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如何从剑修手下逃生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91.承天仙宗

正文 91.承天仙宗

文/苏九阙
    郁景容嘴角滑过一丝笑意,“大礼未成,现在准备也不迟。”

    傅易笑道:“看来那上古秘境若是开启,无论如何也要进去闯一闯,寻一些拿得出手的玩意孝敬师嫂了。”

    陶子恬摆手道:“傅易道友直接唤我姓名即可。”

    傅易铿锵有力道:“我对师兄极其敬重,又怎能失礼于师嫂?师嫂切莫顾虑,师弟这声称呼发自肺腑,万万没有不情愿的。”

    陶子恬:“……”

    傅易看了郁景容一眼,见他果然没有否认自己的话,态度更加坚定,又向陶子恬施了一礼后,施施然回到座位上。

    陶子恬无法,只得待在郁景容旁边坐着,听着他们讨论,虽然不知道来龙去脉,但听了小半个时辰,心里也估摸出个大概,原来当日进混元殿,趁着郁景容不备时将他偷走的是一位太上长老的嫡亲玄孙,惠盈师妹,因着那位太上长老极为护短,承天仙宗众主事之人又只当桃子是寻常之物,纵然宗门极力维护郁景容,但与他对立的乃是一位太上长老,连宗主都要恭敬着称他一声师叔,也是轻易得罪不起。

    与郁景容同是拜在垂仪真君座下的弟子元祈道:“师弟,我看这事颇有些难办,惠清真君铁了心要护着自己玄孙,除非师尊出面,否则宗主必然是要息事宁人的。依我看,因着这事打扰师尊清修也很是不妥,不如这回就算了罢,师弟法宝也已经找了回来,何不卖惠清真君一个好?将来或许还能因此得益也没准。”

    几个师兄弟顿时议论纷纷,各执其词。

    傅易则道:“元师兄说的本也在理,只是垂仪真君与家师才是一派,与惠清真君时有矛盾。承天仙宗泱泱仙门,历来主张门内弟子互相竞争攀比,垂仪真君与惠清真君之间纷争难以化解,即便我等好意退让,落到旁人眼里,怕也只是笑话我们软弱而已。”

    郁景容抬了抬手,底下议论声骤然停止。

    郁景容一字一顿,斩钉截铁道:“这笔账,是要和惠盈算的,只是怎么算,另有讲究罢了。”

    元祈面露喜色道:“莫非师弟已经有了打算?”

    郁景容道:“再过两百八十年便是师尊四千岁寿辰,我无意间寻得先天灵根大光宝树之果,传闻大光宝树可来去三界,更能踏破虚空,去往其它大世界,乃是稀世奇珍,便打算作为寿礼,孝敬师尊。然而惠盈少不更事,私自窃取灵根之果,虽如今已经寻回,无奈先天灵根万分珍贵,果实因保管不当,灵气尽失,已经不得用。”

    众人闻言哑然,元祈迟疑道:“可,可被惠盈所取乃是一枚灵桃,师弟先前还大张旗鼓去寻找,莫说承天仙宗,连灵源洲也少有人不知道这事的,现在说是大光宝树之果,未免也……”

    郁景容轻声道:“师兄可见过大光宝树之果?”

    元祈摇头,“先天灵根稀世罕见,自然未曾有幸见过。”

    郁景容道:“既然如此,我说大光宝树之果形似桃子,师兄何以否认?我当年在八荒界时不慎旧伤复发,因此与宗门失了联系,伤势痊愈后本想借着序位之争回到师门,没想上古战场竟无故崩塌,许多修士丢了性命,我却是凑巧落入异世界,正是那里寻到大光宝树碎片。除了果实之外,另有一些树枝和树叶,好在异世界地气特殊,反而是保住了先天灵根,我也是靠着这些零星的枝叶,方能回到灵源洲。”

    “大光宝树果核未必能培育完整的大光宝树,然而毕竟来于先天灵根,天生非凡,师尊年岁悠长,见识广博,若能将灵果加以利用,必然也惠及师门。如今我蒙受如此损失,于情于理,也当请宗门替我主持公道,惩戒惠盈。”

    傅易抚掌大笑道:“师兄这个主意妙极,既然有了正当由头,宗主势必也要站出来,向惠清真君声讨一番。”

    “事情不止于此。”郁景容声音沉了下来,手捏住扶手,巡视众同门,“惠盈与我素无瓜葛,为何能闯进我混元殿来?”

    众人闻言又是面面相觑,他们这些跟随郁景容许多年的弟子,都是有出入混元殿信物的,而惠盈修为不比郁景容,不能破混元殿禁制,唯有他们之中有人帮助惠盈,方能使她得逞了。

    杨琼枝脸色发白,在这一片静寂无声中,走到殿中央,“师兄,是我一时疏忽,才让惠盈有机可乘。”

    郁景容看着杨琼枝,陶子恬也在打量,杨琼枝颇有些英姿飒爽,与许多蒲柳之姿的女子大不相同,不过此时也是红着双眼,咬着唇瓣,既是委屈也是不甘。

    陶子恬心里叹息,近些日子郁景容总是把他看顾得紧,分明是他更容易招蜂引蝶,只是杨琼枝身份摆在那里,又是姑娘家,总不能把人欺负哭了吧?

