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我爱你的漫长岁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14.孟君祎,救我!

正文 114.孟君祎,救我!

文/夏小礼
推荐阅读:
    慕深夏说完那句话之后,包厢里面有一阵长久的沉默,陆忍冬现在倒像是个局外人似的,他的视线始终盯着慕深夏看,看的慕深夏心里有些狼狈。

    她凶狠的瞪了一眼过去。

    不料想,陆忍冬竟然对着她无声的笑了起来,慕深夏现在也没心思搭理他,不过他这样的笑容,总会让慕深夏以为他是知道了她的秘密似的。

    没来由的有些心虚。

    孟君祎被慕深夏提醒了一下,脸色十分的不虞,站起身,说道:“我出去打个电话。”

    等他带上门之后,包厢里面彻底的剩下了她和陆忍冬两个人。

    慕深夏站着,陆忍冬就在她对面坐着,慕深夏心里面竟然诡异的升起了一股居高临下的感觉。

    陆忍冬嘴角带着笑,望着慕深夏说道:“不打算坐坐吗?”

    “不用了,我站着就行。”慕深夏声音很冷。

    陆忍冬却有些怀念之前她略微带着一些痛苦的在他身下哭着的声音,像那个晚上一样,那么的娇媚,让他沉沦其中。

    陆忍冬感觉自己的身体微微的发烫。

    好像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慕深夏这样,只是简单的一个眼神,甚至根本不需要眼神,就能让他觉得内心火热。

    陆忍冬觉得,要是慕深夏知道他的想法的话,估计现在压根不会愿意跟他站在同一个房间里。

    不过。显然,陆忍冬最近对惹怒慕深夏这件事情上,有些乐此不疲,他略微沉吟了一下,才压低了声音开口问道:“那天晚上为什么要先离开?”

    “那天的事,本来就不该发生,陆忍冬,难道你不觉得咱们现在的关系太过畸形了吗?这样下去,只会让彼此都更加的痛苦,为什么不放手,让你我都好过一点。”慕深夏说完之后,抿唇,认真的看着陆忍冬。

    陆忍冬却忽然之间卷起嘴角笑了起来:“要是放手能让我觉得好过的话,我或许早就放手了,可惜事实并不是这个样子。”

    “这样纠缠下去,也只会更难看而已,那天晚上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不会记得,希望陆公子也忘记的好。”慕深夏面色冷酷的说道。

    “要是我忘不掉呢?”陆忍冬眯着眼睛,看着慕深夏清冷的表情,笑着问道。

    慕深夏眼睛忽然睁大了一些,对于陆忍冬这样子耍无赖,她有些没办法,不过事情总算是快结束了,也许是心里面有一个记时的牌子,开始了倒计时的日子,所以慕深夏觉得自己对他的容忍度好像变高了。

    如果不是有太多这样的意外出现的话,大概陆忍冬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友或者丈夫。

    至少现在网上的那些所谓的标准,颜好有钱,他都占全了。

    慕深夏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了,她想起一件事情来:“之前你筹备的那部电影,拍的怎么样了?”

    “马上就要开机了。”陆忍冬说道。

    慕深夏脸上的线条变得柔和了一些:“是吗?那真是要恭喜你了。”

    慕深夏记得不久之前,自己好像也参与在了其中,虽然只是个工作人员,但是那时候,她还并没有太多的顾虑,满心的期待着可以借此展开她的工作,对她来说,那是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报酬不错,而且还是自己的爱好。

    可是现在看来,这个爱好注定了是要完不成的,终究只能是遗憾。

    陆忍冬也没有提起要她继续来工作的事情,他也知道这样说太没意思了。

    实在是找不到了话题,慕深夏索性就沉默了下来,一时之间,包厢里面变的安安静静的。

    幸好孟君祎很快就回来了,神色比出去的时候要更加的凝重。

    慕深夏从他回来之后,视线就一直放在他身上,不过她没有开口去问,陆忍冬虽然不喜欢慕深夏这么看着别的男人,就算是自己的好兄弟也不行,但是现在显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看出了慕深夏眼神里的渴望,陆忍冬暗自在心里面鄙视了一番自己,转而开口问道:“怎么样了?”

