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透明上位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 [快穿] 第9章 青梅竹马还有谁

[快穿] 第9章 青梅竹马还有谁

文/梦落遗尘
小透明上位手册 | 本章字数:5395 | | 小透明上位手册txt下载 | 小透明上位手册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下了龙辇,晏之珩以雷霆万钧又势如破竹之姿将柳玲珑抱回了自己的宫殿。

    然后与先前截然相反之态,小心翼翼无比轻柔的把少女放在床上。

    一转身,又是横眉冷对眉眼寒冰。

    “把太医院所有太医都给朕传来!”

    变脸技能√

    殊若飘在半空,若有所思的盯着晏之珩的脸看。

    【少女你是看上这只攻略对象了么?】

    殊若眉梢一动,“我只是觉着奇怪,人类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不同面。”

    殊若不会,因为月和不会。

    而且,渊若不会,晓栩也不会。

    晓栩可能会为了攻略做出不同样貌来。

    可是从小被月和带大的殊若,却绝不可能为了任何人任何事让自己脸上有别样的神情。

    只是不在意罢了。

    转念一想。

    月和……会为了她如此惊慌失措么?

    那张向来静若寒潭的脸上,会出现其他表情么?

    就像……他曾经看着母上大人时的神情。

    若有似无的笑声伴着叹息溢出。

    她何尝不是魔怔了。

    总是想着,那人对她的情意,到底是真还是假,是移情还是……替身。

    【少女,柳玲珑快死了。】

    系统的提示音把殊若拉回现实,看着柳玲珑惨白如纸的脸色,抿了抿唇。

    “到底不过一双少年。将柳玲珑的体质调整一下。”

    【是,少女。】

    光屏出现,柳玲珑的身体数据开始变化。

    随着御医们的治疗,原本的【濒死debuff】变为【衰弱debuff】&【昏迷debuff】。

    总之,是不会死了。

    又瞅了一会,殊若才回到柳玲珑身上,感受肩膀若有似无的疼痛。

    “玲珑……”晏之珩握着殊若的手,不安的将脸贴上去。

    殊若权当没听见,安安稳稳的睡了过去。

    到了明天,晏之珩就会知道,最该让他头疼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日升月落。

    殊若一睁开眼,就瞅见了晏之珩那张放大的脸。

    幸而龙床很大,晏之珩连殊若的衣边都没有沾到。

    否则……

    ╮(╯_╰)╭

    殊若动了动手指。

    被晏之珩握了一夜的手感到十分僵硬。

    他握得太紧了。

    殊若一动,晏之珩也随之被惊醒,迷茫的张望了片刻,然后瞪大的眼眸钉在殊若的脸上。

    “皇上,我手酸。”

    晏之珩连忙松开手,掀开帐幔就飞奔出去,连鞋袜都忘了穿。

    不消多时,大批宫女内侍簇拥着御医鱼贯而入。

    殊若眼皮一抬。

    看来在晏之珩心里,柳玲珑的位置已然重要到这个地步。

    不,不是柳玲珑。

    是殊若。

    御医的意思,柳玲珑的身体虽然虚弱,但是伤口愈合的速度却很快,静养几日伤口便能恢复如初,不留一丝疤痕。

    晏之珩放心了,笑容不自觉爬上嘴角。

    然而下一刻,他整个人都僵硬了。

    回过头去,只见殊若疏疏懒懒的斜倚在龙榻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皇上,臣妾刺杀玉妃之事,皇上怎么看?”

    轻轻撩了撩发,殊若又是一笑。

    “皇上准备何时将臣妾打入大牢,治这欺君罔上大逆不道之罪?”

    她不说,皇帝真要忘了这事。

    而皇帝不说,底下人自然以为他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是他的女人,他有意将此事大而化之,其他人自然也就跟着“忘了”。

    为什么要说呢?

    为什么要把这件事这么明明白白的摊开来给他看呢?

    为什么呢?

    难道说,她真的希望,柳玲珑和柳璟瑶两人中只存活一人么?

    “柔妃一时失手……”

    殊若低笑,“晏之珩,你真是个懦夫。我说,我要柳璟瑶死。你当如何?”

    要问晏之珩如何打算的?

    没错,手心手背都是肉。

    一个是私定终身的青梅竹马。

    另一个是才明了心意的心上人。

    怎么办?

