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倾世田缘,残王纵妻最新章节列表 » 无度 第一百四十九章 英雄救美

无度 第一百四十九章 英雄救美

文/枇杷花开
推荐阅读:
    出事的地方已经离看台不远了,马上的人这边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罗塞公主被颠的前仰后合,一次次险些掉下去,已经抱着把脖子大声疾呼,“救命!救命!….”

    顿时,看台这边所有人都惊到了。

    人群骚乱。

    “完了…..完了…..”

    “掉下来非摔个三月下不了地不可!”

    “要是再被踩几下,小命就没了!”

    “畜生可是不管不顾的,可惜.....”

    …….

    比起看台上人们的大呼小叫,场上的人更是紧张万分。

    罗塞太子乌力罕直接跳下马去奔到琪琪格的马旁边,左窜右闪的试图把妹妹弄下来,“下来…..抓住我….”

    可收效甚微。

    琪琪格根本不敢放开马脖子。

    适得其反的,那匹枣红马更加暴躁,嘶鸣的差点立起来把罗塞太子踢倒。

    乌力罕只得退走,他也奇了怪了,妹妹的马是一贯骑乘的坐骑,怎么就突然惊了。

    就算惊了,也不该是这个惊法啊,草原上烈马多的去了,生马他也训过,就没见过这么野的。

    被施了咒语一样。

    “…..救命!救命!啊…….我不行了!…..救命啊....”

    琪琪格已经顾不得什么公主的骄傲了,生死关头,惊恐的嚎叫着,撕心裂肺。

    要是被这马甩出去,不死也得弄个重伤,万一要毁了容,她的一辈子就完了啊。

    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

    旁边的人也试图救她,可她的马发狂的厉害,人们根本不好靠近。

    即便靠近了,也会被那匹马猛踢没踹。

    千钧一发之际,褚元澈策马过去,两匹马错身一记,一把将罗塞公主扯过来,在空中极短的间隙里,双手将人稳稳抓住,放在马背上坐好。

    琪琪格惊魂未定,只知道得救了,救她的还是她中意的人。

    被拢到强健有力的温暖怀抱里,巨大的惊喜冲的她喜极而泣,“澈哥…..”

    可没等她言语,背后的人已经飞身而起,脚尖一点马背,急速前掠坐到那匹吃了摇头丸一般的惊马上。

    “……小心呐!喂!澈哥哥!……”

    不光罗塞公主急,在场的人都是捏了一把汗。

    “元澈贤弟,不要了…..不要管那马了…..”,妹妹得救便好,疯掉的马?

    乌力罕觉得这个四王爷的安危重要的多。

    骑着白马的褚元琪气的脸都白了,可还是担心的不行,“四哥下来!快下来!……”

    为个罗塞公主的破马,豁出命去,太不值得了。

    褚元澈对这些都是充耳不闻,两腿加紧马肚子,手上僵硬拉的死紧,任凭马儿咆哮上窜下跳的撒欢。

    身体随着颠簸麦浪一般起伏,巧妙的化解着惊马对他的抵触。

    狂野的,而且有着让人血脉沸腾的美感。

    围观的人们心知褚元澈实力非凡,不是去送死的,陆续放心的拨转马头往旁边退去。

    留着充裕的空场,让那疯马发狂。

    看台上的人大开眼界的同时也没那么惊慌了。

    “厉害!四王爷真厉害!”

    “英雄救美呢。”

    “…..给天启长脸….”

    “罗塞可是马背上的,咱们四王爷更胜一筹呢....”

    ………

    耳边各种狂热的溢美之词飘来,彩云拳头紧握的简直要爆发了。

    英雄救美?

    呸!

    也配!

    什么英雄什么美!

    明明一对狗男女!

    狗男女!

    再一看旁边的人,伸长脖子瞪着眼看的津津有味,她更气了,手指收紧就拧了上去,“哼!”

    叶蓁揉着胳膊吃痛咧嘴,“彩云姐,好疼的。”

    “还知道疼,我还以为你是木偶呢!”,彩云很是没好气。

    是啊,爹爹跟她说了,要表现的生气一点,要不该穿帮了。

    遂意,叶蓁突然就垂了垂眉眼,“我又没办法。”

    其实,就算是心知肚明那边在演戏,她也有那么一点点介意的。

    看着门神跟别人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她这个准媳妇,哪有高兴的道理。

    她对皇位权利没兴趣,对于美男计,还是很看不惯的。

    的确,没办法。

    彩云更添颓败,哎,皇帝一家子,欺负人都这么明目张胆。

    还什么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哼!