    “我让人查过了,前两天梁施接到了一份快递,内容还没查到,寄件人也不清楚,从那天开始,梁施就有些不正常,之前深夏没问的时候,我还没想起来,后来我记起来了一些事情。”孟君祎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慕深夏抿唇不语,倒是陆忍冬余光瞥了一眼她的表情,又接着帮她问道:“什么事情?”

    孟君祎脸色变了好几次。如果这里只有陆忍冬一个人的话,这件事他说出口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难堪,但是这里还站着慕深夏一个女人在,之后的话,孟君祎就觉得很是尴尬了。

    不过他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熊夭夭的关系,慕深夏对自己的私生活半点兴趣都不会有的。

    这些心思只是在肚子里面转了一圈,孟君祎思索了一下,声音十分的平和说道:“就前天晚上的事情,那天晚上我加班回家之后,已经很晚了,到家之后,发现梁施在家里准备好了香氛烛光,打扮的十分的性感等着我……”

    那天孟君祎其实就觉得梁施有些不对劲了,孟君祎一直觉得梁施的个性还是比较的小家子气,但同时是十分的温顺的类型,不然的话,他当时也不会选择了梁施来作为挡箭牌。

    可是没有想到,那天的梁施竟然会那么疯狂,她像是往常一样,给他做了宵夜,身上穿着单薄的情趣内衣,姣好的身体,暧昧的灯光,甚至空气中漂浮着的都是诱人犯罪的因子。

    孟君祎不久前才和熊夭夭发生了关系,对于梁施,他虽然觉得自己利用了她,但是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对她很不错了,至少在经济上,孟君祎一直是很大方的一个人,任何时候,梁施想要什么东西,甚至昂贵点的,或者限量版的,孟君祎都会给她。

    他知道梁施因为以前的环境不好,所以现在心里面其实是十分的自卑的一个人,所以那些购买**,能够让她产生满足的感觉,孟君祎不介意这样补偿她。

    但他没想到的是,梁施竟然会对他下药。

    不是什么特别烈性的药,从身体开始发热的时候,孟君祎就觉得很不对劲了,尤其是梁施不管是动作还是语言,都在无所不用其极的暗示着他。

    他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很受欢迎的男人,梁施这样的把戏,他一眼就能看穿。

    可他虽然是个男人,但并不是个禽兽,他的身体可以有反应,但他的人知道什么叫做忠诚,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可以保持清醒。

    他记得梁施在被他拒绝之后。眼里燃烧着的疯狂,她用力的拥抱着他,在被他推开之后,又紧紧的黏了上来,她苦苦的哀求他,问他为什么别人可以,就她不行。

    那时候孟君祎是怎么回答她的来着?

    哦,孟君祎抱着她,他的眼神很清醒,哪怕身上的热度吓人,他的语气很温柔,可是在梁施没有看到的地方,表情很冷酷:“梁施,我曾经告诉过你,只要你肯乖乖的,我就能保证你优渥的生活,你不要让我失望。”

    他叹息着,似乎觉得有些可惜。

    偏偏就是这样轻飘飘的叹息,摧垮了梁施最后一丝理智,她最后崩溃大哭,哭了很久很久,而孟君祎看都没看她一眼,转身回了房间。

    脑子里面一直想着熊夭夭,手里的动作没停,最后释放在冰冷的水里。

    当然,后面的事情,孟君祎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慕深夏听完之后,对于梁施这样的人,不知道应该是憎恨,或者应该是同情。如果没有发生今天的事情,熊夭夭也安然无恙的话,慕深夏会可怜这个因爱成痴的女人,但是现在慕深夏却觉得她可悲。

    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本来就是一件十分愚蠢的事情,最后能落得一个什么好下场?

