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精分驸马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牢狱探视

正文 第六十五章 牢狱探视

文/金木必须有
精分驸马 | 本章字数:2224 | | 精分驸马txt下载 | 精分驸马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李睿修昂首跟在太监身后准备离宫,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在寒风呼啸的场院里等待着的李睿鑫,李睿鑫无官职无家世,因此只能站在那里任由冷风吹着,好在山里比山下冷,他穿的比较厚实,李睿修心中不喜,更理解了皇权的不合理之处。

    李睿鑫担忧的看向李睿修,见他一身傲气,小太监也很恭敬,才放下心来,看来圣上饶过了他,李睿鑫刚才站在风中一直都在后悔,修大哥醉心修道,脑子还不好使,可自己不同,枉读了那么些律法,却从没想过修大哥也应列朝,此次全身而退,却不知道付出了什么代价。

    李睿修没有让张大赶车回山上,而是直奔秀才巷的家中,看着院子里随意放置的侦探事务所的牌匾还有落满灰尘的房间,有些不爽自己为什么要像恐怖分子和邪教徒一样躲进山里,书房传来轻微的嗡鸣声,李睿修走进去就看到了博古上有一个极大的蜂巢,旁边掉落的蜜蜂不知是什么品种看上去有普通蜜蜂两个大。他小心翼翼的接近了蜂巢,用手帕捡起一个蜜蜂放在阳光下研究。

    从结构上来看就是一个放大版的中华蜜蜂,是变异品种吗?就是不知道毒性和产蜜能力如何了,看来自己有的时候还会是一个关心农业的人啊。

    他随手丢弃了玉蜂的尸体,给保罗擦了擦脑袋,想到了那天突然袭击自己的周屠户,不禁来了兴趣,那个人猥琐窝囊,只敢暗中发泄愤懑,明明已经愿意去自首了为什么听到自己的身份就暴起伤人,自己和这个人有什么仇恨吗,一定是一个十分深刻的仇恨,他想到这里,转身出门去往刑部大牢,他现在很无聊,想要问一问究竟。

    张大正在门外无奈的伺候着驴子,这个房子已经十来天没人住了,一应家具细软也都搬到山上了,可这个李睿修不知道发什么疯,偏偏要来这里安置,他现在连个炭火都变不出来还要伺候两个主子一头驴。

    李睿修出门时正看到全身都散发着不爽气息的张大碎碎念着家中什么都没有,他在擦身而过的时候站定道:“没有生活必备你可以去隔壁拿一点,那里不是你们专门为我设置的据点吗,你们都是一个系统的,借用一下政府的资源也是合情合理的,更能让你获得我的信任。“

    张大假装没听懂李睿修的无耻言论,背着身子把驴拴在棚子里。

    李睿修却不放过他:“不要消极怠工,我弟弟还在家里,不要让他挨饿受冻,否则我不介意把你卖回牙行去。“

    张大很想对李睿修喊让他尽管去卖,自己在李家一点暗卫的尊严都没有,身份被看穿,李睿修本身也不掩饰要做的任何事,三品驸马府里居然就只有七个下人一名先生,整天被支使得团团转买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李睿修还不爱出门,根本没需要注意的人接近他套交情,自己的任务也是遥遥无期。。。眼看着李睿修要出门,自己还得伺候着李睿鑫,房顶露出一个暗卫同人的身影,示意他不用着急,有人跟李睿修。

    李睿修很快到了刑部大牢的门口,点名要见前几日来自首的周屠户,守门侍卫知道他是驸马后态度恭敬了许多,等了半天都不见对方给自己银子贿赂,只能暗道倒霉,引着李睿修进了大牢去见班头。

    班头也不认识什么李驸马,但见对方锦衣华服气宇不凡,心知不应当是个冒名顶替肯定是贵人,可贵人来这个晦气地方做什么,那周屠户他也知道,是一个杀妓女还分尸的变态,没钱没权,被关押在最破烂的死牢里等着问斩,此人于他是有旧恩还是旧仇,亦或是单纯的好奇,班头不再猜测,反正是看个低等死囚,犯不着为此得罪贵人,班头也在等着银子,李睿修看到了对方贪婪的眼神,不想浪费时间的他果断扔了银子过去,班头不再犹豫,立刻亲自带着李睿修去往牢房。

    李睿修跟在后面闻着牢里的气味浑身不悦,一为这里脏臭的牢房管理,一为这个狱警居然把自己带进了牢房,不知道把犯人提出来吗,真是不怕乱的。

    闻着牢房里腐败和屎尿的味道,几人很快见到了周屠户,在牢房里已经脱形了,整个人一身黑污,他正躺在地上,见到李睿修前来探视,也没什么动作,直到李睿修走进了牢房,他才突然冲过来吼叫着:“是你!你竟然还敢来!”

    李睿修向后退了半步,再次用手帕捂住鼻子:“你为什么要袭击我,我们有什么仇怨?”

    周屠户听到李睿修的言语不再说话,只是站在栏杆边上想要随时袭击靠近的李睿修。

    李睿修看到了周屠户沉默的表现和脸上闪过的隐匿伤痛,再结合他的话语,心中隐隐有了猜测:“因为我害得你失去了……”不是李睿修想要帮周屠户隐瞒,他言尽于此是因为周屠户如果被揭穿的隐秘就会更加的充满攻击性,不会配合自己的提问。

    周屠户被李睿修问得悲上心头,失去了在栏杆边张牙绪压抑的呜呜声,看上去不过一会儿是缓不过来的。

    李睿修仔细看着周屠户,他想了很久也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跟这个人有交集,又是怎么害的他失去下体的。分析周屠户的犯案过程,在最近三个月发生的巨变,也就是在三个月前的某一天,那时自己不是在牢房里就是在家里宅着,就算记忆有断片,出门就那么几次,可都没见过这个屠户和这个屠户的血缘关系者。

    李睿修后退几步,沉思着进入自己的记忆宫殿,仔细的回想每一个细节,周屠户家里的每一处,周屠户的言行举止,他身上的一切,在那间充满猪下水味道的房间里,凳子上的外衣,缝补着一块补丁,那补丁与旁的都不同,是产自晋北的一种特有的廉价纺织工艺,用了五层的交叉经线,所以格外耐磨,专门供给西北军军用,仔细看来那个补丁的缝补工艺也与旁的补丁不同。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返回《精分驸马》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六章 犯妇有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