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透明上位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 [快穿] 第32章 鱼目与珠孰真赝

[快穿] 第32章 鱼目与珠孰真赝

文/梦落遗尘
小透明上位手册 | 本章字数:4668 | | 小透明上位手册txt下载 | 小透明上位手册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殷国,议事殿。

    奇怪的是,明明打下殷国了,可站在这里的只有殊若和苍凌两个人。

    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先开口。

    殊若是以不变应万变的人。

    而苍凌……他很乱。

    纵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开口。

    殊若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异常有耐心。

    苍凌见殊若一副老僧入定不动如山的模样,心里不知怎的憋屈的很。

    “你……你姐姐她……”

    殊若微笑,“国君想问什么?”

    苍凌沉了沉面色,“你知道寡人想问什么。”

    殊若捻了捻袖口,又笑了,“你想问,姐姐方才模样是怎么回事?”

    苍凌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其实,这是一种病症。姐姐在受到巨大刺激的时候,身体里就像有第二个人一般,并且出来保护她。”

    殊若说起谎来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理所当然的很。

    她难道还能实话实说,说明暖雪被鬼上身了?

    你说,在古代,是鬼上身问题严重,还是人格分裂问题严重?

    啊,对,都挺严重的。

    苍凌眉头一蹙。

    他的关注点明显不在是不是鬼上身。

    而是,巨大刺激?

    违和感。

    明暖雪是这么受不得刺激的人?

    他不过是兵临城下,还没杀一个人呢,就受到了“巨大刺激”?

    殊若嘴角微扬,似乎感到有些好笑,“姐姐并不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大约,如果她心态平和,一辈子都不会再出现方才那种情况。”

    苍凌眉头蹙的更紧了。

    她这话什么意思?

    说给他听的?

    叫他不要做“过激的事”来刺激明暖雪?

    殊若垂下眼,嘴角依旧忍不住上扬,“姐姐自小便背负太多人的期盼,给自己太多的压力。唯一自己做主的,怕就是嫁给姐夫了。”

    苍凌越听越觉得不是个味儿,她这是明里暗里叫他不要做拆散她们的事?

    他如果拆散了……

    嘶,饶是征战沙场多年的苍凌,一想起刚才那人都忍不住战栗。

    被活生生吓喷血了啊……特么一生黑历史!

    殊若一根手指轻轻压了压嘴角,恢复到平静无波的面容。

    “国君在犹豫什么呢?我说过了,你想要明暖雪,我便会替你夺来。如今这般,你可是要告诉我,明暖雪……你不要了?”

    苍凌瞪视她。

    怎么可能!

    想了那么多年的人,怎会因为这个“小小意外”就放弃?

    “既然如此,姐姐和姐夫那里便由我去游说。我想,国君不会想看到他们鹣鲽情深的模样。而对于你这个灭了明国之后又想灭殷国的苍国国君,想必姐姐也不会愿意在这个时候见你。”

    殊若说的句句在理。

    可是,苍凌这么一琢磨,总觉得哪里不对。

    就好像,自己一步一步踏入了一个沼泽,面上,这个沼泽如同郁郁葱葱的平原,躺在上头能令人感到万分舒适。

    谁又知道,下一刻,便是万劫不复呢?

    殊若的攻略对象越来越敏锐了。

    可不是?

    苍凌怎么说都在刀口舔血那么多年,纵然思想跟不上,但野兽的直觉却骗不了人。

    但如今,除了信她,他别无他法。

    不然,明暖雪定是要恨他的。

    “寡人很好奇,你不让寡人杀了殷国国君,又如何能让寡人得到明暖雪?你不会当真想让寡人与人分享吧?”

    分享?

    殊若嘴边划开一抹冰冷的弧度,“就算你愿意,也要看看别人愿不愿意。”

    苍凌神色微变,怒气上涌,“放肆!寡人念你为寡人出谋划策,又是明暖雪妹妹的份上,待你如宾客。你莫要不识好歹,回去做你的阶下囚!”

    “这样便生气了?那日后,你见了姐姐和姐夫,果真能按耐住脾性,软化姐姐的芳心?”

    殊若不咸不淡的话语,足够将一盆冰水临头降下,叫苍凌立刻冷静下来。

    “姐姐心软,我与她好生说道。往后她见了你,也不至于像对待仇人一般。”

    殊若衣袖轻动,转身朝外走去。

    苍凌却蓦然沉默下来。

    他又感到了哪里不对劲。

    心软?

    心软?

    谁?

    明暖雪?

    苍凌记忆中最深刻的一幕,便是在他十五岁那年。

    那时夜色很深,院子很冷。

    他只不过是一个送死的质子,没有人会关心他如何。

    那一天,明国似乎有个重要的晚宴,所有的宫人都很忙碌。

    忙到,没有人记得在后宫一角,还有一个正在挨饿的男孩子。

    十五岁,正是男生生长发育的年纪。

    饿的快,吃的多。

    可是,他一天连三顿饭都不一定能保证。

    他想去厨房讨点吃食,却被人打了出来。

    其实他知道,晚宴,厨房里的宫人才是最忙碌的。

    只不过,难道,连一个隔夜的馒头,都给不了他么?

    后来的记忆,便是他蹲在自己的房门口。

    他在等谁呢。

    是的,他在等谁。

    等了多久?

    应该时间不长。

    但是他太饿了,才会觉得度日如年。

    然后,他的救世主,他的神,出现了。

    冷淡的没有表情的脸庞,优雅高贵的步伐,不紧不慢的走到他面前。

    他怀里多了一个食盒。

    女孩眸色平淡,在月色下负手而立。

    “你甘心么?甘心一直屈服于人下,连生死都由不得自己。”

    他当时怎么说?

