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透明上位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 [快穿] 第64章 是恩是怨归郎心

[快穿] 第64章 是恩是怨归郎心

文/梦落遗尘
小透明上位手册 | 本章字数:5739 | | 小透明上位手册txt下载 | 小透明上位手册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灯红酒绿,不夜之城。

    市中心最热闹的地段有一家牛郎店,叫蓝色。

    最优秀的蓝颜知己。

    蓝色是业界有名的高档娱乐场所,不做皮肉生意。

    当然,如果是你情我愿,那就另当别论。

    蓝色的头牌路易,八分之一f国血统,其他不详。

    段木槿,本市最大黑帮头目……对的,就是头目。

    和战殊的情况相似,又不同。

    当年黑老大出国谈生意,没想到手底下有人背叛他,导致妻儿被掳走。

    妻子的尸体他收到了。

    可是女儿……不知所踪。

    那时候段木槿才五六岁的年纪,她母亲牺牲自己让她逃跑。

    当然,五六岁的孩子能逃到哪里去?

    虽然没有被对方抓到,可是流离失所了一段时日,被难得的好心人送入了孤儿院。

    就在f国。

    黑老大想找回女儿,但是自己都自身难保。

    帮派里大洗牌,收复周边势力,用了好几年。

    到最后,他身边的人基本都换了,也不知道他曾经有妻子有女儿。

    这段往事就好像完全封存了下来。

    但是,黑老大从来没有放弃过要找回自己的女儿。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管过程怎么样,最后,找到了。

    再说说段木槿和路易之间。

    为什么这样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黑老大对路易求之不得?

    很简单,她不会爱,而且……不能爱。

    段木槿遇到路易时三十岁了,而路易二十几岁正直最好的年华。

    不,这不是最大的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段木槿……快死了。

    死前最后的绚烂,所以她去蓝色包养了头牌。

    相处之下真的爱上对方。

    最后什么都没说,就抱着秘密死去。

    死前,把家产全部都移到路易名下。

    很难想象,一个黑老大,竟然对爱情这样无私。

    难道不该拉着对方一起下地狱?

    姓名:段木槿

    年龄:三十

    容貌:90(艳丽妖娆)

    气质:90(红粉骷髅)

    体质:80

    力量:80

    技能:枪技,格斗术

    人物资料:黑老大

    属性:蛇蝎美人

    殊若一度以为,换了一张脸,读档重启了。

    和战殊多么相似的人设。

    段木槿长相极美极妖孽,虽然已经三十岁了,可是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成熟的女人味,没有一点上了年纪的感觉。

    别说皱纹了,连一般十几岁的小姑娘都没有她皮肤好!

    和殊若……属性相反啊。

    没关系,反正现在是殊若主导的游戏,人设什么样,她说了算。

    红颜薄命?还是坏事做太多遭报应?

    也是,就像她老爹,做的再大,干这行的,随时都有可能送命。

    而且和战殊另一点相似之处……对,别人绝对不会承认段木槿是前老大的女儿。

    完全无视那两张神似的脸!只满足自己的八卦之心!

    不过算了,反正前老大也死了,敢多嘴的人……段木槿可比战殊狠多了。

    做的事本来就不一样,一个黑一个白。

    战殊是阎王脸菩萨心,而段木槿是芙蓉面骷髅魂。

    段木槿在遇到路易之前没有碰过男人,因为她戒心重。

    **这种行为,太危险了。

    脱光衣服,肉贴肉?

    怎么死都不知道!

    知道自己要死了,想要放纵一下,才会去找一只干净的鸭子。

    谁不知道咱们的路易少爷,洁身自好,比客人还矜贵,说不给碰就不给碰,一个不高兴就甩脸子走人。

    他祖父是f国贵族,现在虽然没落了,可是世袭的爵位还在他身上。

    至于为什么会沦落到做牛郎……以后再说。

    殊若在镜子前理了理自己大卷的长发,视线扫过汹涌的胸部,纤细的腰身,还有笔直修长的大腿,微微叹了口气。

    有种逆cp感?

    而且她虽然年龄需要打码,但是外貌一直都是人类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模样。

    这张成熟妩媚的脸……看多了伤眼。

    她和路易,到底谁更像出来卖的?

    怪不得所有人都以为段木槿是黑老大的情妇。

    殊若再次微微叹息,转身便是那位叱咤风云的大姐大。

    走进蓝色,牛郎们各个眼睛闪亮亮的堪比灯泡!

