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章 半截婚礼

正文 第六章 半截婚礼

文/濯之缨
推荐阅读:
    刘东升和马晓溪的婚礼将在明天在县城南边一家豪华的酒店举行,不过在前一天晚上,大家就已经基本到位了,孟凡也赶了回来,不过还没和大家见面,这些朋友们也就因为婚礼的新浪新年都是老熟人而分成两拨。秦箫孟凡和洛川还有何静自然跟刘东升在一起,而唐妮和苏小曼这些当年的舍友则是已经在马晓溪家中忙里忙外,准备伴娘的工作。

    朋友圈中第一个结婚的好处就是,伴郎伴娘可以随便用手抓,因为都是未婚男女。不过秦箫虽说喜欢凑热闹,不过也仅限于朋友圈,如果像婚礼这种生人太多的场面,他是不怎么爱出风头的,所以当刘东升叫他当伴郎的时候,秦箫就低声笑着说道:

    “排长,不是我不帮忙,只是小伙我长得太帅,给你当伴郎,我害怕抢你的镜头啊,到时候你们两口没事的时候暗处这些照片和镜头回味的时候,你会骂道,‘丫的后面的这个帅哥是谁,还不给我滚开’!……所以我觉得伴郎这差事,你该找洛川这种牲口型还有孟凡这种宠物型的。”

    排长不禁低声问秦箫道:“不是,怎么马晓溪人家就不挑,让苏小曼和唐妮当伴娘啊?”

    秦箫回头做出无奈状,说道:“你傻啊,排长,就马晓溪这种货色……不是,这种性格,还有比她更泼辣的吗?能把她衬托出淑女范儿的伴娘,这样的人往哪找去?所以,对于马晓溪来说。就是虱子多了不痒,比他淑女一分也是淑女。比他淑女一百分也是淑女,莫不如多找几个淑女。还能衬出她与众不同,也能衬出排长你爱好独特来!退一万步不讲,马晓溪他缺心眼,你能缺心眼吗?不找几个背景当伴郎能行吗?到时候你看吧,马晓溪看到这里就会觉得你是世界最帅的人,自己由于有苏小曼和唐妮在旁边晃悠,肯定是觉得自己相貌平平,嫁给你是自己赚大了,到时候还不服服帖帖的?”

    刘东升听了这话恍然大悟。对秦箫的建议十分满意,于是拍了拍秦箫的肩膀,然后看了看正在跟其他人打牌的孟凡和洛川,说道:“幸亏你提醒我,要不我可得后悔一辈子,就这么定了,伴郎就那牲口和宠物了。”于是刘东升接着喊道:

    “连长,孟凡,你们给我当伴郎怎么样?”

    洛川正抽着烟。琢磨着牌怎么出呢,听了这话,说道:“行啊,没问题。你说我穿军装行吗?”

    刘东升说道:“算了,你还是穿西装吧,你和我都穿军装我怕马晓溪跟错了人。牵错了手。”

    洛川笑了起来,说道:“放心。哥们当年也是跟孟凡看着马晓溪长大的,要牵走早牵走了。还轮得着你,没人跟你争,不过西装就西装吧,三个钩!”说着洛川接着出牌了。

    孟凡早就听到了秦箫对刘东升说的话,只是也懒得跟他计较了,于是答道:“没问题,不过我说秦箫,你不愿当伴郎,就不当,何必那这些损我们的话忽悠刘警官啊?”

    秦笑笑道:“你都听见了?”

    孟凡笑道:“还用听吗?你忽悠人的时候都是那副德行,我一看就知道了。”

    秦箫不禁更是开心了,说道:“看来还是你了解我啊,不过孟凡,我有句话不值当讲不当讲?”

    孟凡笑了笑道:“准了。”

    秦箫找了把椅子,坐在孟凡身旁,说道:“我说孟凡,您看看刘东升,弹无虚发,这么一击命中,马晓溪的父母一点招也没有,我看你跟你老爷子关于何静的事情,不放借鉴一下,我看就有着落了。不过我现在在反思,就是我当时怎么没想到这招呢?唉,我还是没修炼到家啊!”

