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透明上位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 [快穿] 第34章 鱼目与珠孰真赝

[快穿] 第34章 鱼目与珠孰真赝

文/梦落遗尘
小透明上位手册 | 本章字数:4764 | | 小透明上位手册txt下载 | 小透明上位手册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盟约到手了,明暖雪也到手了。

    苍凌果断卷铺盖回老家。

    殷国国君紧紧皱着眉头,握着明暖雪的手死活不肯放。

    亲手把自己老婆交给别人,这叫什么事!

    苍凌在一旁笑得阴森,“时候不早了,该动身了。”

    殊若望了望日头正浓的艳阳天,不着痕迹的笑了笑。

    殷国国君冷冷看了苍凌一眼,“希望国君谨守身为一国之主的礼教!”

    苍凌不屑的冷哼,“寡人做事还轮不到旁人来置喙。”

    殷国国君恨不得直接上去咬上几口!连皮带肉!

    殊若眼眸一瞥,脸上尽是意味深长。

    殷国国君身形一动,只听“叮咚”脆响。

    苍凌懒懒斜眼,蓦然脸色一正,死盯着对方腰间。

    两块玉佩。

    一块是殷国国君信物,另一块……

    便是刻有“暖”字的明暖雪的信物。

    苍凌的玉佩并非挂在腰间,而是在亵衣内缝了一个口袋,贴着心脏保管。

    除了贴身伺候他的宫人和殊若,谁都不知道苍凌有这么一个视如生命的宝贝。

    可是此刻,他宝贝的另一半,竟然挂在另一个男人的腰上。

    简直……让他痛恶的想要将这个男人腰斩!

    殊若以袖掩唇,掩去嘲讽笑意,“我们该启程了。”

    明暖雪微微叹息,挣开夫君的手,柔柔拍了拍,“等我回来。”

    殷国国君满脸不甘,眼中透出忧虑与焦躁,“你一定要小心。”

    明暖雪点点头,示意他别再说了,万一惹恼了苍凌就坏事了。

    殷国国君无奈,闭紧嘴巴将头一偏。

    殊若始终冷眼看着。

    她跟月和都是冷淡的性子,从未有过什么缠绵悱恻的生离死别。

    死别本来就不可能。

    至于生离……

    她出生就决定了往后的日子要随母上大人一起游离于各个世界。

    哪怕离开几年几十年,似乎也没人在意什么。

    热恋?

    这词,还真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在月和身上呢。

    嗯,殊若恐怕也是一样的。

    她不能像晓栩那样,一见自家男人便撒欢的往上扑,当着所有人的面用尽全力去亲吻。

    亲吻?

    殊若晃神。

    月和他……

    眉心一凝,殊若的表情变得微妙。

    月和似乎……没有正常人该有的欲求?

    月和为人太过寡淡。

    不喜和人接触,不喜多言。

    他们在一起那么多年,月和只有在她小时候牵过她的手,长大一些之后,他夸奖她时会摸她的头。

    如今,最多也只有……亲吻额头吧。

    月和莫不是真把她当女儿养着?

    但是,殊若无论如何也不能想象,她与月和会如同晓栩和渊若那样……一言不合就滚床上去了!

    殊若揉了揉额头。

    人果然容易被带坏。

    那厢,苍凌看着两人柔情蜜意的样子,身上都快喷火了!

    但是他不敢。

    是的,不敢。

    不敢上前去拉明暖雪。

    那是他的神明,除非她愿意,他根本不敢亵渎。

    心里却想着,原来高高在上的神一旦陷入爱情,便是这番温柔小意。

    心向往之。

    只不过,越发浓重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回到明国,苍凌迫不及待的把明暖雪带到她过去的住处。

    说来可笑,苍凌一个国君,每天都会来这里亲自打扫一番,顺便睹物思人。

    他没有躺过那张床。

    他不允许自己对那个人有如此龌龊的心思。

    再说明暖雪。

    她面对苍凌如此真诚的情感,根本不知如何反应。

    他的姿态放的太低,几乎要低到尘埃里,叫她如何能狠心去伤害。

    世间,恐怕只有她妹妹那个冰雪化作的人儿能如此无情了吧?

    苍凌见明暖雪什么都不说,便知她并非无动于衷。

    然后趁热打铁,将人带到他做质子时的住所。

    这么一看,明暖雪便惊了。

    十岁孩童懂的不多,明暖雪也从未真的去在意过这个质子。

    她对苍凌的记忆模糊,只记得自己见他似乎总是受冷挨饿,顺路时会带上些衣物吃食看他。

    其实说白了,就跟施舍乞丐差不多。

    就是看他可怜罢了。

    其他的,她根本想都没想过。

    她不会去想苍凌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是以什么身份在这里,他在这里又是什么待遇。

    只是同情心泛了,顺手给他点她根本不缺的东西。

    所以此刻,明暖雪更是不明白,苍凌怎会对她……如此痴情?

    苍凌过去十分痛恨明国,痛恨自己住着的小小偏殿。

    但是后来,有了那个人,他开始感恩。

    正是因为他被送到明国,正是因为他曾经在这里受到的伤害,才让他遇到了那个人。

    这是一座几乎被荒废的宫殿,面积很小,还有好几处久年失修几乎要塌陷了。

    他的饮食起居完全靠自己。

    本来是有下人,但是下人反倒将他当作下人使唤,不听话便是又打又骂。

    吃饭?

