里斯弹了弹指甲,毫不在意道,“对,新玩具。”

    侍女长浅笑着摇头,“真可悲。”

    厄里斯突然伸出手,环住侍女长的肩膀,将她拉向自己,“可,你见了那么多次……怎么就学不会呢?”

    侍女长:因为我不是变态。

    把所有“正常人”基因都给了殊若,晓栩还剩下什么?

    ……细思恐极。

    安布罗斯的视线钉在厄里斯环住忒弥斯的手上。

    侍女长微微扬眉,“这样……真的好么?”

    厄里斯笑着靠近她,近到嘴唇都要贴上侍女长的脸颊。

    安布罗斯的视线很灼热。

    “有什么不好的?”

    厄里斯低哑的轻轻一笑。

    “人格魅力嘛……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回眸,对着安布罗斯嫣然一笑。

    “……你说呢?”

    安布罗斯愣愣的点头。

    侍女长:……睁着眼说瞎话?

    厄里斯:那我闭上眼再说。

    侍女长揉了揉额角,“我得去救那只蠢魔王了。”

    “去找阿西娜?”厄里斯挑眉。

    侍女长点头,“既然要乱,那就更乱一些吧,正好模糊视野。可是,万一阿诺德真的爱上你了。”

    厄里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让他爱去吧。谁年轻时候没爱过几个渣呢?”

    侍女长:……

    大神官:……

    侍女长用特别怜悯同情无奈的眼神瞅了一眼大神官。

    大神官表示看不懂。

    他对真神是纯粹的信仰!是毫无杂念的信仰!是崇高圣洁的信仰!

    厄里斯:嗯,信仰。

    侍女长:呵呵。

    坚信自己还是正常的,其实早就不正常的侍女长扭头走了。

    一脸加一身的高冷。

    ……或许,意外的符合魔王陛下的审美?

    厄里斯摸着下巴,阴恻恻的笑了。

    大神官依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话说,“这样的”女人,大神官你到底是怎么把她当成真神,如此虔诚的信仰着?

    很明显是魔神啊!(╯‵□′)╯︵┴─┴

    侍女长敲开阿西娜公主的门……对的,就是敲开,他们门没关紧。

    对的,他们。

    侍女长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张粉色的大床上,一黑一蓝两具*在拗造型。

    ……太伤眼。

    “阿西娜公主。”

    “啊!再用力一点!快!再快一点!亚伯度你太棒了!”

    侍女长做不来翻白眼这么不优雅的事,所以她只能半阖起眼,盯着地板。

    “魔王陛下被绿龙抓走了。”

    嗯,措辞很准确。

    “啊——啊?”

    阿西娜猛地推开身上的男人,就这么赤身*的走下床,走到侍女长面前。

    “你说谁?谁和谁?哪来的绿龙?”

    侍女长目不斜视,“刚才,龙族长老带着两位龙族美女过来。绿龙看起来对魔王陛下非常中意,现在……”

    应该把人不知道拖到那个角落想要实施“不可描述的禽兽行为”。

    ……可惜啊,魔王陛下硬不起来。

    不过其他人都是把魔王陛下当正常人的,虽说“暂时”“好像”只对厄里斯一个人有反应,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个厄里斯啊!

    阿西娜表示不能忍!

    嗯,绝对要成为第二个让魔王陛下有感觉的女人!不能让外头那些小妖精捷足先登了!

    ……这到底在较什么劲?

    阿西娜光着身子就想往外跑。

    先一步穿好衣服的亚伯度连忙拿起冲到她面前,“阿西娜公主殿下,您优雅美丽的形象!”

    侍女长:……从来没有过。

    ……殊若大神真的……被带坏了……

    皇室贵族都是要脸的。

    嗯,虽然无所谓露不露的问题,但是她这么衣衫不整【并没有衣衫】急急忙忙的过去,是有点太掉分了。

    阿西娜端着架子,让亚伯度伺候她穿好衣服。

    “已经半个小时了。”侍女长凉飕飕的补充了一句。

    “你怎么不早说!”阿西娜抱着裙子就往外跑!

    半个小时了!过去都要结束了!

    ……所以魔王陛下这是从阳【哔——】进化成早【哔——】了么?

