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亡灵记忆最新章节列表 » 饕餮之灾 第303章 人鼠大战!

饕餮之灾 第303章 人鼠大战!

文/关少恒1
亡灵记忆 | 本章字数:5807 | | 亡灵记忆txt下载 | 亡灵记忆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众人被臭味熏的昏昏沉沉,陈俊拿粪泥做了个盒子把我们一块封在里边,上边只剩下一个口了,他蹲在我身边,抬起头,手掌对向上方。“老大,我可要扎口了,嘿嘿,就不信那家伙会再敢来犯。”

    掌心呼哧呼哧的蹿出粪泥,迅速的封着,约有一半时,一道强劲的气流自上方出现,不用想也知道是来袭的鼠人,他想趁着口子封住前咬上谁一口。

    就在此刻,陈俊露出了一抹坏笑,“骤封,硬化!”只见他掌心“噗”的喷出来一大堆粪泥,隐有立刻将口子封住的架势,与此同时,整个粪盒子上的粪泥变凝变硬!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粪盒口子封住的时候,上方多出来一个不和谐的东西,我们定睛一瞧,竟然是一颗老鼠的脑袋,张着大嘴,上下几颗尖锐的牙齿寒光毕现。好家伙,陈俊把封口时机拿捏的如此恰到好处,刚好在鼠人袭过来的时候卡住了对方的脖子!

    鼠人的脑袋在粪盒里,身子却在外边……

    他双眼透着猩红的目光,让我有点疑惑的是,这眼神,好像在哪儿见过,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具体在哪儿,回忆好像朦上了一层迷雾。

    我懒得挖空心思去想,好不容易把鼠人锁定了,时间极为有限,说不定这空隙只有一秒不到就会让其逃脱。我们被对方咬了这么久,终于有了难得的还手机会,所以我们四个没有任何犹豫,各自施展擅长的攻击法门,打向被粪壳子卡住的大老鼠脑袋。

    “红尘未破,绕身一念间!”徐花妍的语速堪比一秒内播报十条广告的语速,她十根手指连同手掌、手腕缠满了乌黑的发丝,乍一看,整个拳头就像散发着黑色的光泽,轰向上方的老鼠脑袋,她和对方差了两个境界,只把其圆溜溜的左耳朵打裂了一半。

    宁疏影双手插入口袋,下一刻拔出并射出三道流光,分别蹿向了老鼠的眼睛和嘴巴。没想到的是,鼠人忽地闭住眼睛并龇牙咧嘴,两把刺向他眼睛的寒铁飞刀像撞到了铁壁,弹落掉地,第三把袭向他嘴巴的寒铁飞刀,竟直接被尖锐的牙齿咬碎,报废了……

    鼠人脑袋的防御力已然超乎了我们的预期值,连眼皮都能挡住飞刀!试问哪个中天位的大师敢这样做?

    摘星手的臂膀抡动,狂暴的天位真元骤现,他手里的匕首犹如一条阴鸷的毒蛇,勾袭向鼠人的腮下,接近淋巴的位置!

    速度之快,我们只看到了一道道残影。

    鼠人再怎么异类,身体构造也和人体有百分之九十五相似度的,所以摘星手并不担心浪费这一次对方沦为死靶子的时机。

    鼠人剧烈的摇动脑袋,想避开这一击,眼瞅着是躲不开了,让我们大跌眼镜的是,鼠人腮边的长胡须突然像受到了控制一样,变的又直又硬,在匕首命中之前,迅速的贴向腮下。

    “叮、叮当!”

    清脆的碰撞声响起,鼠人的脑袋并没有被匕首伤到,而那几根挡刀的胡须却断了,缓缓的漂下了地。

    “这不是开玩笑吗?”摘星手目瞪口呆,他面罩下的眼神极为凌乱,“鼠须……挡住了我持匕首的全力一击!”

    事后我们在安倍九哭口中了解到,须子和眼皮、尖齿、尾巴是鼠人身上硬度最强的部位。像须子虽然属于可再生的鼠毛,但它消耗掉了之后,一时半会儿是恢复不了的。

    鼠人不可能一直给我们当靶子的,他中天位的真元释放,加上粪盒外的双手拍打,没多久,粪壳子上就出现了道道裂痕,他马上就要震裂逃掉了!

