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十七章 暂住深山

正文 第十七章 暂住深山

文/濯之缨
推荐阅读:
    几个铁质的密封十分好的箱子被黄经理和赵永勤从水中的秘密仓库内抬了出来,张正国告诉其他人,先不着急打开,等水干了之后再打开也来的及,于是就跟秦篪说道:

    “秦先生,这些就是我十几年的珍藏,相信你也是行家,看了之后绝对满意,都是市场上流传多年却始终不见真身的宝贝,很多也是我们政府一直搜寻不到的珍贵文物,我这么多年来也是对此十分感兴趣,所以就留意这些文物的动向,所以也积累了不少的压舱货。”

    多了约么十几分钟,箱子表面的水基本干了之后,张正国示意可以打开了。于是赵永勤接过张正国递过来的钥匙,说道:

    “开的时候小心点,不要硬来,否则里面的东西会被会掉的。”

    秦篪不禁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呢?”

    张正国笑道:“这个,我也是跟我的对手秦家学的,当年他们祖上保存七灵花散的古方的时候,就是放在一个有硫酸的匣子中,如果没有钥匙硬来的话,硫酸就会把书给毁掉,所以,我也依样画葫芦,做了这么两个箱子,防止被别人用些下三滥的手段得了去。”

    秦篪听了这话,当然知道,张正国这也是在警告自己,这些东西虽然放在这儿,你也知道了,但是你也别想着用什么别的办法得到它们,还是要乖乖地把钱打过来再说。

    于是秦篪说道:“张老板果然精明,你放心,我们是要长远合作的。您大可放心,这些东西虽说价值不菲。但是对我们老板来说,也不过是一次买卖。以后需要合作一起赚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张正国立刻解释道:“秦先生,您可别误会,我这也不是为了放着您,只是放着警方和其他对手罢了。”

    箱子被小心翼翼地打开,虽说天色已经黑了,周围也没有灯光,但是,已经能够看到箱子中各类大小不一的包装盒子,于是秦篪说道:

    “张老板。我能仔细欣赏一下吗?恐怕我不看等出了境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了。”

    张正国自信满满地说道:“请自便吧。”

    秦篪于是弯下腰,仔细拿起每个盒子,打开后,详细端倪,虽说不能开灯光跟,但是接着夜色中微弱的光线,他还是看到众多的令人咋舌的宝贝。有明代的瓷器,宋代大家的绘画和书法真迹。甚至有史书中记载的从未现世过的珍品,还有许多珍贵的佛像。

    秦篪看完之后,起身说道:“张老板,这些您在国内是没法出手的。所以这次您的拍卖会上也就没有展示,但是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珍品,这样。就这些,您出个价。怎么样?”

    张正国说道:“秦先生,这个没问题。我会把详细地清单列表给您,但是我已经有了个总价,不知道您满不满意。”

    说着张正国抬起两只手,一共给秦篪伸了七个手指头,秦篪看到这个之后,说道:“张老板,这个数目我记下了,不过我现在没法给你准话,虽然老板跟我说我可以自己定,但是我今晚实在没法一一查询是否是真品,而且年代作者更不能一下子断定出来,所以我先记下这个数,到时候我根据您的详细清单,跟老板商量之后给你您答复怎么样?”

    张正国笑了笑道:“没问题,而且你愿意什么时候来验货我都会准备,而且,最后交货的时候您也可以带着您的专家来,几个人一起验,那样跟不会出差错。”

    秦篪笑道:“听张老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还是请两位兄弟赶紧放回去吧,在这儿夜长梦多,我也得走了。”

    张正国笑着道:“秦先生这是要到哪里去?”

    秦篪不禁纳闷道:“怎么了,张老板,这个问题您还要知道吗?”

