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玉兰归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59章 噩耗

正文 第259章 噩耗

文/寥若辰
玉兰归 | 本章字数:4844 | | 玉兰归txt下载 | 玉兰归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请勿购买,明日替换”兄弟们,你们的牺牲没有白费!老子这就带着骑兵踏平大懿的土地以告慰你们的在天之灵!”鞑子首领拿起一罐酒坛往地上倾泻而空。

    半个月后,鞑子首领集齐队伍,领着五万骑兵,兵临山莱关下。

    北疆军中不仅没了永安王的身影,甚至连一向勇猛的先锋少将兰舟也不见踪迹。

    山莱关城门更是紧紧闭合,城墙上站着一排神色肃穆的持箭侍卫和一个蒙面将领,想必是指挥战局之人。

    那人看身形,比永安王和兰舟都壮硕许多,断不可能是二人假冒的。

    看来大懿的将领已胆小至连脸都不敢露了么?

    鞑子首领见状心中不由窃喜。

    他已暗中派了另一队约两万人马的骑兵从岐山腹部进入山莱关内,到时候来个两面夹击,大败大懿军乃板上钉钉之事!

    “攻啊!”鞑子首领眸中闪着兴奋嗜血的光芒,声音嘹亮地发起进攻的号令。

    威风凛凛的骑兵,手持沉重坚硬的圆木,风驰电掣般从远处而来,整齐划一攻向山莱关城门。

    “轰!”圆木撞上厚重的铁板,发出沉闷的撞击声,仿佛整个城墙都在跟着颤抖。

    “用力!”鞑子首领骑马端坐在队伍的中央,大声叫着,仿佛下一瞬,铁门就能被他们戳出两个窟窿。

    “轰!”骑兵们再次抡起圆木往城门撞去。

    就在此时,细密如雨的强劲箭弩,呼啸着朝他们漫天来去,数量比之先前那次,要强数倍!

    更让人惊恐的是,这些箭弩竟威力大至将鞑子的铁甲直接射穿!

    鞑子首领忙命手下骑兵举起厚重的盾牌,以抵御箭弩,再次对城门发起进攻。

    按照以往的惯例,箭弩每次发射,都会有一个停顿期,以用来安装新的箭弩。

    鞑子首领瞅准这个空隙,吩咐攻城的骑队再次用力,终于将厚重的铁门撞开。

    这下根本不用他吩咐,骑兵们已抡起尖锐的弯刀,踏马往山莱关内狂奔而去!

    人人心中都憋着一股劲儿,要充当今日割掉大懿士兵头颅最多之人。

    今日出征之前首领可是说了,今日缴纳人头最多者,他日将直接担任山茵城部落首领!

    厚重的山莱关城门就这样被轻易攻开,城门上的弓箭手甚至都没来得及射出手中的箭矢。

    鞑子首领眼中泛起猩红的笑意,手臂上肌肉紧绷,瞪大铜铃般的双眼,向山莱关内冲去。

    让鞑子兵略觉得诧异的是,大懿骑兵竟未在距离城墙约莫三十丈距离外的地方,手持大刀,冷静肃穆地看着他们。

    浩浩荡荡的鞑子骑兵,瞧着不过上千人的大懿骑兵,心中再次起了轻慢心思,不等首领发话,便你争我赶地朝大懿士兵攻去。

    然他们马行不过数十步,忽然脚下的土地毫无预兆地塌了下去,那些收不住势头的马带着座上的主人,直直往下坠去。

    后面的骑兵察觉情形不对,立时勒紧马缰,然为时已晚,他们脚下的土地也跟着塌了下去。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山莱关内的空地似凭空消失了般,变成一个深三丈,宽两丈的巨坑。

    坑中插着尖锐的钢刀,深深插入坠落战马和那些不慎从马上坠落的鞑子兵腹中。

    而那些侥幸逃过一劫,正挣扎着从马背上坐直身子的鞑子兵,忽然惊恐的发现,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墙壁上,发出无数尖锐的箭矢,将他们的身体从各个角度贯穿!

    城墙之上的大懿兵也没闲着。

    那些停息了没多久的箭弩,再次威力强劲地射出!

    这次不仅对着山莱关外尚没来得及进如城墙里面的大懿兵,更有一拨对准了一马当先踏入山莱关内,而又未曾落入坑内的鞑子兵。

    他们被后面的鞑子兵堵住,前面又没有退路,又因是先锋队,只管往前冲,几乎没有盾牌,面对城楼上射下的箭弩,简直毫无反击的余地。

    一刻钟过后,当先迈进山莱关的两千多鞑子骑兵,被击杀殆尽。

    而山莱关外,死伤鞑子兵更多!