    陈俊双手贴着粪盒内壁,极力的维持,话说回来,他的硬化粪壳竟然达到了这种持久力,连天位的强者想破开都要花点时间。

    现在四人之中就我没有攻杀了,我脑海中灵光一闪,有了!

    “雾姐,没有多余的空间聚兵了,等下我持紫劫枪尖抵住鼠头的嘴巴时,你释放紫丝毒雾,之前光听你说紫丝毒多厉害,是时候实战演练下了。”我迅速传达了一道意念,手攥住枪的前段,捣向鼠人龇牙的大嘴!

    “还敢往我嘴里送,咬碎,通通咬碎!”鼠人怨毒的张开嘴迎接紫劫枪尖。

    我分寸拿捏的得当,只贴住了对方的嘴皮就没有再往前,他想伸脖子咬却被卡住不能动。这个时候,接收了我指令的雾狸,猛地在枪尖喷出一条紫丝毒线,直直的蹿入了鼠人的喉咙!

    他露出惊恐的目光,疯狂的挣扎,转瞬之间,上方的粪壳子化为一块块硬粪,散落向我们的脑袋、肩膀,此刻也顾不得许多了,我举着手臂争取让雾狸多喷上一点儿!

    紫丝毒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鼠人消失的同时,他的威势和速度犹如被人拿走了一样,只剩下一半了,境界掉到小天位,速度虽然还是快到让我们自惭形秽,但不再让我们肉眼无法捕捉,起码能看清楚移动的踪迹……

    “紫丝毒,注入成功!”我笑着对旁边三位说道:“这回不至于太被动了。”

    徐花妍环视着充满尸气的四方,“牛二,好样的。”

    宁疏影抖动衣服,掸着残余的粪壳碎片。

    “老大,你们蹲下,接下来我要做一个压缩版加厚的无双粪盒!”大粪无双俊满眼坏笑的说道:“悄悄说一句,我还有秘密武器哦,刚刚维持粪盒稳固,没有来得及施展。”

    秘密武器?

    我心中不知不觉涌现出一丝期待,这陈俊简直就是一个救火将军,屡次在关键时刻发挥奇效。

    弥漫四周的尸气中,“不可能的小贼”的脸庞时而浮现,“竟然让鼠兄吃瘪了,呵呵,你们彻底把它怒了!”

    “此刻那个半人半鼠的怪物应该正处于实力骤然减半的惊恐之中。”我挑衅的一笑,和宁、徐、摘原地蹲下。

    我们之所以有恃无恐,事实上源于护身石棋遭到攻击破裂,不是一块两块,碎的加起来得有十余块了,想必血之狂镰已经感应到并往基地赶。

    大粪无双俊先是把碎裂的粪块二次利用,进而喷出新的粪泥,里三层外三层的堆成了一个堪称史上最厚的粪壳,他一句“硬化”,粪泥变得比石头还坚硬,把我们四个加上他自己牢牢的护在了粪盒内部。

    “陈俊啊,你可长点心吧,这味道想熏死我们吗?”徐花妍捏着鼻子,脸色憋得涨红。

    “爱慕骚锐。”大粪无双俊探出一根手指,于粪盒内壁戳了一个洞,他咧开了大嘴,“换气换气……”

    粪盒内的空气被其抽离,与此同时,小洞上往里涌入新鲜的空气,眨眼间臭味就变得很淡了,因为内壁硬化之后就不再持续的释放新的臭味,只要不把鼻子贴上去闻就没事。

    徐花妍终于敢呼吸了,没敢幅度太大,轻轻地吸了口气,“为什么不创新一下,让粪泥粪块变得无味?”

    “粪没有了臭味,那还叫粪吗?和泥有啥区别!”大粪无双俊坚决反对这提议,他盘膝在地,“老大,徐主母,宁大师,摘大大,现在趁着鼠人拿无双粪盒没辙,我给你们看看咱私藏的秘密武器……”

    我催促道:“不要卖关子了,快取出来。”

    “稍等,我先回棋内空间拿。”陈俊蹿回了招鬼棋,过了五秒又出现在原地,他手里提着一只黑色的塑料桶,印有劲爆性的三个大白字:“毒鼠强!”

