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章 芙蓉街上

正文 第三章 芙蓉街上

文/濯之缨
推荐阅读:
    的哥是个地道的省城人,一口地方话滑稽可笑,唐妮自然听得懂,可是秦篪却有些不明所以了。秦篪问道:

    “我说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唐妮没有回答秦篪,二十对着司机师傅说道:“师傅,芙蓉街。”

    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唐妮所说的芙蓉街,秦篪下了车,拎着行李,不知道唐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芙蓉街是省城一条著名的小吃街,当年唐妮上学的时候就经常都这个地方来胡吃海喝,这可以说是他的一个天堂,当初在京城,唐妮应为久在国外,很久没有尝到这些没味了,刚下飞机当晚就要让洛川和秦箫陪她一起去吃个够,这次也是一样,三月不见肉,实在就已经忍不住了。所以这次她说是请秦篪,倒不如说自己在吃的时候好有个人给自己提行李,更重要的是,不用再担心有什么小偷可以偷走的他钱包了。

    芙蓉街并不是一条直的街,二十一条“t”字形的街市,进去之后,已经是熙熙攘攘,络绎不绝了。唐妮刚到了芙蓉街口的牌坊下面,就已经问道了里面飘出来的各色美食的香味,还有到处的招徕生意的喊声。唐妮立刻回头跟秦篪说道:

    “你快一点,我得赶紧进去在美食里面游泳了,你可要跟上,要不我真把你‘吃丢了’。”

    秦篪听到这这些话,以为是什么鲁东地区的方言,也就没在意,其实要是秦箫或者洛川听了这话,肯定早就已经晕过去了。

    唐妮刚进了芙蓉街大约几十米,就看到了自己曾经经常光顾的那家臭豆腐老店,秦篪跟在后面。捂着鼻子,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难闻,你确定你领我来的是美食街吗?”

    唐妮见秦篪的窘迫样,说道:“秦篪,你是位国际友人。我今天要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美食,于是她走进等着吃臭豆腐的队伍中,说道:

    “等着,你只管看好的东西,我去买,你要不要吃得辣一点?”

    秦篪急忙说道:“我觉得我还是不吃了,你自己吃吧。”

    唐妮立刻举起拳头,故作正色道:“我请客,不是看你要吃什么。而是要看我请什么!”

    秦篪也是惊呆了,难以理解,都说中国人十分好客,可是没见过这种好客的形式的,但是入乡随俗,秦篪也只好如此了。

    秦篪见唐妮在这家臭豆腐门前简直走不动了,不禁十分诧异,自己确实闻着这股特别的味道额不断规避。不知不觉就已经站在了七八米开外。唐妮回头看见秦篪竟然跑了这么远,不禁好笑。但是她也不急着让他回来。终于,唐妮总算拍到了前面,一口气买了两盒臭豆腐,他害怕秦篪不喜欢吃辣椒,所以就在一盒中没有放辣椒粉。

    买完回来,唐妮兴高采烈的叉起一块豆腐来就放在嘴里大嚼起来。说不出的享受,于是又跑到秦篪的旁边,说道:

    “来,尝一块,这一盒是你的。”

    秦篪接过一盒臭豆腐。就感觉到一股浓烈的味道扑鼻而入,他皱了皱眉头,然后撅了撅嘴,说道:

    “要不你全吃了吧,我让给你了。”

    唐妮此时已经吃完大半盒,说道:“你先尝一块。”

    两人边吃边走,其实是一个边吃边走,一个边闻边走,可就是不敢下嘴。唐妮不一会儿就三下五除二,吧整盒臭豆腐吃了,然后说道:

    “这真是人间美味啊!……”

    然后唐妮吧唧吧唧了嘴巴,看了看秦篪一直没动的一盒臭豆腐,说道:“你这真的不吃是吗?”