    摔下来!

    摔下来!

    摔死算了!

    实在没辙了,彩云只有一脸虔诚的诅咒。

    可她的愿望终究成了泡影。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人还是稳稳坐在马上,而且,原本疯癫的马渐渐势弱,不再腾空,只是嘶鸣着原地咆哮。

    终于,万众期待中,马疲惫的再也跑动不了,安静下来。

    顿时,看台上、赛场里,叫好声不绝于耳。

    英雄救美,这桥段没人不喜欢。

    更重要的,人驯服畜生,还是那么精彩,作为同类,与有荣焉。

    褚元澈依旧面不改色,只是呼吸有些急促,紧绷的神经一松,偏腿就跳下马去。

    琪琪格兴奋的无以复加,雀跃的奔了上去,抱着褚元澈胳膊崇拜的尖叫,“澈哥哥,是你救了我,你真是个大英雄!”

    一句‘澈哥哥’弄的褚元澈鸡皮疙瘩一层,尤其是那双手,抓的他如芒在背。

    小丫头看见了,会不高兴吧?

    又不好发作,他只得不动声色抽回把缰绳塞过去,“让人检查一下,你的马应该是有人动了手脚。”

    事关安危,琪琪格还是明智的把儿女情长抛之脑后,扭头看向哥哥,“哥哥?”

    “我猜也是如此。”,乌力罕面色凝重的点头,“趁看守的不注意,有人动了这匹马”。

    惊马见多了,能如此癫狂的,除了被人做了手脚,没有别的可能。

    哼!

    谁想害她,根本不言自明。

    琪琪格美丽的脸孔染上仇恨的冰霜,别有深意的扫了一眼旁观的褚元吉。

    褚元吉心虚的很,脸上却强装着镇定,关切的问道,“畜生野性难驯,我看你吓的不轻,不如先过去让太医给看看。”

    “三王爷,琪琪格胆子没有那么小,用不着太医看。不过,琪琪格心小,得罪了我,即便是不懂事的畜生,我也饶不了它。”,琪琪格展颜一笑,一汪秋水般的美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假惺惺的人,暗流涌动。

    看来是怀疑他们了,没关系,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到是他们。

    还不到撕破脸皮的时候,褚元吉还是假装听不懂的,“女子本来就是心眼小的,不奇怪。”

    马被制服了,受惊的又是罗塞公主,出于礼节,皇帝皇后带着一干大臣宗亲就往马场中间去。

    也就二十多丈,不算远。

    女眷大多没有动,彩云自然是不会去的。

    人没死不说,一根毫毛都没伤到,简直老天不开眼啊。

    又不能张嘴骂,手里的帕子,又成了她的出气口。

    “行了,不要把自己气坏,你秀那个帕子不是花了半个月功夫呢。”,眼看着手帕就要粉身碎骨,叶蓁忍不住劝到。

    彩云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是不是傻了。”

    未婚夫大庭广众之下把另一个女人抱到怀里,再不生气,她觉得表妹就没救了。

    是人吗?

    还是人吗?

    是吃饭长大的吗?

    生气!

    对生气!

    叶蓁心里暗叹一声又忘了,忙挤出一点凄苦状,“我这不是忍着呢嘛,有气回去生,省的让人看笑话。”

    “……你真是忍的住。”,彩云无奈的又去折磨手帕。

    这手帕就是那对狗男女,她揉她拧她撕…..

    褚元净依旧坐镇看台没有动,余光扫到叶蓁的表情变化,好笑的摇摇头。

    为了别人认为她该伤心勉强装出伤心的模样,而且还漏洞百出的,真是……

    一把瓜子吃光了,皇帝一行人才姗姗回来。

    叶蓁又得站起来随着众人一起迎接,再落座,她就发现,罗塞公主也一起跟着回来了。

    笑意盈盈的,跟皇帝说的很是热络。

    “看,要重新比了!”

    人家公公和儿媳妇一见如故,叶蓁才懒得多看一眼,招呼着气愤难平的彩云又转向赛马场。

    彩云是一点心思都没了,“该出的风头都出了,哼。”

    “看看嘛,没准七王爷就把旗子拿回来了呢!”

    “拿一百个旗子回来也解不了我的气!”

    ……..

    两人低声嘀咕着,直到几十匹马风驰电掣的近了,叶蓁才发现彩云这家伙言不由衷。

    随着皇帝他们站起来,这家伙刷的也站起来,热血沸腾的要蹦高。

    “……快点!再快点!…..”