    不管是什么样的下场,她最不应该的,就是拖别人下水。

    没有人比慕深夏更清楚,熊夭夭花费了多少时间和气力,才从孟君祎的生命中剥离出去,为什么那些人就偏偏不能放过她了?

    “你知道她现在去哪了?”慕深夏问道。

    “不知道,我的人把她给看丢了,现在正在查,相信很快会有消息的。”孟君祎眼神里面闪过一抹厉色。

    慕深夏却只觉得满心发寒,不知道是因为梁施的境遇,还是担心着熊夭夭。

    此刻的熊夭夭确实十分的不好过,她会见梁施,是因为梁施给她打电话的时候,说她手上有一些关于她的消息,希望能和她见个面。

    结果见面之后,梁施却告诉她说,她的朋友恰好拍到了她去了医院妇产科的事情。

    当然,结合之前知道她和孟君祎在酒店发生的事情。梁施因为他们俩早就已经暗地里勾搭成奸了,所以不知道那晚的酒店只是个意外,除了那一次,他们根本没有发生过关系了。

    但是熊夭夭下意识的把这件事情给认了下来,为了慕深夏。

    她知道慕深夏最近这段时间已经算是很焦头烂额了,她不想梁施在里头横插一脚,搅的慕深夏的生活更乱,虽然她现在的能力很微小,但是她也想用自己的办法来保护自己的朋友。

    后来是怎么会到了这里的,熊夭夭记得梁施跟她说,让她陪她回疗养院看看,毕竟那么久没有回去了,她都快记不得疗养院的路了。

    没错,梁施和熊夭夭一样,都是从那个疗养院里面出来的孩子,只不过熊夭夭更幸运,她是被孟君祎看中了带回孟家的,也是孟君祎亲手一点一点的把她教大的,可是梁施不同,她的童年基本上都在疗养院里头,里面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人,她清楚自己是正常的,可是别人不知道。

    她记得上学的时候,每当有同学知道她出自疗养院之后,都会露出嫌弃和厌恶的眼神,孩子总是最不知道掩饰的。甚至还会有人夸张的捂着鼻子跑开,好像她身上的味道都会让人中毒似的。

    梁施心里对疗养院是十分的厌恶的,恨不得里面的人都彻底的消失掉,可是偏偏有一个熊夭夭,明明她也跟自己出自同一个地方,可是所有人都簇拥着她,对她不吝赞美,她每天都会躲在校门口,看着她像是公主一样,被那个长的好看的男孩送来,接走。

    她甚至幻想,如果那个人是自己该多好。

    那时候,她没有想到,有一天,那个人真的会变成自己。

    梁施相信,没有人在享受到了孟君祎的宠爱之后,还舍得离开的,哪怕只是一星半点的好,也让她心甘情愿的为他上山下海,披荆斩棘。

    这么多年,他已经长成了她心里面的执念,剜不掉,只能痛苦的伴随着年岁,逐渐的深入到她的血肉中去。

    可是这些都是熊夭夭不知道的,甚至在熊夭夭的心里面,她不过是一个第三者。

    熊夭夭最后看到的,是梁施脸上诡异的笑容,然后她就变得不省人事了,醒来的时候,四周都是昏暗的,她的眼睛被遮住了,手脚也被人用细绳子给绑紧了,稍微一动,就能感觉皮肉被粗糙的绳子紧紧的勒住,火辣辣的疼着。

    脑子里面还是晕乎乎的,不过这样的情况,熊夭夭大概也猜到了,但她始终表现的挺冷静的。

    即便是挣扎的时候,幅度很小。像是保存着体力。

    梁施在一边的房间里看着,对她这样的表现,自然很不满意了。

    她转身推开门走进房间,开灯,揭开蒙着熊夭夭眼睛的黑布,看着狼狈的倒在地上的熊夭夭。

    “熊夭夭,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竟然会落到我的手里?”梁施用手指挑着熊夭夭的下巴,逼着她对上自己的眼睛。