    “靠!”这一个字难以表达我们心中的震撼,摘星手问道:“哪搞来的毒鼠强,你当招鬼棋是多啦爱梦的百宝囊吗?”

    “不是不是,这桶毒鼠强,我放了得有几个月了。”陈俊拧开封盖,闻了闻,“没出现啥味道,还蛮纯正的。记得那是在我还是食粪鬼的时候,搜刮夜部附近的公共厕所,发现老鼠挺多的,都把我的粪源弄上老鼠屎了,我很气愤啊,就寻思着跑到黑工厂拿了桶毒鼠强来。接着想想,不行,万一小孩子或者流浪猫狗误食了咋办,就收起来放回了棋内空间,就把它忘了。刚才看到那大老鼠脑袋时,我忽然想到的。”

    “我摘某服了!”摘星手比起大拇指。

    徐花妍笑了笑:“没想到你还挺有爱心。”

    “我比较好奇,为什么粪源里有老鼠屎就不行了?”宁疏影的关注点果然和别人不一样。

    “这个我知道。”我解释说,“老鼠屎里有毒,能消弱食粪鬼的鬼力,不过大粪无双鬼我就不清楚了。”

    “咱现在不怕一颗老鼠屎坏了一整个粪池了。”陈俊把鬼手探入塑料桶。“老大,那只臭老鼠不是喜欢咬你们吗?把衣服都涂上一层毒鼠强,或者用真元护住体表,也抹一下皮肤,这样一来,他咬到你们的同时,就会摄入一定量的毒鼠强,哼,积少成多,毒鼠强的毒性虽然对于绝大多数生物都有效,但鼠类效果最大,这家伙有一半是老鼠,我看他不被毒的四肢僵硬瘫倒在地才怪!”

    摘星手饶有兴趣的说道:“不如试试?”

    “好!”

    我们张开手臂,淡淡的一层真元护住体表,权当保护膜了。接着让大粪无双俊的鬼手往身上涂着这粉末状毒鼠强。很快,徐花妍和摘星手涂完了。轮到我时。无双粪盒猛地一震动,就像外边有什么在抽打一样。

    无双粪盒有一个特点,就是能禁锢住空间,除了制造者自身,谁也不能以撕开空间裂缝的方式出入。

    陈俊单手撕开空间裂缝,他探入半只身子,然后退了回来,“那只臭老鼠在拿尾巴抽打呢,估计能撑三十下就会裂开,时间够用。”说完,他的鬼手加快了速度,把粉末状的毒鼠强朝我和宁疏影身上涂抹。一边涂还一边叮嘱着:“呼吸和说话时动作不要太大,凭你们的实力,不小心吸入了一丁点虽然不会挂掉,也会感到难受的。”

    一句话的功夫,无双粪盒被鼠尾抽的震了约有十余次。

    “妈的,做梦也没想到,我体验一回5p级别的粪震。”陈俊为我抹完了最后一个部位,双手自己搓了一会儿,液流将其冲洗干净,他取出一只冒着温乎气的大碗递到嘴边,“震死我了,得赶紧喝一口压压惊。”

    “砰……”

    “砰!”

    “已经二十九下了,我们准备吧。”我猫着身子,其余三位也处于戒备状态。

    “磅!”

    随着这一声巨响,无双粪盒噼里啪啦的爆碎。大粪无双鬼提着剩了小半桶的毒鼠强逃回招鬼棋。

    我们站起身待所有碎粪落地时,鼠人一如既往的不见了踪影,四周浓郁的尸气涌动,却被不可能的小贼控制着没有向别的地方扩散,不然血之狂镰的身外化身和长留老者早过来了。

    “不对啊……”宁疏影低声说道:“辉叔如果感知到护身石棋破碎的话,他完全可以让身外化身及时赶来救援,怎么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心脏瞬间凉了半截,千万别说血之狂镰那边出了状况,没有感知到。

    “宁二货,你太聪明了可不是好事……”徐花妍崩住脸色,局势完全和之前预想不一样了,很有可能要我们自己对付这鼠尸联盟。光是一个鼠人就让我们压力山大,何况伪尸王只在那打酱油似得封锁空间,并未出手,一只在浓郁的尸气中玩捉迷藏。

    此时此刻,危机感突地降临我脑海,下一秒,一颗硕大的鼠头连着虚实不定的人身蹿到我近前,张开锋利的大板牙咬向我大腿,显然躲不开了,我索性右手持枪抽向鼠身,却被对方鼠尾缠住。

    我终于看清了鼠人的身体,出乎意料的熟悉。

    “咔嚓!”

