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透明上位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 [快穿] 第41章 驯养皇夫的女帝

[快穿] 第41章 驯养皇夫的女帝

文/梦落遗尘
小透明上位手册 | 本章字数:4952 | | 小透明上位手册txt下载 | 小透明上位手册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大将军嘛,就算是公主,也不能免去自己职责。

    该打仗的时候,还是得去打仗的。

    容章顿时觉得世界都美好了起来,整个人都解脱了。

    凤阁才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他。

    于是乎,某天上朝的时候,凤阁手里拎着不知从哪儿偷来的容章写的用兵之道,看着女帝,笑的一脸**。

    殊若依旧不动如山。

    但容章的额角不禁抽了抽。

    他有不好的预感。

    “皇上,臣以为容章容大人才华出众、用兵如神,比臣麾下军师更要厉害三分。此去江北,臣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若是皇上允许容大人随军出征,绝对是事半功倍。”

    凤阁在朝堂上和在私下里真是两副德性,坑蒙拐骗的十分认真。

    殊若看向容章,“容爱卿的意思呢?”

    容章忍住抚额的冲动,朝女帝长长作揖,“回陛下,微臣才疏学浅,从未接触过军事。大将军手中的只不过是微臣随手涂鸦,实在贻笑大方了。若是臣当真随军出征,怕是会耽误了军情。”

    凤阁突然笑了笑,“容大人太谦虚了,随手涂鸦的东西也如此惊采绝艳。容大人要是上了战场,定能大展长才!”

    容章叹息,“大将军,微臣是个文弱书生,在军队里只会是个累赘。大将军切不可因小失大。若是大将军需要臣的笔墨,臣自当竭尽所能交出让大将军满意的兵法来。”

    凤阁脸色一沉,重重冷哼,“既然如此,本将军便不要容大人这个军师了。”

    容章还来不及舒口气,凤阁话锋一转,嘴角一勾。

    “容大人便以家属身份随军出征,更合本将军的意!”

    容章看着她,愣了。

    这个长公主大将军怎么那么霸道不讲理?

    不对,她讲理,但都是她的理,霸道的理。

    殊若端着姿态,也不说话,饶有兴致的看两人斗嘴。

    凤阁看着容章,目光炯炯,神态坚定,“容大人是要以军师身份还是家属身份从军,选一个吧!”

    这……还能这样?

    容章转向女帝,“还请陛下为臣做主。臣实在无法担此重任!”

    殊若捻了捻袖口,微微一笑,“军师,还是家属,选一个吧。”

    容章两眼一瞪,傻了。

    怎么一家子都那么任性妄为!

    打仗那是开玩笑的事情么?

    虽然容章的确有躲凤阁的意思,但他真心觉得自己上战场不合适!

    怎么在这两人口中,去打仗就跟玩小孩子办家家酒一样轻松?

    容章无奈的叹了一口长气,“臣,容章,愿以军师之职随大将军出征。”

    凤阁大笑几声,“早这么说不就好了!”

    殊若点头,“既如此,容爱卿便暂代军师之职。”

    凤阁朝殊若抱拳,“皇上请放心,臣一定会照顾好容大人,保证他全须全尾的回来!”

    容章面上一臊,别过头去。

    还是觉得怪怪的!

    带兵打仗怎可如此儿戏!

    这姐妹俩一点强买强卖的羞愧之情都没有么!

    ……还真没有。

    后来一段日子,凤阁也不去找容章了,因为她很忙。

    容章也很忙,把二十多年所有看过的兵书又翻出来看一遍,有用的打包带上。

    至于殊若……她也挺忙的。

    忙着御驾亲征。

    所以当容章在城门外见到那个一身白衣坐在马上的人时,整个人都懵了。

    殊若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容章。

    “你认为朕让你随军是儿戏?”

