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合作敲定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合作敲定

文/濯之缨
推荐阅读:
    胡经理此时和秦箫已经开始关注到了这次合作的根本问题上,胡经理说道:“秦老板……”

    秦箫笑着说道:“胡经理,您还是别叫我秦老板了,我跟刘雨馨是同学,他说这次合作她自己不能参与,否则有失回避,我跟她年纪差不多,您叫我秦箫就行。”

    胡经理笑道:“好吧,秦箫,你这次很坦诚,跟我以前遇到的客户都不一样,我也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你来定夺。以我的对市场的了解,洛老板的黛溪制药可以说是异军突起,加上你刚刚取得专利的七灵花散,今后二十年,利润将挡都挡不住,如果按照市场的估计,百分之十的利润,你们也解释过,这是单纯的利润,而不是刨开公司运作的经费后的红利,这样算下来,三年的利润将是至少一千五百万。”

    秦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胡经理接着说道:“可是你也应该明白,我不是乘人之危,当然雨馨是你的朋友,我更应该帮忙,但是我从自己企业的角度上讲,这个利润就显得有些单薄了。而且你如今的境况是,急需要这一千万来把项目挽救,而我直接参与投资,虽说是有黛溪制药的利润做担保,但是从本质上讲,实际上是投入了那三个烂尾的工程而已。从我本位的利益角度去考虑,这就有点风险了。”

    秦箫笑道:“胡经理,咱们都是明白人,这笔账不能这么算,其实如果张正国不怂恿曹敬仁来这一下。我就会力劝洛老板直接放弃这几个项目,然后将贷款一步步还清。如果黛溪制药公司按照这个速度下去的话,一年的利润绰绰有余。如果抛开企业自身的发展,两年可以轻松还清。也就是说,原来的贷款根本不足为虑。而这次洛总抵押的贷款只是公司的固定资产,而不是专利也商标这些无形资产,张正国看到这些,这才下了大工夫来给我设置障碍,想到逼我就范,他好拿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专利的股份。

    胡经理说道:“那照你这么说,你这次跟我合作的目的是什么?”

    秦箫说道:“就是把记者几个项目进行下去。因为那样我可以吃掉曹敬仁的六百万,因为他单方面违约了,而我是白赚的,那么张正国这次计划基本落空,如果这次我们不能合作,那么这几个项目估计我们光靠自己力量是完不成的了,所以只能放弃,回到开始的状态。无论怎样,张正国会损失了至少六百万。加上他在我们的外围折腾了这么多,甚至可以到一千万,那么对他来说就基本上属于作死行为了,但是这两种情况的区别在于。我的黛溪制药收到的影响的大小,因为要还款,所以。两年之内,我们没有实力去吧整个市场拿下。二十年的专利权利,说实话。过一年少一年,所以这种利润是不可估量的,我提出的这些条件,你们在回收资本的时候是最多可以翻一番,对于这点基本是可以接受的,但这也是最保本的估计,如果你们帮我们注入血液,我们就可以不被这几个烂尾工程所困扰,权利向市场进军,以最快的速度使市场饱和,利润将是指数增长,那对于您的投资就是不可估量了。既然我们的合作是采取新的模式,那么这种模式,胡经理您应该知道,与之前的不同就在于风险二字,干买卖不会没有风险,风险趋势追求高回报的钥匙,我如果不把这点给您说明,怎么好意思说是新的合作呢?这也是我一开始就跟您坦诚相告的原因,就是要您自己估计到这些应该承担的风险。所以,我说的三年,百分之十,是不能改的,如果您考虑这些,那还跟之前的模式有什么不同呢?”

    胡经理此时陷入沉思,他已经明白了秦箫的意思,而且也知道这点是无可辩驳的,人家跟你玩的就是这种心惊肉跳的游戏,而且一开始就跟你摊牌,所有的好处坏处都摆在眼前,就看自己愿不愿意罢了。胡经理大约沉思了一刻钟,秦箫也一直不说话,等着胡经理的回话,只见胡经理抬起头,爽快地说道:

    “我不在抬价了,就按你说的办,但是我事先说明,这次我这样跟你合作,而不跟你计较这些利润大小,完全是出于我欣赏秦老弟你这个人,我觉得有你坐镇黛溪制药,我可以放心地跟你合作而高枕无忧,就这么说定了!”

