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透明上位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 [快穿] 第55章 枪杆子下的爱情

[快穿] 第55章 枪杆子下的爱情

文/梦落遗尘
小透明上位手册 | 本章字数:4978 | | 小透明上位手册txt下载 | 小透明上位手册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云出岫把战司令弄哭了。

    ……这是哪门子的笑话!(╯‵□′)╯︵┴─┴

    在场所有人都一脸懵逼,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

    云出岫更是觉得那女孩脸上掉下来的水珠子颗颗都有千斤重。

    心疼。

    这样一个,面对任何事情都能面不改色的女孩子,在他面前……哭了。

    想也知道,咱们的战司令是从来不哭的,起码任何都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

    她在他面前……哭了。

    云出岫忍不住蹙眉,伸手去揽她的肩膀。

    人设什么的……不要了。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很卑鄙,很无耻,很肮脏。

    怎么能这样对待她?怎么能这样欺骗她?

    她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

    是啊,大名鼎鼎的战司令,说到底只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小姑娘!

    殊若没有反抗,任由男人将她拥入怀中。

    她浅浅微笑,带着莫名的惆怅,“云出岫,结束了啊。”

    云出岫呼吸一滞,心口又开始疼,“不,不要结束。”

    殊若闭上了眼。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战殊,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这是她给自己的救赎。

    也是她给你的惩罚。

    就算你知错了,就算你想补偿,她也不会再给你机会。

    不过,战殊到最后一刻,还是爱着他、想着他的。

    所以,“不要伤害他”,应该就是战殊最后的心愿了。

    那么,上辈子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

    我们来好好算一算“这辈子”的账。

    殊若睁开眼,将男人推开,冷漠的目光扫视四周。

    愣是把那群想要搜罗八卦的人吓得鸡飞狗跳屁滚尿流!

    开玩笑!如果把“云出岫弄哭战司令”的消息传出去!要不要命!要不要全家的命!

    殊若就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似的,淡淡的看向居流水,“云出岫,你自己的风流债,自己解决。”

    云出岫表示,战司令一秒变脸的技能怎么比他还熟练?

    居流水都快哭出来了!

    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会不会被灭口!会不会!

    为云出岫死,他还真是愿意的。

    但是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他冤枉啊!

    是挺冤的,本来整件事他连边儿都沾不上。

    云出岫温柔的笑了,深情的注视殊若,“师兄,你回去吧。与班主说……出岫此生,便交代在战司令这里了。”

    众人:咦?!!

    居流水大惊失色,“你要退出戏班?!”

    就连殊若都扭头瞅着他。

    云出岫的笑颜更艳丽三分,“为了战司令,做什么都是值得。”

    如果殊若不是殊若,她就真信了。

    垂眸笑了笑,殊若摆了摆手,“随你。”

    而后便往外走——她原本就是要出去公干的。

    待殊若的身影消失,云出岫的神色一下子变冷,“如果班主有什么意见,让他和我来谈。要钱,我云出岫给得起。除非……他还想要命。”

    最后一句话一语双关,可惜单蠢的居流水根本听不出来。

    他只觉得云出岫是被鬼迷了心窍了!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杀人不眨眼的军官!更何况那人没血没泪的……呃,好吧,偶尔流一次泪,可说到底还是冷血无情的!

    居流水觉得,自己身负将“纯洁柔弱”的美戏子从火坑里拉出来的重任,上前一步就要拉人。

    云出岫后退一步,跨进了战府的地域。

    然后居流水就被枪管……哦,这次不是顶头,而是顶胸。

    守门的军人用的是□□,并且喜欢瞄准人的心脏而不是头颅。

    不管怎么样,云出岫是战司令的人,战司令说动才能动。

    居流水呢?

    云出岫说不想见到他,那他就得消失。

    这就是权利。

    这就是地位。

    所以说,身份……就是距离。

    彼时,“冷血无情”的战司令……在喝茶。

    战城是个很特殊的城市。

    它的地域位置太好,几乎在整个国家的中心。

    四面八方的势力都想拉拢战家。

    对,还是平衡。

    谁都不敢动,一方如果打破平衡,便会迎来其他势力的联合反扑。

    所以,关键就在于战家的态度。

    也就是说,到时候出了事,战家得负责背起所有的锅。

    殊若表示,很好,太平日子不想过,那就让他们……忙碌一点吧。

    如今,平衡已经不能称之为平衡。

    原因不是一方想要独吞战城。

    而是,战城快要发展到融合多方势力都无法撼动的地步了!

    你能想象一个城市强大到足以推倒一个国家?

    别闹了!

    这个可能性,哪怕只是一个可能性,都让所有的掌权者淡定不了。

    因为殊若已经开始考虑全民皆兵的问题。

    她甚至还开始研制新型武器。

    不是她想挑起战争,而是她知道,人心不足蛇吞象,总会有人忍不住拿战城开刀的。

    迦蓝阁的人,从来不会让自己陷入被动!

    他们只能是掌棋人!而不是棋子!

    殊若坐在茶楼包厢的沙发上,捧着茶杯,半阖着眼,丝毫没有将注意力分给对面的人。

    对面的人都有点坐不住了。

    可是,战司令真的很恐怖啊!只是这样坐着喝茶都很恐怖啊!

    对方的意思是,谈和。

    殊若却知道,不可能的。

    他们害怕战城,害怕她。

    享受过权利的人,绝对无法舍得放下权利。

    他们不会允许她这么一个女人站到头上去。

    所以,谈和是假,暗杀才是真。

    “你们的冯司令,是不是以为我一个女人很好骗、很好欺?”

    坐了大半个小时,战司令终于肯说话了。

    可一开口,就把对方吓得差点滚地上去!

