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透明上位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 [快穿] 第2章 青梅竹马还有谁

[快穿] 第2章 青梅竹马还有谁

文/梦落遗尘
小透明上位手册 | 本章字数:6299 | | 小透明上位手册txt下载 | 小透明上位手册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待第二天,柳璟瑶醒来,发现身旁没有自家妹妹,再左右看看,只见一道白色丽影端坐在外间的小榻上,正认认真真的烹茶。

    烹茶?

    柳璟瑶很奇怪,她从来不知道妹妹有这个嗜好,或者说……才艺?

    宫人侍候柳璟瑶梳洗完毕,她便在殊若身旁坐下。

    可巧,殊若烹好一杯新茶递过去。

    柳璟瑶接过,拂开杯盖,一阵暗香浮动。

    柳璟瑶是大家闺秀,虽然不敢说懂茶,但也知晓一二。

    眼前这个女孩的一举一动如行云流水,畅快而优雅,手上的茶水观其色、闻其香,不用品其味就知道……是极好的。

    这样的手艺,没个几年是不可能练就的。

    殊若抬眼,淡笑,“姐姐很疑惑?”

    柳璟瑶到底是将门之女,为人大方不拘小节,很自然的点了头,“这几天,妹妹真的让我感到非常惊讶。”

    殊若微微扯动嘴角,低头抿了抿茶水,“不争,是不想争,没必要争。过去,我对自己、对这世间都没有过多的执念,不愿在人前显眼。如今,我想得到珩哥哥,便不想再将自己掩埋于姐姐的荣光之下。”

    柳璟瑶惊诧的僵住了身子,“你……”

    若是眼前人所言为实,那么她卧病在床的十几年里并不是碌碌无为,应该学了不少东西。又因为她足不出户,反而能更为专心于一项技艺。

    相比之下,被作为大将军的后继之人,柳璟瑶学到最多的反而是舞刀弄枪。大小姐该会的东西,她不过是略懂而已。

    截然不同的两姐妹,放到皇帝眼前。

    不得不说,柳璟瑶真的在那一瞬间有了危机感。

    “既然我愿意和姐姐说清楚,便是要公平竞争。姐姐不用担心我暗地里下绊子,我会光明正大的夺取珩哥哥的心。毕竟,入了宫,就算你不想争,也是不成了。”

    殊若静雅淡漠,笑容不咸不淡,望着柳璟瑶的视线平静无波。

    柳璟瑶顿觉诡异的蹙起了眉,“妹妹你……真的喜欢阿珩?可是你对阿珩的态度……”

    殊若微微侧过头,“不过是看着你们如此亲密无间,故而嫉妒了。”

    ……

    这嫉妒的反应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殊若放下茶盏,颇有送客之意,“姐姐还有什么问题?”

    “我……你……当真非阿珩不可?”

    一边是妹妹,而且还是随时都有性命之忧的妹妹。

    另一边,是山盟海誓打算一生相伴的爱人。

    无解的选择题。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姐姐。”殊若眼眸微敛,风轻云淡。

    呃……

    柳璟瑶很郁卒。

    妹妹不仅变得本事了还变得聪明了,竟然还学会和姐姐抢男人了。

    关键是……

    妹妹你这一张冰山脸哪里像是情根深种的模样啊!

    你说深爱晏之珩你自己相信么!

    所以到目前为止,柳璟瑶除了对殊若感觉格外复杂以外,并没有把她抢男人的宣言看的多严重。

    →_→就算如临大敌也没用,该抢的绝不手软!