    大懿士兵却未损一兵一卒!

    鞑子首领用力拔下刺穿盔甲,没入自己左肩的箭弩,恨恨看了一眼城楼方向。

    虽然损失了近五千人马,但城门内的巨坑也意味着大懿士兵过不来,既如此,何不趁这个机会将城楼毁了再说!

    城楼上的士兵有限,箭弩数量也该有限,即便是打人头仗,他也必胜无疑!

    一旦攻破城墙,他们便能从另一个方向入关,大懿兵从不能将所有的土地都挖空!

    迅速调整策略之后,鞑子首领再次发出进攻的信号。

    这次鞑子士兵往两边分开,从队伍后方走出一对骑兵,两人一组手抬攀登用的云梯,顶着头顶的箭弩,坚定不移往城门靠近。

    “他们打算攻上城墙!”城楼之内,薛永怡趴在墙洞上,盯着外间的战局问道。

    “攻城墙就攻城墙嘛!女娃娃别紧张!”何伯在一旁捋着胡须,笑眯眯道。

    薛永怡不满地看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这个死老头儿,倒全不当一回事儿!

    “蟋蟀,可准备好了?”兰舟躺在一面软榻上,身上盖着厚重的皮毯,问着一旁的蟋蟀。

    蟋蟀点点头,“兰舟哥,您放心,他们休想登上城楼!”蟋蟀说完,吩咐操控城楼士兵,按动一个机关按钮。

    薛永怡好奇趴在墙洞往外面看。

    只见距离城墙半丈远的地面,再次往下凹陷,此次凹陷没有城墙后那么宽,约莫大半丈宽。

    那当先抬着云梯意欲攻城的鞑子毫无防备之下,掉入机关,瞬间被箭射成了筛子。

    鞑子首领气急败坏地看着这忽然出现的深坑,虽然只有半丈的距离,他们骑马便能踏过,然而城墙对面位置有限,一次能够容纳的人也有限,即便他们踏过去了,将云梯搭上,也能被城墙上的大懿兵轻易地驱逐下去。

    看来今日他们若想攻入城墙,唯有先将城墙前面的深坑填满了!

    靼子首领看着眼前的城墙,很恨吐了口唾沫!““,请勿购买,明日替换”兄弟们,你们的牺牲没有白费!老子这就带着骑兵踏平大懿的土地以告慰你们的在天之灵!”鞑子首领拿起一罐酒坛往地上倾泻而空。

    半个月后,鞑子首领集齐队伍,领着五万骑兵,兵临山莱关下。

    北疆军中不仅没了永安王的身影,甚至连一向勇猛的先锋少将兰舟也不见踪迹。

    山莱关城门更是紧紧闭合,城墙上站着一排神色肃穆的持箭侍卫和一个蒙面将领,想必是指挥战局之人。

    那人看身形,比永安王和兰舟都壮硕许多,断不可能是二人假冒的。

    看来大懿的将领已胆小至连脸都不敢露了么?

    鞑子首领见状心中不由窃喜。

    他已暗中派了另一队约两万人马的骑兵从岐山腹部进入山莱关内,到时候来个两面夹击,大败大懿军乃板上钉钉之事!

    “攻啊!”鞑子首领眸中闪着兴奋嗜血的光芒,声音嘹亮地发起进攻的号令。

    威风凛凛的骑兵,手持沉重坚硬的圆木,风驰电掣般从远处而来,整齐划一攻向山莱关城门。

    “轰!”圆木撞上厚重的铁板,发出沉闷的撞击声,仿佛整个城墙都在跟着颤抖。

    “用力!”鞑子首领骑马端坐在队伍的中央,大声叫着,仿佛下一瞬,铁门就能被他们戳出两个窟窿。

    “轰!”骑兵们再次抡起圆木往城门撞去。

    就在此时,细密如雨的强劲箭弩,呼啸着朝他们漫天来去,数量比之先前那次,要强数倍!

    更让人惊恐的是,这些箭弩竟威力大至将鞑子的铁甲直接射穿!

    鞑子首领忙命手下骑兵举起厚重的盾牌,以抵御箭弩,再次对城门发起进攻。

    按照以往的惯例,箭弩每次发射,都会有一个停顿期,以用来安装新的箭弩。

    鞑子首领瞅准这个空隙,吩咐攻城的骑队再次用力,终于将厚重的铁门撞开。

    这下根本不用他吩咐,骑兵们已抡起尖锐的弯刀,踏马往山莱关内狂奔而去!