    秦篪看出了唐妮惦记自己手中的这盒臭豆腐,于是就裂开递给唐妮,说道:“我不饿,还是你吃吧。”

    唐妮岂能相信钦此这种用手指头都能戳穿的鬼话,于是说道:“这样吧,你让给我吃倒也可以,你最少要吃一块,剩下的我就给你吃了,要不就不是请你‘下街’了。”

    秦篪就知道,这总是躲不过的,于是说道:“好吧,我就吃一块,但是我支持一块哦。”

    说完秦篪用牙签叉起一块臭豆腐,然后一只手捏住鼻子,放到嘴里,唐妮直勾勾地盯着秦篪把豆腐放到嘴里,然后说道:

    “这就对了,嚼一下,好好品尝品尝。”

    秦篪无奈上下颌只是机械地做了几下咀嚼的动作,刚开始仍然是苦不堪言的表情,可是嚼了几下,发觉一股浓香满口鼻,不禁兴奋地说道:

    “好吃,于是又用牙签叉起一块,放入嘴里,大口大口地嚼了起来,这一块还没咽下,紧接着有叉起一块,放入嘴里,唐妮立刻说道:

    “哎哎,你不是说只吃一块,剩下的给我吃吗?怎么吃个没玩了?……”秦篪却已经满口塞满豆腐,回答唐妮的话已经含含糊糊,说不清楚,唐妮见状,如果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于是也不拿牙签,直接用两指捏起豆腐来就往嘴里东。顿时两人不再是刚才的你谦我让,而是变成了互不相让,争抢着最后一盒的臭豆腐,一块一块地往嘴里送,感觉这不是在吃豆腐,而更像是仓鼠往嘴里塞东西运输食物。不到十几秒,两人就已经塞满了嘴,而一盒臭豆腐也已经空空如也。

    两人吃完,秦篪仍未尽兴,只是不好意思地说道:“不如我等着你,你再去买两盒吧。”

    唐妮笑着道:“不要着急,我们这次来不是专吃臭豆腐的,当然臭豆腐是我的最爱,不过留着肚子,后面还有更好的呢。”

    秦篪听了唐你的话,说道:“好吧,我听你的。”

    接着,两人来到一家生蚝馆,唐妮说道:“这个吃不吃?”

    秦篪看了看是生蚝,说道:“这个还可以。”

    唐妮说道:“不过不是你们那种吃法。这个我们是要加热后食用的,因为这种软体海鲜里面寄生虫很多,所以加热十分钟是可以杀灭的。”

    秦篪笑道:“行吧,你来一个我尝尝。”

    唐妮点了两个大的生蚝,然后嘱咐多放些葱花和酱油,于是老板就给做了起来。秦篪此时已经没有了白天的生冷。二十不住地看着老板在一旁的锅灶上的两只大生蚝,对唐妮说道:

    “这个做熟还要多久?”

    唐妮笑道:“很快,你不要着急,起码得做熟了吧。”

    秦篪憨笑了一声,不在言语,不过焦急之情溢于言表。终于,老板把两个做好的生蚝放到两人面前,唐妮说道:“你小心点,这外壳很烫的。秦篪却不惯着一些了,就想赶尝尝,于是就不断地吹起希望快点凉下来。

    而此时的唐妮却拿起桌子上的芥末油,轻轻地点了两下,然后用夹子夹起生蚝的壳来。再用小勺往嘴里慢慢的送,不断地品尝。

    秦篪见到唐妮的吃法,也一样画葫芦,拿起芥末油往自己的生蚝里面点了起来。唐妮见秦篪点个没玩,雨丝说道:“差不多够了。你要放多少啊?”

    秦篪却说道:“这都晃了好几下了,怎么就出来这么点?”

    唐妮此时也已经感受到了芥末的厉害,于是眼泪扑簌簌地玩外流,说不出话来,秦篪说道:

    “怎么了?”

    唐妮故作深沉地说:“我想起我妈妈小的时候经常给我买我喜欢得生蚝,我吃着这生蚝就想起了她了……”

    秦篪等不及了。虽说觉得唐妮这话太突兀,但是也没工夫细想,于是用夹子夹起生蚝的外壳,另一只手直接用小勺忘嘴里送,一口就送到嘴里一半。刚要大嚼,只觉得满口满鼻子都是一股浓浓的芥末的呛味,瞬间钻到了口腔鼻腔各处,顿时也是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

    唐妮早就听说过一个关于两人吃拉面放辣椒的笑话,没想到这次用到这里,这个老外秦篪竟然没听出来,不禁哈哈大笑,并且故意问秦篪道:

    “你又是怎么了?怎么你也流泪了?”

    秦篪一阵咳嗽,终于熬过了这芥末的味道,于是对唐妮说道:“我也想起了你的妈妈,我就在想,她怎么生出你这么一个刁钻狡猾的女儿来啊!”