    哦,一般来说,半个小时不算早。

    但是对于魔族来说……嘿嘿嘿嘿。

    另一边。

    被力大无穷的龙族拖着往后花园跑的魔王陛下心里苦,但是脸上还要带笑。

    对的,他就是这么来者不拒的真汉子!

    ……侍女长你在哪里!~~~~(>_<)~~~~

    侍女长没有来,来的是另一个能把魔王陛下活生生吓软的女人。

    “哥哥大人!!!阿西娜来拯救你了!!!”

    狼窝还是虎穴,这是一个问题。

    魔王陛下不由在心里流下了两行英雄泪。

    阿西娜如火箭般飞过来!抓住魔王陛下的另一条手臂!往自己的方向拖!

    ……拖不动。

    “你这个丑八怪快放手!哥哥大人喜欢的是我这种娇小妩媚性感的女人!不是你这么高大威猛五大三粗的假男人!”

    魔王陛下:……不,我都不喜欢。

    “你才给我放手!如果不是有婚约,如果你不是魔王陛下的妹妹,你以为魔王陛下会正眼看你么!”

    魔王陛下:……不,现在我也不想正眼看她。

    “哼!那是你嫉妒我!哥哥大人很快就要迎娶我做王后了!你嘛……还要看我同不同意你嫁进来呢!”

    魔王陛下:……不,我一个都不想娶。

    女人猛于虎也,古人诚不欺我。

    ……等等,串世界了。

    站在不远处的侍女长一脸冷漠。

    她很奇怪,抢男人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说出那么幼稚的话。

    还有,喜欢谁不喜欢谁,谁说得准?她们的盲目自信到底是从哪来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特意替她选了这个世界的母上大人在想什么?

    厄里斯:娱乐与灾难。

    侍女长:我只看得到灾难。

    厄里斯:……眼瞎?

    侍女长:我真希望自己眼瞎。

    这个世界,真是分分钟摧残她的理智啊。

    万一,一个搞不好,殊若变成晓栩第二了怎么办?

    ……忘掉它。

    “忒……忒弥斯!”

    魔王陛下眼尖的发现了侍女长,奈何,他想伸尔康手都不能,只能用眼神求救。

    侍女长:不好意思,我眼瞎。

    阿西娜和绿龙闻言,同时扭头瞪向侍女长!

    又是来抢魔王陛下的小妖精!

    侍女长思考了两秒钟,然后淡定的说,“我去叫厄里斯大人。”

    ……

    魔王陛下&阿西娜&绿龙:别啊啊啊!!!!

    很好。

    阿西娜和绿龙都松手了,装模作样的整理自己的仪容,好像刚才根本没有发生修罗场的一幕。

    魔王陛下整个人大写的懵逼。

    侍女长:母上大人,你就是个灾难。

    厄里斯:多谢肯定,我会继续努力的。【微笑】

    “魔王陛下,我个人认为,你有义务自己处理公务。”

    对的,这就是传说中的趁火打劫。

    魔王陛下在所有女人面前都处于劣势,首当其冲的就是厄里斯和侍女长。

    所以,他不妥协也得妥协。

    侍女长很怀疑,魔王陛下连“公务”两个字都不一定知道怎么写。

    “啊,我亲爱的忒弥斯说的对!作为热爱国家热爱魔族的魔王,我应该去处理公务了!”

    阿西娜和绿龙一致的鄙视脸。

    这都继位几千年了才来说什么热爱国家热爱魔族?当她们傻么?

    不过侍女长和魔王陛下都这么表示了,她们只能放人。

    ……绝壁不是因为怕侍女长真的把厄里斯叫过来!绝壁不是!

    侍女长:……那,我去叫她来陪你们谈谈人生?

    阿西娜&绿龙:人艰不拆,谢谢。

    然后侍女长就把魔王陛下带走了。

    真的是去处理公务。

    因为侍女长表示,她又不是原来的忒弥斯,谁愿意为这个蠢货费这个力气。

    ……殊若大神,你真的没发现自己的思维模式越来越像某人了嘛?

    出事了。

    红龙死了。

    厄里斯:你们这么看着我是几个意思?