    秦篪有些警惕地对张正国说道,张正国听了秦篪这句带有怀疑的话,笑了笑道:

    “您误会了,秦先生,我是对您没有什么怀疑的,今天上午的事情也是我试探一下,不过请您担待。”

    秦池笑了笑道:“没事,我也不小心伤了两个兄弟,还请张老板给我向他们致歉了。不过我之前一直在中东和北非,当雇佣兵,所以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最后在东南亚一代给老板效力,自然而然警惕性强了一点。”

    张正国听到秦篪是一个军人出身,于是说道:“怪不得伸手了得,那我实话实说吧,其实我是想留下秦先生做客,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因为这段时间风声很紧,您这样单枪匹马,我也害怕走漏风声,你的老板在国外,中国警方不能怎么样,可是我就麻烦了,所以我就想请您到我给您安排的一个机器隐秘的地方去躲避一时,你需要什么就要什么。当然您出入自由,我不会限制您,在说我也限制不了您,您放心,只要风声一过,我立刻发货。”

    秦篪想了片刻,说道:“实不相瞒,我也是觉得在外面不安全,如果张老板有更安全的地方,我要是愿意借宝地住一段时间。”

    张正国听了这话,说道:“那最好了,不过我真是佩服秦先生中文说得如此流利。”

    秦篪答道:“这是自然,我去过中国的很多地方,而且在东南亚,很多地方都是华人,说中文,而且各地的方言都有,我自己也不知道说得是哪里的中国方言。”

    张正国笑道:“是啊,我也是听着哪里的都有啊,哈哈……好吧,既然秦先生同意留下做客,赵永勤,完了之后,你就把秦先生带到我们北山里面的那个飞起的观测站,不过要隐秘,只有你跟他单线联系。其他人谁也不准告诉,老黄你也记住了!”

    黄经理和赵永勤点头服从。张正国接着笑着对秦篪说道:

    “秦先生。你既然我嫌弃小舍鄙陋,那么待会就让赵永勤领你过去。以后就让他跟你单线联系,你出入自由,我们也管不着,不过还是小心卫生。行了,我们这次谈话很愉快,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够全方位的开展,我就告辞了。”

    秦篪也摆手示意,张正国带着几个保镖就回到前院,开车离开了。秦篪等黄经理和赵永勤吧东西放回去之后。赵永勤把水服换下之后,就出来对秦篪说道:

    “秦先生,让你久等了,请您随我来。”

    秦篪立刻说道:“赵先生,那就麻烦你了。”

    赵永勤本来对秦篪的印象并不好,但是既然是老板的贵客,他还是得殷勤一点,于是就亲自带着他从河上的一处浮桥上过了河,路上两人就攀谈起来。

    赵永勤给秦篪解释道:“其实这个地方离我们虽然看着很近。其实要翻过一座山头,这也是老板考虑到您个人的安全在让您到这儿来的,就是前面那座山坡的气象观察站,不过已经废弃很久了。我的老板就租了下来,而且定时让人清扫。老板自己每年没事也会在那里住几天,里面设施齐备。您到了那就知道了,绝对的风景不错。这个季节也正合适去里面住。”

    秦篪点了点头,边走边问道:“赵兄弟。我打听一下,那个地方,不是经常有军方进行演戏吗?我在那会不会每天被打炮的声音惊醒啊?”

    赵永勤笑了笑道:“哪有,那里虽说离着军方的一个靶场很近了,不过哪儿也不是长打炮,一年也就一次,这几天刚刚打完,估计也不会经常打靶的,你就放心在那个地方住着吧。”

    秦篪点头,一路跟着,两人一直翻过一座山岭,然后继续往北面的山坡上爬去,但是由于常年没有人经常到这,所以草木已经将路遮挡住了,这让两人走起路来十分艰难,加上本来已经是深夜,很多都看不清,所以两人只得小心翼翼地往上挪着。