    “来人,送玉妃娘娘回宫。”殊若轻轻甩袖,悠悠而起,颇有仙风道骨之姿。

    前后差别那么大,柳璟瑶竟然没怀疑妹妹的芯子换了。

    真是又傻又天真。

    ╮(╯_╰)╭

    柳璟瑶到底是女人,敏感的察觉到妹妹对她的冷淡。

    这为了一个男人让姐妹之间出现嫌隙……感觉更复杂了。

    殊若转身凝睇柳璟瑶,缓缓浮出一抹冷笑,“至此,本宫与玉妃娘娘便同为宫妃,还望玉妃娘娘多加照拂了。”

    一句话,把姐妹的亲情拂了个干干净净。

    柳璟瑶莫名觉得有些冷,连笑容也挤不出来,“妹妹……”

    “送娘娘回宫。”殊若冷淡开口,拂袖而去。

    柳璟瑶站在原地,震惊的无以复加。

    妹妹的态度变化太大,大到简直……她是不是之前受过什么刺激了?

    还是说,当真是因为看到她和皇帝陛下之间的互动,所以……因为嫉妒而反常?

    宫女唤了好几声都没把人的魂给唤回来。

    这样的性格,要是没皇帝的宠爱,怎么在后宫混下去?

    还是那句话。

    又傻又天真。

    ╮(╯_╰)╭

    殊若和柳璟瑶是靠走后门进的宫。

    所以,传说中的选秀,还是存在的。

    目前宫里头分位最高的便是柳家两姐妹。

    一来,皇帝铁了心要把无双殊荣空出来留给柳璟瑶。

    二来……话说朝中重臣们的女儿年纪还小,不好把幼女硬塞进来不是?

    比如丞相之女杜源源,今年方才十四。

    本来丞相还想着既然皇上不重女色,再等一年也无妨。

    可惜,偏偏将军家的两个女儿横空出世,打的一干朝臣措手不及。

    当然了,不管多重的臣子,不管多美的女儿,殊若都是不放在眼里的。

    她的目标只有柳璟瑶,和晏之珣。

    晏之珩登基之后的一年事务繁忙,没再单独见过柳璟瑶,连书信往来也少。

    感情……淡没淡殊若不知道。

    她唯一知道的是,在皇位上历练过一年的少年帝王,心思早已不若当年单纯。

    纵然他心里还是喜爱着柳璟瑶,但权衡利弊、顾全大局、江山为重之类的印象早已刻在脑中。

    柳璟瑶却没有变,单纯的等着情哥哥来接她。

    没有心机,不懂权术,唯一擅长也不过是舞刀弄枪的女子……只会给皇帝添麻烦。

    皇帝喜欢柳璟瑶,就是因为她不同于一般世家女孩的单纯和率真,既有女儿家的柔美清纯,又有不属于男子的倔强英勇。

    如果晏之珩只是一个普通的世家子弟,他们倒也算是绝配。

    对于柳璟瑶这样的女孩,自然就是宠着惯着,一辈子都不要让她染上世间丑恶。

    但是,作为一个帝王,身边放着这样一个女人,还想要独宠……很危险啊。

    为柳璟瑶披荆斩棘、扫除障碍,要同时平衡朝堂和后宫、力排众议,还得时时刻刻小心翼翼的守着护着她,晏之珩……不会累?

    柳璟瑶太幸运,有这样一个男人,身为帝王的男人,肯为她做到这种地步。

    殊若却不齿她的无知。

    躲在男人背后,心安理得接受别人的付出,坐享其成。

    这样的爱情。

    太虚妄。

    一碰就碎的泡沫。

    经不起任何考验。

    就让她,来做这块试金石吧。

    白色华裳着身,深紫镶边的梨花浮于衣摆袖口之上,既是雅致,又高贵无比。

    这个朝代不崇尚黄色。

    代表帝王乃墨绿。

    象征稳定,和平。

    殊若随意挽了发,一支白玉簪固定。

    笑了笑,缓缓起身,一手搭在等候多时的璎珞手上,“走吧。”

    去会会那些百花争艳的秀女们。

    母上大人做过皇后,听说那时候她挑选秀女完全是按自己的喜好,可把那皇帝气的不轻。

    虽说殊若和她母亲的性格南辕北辙,但喜好美人这一点……不言而喻。

    璎珞是从小伺候柳玲珑的,但此刻身边女子神情淡漠、气势却极为惊人,让她别说是抬头偷觑,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照说殊若是没资格过问选秀之事。

    可偏偏护人心切的晏之珩怕柳璟瑶多心,便邀她也去参与一二。

    同为妃的殊若难不成还能明晃晃的被撇下?