    还真是像乞丐一样,去求着他们给的。

    苍凌有多恨,便对那个人有多爱。

    这已不是一个爱字能形容的感情了。

    当人完全陷入绝望里,朝不保夕,随时都会因为各种理由死去。

    他本对自己、对这个世界都失去了信心。

    是那个人告诉他,如果不想再失去,就牢牢去抓紧。

    然后,他便活了。

    活到现在这个地步。

    但是面对曾经的女孩,如今的女子,他一直都保持着当年那种,小乞丐仰望天神的态度。

    那便是刻在他骨子里的信仰。

    除了那个人,旁人都是蝼蚁、都是尘埃,入不了眼,更入不了心。

    明暖雪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国君陛下,以你的身份和条件,何苦为了我一个有夫之妇付出那么多。我是不会接受你的。”

    苍凌微笑,“我知道,如今的我对你来说只是个陌生人,还是个侵占了你国家的陌生人。不过没有关系,我们有很多时间了解彼此。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明暖雪凝眉,“如你所说,你攻占了我的国家,还逼我夫君签了盟约。我们之间……”

    苍凌伸手打断她,“你若不开心,明国可以还你,苍国也可以给你。只是殷国……我请求你,暂时忘了你的那个夫君,可以么?”

    明暖雪垂下头,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说实话,连她相濡以沫那么多年的夫君都未曾如此待过她。

    说不感动是绝不可能的。

    但是感动并不代表会爱上他!

    可是偏偏,殊若叫她不要拒绝。

    她也知道,拒绝的狠了,恐怕这个痴恋成狂的男人会直接杀到殷国一刀砍了她夫君。

    左右为难。

    真是要命。

    苍凌见她难受,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恨不逢君待嫁时。

    苍凌多恨自己来晚了,晚了那么久。

    他又何曾知道,在若干日子之后,他会多庆幸自己来晚了,晚了那么久。

    晚间,书房。

    到底是一国之君,儿女情长之外还得处理国事。

    真全权交给殊若,他如何能放心?

    当他到书房时,殊若几乎已将这些日子的政务全都处理完毕了。

    苍凌不禁露出讥诮的表情,“你这位谋士可真是尽心尽力。”

    殊若连一眼都未给他,“国君谬赞了。”

    苍凌走到桌案前,随手翻了翻简书,“暖雪只留在明国三个月?”

    殊若手下未停,“三个月,若国君还不能捕获芳心,我便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选错人了。”

    苍凌冷笑,“明暖雪不会再回殷国,除非殷国不复存在!”

    殊若一顿,抬头看他,“你心中已有了主意?”

    苍凌瞅着殊若那张几乎和明暖雪一模一样的脸,笑容意味深长。

    “聪明如你,可能猜到寡人之想?”

    殊若的视线在苍凌脸上打了一个转,蓦然勾起嘴角。

    “你想将我送到殷国去混淆视听?然后再将殷国慢慢蚕食鲸吞?”

    苍凌点头含笑,“不错,不愧是小公主。”

    殊若双眸染上嘲讽。

    她的名字,恐怕已被这个男人丢到世界另一端去了。

    苍凌微微眯眼,身上杀气尽显,“寡人已错过许多年!如何再能继续错下去!殷国那厮竟敢染指如此圣洁之人!岂非该死!”

    殊若垂眸,冷然一笑。

    其实她也不明白,苍凌对她的信仰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当然,殊若生来便是无上尊贵之人,想要什么从来没有得不到。

    除了月和。

    但是哪怕如此,殊若也没有过失望、甚至绝望的情感。

    她没有。

    所以纵然她能明白,也不过是纸上谈兵,看别人看来的。

    可是,她更奇怪。

    晓栩一样从未感受过失望与绝望,她如何能将人心一步步算计到……使人彻底崩溃?

    性格使然罢了。

    月和与殊若,简直就像先天情感缺失。

    无爱无恨,无喜无悲。

    目空一切,万般皆虚妄。

    想不通便不想。

    殊若轻轻叹了叹,拿起另一卷简书翻看,“国君的命令,我自当遵从。不过,届时便麻烦国君自行处理国事。……恐怕要误了与姐姐亲近时候。”

    苍凌脸色微变。

    如今殊若处理国事,苍凌才有时间一整天黏在明暖雪身边。

    到时候把殊若送到殷国,他如果还只顾着讨好明暖雪,恐怕什么时候殷国反水将他灭了都不知道!

    真糟心。

    殊若扫他一眼,轻声一笑。

    苍凌保证,他在这个女人眼中看到了嘲讽!赤果果的嘲讽!

    不过那又怎么样,只要能将明暖雪留在身边,他自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决不妥协!

    殊若眼眸一转,“姐姐与姐夫成婚四年尚无子嗣。”

    嗯?

    苍凌心中一颤。

    这句话怎么不叫人多想。

    无子嗣的原因有太多了。

    比如男人不能生,又比如女人不能生。

    再比如……男人不行?

    苍凌暗戳戳的邪恶了。

    殊若浅浅一笑,疏疏懒懒的靠在椅背上。

    “姐姐身子弱,受孕会有风险。若是国君能治好她这个顽疾……”

    语焉不详。

    但苍凌立刻福至心灵!

    他并不在意骨肉亲情,那玩意他前半生没有,后半生也觉得没必要有。

    但是,若明暖雪想要一个孩子的话。

    他便给她。

    明暖雪的孩子,只能是他给的!

    嗯,再添一条作死罪状。

    殊若端起桌上茶盏,拂了拂杯盖,轻轻抿上一口。

    眉眼舒展,嘴含笑意。

    似梨花点缀,遥远古刹,静谧佛音。

    可惜,某人正沉浸在错误的幻想里,看不到此等举世无双的美景。(ww)
(快捷键 ←)上一章:第33章 鱼目与珠孰真赝 返回《小透明上位手册》目录 下一章:第35章 鱼目与珠孰真赝(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