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我爱你的漫长岁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26.一起堕入地狱吧

正文 126.一起堕入地狱吧

文/夏小礼
    梁施像是根本就听不懂孟君祎的话,也看不懂孟君祎的表情似的,她脸上的笑容甚至也没有丝毫的破碎的迹象。

    她头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孟君祎,一直笑着,笑的恬淡安静。

    要不是亲眼见到熊夭夭躺在血泊里的样子,孟君祎根本想不到她内里是一个这么心狠手辣的人。

    这算什么事?

    他精心的养了好几年的一条狗,忽然之间开始反咬自己了,因为养了太久,所以挑着他的弱点下手。

    能耐,真的是能耐大发了。

    梁施这么笑着,她的语气很温柔:“我也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这么对你。”

    她的表情和动作都太温柔了,好像她还是和从前一样,什么都没变,但是他们两个人都知道,一切都变了。

    他们这么大的动静,当然会引来别人,脚步声匆匆响起,一个跟孟君祎长的有些相似的男人出现在了玄关处,看到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男人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太愉悦的表情。

    “你们两个在大门口做什么?”男人是孟君祎的爸爸,孟伟庭,虽然表情严肃的近乎不近人情,但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美男子。

    孟君祎的手缓缓的从梁施的脖子上松开,转为在她脸上摸了一把,侧头目光挑衅的看着孟伟庭:“爸难道看不出来,我们现在在做什么吗?”

    说完这句话,他的眉眼上挑,脸上露出让人目眩神迷的笑容,嘴唇缓缓的往梁施脸上凑去。

    他的动作优雅缓慢,可是偏偏行为放肆不羁。

    孟伟庭没想到孟君祎竟然这么挑衅自己,原本脸上只是严肃,现在已经渐渐的转变为怒气了。

    倒是梁施,轻轻的推开了孟君祎。孟君祎也就真的任由她这么推开了,幽深的目光始终落在梁施身上,外人看来,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

    梁施将脸颊边落下的头发轻轻的挽到耳后,脸上的笑容也是温柔恬静的样子,身上是家居服,更让她整个人添了几分温柔无害的感觉。

    她站直了身体,背对着孟君祎,感觉到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她的后背,梁施的心里面一片凉意,可她还是挺直了背。

    “孟叔叔,您怎么还没休息?是不是我们吵到您了?”梁施的声音轻轻细细的。

    孟君祎在她的身后冷冷的笑了一声。

    原本孟伟庭的表情已经和缓了许多。但现在却又怒起了几分:“每天在外面鬼混,也是梁施脾性好,不然你这样的性子,孤老一辈子,也没人会多看你一眼!”

    “我孤老一辈子,难道不是爸最想看到的吗?”孟君祎的表情那么的嘲讽。

    孟伟庭愣了一下,从前即便是他顺口训斥孟君祎几句,他大多数的时间,也是安安静静的应承着,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反抗顶嘴过。

    “逆子!现在大了,翅膀硬了,就敢跟你老子顶嘴了!”孟伟庭朝他训斥道。

    孟君祎眉心微皱。看上去极为疲倦的样子,但他的神色一片冰冷,刚要开口说话,却被梁施拉了一把,梁施带着讨好的笑容看着孟伟庭:“孟叔叔,君祎他今天心情不是太好,说出口的话口不应心的,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同他一般计较了,我做了些宵夜,您饿不饿,我去给您端来。”

    说完。她转头,对孟君祎眨了眨眼睛,让孟君祎什么都别说了。

    孟君祎也不是真的那么莽撞的人,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还要收拾了梁施再说,要是孟伟庭插手的话,他也会觉得事情变的太麻烦了,所以就无所谓,真的没有再开口说话。

    梁施已经施施然的去了厨房,孟君祎也换好了鞋,孟伟庭脸上愤怒的表情好了一些,他警告似的看了孟君祎一眼:“今天要不是梁施在这里,我非得让你见识一下你老子是不是真的已经老的收拾不了你了。”

    说完,孟伟庭转身上楼去了。

    孟君祎在他的背后,露出了一个无声的,嘲讽的笑容。

    梁施端着东西出来的时候,客厅里面已经只剩下一个孟君祎了。

    她也见怪不怪,在孟家住了这么长时间了,孟伟庭虽然有些时候情绪有些阴晴不定,变化起伏很大,但却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的人,晚上是从来都不吃宵夜的,所以梁施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不过她还是问了一句:“叔叔呢?”