    陶子恬推了推郁景容,“罢了,反正……事已至此,想必杨师妹经过此事,也会谨慎许多。”

    郁景容垂目,当着众人的面没有落陶子恬颜面,只说:“罢了,今日先散了,傅师弟,你且留下片刻。”

    杨琼枝走前还瞪了陶子恬一眼,陶子恬心里咋呼,无怪俗话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却也没有在意,到底是景容的师妹,又是娇贵的姑娘家。

    陶子恬眼见郁景容与傅易像有私密之事要谈,也主动离去,这次郁景容没有阻拦他,待他出了门,对傅易道:“承天仙宗内多有纷争,以确保弟子进取。然而众擎易举,独木难支,我平日鲜少言之于口,其实是信用你们的。”

    傅易笑着点头,“师兄面冷心热,师弟晓得,不然也不会轻易追随师兄,师兄这些年进境过人,师弟也很是欢喜。琼枝那头……师兄也莫怪师弟说句实话,师兄乃是天之骄子,不说杨师妹,惠盈为何平白无故招惹师兄,无非也是想得师兄青眼罢了,只是不巧拂了师兄逆鳞,那女修生性骄纵,偏又善于辞令,与杨师妹多番往来,便因着师兄生了些惺惺相惜之情。这次也算是教训,以后琼枝该是晓得,这宗门之内,未必也是所有人都能信的。”

    郁景容别有意味暼了傅易一眼,傅易顿时住口,又苦笑道:“琼枝性格直率,有时候难免出差错,我总得维护一二,还请师兄酌情,从轻发落。”

    郁景容却是风马牛不相及道:“前几日我不在宗门里,你与琼枝来了混元殿?”

    傅易承认,“确实……还有幸提前见了师嫂,只是当时不知道师嫂身份,应对难免轻忽了,还请师兄替我在师嫂面前美言几句。”

    郁景容闭了闭眼,睁开后又说:“你若是敬重我,必须也敬重他,只是却不可过于亲近了。”

    傅易一时没有琢磨出郁景容的心思,疑道:“莫非……此人有何不妥?”

    “并无不妥,只是我不乐见他与我之外的人亲近。”郁景容坦然道。

    傅易表情刹那间很是精彩,片刻后才道:“师弟……受教了。”

    郁景容与傅易分别后,又去拜见垂仪真君。

    冥通殿前侍奉的弟子恭敬道:“回师叔祖,真君此时正在小洞天中推演道法,但是真君料事如神,猜到师叔祖会来寻他,特地下了吩咐,若是师叔祖来了,无需多虑,尽管去小洞天中寻他。”

    郁景容点头,依着侍奉弟子的话,到达小洞天。

    小洞天外观不过是寻常山洞,入口狭隘,直到走了一里开外,视线豁然开朗,又是另一方小世界。

    此方天地虽小,然而日月星辰,花草树木一应俱全。垂仪真君盘腿坐于世界中央,双目微阖,手指不断变化,便见日转星移,四季更替,岁月飞逝,草木枯荣……就连垂仪真君一刻后也显现老态,光洁的皮肤迅速松弛,乌黑的头发变得枯燥灰白,细长的手指如同枯枝般失去生气,整个人腐朽消散在天地间,所有一切变化都止于此刻,天地无光,万籁俱寂,正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重归于一。

    不知过了多久,天光又逐渐亮起,垂仪真君仍旧端坐在那里,自混沌之始,至天地之终,循环往复,亘古不变。

    垂仪真君睁开眼,向身前指道:“过来坐吧。”说罢,他所指之处,乍然展开一朵巨大的荷叶。

    郁景容见礼后,于荷叶上坐下。

    荷叶摇摆不定,如世人自天地而生,与天道失去关联,被贪嗔痴恨爱恶欲迷了眼,飘零如浮萍。

    垂仪真君问道:“你执意向惠盈追究罪责,甚至不惜与惠清真君作对?”

    “你执意与他白头偕老,不离不弃?”

    “你执意以剑入道,主天地开合,世间混沌?”

    “你……”

    垂仪真君的声音无穷无尽,四面八方,如雷声在郁景容耳边炸响,随即世间风云变幻,日月无光,重重威压几乎令人喘不过气,垂仪真君身形巨大,遮天蔽日,居高临下。

    然而即便如此,郁景容还是坚定道:“恳请师尊成全。”

    垂仪轻轻叹息,刹那间天地异象,甚至飘荡荷叶都尽数退去,小世界草木葱茏,风和日丽,又是一派平和的景象。
(快捷键 ←)上一章:90.承天仙宗 返回《如何从剑修手下逃生》目录 下一章:92.承天仙宗(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