    “哪、哪、哪儿的话!冯司令很敬佩战司令的!所以才会想要和战司令合作。”

    “哦。”殊若低头喝茶。

    对方:……几个意思?!

    拂了拂茶盖,袅袅的热气缓缓消散,轻轻呷了一口茶水。

    她闭起眼,感受着齿颊中的甘甜味道,和空气中浮动的茶香。

    真是……格外悠闲的姿态啊。

    “我不杀你。回去告诉冯司令,印章……或者人头。”

    啪——

    对方真的滚地上去了。

    他他他……他哪里敢把这话告诉冯司令啊!

    不过早死晚死的区别好嘛!

    殊若放下茶盏,面上露出一抹悲天悯人的佛陀笑。

    对方:娘娘娘诶——!

    “你若与他说,你并不一定会死。可你不说……你觉得,我比你的冯司令……仁慈?”

    吓尿了!

    涕泗横流什么的不要太难看!

    那人抖抖索索的爬出去,生怕晚一秒钟就被眼前这个人掏出枪来毙了!

    老战司令到底养出一个什么妖魔鬼怪啊!

    可怜的老战司令又躺枪。

    殊若摸了摸袖口,轻笑出声。

    “反正,到时候开战了……还是要死的。”

    ……

    黑透了。

    嗯。

    事实证明,殊若的死亡flag不是瞎立的。

    不久之后,冯司令带着之前谈判的人来到战城城门口,以叛徒的名义将他击毙。

    战城的人作何反应?

    没反应。

    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玩的玩。

    哦,顺便离战场远一点。

    他们并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是完全信任战司令。

    过去四年里,有多少人上门挑衅?愣是连战城一块城砖都没敲下来过!

    对战城百姓来说,敢于正面挑战战司令的人……脑子是不是都有问题?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全城人立了死亡flag的冯司令站在萧条的大街上,特别张狂的笑了。

    “这就是战城!原来不过如此!果然传言不可信啊!我竟然被战殊这个黄毛丫头骗了那么久!”

    战城百姓跟看傻逼似的看着他。

    但是在冯司令的眼中,他们这是认命的表现。

    棺材铺的老板都想上前询问他们要多少寿衣多少棺材了!

    冯司令带着军队在城里大摇大摆,一路浩浩荡荡往战府行进。

    啪嗒、啪嗒、啪嗒——

    战靴踩在地面的声响由远及近。

    听声音便知道,这脚步不急不缓,却十分铿锵有力。

    战城百姓:前排围观战司令虐渣!

    高挑的女子闲庭漫步一般,孤身一人,不卑不亢,冷冷淡淡。

    冯司令嗤笑一声,“我说战殊小丫头,你这是唱得哪出空城计啊?和一个戏子待久了,别的没学会,这些虚招倒是不少。”

    殊若英气的面容逐渐清晰,她嘴角勾勒出一抹淡笑,“冯司令,太平日子过腻了。所以来找死?”

    冯司令掂了掂手里的枪,轻蔑的瞪了殊若一眼,“我不欺负你一个女孩子,只要你投降,再把那云出岫乖乖献上来,我可以让你太太平平过完下半辈子。”

    殊若垂眸,轻声一笑,“冯司令真是大度啊。”

    冯司令得意的哼了下。

    殊若抬眼,眸底冷凝,笑意讥讽,“可惜,我不想让你太太平平过完下半辈子。”

    冯司令脸色一变,刚要有所动作……

    是的,就被枪管顶住了脑袋。

    一滴冷汗,顺着男人的鬓角流下来。

    他……根本没有看到这个女人的动作!

    殊若依旧风轻云淡,好似不是握着枪,而是捧着花。

    “冯司令,要命,还是要权。”

    冯司令色厉内荏的瞪着眼,又在殊若全然清澈透明的视线下不由心虚,“就算你杀了我,我还有身后的一票兄弟!他们会为我报仇的!”

    殊若微微颔首,“好,那我就先杀了你,再等他们来报仇。”

    冯司令内心十分恐慌,报仇之类的……那时候他都死了还有什么意义!

    权力越大的人。

    活得越久的人。

    便越舍不得死,越怕死。

    殊若抿了抿唇,眉梢微动,然后扣下扳机。

    “等——”

    砰!

    丝毫不拖泥带水,表情也不见半点变化。

    而冯司令脸上带着极度震惊与不可置信,似乎没想到这人说开枪就开枪!完全不走正常的战争途径!

    ……哪门子的正常途径?

    不知道反派都是死于话多嘛?

    主将还没搞清楚咋回事就嗝屁了,冯司令身后的军队你看我我看你,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殊若半阖着眼,还在冒烟的枪口毫不在意的摩挲着袖口,“你们……知道什么叫,瓮中之鳖么?”

    咱们战司令的表情真的跟“凶神恶煞”半点关系都没有。

    但是后面那群五大三粗脑浆被肌肉取代的糙汉子们愣是想要抱团求安慰!

    殊若睁开眼眸,清冷的面容染上一抹淡淡的讥诮。

    “或者,让本司令来教会你们,何为……关门打狗。”

    话音刚落,街道两边房屋的窗口同一时间打开,一个个黑黝黝的枪口对准外头的人。

    殊若表示,什么空城计?迦蓝阁的人,从来不玩虚的。一旦出手,便让对方永无翻身之日。

    咱们的殊若大神自从解除了“我爱的人爱着我妈”的魔咒之后,整个人都变了。

    嗯,变了,变得忠于自我了。

    殊若的佛性,从来不是悲悯苍生,而是漠视世人。

    月和喜欢她的本性,那她自然也喜欢。

    “降……或者死。”(ww)
(快捷键 ←)上一章:第54章 枪杆子下的爱情 返回《小透明上位手册》目录 下一章:第56章 枪杆子下的爱情(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