    此时刘雨馨正陪着苏小曼和洛川等着,虽说各自的神情都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看得出来每个人还是比较紧张的,虽说这次谈判对双反还是都有利可图的,但是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因此,每个人此时话倒是都少了不少。

    终于过了不到一个小时,秦箫和胡经理终于从经理办公室里面走了出来,而且到了会客室,刘雨馨就看到胡经理和秦箫一口一个“胡老哥”“秦老弟”地出来了。刘雨馨急忙上前恭敬地说道:“经理你来了。”

    胡经理此时也比较轻松,于是指着秦箫,挑出大拇指说道:“你这朋友不错,以后就是我的秦老弟了。”

    秦箫也不接话茬,笑嘻嘻地对着刘雨馨说道:“刘雨馨,看到没?我现在跟胡经理是哥们,你以后跟我说话可得注意口气和语法,‘然而’‘但是’这些词尽量少用,问号叹号这些标点符号不要出现,反问反语这些修辞手法都给我删掉……”

    众人愕然,不过刘雨馨毕竟不是马晓溪,否则此时又是一场口水战,而刘雨馨从来都是比较文静,知道哪是开玩笑,哪是一本正经,况且还是在胡经理面前,也就没有计较。

    不过胡经理十分高兴,说什么今晚也要跟秦箫喝酒,秦箫其实也想见识一下这个胡经理的为人。但是知道这是关键时刻,还是保持清醒的好。于是说道:

    “胡老哥,过几天我请客。大家一起来作陪,我忙完这几天,咱们一醉方休,不醉不归,不过这次就免了。”

    胡经理自然知道非常时期,所以也就不再纠缠,他也是个商场上的老手,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因此反而对秦箫十分满意。

    不过晚上。洛川说什么也要请刘雨馨吃饭,毕竟他是个女人,喝酒不会喝太多,再说自己有秦箫坐镇,陪她喝一点也无妨,于是几个人就聚在一起了。

    刘雨馨和洛川都十分好奇秦箫是怎么把胡经理说服的,而且就是按照百分之十,三年的要求把他说服的,秦箫说道:

    “先别说这个。明天你赶紧去和刘雨馨办手续,不要耽误,我们也急着这钱。至于怎么说服的嘛,其实我是从许少卿的父亲那知道了一点。”

    刘雨馨和苏小曼还有洛川都很诧异。不禁齐声问道:“徐建华的父亲,跟他有什么关系?”

    秦箫说道:“怎么能没关系呢?他们两个人虽然不认识,但是可是年龄相仿啊。那天给老爷子祝寿的时候,我就没事跟她聊天。问他张正国的一些往事,许老爷子虽说不怎么跟张正国打交道了。但是却是一直关注这个人,所以张正国这些年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就是他告诉我,这个置业银行早改革开放的初期跟张正国有过一段过节,而且还在法庭上见了面。”

    几个人都是不解,小曼问道:“仔细说说呗。”

    秦箫说道:“都给我喝了这杯,我仔细跟你们说。”

    秦箫见几个人都乖乖地喝了杯中酒,于是说道:“其实啊,当年置业银行因为刚刚起步,老百姓谁都没人敢贷款,张正国就带了职业银行的款,可是后来却使诈,拖欠了这贷款,其中具体环节,许老爷子跟我说的时候也有些糊涂,我估计就是张正国自己设了个局,玩了个连环套,反正如今这些手法就小儿科了,银行不会上当的。当时胡经理还是个小职员,那个时候他也算是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所以就吃了这个哑巴亏,最后好不容易要回来了,但是也是灰头土脸。我知道这个事情,也明白,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这个道理,所以才有了另外一个思路。这才和胡经理合作成功。

    洛川等人一听这才明白。秦箫不禁得意地说道:“你以为呢,我既然想跟他合作,就一定得跟他合作,再说了,死了张屠户,咱也不吃混毛猪,最后一来二去,这事儿就这么敲定了。”

    第二天,洛川真正地和胡经理签完合同之后,秦箫就立刻跟洛川说道:“赶紧的,给张正国那里去个信,明儿不用来了,费劲,就说他的条件我们拒绝,还来干什么啊?”