    孟君祎对着她的时候,笑的冰冷,似乎是以前从来没发现,梁施是一个这么本事好的人。

    也是,如果本事不好的话,怎么能哄得孟伟庭这么好呢。

    “我有话跟你说,上楼吧。”

    “你不打算用点宵夜吗?”梁施似乎把刚刚的事情完全忘记了似的,她的脸上甚至还带着丝丝的期冀。

    “我怕你在碗里面下毒。”孟君祎冷冷的回道。

    梁施脸上的笑容凝滞了一下,带着些许的失望:“怎么会呢,你明知道,我是宁愿自己死,都不会害你的。”

    她的笑容里,还带着少女的天真,却让孟君祎全身恶寒。

    “是吗?”孟君祎的笑容高深莫测,他开始往楼上走去,他知道梁施会跟上来的。

    等他洗了个澡出来,梁施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见着孟君祎出来之后,梁施就要走进浴室里头,去拿孟君祎的换下来的脏衣服,却被孟君祎一把捏住了手腕,用力的甩了出来,撞在身后的柜子上。

    腰上传来剧烈的疼痛感,疼的梁施的眼睛里盈满了水汽,脸上的笑容也差点维持不住。

    不过房间的隔音很好,这次不会再有孟伟庭冒出来。

    “君祎,我给你把脏衣服拿去洗了。”梁施忍着疼痛,站起了身体,又要朝浴室走去。

    “怎么这么着急要替我洗衣服?看到了那衣服上的血,所以心虚了吗?”孟君祎一把将她禁锢在他的手臂里。

    头顶灯光明亮,偏偏他大半张脸都隐没在黑暗中,看上去诡谲阴沉。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梁施被他的视线逼的连连后退,撇开脸去。

    “你不知道吗?梁施,我原本真的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们不能在一起了,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好结局的,可是现在。我觉得我的这个想法真的是太可笑了,我没想到竟然会是你,第一个站出来,狠狠的在我身上插了一刀,我从前真的是太低估你了。”孟君祎脸色低沉的能滴水成冰。

    梁施眼神里面有一瞬间的阴暗和慌张,她强撑着脸上的笑,转回头来,看着孟君祎英俊的颠倒众生的脸,那么的让他痴迷:“你在说什么?是不是她回来了?”

    “你还要在这里逞强吗?不见棺材不掉泪?梁施,你信不信,我从前能让你一步一步爬到现在的地步,就能一点一点的把你推下地狱?”孟君祎声音缓缓的。

    梁施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她的话很轻,更像是喃喃自语:“地狱?什么是天堂,什么又才是地狱呢?你以为我稀罕现在的日子吗?我爱的男人对我只是利用,他从来不会正眼看我一眼,甚至就算是我脱光了,也不能引起你一丝半点的兴趣,我现在的日子,难道不已经是在地狱里面了吗?”

    孟君祎面对她的软弱,心里面一点也没有柔软下来,反而越发的觉得麻烦,他放开梁施,退离了几步,似乎是连靠近她都觉得嫌恶:“梁施,做人不能太贪心了,什么都想要,我当初找到你的时候,是怎么跟你说的,你还记得吗?”