    孟凡眼睛一亮,立刻回头说道:“哼,这是你思维的盲区,不过,你这主意不错啊,我回头就……”

    此时何静已经站在了秦箫和孟凡的身后,她本来是要给两个人倒水来着,没想到,正好听见这两个人说如果对付父母的事情,而且还是马晓溪和刘东升这种手段,不禁有事害羞,又是不快,正要赶紧走开,可是没成想,孟凡竟然回头看见了。孟凡急忙说道:

    “何静,我们哥们开玩笑,你可别当真啊!呵呵……”

    秦箫也赶紧对何静赔不是道:“何静,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开玩笑的,你可别往心里去啊……”

    秦箫以前其实经常这样开玩笑,甚至于对苏小曼,刘雨馨,但是自从何静经历了那次流产之后,秦箫就知道,开玩笑只不过是往假伤口上撒盐,才会有的效果,如果是真伤口,那可就真是疼了,所以这才急忙跟何静道歉。

    不过何静此时因为孟凡的出现,使得自己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她也准备好了与孟凡这第二次的春天,所以没有太在意,只是有些害羞不好意思回答,就红着脸默默地走开了。

    刘东升却说道:“你们先别打牌了,我都忙死了,你们也快给我想想明天怎么把马晓溪家的门给撬开吧。”

    洛川不屑,头也不抬地说道:“这个还是难事吗?我们几个侦察连的人管什么吃的?放心吧,明天这事儿好办。”

    孟凡笑道:“这哪是娶亲啊,简直就是去抓压寨夫人啊!”

    唐妮此时此刻也正琢磨着明天怎么把们给拦住,于是就问道:“小曼,你说明天205那几个男生要是不给红包硬闯进来,咱们该怎么办?这伴娘不就白当了。”

    苏小曼说道:“也只好关紧了门,然后看情况再说吧。”

    第二天,车队一大早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秦箫犹豫昨晚与朋友们玩得太晚,也就在车上打起了盹。不一会儿,就到了马晓溪的家门口的楼下。

    洛川却兴冲冲地下来拉着秦箫去敲门。秦箫打了个哈欠,说道:“你干嘛?这么去。她们会给你开门啊?你得这样。”

    洛川说道:“高,实在是高。”

    孟凡说道:“秦箫,不过是闹着玩,你这样好吗?”

    秦箫说道:“怎么不行,我们这样叫开门是我们本事,红包也会给他们,人家好不容易才能捞个红包,也不能太抠了。”

    唐妮正在猫眼中张望,只见和静出现在门前。并按了门铃,唐妮看见何静后面没有任何人,以为是她自己要进来,女人扎堆嘛,也就打开了门,苏小曼已经看出了这坏招,刚要制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这门锁一转。唐妮还没推门,洛川就已经一下把们给拽开了。唐妮见上了当,不住地骂洛川和何静太阴险,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打开了门。

    不过。闹归闹,这种传统的婚礼模式,秦箫还是不喜欢的。也就没去凑这热闹,他只是一直呆在车上和司机聊天。等着新娘被背下楼来。

    正午时分,车队还是按时到达了酒店。于是婚礼正式开始,秦箫百无聊赖,就在外面点起一根烟,刘雨馨却出来问道:

    “你怎么不参见典礼啊?”

    秦箫说道:“不喜欢这么闹腾,而且你看那个司仪,说些没用的废话,就想是耍猴似的,也真是无语了。”

    刘雨馨不禁笑了,说道:“你跟小曼结婚的时候不这样吗?”

    秦箫哈哈笑道:“你可别诈我,我跟谁结婚也不这样的!”

    刘雨馨不禁说道:“秦箫,你倒是不会中人的套啊。”

    秦箫哈哈笑道:“我就这么给别人下套,你这么给我下套我怎么会中啊!”

    刘雨馨不禁意味深长地说道:“是啊,但从语言上来讲,你做的可以称的上是完美,可是你扪心自问一下,你会跟其他人结婚吗?我们大家都看的出来,难道你就看不出来,或者还在装傻,难道仅仅就是为了在斗嘴的时候躲过我这么一个套吗?”