    大殿之上。

    皇帝和他的亲亲玉妃早已就坐多时,正手牵手咬着小耳朵。

    要说这晏家人的痴情也是有迹可循的,上一任帝王深爱晏之珩的母亲,在她过世之后便再不入后宫,并且对年幼的晏之珩格外宠爱。

    不过,既然一出生就决定了储君之位,先皇对晏之珩的课业也是格外严苛。

    综上而言,晏之珩其实从小并没有经历过什么后宫争斗九龙夺嫡尔虞我诈明枪暗箭,除了学习艰苦,他比历朝历代用亲族鲜血铺路的皇帝要幸福的多。

    一年的历练,殊若不信晏之珩还能如当初做太子时的简单纯粹。

    不一样。

    听说,看到,亲身经历。

    完全不一样。

    是人都能了解战争的残酷,可真正上过战场之后才能体会到,那绝非“残酷”二字可以简单概括的。

    世间最难为何?

    人心。

    纵然知晓帝王权术。

    纵然知晓人心叵测。

    纵然少年帝王满腔热血。

    但,人心太过多变,他需得多么小心去应付,耗费的心力,岂是那些课业可比?

    会变的。

    要坐稳皇位。

    必须要变。

    到底,还是太年轻,历练不够。

    不然,也不会那么冲动的把柳璟瑶接进宫,瞬间成为众矢之的。

    殊若扯了扯嘴角,在皇帝的另一边坐下。

    她有耐心,等这两个生活环境南辕北辙,又分离一年有余的情侣之间,产生裂缝。

    怪就怪晏之珩一心要保有柳璟瑶纯真的初心。

    早晚,他们的处事方式、思考方式、甚至爱人的方式,都会大相径庭。

    待第一批秀女进场,皇帝和柳璟瑶才发现旁边还坐着一个殊若。

    “柔妃是何时到的?朕竟不知。”

    皇帝的意思是,你怎么没给老子行礼就自己坐下了?

    殊若淡淡一眼扫过去,连正眼都懒得给,“臣妾若是扫了陛下与玉妃的兴,才是真罪过。”

    小情侣同时噎住。

    这反咬一口的水平太高了啊喂!

    而且她说的还真没错。

    行礼什么的皇帝还真不在意,如果和亲亲爱人的对话被打断,果断发飙啊!

    皇帝神色莫名的看向柳璟瑶,你妹妹的智商那么高你这个做姐姐的知道么?

    柳璟瑶面色青白尴尬无比,刚知道不久。

    殊若轻轻掸了掸袖子,“陛下和玉妃情意甚笃,可以眉目传意,真是使人艳羡。……不过,毕竟今日是妹妹们入宫之日,还请陛下玉妃……掂量着点。”

    不冷不热不骄不躁的声音徐徐缓缓飘过整个大殿。

    成功给柳璟瑶拉了满大殿的仇恨。

    皇帝顿时头疼的紧,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比满朝文武还要难搞!

    柳璟瑶恍惚的移开视线,妹妹看起来很温和,但怎么就是令她浑身发毛呢?

    殊若手臂微抬,“开始吧。”

    一派后宫之主的作风。

    皇帝突然觉得,有这个女人给自己心上人做挡箭牌也不错啊。

    第一个上前的便是丞相之女杜源源。

    十分小清新的粉色裙装,少女稚嫩的脸庞带着一丝慌乱,却从骨子里透出一份高傲。

    “海棠花娇,美不胜收。”殊若轻声一笑。

    殊若取出一支梨花木簪,璎珞会意,走到杜源源面前,将发簪佩戴在她头上。

    杜源源心中一喜,颇是洋洋得意的看向这位柔妃娘娘。

    但是下一刻,她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并无什么特别,只不过,殊若皙白的手指缓缓抚过长袖上的……梨花。

    一枝梨花压海棠。

    永无翻身之日!