    鼠人重重的咬了一口,我口袋的护身石棋再次碎了一颗,摘星手的匕首还未到,对方撤离时被我的紫劫枪无关痛痒的抽了下,进而宁疏影补了一记寒铁飞刀。

    速度降了一半的鼠人已不再无懈可击了!

    他肉没咬到,还吃了一口毒鼠强。这玩意没有任何味道,因此他积累的毒性爆发前,是察觉不出来的,甚至只会怀疑紫丝毒雾后续爆发的毒性。

    我一定在近期见过鼠人,究竟在哪儿呢……我绞尽脑汁的想了片刻,猛地吓了一跳,这猩红的眼神、长长摇动的鼠尾,不就是我在落花幻境时隔着迷雾对视的那个家伙吗!

    鼠人当时也来了剃云空间?

    我疑惑他为什么没有趁我意识陷入幻境时下手,对峙了一会儿就独自离开了……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甩了甩脑袋,继续防备着随时蹿过来的鼠头。

    过了一秒,鼠人在我这没讨到便宜,就改变了目标,攻向宁疏影。没想到宁二货出手更准,当被鼠人咬到肚子时,他握住寒铁飞刀的手涌现真元,狠狠地刺入了鼠人的肋下,摘星手的匕首尖已经攻到了鼠人腹部了,对方及时撤离,化作残影消失在澎湃的尸气中!

    “摘叔,宁二货,下手注意轻一点,再这样他不会来咬了,还指望那个发挥奇效呢。”徐花妍似笑非笑的说道,确实,护身石棋算是挺珍贵的消耗物,但有血之狂镰在,要多少有多少,所以要以毒到鼠人为目标,否则对方改变了发动攻击的手段,棋子耗尽,他摄入的毒性还没积累到临界值,就先把我们咬死了。

    接下来的一分钟之内,鼠人坚持不懈的拿嘴偷袭了六次,可算在我们身上过足了嘴瘾,当然,也累计吃了八口毒鼠强,量不算少也不算多,还没有到能影响这个有着鼠类基因的天位大师的程度。

    怎么才能让鼠人多吃一点呢……

    我们没想好对策,鼠人这厮就改变了攻击的形势,蹿到近前时变换姿势,尾巴犹如铁鞭子扫打向我们,只一下,就波及到了我、徐花妍、摘星手,分别碎掉了一枚护身石棋。

    凌乱了……

    按这苗头,我们撑不了几下的。彼此交换了眼神,摘星手用真元裹着声音送入我们耳蜗,“宁二货、牛二、花妍,等鼠人下次如果再用尾巴来袭打,你们之间谁第一个被碰到,就不顾一切的抓住他尾巴,以防被带跑,剩下的两个把第一个人拉住,只要能成功的拖住一下,我就能把对方逮到,呵呵……好久没玩过放血了。”

    我们仨了然的点头,老是被动迟早被干掉,不如拼一次!

    环绕尸气的空间内,静静地流逝了七秒,鼠人又现身了,他蹿到徐花妍身前一米,扭身甩尾抽打向她。徐花妍两只手主动迎接鼠尾,拼着碎了她口袋最后三枚护身石棋为代价,成功的把韧性十足的鼠尾绕在自己手臂,我和宁疏影分别用一只手揽住徐花妍,另一只手也攥住这条长长的鼠尾。

    摘星手酝酿的真元顷刻间爆动,翻身跳上鼠人的背脊,“你们松手!”等我们撤到一旁,摘星手抓住鼠尾的同时,手里的匕首一刀接一刀的刺向鼠人背脊脆弱地带!

    “哇呀呀,让我再补一下子!”大粪无双俊跳出了招鬼棋,紧接着抄起手里剩有一小半毒鼠强的塑料桶,他将之精准无误的扣住了鼠人头颅……
(快捷键 ←)上一章:第302章 袭杀开端 返回《亡灵记忆》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