    洛川笑了笑道:“听你的,我也不想再看见张豪健这家伙了。”

    张正国明白,此时自己的已经倾尽全力布下了天罗地网,他想,这次是无论如何没有什么渠道让洛川找到资金了,除非他自己变卖自己的股份,可是放眼整个县城,谁又会买呢?但是他无论如何没想到秦箫能跟置业银行办成这件事情,让银行直接投资。他面对着这段时间接二连三的失败,和自己资金迅速的流失,已经感觉到,如果再不稳定下来,恐怕要出事情了,他几十年的心血可能要毁于一旦了。

    张正国在秦箫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感觉的自己的买卖效益不好,所以这二十几年没动的心思有起来了,而且十分强烈,那就是要得到七灵花散的秘方,可是这几年的努力,不但没有成功,却是的自己元气大伤。

    张正国此时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他得知秦箫完全拆解了自己的招式的时候,几乎一夜未睡,头发瞬间白了一片,早上自己照镜子都没有认出自己来。他想起了自己的结发妻子刘文菁,当初刚结婚的时候,和秦伟和徐建华还是好哥们,但是利益的驱使使得他一步步走到了这个境地。

    但是,即便张正国此时已经如此,他依旧觉得自己没有错,而且总是把刘文菁的死归结于秦家人固执和愚蠢,他甚至心中骂秦伟,为什么如此愚蠢,却有人帮他,为什么自己好不容易有个知心的妻子,最后也的病死去。为什么秦箫这个臭小子死活不肯和自己合作,却非要去找一个已经快要破产的洛家。

    但是自己好在可以还有一线希望,就是依靠自己的古董生意,挽回败局,起码临时能够稳住。

    张正国是以药材起家,可以说他们张家从清朝就是依靠着行当发迹的,但是张正国却自幼喜欢古董,自己生意做大了之后,也经常涉足古董市场,因此,他的家业,基本上是靠这两方面支持的,如今医药已经颓废,自己生产的药品实在没有市场竞争力了,但是自己的的古董市场在鲁东来说,可以说是无出其右。

    这一点,也是秦箫没有料到的,秦箫觉得张家既然到这个地步,那是肯定要支持不住的了,当初自己见到张豪健的时候,心中还有些恻隐之心,实在不想下此狠手,但是有的时候对手玩命之后,自己为了保命,也得出手。况且,秦箫与自己的父母的死,也是一直未忘,对自己秦家从清朝开始的恩恩怨怨也一直未忘,所以,他才能够做得出如此的绝招来。——有的时候,绝地反击,哪怕是对凶恶的野兽,也未必有人能做的出的。

    此时刚刚平息,这天早上,就见苏小曼兴冲冲地跑进了洛川的办公室,洛川见到苏小曼急冲冲的样子,不禁想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没想到,苏小曼递个他一张请柬,原来是刘东升和马晓溪的婚礼请帖。

    洛川看了之后,哈哈大笑,说道:“这两个人可真是够快的。”

    秦箫此时也走了进来,笑道:“岂止快啊,简直是光速,这个我是知道的,马晓溪的父母当初死活不同意两人在一起,可是没先到马晓溪直接把孕检结果放到父母面前,他爸妈两人直接傻眼了,我说连长,怎么样,刘东升不愧是咱们侦察连最厉害的排长,知道咱们练得作风。”

    苏小曼不解,说道:“这跟你们连队有什么关系?”

    洛川笑道:“怎么没关系,我们侦察连哥哥到了敌后都是想着怎么拿下对方的指挥部,这次也不例外,刘东升不就一下子抓住了七寸了吗?”

    苏小曼这才明白,但是也不好意思再做什么评论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约见胡总 返回《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目录 下一章:第一章 候车大厅(快捷键 →)