    彩云眼里只有那匹白马了,她只想让那个死不要脸大喊着‘澈哥哥’的罗塞公主失望。

    过了半场,被甩开的马越来越多,最后远去的只有七八匹,叶蓁终于领略到大臣们如何拍马屁了。

    陪跑,还要主动而且不太明显的败下来,不容易啊。

    “…...到头了…..到头了……谁拿的旗子啊?怎么看不清…..蓁儿,你看见是谁了吗?……是不是七王爷….”

    “我也看不见啊…,,,再等等…..好像不是….”

    “…..老天爷不开眼….”,什么好像不是,就不是,待眯眼看清了手拿旗子策马而来的人,彩云撇了撇嘴,愤愤不平的坐下去,“不争气,真不争气!这个七王爷,真是不争气!”

    喝口凉水都塞牙。

    哎!

    就没有一点让她高兴的事。

    门神还真有两下子嘛,想到熊孩子被打脸了,叶蓁心里倒是挺乐呵。

    褚元澈急速催马而回,眼光一扫,准确的捕捉到娇小的人儿,站在那里,正抿嘴笑。

    历时,他也弯了唇角。

    待到跳到马下,对上冲过来抱住他胳膊摇晃的罗塞公主,瞬间,好心情跌落谷底,为了摆脱牵制,旗子成了救命稻草,“来,帮我拿着吧。”

    “好啊。”,琪琪格如获至宝,双手接过,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澈哥哥拼命拿了旗子回来,就是为了送给她。

    好甜蜜啊。

    乌力罕无奈的调侃,“哥哥没拿到旗子,你是不是没给我鼓劲?”

    “是啊。”,琪琪格一点也不撒谎,“看来,你是白疼我了。”

    他的话都抢了,乌力罕就无奈的扶额笑哈哈。

    不管怎么样,这个妹妹是栽进去了。

    算了,这个四王爷至少有本事,皇位十拿九稳的,和妹妹也算般配。

    众人说笑着各自归位,皇帝难免又要冠冕堂皇一通,结尾前还宣布,大家晚上要来参加罗塞国准备的篝火表演。

    马赛彻底结束,皇帝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去。

    目送着人群中恨不得贴到四王爷身上的罗塞公主,彩云的眼睛里简直就是淬了火,“不要脸,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孙氏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女儿一样,“住嘴。”

    彩云悻悻的,又不敢顶撞母亲,只得别过头去,这一看,她终于找了了撒气目标,“七王爷!”

    褚元琪依旧大大咧咧的气焰不减,“是小爷让着四哥的,我怕他输给我会哭。”

    “要是比脸皮厚,你就赢了。”,彩云没好气的哼了哼。

    褚元琪本来就生气呢,这回更郁闷了,“你说谁脸皮厚了!”

    “七王爷,小女是说她自己呢,您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孙氏忙帮口无遮拦的女儿打圆场,“彩云,蓁儿,走了。”

    走了就没意思了,褚元琪历时笑呵呵的摆手,“李夫人,我就是跟她开个玩笑。反正也没事,闷在屋子里多没意思,不如留下来骑马吧。四嫂,你不会骑马吧?我教你。”

    “不要叫我四嫂!”,周围没什么人了,叶蓁原形毕露。

    褚元净踱步过去,“七弟,不要胡乱称呼,会让叶小姐尴尬的。”

    “叫习惯了嘛,哎,你要当我四嫂多好。”,褚元琪郁郁的,“那个罗塞公主好讨厌。”

    “七弟,祸从口出!”

    “管她呢,我就讨厌她了,她难道能怎么样我?难道,敢打我一顿不成?”,褚元琪小霸王上身,痞气袭人。

    皇子怎么都可以,臣子就大不一样了,未免多生事端,孙氏拉着两个小辈就走,“六王爷,七王爷,我们还有事,告辞了。”

    “喂!一起玩儿嘛…..”

    褚元净制止,“七弟,男女有别,你缠着两个没出阁的姑娘家,算什么样子!”

    “这么多人看着呢,能怎么样!又不是偷偷摸摸!”

    “那也不行!走了,跟我去善后。”,褚元净就拉下脸来,“对了,你怎么对那个叶小姐如此….嗯,不是只见过一两次吗?”

    “六哥,我跟你说,这个人一点都不像那些大家闺秀一般没意思。那天父皇寿宴你没在,我跟你说来着,就是猜那个葡萄酒,其实是她猜出来的。到头来,到让我和四哥占了便宜……”

    **************

    换衣洗脸收拾停当,太阳刚刚落山,离着篝火表演还有点功夫,叶蓁就窝在椅子里和彩云闲聊。

    孙氏一直在地上踱步,盼着盼着,丈夫终于回来了。

    不等她开口,李尚书一脸凝重的道,“我已经知道了。”

    “那?”

