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腹黑傻王独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02.第二百零一章 孩儿无罪

正文 202.第二百零一章 孩儿无罪

文/傲梅问雪
腹黑傻王独宠妻 | 本章字数:3872 | | 腹黑傻王独宠妻txt下载 | 腹黑傻王独宠妻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阳光下,少年的身影是那么的孤寂。 再多的话语、过往的种种、哭了、笑了,所有的一切,都在这漫长的几步路间在脑海回荡。

    “彭!”

    城楼下,万马千军面前,他双膝一弯,重重的跪与地上。

    “孩儿不孝,孩儿愧对父亲,更无颜见我阎家列祖列宗……”

    沙哑的声音,凄苦决绝。

    看着少年单薄的身影,身后的众人,竟渐渐湿了眼眶。

    他们很多人与阎星华一样,都是正正当当的禹都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儿。可如今,迫于无奈,他们不能回家,只能攻打禹都。

    尤记得那年离开时,父母眼中的不舍与期盼。

    儿行千里母担忧,她们要的不多,只是一封家书,一声平安。

    守一辈子,等一辈子,只盼吾儿快快归来。

    “既然愧对为父,还不速速上来?”

    扶着旁边的墙壁,阎承安老泪纵横,凄声喊道。

    “不!”

    少年扬起了头,满目坚决。

    “孩儿是不孝,但孩儿无罪!”

    “逆子!”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阎承安扶着旁边的墙壁,身子竟摇摇欲坠,仿佛突然间苍老了许多。

    “我阎家几代人战战兢兢,上阵杀敌,从未叫过苦,叫过痛。是因为我们相信,我们的付出没有白费;我们相信,天泰皇族定不会亏待了我们。而他们,也一样。”

    阎星华站起身来,他转过身来,手指指向身后的千军万马。

    “我们能为天泰付出所有,我们不要什么回报,只要父母安康,只要妻儿平安。我们的要求如此简单,可如今高坐在龙椅上的皇帝,竟连这样的要求都做不到!”

    他嘶声高喊,声音悲愤,誓要将心中所有的痛苦都喊出来:

    “连年征战,赋税一年比一年高。家中老母无人照看,活活饿死;妻儿孩子流离失所,备受欺辱。”

    一声声高喊,一声声诉说,他将所有士兵的心声都喊了出来。

    “我们反了,所有人都骂我们是叛徒,说我们不忠不义,不仁不孝。我们有苦说不出,有恨无处泄。”

    他知道他这样做的后果,只是自古忠孝难两全,在选择跟了皇甫擎睿的时候,他便想过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他知道,他无法化解这场纠结,那便用他的生命来偿还吧!

    “我们当兵,为了什么,保家卫国!一顿饱饭,一件粗衣,可让我们高兴许久。”

    “逆子,还不快快住口,如此违逆的话你都能说的出来?”

    阎承安看着城下的儿子,捶胸顿足,气的全身发抖。

    “父亲!”

    阎星华厉吼一声,声音凄凉:

    “孩儿以前不了解这些单纯的汉子,不了解这些士兵间的情谊,直到这次。我知道了他们的苦,他们的痛。他们是铁铮铮的汉子,却也有着内心的柔情。”

    他缓缓向后退去,走到那些士兵的旁边,声音哽咽也微小,却是感动了全场。

    “去年初到边塞,无法适应其干燥的气候,不了解他们的生活作息,也无法融入大家。孩儿内心着急,直到听到了这首曲:

    ‘九月深秋兮四野飞霜,天高水涸兮寒雁悲伤。

    最苦戍边兮日夜彷徨,披甲持戟兮孤立沙岗。

    离家十年兮父母生别,妻子何堪兮独宿空床?

    白发倚门兮望穿秋水,稚子忆念兮泪断肝肠,

    家有余田兮谁与之守,邻家酒熟兮孰与之尝。’”

    唱着唱着,他眼中不自觉的滑下两行清泪。声音愈发哽咽,肝肠寸断。

    不自觉的,那些兵士也张开了嘴,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到后来,所有的士兵都唱了起来。

    声音呜咽,久久回荡在禹都城的上空。

    ‘父母倚门兮望穿秋水,稚子忆念兮泪断肝肠。

    胡马嘶风兮尚知恋土,人生客久兮宁忘故乡。

    一旦交兵兮倒刃而死,骨肉为泥兮衰草濠梁。

    魂魄悠悠兮枉知所倚,壮志寥寥兮付之荒唐。’

    ……

    无论是谁,都未有想到,天泰皇帝与睿王之间的这场交锋,会在如此一种场景下落寞。

    那日之后,阎承安病倒,皇甫擎睿收兵。

    没有人再说打仗的事,人们也似乎忘了这次来禹都的目的。

    铁骨铮铮的汉子们,都打开了自己心中的那抹柔情,想着妻儿,想着老母……

    “元帅,末将有罪,请元帅处置!”