    她以为会看到惊诧或者害怕的表情,但是没有,熊夭夭的眼神里面虽然带着几丝慌乱,还有对于突如其来的光线,有些不适应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情绪。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梁小姐,咱们之前认识吗?”熊夭夭睁着大眼睛问道。

    梁施咬碎了牙,掐着熊夭夭的下巴力气加大,她的表情因为用力显得有些扭曲:“不认识的话,你来见我做什么?熊夭夭,我跟你说,别给我耍这些小花招,你以前对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现在想忘就忘了?哪有那么简单的道理?”

    “你要做什么?”熊夭夭余光观察了一下这个房间,很简单,里头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只有不远处,摆着一个三脚架,上头驾着一台摄影机。

    熊夭夭眼底的光一闪而过,快的人根本捉不住。

    梁施憎恨的看着熊夭夭,她忽然凑近了,看着熊夭夭这张漂亮的脸蛋,眼里满是嫉恨。

    当初要不是熊夭夭这张脸,被带到孟家,陪着孟君祎一起长大的人,就会是她,明明她比熊夭夭聪明多了,也听话多了,不就是输在她这张脸蛋上?

    真是让人有破坏欲的一张脸。梁施的眼神里面全部都是疯狂,她的声音变得尖细起来,眼神里面夹着毁灭性的力量:“等会你就会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希望你能好好的享受,我倒是要看看,等你变得肮脏不堪之后,他还愿不愿意碰你!”

    熊夭夭心里突的跳了一下,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看着梁施现在的表情,熊夭夭已经基本确定,梁施她要疯了,所以她现在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她不能坐以待毙,她必须要自保。

    这样的心思在熊夭夭的脑子里面转了一圈,话已经说出口:“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就算是我真的做错了什么,梁小姐是不是也应该让我死的明白?”

    “你少给我装模作样,我知道了,君祎就是被你这装模作样的表情给欺骗了吧?熊夭夭,到现在难道你还要跟我玩什么不记得了的把戏吗?”梁施用力的嘶吼着,掐着熊夭夭下巴的手,像是要从她的身上活生生的捏下一块肉来。

    熊夭夭很疼,疼的厉害,可是这份疼痛却让她保持着清醒。

    “以前的事情我是真的都不记得了,我之前大病了一场,醒来就都不记得了。”熊夭夭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不想再激怒这样的梁施。

    梁施稍微冷静了一些。似乎在判断熊夭夭话里面的真假,她提前了解过,熊夭夭回到丰城的事情再怎么的保密,但是毕竟接触了不少人,有心人真的要去了解的话,也不难知道,所以梁施是知道熊夭夭在回到丰城之后,在医院里面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她看着熊夭夭,眼神里的温度升高,而后又缓缓的降了下去:“那又怎么样呢?就算是你记不得了,他还记着呢!只有你彻底的消失了,他才会忘记你,好好的跟我在一起。”

    梁施用力的甩开熊夭夭。她眼神冰冷:“熊夭夭,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明明已经离开了不是吗?那为什么不离开的彻底一些?为什么还要回来呢?你回来只不过是加深了我们几个人的痛苦而已!”

    梁施现在满心都是憎恨,她根本就看不见熊夭夭现在的表情里的心痛。

    “既然回来了,那么就要承担回来的后果。”梁施说完,拍了拍手掌,很快,有两个长相生硬冷漠的男人从门后面走了出来。

    熊夭夭心里面冷了下来,她已经猜到梁施要做的是什么事情了,梁施她真的是疯了!

    “梁小姐,你这么做是犯法的!”熊夭夭盯着梁施的脸,说道。

    “是吗?”梁施轻飘飘的丢下这句话,自己走出了门,留下一句话,“我把她留给你们了,你们慢慢享用吧!”