    娥皇女英怎么办,他就打算怎么办。

    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若是真的柳玲珑必然会感恩戴德的答应了。

    可是,别说殊若绝不接受,就说这柳璟瑶……又岂是一般任人宰割的深闺小姐?

    殊若眼眸一转,淡淡望着晏之珩,“皇上,若我只是一时失手,那么,玉妃的行为……又算什么呢?”

    这件事一旦闹大,晏之珩将面临一个不愿面对的选择。

    到底是柳玲珑想杀柳璟瑶,还是柳璟瑶想杀柳玲珑。

    硬说殊若是一时失手的话,那么柳璟瑶也是一时失手才把人弄得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

    若要圆了柳璟瑶伤人之事,只得说是殊若欲置之于死地,她才不得不反击。

    只有一人能脱罪。

    晏之珩……该选择谁呢?

    他把这事揭过去,也要看殊若答不答应。

    况且,这么大的事,是他说揭过去就能揭过去的么?

    天下人当真能默认他徇私的做法,也会怀疑其帝王的威信。

    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更何况人命都要闹出来了。

    哦,对了,这两条命,可都是大将军的心头宝。

    晏之珩深吸一口气,“柳玲珑,那是你姐姐!你何苦如此咄咄逼人!真要拼个你死我活么!”

    殊若不动如山,面色坦然的不得了,“是,那是我姐姐,更是陛下朝思暮想的青梅竹马心上人。那么,也不用多说什么。臣妾明白陛下的意思了。”

    说罢,径自掀了被子下了床。

    “你这是做什么!你这可是在逼朕!柳玲珑!柔妃!”

    殊若完全不理会那只乱吠的小皇帝,取了自己的衣物,像个没事人似的穿戴妥帖,然后就走了。

    走了。

    真走了。

    皇帝要面子,纵然心里急得要死也不可能在两人吵架的当口低三下四去哄她。

    可是没想到。

    真真是没想到。

    殊若这一走,不是走回自家宫殿,而是直接走去刑部了!

    艾玛这么一大尊大佛谁敢接!

    不多时,举国皆知,咱们虚弱的病美人柔妃娘娘竟然自己取了牢房钥匙把自个儿给关进刑部大牢了!

    有魄力!

    佩服佩服!

    这会除了殊若,朝堂上下后宫里外都焦头烂额了。

    刑部的老老小小每天都兢兢业业颤颤巍巍的想方设法把这位大佛给请出来。

    当然,无果。

    那只得曲线救国,一边在皇帝面前额头赔罪,一边好吃好喝好用的都送去牢里。

    开什么玩笑!

    谁不知道这位柔妃娘娘那矜贵的身子,就是好好躺着也没准就憋过气去!

    这个倒是有点夸张了。

    旁人不知道殊若的身体情况,但是顽疾缠身又加上箭伤,如今又在阴冷潮湿的牢里,自然必须得当做瓷娃娃一样对待!

    更何况,貌似,好像,据说……她现在可是皇帝心尖上的人!

    别说一不小心去了,哪怕有点小伤小痛,他们恐怕都得跟着陪葬!

    那个“一不小心去了”的柔妃娘娘,这会过的可谓是滋润的不能再滋润。

    不用在小皇帝面前演戏,那么身子弱什么的就全是浮云。

    她不是人,吃穿用度也无所谓。

    每天就是喝喝茶,自己跟自己对弈,兴致来了抚抚琴。

    但是看在别人眼里可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柔妃不肯吃饭啊!

    每次大鱼大肉十几二十道菜端进去,端出来的时候连片菜叶子都没移动过!

    一群御医如今全都在这刑部住下了,每天送饭也跟着一起去探监,深怕这位娘娘喝水呛死吃饭噎死不吃饿死。

    而且……娘娘啊!空腹喝茶是要出事滴!

    一连三天过去,咱们柔妃除了瘦了点,脸色白了点,看起来好像……玩的挺开心?

    嗯,是的,你们没有看错。

    古人也许不清楚人不吃饭能到达的极限,殊若却不得不把戏做足。

    后来的某天,大鱼大肉被缩减成清粥小菜,殊若吃了。

    吃的少也是吃!只吃菜也是吃!

    把看守一帮大老爷们感动的涕泗横流呼天抢地!

    终于不用担心给咱柔妃陪葬了!