    秦箫听了刘雨馨这话,不禁说道:“刘雨馨,其实你也是那种深沉的人,不愿表露心意,我也是,哪怕一点点都不行,因为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的,当然并非我不坦诚,但是我的想法或者观点,我不想用平铺直述的方式罢了。就那这种婚礼的例子来说,难道司仪几句感人至深的话就会让所有的新人百年好合,可能我这种日子不该说这样的话,但事实就是如此,这不过只是个形式,不是内涵,而太注重形式就会空虚,也只有内涵才能决定一切,这两者的区别在于,司仪那些感人肺腑的话,是用嘴说的,还是用身体去做的。”

    刘雨馨笑道:“难道就没有既会说又会做的人吗?”

    秦箫说道:“没有,因为人总会有侧重点,要么注重实际,要么注重形式,我迄今没见过两者兼顾的人,起码对于人的内心是做不到的,因为注重形式的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没意识到内涵,而注重内涵的人是一定会鄙夷抛弃形式的。”

    两人在门口找了把椅子,坐下来,刘雨馨说道:“你说远了,我是说你跟小曼,我就是觉得现在你们可以公开了,没必要这么藏着掖着,这样反而不好。”

    秦箫笑道:“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好,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这样吗?其实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故意模仿各种爱情电视剧的剧情,观众都知道两人相爱了,可是就是两人不知道而已。其实那种肤浅的剧情,根本就是狗屁不通,我觉得我跟小曼,实不相瞒,实在是为对方想的太多。”

    刘雨馨也点了点头,不过她却故意反驳道:“难道就是你们俩是真爱,别人的不是?”

    秦箫觉得刘雨馨能跟自己谈到这个地方,已经是很少见的情况了,于是他也回答道:“当然不是,但是人也是动物,所以为什么有的人是强奸犯,有的人却为爱而死,就是人作为一种高级动物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理智地摆脱动物的兽性以及受荷尔蒙的控制的能力。但这个能力有大有小,所以靠近动物多一点,就是自私一点,甚至是强奸犯,靠近理智多一点,就会更珍惜对方,知道相濡以沫,相呴以湿的道理。”

    正说着,只见一辆警车开着警笛急冲冲地开进了婚礼酒店的停车场,然后下来几个警官,也快步地走向婚礼现场。秦箫见状,只是对刘雨馨默默地说了一句:

    “真正的婚礼开始了!”

    刘雨馨没有完全明白秦箫的意思,秦箫回过身来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排长肯定有紧急任务,这回已经不是形式了,没想到在婚礼第一天他们就会遇到上帝安排给他们的内涵婚礼,所以,我才说真正的婚礼开始了。”

    刘雨馨点了点头,仿佛已经明白了秦箫的话。

    不过此时,刘东升和马晓溪正在台上,跟着司仪的节奏一步步地往下进行,正在此时,其中一个警官立刻上台,司仪没注意,以为是参加婚礼的贵宾,于是说道:

    “这位先生,现在我们要见证这对新人爱情的时刻,您是不是……哎?……”

    刘东升也认出了这位同事是自己队的小张,于是急忙上前问道:“怎么了?”

    小张警官附在刘东升耳边说道:“一起性质恶劣谋杀案,局长被省厅的领导下了死命令,限期破案,教您立刻归队……”

    刘东升刺客看了看马晓溪一眼,然后给了她一个拥抱,马晓溪也拥抱着如今的丈夫,在耳边说道:“做了你的老婆,我就是警嫂了,你就去吧,今天的婚礼我很幸福。”

    被司仪话筒吧话筒靠近二人身旁,马晓溪这话正好被播放了出来,顿时全程一阵掌声。刘东升与妻子拥抱完毕,就转身,摘掉胸前的“新郎”的鲜花,戴上帽子,和小张一起大步流星地出了婚礼的现场。

    司仪此时也已经感动地流下泪来,并不住地用兰花指擦着眼泪,秦箫不禁觉得好笑,刘雨馨却在身旁示意他不要笑出来,秦箫这才忍住。只听司仪说道:

    “面对这养的夫妻,我好感动,一个是舍小家为大家,婚礼之日还要工作的警官,一个是体贴丈夫,知书达理的警嫂妻子,让我们大家用热烈的掌声为这对新人祝福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章 忙里忙外 返回《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目录 下一章:第七章 河畔命案(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