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姐劫最新章节列表 » 嘟嘟嘟嘟【新书存稿】 001【穿越了?萌妹子向佩佩参上!】

嘟嘟嘟嘟【新书存稿】 001【穿越了?萌妹子向佩佩参上!】

文/颜色媚君王2
姐劫 | 本章字数:4760 | | 姐劫txt下载 | 姐劫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向裴珮醒了。

    像是从温软的梦境中被粗暴的扔出来一般。

    措手不及,怅然若失,迷茫无助,压抑难受,便是“他”在新一天早晨醒来之后的一系列感受。

    美梦不辞而别,迎接“他”的,是买房买车娶老婆还要办这办那的沉痛压力,是水费电费物业费外带这费那费的繁重负担,是泰山崩于前却没有半点退路的窘迫现状。毫无疑问,顶多再赖床几分钟,容不得好好休养,“他”又要重回到那快节奏的生活当中。

    好在“他”这两天休假,不用像平时那样紧张。于是“他”又翻了个身,试图把大脑清空,接着再睡一会儿。

    哪想眯了一会,非但没能睡着,反而更清醒了。

    这让“他”无比的烦躁。

    不过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新鲜事物给勾走了——不知道从哪溢出来的香味,特别好闻,像是茉莉花香。

    为了寻找香味的源头,“他”终于舍得把眼睛睁开。

    结果呢,香味什么的没找着,反倒是好像把自己给搞丢了!!!

    听说过爱丽丝梦游仙境,可没听说爱丽丝那妮子一跺脚就能上天的呀!

    这绝对不是“他”的房间——桔黄色的墙纸、粉绒绒的地毯、各式装修饰的家具布置、琳琅满目的玩偶和摆件,以及它们在头顶上的大型水晶吊灯的温暖光辉中,所共同营造出来的静谧甜美的氛围。

    ——看上去像是一个小女生的房间。

    这个结论让“他”吓了一跳。

    难道我被绑架了?

    还有这种好事?

    这样想着,“他”扭头看了看床两边,试图找到那个小女生,却发现整张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

    掀开被窝、看看床底下,也没有。

    “他”困惑的挠头,以为那个小女生正在厨房里给“他”准备早餐,或者是在浴室里洗澡澡……

    嘿嘿嘿……诶?

    手感好像不对。

    手指往下划拉,头发最少有三四十公分长!

    “他”以为是假发,是那个小女生恶趣味的杰作来着,连忙在发际线上抠了两下,可结果根本拿不下来!

    这下可就不淡定了。

    “他”终于发现,不仅身处的环境变了个样,自己好像也变了个人。

    因为睡觉再怎么能美容,也不可能一下子变这么白,这么嫩,还一根毛都没有的啊!

    这都快能拧出水来了,分明是小女生的体征啊!

    摸摸喉咙,果然,触感是相当的软滑细腻,关键是没有喉结!

    紧张忐忑的咽下一口唾沫,拎起小背心的领口,把头伸下去一瞧……

    “哇——”

    音色是不错,像那什么鸟叫似的,可听起来却让人立时汗毛倒竖!

    只见她紧捂着嘴,两只眼睛惶恐不安的满屋子乱转,生怕下一刻就会冒出个不认识的人对她问这问那的。

    好在这房间隔音似乎不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除了先前那一嗓子,周围的气氛仍然是静谧甜美的。

    有了先前的经验,这回她沉着多了,再次拎起小背心领口,果然,里面藏着一对大概是aa的小兔子。

    她差点一下背过气去。

    抱着最后的希望,她颤颤巍巍地将手伸向裤裆……

    一股惊悚诡异的阴冷气息陡然从她的背后涌到脑子里,掀起恐怖的思维风暴。

    她不断地回想从昨晚到现在这段时间内发生过的一切,寻找可能存在的线索。

    可惜都是徒劳。

    昨天她都没出门,就在家宅了一天,打游戏追番网上捞金什么的,重复了一遍从咸鱼蜕变为励志人士的过程,将近凌晨六点的时候实在撑不住,就上、床睡觉了。再醒来的时候,就出现在了这里,变成了这副模样……

    难道是穿越?