    无论杜源源谢恩,还是将发簪取下,都注定了今日的折辱。

    “怎么?杜妹妹不喜欢本宫的见面礼?”殊若面容宁和,真是半点以势压人的意思都没有。

    杜源源赶紧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僵硬的行了礼,“小女岂敢?多谢柔妃娘娘。”

    殊若微微笑着,“杜妹妹言重了。你父亲是权倾朝野的重臣,以后你又要协同本宫与姐姐伺候皇上。你们杜家为我朝如此尽心尽力,当是本宫要谢你才是。”

    晏之珩:……

    杜源源:……

    柳璟瑶:……?

    其他人:娘娘你这样不遗余力帮杜家拉仇恨真的好么?o(╯□╰)o

    这厢殊若毫无压力的给别人下套,那厢皇帝也有了自己的小九九。

    “杜家的女儿果然容貌出众气质绝佳,留。”皇帝大手一挥,拍板定案。

    谁知道再让柔妃说下去会发生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啊!

    把杜源源放在后宫嘛,皇帝就是想让殊若和她斗得你死我活,好让别人忽略柳璟瑶。

    小皇帝果然依旧又傻又天真,和他那个初恋情人一样一样的。

    又是几个秀女上前,这会儿殊若就是纯观赏了,横竖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谁进宫都无所谓。

    后有一位佳人,婷婷嫋嫋的走上前来,执着手绢盈盈拜倒。

    丝丝缕缕的撩人香气隐隐约约的传递开来。

    “……咳咳咳……咳咳咳咳……”

    殊若猛的咳了起来,侧过身去,以宽大的袖子掩住自己的脸。

    “娘娘,旧疾犯了?”璎珞急忙从贴身小袋中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两粒药丸送到殊若嘴边。

    殊若不是柳玲珑,对于衰弱状态,她可以让系统在合适的时间加重,或减轻。

    “妹妹,你没事吧?你身子不好,就不该为这选秀操心,还是快回去休息吧。”

    柳璟瑶说的情真意切,但旁人怎么想就不知道了。

    待殊若病情缓和,撤下衣袖,淡漠的眸子霎时冷了几分,“来人,把她给本宫……扔出去。”

    下头站着的秀女傻了眼。

    这这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殊若微微扬起眉,神情肃然而冰冷,“不要让本宫说第三遍,扔出去。”

    秀女啪的跪下了,“柔妃娘娘饶命!民女……民女不知……”

    殊若倏地站起身,巍然之姿俯视地上之人,如同傲霜凌雪一般,带着令人无法逼视的凛然之势。

    极大的压迫感瞬间席卷整个大殿之中。

    可以说,当今圣上都未必有如此强烈的气场。

    艾玛这个柔妃娘娘……妈蛋这个封号是谁取的!真特么眼瞎!

    殊若再无话,只冷冷注视那个女人。

    皇帝刚才也被一系列突发状况给弄懵了,这会儿再僵持下去谁都下不来台,他抬手示意侍卫把那女人给弄走。

    本来侍卫只是想“请走”这位秀女,但是殊若似笑非笑的视线一扫……

    侍卫咬了咬牙,抬起来,一二三,扔!

    “回宫。”殊若收回视线,蓦然举步。

    所有人:(⊙o⊙)

    晏之珩嘴角抽搐,青筋迸出,“柔妃,你把朕放在哪里?”

    殊若没有丝毫停顿,连头也没回,“自然是放……玉妃娘娘怀里。皇上……不乐意?”

    呃……

    晏之珩立马歇菜了。

    殊若这还是给晏之珩面子的。

    她其实很想再补一句,皇上你还是多给智商充点值再来找茬吧。

    -_-|||

    殊若觉得,自己和母上大人相比,还是相当善良的,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系统:比较对象本来就不对啊少女!你娘可是上天入地举世无双的渣啊!

    所有人:柔妃娘娘霸气威武,请受我等凡人一拜!
(快捷键 ←)上一章:第1章 青梅竹马还有谁 返回《小透明上位手册》目录 下一章:第3章 青梅竹马还有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