    看着越来越逼近的两个男人,熊夭夭心里面很绝望,她仰着头,看着眼前模糊不清的脸,摄像机上头闪着光,证明是在摄影状态,她是宁愿死,都不愿意被这么羞辱的人。

    “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我的朋友很厉害的,他马上就会到这里来,等他们来了。你们一个都跑不掉,我保证你们的下场会很凄惨!”熊夭夭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露出了猥亵的笑容:“熊小姐,我们也是那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的下场如何,不牢你关心,不过我觉得为了让你自己的下场好过一些,熊小姐最好是不要反抗,我们大家一起爽!”

    熊夭夭看着他那张脸,就觉得恶心的不得了,她真的要吐了。

    可是男人依旧在对她上下其手,绳子磨破了她的皮肤,在男人的脸要凑到她脸上的时候,熊夭夭脸上终于爆发出了恐惧的表情,她用力的将身体往后缩,使劲的挣扎着,哪怕伤口火辣辣的疼着。

    对于她这样无力的挣扎,男人却笑的更加的开心了:“你越是挣扎,我们越会觉得兴奋,你再挣扎的厉害一些!”

    撕拉一声,熊夭夭的衣服被扯破,露出里头白皙的皮肤。

    熊夭夭惊恐的眼睛里蓄满了眼泪,她终于绝望的叫出了声音:“孟君祎,救我!救我!”

    孟君祎人在车上,心里面一直很不安宁,陆忍冬亲自开车,他的车开的很快。

    偏偏孟君祎脸色十分的深沉,心里面跳的太快了,像是马上要跳出来似的。

    慕深夏沉默的坐在后头,视线看着车外,里头盛满了担忧。

    “还有多远?”慕深夏终于忍不住,收回视线,盯着陆忍冬的后脑勺问道。

    陆忍冬瞟了眼导航,回道:“不远了,还有个十几分钟就能到了。”

    “能不能再快点,我现在心跳的很快,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要是夭夭真的……”

    “夭夭不会有事的。”孟君祎忽然打断了慕深夏的话。冷淡的说道。

    慕深夏转为看着孟君祎的侧脸,冷笑着说道:“你最好是祈祷夭夭什么事情都没有,不然的话,之前夭夭怎么消失的,她就会再一次从你的生命里,消失,以后你都不会再找到她!”

    慕深夏一想到是因为孟君祎的风流债,导致熊夭夭现在的处境,就恨不得给他两巴掌,但是她不能。

    孟君祎忽然转头,眼神阴鸷:“你不会有机会的。”

    慕深夏没回答,冷冷的哼了一声,视线又转了出去。

    十几分钟其实很短。但是对于慕深夏来说,这十几分钟过的实在是太漫长了,等到车子在一个破败的小院子前停下来的之后,慕深夏没等车子停稳,就迫不及待的要下车,而孟君祎更是在她之前就跳了下去。

    院子的门很脆弱,孟君祎轻轻一脚就踢开了,进去之后,院子里面长满了荒草,夜晚看上去显得有些阴森可怕。

    慕深夏刚要往前走,却被陆忍冬给拉住了,不给她挣扎的机会,将她死死的护在身后。他跟孟君祎小声的说道:“看来就是这里了。”

    孟君祎沉重的点了点头。

    院里面是小四合院的构造,出了中间的屋子,两边还有俩耳房,都开着灯,窗户很破旧,一看就是年久失修的样子。

    “看到了,在这里!”孟君祎忽然开口招呼道,一下子变了脸色。

    慕深夏快速挣脱开陆忍冬的钳制,小跑到孟君祎身边,伸手推开门,却被里头的景象给震慑住了,尖叫出声。

    下一秒,慕深夏就被一只温热的手掌,从背后捂住了眼睛。

    陆忍冬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过来,清越温柔:“夏夏,别看!”机
(快捷键 ←)上一章:113.不能留下的孩子 返回《我爱你的漫长岁月》目录 下一章:115.幸好他们还有来日方长的未来(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