    一想到这个,她就兴奋起来,因为穿越了嘛,这是要走向人生巅峰的节奏啊。

    可兴奋过后,却是无端的忧愁。

    种种困惑无从说起,却在心头痴缠不休,反正就是脑子不够用。

    钻回暖烘烘的被窝里面,享受着蚕丝给肌肤带来的爽滑触感,向裴珮心里莫名好受了很多,舒服得都不想动一下。

    老实说,她还从没睡过这么舒服的床呢,不但香香的,还软软的,说是“温柔乡”还埋汰它了,因为人家没那质感呀。

    这么一来呢,她身体软的也就跟什么似的,脑袋都酥了,很容易走神,勉强想点事情吧,思路也都很跳跃。

    这就穿越了?

    怎么感觉好敷衍?

    不会是个梦吧?

    算了,再睡一觉。

    ……

    ……

    中午,凉风灌进被窝里,缩着身子嘟囔着“冷”的向裴珮被妈妈摇醒了。

    看到站在床边不论是保养还是衣着,都透着一股子雍容贵气的陌生美妇人,向裴珮着实吓了一跳,立马捂住下面的小妹妹缩到床头。她以为自己仍然是个宅男来着,从没见过面的后妈找上门来了。碰到身边床头上坐着的大毛熊,这才回想起自己已经穿越变成了小女生的事实。

    穿好衣服,去洗手间里清洗完了,下到一楼餐厅,向裴珮捧着碗一声不吭的夹菜、刨饭,有一声没一声的支应着妈妈对她平时学习生活的细碎询问。

    吃完饭,妈妈收拾好餐厅,说公司里还有事,交代了一些事情,匆忙收拾好东西就出门去了。

    向裴珮目送妈妈驱车远去,轻轻合上院落大门,再回到别墅房里,把前门后门这门那门全都关上,顺便大致巡视了一圈,最后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在沙发上坐下来,这才舒了口气。

    老实说,她很不适应这种家境的变化,不仅房子面积超大,要关的门也实在是太多了,妈妈都不当回事儿的,也不怕遭贼。而且说真的这种带天井的大别墅房很难防贼,因为可以钻空子的地方太多了。像向裴珮床的后面就是一扇大落地窗,看着心里都不踏实,总感觉睡着睡着就会有像人猿泰山一样的家伙破窗而入。

    傻傻的坐了一会儿,想到妈妈出门前的嘱咐,向裴珮才感觉像是找回了自我。她来到书房转了一圈,在桌前坐下,检查家庭作业有没有做完。

    还好,是初中二年级的课本,复习一下,捡起来的难度不高。

    向裴珮所在的班级是“2(7)班”,名字叫向佩佩。完蛋,这下连名字也要丢掉了。

    叹了口气,心想,从现在起,我就是向佩佩了。

    一时间有些莫名的兴奋,却又有些无端的失落,但更重要的,显然是摆在眼前的家庭作业。

    里翻来覆去的找,终于在一个手抄本上找到了记录下来的家庭作业任务。

    语文是几节课文的生字词和诗词的抄写,以及一篇周记;

    数学是一本练习册的四个小单元;

    英语则是单词、短句的抄写和一张试卷;

    此外还有文综理综各种各样的练习册和抄写任务。

    向裴珮……向佩佩工作都快十年了,因为业务都靠扯嘴皮子和喝酒的关系,学校里学的那些东西都快丢光了,这一下看到这么多家庭作业摆在面前,说不头疼、犯懒、想回房间睡觉觉,那肯定是也想捞个十道杠当当。

    好在平时她还算关心时事政治,看的小说也不少,从未轻视过知识的重要性,底子起码还在,硬说要攻略这一项项作业任务,倒还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深吸口气,就当做是穿越之旅上的第一次挑战吧。

    调整好心态之后,那整个人就不同了,就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了。你想想一个萌萌哒的小软妹突然认真起来,那种感觉不就跟某位深情款款的现代吟诗人一样,诡异却又让人着迷啊。