    段木槿是个极品中的极品,女人中的女人。

    别说是收钱□□了,花钱□□他们也干啊!

    殊若深以为,怪不得段木槿从来不近男色,这些男色根本配不上她啊。

    就算不认识段木槿,这个女人一身煞气也足够让人望而却步了。

    别人不认识,老板却不能不认识。

    毕竟这种灰色生意,黑白两道的头头都不能得罪。

    “把路易叫来。”殊若一点不废话。

    老板愣住了,“路易他……他出去了。”

    出去陪客人了。

    咳,这实话绝壁不能说。

    殊若嘴角一勾,似笑非笑,“他不懂,你还不懂?”

    段木槿,杀人从来不需要理由。

    老板连忙陪笑,“我这就让他回来!段老大先到包房里坐会儿,不会让您等太久的。”

    转头,瞬间一张哭丧脸。

    说实话,路易的架子比他这个老板还大,真不知道能不能把人给哄回来!

    一路护送殊若到店里的顶级vip包房,老板差点没被吓哭。

    虽然咱们段老大的表情很平静,但是气势很吓人。

    更何况,段老大身后还跟着两尊煞神附体的保镖……性别女。

    要说咱们的殊若大神,平时出门后头可是要跟一群神侍的,这会才两个,怂什么怂!

    关上门,老板深深深呼吸几下,视死如归的掏出手机。

    不知在城市的哪个高档消费所里,神情慵懒的男人一手执着酒杯,一手把玩着正闪烁不停的手机,眼中带着不明显的讥诮。

    他身边的女人娇笑着靠上去,“老板打来的?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

    路易笑容优雅而魅惑,“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说明有更大的客户等着见我。……你希望我接电话?”

    女人蹙了蹙眉,“路易,老板不惜破坏规矩,说明那个人不好惹啊。别怪姐姐薄情,姐姐也还想多逍遥几年呢。”

    说罢,女人伸出一根保养良好的漂亮手指,划开了接听键,顺便开了免提。

    老板见对方接电话了,顿时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但是下一刻,心脏立马提到嗓子眼!

    电话里出现的是女人的声音!女人的声音!女人的声音!

    性命攸关的事情要说三遍!三遍!三遍!

    女人嗲嗲娇娇的说着,“老板,哪个贵人要见我们路易?这么迫不及待?”

    老板抖抖索索的险些把电话给丢出去!活似捧着一坨**啊!

    他欲哭无泪的扭头,看向沙发上姿态闲适的段老大,后者回给他一抹特别和善的微笑。

    真的是……哭都哭不出来。

    对面半晌没有回复,连路易都觉得奇怪了。

    要知道,蓝色这家店在本市的名气有多响?牌子有多大?可不仅仅是靠手底下的人卖脸卖屁股的。老板要是没本事,能撑起整家店?

    可是这会,老板竟然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对方什么来头?

    曾经是贵族,如今依旧是(挂名)贵族的路易面对所谓的“大人物”,向来不把对方当回事的。

    他小时候连国王女王这样的“大人物”都见过呢。

    ……哦,孩子,那些人是不能和我们家殊若大神比的。

    老板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脏,确定段老大不会一言不合就毙了他之后,拿出对待下属的态度,“路易,不管你现在在哪里,立刻、马上,回到蓝色,一秒钟都不能耽误!”

    再回头看去,咱们的段老大还是笑容和善。

    别说,她笑起来真的是顶美顶美的……就是太美了,压根不真实!

    这种把脑袋提在裤腰带上的感觉……还是让路易自己来试试吧!

    路易对老板这种如临大敌的表现深感兴趣,不由挑了挑眉,“是哪一位大人物要见我?”

    老板敢说么?

    本市最大的黑头头!分分钟能把人捏爆还不用负刑事责任的杀神!

    ……诶,怎么和某人那么像?

    此刻,段木槿那特有的沙哑柔美嗓音响起。

    一声低笑,酥了不知多少人的骨头。

    “段木槿要见你……来是不来?”

    要说气质这玩意,还真需要时间的沉淀。

    段木槿到底是三十岁的老女人……咳咳,她本身能让人耳朵怀孕的声音加上日积月累的煞气,使得她每说一句话都带着独特的风韵,叫人回味无穷。

    路易听了这样的声音,倒是好奇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反观他身边的女人,见鬼似的瞪大了眼眸,一跳三丈远,恨不得离路易远远的!