    人人心中都憋着一股劲儿,要充当今日割掉大懿士兵头颅最多之人。

    今日出征之前首领可是说了,今日缴纳人头最多者,他日将直接担任山茵城部落首领!

    厚重的山莱关城门就这样被轻易攻开,城门上的弓箭手甚至都没来得及射出手中的箭矢。

    鞑子首领眼中泛起猩红的笑意,手臂上肌肉紧绷,瞪大铜铃般的双眼,向山莱关内冲去。

    让鞑子兵略觉得诧异的是,大懿骑兵竟未在距离城墙约莫三十丈距离外的地方,手持大刀,冷静肃穆地看着他们。

    浩浩荡荡的鞑子骑兵,瞧着不过上千人的大懿骑兵,心中再次起了轻慢心思,不等首领发话,便你争我赶地朝大懿士兵攻去。

    然他们马行不过数十步,忽然脚下的土地毫无预兆地塌了下去,那些收不住势头的马带着座上的主人,直直往下坠去。

    后面的骑兵察觉情形不对,立时勒紧马缰,然为时已晚,他们脚下的土地也跟着塌了下去。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山莱关内的空地似凭空消失了般,变成一个深三丈,宽两丈的巨坑。

    坑中插着尖锐的钢刀,深深插入坠落战马和那些不慎从马上坠落的鞑子兵腹中。

    而那些侥幸逃过一劫,正挣扎着从马背上坐直身子的鞑子兵,忽然惊恐的发现,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墙壁上,发出无数尖锐的箭矢,将他们的身体从各个角度贯穿!

    城墙之上的大懿兵也没闲着。

    那些停息了没多久的箭弩,再次威力强劲地射出!

    这次不仅对着山莱关外尚没来得及进如城墙里面的大懿兵,更有一拨对准了一马当先踏入山莱关内,而又未曾落入坑内的鞑子兵。

    他们被后面的鞑子兵堵住,前面又没有退路,又因是先锋队,只管往前冲,几乎没有盾牌,面对城楼上射下的箭弩,简直毫无反击的余地。

    一刻钟过后,当先迈进山莱关的两千多鞑子骑兵,被击杀殆尽。

    而山莱关外,死伤鞑子兵更多!

    大懿士兵却未损一兵一卒!

    鞑子首领用力拔下刺穿盔甲,没入自己左肩的箭弩,恨恨看了一眼城楼方向。

    虽然损失了近五千人马,但城门内的巨坑也意味着大懿士兵过不来,既如此,何不趁这个机会将城楼毁了再说!

    城楼上的士兵有限,箭弩数量也该有限,即便是打人头仗,他也必胜无疑!

    一旦攻破城墙,他们便能从另一个方向入关,大懿兵从不能将所有的土地都挖空!

    迅速调整策略之后,鞑子首领再次发出进攻的信号。

    这次鞑子士兵往两边分开,从队伍后方走出一对骑兵,两人一组手抬攀登用的云梯,顶着头顶的箭弩,坚定不移往城门靠近。

    “他们打算攻上城墙!”城楼之内,薛永怡趴在墙洞上,盯着外间的战局问道。

    “攻城墙就攻城墙嘛!女娃娃别紧张!”何伯在一旁捋着胡须,笑眯眯道。

    薛永怡不满地看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这个死老头儿,倒全不当一回事儿!

    “蟋蟀,可准备好了?”兰舟躺在一面软榻上,身上盖着厚重的皮毯,问着一旁的蟋蟀。

    蟋蟀点点头,“兰舟哥,您放心,他们休想登上城楼!”蟋蟀说完,吩咐操控城楼士兵,按动一个机关按钮。

    薛永怡好奇趴在墙洞往外面看。

    只见距离城墙半丈远的地面,再次往下凹陷,此次凹陷没有城墙后那么宽,约莫大半丈宽。

    那当先抬着云梯意欲攻城的鞑子毫无防备之下,掉入机关,瞬间被箭射成了筛子。

    鞑子首领气急败坏地看着这忽然出现的深坑,虽然只有半丈的距离,他们骑马便能踏过,然而城墙对面位置有限,一次能够容纳的人也有限,即便他们踏过去了,将云梯搭上,也能被城墙上的大懿兵轻易地驱逐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第258章 出征 返回《玉兰归》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