    主帐内,阎星华双膝跪地,刚硬的脸上满是愧疚。

    皇甫擎睿转过身来,慢慢将他扶起:

    “你没有错,相反你做的很好。”

    他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这件事情本就是个两难的选择,扪心自问,若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或许还没有阎星华处理的好呢。

    “好?”

    阎星华自嘲一笑:

    “我将心中压抑许久的话都说了出来,可却将父亲气倒,天地间,恐怕没有比我更不孝的儿子了。”

    “星华,你长大了,但你还是不了解你的父亲。”

    皇甫擎睿轻笑一声,将阎星华拉到旁边的凳子上坐下。

    “伯父为人耿直,将忠义看的极重,可他心中,却是将你这个儿子看的更重。我猜测,他这次迎战,本就是不得已。”

    “不得已?”

    阎星华疑惑的问道。

    “是啊!没有哪个父亲希望与自己的儿子站在对立面的。”

    皇甫擎睿站起身来,负手在帐中踱步:

    “你父亲这次病倒,明面上是被你气的,但其真实原因到底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皇甫擎睿轻声笑笑,阎承安不佩在官场沉淀多年,这么一个艰难的对垒,就这样被他轻易化解了。

    “元帅的意思是,父亲是在装病?”

    阎星华心中一惊,难道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学问?

    “碍!我可没说啊!”

    皇甫擎睿急忙摆了摆手,阎星华站起身来,看着皇甫擎睿,微微一笑。

    禹都的这场战役,似乎已经陷入了一场僵局。

    自从阎承安病倒以后,禹都城的大门就再也没有开启过。

    然而有心人却是能看的出来,这场战役的结果其实已是定局。

    睿王一方粮草充足,人心振奋。而反观皇帝一方,城内粮食日渐减少,百姓闹事,人心不安,怕是拖不了多久了。

    “阎承安病倒,如今可有人主动请缨,去将睿王一行人缉拿归案?”

    龙安殿内,皇甫擎旳看着下手众人无精打采的样子,心中气愤难忍。

    “难道我天泰就没有可用之人吗?”

    他一声厉吼,只见那些官员的头低的更低了。

    “好好好!你们都不说话是吗?那朕去,朕亲自去,朕倒要看看这睿王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看他敢不敢杀了朕?”

    皇甫擎旳气急败坏,抬起步子便要向殿外走去。

    “陛下万万不可啊!”

    皇甫擎旳这番举动之后,以裴辑为首的众多老臣跪了一地。

    皇甫擎旳那是气不打一处来啊!

    他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绝望过,自从当上皇帝以后,一切都是顺风顺水的。他要处决谁就处决谁、他要将丞相扳倒那就能将丞相扳倒、他要攻打南楚,那南楚便成为它天泰的地界。可如今……

    “陛下,陛下…大事不好……”

    正在此时,只见桑穆连滚带爬的从殿外奔来进来。

    皇甫擎旳眉头紧皱,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混账,何事这么慌慌张张的?没看到各位爱卿都在……”

    “陛下,大事不好啊!”

    桑穆跪伏在地,额头上满是汗水,嘴角哆嗦,也无暇顾及这些礼仪:

    “陛下,城西一带出现多名感染恶疾的患者,太医院已派人查探过,恐为瘟疫!”

    “什么?”

    皇甫擎旳踉跄着后退,脸色苍白,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睿王一行人已经到了京郊,这城内居然又感染上瘟疫,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天泰吗?

    “如今疫病可有蔓延到其他地方?”

    赫连荣轩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的扶着摇摇欲坠的皇甫擎旳,出声问道。

    “回陛下,回各位大人,如今疫病暂且还控制在城西一带,但太医院院首院正等太医说,目前尚未研究出解除此疫病的办法来。城西一带已有多名患者死亡,太医们说这些尸体必须要出城深埋,否则在城内腐烂起来,必不得了啊!”

    “不能开城门!”

    皇甫擎旳将赫连荣轩从旁边推开,高声喊道。

    “可陛下……”

    “朕记得以往发生瘟疫,都是将这些感染瘟疫的死者就地焚烧,也没有必须要开城门啊!赫连荣轩,你速速向太医院传旨,务必尽快研制出治疗此次疫病的药物,将这次瘟疫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切勿再蔓延到其他地方。”

    皇甫擎旳毕竟已经即位三年,或许刚听到此事时有片刻的慌张,但如今看着跪了一殿的大臣们,心中也最快的做出了决定。

    “微臣领旨!”赫连荣轩弯下身来,恭声领旨。

    “还有,速命城内御林军配合太医设药棚,发放药物,安抚民心。但是若是碰上那种无故闹事的百姓,定要严惩不贷。”

    皇甫擎旳薄唇轻启,已将自己心中的方案吩咐了下去。

    “臣等领命!”
(快捷键 ←)上一章:201.第二百章 不能再丢了那份义 返回《腹黑傻王独宠妻》目录 下一章:203.第二百零二章 物是人非(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