    这厢刑部完全是世界和谐的节奏,可宫里又是另一番景象。

    全天下最急的一个就是小皇帝了。

    心疼自家媳妇,又拉不下脸来道歉。

    再者说,这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他不可能说“这是个误会”就直接把人送牢里带出来。

    岂不是给天下人看笑话!

    →_→不,小皇帝,你本身就是个笑话。

    期间,柳璟瑶和晏之珣去刑部探过几次监,殊若全部挡回去了。

    谁来都不见!

    除非这案子拍板!

    实在憋不住的晏之珩也想去探监,毫无例外被一口回绝。

    然后,晏之珩再一次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柳玲珑不是想弄死柳璟瑶,而是想弄死自己!

    她是真的想死!

    让我们在梳理一遍整件事的脉络。

    首先,柳玲珑试图暗杀柳璟瑶。

    疑点:被养了十几年的汤药罐子真的能一箭射杀从小刀里来箭里去的未来女将军?

    结论:以柳玲珑的智慧,真的想杀人也绝不会自己动手。既杀不死,又给自己招了一个谋害宫妃的罪名。这是傻子才会做的事吧?

    其次,柳璟瑶一箭射中柳玲珑,虽然是肩膀,但一不小心也可致命。

    疑点:背后放冷箭的人,放完冷箭会傻乎乎的待在原地等对方反击?

    结论:柳玲珑根本没想过隐瞒放冷箭的事实,甚至没想过要避开柳璟瑶这一箭。

    再次,柳玲珑醒来第一件事便是叫皇帝给了说法,将此事拍案定论。

    疑点:柳玲珑此人何等聪慧,哪怕从来不畏皇权,也不会胡搅蛮缠至此。

    结论:她根本就是在激怒皇帝,希望皇帝亲手把她给送进天牢。

    最后:向来雷厉风行的柔妃娘娘自个儿走进大牢了。

    疑点:当着天下人的面逼迫皇帝下决定,她不可能不知道结局会是什么。

    结论:柳玲珑压根没打算活着从大牢里出来!

    综上,再把思路捋一捋。

    假意暗杀柳璟瑶,换来柳璟瑶一箭。

    逼迫皇帝在两人之间选择,因为她知道皇帝会选择谁。

    皇帝如果左右为难,她便替皇帝做选择。

    纵然是夫妻,也是君臣,柳玲珑以下犯上,谋害宫妃又冲撞皇帝,此事可大可小。

    小则后院起火,小惩大诫,以振夫纲。

    大则……为妃不贤,欺君罔上,罪当处死。

    偏偏,柳玲珑把皇帝想要掖着藏着的事情一下子捅到刑部,让人睁只眼闭只眼都不行。

    身子弱,箭伤,牢狱之灾,欺君之名。

    条条致死。

    这根本不是置气不置气的事,也不是争宠不争宠的事!

    是柳玲珑心灰意冷早生去意一心求死!

    这样一想,哪里还容得小皇帝端架子,再晚一步……

    没准明个儿就传出柔妃在牢中畏罪自杀的消息了!

    晏之珩从来没有这般焦虑过。

    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中,可以让他悠着点来。

    喜欢谁不喜欢谁,既然分辨不清便全都留在身边。

    他知道自己对不起柳璟瑶也对不起柳玲珑。

    但是,是的,他是皇帝,骨子里还是有那么点……大男子主义?

    同时喜欢两个人……不行么?

    此刻,那个冷漠的少女用最残忍的方式告诉他。

    不行。

    若不爱,便离别。

    只不过,这离别……不是生离,而是死别。

    她在说,她不畏惧死亡,她愿意主动迎接死亡。

    永远离开他。

    甚至,她根本不需要他爱她,不需要他记着她。

    她只是想离开。

    去到一个再也见不到他的地方。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那么。

    就离开这个世界吧。

    柳!玲!珑!

    你!真!狠!

    晏之珩丢下一种侍候的宫人,舍弃龙辇,随手牵了一匹马直奔大牢。

    胸口好痛。

    痛的好想把里头的那块肉给挖出来。

    每一分、每一秒,那块肉上似乎都被刀子刻下一道痕迹。

    最后拼凑出柳玲珑三个字。

    刻骨铭心。

    不外如是。(ww)
(快捷键 ←)上一章:第8章 青梅竹马还有谁 返回《小透明上位手册》目录 下一章:第10章 青梅竹马还有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