    梁施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惨白起来。

    她是记得的,她记得当时孟君祎找到了她,那时候她正好被生活逼迫的快要活不下去了,就是孟君祎像是个救世主似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对她什么出了手,将她护在了身后,那时候他一直带着温柔和煦的笑意,他笑着说:“梁施,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只要你听话,也不要对我动感情。”

    可是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又不是机器,孟君祎这样的人摆在自己面前,她怎么可能会不动心?

    戏演的久了,渐渐的她就入了戏,尤其是在孟君祎对她呵护备至,这几年他是真的觉得自己是在被孟君祎爱着的,就算是不爱,至少也该是有感情的吧。

    尤其是在熊夭夭的事情上。梁施最开始跟着孟君祎的时候,熊夭夭还总会特别不识时务的黏上来,可是孟君祎呢?对她总是特别的不耐烦,特别的不假辞色,梁施真的以为自己是特别的。

    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大概是从她有了孩子开始,梁施以为孟君祎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会开心的,那是他们俩的孩子啊。

    可是从那之后,孟君祎对她就冷淡了下来,梁施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之前还好好的人,突然就能够那么的冷酷无情呢?

    梁施回过神来,这几年,她变得太多了,已经是面目全非了。

    她越发用力的笑了起来:“可是孟君祎,你告诉我,一个人要怎么才能那么坚决呢?我是人啊!又不是机器!就算是机器用顺了手,还会有感情呢,你凭什么要我对你一点感情都不动?”

    “梁施!”孟君祎脸色阴沉,“你是在告诉我,当初我选择你就是一个错误吗?”

    梁施脸色的笑止住,眼泪一下子汹涌而出,这就是她爱着的男人啊,明知道她的心意。可是他却从头否定了她,他说他一开始的选择就是错的。

    那么她的那么多年的青春呢?她的爱情和人生呢?

    “君祎,为什么咱们就不能像之前那样呢?为什么她还要回来?她如果不回来的话,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啊,日子久了,你总会爱上我的吧,哪怕一丝半点的?”梁施被孟君祎这么否定,所有的理智分崩离析,她往前走了几步,想要拉住孟君祎的衣袖,却被孟君祎轻飘飘的甩开了。

    “就算是她不在,我也不会爱上你。”孟君祎冷漠又肯定的说道。

    梁施闻言。彻底的笑了起来:“是吗?”

    她明白,孟君祎现在已经是彻底的对她失望了,他们之间始终会有一道鸿沟出现,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孟君祎会是她的,也只能是她的。

    “就算是你不想跟我在一起,可是我想跟你在一起呢,为此,我可以不顾一切。”梁施的表情变得阴寒起来。

    孟君祎脸色一下子变了,他逼近了一步,满是寒气:“你还做了些什么?”

    “我当然要做些什么了,在你和孟叔叔身边这么多年,说起来我还要多亏了你们教会我一些东西。当别人都靠不住的时候,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梁施学着孟君祎的样子,冷冷的笑了起来,虽然她的语气里面带着逞强的笑容,可是心里面早就已经被撕碎成了一片片的碎片。

    孟君祎恶狠狠的瞪着梁施。

    梁施伸手从兜里面拿出一个内存卡,举在手里,对孟君祎说道:“我这里有几段视频,我想你会很想看到的。”

    梁施说完,内存卡朝孟君祎丢去,人却越过孟君祎,往浴室走去,很快就拿着孟君祎换下的脏衣服出来了。

    他们两个人之间,就好像刚刚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孟君祎心里面压上了一块重重的石头,拿着内存卡,转身去了书房,打开电脑,找到读卡器,接入到电脑里面,看到视频封面的那一刻,孟君祎眼里漫满了血气。

    光是第一段,孟君祎就握紧了拳头,是两个陌生的男人,扑在熊夭夭身上的场景,熊夭夭身上的衣服都被撕碎了,她看上去那么绝望,那么的愤怒,可是她并没有认命,她一直在反抗着,也因为这样的反抗,被人拳脚相加。