    嗯,厄里斯大人说这事和她无关,那就一定无关。

    废话,她杀人还需要遮遮掩掩?

    她这次是作为验尸官出场。

    所有人:求别闹!

    不过,恐怕也只有这位能把尸体捣鼓出什么来了。

    厄里斯表示,姐姐是专业的!

    侍女长表示,为什么你总是在奇怪的地方如此专业。

    喜欢活撕人肉,解剖都可以不用刀。

    她当然是专业的。

    红龙死在自己的房间里,死在自己的床上。

    床铺凌乱……魔族和龙族都懂的那种凌乱。

    厄里斯到达之后第一句就是。

    “龙肉好不好吃?”

    众魔族:……

    众龙族:……

    “她死了怎么没有变回龙呢?人体和龙体肉质是不是有区别?诶,她死了多久,肉还新不新鲜?”

    众魔族:……

    众龙族:……

    红龙会从下面回来找你的!

    厄里斯:让她来!

    嗯,只不过就是再死一次而已。

    厄里斯走上前,抓起红龙的头发把人提起来。

    尊重死者?

    厄里斯没有把她直接撕开了看已经很尊重她了。

    你们要理解。

    这个人是晓栩!

    “颈部的伤痕是致命伤。身上的淤青都是【哔——】的时候留下来的。红龙这种性格,肯定很喜欢玩点刺激的。很多人喜欢用痛苦来增加快感,特别是濒临死亡的窒息感。是误杀,还是谋杀,都有可能。”

    玩大了之后玩脱了,这种事很常见。

    毕竟,又不是每个人都学医,有这方面的知识,知道什么程度的玩法不会致死。

    “可是,龙族本来就皮糙肉厚。她肯定也不是第一次这么玩了。竟然被活活勒死……显然,对方的力气比她大,而且对她极为熟悉。否则,不可能一下子就勒死,而这里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红龙没有办法反抗,只能这么理解。”

    厄里斯检查完,随手将女人又丢回床上。

    “但是,对方是男还是女,暂时没有定论。”

    “肯定是男人啊!不然怎么能把红龙掐死?!”绿龙愤怒的低吼!

    厄里斯轻笑一声,闪电般出手,扼住了绿龙的喉咙。

    绿龙拼命挣扎,用力拍打她的手,扼住她的力道丝毫未减。

    “看,我这个女人,就能毫不费力的掐死你。”

    厄里斯又笑了几声,松开手。

    绿龙跌坐在地,捂着喉咙干咳起来。

    “我更倾向于对方是个女的,这样就不容易遭到怀疑。我觉得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杀人,在这种时候,在这个地方,恐怕是想要……挑起魔族和龙族之间的战争。”

    “不可能是男性。因为魔王宫并没有那么多符合条件的人选。除了魔王陛下、大神官、魔族长老之外,基本都是侍卫,实力不强。更何况,因为魔王陛下不喜欢有男人在他身边,所以侍卫都在魔王宫外围。”侍女长补充说明道。

    “啊,本来,凶手是希望,我们怀疑魔王陛下或是大神官……大神官的可能性太小。所以就只有……魔王陛下了。”厄里斯挑眉看向魔王陛下,似笑非笑。

    “对方并不知道,魔王陛下……”硬不起来。

    侍女长也看向魔王陛下,似笑非笑。

    魔王陛下:……别,别这样对我,我还只是一个孩子!

    “一会把名单给我。”厄里斯突然说道。

    在场其他人都云里雾里的。

    侍女长微微颔首,“是,厄里斯大人。”

    所以……这是解决了嘛?

    她们谁来解释一下!

    好的,那就来解释一下。

    “魔王陛下只对厄里斯有反应”这个传闻在魔王宫流传甚广。

    但是,魔族都是些什么人?

    就算没有魔力也不能没有x能力!

    所以对于魔王陛下这种应该睡遍天底下所有有洞的生物的男人!怎么能只对一个人硬得起来!

    又但是,有些人,是亲眼见证过这一点的。

    魔王陛下真的,只对厄里斯一个人有反应。

    那么,厄里斯要的名单就很清楚了。

    魔王宫的女人很多,实力强大的也很多。

    其中,“没有亲眼见证过魔王陛下硬不起来”的实力强大的女人,嫌疑最大。

    “你要屠杀么?”侍女长风轻云淡的问了一个让人惊悚到吓尿的问题!