    秦篪也觉得,如果到了地方,恐怕是一个机器隐秘的地方,估计警方是绝技找不到自己的,这个张正国考虑真是周到。

    不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秦篪抬起头,只见这地方是在这座山的南面的山坡上的一处木制的小屋,而且,整个屋子都不能完全放开,而是用金属焊接的底座,支在山坡之上的。小屋前面就是非常陡的山体,出门就只有一条小路,不过周围都是树木,风大的话倒也不必害怕被费吹倒,因为这树林就可以抵挡住大半的风力。屋顶上还有风速测量仪,正在随着晚上的微风慢慢地转动。

    秦篪说道:“这个地方不错,我可以在这好好休息一下,不用担心外面的人的骚扰了。”

    赵永勤掏出钥匙,上前打开门,然后两人走了进去,赵永勤说道:“这儿本来还有个小型的发电机,不过年久失修,也没人来给上油,估计是不能用了,秦先生只能用些煤油灯来照亮了,不过这也更安全了,不会被人打扰。”说着,赵永勤从布满尘土的一张桌子上拿起煤油灯,用火柴点着,屋里瞬间亮了起来。

    秦篪笑道:“没问题,我晚上一般不会点灯,甚至都不会点烟,当兵的时候养成的习惯。这个地方确实不错,这个屋子我很满意,回去给我跟张老板带个话,说我十分感谢给我安排的这个地方。”

    赵永勤说道:“没问题,您满意就行,不过今晚您得先饿着肚子了,明天我就亲自来吧吃的和饮用水给您送上来,有什么需要的也可以给我说,我下去一并给您置办。”

    秦篪笑道:“客气了,没什么需要的,只要带点烟和葡萄酒就行了,还有就是我需要一步信号好点的手机,这样我可以跟我的老板联系上,今早谈成这词合作。”

    赵永勤说道:“没问题,我这儿还有半盒烟,不过是我们自己这儿产的,你看合不合你的口味,如果不行,您先将就着,我明天就给您带来您喜欢的品牌烟草和葡萄酒。”

    秦篪点了点头,笑道:“实在太感谢了。”

    二人寒暄了一会儿,赵永勤见秦篪没有别的要求了,就起身告辞了,临走的时候还说道:“秦先生,那我就先告辞了,明天再见,还有就是如果您要是外出的话,尽量跟我们说一声,当然我们也不是不放心您,只不过知道这最近风声紧,以免造成误会。”

    秦篪点头称是,不在说话。赵永勤见没什么大事情了,就自己关上门离开了。

    秦篪见赵永勤走了,于是就拿起墙角的一把扫帚,然后灭掉煤油灯,打开窗户,打扫起来。由于晚上有风,所以他扫起来的尘土一下子就被风从窗口带了出去,之后他便将床铺铺开,也不管上窗户,静静地躺着,看着窗外的繁星流动,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还没完全醒来,秦篪就听到窗外不住地鸟鸣,一晚上他没有关窗户,于是他起身来到窗台前,看着外面树林随风摆动,空气清新,于是他伸了个懒腰,又躺倒床上继续休息了。

    可是不到上午九点的时候,赵永勤就来了,而且按照自己要求的,带来了食物和饮水,而且还有一个木炭的炉子,赵永勤放下之后,说道:

    “我们老板知道这儿的条件艰苦,所以特意祝福我给您买了一个炉子和一些木炭,供您烤面包用,另外,这是您要的烟和酒……”

    秦篪见张正国考虑周到,有事客气地表示了下感谢,说道:“这儿没什么艰苦,很好的,我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个住处也是这样,四周没人,也没有点,只是用自己的汽车的发动机发电来用,不过也是很舒服,出门就是树林还有沼泽。不过晚上有事能看到出来觅食的蟒蛇,又一次就进入了我的房子,幸好我及时醒来,才避免被缠住。”

    赵永勤没有到过美国,对于国外的了解致死通过电视而已,听了这个也是十分好奇,于是说道:“这个您放心,我们这儿没什么凶猛的动物,也不过是写野狼,但是这些年也没杀得没剩下多少了,而且这儿也没有毒蛇或者巨蟒生活。”(。)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六章 秦篪赴约 返回《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