    容章下意识想点头,但最后还是摇头,“陛下做事自有你的道理。”

    殊若浅浅一笑,“既然朕点了你出征,便会保证你的安全。江北屯兵之数并不比我国多,但这仗打了几年迟迟分不出胜负。所以朕需要的不是人手,而是脑子。你懂么?”

    容章细细品味她的话。

    明明是帝王信任他,给他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他却以小人之心度之,实在是目光短浅。

    容章郑重行礼,“陛下圣明。”

    这句废话被殊若自动无视了。

    “会骑马么?”

    容章面色一僵,“臣不会。”

    殊若微微蹙眉,招来凤阁,“找个小兵带他。”

    凤阁有些惊讶,她以为殊若会更愿意和容章共坐一骑的。

    不过出门在外,又不是大家一起去郊游,的确该谨慎点。

    凤阁随即将容章带走,寻了匹温顺的马叫他跟在军队后头。

    容章看着前头英姿飒爽的女帝,突然觉得自己的男性自尊……似乎被踩了几脚啊。

    一个大男人连骑马都不会,看起来比女人还窝囊,太说不过去了。

    古代交通不便捷,浩浩荡荡的队伍要行径到江北,大约需要一月左右。

    正好,这段时间可以充分利用,锻炼容章的野外生存能力,还有熟悉军队生活。

    容章再一次对女帝有了新的认识。

    越往北上,天气越冷,容章这种半点内力没有人都要裹上狐裘了。

    可是反观女帝,自始至终都是一身单薄的白衣,似乎气温这种东西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的确没有。

    殊若觉得,再这样下去,就算把带来的所有衣服都裹容章身上,他也得冻死。

    然后,殊若就把容章带身边了。

    她的内力——其他别人看来是内力——可以在自身周围形成一个类似防护罩的能量圈,而且范围之广,看她身边的容章就知道了。

    面色红润喜洋洋啊!

    这更坚定了容章习武的决心。

    哪怕不可能和女帝比肩,起码他也不能躲在女人后头不是!

    其实连女帝她姐,大将军都没想到,自家妹子的武功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简直是坑姐啊!

    她还在盔甲里瑟瑟发抖呢!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妹子就知道心疼自己男人!

    这也是江北久攻不下的原因。

    古时候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江北占尽天时地利,就算什么事都不做,只要适应了那里的环境,基本上就不用担心被他国侵略。

    可是,也正因为环境恶劣,那里生活的民族才会想要扩张版图,来个大迁徙。

    能过好日子,谁愿意窝在那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

    令众人没想到的是,咱堂堂三品大员,女帝的宠臣,容章容大人竟然自请与普通士兵同吃同住,连一天的训练都不落下。

    凤阁对这个未来妹夫越看越满意。

    可是,她妹子的表情始终都没变过,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你倒是给个准信啊!

    殊若哪有功夫去管男人,她这次出来真的是为了打仗。

    凤阁很奇怪,女帝这次御驾亲征,还带着好几车奇怪的东西。

    盐。

    是为了改善军队伙食?

    呵,这个答案她自己都要大笑三声。

    凤阁从小就混在军队里,虽然也是念过书的公主,但普通百姓该有的常识她一概没有。

    至于兵法这种东西,凤阁这人一看就知道,是信奉以攻为守的。

    殊若偏偏是以守为攻的那种人。

    好吧,女帝是老大,听她的。

    沿路的军营是现成的,但没有皇帝的专属帐篷。

    凤阁将主帐让出来,然后开口说要和容章挤一个帐篷。

    殊若的反应……没有反应。

    凤阁是大将军,自然是住单间。

    容章本来是跟士兵睡通铺的。

    但是凤阁表示,她舍不得这个细皮嫩肉的小郎君吃这种苦啊!

    然后容章就被一群士兵打包送上了凤阁大将军的床。

    简直苦逼。

    等殊若来救?

    他是什么身份?

    他有什么立场让殊若救他?

    只要殊若一天不开口,他就只是一个臣子,品级比凤阁低的臣子!