    “相国这就过来,蓁儿留下,你和彩云出去看着。”

    孙氏一看丈夫的表情,就知道事态严重,妇道人家经不起事,忙拉着彩云出去。

    “舅舅,您喝茶。”,作为小辈,叶蓁忙起身倒茶。

    李尚书上火的很,端起来一饮而尽,“坐吧。”

    蓁儿这丫头,性子实在是太过单纯了。

    哎。

    很快,叶相国也推门进了来。

    “爹爹。”

    叶相国一脸严肃,眼见着女儿,勉强挤出一丝笑,“来,蓁儿,给爹和舅舅详细说说夕食时候,桌上的人是如何说的。”

    叶蓁不敢怠慢,边回想边尽量详细的诉说,“….先是…..后来,万岁就说如果太医说女儿医不好,您会海涵的…..还有…..”

    越听,叶相国脸越阴沉,李尚书亦是,“真是…..”

    最终,他也没说出来。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

    只是,心里堵得慌。

    叶相国撵着胡须思忖片刻,悠悠道,“…..蓁儿啊,退婚就退吧,爹爹以后会给你寻个如意郎君的。”

    “爹爹?…”,叶蓁不可思议的看看叶相国,又瞥了眼李尚书,奥,看来这个舅舅是不知道的。

    想着爹爹在演戏,就没有往下说。

    “你舅父都知道的。”,叶相国知晓女儿所想就道,“方才,万岁已经和我们说了,罗塞公主和亲给四王爷做正妃。回去之后,爹爹就要以你恶疾难愈为由,自请撤销这门亲事。”

    “…..那…..四王爷不是说…..”,叶蓁愣了愣,下意识的开口。

    叶相国叹口气打断,“四皇子上头有万岁在,万岁若是铁了心,他也无能为力的。上次给你们赐婚,那还不是万岁一句话。”

    李尚书也感慨,“为了天启,不得不为啊。幸好蓁儿没有嫁过去,婚约除了也好,皇家无情,不是蓁儿应付的了的。”

    叶蓁看看相国爹,又看看李尚书,“您是说,我一定会被退婚了?”

    “蓁儿啊,天启和罗塞联姻势在必行,那个公主又认定了四王爷,恐怕没有回旋的余地。就算有,没有几天了,那个四王爷也是无计可施的。”

    “是啊,当初罗塞是要送个庶公主给皇上做妃,谁成想,最后来的是嫡公主。”

    “嫡公主嫌万岁爷年老,可和亲给皇子,挑的必然也是最可能当上皇帝的。罗塞国咬定了要四皇子,即便是万岁,只要想和罗塞和亲,这事就是无法改变的。”

    说的很有道理,可,叶蓁还是有些不死心,“那他…..”

    “有可能他有这份心,也有可能只是说出来安抚我和你舅舅。不管怎么样,大局已定。”,叶相国选择实话实说,“你也知道的,如若你不是相国之女,他不可能许给你王妃之位,现在有着罗塞国公主做比,你想,他会怎么选?”。

    长痛不如短痛,在他看来,女儿对那个四王爷有感情也很浅淡,早早知道了,倒是好事。

    叶蓁咬咬唇,顿了顿就道,“女儿知道了。”

    成了皇权争夺的炮灰,哎,悲哀啊。

    “蓁儿,他和你不是良配,以后,爹爹会给你找到更好的。”,叶相国安慰。

    “嫁入皇家不适合女儿,这样挺好的。”,叶蓁释然的笑笑。

    就算门神对她有心又怎样,一个为了权势可以利用小姑娘感情的,照样是渣男。

    这种人,她不稀罕。

    一个女人为了攀附权贵当着未婚夫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亲亲我我,她的未婚夫绝对忍不了的。

    凭什么,作为女人,她就要忍。

    一个只顾着争权夺位,一点都不顾家她感受的,还能谈什么白头偕老?

    笑话!

    绝对是笑话!

    简直就是玷污了爱情这两个字!

    可怜啊,她竟然那时候还信了。

    也好,早认清早好。

    “蓁儿,爹爹跟你说这些,是让你有个准备。被退婚,恐怕会有些议论,被人怎么看怎么说,你不要往心里去.....”

    -本章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八章 本来该哭的却笑呵呵的安慰旁人 返回《倾世田缘,残王纵妻》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