    孟君祎捏紧的拳头上,能听到咔擦咔擦的响声,他的脖子上全都是暴起的青筋,从来没有这一刻,这么的想要杀人。

    他护在怀里,舍不得伤害半分的女人,却被别人这么糟蹋着。

    当孟君祎听到熊夭夭最后绝望的叫着:“孟君祎,救我,救我。”

    画面静止了,孟君祎心里面的杀意肆意蔓延,之前光是看到熊夭夭那么狼狈不堪的躺在那里的时候,他就在脑子里面想过她这一天到底经历过一些什么,可是现在真的看到了,孟君祎却觉得自己真的是要窒息了。

    也许慕深夏说的是对的,他真的是一个万恶不赦的混蛋,如果不是他,熊夭夭现在还是安然无恙的。

    他想起去白河镇找熊夭夭的时候,柯吉路上跟他说的那些话,他形容里面的熊夭夭好像跟他认识的,完全不是同一个人似的。

    那个熊夭夭,快活自由,她从来都是一个不怕活的辛苦的人,哪怕是在那么贫瘠的地方,她也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

    可是没想到,他把她带回来之后,却让她遭遇了这样的灭顶之灾。

    想到这里,孟君祎用力的给了自己一个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也止不住他心里面空旷的风。

    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孟君祎那么的绝望。

    第二段视频,是何柳打人的视频,他并不是一个特别高大的人,看上去总是很文静,可是偏偏就是这么文静瘦弱的一个人,却总是在关键的时候,爆发出不同寻常的勇气。

    他疯了似的,用手上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钢管,用力的毫无章法的打在那两个男人身上,当然他自己也免不了受了很多的伤,毕竟力气不敌人。

    孟君祎想到当初何柳为了疗养院的事情来找自己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表情,不发一言,可是全身都蓄满了勇气和力量。

    孟君祎觉得震撼,也觉得羞愧。

    他这样子来回计较,平衡算计,又算得了什么呢?

    第三段视频,则是熊夭夭的照片拼成的,全部都是裸照。

    能看得清楚熊夭夭的脸。

    孟君祎一拳垂在桌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拳头处溢出了血丝,可他仿若未觉。

    梁施似乎是计算好了时间过来的,她出现在了书房门口,敲了敲门,脸上的笑容已经恢复了平静:“看完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孟君祎站了起来,眼神里面带着暴烈的情绪。

    梁施对他的暴怒视而不见,她笑盈盈的望着孟君祎笑着,卷着嘴角微微笑着:“不做什么,只不过是为了保命,这视频我已经交给别人了,只要我出事,那么这几段视频,立刻就会在网上传的铺天盖地,你猜猜到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夭夭会被人看光,而何柳,会坐牢,我想你一定不会想要看到这样的结局的,不是吗?”

    “只是这样?”孟君祎看出了梁施的野心。

    “君祎,如果不是因为喜欢我,为什么你会这么了解我?”梁施笑的越发的动人,“当然不只是这样,我要你跟我结婚,我们一起堕入地狱吧!”

    “只要我娶你,你就会销毁这段视频?”孟君祎问道。

    “自然不会,但至少这段视频,不会被别人看到。”梁施弯着眉眼笑着。

    “你以为我现在还能相信你?”孟君祎问道。

    梁施笑容越发的灿烂了起来,她耸肩:“你只能选择相信我,或者不相信我。”

    似乎过了很久,可是其实也并没有过太久。孟君祎开口说道:“好,我娶你。”

    孟君祎一个人在书房里坐了一整个晚上,彻夜未眠,只要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满是那些画面。

    慕深夏她在医院等了一晚上,陆忍冬没有陪着,可是第二天陆忍冬出现的时候,却脸色十分的不好看,欲言又止。

    熊夭夭还没有醒来,慕深夏还能注意力往他身上挪一点,看到陆忍冬这幅样子,慕深夏奇怪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陆忍冬想了想。最终还是压低了声音说道:“今早君祎那边发出了新闻稿。”

    慕深夏心里面忽然之间有了不好的预感,她站了起来,看了一眼依旧昏睡中的熊夭夭,她脸上还有些斑驳的伤口,看上去狰狞可怖。

    “我们出去说。”慕深夏放轻了脚步声往外走。

    带上门之后,慕深夏看了眼病房里,才开口问道:“是坏消息?”