    说实话,随便哪个男人选,凤阁和凤颜之间,当然是选凤颜。

    谁吃得消凤阁这么如狼似虎的女人!

    起码咱女帝是个非常讲道理并且非常守礼的人!

    还特别洁身自爱,后宫里连只苍蝇都没有!

    但是,容章总不见得自己跑过去说,“女帝我要做你男人,我不要做大将军的男人”吧!

    这样一想,更苦逼了。

    其实,凤阁心里也挺苦逼的。

    你说,要是她妹子是喜欢容章的,她和容章共处一室怎么说都不好,以后万一容章成为皇夫,她曾经“染指”皇夫的事就会落人口实。

    可妹子不喜欢他呢?

    真不喜欢?

    真的无动于衷?

    可万一以后又喜欢了呢!

    唉哟,她比床上那男人苦逼的多了好吧!

    什么叫骑虎难下!

    什么叫虎口拔牙!

    妹子你倒是给个反应啊!

    凤阁站在床边,容章也以最快的速度下床,站在另一边。

    两人相对而立,莫名尴尬。

    殊若掀起帐子进来,见他们这样,不由的轻笑,“你们这是做什么?拜天地?”

    两人连忙转身,然后更尴尬了。

    “虽说你们一个是将军,一个是军师,但孤男寡女在一起,说出去名声不好听。若是没有成亲的念头,以后还是多注意点。”

    名声?

    凤阁都妻妾成群了,哪里还有什么名声,她追容章的事整个皇城里谁不知道?

    按理说,容章是男子,他该注意的是女子的名声。

    但是显然,如上所述,凤阁都妻妾成群了,他们在一起危害的是他的名声!

    容章朝殊若行礼,“陛下,微臣先行告退。”

    殊若抬手,“等等,朕有话对你们说。”

    来到案边,殊若摊开一张自己画的地图。

    殊若是万能的啊……什么都会啊……文武全才啊……

    容章外透亮。

    这是榜样啊!活生生的榜样啊!

    “江北之所以是江北,就是因为这条长约六十米宽的大江。我军久攻不下,正是因为渡江苦难。当然,对方也是一样的。这条江只有在夏季最热的时刻会融化,其他时候都是结冰状态。无论是哪种情况,对我军都是不利的。”

    凤阁点头,她之前吃过不知道多少亏。

    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她都想过办法渡江。

    但是……损失惨重啊!

    “我们可以换个方式想问题。既然没法渡过去,那就等对方渡过来。”

    “咦?”凤阁惊讶的看着她。

    之前说过了,凤阁是以攻为守的典型,她从来没想过“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问题。

    “其实,并不是我们要打。而是他们要出来,我们不得不打。既然如此,不如请君入瓮,再来个瓮中捉鳖。”

    那种环境,能种植的农作物极少,万里冰封,意味着能使用的资源也不多。

    除非他们甘心一直如原始人一般生活,不然,一定会破釜沉舟,放手一搏。

    “可是,他们在这里居住了几百年,对江面情况了如指掌。虽不说来去自如,可总比我们的办法多。如果他们沿江撤军,我们又该怎么办?”容章一句话就问到点子上了。

    殊若抚过袖口,疏疏懒懒的笑了,“那就……把江毁了。”

    凤阁和容章都震惊的看着她。

    六十米宽的大江啊!

    冰层厚度少说也有十厘米吧?

    怎么毁?

    容章心神一动,“盐?”

    殊若看向他,微笑着点头,“不错。盐能融化冰,而且神不知鬼不觉。只要他们敢来,便叫他们有来无回。”

    说这话的时候,殊若面色平淡,语气轻柔,看起来特别赏心悦目。

    但只要一结合她方才若无其事说出来的话。

    便叫人忍不住背脊发凉。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大约就是如此吧。(ww)
(快捷键 ←)上一章:第40章 驯养皇夫的女帝 返回《小透明上位手册》目录 下一章:第42章 驯养皇夫的女帝(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