    唐妮听了,泪水还没干,就哈哈大笑起来,秦篪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秦篪这次因为放了太多的芥末油,所以吃的比较慢,于是唐妮在旁边看着秦篪滑稽地吃着这个生蚝,比起白天一个人对付五个扒手是的威风,此时他这个老外手忙脚乱,连手带嘴一起使这么费劲地对付着剩下的半只生蚝,不禁觉得十分滑稽好笑。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秦篪总算是吃完了这只生蚝,也是泪流满面,唐妮笑道:“吃完就继续下一家,不过也谢谢你对我母亲这么真挚的崇拜。”

    说完唐妮提上背包就出门了,秦篪不知道这话的意思,于是提起行李箱也跟着出了门。

    唐妮说道:“对了,我们老师吃干货了,这次我们吃点带汤的吧。”

    秦篪此时已经觉得跟着唐妮真是不虚此行,于是说道:“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我挺你的。”

    唐妮听了这话,不禁心中暗笑道:“看来这美国人也不是那么难以感化嘛,只要用心,老美在中国的美食下也是白搭。”

    当然唐妮也没有明说出来,于是就带着秦篪到了一家粉丝馆,唐妮上来就点了两万鸭血粉丝,秦篪说道:

    “这又是什么?”

    唐妮害怕秦篪不吃,于是就用英文说道:“这也是豆腐,不顾不是刚才经过发酵后的臭豆腐了,二十新鲜的豆腐和粉丝做的烫。”

    秦篪笑了笑道:“你少来,那分明写的是鸭血,你可别当我不识字!”

    唐妮见秦篪已经认得菜单公示栏上的这几个字,于是说道:“那你知道还问!”

    秦篪也不理会,直接说道:“鸭血,这种肮脏的东西我才不吃呢,要吃你自己吃吧。”

    唐妮笑着道:“你真的不吃?”

    秦篪坚定地说道:“不吃!”

    唐妮笑了笑道:“好吧,老板给我来十串牛肚,十串百叶,十串蹄筋,带汤水的。”

    老板笑了笑道:“好嘞,您稍等。”

    秦篪不禁好奇的问道:“这又是什么好吃的,听起来种类还挺多的。”

    唐妮别作解释,生怕秦篪知道这是什么就不吃了,于是拿起一串来就吃。不一会儿鸭血粉丝也做好了端了上来,秦篪看着这黑漆麻乌的东西,觉得分外恶心,刚才吃臭豆腐那种神情又来了。

    唐妮不禁觉得好笑,说道:“你果真不吃?”

    秦篪说道:“不吃!”

    唐妮又笑道:“你倒是挺有骨气,不过这个可很好吃,比臭豆腐还好吃!”

    秦篪听了这话,不禁有些嘀咕起来,他知道刚才他如果不吃臭豆腐,就会错过这美食,而此刻看着这些恶心的玩意儿,自己竟然有些冲动要去吃一点。唐妮也不像之前那么力劝他了,而是边吃便说道:

    “你不吃我可吃完了,就像刚才请你吃的臭豆腐,你要是不吃两盒就都是我的了,这个你要是不吃,也归我了。”

    秦篪此时内心更是煎熬,由于前车之鉴,自己是在不敢吃这些东西,可是一旦是自己喜欢的美食,反而没法克制,越晚一步,就会有更多的东西进了唐妮的肚子里面。

    秦篪见唐妮飞快地一串接着一串地吃,最后他是在忍不住了了,拿起了一串百叶就嚼了起来,果不其然,他刚一入嘴,就觉得这东西既脆又爽,便一发不可收拾了,顿时就跟唐妮抢了起来。

    唐妮见白天如此傲娇的一个人顿时变成了和自己一样的吃货,不禁觉得,真是“天下吃货一般贱”,而且那些经常说别人吃货的人,不过是自己没碰见想吃的东西,或者是刚吃完饭,其实,没有最吃货,只有更吃货罢了。

    唐妮今天突然发现了这个真理,不禁十分得意,低头一看,几十串的麻辣烫已经无影无踪,只听得秦篪哗啦哗啦吃鸭血汤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唐妮早就吃完,又一次看着秦篪在享受地吃着,秦篪吃完之后,一挺胸脯,说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吃完了,还有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章 抵达省城 返回《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目录 下一章:第四章 醉后夜宿(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