    陆忍冬点了点头:“这是今早的报纸,你看看。”

    慕深夏接了过来,原本只是神色不安,看完之后,她彻底的懵了,捏着报纸的手都有些颤抖:“他这么什么意思?夭夭被梁施害成这样,他却要跟梁施结婚?他疯了吗?到底在打算些什么?”

    慕深夏有些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声音,路过一些人都好奇的朝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陆忍冬能够理解她现在的愤怒,他用眼神安抚了她一下:“夏夏,你冷静一点,君祎他会这么做,肯定是有自己的无奈的,你等我先了解一下情况。”

    “无奈?就算是有天大的无奈,他也不能真的和梁施结婚吧?”慕深夏对于孟君祎的行为,真的十分的不能理解。

    不过她还是依言压低了声音。

    她现在还不知道孟君祎的打算,但是心里面却是实实在在的为熊夭夭觉得不甘心。

    “我早上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关机了,等会我再联系一下他。”陆忍冬说道。

    慕深夏现在心情也很复杂,明明已经决定了不要再和陆忍冬纠缠下去了,尤其是她现在还隐瞒着陆忍冬一个大秘密,每次见到陆忍冬的时候,她都忍不住的想要摸摸自己的肚子,那么明显,她怕总有被陆忍冬发现的时候。

    沉默了下来,算是默许了陆忍冬的话。

    只是让慕深夏没有想到的是,回到病房之后,熊夭夭却是醒着的。

    慕深夏心里面咯噔了医生,也不知道熊夭夭有没有听见她刚才的话,熊夭夭看上去还很虚弱的样子,昏迷了那么久醒来。加上从昨天开始就基本什么都没有吃。

    “夏夏,刚刚你们在说谁要结婚了呢?”熊夭夭笑的很干净纯粹。

    慕深夏却想撇过头去好好地哭一场,熊夭夭真的比她想象的要坚强太多了,明明刚刚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却还是能对着她笑出来。

    “一个朋友。”陆忍冬代替慕深夏回道。

    慕深夏张嘴,刚要说实话,最终却缄默了下来。

    “哦,那真是恭喜了。”熊夭夭轻声笑着说道。

    慕深夏真的觉得自己忍不住了,她心里面酸的不得了,赶紧岔开了话题:“先不说别人的事情了,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找医生来。帮你看看。”

    慕深夏说完,转身起来就出了病房,熊夭夭脸上愣了一下,对陆忍冬问道:“她怎么了?”

    “她很担心你,这次你出事,她也很自责,觉得是自己的责任。”陆忍冬看着慕深夏着急往外跑去的背影。

    其实病房里面就有按铃,只要按一下,医生就能来了。

    “真是个傻孩子。”熊夭夭轻轻的感叹道,“你不去看看她吗?”

    “你一个人行吗?”陆忍冬问道。

    “我没事,不过你们要早点回来,我现在行动不便。”熊夭夭笑的轻松。

    “好。”

    陆忍冬转身出去找慕深夏去了,却没有注意到熊夭夭的笑容,从他转身的那一刻,就松垮了下来,她眼睛十分茫然的看着病房的天花板,看了许久许久,眼泪顺着眼角,缓缓的流了下来。

    她是听到了先前慕深夏和陆忍冬在病房门口说的话的,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想哭。

    只是眼泪根本就控制不住,无声无息的融入到枕头里。我爱你的漫长岁月'我爱你的漫长岁月'
(快捷键 ←)上一章:115.幸好他们还有来日方长的未来 返回《我爱你的漫长岁月》目录 下一章:117.作伪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