    他什么都没有说。

    他只是低着头,一口一口将精致的饭菜送进嘴里。

    明明如此美味的佳肴,却如同嚼蜡。

    因为他自卑。

    他不敢抬头。

    他怕看到女孩不屑的神情。

    谁都可以,独独她……他不愿她厌弃他。

    肮脏的自己,弱小的自己,无能的自己。

    十五岁的少年,尽量将自己缩成一团,隐在阴影下。

    “若凡事都由不得己,活着又有什么意义?你如果要活着,便该自由的活着。想得到的,就用自己的双手去拿。人若挡你,便杀人。佛若阻你,便杀佛。你本就一无所有了,不是么?那不如,放手一搏,将所有的……权利、地位、财富,统统抓在手里。想要从此无人敢欺,便只有登上那个宝座,将所有人的命运都掌握在手里。变强吧,然后,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将曾经嘲笑过你、伤害过你、抛弃过你的人,都踩在脚底下。”

    这便是苍凌一生的执念。

    你希望我变强,我就变强。

    你想要我站在世界的顶端,我便将整个世界都夺过来捧到你面前。

    因为只有那样,他才有资格,站在这个女孩身边。

    然后,她会不会因此,对他绽开独一无二的笑颜呢?

    殊若撇下苍凌,一路畅通无阻走到书房。

    果然,明暖雪和她夫君都是一脸忧心忡忡。

    见了殊若,明暖雪双眼一瞪。

    “妹妹,你忘了自己的国家自己的身份么!竟帮着外人来欺负自己姐姐!”

    殊若淡淡扫过她,“若我不记得自己是明暧雪,此刻殷国便是血流成海尸横遍野了。”

    明暖雪一怔,“你先前与我说,你有办法对付苍凌,如今又是何意?”

    殊若勾了勾嘴角,“若是硬碰硬,双方都讨不了好。你们与苍凌两败俱伤之际,又怎知别的国家不会投鼠忌器。所以,唯今之计,不用硬的,便用软的。”

    明暖雪脑子一转便有了计较,“你的意思是,我们假意投诚?”

    殊若点头,“姐姐怕是不知道,苍凌之所以对明国和殷国如此执着,是因为……他喜欢姐姐。”

    明暖雪十足十的惊讶,“喜欢我?我……何时见过他?”

    殊若意味深长的笑了,“十年前,他曾在明国做了两年质子。姐姐心好,给了他几顿饭吃。此后,他的心里便将姐姐捧成了仙女下凡。其实只要姐姐几句话,他命都可以给你。争权夺势,恐怕也是为了拥有姐姐,想将最好的献给你。”

    明暖雪神色莫名,颇是感到荒唐,“只不过给了他几顿饭吃……更何况我连他什么模样都记不得。倒是你……”

    殊若拢了拢衣袖,打断她的话,“姐姐无需理会这些事。只要待他好一些,他便什么都答应你了。不过,在这里要先对姐夫说声抱歉。为了国家,为了我们的将来,恐怕……只能委屈两位了。”

    殷国国君面色微微不虞,将妻子紧紧搂着,“你莫不是要暖雪牺牲自己?”

    殊若轻笑,“姐夫忘了,我说的是,苍凌将姐姐看待成仙女。他不敢的,只要姐姐说个不字,他什么都不敢的。姐姐只要将他当成一个普通朋友,他便高兴了。不需要姐姐做任何事,更不需要姐姐假意爱慕他。记住我说的,苍凌绝对不会做任何让姐姐不开心的事情。只要姐姐懂的,如何把握住这个度。”

    明暖雪表情更疑惑了,“他当真如此痴情?可为何又用这种手段夺取明国与殷国?”

    殊若抿了抿唇,缓缓抚过长袖,“是啊,为什么呢?”

    因为当年,有个小女孩跟他说,想要的,就自己夺过来。

    只有将权利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能拿捏住别人的命运。

    明暖雪看着自家妹妹,却是沉默不再多言。

    旁人以为,明国长公主才是继承大统之人。

    可惜因为情爱,甘心远嫁他国相夫教子。

    只有她和死去的父皇知道。

    并非是这样的。

    明暖雪虽然才智过人,但说到底,不过是个大家闺秀。

    非将相之才,更非帝王之才。

    明国,本就是要给这个妹妹的。

    所有人都以为,妹妹是她的影子。

    其实正好相反。

    她是妹妹的盾牌。

    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妹妹年幼时便展现出了经天纬地之能。

    父皇与她为了保护妹妹,便尽量在人前减少她的存在感。

    所以当初,听到明国灭国时,明暖雪是根本不担心的。

    只要她妹妹活着,便没有不可能。

    如今妹妹与她这般说,便肯定是有了自己的考量。

    若是连这个妹妹都不能信,在这世上,还能信谁呢?

    “我训练了一支弩炮军,我会要求他们留下来。苍凌不会知道,这支军队已经完全为我所用。别看他们只有两万人马,在敌人不近身且弹药充足的情况下,他们可以说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殷国与苍凌结成盟友,苍凌必会要求接姐姐回明国住上一段时日。到时,姐姐可推脱一番,再由我来劝姐姐。”

    明暖雪点头,“都依你所言。”

    殷国国君明显不赞同,明暖雪立马去捂他的嘴。

    他乖乖听话呢,殷国便会好好的。

    他若一个不小心惹怒了眼前这人,殷国一准马上灭国!

    当然,明暖雪不会傻到当着殊若的面说出来。

    咱们晚上关起门来,再好好和这个夫君解释清楚。(ww)
(快捷键 ←)上一章:第31章 鱼目与珠孰真赝 返回《小透明上位手册》目录 下一章:第33章 鱼目与珠孰真赝(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