    咳。

    各科草草捋了一遍,她很快就制定出了一条最可行的执行方案:先做抄写的,顺便复习,再做动脑子的。

    思路确立下来,行动上就很少有障碍了。向佩佩拿起笔,沙沙的抄写着生字和诗词,在抄写的过程中切实感受到自己回到了学生时代,心里头竟有种说不出的满足和幸福。

    时间悄然流逝,距离她拿起笔的那一刻,不知不觉的,已经过去了五六个小时。中间朋友和妈妈打来的几个电话都没接,只是以短信的方式回复了来电人,说自己现在正在做功课,不方便,等腾出空了再联系。

    就这样,一直到晚上妈妈带着外卖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她还在津津有味的看一会儿历史书、做一题练习册。

    事实上,和原定计划的偏差很大,她在这科上花费的时间,比语数外三大科目加起来还要多。

    一来呢,她本来就对历史感兴趣。“男人”嘛,生来就争强好胜,这又是和平年代,除了当键盘侠,就只剩历史有这个空间,能满足她的枭雄情结了。

    二来啊,这边的历史,有一大截,要比那边的有趣得多,读起来简直像看。

    变化起源于宋代。

    天朝在一位异姓王的英明领导下,征服了草原,统一了东亚,彻底完成了农耕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型,走向了殖民全球的道路。

    别的科目向佩佩可以先不管,但这历史,她觉得自己必须吃透,因为成年人敏锐的嗅觉,让她从中发现了可以投机取巧的机会。

    一两个小时看下来,喜人的发现是不少,同时却又引人深思。

    香江不再是那个香江,湾湾也不再是那个湾湾了。

    不光是胖国、棒国,就连霓虹,也都成了天朝四个以岛为名的省份。

    米国直接没了,而是在欧洲大陆凭空冒出来一个“好丽友合众国”。

    地球老大从米国变成了天朝。

    有这帮含蓄温婉的谦谦君子带头,世界各地区组织搞的都是封建专制主义,全球人民几乎都活在诸子百家思想的噩梦当中。直到上世纪近代,经过了一次阶级层次的大洗牌,才走向自由民主的道路,八九十年代才开始改革开放,全球文明进程,虽然不至于落后,但显然偏科的问题很严重。

    这下搞不好就不光是娱乐圈那点破事了,而是经济文化整体水平都亟待提高的局面啊!

    那我是当明星呢?还是当商人?还是当政治家呀?

    向佩佩一时犯了难。

    可眼下家庭作业还没写完,自己又只是个初中二年级的小软妹,更可惜的是,没有金手指,想搞都没得本钱搞。

    只能先高筑墙、广积粮,待机而动了。

    当然首先得把学习搞好。

    想到这,向佩佩深吸口气,收拢杂念,接着对付家庭作业。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妈妈端进来一杯牛奶,眼神是既欣慰又怜惜。

    看着她一口气把牛奶喝光,妈妈摸摸她的小脑袋,让她早点休息,别太晚了,明天还得上学。向佩佩香软的舌头舔着嘴唇,嘴角还残留着一点那啥乳白色液体,冲妈妈露出狡黠似的笑容。

    “我明天能不能不去学校啊?”

    妈妈一愣,帮她擦掉嘴角上的牛奶,然后在旁边轻轻坐下来,形象渐渐从慈母转变为“严父”,“怎么?不想去啊?什么原因?”

    向佩佩缩着脖子,弱弱地说:“我……我心情不好,不想去。”

    得到的答复是一记白眼,小孩子真是没人权。妈妈在她的小客厅、书房、卧室、洗手间里来回奔走,帮她收拾这收拾那的,拿着她丢在小客厅里的小裤裤路过的时候,还轻飘飘的撂下一句:“明天你要是敢不去啊,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

    向佩佩昂昂叫着在椅子上扭啊扭的跟妈妈撒娇,等妈妈离开了,就哼一声撅着小嘴生闷气,小背心左肩上的吊带滑下来都懒得再提回去的。

    时间慢慢流逝,心里骚话不断,她突然转醒过来——自己好像角色代入过深了?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手痒,发一两章章上来试下水:000【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儿呀!?】 返回《姐劫》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