    厄里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暂时,我们按兵不动。不过,既然对方想要挑起战争。那么……在战争里,死多少人……都正常吧。”

    所有人:……不,一点都不正常!

    侍女长表示自己懂了。

    亡灵一族的人口要增加了。

    哦,对的,她的母上大人喜欢养小鬼。

    所以,嗯,厄里斯大人的私人部队要增加了。

    ……现在跑,也来不及了。

    【微笑】

    为什么有晓栩的地方就有会战争呢?

    厄里斯:不好意思,刚才有人说话?

    ……

    让我们来说说红龙之死吧!

    魔王宫男人太少,魔王陛下又是个硬不起来的,所以只能女人和女人之间找乐子了。

    其中有一些女人是非常非常非常受欢迎的。

    嗯,触手系。

    也就是俗称的……植物人。

    嗯,字面意思。

    植物人种族那更是繁多的要命,身体带毒的带麻痹的带晕眩的各类都有。

    如果是植物人想要袭击对方的话,只要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将毒液注入身体,或者让对方吃下去,就能使对方失去反抗能力,轻而易举将对方杀死。

    红龙有几个“玩得好”的植物人。

    厄里斯二话不说全部串起来带走。

    喊冤?

    那就把嘴堵上。

    是的,她并不想要任何人招供。

    因为她都知道。

    魔王陛下从事情发生到事情解决,一直都是懵逼状态。

    侍女长实在看不下去,冷漠脸瞅着他,淡淡的说,“魔王陛下,要开战了。”

    魔王陛下:……?!!

    厄里斯还在审视地上被绑成粽子的植物人们。

    魔王陛下觉得自己有权利了解一下事态的发展,“哦,我亲爱的厄里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厄里斯连个眼角都没给他,“你自己有眼睛不会看?有脑子不会想?”

    魔王陛下:……放肆!以下犯上!!

    侍女长:你打不过她。

    魔王陛下:……

    厄里斯眯了眯眼,看向安布罗斯,“精灵族和植物一族有往来么?”

    安布罗斯点点头,“精灵族居住在森林中心,与许多植物族类交好。”

    厄里斯哼笑,“那就一起砍了吧。”

    安布罗斯怔住,“你……”

    真神是仁慈的,是大度的,是悲天悯人的。

    但是眼前的,安布罗斯认定的真神,是杀戮的代名词。

    厄里斯抬起眉眼,斜斜的睨视他,“安布罗斯,你该看清楚了。”

    站在你面前的,是以灭世为乐趣的……真魔。

    厄里斯浅浅笑着,伸出手。

    撕拉——

    嗯,活似人……不对,是植物。

    一地的绿色汁液。

    植物这玩意,和动物不一样,没有五脏六腑,摘掉头都不会死掉。

    可是,植物,怕火。

    不巧,厄里斯大人是红魔族,控火的一族。

    厄里斯把植物人撕成一片一片的,堆在一起,手指一弹。

    指甲盖大小的火苗瞬间窜起滔天火焰。

    众魔族:……啊,幸亏我们不吃素。

    这场面实在是太……太……呕——

    只有大神官,神色复杂的看着厄里斯。

    真神并非真神,而是魔鬼。

    他是大神官,厌恶魔族的大神官。

    虽说并非与魔族势不两立,但带来杀戮的魔族,是不容许存在的。

    “阿诺德,忒弥斯,准备军队。反正,魔族又不吃素……对吧。这个世界,就算没有植被,也不会毁灭的……对吧。”

    低哑的笑了一声,背景是嗷叫着扭曲的绿色不知名植物。

    女人依旧眉眼如画,笑容仿若天地间最为瑰丽的色彩。

    妖艳而残忍。

    她用这样的笑容,这样的眼神,面对那样的大神官。

    “大神官,你可以去通风报信了。”

    神族,是精灵族的靠山啊。

    如果非要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身为大神官,是应该亲手斩下她的头颅。

    ……对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92章 要节操还是要脸 返回《小透明上位手册》目录 下一章:第94章 要节操还是要脸(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