    路易疑惑的回视。

    女人扯了扯僵硬的嘴角,“我收回刚才的话。路易啊!姐姐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你千万要跟段老大说,我跟你什么事都没有!一丁点关系都没有!你不是我的菜、我也不是你的菜啊!再见!”

    转身,撒腿就跑!

    边跑还边叨叨“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路易冷下了脸,讽刺的笑了笑。

    他们都说牛郎是薄情的,与戏子婊|子无异。

    可是,他们哪个人,又对他是真情实意?

    算了,反正这些女人他来名字都从来没记住过,谁比谁薄情呢?

    路易将手机贴到耳边,低声呢喃道,“您的骑士马上就到。……等我。”

    头牌的功力之深可想而知,他这么一句话也酥了整个包房的人。

    ……除了殊若。

    连身后的女保镖都忍不住红了脸。

    殊若垂眸摸了摸袖口,眉眼讥诮。

    要说诱惑人的本事,殊若是不屑的,她也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

    可是有句话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有一个堪比人形□□的姿罗在,她耳濡目染甚久。

    路易这点道行,真心不够看。

    段老大一点都不着急,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她不急,整个包房的气氛都凝固在一点,仿佛挤压到极限,随时都可能爆炸。

    包房里冷气很足,但是每个人的头上都沁出了汗。

    出了汗还不敢去擦!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喀嚓——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听在某些人耳朵里那就是天籁啊!

    殊若缓缓睁开双眼,正好与门口的人来了个对视。

    路易怔住了。

    他接待过很多身份尊贵的人,他的客人,除非地位极高、得罪不起,否则都是由自己亲自挑选的。

    漂亮女人,他见过不少。

    尊贵的漂亮女人,他也见过不少。

    可是在她们身上,都有一股子酒色财浸染的俗气。

    眼前这个女人却不同。

    明明是黑老大,明明煞气充盈全身,却让他感觉到,这个女人,是俗世中的唯一一股清流。

    干净的让人自惭形秽。

    而且,她看着他的眼中,没有一丝邪念,不,甚至连惊艳都没有。

    也是,路易表示,段木槿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人,没有之一。

    “路易。”

    段老大开口了,声音依旧那么沙哑魅惑,使人沉溺其中。

    “我要包养你,三个月。”

    这是破坏规矩的。

    牛郎不是鸭,没有义务被包养。

    路易从怔愣中回神,优雅得体的一笑,“我拒绝。”

    老板的小心肝直接就爆了!特别想打120!……还是先打110?

    段老大站起身,理了理袖口,抬眸微笑。

    “我不接受。”

    路易状似无奈,“现在好像是法制社会吧?”

    段老大轻笑一声,“除非……警局局长想要换人做。”

    别闹了孩子,强权之下,谁敢说不?

    白道如果真的管得了黑道,她还能稳稳当当坐在这里威胁他?

    好吧,曾经是贵族,现在依旧是(挂名)贵族的路易表示,他好像真的能理解。

    路易虽然面上在微笑,可是心里却是极度不悦的。

    他讨厌被威胁,他讨厌受制于人。

    段老大一笑起来便是风情万种,半点不像混黑的。

    但是说出来的话就……

    “你也不想因为你,全市都陷入混乱吧?最起码,这个蓝色,还是要开下去的。”

    老板翻白眼了!开始抽抽了!

    路易看了段老大片刻,自嘲的笑了笑,“能得段老大青眼,是路易的福气。再拒绝……就太不识好歹了。”

    他又不是小受,还矫情的问“嘤嘤嘤嘤为什么是我”这么二缺的话。

    对方巧取豪夺的态度太过笃定,他除了屈服……只有死路一条。

    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也没必要和钱过不去,不是么?

    段老大才不关心他是真情还是假意,只是淡淡点了点头,“收拾一下,今晚就搬过来。”

    说实话,有机会到段老大家里登堂入室,不知道要惊掉多少下巴!艳羡多少饿狼!

    可是,路易根本不稀罕。

    他本来就是贵族,还会稀罕这些“暴发户”?

    不过,他是不是该担心一下,这位黑老大会不会……霸王硬上弓?

    ……呵呵!(ww)
(快捷键 ←)上一章:第63章 枪杆子下的爱情 返回《小透明上位手册》目录 下一章:第65章 是恩是怨归郎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